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卿们,朕有喜了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其实我很好奇,这样的情况,你怎么还能如此镇定呢?”赫连明月看着慕容溪那淡定的神情,顿时有些奇怪,明明身处绝境,却依旧没有绝望。睍莼璩晓这要是什么样的心性,才可以做到这些的。

    最起码他是做不到,他之所以没有绝望,是因为他的身边总是跟着暗卫,他相信他们会想办法来救他的,只是这一点她却是不会知道的。却是没想到这慕容溪居然能够达到这种程度。

    “呵呵,如今这种情况,不镇定又能怎么样,难道要像闺阁女子那样惊慌失措,甚至痛哭流涕吗,很抱歉,我做不到。

    从我八岁那年起,我就知道眼泪是这世间最无用的东西,你有尝试过,那种伤心到了极点却依旧没有人理你的绝望吗。只要你尝试过了,便会觉得这世间所有的事情都不会让你绝望的。”

    慕容溪对于赫连明月的问题嗤之以鼻,自从八岁那年,亲眼看到那些亲人的尸体被人烧毁,便知道谓眼泪是这时间最无用的东西,没有人会因为你的眼泪而放弃他们所追求的东西,这世间只有你的至亲之人才会在乎你的眼泪。

    “说得对,这世间,眼泪确实是最无用的东西,”赫连明月笑得意味深长,他总算是知道了为何他对所有女人都很反感,却唯独不排斥她的原因了,因为她的身上有着和他一样的黑暗气息,换句话说,他们是同一类人,一样的凉薄,一样的自私。

    只是她身上发生的事情终究没有他惨烈,而且她还有亲人在世,还有值得她在意的人,所以她的身上还残留着着他所没有的温暖气息,不像是他,活在人世间,只为了看到世界大乱,生灵涂炭,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够平复他身上的怨气。

    “所以哦,如今我们还是好好地养精蓄锐,说不定明天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慕容溪倒是很乐观,当然她也不是盲目乐观,因为外面还有沐瑾,她相信以沐瑾的能力,很快就能找到这里来的。

    “好吧,小美人,我们既然被困在了这里,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我倒要看看,那所谓的城主夫人能把我们怎么样。”

    赫连明月从来没把沈落瑶放在眼里过,沈落瑶虽然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圣女,但是那女人竟然敢违背他的命令,擅自行动,那就留不得了,此时的沈落瑶在赫连明月眼里,已经与死人无异了。

    “哦,好困,我要睡觉,你也休息吧!”过了一会儿,慕容溪的眸子渐渐地没有了焦距,她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没有睡过觉,如今无聊起来,自然抵不过睡神的侵袭,倒在了赫连明月的身上,

    暖玉温香在怀,赫连明月有些把持不住,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一股热流直冲身下,他的身体竟是莫名地有了反应,似乎很不对劲啊。

    虽然他对这女人有着一丝好感,但也仅仅是好感,也没有到了动情的地步,因为那件事情,他一直对女人都是敬而远之的,只是虽然没有碰过女人,但是该有的知识还是有的,他自然知道自己为何身体不对劲。

    他怕是中了那种肮脏的药物了,只是他一直都很注意,怎么会让人有机会对他下药呢,蓦然想起在醉红楼等着沉鱼的时候,那小厮给他疯了一杯茶,他当时没有注意,现在看来,怕是那茶里是有问题的,曾经听人说过,青楼的茶是不能随便喝得,自己一时没注意,竟是着了这种道。

    心中有些愤恨,想到自己之所以着了道,与这女人是脱不了关系的,而她倒好,在这里像是没事人一般睡得香甜,倒是苦了他,被折磨得要死。

    感觉到怀里这具柔软的娇躯,赫连明月有些心猿意马,黑暗中他的心更加地躁动不安,身体亦是越来越难受,本能地吻上了慕容溪,

    入口香滑甜嫩,还带着微微的甜味,像极了他小时候最喜欢吃的糖果,赫连明月有些爱不释手,上了瘾一般,一下下地舔弄着,

    “呜,念儿,不要挑逗我!”慕容溪嘤咛着,眉头紧紧地皱着,尚在睡梦中,只是对于这种幼稚的行为很是不满,记忆中只有李念才会喜欢这种幼稚的游戏。

    只是她这一声,却是彻底惹怒了赫连明月,李念这个名字是赫连明月心中永远的禁忌,他嫉妒李念,恨着李念,但是李念却什么都不知道,甚至于连他的存在都不知道,不过没关系,他很快,便会让李念永远地记住他。男子邪魅的容颜上绽放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只是黑暗中却是无人看到。

    汹涌的欲火再加上浓浓的妒火,使得他的动作变得粗鲁了起来,见慕容溪依旧睡得香甜,恶作剧般在她粉嫩的薄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你在做什么?”这样大的动作,慕容溪若是再不醒,便真得与白痴没什么区别了,只是她迷惑地看着眼前的赫连明月,有些不解地问道。

    赫连明月静默不语,只是动作却是愈发得粗鲁了起来。黑暗中,慕容溪能够清晰地感觉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只是她慕容溪从来都不是好欺负的,怎么可能任由着他占便宜呢。

    啪地一声,赫连明月摸着自己的脸,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慕容溪所在的方向,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有女人敢打他,而且最为憋屈的是,他还不想杀她,。

    “你确定要见死不救!”赫连明月怒极反笑,笑容冰冷,本来没想对她做什么的,不过这样一来,他倒有了一个主意,既然是她招惹的,而且还是因为她,他才中了那该死的药物,那么,他便要让她用身体解毒,也是应该的。只是他向来骄傲,不屑于用那种逼迫的手段,若是能够让慕容溪主动来给他解毒就好了。

    “你,还好吗?”慕容溪看着眼前这脸色不正常红润的赫连明月,顿时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醉红楼的规矩她也是知道的,为了让客人尽兴,他们一般都会在茶里放一些助兴的药物,看赫连明月这个样子,就知道他是不小心中了招。

    一般不会太过激烈,应该死不了人,如今这赫连明月却是这么难受,心中难免有些愧疚,只是愧疚归愧疚,她倒也不会伟大到去用自己的身体去为他解毒。

    “死不了,不想用你的身体为我解毒,就离我远点!”赫连明月的态度此时很不好,他也是窝了一肚子火,自从遇到这个女人,他就没有摊上一件好事。

    “那个,那药应该死不了人的,你还是挺一下吧。过了药效就好了!”慕容溪心中很是忐忑,只是面上却是看不出什么来,平静地让人恼火。

    “嗯,我明白了。”赫连明月也是一副可以忍耐的样子,只是却暗暗运上内力,将自己的气息弄得更加紊乱了起来,身体温度也随之步步高升。

    “小美人,这一关我怕是过不了了,你自己一个人等着人来救你吧,出去以后,我的属下来找你麻烦的时候,你就说是我自己病死的,与你无关,绝对不能承认,我的死与你有关,否则你就算权势滔天,也会死无葬身之地。你的家人也会陪着你一起陪葬。”

    赫连明月知道慕容溪与他是同一种人,不在意的人就是死在他们面前,也别想让他们看上一眼,最好的办法,便是让他知道,自己的死将会给她带来大麻烦,这样她就算不想救也得救、

    “你真得会死,这药没那么严重吧!”果然慕容溪有些惊慌了,她自己倒不怕死,可是她怕连累自己在意的亲人,容玉城,师父,沐瑾,还有两个师兄。

    对于赫连明月的话,她还是相信的,虽然赫连明月一直没有透露过他的身份,但是她能够看得出来,赫连明月必定有着显赫的身份,而且其武功,和她相比,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容玉城他们怎么会是的对手,想到这里,她的心里难免有些担心,

    只是她记得很清楚,那药曾经有人给她下过,当时她是挺了过来的,怎么这赫连明月就会这么严重呢。

    “小美人,你是练武之人,应该知道这世间有纯阳纯阴之身,但凡纯阳之人,中了媚药,便会比常人要严重得多,很不幸,我就是那纯阳之人。”赫连明月眼神一闪,这慕容溪还真是不好忽悠,不过好在他早有准备,而且他也的确是纯阳之身。

    只是他没有说的是,他虽然是纯阳之身,但是他从小就以毒药为食,早已练就了百毒不侵之身,媚药虽然不能完全免除,但是多少还是有些抗药性的,这两害相抵,他倒是没有那么难受。只是这是他的机会,他要让慕容溪心甘情愿地为他解毒,这样他便可以名正言顺地与李念争夺慕容溪了、

    “你竟然是纯阳之身,那你也从来没有碰过女人吗?”慕容溪虽然惊讶,倒也没有说他是无稽之谈,只因她自己就是纯阴之身,师父曾说过,纯阴纯阳本就是一对,若是结合,便会对于他们各自的功力有所帮助,只是这世间纯阳之身的男子很少,即便是有了纯阳之身的男子,也是有了女人,破了纯阳之身,便对于增强功力没那么大的作用了。

    “嗯,你觉得那些庸脂俗粉配得上我嘛,我可不喜欢长得比我丑的女人!”他这傲娇的话语,也是间接地承认了自己还没有碰过女人。

    慕容溪虽然对于这种没有感情的结合有些排斥,但是若是赫连明月是纯阳之身的话,那么这种情况下,她倒是有些心动了。

    他这人虽然有些无赖,但是她也不是太讨厌,而且他若是死了,对于他们也是个大麻烦,毕竟这里就他们两个人,谁也不能肯定他的死与她无关。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麻烦,便救他这一回又如何,就当是她陪她一夜就了。

    而且他的身份非富则贵,身边必定是不缺少女人的,也不用担心会赖上她,款且他也不知道她的身份,到时候,人海茫茫,她就不相信,他还能够找得到她不成。

    “我可以救你,但是我有爱人,不可能与你在一起,我给你解了毒,你便不要再纠缠我了。”

    慕容溪终究是下了决心,到了赫连明月面前,慢慢地褪下了身上的衣服。以一种毅然决然的姿态,吻上他的薄唇。赫连明月感觉到了她的主动,心中很是得意,似乎看到了李念痛苦的神情,只是慢慢地他的思绪却被*所控制,撇开了那些纷乱的思绪,享受着这一场*盛宴。

    慕容溪所说那些话,赫连明月自然都听见了,却只是一声冷笑,上了他的床,还想要与她撇清关系,简直是做梦,更何况,他的目的便是要刺激李念,若是真的按照她所说的,不去纠缠她,那么他所做的一切便都白费了。腹黑如他,怎么可能做亏本的事情呢

    只是很快他的思绪,便被满满地的*所控制了,他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却并不代表他不懂,然而慕容溪毕竟经历过三个男人,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懂得比他要多,一直牢牢地掌握着主动权。

    (此处省略,随心写h实在无能,亲们请自行想象)

    一声低吼,赫连明月终于在慕容溪的主导下释放了自己的*,慕容溪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彻底改造了一样,轻盈至极,活力充沛,体内仿佛多了无穷无尽的内力一般,看来师父所言果然非虚,自己这一次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赫连明月也是一样的感觉,他从来不知道,这种事情做起来竟是那么地舒服,看来他以前真得错过了许多、

    “我们再来一次,这次我在上面。”赫连明月虽然解了药,但是却还是一脸地意犹未尽,毕竟二十年来从没做过这种事情,一朝破身,难免有些贪欢,而且以前从未有人告诉过他,原来这种事情也是这么舒服的。

    ------题外话------

    呜呜呜,随心伤心了,居然一个留言都没有,乃们都不喜欢我的明月美人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爱卿们,朕有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如影随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影随心并收藏爱卿们,朕有喜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