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凡儿,还愣着做什么,赶快将她再度拿下,要不然我们今天都无法活着走出这里。睍莼璩晓”罗野有些失望地看着一脸失魂落魄的罗宇凡,不就是个女人嘛。大丈夫何患无妻,看罗宇凡这样子,就知道他必定是后悔了,可惜事到如今,他即便是后悔也无用了,那女人可不是一般人,他做出了这种背叛她的事情,便注定了她和她的结局,只能是敌人。

    “父亲,我不能再去伤害她了,她已经答应了我们今天会让我们离开的,她一向信守承诺,断不会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父亲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罗宇凡看着慕容溪那坚强的样子,再看看她脖子上的血痕,很深很深,心中也随着她的伤口而仿佛也有了不少的伤口,甚至于想到这些伤口都是自己亲手造成的,更是仿佛在伤口上撒了一把盐一样,疼得厉害。

    只是父亲说的没有错,以她的性格,今后只怕他们只能做敌人了,不管他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终究是背叛了她,她的眼里是容不得沙子的,只怕今日一别,再见只能是陌路了。

    只是虽然如此,他却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他的人生注定是要为家族而活,这是母亲从小灌输给他的信念,他不想亦是不能违背。

    “我们的目标可不是要活着走出这里,而是要减弱大燕王朝的势力。凡儿,你既然不肯动手,那便由父王亲自动手吧!只是你是知道的,父王手下从来不留活口的哦”无论是刚刚的气势,还是她的谋略,这个女人都让罗野异常地欣赏,能让她欣赏的女人可是没有几个呢,若是放任她留在这里,他有预感,这女人必定是他统一大路上的劲敌,既然如此,那便现在除去好了。

    “父王,”罗宇凡看着罗野对着慕容溪就是一章,那掌力十足,他清楚地知道父王对慕容溪有了必杀之心,他此时竟是想也不想就冲了上去,内心只有一个想法,不能让父王伤害他的师妹。

    可惜他终究满了一步,当他冲到慕容溪身边的时候,罗野的掌风早已扫向了慕容溪的身体,慕容溪知道罗野的掌风,可惜他也早已没有了力气躲避,只能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溪姐姐,你还真不让人放心呢,念儿只是离开了一个月,没想到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念儿决定了,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溪姐姐了,要不然念儿即便是离开了,也会不放心的!”慕容溪瞬间觉得身体一空,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这气息她很熟悉,是李念。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果然见到了一张精致可爱的娃娃脸,

    “念儿,你怎么会武功的?”只是还是有些不对劲,李念一向都是不用武功的,她便本呢改地觉得他不会武功,却没想到李念的一身武功比之她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终究是小看了他,

    “溪姐姐我带走了,这里便交给你们了,相信你满这点本事还是有的吧。”李念没有理会慕容溪的质问,径直准备将慕容溪抱回了皇宫。

    剩下的那几个男人一脸郁闷地看着那翩若惊鸿的身影,眼中有着同样的信息,这又是一个禁地,这般高强的武功,却一直在隐藏,在慕容溪装弱小,可见这人心性多么腹黑,

    只是此时他们却无比感激李念的出现,因为若是没有李念,只怕他们此时看到的就是一具尸体,而不是活生生的人,想到这里,他们看着罗野的罗宇凡的目光充满了仇恨。

    “留他们一条性命,让他们活着离开。”远远地传来了慕容溪的声音,虽然罗野刚刚差点要了自己的性命,但是她答应罗宇凡事情还是要做到的,要不然她就成了背信弃义的人,更何况她还是一国之君,所谓君无戏言,她更加不能轻易毁掉自己的誓言。

    只是她只说了要留罗野一条性命,并没有说过要让他好好地离开,换而言之,只要罗野还活着,便任由着他们折腾,这也不算是违背若颜。

    相信那些男人都是懂得这个意思的,自然也是知道了该怎么做。

    “你们,要做什么,难道慕容溪要背信弃义,杀了我们!”没了慕容溪在手,那些藩王军队在大燕王朝精锐之师的打压下,溃不成军,继而全军覆没。很快便成了败军之将,而罗野和罗宇凡也白他们捉住了等待则他们的则是最严酷的惩罚。

    “诺言,我怎么就不记得师妹答应了你们什么,再说即便师妹答应了你们,现在是我在做主,师妹答应了放过你们,可我可什么都没答应,”沐风一脸无赖的样子,他现在是看着两个人异常地不爽,尤其是罗宇凡,那是从小疼到大的师妹啊,不是别人,他怎么就能够下得了手呢,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事情,算了,想不通的事情便不要去想,他现在就只要想着怎么为师妹报这个仇就可以了。

    “师妹答应过的事情,我们自然会替她遵守,只是师妹貌似只答应让他们活着回去,那我们便让他们好好地活着回去,”白默然笑得异常妖娆,只是眼底的寒光却是一次场地亮眼,看着罗宇凡那心疼的神情,便觉得气不打一处来,现在知道心疼了,早做什么去了,这样的二师兄他是永远不会原谅的,相信师兄和师父也是一样的想法。至于师妹,她虽然很心痛,但是她一向坚强,相信很快便会缓过来的。

    沐瑾温润如玉的容颜此时狰狞无比,使得他看起来很可怕,却终究没有说话,他在愤怒的同时更多的是自责,他终究还是没有保护好她,只要想到刚刚的情景,他的脑海里便不自觉地有些慌乱,感觉到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这样的想法异常地折磨人,索性将一个发泄,凌厉的剑锋便向着罗野的身上划去,噗的一声,罗野的身上便出现了一个血口子,其他人似乎也很喜欢这个游戏,纷纷提剑上阵,不一会儿便将他们的身上划满了血口子,就连韩武也当着众多士兵的面,陪着他们玩起了这样的游戏。

    “呵,好残忍啊,我都看不下去了,这人我要了。”道鬼魅的声音飘过,众人只觉一阵冷风吹过,再看地面,哪里还有那两个人的影子,顿时便有些惊慌,那人到底是人是鬼,不过不管是人是鬼,他们得到的事实就是,那两个讨厌的人被神秘人救走了,不过那两个人被他们虐成了那个样子,估计也是很长时间都不恢复不了的,倒也省得他们兴风作浪了。

    至于那个神秘人,几人心中都有一律,若是敌人,只怕他们都很危险,尤其是溪儿,看来以后溪儿的身边要加强守卫。

    几个男人在这边为溪儿的安全大伤脑筋,那边无良的某人却在趁机占着便宜。

    “儿,你的武功到底怎么回事。”容溪一脸无奈地看着李念,从回来开始,李念便一直以她失血过多,身体虚弱,不方便下地为由,一直将她抱着,想抱小孩一样。她可是一国之君,怎么能这样不计较名声呢。

    “姐姐,你一直都不关心念儿,自然不知道念儿的武功,其实念儿的武功是何溪姐姐一起学的,只是溪姐姐你一直忽略了而已,念儿其实希望溪姐姐自己发现的,可惜这个愿望注定是要落空的,”念趁机控诉到,其实他也没有说错,他的武功一直都是何慕容溪他么一起学的,只是以前他很少见到慕容溪,她一直在忙着组建自己的势力,反而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很少。

    “念儿,对不起,是我以前只顾着报仇,忽略了你,以后我会好好补偿你的。”慕容溪看着眼前这一脸落寞的李念,蓦然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好多事情,李念说得对,若是她稍微注意一下,便会知道李念的武功,毕竟练武的人和不练武之人的身体是完全不同的,可惜她以前一直忙着报仇,再加上李念是难得的懂事听话,所以她一直都忽略了他,不过如今仇也报了,四大家族也没了,再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他们了,她从今天开始,便要好好地补偿李念。

    “溪姐姐,念儿不要你的补偿,只要你以后好好地对念儿就可,念儿也想要和溪姐姐永远在一起,不过念儿不希望溪姐姐将念儿当亲人一样,念儿所说的是像容玉城和沐瑾一样,成为溪姐姐的男人,”李念第一次将自己的想法*裸地表现了出来。倒是让慕容溪着实惊讶,惊得她是目瞪口呆。

    其实不只是慕容溪,李念自己也是吓到了,他居然真的说出口了,其实师父说的真的没错,喜欢说出来其实也没那么难,他不想在浪费时间了,人生短短数十年,指不定那一天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便离开了人世,他真的不想让慕容溪在死去的时候都不知道他对她的真是心意。

    “念儿,你不会有病吧,你想要成为我的男人,可是这怎么可以?”慕容溪此时像是被雷劈掉了似的,整个人都愣愣地,她的桃花运怎么就这么旺盛呢,原本的都没解决掉,现在居然连年而也只是念儿,她一直当他是弟弟,怎么可能接受得了呢

    况且念儿还这么小,根本不知道喜欢为何物,她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呢

    “溪姐姐,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还是很突然,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没关系,我可以等,但是溪姐姐不要让念儿等太长时间了哦,念儿可是没那么大的耐心的,再说溪姐姐,念儿早就已经长大了哦,念儿知道什么叫做喜欢的,念儿可以肯定对于溪姐姐的感情就是像容玉城和那个沐瑾一样的。”李念又是噼里啪啦地一阵话,将慕容溪所有反驳的话语堵在了嘴里,

    慕容溪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李念,依旧是那张精致可爱的娃娃脸,只是不同的是,他曾经纯净如水的眼眸早已变得深沉了起来,气质也是变得成熟了起来,而且不知不觉间他的个头居然高出了她那么多哦,被他抱着的感觉,竟是多出了几分安全感。李念便

    “云墨,你快点出来,要是我半刻钟之内看不到你,你就给我滚出这个皇宫吧,”两人争论见,理念变带着慕容溪回到了皇宫,刻意忽略了那些侍卫,随意地拿了个令牌,便进了宫,径直来到了太医院,对着一个精致的房间大喊道。

    “我说李念,你到底懂不懂礼貌,泡我这里来大喊大叫,难道你父母没叫你什么叫做教养吗?”随着一道清朗的声音,一个一身白衣,潇洒翩然的人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冷嘲热讽地看着李念。要是平时,云墨绝对说不出来这么尖酸刻薄的话来,只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心底特别烦躁,总感觉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正好听到李念这般嚣张跋扈的声音,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语气。

    “呜呜呜,溪姐姐,你看看这云墨居然这样说我,我是没有父母,可是这也不是我愿意的啊,他怎么能够这么说呢?”李念一脸怨念,看着云墨的目光带着幸灾乐祸,她是知道慕容溪的,这人极其护短,只要是她所认可的了,绝对不会给别人欺负,这云墨这么对他,绝对捞不到什么好处,让他以前鱼目混珠,居然敢推了溪季节的魂,这样的有眼无珠,就该好好地收拾一下。

    其实说白了,他还是嫉妒云墨,同时也在忌惮云墨,虽然所有人都认为溪姐姐不会在原谅他,但是他却有着预感,这人绝对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当初能够让溪姐姐为他动情动心,这儿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对手,虽然他也默认了溪姐姐身边不只有他一个男人,但是对于一个能够得到溪姐姐全部身心的男人,还是不得不防。

    “呵呵,原来不光是没有教养,还没有男子气概,居然就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就哭鼻子,还要去劳动溪儿,难怪你的溪姐姐一直不把你当做男人,这样的你,实在让人无法托付终身?云墨背对这李念,在炉子里认真地练着姚,清清淡淡的话语却尽是戳到了李念的痛处。他自然知道李念对于慕容溪的心思,只懒得戳穿罢了是如今这是他自己送上们来的,自然怪不得他

    ”谁说念儿无法托付终身,要我说念儿可比某些有眼无珠的人要好得多了。“李念也是算计的当,慕容溪果然护短,对于云墨的说法当即便给予了反击还是直戳对方的痛处,相信这种效果比他说出来要有效的多了

    ”溪儿,你这是怎么了。“云墨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蓦然身体一动,便转过身来,只是这一转身,便看到了慕容溪脖颈上的伤口,顿时有些惊慌,也是有些责怪,责怪他一直不懂得保护自己,好在有他再身边,他的医术可以为她保驾护航,此时他是无比滴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当初他再救了慕容溪后,慕容溪问了他有什么条件,他当时虽然生气于她的绝情,却也觉得她是需要自己在身边的,便提出了要她的御医,好在慕容溪虽然神奇,最终却也答应了下来。

    如今他终是有了陪伴他的机会,他一定要好好地把我这次机会,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慕容溪再次跑掉、

    ”云墨,溪姐姐便交给你了,你要给我好好地照顾着,要不然我你就给我滚出皇宫,“其实李念对于云墨的医术还是信任的,只是终究看不过他一身的本领,只会欺负别人,便会极尽所能地诋毁嘲讽。

    ”放心,有我在,溪儿今后便是高枕无忧了,溪儿,你先躺下,“云墨对着李念是一脸傲然,对着慕容溪却是很温柔,倒是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人是不死双重人格啊

    ”云墨,向念儿道歉,否则我就是流血而死,也不会用你,“慕容溪看着眼前这潇洒绝世的男子,眼里一阵恍惚,不仅心里苦笑了一下,看来自己还是不鞥忘记他啊,只是有的时候,伤害早已造成,便是有感情,亦是不能在一起,只是看着他那双心疼的眼睛,终是有些奢望,仿佛两人又回到了当初在暗夜selina的日子。只是心中明白,他们终究回不去了。如今她已是女皇,身上肩负着万千生灵的责任,根本不能与他一起过那游戏江湖的日子。

    而他,依旧潇洒翩然,终究是舍不得将他禁锢在这潇潇的皇宫里,他应该是属于那种游戏江湖的日子。

    ”李公子,对不起,刚刚是我的态度不好,请你原谅,溪儿,现在可以了吗?云墨虽然心中委屈,却终究抵不过对慕容溪的担忧,便对着李念妥协了,李念看着向自己低头的云墨,心中也是有着震撼的,虽然他一直不喜欢云墨,却也欣赏他的骄傲绝世,潇洒翩然,如今竟是为了溪姐姐,将自己的骄傲生生地磨平了,这般的情意,他其实是能够懂得的,若非太在乎,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这一刻他的心中终是认可了云墨。

    “嗯,可以了,”慕容溪看着云墨那低头的样子,心中再多的刁难亦是没办法说出来,终究还是在乎他的,只是心中那根刺却也始终无法拔出来,这样即便是在一起,也是要极不稳固的关系,一旦有个风吹草动,他们之间辛苦精英的关系便会毁于一旦。

    云墨看着慕容溪点了头,开心得像个孩子一般,立刻为慕容溪做起了治疗,上药包扎,抓药熬药,一切亲力亲为,虽然很累,却也很开心,因为他可以为慕容溪做事情了,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他也是懂得了,原来有时候喜欢的人不一定非要得到,只要看着她幸福开心便可以了。

    “溪儿,你这是怎么不知道爱惜自己,有时候真希望那根绳子把你我绑在一起,你在哪里我便可以跟到哪里,”慕容溪此时是很尴尬的,云墨和李念,这两个人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偏偏这两人却撞在了一起,不过好在终究上天是仁慈的,没有让她为难多久,一个红色的身影蓦然飘了来,缓解了慕容溪的尴尬,正是去执行任务刚刚回来的容玉城。

    “呵呵,玉城,我没事,只是受了点小伤,倒是你,神色憔悴了不少,还是快去休息吧,我和你一起去休息,”慕容溪此时倒是无比滴佩服自己,到了这个时候,居然可以脸不红气不喘地撒谎了,其实容玉城的气色很好,好的不能再好了,就司马家那几个废物,还用不着容玉城亲自出马,更何况还有罗野的暗中安排,可想而知,他们此次的任务是多么顺利,只是慕容溪终究还是有些尴尬,不想面对着两个异常麻烦的人,只能选择用这样的办法逃避了、

    “好,我带你去休息!”容玉城自然知道慕容溪的心思,虽然不赞成她这样的做法,却也断然不会拆塔的台,只是温顺地答应着她。

    “有时候逼得太紧反而会适得其反,不如学者先放开是你的终究会属于你,不是你的,再怎么强求也是无用,”轻轻地抱着他离开,却在看着那两个为情所困的男子时,终究是不忍心,停了下来淡淡地提醒,他言尽于此,至于他们怎么想的,他管不着也是懒得管。

    “什么,竟然有人从你们眼皮底下把人救走了,呵呵,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爱卿们,朕有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如影随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影随心并收藏爱卿们,朕有喜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