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宝啊1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好宽阔的府邸,一眼望不到边的壮观.进入正门之后,首先看到的是头宫门上,镶嵌着六十四个金色门钉。睍莼璩晓南日皓月自然不懂这些,但是姜妃燕还是懂一些的,据说皇宫的宫门九九八十一个门钉,可见林西别苑是皇家附院的尊贵用意。可看到中、东、西三条路,贯穿着整个府邸的主干道.然后又分为无数条小道.可以通往各个院落楼阁.

    放眼望去,中间穿插着的亭台水榭,假山怪石,数不胜数.

    有带路的小厮详细咨询过他们几人的身份后,便将南日皓月等人带到一处叫做晴天阁的院落.院落里面有一个小小的花坛,花坛里面种了一些月季花,此时开得正艳,芳香扑鼻.

    晴天阁里面有一处三层楼.几乎占去了院落的三分之二面积.在院落门口摆了一张桌子,桌子前坐了一名太监,正是那日传圣旨的太监.看到南日皓月,不由的露出谄媚的笑,连姑娘,你来了.

    公公,咱们又见面了.虽然讨厌太监的尖利嗓音,听在耳朵里相当不舒服,但是客套话还是要说的.

    摄政王让咋家管理此次花魁大赛的所有细节.今个儿是头一件事.便是安排姑娘们的住宿问题.这太监平日里在皇宫里主管一些杂七杂八的事儿.

    .也是皇宫中有名的太监张德全.

    有劳公公了.南日皓月朝太监道谢.

    张德全瞅瞅自己手中的本子,然后记下南日皓月跟于烟然的名字.然后给她俩了两个门牌.上面写着二楼,六房八房.

    六六顺,八八发.两位姑娘好运啊.张德全眯眼笑笑.

    那个,公公,我们的两个丫环怎么办啊?南日皓月瞅瞅手中的门牌,有些郁卒,四个人.只分给了二个房间啊.

    每个房间里面都是两张床铺.所以姑娘不用担心.张德全办事一向体帖周到,这个每间房置两张床的建议还是他跟摄政王提出来的.还好,北宫流焰不是一个坏主子,觉得有益的建议,他还是会采纳的。

    又跟张德全道了谢,南日皓月一行四人上了二楼。来到房间门口,姜妃燕犯了愁,歪着脑袋瞪南日皓月,你晚上要是敢欺负我,占我便宜。我就叫人。

    南日皓月上上下下打量一下姜妃燕,然后又看一眼于烟然作比较,你要胸没胸,要臀没臀,我占你便宜做啥?有那闲工夫,我还不如去多睡会儿呢。

    你。。。。烟然。。。。姜妃燕扯住于烟然的胳膊在右摇晃,这个坏蛋欺负我。

    我倒觉得,到了深夜啊,你倒有可能会扑上皓月。于烟然咯咯一笑,只觉得整条走廊顿时都亮了起来。

    你们都欺负我。。。姜妃燕觉得自己好生委屈啊。她又可怜兮兮的将目光转向喜儿,喜儿,喜儿你最可爱了。我不会那么饥不择食的,是不是?

    呃,姜姑娘,那可不一定哦。要知道一个平时很野蛮的姑娘,跟一个长得很俊俏的男子,同处一室,可是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哦。

    喜儿表情相当认真的说,然后她下了一个自认为相当中肯的决定,所以我很是赞成我家小姐的话。

    然后她又投给南日皓月一个同情加担心的眼神..

    然后她又投给南日皓月一个同情加担心的眼神。日小爷,你今天晚上要当心了。

    姜妃燕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三个得意洋洋的面孔,她一把抢过拿在南日皓月手里的门牌,然后拿住坠在门牌上的钥匙,利落的开门,然后迅速的将房门关紧。

    三个人呆若木鸡的看着紧闭的门扉,南日皓月呆着一张脸问于烟然,我这是被关在门外了吗?

    好像是的。于烟然也呆呆的,她咽一下口水道,也许,她的意思是说,你今天晚上不必睡了。

    日小爷,我好同情你哦。喜儿双手揍脸。

    |南日皓月,你给我好好反省,不反省明白,今天晚上你就睡走廊吧。从门内传来姜妃燕气急败坏的声音。

    南日皓月懊恼的爬爬头发,跟着于烟然和喜儿回了她俩的房间。

    宽观宽西燕。房间挺宽敞,阳光也充足。果然贿赂张德全是没有错的。

    南日皓月一p股坐在椅子上,怎么办?这林西别苑进来容易,出去难啊。我如果出去住宿,怕是就回不来了。

    要不你今天睡地板吧。在我们房间。于烟然想了一下,然后将随身携带的衣物从包袱中掏出来,一一叠整齐,放好。

    以日小爷的人品,半夜肯定不会爬上我家小姐的床的。喜儿笑嘻嘻的,为南日皓月斟了一杯茶。日小爷,尝尝这里的茶叶茶叶味道怎么样吧。

    哎,我哪里有心思喝茶啊。南日皓月觉得自己悲催死了。我可不想睡地板,好好的床睡起来多舒服啊。

    宁可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宁可成全小人,不可气煞女人。于烟然轻轻笑一下,觉得不过是一个小姑娘,便将南日皓月给难倒了。

    哎,烟然,你绕口令呢。南日皓月跷起二朗腿,左腿搭在右腿上,两条腿不停的抖动来抖动去。这是她的一个坐姿习惯,不自觉的两条腿就会晃来晃去。

    我只是告诉你,不要得罪女人。小心我们三个女人联合起来收拾你。于烟然用手按住南日皓月抖动不停的腿,你这习惯能改改吗?抖得人脑袋发晕。

    我抖了吗?我啥时候抖的?我没有抖啊。。。。南日皓月有些纳闷,她真的没有感觉到自己在抖动。

    日小爷,我作证。你是真的抖了。喜儿冲南日皓月道,小姐,再给你上些脂胭吧。你是不是有些累?晚上还要参加开幕式。到时候咱可不能被别的姑娘给比下去。

    喜儿,你别忙了。反正现在又不是真正的比赛。还早着呢。于烟然看一眼正打算端出胭脂水粉的喜儿道,还是自然清新些好。有些时候妆上得太多了,反而是反作用。

    南日皓月打了个响指,这话我赞成。

    日小爷,你也来。你今天眉毛也没有画,唇也没有点。如果不是这身女装,真的没有人会认为你是个女人。喜儿又转过脸,将眼睛对上南日皓月。

    别别别,千万别。我可不想脸被当成调色盘。那天被北宫流焰追,是没办法而为之。南日皓月又手捂住脸,就是不让喜儿给她上妆。

    拿开你的手啦。喜儿闹个不停,于烟然也加入了进来。她拉开南日皓月的手,喜儿手拿胭脂盒,正要作势往南日皓月脸上涂。

    就在这时,传来笃笃的敲门声。

    喜儿连忙将胭脂盒放在桌上,然后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小厮,端了一盘水

    果走了进来。

    弯腰行礼后,将水果轻轻搁在了桌上,然后道,小的是来通知姑娘们,今天晚上的开幕式就在林西别苑的安南会场。

    说完他便又弯腰行礼,打算离开。

    这位小哥。请留步。于烟然轻声叫住他。

    姑娘还有事吗?

    我们不知道安南会场在哪里,可否指路?于烟然淡淡一笑。

    小厮不由的呆了去,眼前的姑娘好美丽。如同月中嫦娥,水中仙子。

    喂,我家小姑问你话呢。喜儿推推他。

    小厮蓦地红了脸儿,低声说,出了晴天阁,向右转,会看到两座假山,假山旁边有一个月亮门,穿过月亮门,然后再向右转,是明月殿。明月殿后面便是安南会场了。

    谢谢了。

    小厮退出去了。

    烟然你的魅力还真是天下无双。南日皓月拿起水果盘中的一支香蕉递给于烟然,然后又拿了一支给喜儿。她自己则拿起一颗苹果,咔嚓一口咬下去。

    于烟然轻点一下南日皓月的额头,你啊,天生就是讨女人打的。

    南日皓月摸摸被于烟然长指甲戳得有些痛的额头,又咔嚓一口,含糊不清的道,日小爷我当然也是天下无双的英俊。

    惹来喜儿与于烟然的一阵娇笑。

    入了夜的林西别苑亮如白昼。到处都是来来往往值夜保护安全的士兵,道路两旁的树上都一棵都悬挂着灯笼,为宾客们照明指路。

    正在南日皓月他们打算下楼的时候,张德全派人将所有的人都叫到了院子里。

    环肥燕瘦,桃红菊黄,美女如云,全涌到了晴天阁的院子中。

    南日皓月左手拉着于烟然,右手拉着姜妃燕。悄声附在她耳边道,还在生气啊?

    哼。想让本姑娘消气,你得好好表现才成。姜妃燕轻哼一声,不打算理睬南日皓月。

    各色丽人纷纷左顾右盼,相互打量。

    窃窃私语,低声交谈声,让晴天阁安静不下来。

    就在这时,两下击掌声传来,紧接着便是张德全尖利的嗓音,姑娘们!

    瞬间,晴天阁的院子便鸦雀无声。

    南日皓月心中暗想,还都挺自觉。

    张德全环视一下眼前的女子们。然后在人群中瞅见了南日皓月,轻轻朝南日皓月点点头,然后继续说。今天晚上的花魁大赛开幕式。即将开始。大家要上台去向摄政王,皇太后,皇上。以及其他参加的王公大臣们。还有台下的观众们,做自我介绍。

    话音刚落。下面便又开始交头接耳。

    张德全重新清清嗓子,大声道。姑娘们,可别怪我张公公没有提醒你们。全部把脑袋给我放聪明点。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就闭上嘴。万一哪句话说得不打紧,惹得王爷跟皇上不高兴了。别说你自个儿小命不保。就连你身后的妓院也是要被拆台诛连。

    哇。这么严重的后果。南日皓月轻轻碰一下姜妃燕。疯女人,王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所以。你要小心的伺候那位郡主。姜妃燕嘿嘿歼笑一下,她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然,南日皓月扁了一张脸。别扫兴成不?

    你难过,我就开心。哎,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打击到你我的心情就特别好。姜妃燕得意洋洋眼睛四处乱瞟。就是不看南日皓月。

    你们两个别闹了。要走了。于烟然小声叫他俩。

    烟然。你还向人打听去安南会场怎么走,原来是有人组织一下一起走的。南日皓月也小声的道。17882151

    哎,谁知道呢。往年的花魁大赛根本没有这么隆重,不知道今年是怎么了,居然如此阵仗。不仅王爷来了,皇太后也来了。于烟然轻声的说。

    是吗?我以为每年都是这样子呢。南日皓月眨眨眼。

    嘘。不要说话了。姜妃燕将手指放在唇上示意。

    所有的女子都自动排好了队,一起往前走。

    没有人再说话,只听得到或重或轻的脚步声。

    随着队伍与人群来到了安南会场。

    入眼的便是人群。黑压压的人群,密密麻麻的立在宽大的会场中。看这些人的穿着,皆非富即贵,据说想进这林西别苑安南会场看开幕式,除了参加比赛的姑娘们是免费入场,其他想进来观看的都要掏银子买票,至于票价如何,便不得而知了。

    想来这西炎皇室还挺会赚钱有道。

    用木头搭的台子,跟现代的那种办晚会搭的台子差不多高度,当然设备什么的,绝对比不上现代。即没有舞美,也没有现代的彩色灯光。

    但是却也是灯火辉煌,整个安南会场亮如白昼。台子后面的背景是一幅巨大的八个仕女图。图左旁一列大字,花魁大赛开幕式数百盏小巧的灯笼沿着仕女图的四周而坠,在微风的爱抚下,闪闪烁烁。

    会场每陋几步便会悬挂一盏灯笼,每一个把守的士兵手上提着的也是灯笼,这是一个灯的海洋,这是一个注定明亮的夜晚。

    台子上面,左右两侧分别列有贵宾席。贵宾席位也不多,左右两侧加起来顶多有二十个座位。每两个座位之间都搁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几样糕点水果,茶杯,茶壶。座位后面整齐的列位着两排丫环。此时座位上空空的,没有一个贵宾上台。

    紧挨着台子下面。头一排的座位摆设同台上的贵宾席一样。唯一的区别便是一个是台上一个是台下。想来这头排的座位,不是有权有势的人,也是不能入座的。

    在这落后的年代里面,地位等级一向分得极为清楚。

    姑娘们别东张西望了,快点跟上。张德全在前面领路,这些参加比赛的姑娘们,看到如此大的场面,每张漂亮的脸蛋上都洋溢不住的兴奋。

    这绝对是一个攀权附贵的好平台。

    张德全将她们带到了后台。下面我开始点名。看看人齐了没有。别到时候,叫了你的名字上场,你人却不在这里。

    一个小太监恭恭敬敬的递给他一张单子。然后他清了清嗓子,记住你们的排号次序。一号:张云析。

    到。一个柔美的女声轻轻答道。

    二号:王清清。

    到。又是一个姑娘的声音。

    三号:李婷玉。

    四号:赵林梦。

    五号。。。。

    这张德全的声音听得南日皓月都快睡着了。直到身边的姜妃燕轻轻推她,你个猪,叫到你了。

    到。南日皓月慌忙答道。然后轻声问姜妃燕,我是几号?1d1XN。

    你个笨蛋。三十六号。

    三十七号:水玉红。

    到。一个娇嗲的嗓音。南日皓月伸长脖子看一眼那女子,她好像也是玉蓝院的呢。

    于烟然也顺着南日皓月的眼光朝水玉红看去,她轻轻点头,玉红妹妹也算是玉蓝院里有名的一朵艳花。

    还有名呢,我看是一朵俗不可耐的花儿。姜妃燕满眼不屑。

    三十八号:于烟然。

    到。于烟然答得有些惊慌。

    参赛的总共有四十名。南日皓月是三十六号,于烟然是三十八号。排名倒挺靠后。

    好了。一个也没有少。半个时辰之后便是姑娘们上去出场的时候。这半个时辰内会有摄政王上去讲话。讲完话之后会有烟火表演。所以,你们最好不要乱走动。半个时辰之后准时在这里给我集合。如果你们错过了这头回上台自我介绍,拿印象分的时候。就别怪我张公公把你给除名。

    张德全不紧不慢的讲完这些,然后低声吩咐他身后的一个小太监了几句。

    但见小太监小跑着从墙角的桌子里面掏出一堆白色的卡片,又小跑着来到张德全身边,将卡片交给张德全。

    张德全一边发着卡片,一边道,这卡片上面写着你们的出场号码,也就是你们的排名号码。等下儿将这些卡片系在衣服上。方便观众记忆。

    他发到南日皓月身边的时候,低声道,连姑娘,你和烟然姑娘报名太晚了。这排名是按先来后到排的。本来是最后两名,我便将你们与前面两位姑娘的次序换了一下。德全也只能帮到姑娘这么点了。

    公公太客气了。静飞已经十分感激了。南日皓月客气的道,反正这次排名号码对于她跟于烟然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她俩又不想夺冠。来这里,如果不是那什么美男王爷威逼,鬼才愿意来卖弄风情,骚首弄姿,供人娱乐。

    我们已经受公公许多恩惠了。于烟然接过卡片,轻声道,她的声音柔柔弱弱,淡得如同一阵风。

    张德全笑一下,烟然姑娘加油啊。你可是往年的花魁啊。

    我会努力的。

    卡片发完了,人群开始渐渐朝前台涌去。

    南日皓月也扯着姜妃燕的手,后面跟着于烟然跟喜儿。随着人流朝前台走去。

    林西别苑的重烟楼。此时变更为北宫流焰暂时处理事务以及休憩的地方。

    此时此刻,这个名满西炎的俊美王爷正在倾听下属严方汇报林西别苑的安全防卫措施。

    一名小太监跑进来通报道,张德全张公公求见。

    宣。北宫流焰摆手,示意严方退到一旁。这张德全前来,必定是跟花魁大赛之事有关。

    行了跪拜礼之后,张德全站起身,低着头,双手奉上。王爷。这是参赛名单。

    北宫流焰唇边露出一抹淡笑,严方连忙走到张德全身边,接过名单然后交给北宫流焰。

    北宫流焰低头一看,他蹙了眉,轻声念道,连静飞。

    回王爷,这连静飞便是您亲自举荐的候选人。张德全以为北宫流焰在问他。

    哦?北宫流焰挑了一边的眉,眼前又浮现那张倔强不服输的俏丽面孔。握着名单的手指上面依然戴了三颗戒指,周身的艳贵气息让人不敢逼视。

    本王倒还真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她表现如何。露出一抹桃花笑,北宫流焰整张脸生动而亮丽。

    王爷的眼光自然是不在话下。这姑娘必定有一定的潜力与资质。张德全心中窃喜,果然人要有审时踱势的眼光,看来跟连静飞处好关系是有必要的。看来王爷相当器重这个连静飞。

    能不能夺魁,要看她自己的本事了。还要有三分运气。北宫流焰站起身,他想起那日,她瞪着他的眼神,那老鸨说,她不是玉蓝院里面接客的姑娘。

    他突然有些后悔,不知道自己怒气之下,所作的决定是否毁了一个女子一生的名节。

    可是为什么,她却能够轻而易举挑起自己心理的底限?让他怒意横生?他本不是暴躁之人。

    王爷?张德全看北宫流焰仿佛陷入了某种沉思之中,便试着轻唤一声。

    没有人吭声。

    王爷。严方也轻轻唤了一声。

    北宫流焰如梦初醒一般,看一眼张德全,张公公这些姑娘们的琐事儿就交给你去办了。你先下去吧。

    那奴才告退了。张德全行了告退礼,然后退了出去。

    房间中又恢复了寂静。

    王爷,您也该去安南会场了。今个儿的花魁大赛还要依靠王爷主持大局。严方看一眼窗外的夜空,约摸着时辰也该到了。

    王爷不去会场,不发话,自然大家是谁也不敢让开幕式开始的。

    严方深谙这个道理,于是催促北宫流焰的事儿,便落在了他的头上。

    是吗?那咱们动身吧。北宫流焰站起身,步出了房间。

    这一次的比往年的要隆重多了。北宫流焰边走路边看瞅着这林西别苑中三三两两,来来往往的人群。

    他所过之处,皆是俯首称臣的参拜声。他一一摆手示意大家起身。

    王爷说的是,只是不知道这些参加比赛的姑娘们,都怎么样。严方低头回答道。

    咱们西炎的姑娘,能差到哪去?北宫流焰大笑一声。

    一个小厮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扑通一声跪到北宫流焰面前,启禀王爷,别苑门口来了两个男人,没有邀请卡,却一定要进得别苑来,自称是王爷的朋友。那小厮满脸是汗,表情焦急。只因门外那俩男人,其中那个一身黑衣的人,煞气颇重。他怕自个儿还未跑到北宫流焰身边,便被那人一拳给灭了去。

    哦?本王几时有了朋友?作为西炎高高在上的摄政王,谁敢与他交朋结友?北宫流焰倒起了兴致。

    便改变了方向,随着小厮朝林西别苑的大门口处走去。

    远远的便看到大门口处几个小厮围着两个男子。其中一个身材矮小,面相清秀。另外一个高大而壮实,一身黑色劲装,所着肩膀,一股如同睡狮般的气势蓄势待发,让人不容忽视。

    快点让开啦。都说了我们是你们王爷朋友。张元宝气势十足的嚷道。可是偏生这几个小厮就是不放行。

    元宝,别闹了。如果硬闯,肯定会给北宫流焰造成一定的困扰,面子上都不好看。所以,习明兴一直黑着一张脸在这里等。本来想带元宝出来玩玩走走,没有想到来到了这西炎,想去看什么花魁大赛开幕式里面的烟火,却还要邀请卡。

    本来他俩来西炎,只是游玩,并不想惊动北宫流焰,可是事与愿违,偏偏要惊动北宫流焰。

    远远的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嚷,北宫流焰不由的露出一丝笑意,原来是他们。

    摄政王到!高高的声音宣布着北宫流焰的身份。

    然后映入众人眼帘的便是一身红衣的北宫流焰,艳贵却不俗气的装扮与气质。

    张元宝跑到北宫流焰身边,抓住他的一只胳膊道,北宫流焰,你一定要教训一下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奴才们。他们居然不让我们进来。

    元宝,你别跑,小心些。习明兴看到张元宝开始奔跑,像个老妈子一样叮嘱道。

    哎呀,讨厌,我自个儿的身子自个儿知道。张元宝横他一眼,又看向北宫流焰。

    大胆,居然敢叫我家王爷的名讳。一个小厮实在是看不下去,呵斥张元宝。

    我们是朋友,叫一下名字有什么不可以?张元宝狐假虎威,朝那个小厮扮了个鬼脸。

    元宝,近来可好啊?北宫流焰捏捏张元宝的脸蛋,笑着对一众小厮们道,二位公子是本王的贵客,你们要一律看待。你们今日恪尽职守之举,实属值得褒奖,这个月每人多领一份银俸。

    多谢王爷。小厮们虽然不明白这二人所谓什么来头,但是王爷既然认同了,他们便也认同了。二位公子,奴才们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好了好了。你们都去忙吧。我们要跟你们王爷叙叙旧。张元宝摆摆手,喧宾夺主的道。

    你就爱瞎胡闹。习明兴对于张元宝有些无奈的道。

    好久不见。北宫流焰灿笑着看着习明兴,南风皇帝,南风皇后。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却足以让准备离去的小厮们听得清清楚楚。他看着张元宝露出满意的笑,这不是你喜欢的效果吗?

    张元宝拿眼角扫视一下众小厮木瞪口呆的样子,扑哧笑出声,是啊。瞧着他们惊讶的样子,我就开心。

    张元宝蹦蹦跳跳的走在北宫流焰的身边。她每蹦一下,就仿佛蹦在习明兴的心上一般,习明兴只怕她哪一下不稳,摔坐在地上。

    元宝,你别这样,走路就好好走嘛。

    哎呀,我有分寸。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自然是要玩得开心些。

    真是没有想到,你和元宝成了亲之后,角色却颠倒了过来。北宫流焰忍不住感慨。

    这张元宝曾经女扮男装呆在习明兴身边多年,后来她的一片真心终于感动了石头习明兴,以前的张元宝是一个尽职的保姆级的跟班,常常罗嗦的让习明兴想揍她。虽然如此,但是习明兴从来也没有忍心揍过她。哪曾想,这成了亲,角色完全互换了。

    习明兴开始婆婆妈妈起来,尤其是现在。这罗嗦程度跟当初的张元宝不相上下。北宫流焰有些受不了的道,我们这帮朋友真是饱受你们夫妻的罗嗦功夫的摧残。

    习明兴小心翼翼的拉住张元宝的手,难得的居然抿唇一笑,这笑容有三分害羞,七分甜蜜。

    北宫流焰有些不适应的说,习明兴,你有话便说,别笑得这么猥琐,行不?

    那个。元宝她。。。。那个。。。。难得习明兴居然也开始支支吾吾起来,他的脸上居然浮现了一抹绯色。

    北宫流焰瞬间被习明兴这个表情雷得石化掉。他喃喃的道,习明兴,你别吓我成不?你真的不适合这个表情。有话就快说,有事就快讲。

    哎呀,还是我来说好了。我们要有小明兴了。张元宝眉眼弯弯的笑道,来之前太医刚刚诊出来的脉,说是才只有三个月大。

    北宫流焰恍然大悟,恭喜恭喜。

    谢谢。习明兴腼腆的笑笑,还不知道究竟是小明兴还是小元宝呢。

    边走边说,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安南会场。

    哇,人好多啊!张元宝雀跃着踮起脚尖,眼前黑压压的全是人群。她就喜欢看热闹,天天呆在南风皇宫里面闷死了。以前习明兴没有登基的时候,他俩还老是出宫玩。习明兴一做上皇帝,天天忙着朝政,她憋在深宫中,都快被闷出病来了。

    跟我来。北宫流焰轻笑一下。

    摄政王驾到!----------把守在安南会场门口的守卫看到北宫流焰一行人,连忙高声唱道。

    哗啦啦的跪拜声,放眼望去,如同微风吹过的麦田一般,呈现波浪形的人群,依次跪倒在地。

    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整齐而洪亮的声音,响彻安南会场。

    于烟然跟南日皓月几个也跪在人群中。

    大家都平身吧。北宫流焰优雅的摆手道。然后随着领路的小厮来到了搭建好的台子旁边。上台得走楼梯,北宫流焰拾级而上。一身红衣在灯光的照耀下,鲜艳而明亮。

    这男的怎么这么爱臭美。天天穿一身似火红衣。南日皓月站起身,拍拍膝盖上的土。这古人就是这么讨厌,是个官就得跪地上拜上一拜。

    皓月快别这么说。这人多眼杂,若是听到旁人耳朵里,怕是要有牢狱之灾的。于烟然低声提醒她。接着又道,这普天之下,怕是也只有摄政王能将这一身红色,穿得出来味道了。

    北宫流焰坐到了台子左侧的正中央,主位之上。

    紧接着便是看门的守卫又一声高唱,皇上驾到!皇太后驾到!--------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众人又跪倒在地,大声高呼。

    我的膝盖啊!南日皓月小声嘟囔道。

    跪习惯了就不疼了。姜妃燕冲南日皓月呲牙咧嘴的笑。

    皇太后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一身华贵衣裳,象征身份与地位的凤冠高悬,衣裳上刺绣着腾飞的凤凰,整个人看起来威严而庄重。

    太后好年轻!南日皓月又一次惊讶了。

    那是当然,太皇上早就驾崩了,那时候皇太后也才不到三十岁。皇上那时候才五岁。哎。孤儿寡母啊。姜妃燕感叹的道。

    那不又是一出多尔衮与孝庄的戏码?南日皓月的脑袋不受控制的开始遐想,这摄政王到了现在还不立王妃,指不定就是为了自己的皇嫂守身如玉。哎,可惜无奈自己与皇嫂身份上面的特殊性,所以不能结为夫妇。就只能这样子,两两相望。

    真是可怜的有情人啊。南日皓月也忍不住感叹。

    皓月,你瞎说什么呢?于烟然听到之后,觉得不解。

    呃,没有什么。哇。皇帝好正太啊。好可爱。南日皓月在看到端坐在北宫流焰身旁的北宫仁之后,双眼大张,只差没有流出口水了。对于可爱的人和事,她总是相当热衷。她可不敢对于烟然讲她刚才脑袋里在遐想什么,要是让旁人听了去,她小命就不保了。

    皇上将来必定也是俊帅非凡。于烟然也看到了小皇帝北宫仁。

    今日的小皇帝穿了一身紫色的龙袍,他的皮肤很白,衬得此时更是肤如白雪,唇如红樱。一双骨碌碌的眼睛东瞅瞅西看看,但是却并非在言语上表露出来自己的好奇。

    皇太后坐到了北宫流焰右边,小皇帝北宫仁乖巧的坐在了北宫流焰左边。这些场面,他是不懂的。所以今天的大权便完全了交给了北宫流焰。

    见到主人们已经落坐妥当,习明兴便拉着张元宝坐在了北宫仁的旁边。

    小皇帝,好久不见啊。张元宝握住北宫仁的手,在掌心中把玩。

    哇,南风皇后。好久不见。北宫仁有些惊讶,刚才一直目不斜视的作严肃样子,虽然他年纪小,但是毕竟不能失了身为皇帝的威严,根本没有浪意到习明兴跟张元宝的存在。只拿眼角撇到有两个人在北宫流焰旁边。

    小皇帝,长高不少哦!张元宝又摸摸北宫仁的脑袋。

    我都长大了呢!北宫仁拍拍自己的胸脯。他看一眼习明兴,又看一眼自己的皇叔北宫流焰,以后我也会像皇叔跟南风皇帝一样,又高又壮实。保护好自己的百姓。

    加油!张元宝手握成拳,弯了眼睛。

    加油!北宫仁也学着她的样子,手握成拳。

    习明兴与北宫流焰对视一眼,两个男人都一副无奈的样子。为什么每次张元宝一遇到北宫仁,她的智商便也跟着被同化到了孩子的阶段。

    真是难为你了。北宫流焰安慰的拍拍习明兴的手背。

    我已经。习惯了。。。。习明兴颤抖着声音道。

    南风皇后小孩心性。但是心地善良。南风皇帝不必觉得困扰。皇太后赵寄洁轻笑一下,望着北宫仁的眼光充满了母性的慈爱。

    让张德全请贵宾们都入座吧。北宫流焰低声对身后的严方吩咐道。严方一跃下台,领命而去。不消一会儿,他便又回到北宫流焰身后。

    紧接着台子右边的贵宾便依次走上台,然后一一入座。

    西南王北宫亭低声问正在招呼大家入座的张德全,这跟摄政王坐在一起的那两个人,怎么有些面熟?

    奴才也不知道呢,也许是摄政王的贵客吧。张德全悄悄朝北宫流焰那边不着痕迹的瞅一眼,然后谨慎的道。

    看穿衣打扮也普通的很。怎么就攀上摄政王了。坐在北宫亭旁边的是他的宝贝儿子西南王世子北宫初,他瓮声瓮气的道。明显的看不起习明兴与张元宝。

    初儿别乱说话。北宫亭低声责备北宫初,他这个儿子怎么总是口无遮拦。

    世子年纪还小。王爷别动怒嘛。|说话的是左丞相宇文相,他轻抚一下胡须眼光也瞟向坐在对面的习明兴跟张元宝,心中思索着他二人的身份。

    今个儿美女如云。咱们呆会儿还是看美人儿吧。威武将军沈少棠打断他们的对话,他手持一把折扇。偶尔展扇轻摇两下,一身白袍衬得儒雅而温良,如果不是都知道他是一个武将,头回见面的人,绝对会认为他是一个介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沈将军说的极是,这次的花魁大赛出乎意料的举办得如此隆重。大家便好好的观看吧。据说头一个节目是放烟花。宇文相一副老歼巨滑的模样,连忙随声附和沈少棠的意见。

    他递给北宫亭一个让他禁声的眼色。北宫亭也连忙打哈哈,这茶不错,大家都尝尝啊。

    沈少棠没有说话,只是拿折扇轻敲着翘起的二朗腿,他自然没有放过宇文相与北宫亭之间的交流。这些个老家伙,真以为自个儿坐上高位,便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据他所知,北宫初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全部被他老子北宫亭给压了下来。

    瞟一眼北宫初,沈少棠将眼光挪向对面。不知道张德全趴在北宫流焰耳朵边说了什么,紧接着,

    张德全便朝自己走了过来,伏下身子低声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下无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无爷并收藏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