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 > 强吻王爷2首订日更八万

强吻王爷2首订日更八万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强吻王爷2首订日更八万

    北宫流焰将阳春面碗中的油麦菜给挑在桌子上,他生平最讨厌吃的便是油麦菜。睍莼璩晓所以王府上上下下,从来不见半片油麦菜的叶子。即使是在皇宫中用膳,御厨只要是知道摄政王来了,便杜绝油麦菜。

    你若不吃,便给我吧。南日皓月扫一眼被他挑在桌子上的油麦菜,然后筷子便伸到了北宫流焰的碗里,三下五除二便将他碗里所有的青菜给全叨走了。

    北宫流焰微怔的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依旧垂着脑袋狂吃特吃大吃的女子。

    这是生平头一回,有人抢自己碗里的东西吃。1d2Xo。

    可是他却该死的觉得这感觉好极了。

    怎么办?为什么只是一夜之间,从月醉江楼出来,当推测出来南日皓月便是连静飞之后,他却该死的开心无比。他却该死的迫切的想看到她,他坐在自己的摄政王府里,眼前不停的浮现她不惧的眼神,浮现她又高又瘦的身材。

    所以他去了林西别苑,所以他去虏了她到自己身边,然后一路离开帝都。

    好饱。吃饱喝足。南日皓月站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她眉眼带笑,对将店堂占得满满的随从们道,大家不用客气,吃好喝好然后好赶路啊。不用给咱们家爷省钱。

    |谢谢爷跟夫人!|宏亮的声音,整齐一致的道谢。

    他们皆来自于摄政王府,早都训练有素的习惯了主子在民间的新身份。统一叫做爷。皇上就叫做少爷。

    只是这一次偷偷出帝都,爷的身边多了个女子,看爷语言燕然的模样,眼角眉梢都是喜色,所以自然是要叫夫人的。

    爷孤独寂寞了这许多年,身边终于肯站一位姑娘了。实在是激动啊,实在是感动啊!

    所以他们因为这一激动,便比平时吃得多了些。

    但是人家的主子是摄政王,摄政王怎么会在意这点小小的饭钱?

    造物主真的是很神奇啊!南日皓月看着这数十个对自己道谢的随从们,忍不住喟叹。

    哦?他欣赏着她灵动多变的面部表情。

    一觉醒来,竟然有夫,有儿子,居然还有这数十个随从供我差遣,这天下掉下来的。。。。。。恩,幸福,真的是让人感动,感叹啊。真是百般滋味上心头啊。

    怎么?是不是觉得很幸福呢?北宫流焰扯唇而笑。

    我比较。。。。想落下眼泪啊。。。是悲催的眼泪。。。不是感动的。。。我南日皓月实在是太悲催了。

    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变数。娘子还是要多加适应啊。北宫流焰的长指爬上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缓缓抚摸把玩。

    他这个动作,成功的让她皮肤发麻,瞬间一股电流窜便全身。她想甩开他充满了邪恶意味的手指,可是自己的手臂却僵硬的动弹不得。

    你。。。放手。。。。从牙缝中挤出这三个字,南日皓月觉得自己好想咬北宫流焰两口。

    北宫流焰的墨眸中迸射出一种异样的火花,南日皓月迷惑了。

    他凑近她,他灼热的呼吸拂过她的耳,红晕迅速爬满她的耳根。你。。。。你想做什么?

    终于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恐惧。这是头一回。

    她的整张脸都红了。像熟透的小番茄。

    他的唇舌悄悄爬上她的耳朵,轻轻啃咬,一阵酥麻遍布全身。她身材软得根本不能站立。整个人的身子都挂在他的身上。

    他打横将她抱起,然后朝马车走去。

    北宫仁识趣的跟严方呆在一起,看来我爹对我娘的兴趣很高啊!不知道明年我会不会添一个小妹妹呢!

    小主子,你太早熟了。严方低头看北宫仁,怪不是王爷气愤沈将军,看来沈将军对皇上在两-性之间的教育,真的是功不可没。

    这是我长大的表现。不是早熟。北宫仁双手揍腮,好羞羞啊,想想就脸红,爹那表情,啊呀,受不了了。

    严方险些吐出血来。

    将南日皓月搁进马车里,然后北宫流焰整个人俯了上去。大掌隔着衣裙游抚着那动人的身躯,正欲深吻的探舌时,纤雅的指掌放上了他的唇,阻隔了他的意图,一双明显带着怒气的眼眸,沉沉的望着他。

    几乎是鼻息相对的迎视,更从对方的瞳中看到映出的自己,燃着独占焰火的犀锐,仿佛要将另下方迅速吞灭的热火。

    拉下她掩上的手,再一次温热的气息贴上南日皓月的双唇,她只能发出唔唔的抵抗声。

    你如果想让每一个人都知道咱们在做什么,你就继续叫吧。我不介意。带笑的嗓音宣示着他的优势。

    他颀长的身躯覆着她,他好重,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此刻仿佛吃了麻药一般,浑身软绵绵的,用不上力气。想推开他这个不要脸的色王爷,可是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只觉得脸庞热热的,整个身体都热热的,不受她控制一般。

    她只能发出淡淡的嘤咛声,你这个色狼,放开我。

    她这般的低语嘤咛,听在他的耳边却如同另外一种邀请,带着无力的申银与醉人。

    北宫流焰环拥她的一臂收紧,另一掌再次油走于那诱人的身躯上,以额抵着她的低喃,

    为何一直到今日才会发现你的美?为何你一直要抵抗我?他突然有些无从适从的迷茫。

    眼底的*还在升腾,可是他的表情与眼神哀伤的像一个无助迷路的孩子。

    我一直很好奇,是什么使你在面对我的时候,可以无畏无惧。我总是想打压掉眼中那丝傲然。所以,我以为我用武力就能让你折服,但是好像我错了。

    他的唇印在她的额头上。他的唇灼热得仿佛烙在她额上一个专属的烙印。

    南日皓月深深的迷惑了。这个高高在上的摄政王,是在表白吗?又或者,仅仅是*的驱使?

    她迟早是要回到二十一世纪的。虽然她苦于回去无门。

    她怎么能够将自己交付于一个古人?虽然他英俊非凡,虽然他地位尊崇。

    但是,自己有属于自己的人生,别样的人生。

    她用力猛地推开他,她坐起身来大口大口的喘息,不。我不准自己沦为你的玩物。

    宫菜流我讨。北宫流焰跌坐在她的对面,抬起的眼眸略显惊讶,瞬间他的俊眉因为她的言语而拧起,狠狠的钳握住近在咫尺的皓腕,你以为你能逃得出本王的手掌心吗?这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只要本王想要,任何东西也好,任何人也罢,全部归本王所有。你懂吗?

    东西没有意愿,人有。我有我自己的意愿,希望王爷能够认同我的意愿。南日皓月吃痛的低声申银,他好用力。

    他用力一带,纤瘦的身子便落入他的怀中,依偎着他。他用力吻住那粉红色的唇瓣,缠吮的力量是发狠的带着啮噬,她发出近似呜咽的抵抗声。

    她越是难受,他却越开心一般,更加用力加深这个吻,另外一只手扼住她的喉咙,嘴唇又被他堵住,无奈,她只有想办法张大嘴呼吸,他的舌趁机直入,他眼底漾上得意的笑,极尽缠绵的与她的舌嬉戏追逐。

    直到她认命的闭上眼,他才满意的退出。

    从今天开始,你不许离开我视线半步。不然,后果你知道的。他的拇指轻抚着因为他的用力深吻啃咬而有些肿胀艳红的唇瓣,开口的声音异常的温柔,柔得让人后背发凉。不准逃跑,不准耍手段,不准耍心机。能够撑起日家所有的产业,能够经营月醉江楼的人,应该不蠢吧?所以,你最后不要轻举妄动。

    警告的声音轻轻松松的说出口。他一把搂抱住她.

    不要逼本王。本王不想将自己的心机用来对付一个女人。

    他将她环得很紧,勒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她想挣扎出他的钳制,可是男女体力天生的差异,在他的感受来说,却更是浴火难耐。

    你别乱动,我不想在这里要了你。他的声音莫名的染上一层嘶哑,仿佛拼了命在压抑某种奔腾的欲念一般。

    南日皓月闻言,却不敢再动,乖乖的任他抱着自己,她自然明白他所指为何。

    时间仿佛在此刻凝结,她静静的俯在他的怀里,他拥抱着她。

    她感受得到他的心跳,强有力的与自己的心律一致。

    这是第一次,有一个男子拥抱着她,这么用力,这么勒紧的拥抱。

    心底悄悄有根弦,被一只无形的手,轻轻的,悄悄的,拨动着。

    他的身上有淡淡的青草香,还夹杂着男性的荷尔蒙气息,让她晕眩,她缓缓的闭上了眼。

    等北宫流焰放开她的时候,她已然睡着了。

    北宫流焰有些好笑的看着她沉睡的面容,安静而甜美,让他忍不住又俯首,汲取那红唇的甘美。

    轻柔而微舔的吻着她的唇,睡梦中的她,却下意识的回应,如同婴儿吸首母乳一般的吸吮着自己的唇。

    他享受着这难得的安静和谐。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到严方抱着睡得正香的北宫仁,轻轻掀开马车帘子,他才停止,与她的唇齿相依。

    皇上怎么睡着了?他从严方手上接过北宫仁,将他与南日皓月放在一起。

    他说无聊,便睡了。严方言简意骇的道,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耳根却红了。

    也许是因为撞上北宫流焰正在偷****皓月,也许是想到了在他过来之前,他们在马车里所做的事情。

    以严方驾驶的马车为首,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开始上路。

    啊吼.桂林山水甲天下.果然名不虚传.

    我回来了,各位嘿嘿.想我了么?

    或者说想南日皓月跟北宫流焰了吗?

    漓江好漂亮,我去的时候,天一直在下雨,山水都被笼罩在一片雾气袅袅之中,如同人间仙境.

    为了拍照,整个人都被淋得如同一只落汤鸡,嘿嘿.

    在银子岩碰到一个超萌的小正太导游.

    啊哈,传了本人的照片在微博.还有好多漂漂的桂林的山水风景照.还有小导游的照照.

    有兴趣的孩子们可以去收听鱼骨的微博哈.附上地址.

    http:t.qq.com/lnxiosh

    啊哈.从今天起恢复更新鸟..吼吼.咱们继续南日皓月在西炎国之旅.吼吼.

    那个...捂脸..鱼骨长得并不漂漂..希望乃们表被我这个老女人的尊容吓到...

    心脏不强的同鞋莫收听哈....唔唔....害羞狂奔中....

    ====================华丽丽的分割线啊啊啊.========================

    金色华贵的房间内,整个房间的装饰都呈现淡金色,包括桌椅,窗棂,除了墙角处安放的一张宽大的床,是让人觉得沉稳的暗红色,床边端坐了一个身子修长的红袍男子。墨黑的长发如瀑一样倾散在整个背上,直没入腰际。

    他微斜着身子,有力的臂膀环抱着床上睡得正酣的一个女子的腰,他微闭着双眼假寐,却未真正的睡着。

    这个时辰不是他就寝的时间,想起他时而失眠的深夜,他不由的微拧了眉。

    床上的女子,有一张略显英英气的脸庞,却又透着三分清雅的柔,让人着迷的气质。她的睫毛很长,如同两把小扇子,轻轻覆盖着整个眼睑。

    蓦地,两把小扇子微扇,清雅的女子睁开惺忪的双眼,映入眼前的便是金色的房间,她眨了眨眼,然后又闭上。稍顷,她又猛然睁大眼,好像瞬间清醒了一般。

    猛力坐起身,同时惊动了环抱住她纤腰的手臂,北宫流焰睁开一双墨眸,在看到眼前的人儿之时,一抹笑意浮上眼底,你醒了?

    你怎么在我房里?质问的语气,南日皓月清灵的眼眸瞪着眼前笑得妖艳的男子。

    唔,你确定这是你的房间?北宫流焰温吞的道,眼睛弯得更甚。觉得她头发凌乱,刚刚睡醒的模样甚是可爱。

    如同一只小猫,随时会张牙舞爪,可是却又不锋利。可爱有余,伤害不足。

    闻言,清灵的眼眸一怔,北宫流焰的话成功的提醒了她的处境,也瞬间让她回忆起了有关之前的种种。2

    她现在是俘虏。。。。。。

    摄政王俘虏出皇城帝都的采花贼嫌疑人,并且女扮男装骗世人的日小爷南日皓月。

    只要他一句话,她便会身败名裂。

    只要他一声令下,她便可能会有牢狱之灾,或者被临时处死。

    南日皓月瞬间醒悟过来,她应该跟他和睦相处,最好能够博得他的欢心。悲催了,先前是博得他妹妹的欢心,现在改变目标,博得他的欢心吗?

    可是她南日皓月偏偏不是那种谄媚的人。她可是刚正不阿,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正直之人啊。

    对,她要坚持正义,她要坚持自我,要杀要剐,随便。

    她不能因为贪生怕死,就出卖自己的灵魂,向权贵低头。

    可是可是,如果真的一命呜呼了,空留名利有什么用?小命都没有了,最最重要的东西都没有了,别的神马全部就都是浮云了啊!

    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人怎么能够逞匹夫之勇啊!

    不不,这是为了坚持自我而就义。

    不不,生命诚可贵,荣誉价更高。

    脑袋里面正在进行着天人交战。

    南日皓月的脑袋如同波浪鼓一样,开始拼命左右摇晃。一会儿凝眉思索,一会儿又拼命摇头,或者拼命点头。

    很显然,她已经完全陷入自己的思想之中,完全忽略了使她如此颠狂的始作俑者,北宫流焰。

    北宫流焰好整以暇的支了下颌观察着她,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眼神都不放过。

    被人忽略的滋味不好受。

    不仅仅是不好受,是非常的不好受,非常的不适应。

    他一个爆栗敲上她的脑袋,她抱头双手捂住被敲的地方,瞪着眼睛的俊男,你干嘛敲我脑袋?会被敲笨的,好不好?

    不敲你,你就不醒。想什么哪?北宫流焰一副云淡风轻的语气,一个人好无聊。

    不告诉你。南日皓月赌气的俏脸别到一边,告诉你成行吗?什么叫做不打自招?告诉你就叫不打自招。

    哟,还不说啊?北宫流焰的魔掌伸到她的腰间,开始轻挠,惹来她一阵笑,痒痒,痒。。。你快停下。

    你说不说?北宫流焰发现,她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如果他像往常一样用强逼动怒,她肯定也会跟着他对着干。

    这个发现让他心弦一动,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

    哎呀,女孩子的心事,你问什么?南日皓月跟他打擦边球,咬了牙强忍住笑就是打算不告诉他,你一个爷们打听女孩子的事,不觉得害羞吗?

    哦哦,你终于肯承认自己是女人了?北宫流焰一副啧啧称奇的模样,她在此前一直强调自己是个男人,并且还振振有词。这还是他头回听到她自称女人。

    不对,是女孩子。不是女人,姑娘我还未出嫁呢。南日皓月纠正他的语音错误,虽然不太情愿在人前承认自己的真实性别,尤其是在北宫流焰面前,承认自己天生在性别上面与他之间的差异,这感觉不好。在这个时代里面,女子代表了弱者。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你真的不说?北宫流焰扬了扬眉,声音也莫名的开始低哑,你确定?真的不说?

    他的眸色突然变深,如同一潭墨黑的深潭,荡着别样的波光。

    南日皓月狠狠点头,表示自己依旧坚持立场。

    搁在她腰间的大掌,突然往上移,她慌忙双手护胸,你这个色魔,你想做什么?

    唔,不做什么,只是想检查一下女孩子,是不是真如同她自己所言,是个冰清玉洁的小姑娘。大掌猛力撕开她的单衣,衣帛发出被撕裂的尖锐声音。

    淡绿色的抹胸,若隐若现,一大块雪白的肌肤暴露在自己眼前。

    深若潭的眸色,瞬间被点亮,火焰在瞳眸中隐隐跳动。

    南日皓月扯住被撕裂的单衣,想拼凑成完整的模样,可是她不动倒好,这一动,衣服险些全部滑到腰际。

    搞得她一时间手忙脚乱。扯住了左边,右边又掉下去。

    北宫流焰绽出大大的桃花笑,大掌按住她的十指,你别忙了,左右都被我看光了。他的手指悄悄下移,轻触她裸露着的股肤,仿佛指尖有火一般,被他手指轻点的部位,灼灼的,热热的,烫的好像也要跟着起火一样,南日皓月的脸,瞬间便如同火烧云一般,染上一层艳丽的通红。

    你。流氓,放手。她怒斥眼前一脸坏笑的俊美男子,可是他却笑得更妖,更艳,那朵笑花妖娆的仿佛来自于万年醇酒一般。

    他轻挑的以食指挑起她的下巴,让她的目光与他平视,你说,我该不该吃了你呢?

    天!你的爱好是吃人吗?!原来这个妖艳王爷喜欢吃人,怪不得他的皮肤那么光滑,连一颗粉刺都没有,据说古代有食人的爱好与习惯。

    天,她怎么这么倒霉。怪不得他看自己的眼光仿佛着了一火一般,原来是在计划着如何吃掉自己。

    北宫流焰一怔,然后仰头纵声大笑。

    她还真以为自己要吃了她啊?

    南日皓月趁机连忙推开他,一跃跳下床,然后推开背子,扯下床单,用力一甩,将自己包住。像只仓皇的兔子一般朝门外逃去。

    她可不能沦为别人的盘中餐啊。她还想多活两年咧,被人吃了,太可怕了。

    她还要回现代咧,找到回现代的方法咧。

    沦为别人的下酒菜,天,太可怕了。

    北宫流焰又是一怔,猫捉老鼠的游戏开始了吗?

    他也连忙站起身,此时的南日皓月已经扯开了门,往外面跑去。因为身上披的是床单,她没有往日那般麻利。

    但见北宫流焰足尖一点,身子腾空,一跃一跳,便挡在了南日皓月面前。

    他环抱住双臂,笑容可掬,皓月弟弟,你急急忙忙这是要去哪啊?

    他的嗓音很柔,柔得不可思议,可是听在南日皓月耳朵里,却像一只大灰狼为了哄骗小白兔,一口吞了它.

    故意巧笑倩兮的对小白兔说,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

    让人听了心里发毛的柔。

    那个,别跟我攀亲带故的,我可不是你弟弟。我知道你想吃了我。南日皓月抓紧床单,双手因为用力而泛着微微的白。

    皓月弟弟,这身细皮嫩肉的,肯定美味。北宫流焰故意伸出粉红色的舌轻舔嘴唇,不可思议的妖艳与you惑。他的眼神很深,如同这窗外的夜色。

    此时南日皓月才注意到,居然已经是晚上了。她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辰,月色下的北宫流焰,仿佛是掩映在月色下的吸血贵一般,举手投足都是风流与优雅,可是,却优雅得让南日皓月背上发寒。

    他该不会是古代的吸血鬼吧?

    所以才有这般俊美妖冶的脸庞,这般诱人的气质。

    他开始朝她走近,她却心里盘算着如何应对。

    她紧紧盯住他,他每踏出一步,就好像踏在她的心上一般。

    终于,他朝她伸出了手,他想揽她进怀中,这夜里凉,她就披了件床单,还是来他怀里温暖些。

    她却一弯腰,一旋身,从他腋下钻了出去,动作之快,只是眨眼间功夫,刚才还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儿,却绕到了自己身后。

    北宫流焰迅速转身,伸手便又去扯她,她再次避开。

    俊美的脸庞突然就醒悟,普通人怎么可能躲得过他的一抓一扯?思及起在帝都大街之上,她女扮男装与姜妃燕一起,撞上他的事。

    她是会武功的,但是却空有招式,没有内力。

    因为一直感受不到她的内力,以至于他都忽略了她会武功的事。

    所以才会让她钻了空子。

    他又笑起来,悠散的嗓音响在夜色中,怎么,你想跟我切磋一下功夫吗?

    南日皓月双眼紧盯住,面对自己一副悠闲的男子。我不可能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也不可能沦为你的食物。让你果腹。她将床单打了个结,系在身上,刚好系在胸口处,她这一系,好像二十一世纪流行的内衣外穿一样的资态,反而将她的身材更加暴露在北宫流焰面前。

    太好笑了。

    他一介摄政王,怎么会变成了她眼中的食人魔鬼。北宫流焰看她全副戒备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在此之前,如果说她是专门惹怒他的怒气桶,那么现在的她,身份完全转变成惹他发笑的开心果。

    如果你输了呢?憋不住的笑意,北宫流焰勾着唇角,摸摸左手小指上的紫玉尾戒。

    南日皓月眼睛一闭。妈妈喂哎,如果输了,肯定是束手就擒了。可是不试一下,连一丝希望都没有。她不喜欢做坐以呆毙的事。

    只要有百分之十的把握,她就要把做百分百的事。哪怕结果是玉石俱焚。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悉听尊便。南日皓月咬牙,如果他要用强的吃自己,她就咬舌自尽。死也要死得有尊严。

    墨眸闻言一亮,北宫流焰俊美无瑕的面庞上浮上得意的笑,等的就是这句话。优美的眉宇透出一股魅艳,薄唇轻懒扬勾,他动作快如闪电,已经先发制人。

    感觉到一股强劲的掌风朝自己袭来,南日皓月连忙往旁边一跳,轻巧躲过。

    北宫流焰眼中闪过一丝激赏,身手还算利索。紧接着便又是一掌。这次他根本不容许她躲避,直砍向她的心脏。

    她一紧张,连忙伸手护住心脏,硬生生的接下他一掌。他怕她承受不住,是以只敢用了三分力。但是南日皓月还是忍不住身子朝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只觉得虎口一阵发麻,连忙甩甩胳膊,舒缓一下筋络。

    根本容不得她喘息,北宫流焰颀长的身子一跃,便已经跃至她的面前,一套洛神折梅掌法被他使得出神入化,他本生得妖冶,这洛神折梅掌因为奇掌法诡丽而闻名,招势华丽而唯美,所以他使起来更是让洛神折梅名负其实的美艳。

    南日皓月眼前一亮,你有洛神折梅掌,我有缨缤兰花手。她十指若兰花,指化为掌,掌化为指,掌来时如落英缤纷,拂指处若春兰葳蕤,不但招招凌厉,而且丰姿端丽。但见庭院中一红一白两道身影,交错来回,互不相让。

    北宫流焰迷惑了,为什么她没有内力,可是掌风来时,却依旧感受得到力量。并且掌力恰到好处的到位。

    这不是一个空有招式的花拳绣腿所能耍出来的。

    他开始转换掌法,只是一个错身,他身子蓦地腾空,夜风飘起他的衣袂,半空中的他,如同来自夜魅之中的神祇。他张开双臂,瞬间洛神折梅便幻化为天罗地网势,他整个人如同一只雄鹰展翅般扑向仰头望着他的南日皓月。

    南日皓月情急之下,一把用力扯开系在身子上的床单,床单仿佛是一条白色长鞭,朝北宫流焰掷去。

    这下轮到北宫流焰开始闪躲。

    她所不知道的是,她早前被北宫流焰撕裂的衣服,开始散裂在腰间,她整个上身只着了一件淡绿色的抹胸,大片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她一转身,身后是整个雪肤美背,在月光下,泛着霜白的色泽。

    每次随着她甩床单的动作,她的胸前便会轻轻颤动。

    北宫流焰看得血脉喷张,只差没有当场狂喷鼻血。

    皓月弟弟,你太坏了.你这真是十成十的you惑。哥哥快承受不住了。北宫流焰缓缓而笑,眸中染上一丝晴欲的色彩。

    他以指摸下巴,你说,该怎么办呢?

    蓄意说着****的言语,听似轻漫,眸瞳的焰芒却烈得令人震慑。南日皓月脸儿蓦地羞红,然后连忙低头看自己,胳膊一收,白色的床单便又回来手上,然后她连忙又以床单遮住自己裸露在他面前的身体。

    你这个吃人妖怪,你这个色魔,本小爷命令你闭上眼睛。南日皓月大声斥责北宫流焰。

    北宫流焰又是一阵低笑,仿佛自言自语一般,你,居然还知道害羞为何物吗?

    他一步一步的靠近她,女子,就应该躲在家里面,躲在父母的身后,听从父母的安排,成亲,生子,然后孝顺公婆。不是吗?为什么,为什么你却不是这样?

    他的眼中染上的晴欲色彩带着一丝的迷惑,他发现他看不懂她。她明明是个女子,却可以让姜妃燕为了她两肋插刀,上刀山下火海。

    却可以让花魁于烟然以命相护。可以让同样身为女子的北宫音平喜欢倍至,不惜自降身份。

    她有时候看起来很单纯,可是有时候她的举动让人不懂。

    在此之前,打死他,他也不会相信月醉江楼的主人就是她。

    可是事实告诉他,分明就是她。

    他每靠近一步,南日皓月的心就抖动一分。她的信念不允许她后退。她可以躲,可以闪,但是绝对不可以后退。

    他伸出手指,想抚上她的脸庞。

    但是一记雁落拳,却朝他的俊脸揍去。他脑袋一偏,躲了过去。

    不要逼我伤害你。眼中锐芒一闪,他的眼中升腾起淡淡的怒气。

    你想吃了我。南日皓月觉得委屈。哪有人要吃自己的,还不许反抗的。

    他的掌成功的抚上她的脸庞,手掌下光滑细腻的触感,让他低低喟叹一声。

    但是只是一瞬间,南日皓月又是一掌,不到最后一刻,她是不会放弃逃跑的。

    凛冽的眸光迸出,北宫流焰轻松接下她不痛不痒的一掌.

    然后北宫流焰迅速回掌,右手狠狠一击,正好击中她的左肩膀。

    浑厚的内力,带着强劲的掌风。她后退三步,稳住凌乱的心脉。一口鲜血自口中涌吐而出。她银牙一咬,再次前进。北宫流焰又是一掌,依旧是左肩膀,她的伤处又痛几分。

    又是一口腥甜的血自口中涌出,她整个身子摇摇欲坠,单薄如同风中纸鸢。

    北宫流焰承接住她的身子,她偎在他的怀中。

    他的声音很柔,我说过,不要惹怒我啊!他以指轻抚她的脸庞,可是,皓月弟弟,总是这般不听话,喜欢惹怒我。

    你,可恨。南日皓月狠狠瞪他,然后想挣扎出他的怀抱与钳制。

    但见他伸出食指与中指,轻轻两下,她便动弹不得。

    他居然点了她的穴。

    你这个无耻之徒。我知道你要吃了我。你放开我。南日皓月开始咒骂。

    他打横将她抱起,朝房间内走去。

    这是他位于琐凉城的别苑,夏天炎热之时,偶尔会带着北宫仁来这里小住一段时日。本来想去南疆的,刚好路过此地,再加上天色已晚,北宫仁跟南日皓月在马车中睡着了。便临时下榻在此琐凉别苑。

    虽然他不常居于此,但是别苑中的一草一木,都被人照顾得井井有条,别苑中的每个院落,每个院落中的房间,都被人打扫得一尘不染。

    北宫流焰将她轻轻放在一张宽大的红木椅子之中。解开她披在身上的床单,然后他又从墙角的柜子里面取出一张新床单,南日皓月看他细心的铺好,他,居然还会做铺床单这种事。铺好之后,然后他才抱起她,放她搁在床上。

    她的身子很凉,很轻,你应该多吃点,才好。北宫流焰的大掌开始油走于她那引人犯罪的娇躯之上。

    他的指所过之处,都如同着了火一般,泛着热气。

    多吃点,才好让你吃吗?南日皓月反唇相讥。

    我真的该教你如何才能学得乖巧些。北宫流焰以额抵住她的额,轻喃。告诉你如何曲意承欢,取悦于我。

    现在是晚上了。不适合做白日梦。王爷还是醒醒吧。他的强烈只换来她冷淡以对,她时刻不能忘记他想吃了自己。17885970

    此时的自己,动弹不得,只能任他鱼肉。

    梦吗?北宫流焰忽的敛了眉,精锐之茫又闪现瞳中,他轻扯唇,接下来,便准备好小身子,让我开动吧!

    他忽俯下身子,将她压在身下。此时的南日皓月,即使是好模好样,也不是北宫流焰的对手,更何况此时受伤,外加穴位被封,根本是连一个普通姑娘家都不如,甚至更柔弱三分。

    啃咬的唇吻上她裸露着的肩膀,她闭眼等待着被啃食的那一瞬间。

    肩膀上传来的微痛,让她蹙眉,他用牙轻咬轻咬她的香肩。

    她认命的想,别了,妃燕,别了,烟然。我就要被这个吃人妖怪给吃了。

    不,我死也要死得有尊严。我不能被咬死。她伸出舌头,用力一咬。痛,好痛。

    她朝北宫流焰得意一笑,又是用力一咬。直到今天她才发现自己的牙齿是多么的坚硬。

    鲜血顺着她的唇开始往下滴。直到血滴到俯在她肩膀上的北宫流焰的脸上。

    该死!北宫流焰瞬间变了脸色,他轻轻用掌拍她的脸颊,你个笨蛋!给我张开嘴。他改用手撬开她的嘴,伤痕累累的舌头,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你!你个蠢货!他的俊脸心急火燎,南日皓月露出疲累的笑,支支吾吾的声音模糊不清,我。我。死,死也不让你吃了我。

    北宫流焰猛地扣住她的颈子,眼中仿佛能够喷出火来,

    蠢货!他一跃下床,来到书柜前,一阵翻箱倒柜。然后手里持着一个药瓶走过来,他攫住她的下颌,让她的嘴大张,然后哗啦啦的药粉全倒进了她的舌头上。

    痛,好痛。舌头的痛,药粉腐蚀着伤口的痛。她想说,你给我上的什么药,可是嘴巴只能发出唔唔声,眼前一黑,她昏了过去。

    这世上能有几人咬舌自尽成功的?蠢。北宫流焰余怒未消,径自对着她的睡颜发怒。索性将她整个身子翻过来,狠狠朝她的小粉臀拍了几巴掌。

    如果你以后都不能开口说话了,怎么办?蠢。又是几巴掌。越想越气,如果换作别人,他根本看也不看一眼,爱死不死,爱活不活,管他p事。可是,就是对眼前的人,不能坐视不理。

    这下子要受罪几天了。蠢货。他能手指戳她不省人事的脑袋,有些恨铁不成钢,你怎么能够这么蠢啊!看你一副聪明相,怎么到了事儿上,这么蠢。

    北宫流焰气得想骂人。

    心中的怒气实在是很难平息。

    他索性掩上门,来到庭院中。

    他折了一根树枝代剑,树枝在半空中划出凌厉的锐茫.剑气所过之处,树倒草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下无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无爷并收藏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