69书吧 > 爱卿们,朕有喜了 > 第七十二章 森林涉险

第七十二章 森林涉险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黑夜本该静寂无声,在这黑暗森林里却是另一番景象,若进了这里,黑夜反而要提高警惕,只因这时便是森林王者的天下,

    慕容溪静静地看着黑夜的天空,旁边的云墨已经进入了梦乡,慕容溪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懈怠,昨天晚上便是因为她的懈怠,导致云墨在蝙蝠群的攻击中受了重伤。2

    转眼间她们进了黑暗森林已有二十天,却是没有丝毫进展,反而每天都要在担惊受怕中度日,其实这些天都是云墨在守夜,她方能好好地睡觉,但是云墨已经连着这几天都没有休息了,她自然不好意思再让他劳累。

    便让他去休息,换成自己来守夜,却是没有想到,自己终是敌不过那强大的困意,而睡着了,昨天要不是云墨叫醒自己,只怕她早已成了那些蝙蝠的食物。却是连累了云墨受伤,她心中内疚不已,所以今日她一定要提高警惕。

    今夜倒是相对平静,也是,哪里有那么多可怕的东西,但是由于昨天的事情,慕容溪无论如何不敢再懈怠了。天边那一抹细微的光亮宣告着黑夜即将过去,白日即将到来。

    外界传言黑暗森林终年黑夜,其实也不尽然,只是黑暗森林中古木参天多得数不胜数,将阳光给挡住了而已,若是仔细辨别,还是能够分出白天黑夜的。

    “公主,你去睡一会儿吧,这里我来就好!”云墨醒来,看着慕容溪眼中布满了血丝,便知道她昨夜都没有睡,镇国公主乃是皇亲贵胄,哪里受过如此得苦,而她却为了他这样,这份情谊让他多少有些感动。

    他回去的时候便听说了云家退婚的事情,本来他是应该高兴的,但是在听到江湖上的评论之时,他便开始内疚了起来,毕竟这件事情错的是他,他背信弃义,无故退婚,却连累得无辜的她备受非议,

    尤其当她面对他的时候,神情坦荡,没有丝毫责怪,倒是让他的对她的好感又生了一级,却是让他更加愧疚了,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尽其所能帮助她找到救她皇兄的药物。

    也是因为这份愧疚,所以他在初到黑暗森林的时候,才会主动提出守夜,只因想补偿对她的亏欠,平日里哪里有人能够得他如此的照顾。

    本以为她也就是能够在这里呆个两天,便会受不了这种风餐露宿的苦楚,而要求回去,只是没想到她竟是比他想象的要坚强,虽然过得很痛苦,却是咬牙坚持着,没有对他诉一句苦,亦是没有掉一滴眼泪,算是彻底颠覆了他以往对于女孩子的印象。夹答列晓

    以往他对于女孩子的印象,总是停留在他的师妹落瑶身上,那种爱慕虚荣,娇气做作,吃不了苦的形象深深地扎根在他的心里,所以他一般都不会主动去招惹女孩子,亦是非常洁身自好,他知道落瑶喜欢他,但是他觉得还是一个人自由自在为好。

    “你还好吧。”慕容溪转头,就见云墨虚弱地站了起来,脸色很是苍白,便一脸关心地问道。

    “还好,公主累了吧,去休息一下,我们等会儿再出发。”云墨虽然脸色苍白,但气色已经好了好多,只因他已经用了云家秘制的疗伤药物,而云家可是百年医药世家,其疗伤药的效果自然是首屈一指的。

    “我没事,我们立刻出发吧,这黑暗森林这么大,还不知道要找几天呢,我们已经灭有多少时间可以耽误了。”慕容溪起身,轻轻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脸,又去河边弄了一些水,洗漱完毕,便对着云墨说道。

    “公主,这火炼蛇可不是说找就能找得到的,那种传说中的东西往往都很难找到,公主还是要做好准备,万一要是找不到,三皇子便是无法救治亦不会怪你。我们尽力便好。”

    云墨虽然有些不忍,但还是说了,只因他若是不说,到时候后果只怕会更严重,慕容溪将她的皇兄看得如此重要,他就怕她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啊、

    “我始终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坚持下去,一定能够找到的!”慕容溪一脸坚持,她也知道,此次的希望渺茫,但是她更加知道,若是什么都不做的话,便一点希望都没有了。所以尽管知道希望渺茫,她还是义无返顾地来了。

    “好,既然公主不放弃,那云墨便奉陪到底。”云墨看着慕容溪那一脸坚持的样子,知道多说无益,既然如此,那他便奉陪到底,就算死在这里又如何,只因这是他欠她的。

    两人洗漱完毕,再度动身,在黑暗森林里面,继续寻找着那传说中的火炼蛇的踪影。

    十几天后,云墨与慕容溪站在一片花海之间,这片花海油一朵朵美丽的小花组装成,淡紫色的花蕾,金黄色的花边,一身的魅力,慕容溪也被它深深地吸引住了。

    但凡女孩子,都是喜欢花的,就连慕容溪也不例外。

    “公主小心!”只是云墨很快便发现了其中的蹊跷,快速地推开了慕容溪。

    慕容溪本来还觉得很奇怪,却在看到那花的底部之时,便明白了过来,只见那花的底部一条细细的蛇正在向她游来,若是刚刚云墨刚刚不推开她,她只怕就要成了这条蛇的猎物,成为则片花海的养料。如此一想,心中不由得冷汗直流。

    “云墨,谢谢你!”慕容溪真诚地看着云墨,对他一脸诚意地道谢。其实云墨这人,相处久了便会发现,虽然有些不靠谱,有些毒舌,但是人还是不错的。

    “这倒不必,如果你真要谢谢我的话,便快点结束这次噩梦之旅,再请我吃点好吃的东西,这便是对我最好的感谢了!”云墨一脸的搞怪,但是那张潇洒绝世的面容却丝毫不减魅力。

    “呵呵,云墨你还真容易满足,说真的,我倒是很羡慕你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慕容溪轻笑,笑得很开心,云墨这人有其独特的魅力,不知道怎么回事,慕容溪总觉得与他相处起来特别轻松,在黑暗森林这几日,虽然艰苦了写,却是他这些日子以来最为轻松的日子。

    “公主,其实你也不必羡慕我,只要你能够摆脱心中的束缚,自然会轻松起来的,我很期待你能够与我一起畅游江湖!”

    云墨面对着那片花海,轻轻地说道,他看得出来,慕容溪其实很渴望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但可惜她心中有太多束缚,注定了她的生活不能像他这么自由自在,心中不自觉地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作为一个女子,慕容溪为何就不能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将所有的事情推开呢。

    “呵呵,自由自在,我也想,可惜我身负血海深仇,不报的话,让我如何面对九泉之下的亲人。”慕容溪苍凉一笑,云墨退婚,他不怪他,反而还很羡慕他,因为他才是真正的潇洒,而她,除非报了仇,否则这辈子都很难有那资本潇洒。

    “其实公主何必拘泥于仇恨,过去的事情再追究亦是不能重来,如此倒不如宽容以对,放过他人也放过自己,这样不好吗?”云墨有些不理解慕容溪的固执,在他看来,这过去的事情再追究便没有任何的意义。失去的亲人也不可能再活过来,即便报了仇又有何意义。

    “云墨,你肯定没有过刻骨铭心的仇恨,当你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敌人杀死,你觉得你还能在淡定吗?”慕容溪冷笑,她永远也学不会宽容,却也不想学会,只因她不想要原谅那些仇人,那种要宽恕仇人的说法,在她看来完全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类型,他才不屑理会那些脑残的人。

    “公主!”云墨看着眼前这个瞬间将所有的刺都竖起来的女人,心中很是触动,他只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在笑,可是他却看到她笑容下那颗伤痕累累的心。

    那个笑容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内心,忽然有种与她一起将那些伤害她的人全部杀死的想法,当意识到这种想法的时候,他的心中是很震动的,不知道为什么。却也有着淡淡地悲伤。

    “好了,我们接着去找东西吧!”慕容溪意识到了自己的激动,调整了情绪,又恢复了淡定,好像刚刚那个激动的人不是她似的。

    “等等,我想我们有线索了!”云墨捏着那条小蛇,嘴角勾起了一抹邪笑。邪魅的笑容带着强大的压力,让那条小蛇都感觉到了危险,瑟缩了起来。

    “怎么说?”慕容溪急切道。距离皇兄中毒已经有三十多天了,若是再找不到火炼蛇,她就得眼睁睁地看着皇兄化为一滩血水,只要想到这个情形,她的心中便堵着一口气,嗜血的因子控制不住地想要肆意妄为。

    若是真得如此,她想她会冲进沈家,将沈家所有人全部杀光,一个不留,大不了与沈家同归于尽。

    “这条蛇名为寒冰,与火炼一冷一热,正好是两个极端,传说有火炼的地方必定有寒冰,两种蛇相生相克,却又相互不容,我们只需要将这条蛇放开,看着她往哪里走,我们往相反的方向走,便能够找到火炼了!”

    云墨一脸惊喜,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够看到寒冰,既然存在寒冰,便一定有火炼,如此慕容溪那个皇兄便得救了。也算是他走运吧,最见鬼的是,慕容溪还没有任何反应,他倒是先替她高兴起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爱卿们,朕有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如影随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影随心并收藏爱卿们,朕有喜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