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谁3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只要能和他在一起真的失去什么都无所谓,但是话到嘴边竟然变成了不要,离月心里凉凉的。睍莼璩晓

    她知道,这一别可能真的是永远都见不到了。可是家中还有自己的娘,还有自己所有的亲人,她真的是没有勇气再承担失去的痛苦,“我不要!”离月回答的更加坚定。

    “离月,不要担心,爹娘我来照顾。”温初沉稳的回答道,“你放心去……”话还没说完,风非然一拳打在温初的脸上。

    “啊!风非然你干嘛!”正在听着哥哥说话的离月惊呼出声。

    “宇文温初,她还是你妹妹么?你居然就因为她是妖界传人就这样子抛弃她么?”风非然怒吼着。

    温初静静的看了一眼离月,双眸对视,离月向温初轻轻的点了一下头,温初骑着马转身离开了队伍,向军营方向走去,留下在旁边目瞪口呆的风非然、帝云天和吟风。

    妖皇不解的看着远去的温初,眼神里带着些许赞许。

    “妖皇,是不是我和你走,你就会让退兵休战,还我风灵大陆的安定和完整?”离月睁大眼睛看着妖皇。

    “丫头,只要你愿意和我回去,我不仅会退兵休战把风傲扬和你爹爹送回去,并且每年的秋天,我还会向风灵大陆每年都缴纳供奉。”

    妖皇宠溺的看着离月,那眼神让离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好!!”离月不顾风非然惊诧的眼神,看对面的四少中的三少说:“我愿意和你回去。”

    对面的风非然整个人像没有了气的皮球,忽然的就蔫了下来。

    “丫头,你可不要反悔啊!”一边说着话,一边在手上形成了一个朱红色的球。在对面的风昊他们然看着就要冲过来。但是却被妖皇的内力死死的压制住,动弹不得。

    妖皇和离月站着的地方方圆五米之内所有的人都被排斥出来,只有在妖皇和离月站在一个蓝色透明的内力球中,只见妖皇将朱红色的球慢慢推向瞪着眼睛诧着的离月的后背。离月心想着逃跑,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靠向那个朱红色的球。

    吟风忽然惊呼道:“血荷!!是血荷!!!妖皇要把血荷传给离月!!!!”

    吟风这一喊不要紧,所有的人都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妖皇竟然当众就把象征着妖界能量之本的血荷传给了离月!

    只见内力球里的离月忽然双眸血红,身体周边发出七色的光芒,刺得周围所有的人都睁不开眼睛。离月的头发慢慢飞舞起来,双脚开始离开地面,缓缓的漂浮到半空中。

    此时妖皇原本年轻的脸迅速的衰老,头发由诡异的紫红色变成了雪白雪白的一袭长发,和他穿着的紫金龙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只见内力球开始慢慢缩小,朱红色的球已经完全覆没在离月的身体里,离月慢慢的降落,头发变成了妖冶的紫红色,双眸也泛着点点猩红。接受血荷之后的离月看着自己的变化,内心开始翻腾起来,简直就是妖皇的翻版,心中不仅心疼起那一袭黑亮的长发和曾经甜美的自己。

    现在的样子就像妓院里的花魁一样俗不可耐,离月心想着。

    妖皇释放开对众人的内力压制,风非然忽然感觉自己的呼吸顺畅了起来,骑着马就要冲向离月身边,“净……”初字还没有喊出口,只见一个夹杂着芙蓉花瓣的气波一下就打在自己的胸口,胸口忽然就有一种都故都都裂开的感觉。

    在马背上的风非然一下子就跌落下来,痛苦的跪在地上,帝云天和吟风飞奔过去扶起风非然,帝云天甚至悲愤的望着离月

    “风非然,这一掌是我替我哥哥还给你的,从此以后我们再无瓜葛。你做你的皇子,我做我的妖界之王。你若是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定将你碎尸万段。还有你们,也记住今日我说过的话,我和你们再无瓜葛。”

    离月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毅然决然的说出了这番话,听着这番话的对面的三个人仿佛是死掉了一般痛苦。

    “离月,你不要这么绝情好不好?”吟风痛苦的对着离月说出刚刚风非然想要说的话。

    离月看了一眼他们,“妖皇,我们走吧。”转身扶着已经白头了像老人一样的妖皇。

    剩下的三个人眼睁睁的看着离月的离去,谁都没有了勇气追上去。只听得妖界众士兵齐声大喊:“威武妖皇!拯救众生!威武妖皇!拯救众生!”

    伴随着尘土的飞扬,离月和妖皇带着士兵快速的在众人面前撤退了。不一会儿,除了飞扬着的尘土和消失的离月,安安静静的大漠中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昊然,我们回去吧,他们都不在了。”吟风扶着疼痛难忍的风非然。“滚!滚!你们给我滚开!!!!”风非然的脸上带着悲伤和恼怒,一下就甩开了吟风和帝云天的手。一个人悲伤的跪在冰冷的雪地上。

    帝云天拽住还想要去扶风非然的吟风,“让他静一静吧。”帝云天拖走了木然的吟风。

    “各军将士听令,有序撤退回军营。”帝云天下令之后就带着吟风骑上马走了。

    风非然一个人默默地跪在冰冷的雪地上,眼泪一滴一滴的滴在雪地上,融化在心里。

    “难道不管我怎么做,都换不回你的心么?”风非然喃喃的念着。

    “快点!怀亦!快点找个地方把离月放下!”妖皇吩咐着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子,她的背上背着离月,疾步的走着。

    “传给你血荷的时候不是告诉过你了么!你现在的经络还没有打通,你撑什么能?”妖皇一边心疼的擦着从离月口里一口一口的血,一边用内力给她疗伤。

    原来妖皇传给离月血荷的时候就默默地用只有妖界人能听到的声音告诉离月,她现在只是即发出了她拥有最原始的无能和灵力,内力只拥有一小部分,并且如果静脉没有打通就乱用的武功,真气就会在身体里横冲直撞最后导致走火入魔而死。

    看来离月并没有把妖皇的警告放在心上,刚刚得到内力并且没有武功基础的她顺手就打出了刚刚那一掌。离月转身扶着妖皇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吐血了,只不过被离月强忍着咽了下去。要么在起道。

    “老头儿,你好好给我疗伤,废话真多,你也不想我死了吧。”离月含糊不清的说着,顺手用袖子擦了一下自己嘴上吐出来的血。

    妖皇被离月气的差点和离月一样吐血。

    “丫头,你可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妖皇说着,又加大了内力的输出。

    离月只觉得刚刚浑身乱窜的真气在老妖头的内力的引导下竟然开始在身体内缓缓的流淌,瞬间有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仿佛周身都开满了离离野花,好像时间和空间都静止下来,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一样。

    离月在体内乱窜的真气在妖皇的引导下,慢慢归顺到丹田里,离月仿佛看见自己的丹田在慢慢发光,那些真气像一粒种子一样被种下了,在那小小的地方开出一朵美丽妖冶的芙蓉花。

    离月口中的血腥味也开始慢慢的散去。张开眼睛,打量着自己坐着的地方。

    离月口中的血腥味也开始慢慢的散去。张开眼睛,打量着自己坐着的地方。

    这个屋子虽然没有恢弘壮丽,但也是豪华至极,汉白玉的地面显得整个房间温润如玉,光线也是显得更加明亮,整个房间都是黄梨木的家具,雕刻虽然简单古朴,但又不是高雅整洁;□□的雕刻更是华丽惊人,工匠雕刻的十分精致,珠帘在微风吹摇下发出清脆的声音,青萝帐上的流苏微微摇曳。总体来说,这个房间还是比较符合离月的审美观念的。

    身边的妖皇静静的打量着静静坐着的离月,“丫头,这个房间你可喜欢?”。

    离月微微的点点头,“还行吧,老头儿。”转头看着妖皇,“呵呵,老头儿,你是不是要退休了啊。“

    妖皇点点头,“呵呵,你这小丫头,怎么刚得到血荷就想逼着老头我退位了?“

    离月笑一笑,摇摇头。

    “离月,你可知道这血荷有什么用么?”妖皇笑笑说。

    离月摇摇头,“不知道。”

    “这血荷是妖界历届传人身上必须要接受的一种神器,它会融合在历届妖皇的身上,结合她自身的特点,对接受者自身的进行改造。从而开发出只适合接受者自身的武功。所以每一届的妖皇都有只属于自己的由血荷体现出来的纹身。”妖皇看着她笑笑,“你是什么样的纹身在哪里我就不看了,呵呵。”

    离月瞪了妖皇一眼。

    妖皇猥琐的笑了笑,“每一个妖皇传人到了年纪没有接受血荷的传递,那么这个传人就会死去。”妖皇顿了顿,看着离月说:“这就是为什么温初让你放心走的原因。他才是最懂你生命安危的人。也是个妖界的可塑之才啊!”

    离月心中暗暗的谢谢了一下自己那么爱的哥哥。

    “当然,如果接受了血荷而并没有进行及时的训练,这个接受者也会死掉。这就是我刚刚和你说的事情。”

    离月点点头,没有说别的。

    “好了,你应该好好休息一下,我就不打扰你了。”妖皇转身就要走,“对了,这是你的丫鬟,叫怀亦,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找她吧。”妖皇一边说这话,一边走了出去。

    离月朝着他的背影点点头。

    “怀亦,能不能带我出去走走?”离月微微笑着。

    “可以,但是,少主您要不要先把衣服换了再洗个热水澡放松一下?”怀亦问道。

    离月闻了闻自己身上怪怪的味道,无可奈何的点点头。

    “宇文温初,你这是要闹哪样,你为什么要放离月去妖皇那里?你难道真的这么自私么?“帝云天面色阴沉的问着温初。

    温初静静的看着帝云天,“吟风,把他们带过来吧。”

    吟风点点头,退了出去。帝云天带着一脸的迷惑看着温初。

    “妖皇的继位者必须要接受血荷,必须要去妖界,如果在一定的年龄以前没有接受血荷,妖皇传人的身体就会越来越坏,直至病死。”

    温初平静的说道,“当时离月和然被攻击,

    温初平静的说道,“当时离月和然被攻击,但是却毫发无损,我就开始着手调查这件事情,后来我知道关于血荷的这件事情之后,就慢慢的和离月的病联系在一起,我虽然有所怀疑,但是这件事情我又不能完全肯定。”

    忽然一阵冷风□□,帐子的门被掀开了。风非然一脸漠然的走进来。

    “然,你回来了。”帝云天关切的问,“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消沉了?”

    风非然没有说话,呆呆的坐在座位上。

    说话间吟风就进来了,身后跟着两个人。

    “父皇!宗主!”看到吟风身后跟着的两个人,风非然惊呼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刚刚只顾得离月的事,却忘了自己的父皇和宇文青还在妖皇的手里。

    宇文青走到温初的身边热泪盈眶的拥抱他。

    风非然和风傲扬父子两人坐在座位上,两眼朦胧,相视无语。

    “然儿,你长大了。”风傲扬激动的说。

    “父皇,这多亏你的栽培。然儿感激不尽。”风非然平静的回答着父皇,“可是这件事情,是因为离月,因为离月牺牲了自己。”

    风傲扬点点头,“我知道,妖皇找人送我们回来之前,离月就见过我们了。我知道是她救了我们,这个丫头真的是胆子大。”

    所有人对着风傲扬都不敢提起离月的事情,风非然也是不再继续说话,生怕风傲扬知道之后不同意离月和自己的婚事。

    宇文青听到这里,默默无语。自己千辛万苦、千方百计保护的女儿,经历的病痛的折磨,经历了逼婚的痛苦,本想护自己的女儿周全,但是现在却落得如此下场,竟然被妖皇给带走了,生死未卜,到底自己造了什么孽,本来只想安安稳稳平平淡淡过日子的他竟然也会这样,失去他努力所保护的一切,想到这里心里更是落寞极了。

    温初在风傲扬和宇文青回来之前已经给全军下达命令,今天在战场前方发生的事情一律不准向外传递,若是外界因为这件事情有一丁点波澜,定会对外传的人格杀勿论、株连九族。

    风非然看着突然苍老了许多的父皇和宇文宗主,心中又想起被妖皇带走的离月,心中一阵酸痛,眼前一黑,险些晕倒过去,风非然定了定神,说道:“父皇,我们能不能把宇文离月救回来?毕竟她还是救了父皇您的命,还救了整个风灵大陆。我们不能对离月不管不顾。”

    风非然沉思了一会儿,“行,听你的,这救命之恩和救国之恩我风傲扬都了然于心,绝对不会忘了。现在,你们带着你们想要的士兵,去做你们想要做的事情吧。”

    听到这话宇文青和宇文温初带着感激的目光看着风傲扬。

    风灵四少和宇文青四个人跪了下来,异口同声的说:“儿臣(臣)谢主隆恩!!!!”

    离月看着自己锁骨上紫红色娇艳欲滴的芙蓉花的纹身,心里就窝火的气不打一处来。

    “拿衣服来!”宇文离月坐在浴盆里对屏风外的怀亦吆喝道。

    “知道了,少主。”怀亦说着就从屏风外拿着衣服走了过去,双手把衣服递过去,“少主,您的衣服。”

    离月心不在焉的接过衣服,木然的一件一件的穿上。穿好了之后离月才想起来好好端详一下现在的自己。

    紫红色的头发又柔又顺,被离月干干净净的用黑色的绸缎绑了一个高耸的马尾,头发服服帖帖的贴在脑袋上。光亮的额头和干净的脸蛋,一对飒爽的剑眉下面是一双明亮而清澈的眸子,只不过自己的的眼睛从黑色的瞳孔变成了带着星星点点猩红色的黑色瞳孔。

    离月观察过妖皇,在妖皇将血荷传给自己之前,眸子也是这样的,但是在他将血荷打入自己身体之后,瞳孔却变成了漆黑的颜色。可能是因为血荷的缘故吧,离月安慰自己,等找到下一个传人的时候,自己可能就会恢复到自己喜欢的样子了。

    “少主穿这套衣服真的是英姿飒爽啊!”怀亦看着从屏风后走出的离月的样子,不禁目瞪口呆。刚开始少主穿着军装还臭臭的,怀亦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现在看着离月的样子,真的是器宇轩昂、与众不同。

    离月看了一眼怀亦,又仔细的低头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是一套紫红色的骑装,整个衣服用的是上好的暗花绸缎,袖子用极好的黑色天蚕丝和纯金线绣着芙蓉花,手工是极好的,衣服绝没有因为用了上好的料子而艳俗,反而显得清新脱俗,腰间系着暗红色珊瑚珠流苏皮带,紫红色的靴子上绣着一圈金边,怪不得怀亦说自己英姿飒爽,这明明就是上一世煞天的装扮!那样的利落和洒脱,当然还带着浓厚的孤独。

    离月点了点头,“怀亦,带我出去转转。”

    怀亦推开门,此时已经是傍晚。月牙刚刚升起,而天空的那边的太阳还没有完全的落下,天边的云彩像是淬了火,整片天空都是火红火红的。

    离月一个人在前面毫无目的的走,怀亦在身后跟着喋喋不休的介绍着,离月大概听了个七八分,自己住的地方叫做芙蓉阁,妖皇住的地方叫做落风宫,现在走的花园叫做梦蝶园,远处的亭子叫做梦夕亭。离月抬头一看说,我们去梦夕庭吧。

    怀亦听见之后紧紧的跟上了离月的脚步。

    离月心中装满了事情,表情不知不觉的狰狞的很。脚下生风的越走越快,倒是把旁边的怀亦累得半死。

    不一会儿离月就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爬上了高高在上的梦夕亭,怀亦已经在后面累的哭天喊地了。

    离月看着那一轮即将要淹没在地平线里的夕阳,心中无限感伤。昨天这个时候的自己还依偎在风非然的怀里,今天就已成为了妖界传人、妖界少主。

    离月守着自己仅有的快乐的三年的那一寸记忆,她觉得好像所有的过往都灿烂无比,却已经不能再触摸到那些人。

    上一世的煞天是对人世间的离别深信不疑,所以这一世的离月才对别人那么相依,但越是珍惜失去的时候就越是疼痛。离月以为这种感情能够拥有一辈子比如风非然的气急败坏嘴脸,温初哥哥的安静温润的微笑,吟风淡漠出尘的注视,帝云天邪魅众生的坏笑,只是还没等看到时间的流逝散尽,就已经变成了灰烬。

    上一世的煞天在这种孤独的时候总爱抽根烟,让自己飘起来的灵魂好好审视一下麻木不仁的自己,但是现在这个时代,哪里有烟!心中的苦闷已经不能继续发泄,天色渐渐的暗淡下去。难道前生今世,都无法结束自己的一身冷清,所有的拥有就像一场梦,来了又去。离月的嘴角扯出一丝苦笑,自己明明就是爱着风非然,但是却因为所谓的自尊给自己穿上冰冷的外衣。

    天边的太阳已经落了下去,星星在天空中堆了起来。离月忽然觉得自己不能呼吸,这是如此空寂的夜,又是如此漫长的夜,怎么一个人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度过。星星再多,她还是爱着太阳。

    忽然离月明白,夏天的风吹起来虽然让人舒爽,但是冬天的风并不能让自己接受,而太阳是万物之本,所有的生命都依靠着太阳,包括自己。而自己的太阳就是那个在自己心中老是讨厌着的却又因为他而快乐的——风非然。

    “如果,能让我这样冷冷的爱你;如果,能让我这样远远的看着你……就让我这样爱着你吧。或许只能我生存下去,才能远远的看着你幸福吧。”离月看着太阳落下去的地平线独自喃喃道。

    “然”,吟风走到独自一个人看着夕阳的风非然身边。

    “你知道么,昨天的这个时候,离月正依偎在我的怀里和我一起看夕阳”风非然并没有回答吟风的话,自顾自的说着,“可是她今天口口声声说爱你。”

    “然……”吟风说,“虽然不知道离月选择的是谁,可是我愿意等我们救出她之后和你公平竞争,我希望她是我的,可是我也不希望她不幸福。”

    “还有我!”帝云天莫名其妙的出现,“呵呵,我也不会放手。”

    风非然转过身看着身边两个最好的兄弟扯出一丝无奈的笑容,“那就公平竞争吧。”

    帝云天拍了拍吟风的肩膀,和吟风两个人回了帐篷。

    风非然看着快要落下去的太阳,心中的某个冰川开始星星点点的崩塌。17894291

    “离月,曾今害怕你不在乎我而狠狠的欺负你,可是却遭到你更激烈的反抗和反感。我以为你会折服在我的欺压,但是没想到的是,我不管怎么整你,你居然都可以坚强的站起来,不哭不闹的倔强。当我开始真正的想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的时候,你却远远的逃开了……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你才不会是我所有的遗憾,让我拥有的都变的一团糟,让我身边所有的寂寞变成你在我身边时留下的宁静。

    如果,能让我这样子,安安静静的爱你,不让我一个人再享用这种孤独……”

    风非然心中如此想道,却没有发现自己的泪水已经染红了眼睛。

    遥望了远方许久,离月采药转身走出梦夕亭,身后的人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离月,你可当真愿意留在妖界?”那声音波澜不惊。

    “嗯。”

    “你可能再也无法见到你的亲人,你的爱人。”

    “嗯。”离月点点头,“我既然已经来到了妖界,我自然就想过已经不能再回去了。”

    “嗯,这本心法秘籍给你,你今天晚上看看,明天我们就开始训练吧。”妖皇把一本已经发黄了的书本递给离月。

    离月拿了过来,脑袋里木木的。想的都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看了一眼妖皇,点了点头。

    “离月,你就和当年的我一样,但是我们要面临的不是凶残的妖,而是和风灵大陆一样的子民,所有的生灵都有平等生存的权利,你说呢?”妖皇看着天边堆满的星星说道,“我希望你真的能担任这个责任,能够帮妖界子民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妖皇的口气里充满了语重心长。

    离月点点头。

    “看得出来,那小子是真的爱慕你……”,伴随着尚未结束的话语,妖皇已经瞬间消失在离月的身边。

    离月四周环顾了一圈,转身和怀亦离开了梦夕亭。

    回到了屋里,离月让怀亦准备了晚膳,虽然一桌子的菜,但是离月却用的索然无味、如同嚼蜡,吃进去的青菜就好像在吃死去的马皮一样,吃到嘴里的肉就好像是蔫掉的茄子。

    撤下去晚膳之后离月就躺在榻子上开始翻阅妖皇给的小破书,离月简直觉得这笔上一世的哲学还要难念,全都是所谓的“之乎者也”,念的离月头晕眼花,双眼无神,这比上高三还折磨人。

    这本书里主要是由历代妖皇记载妖界的历史和由来和多次重大事件以及使用内力的九层心法。离月虽然读的很快,但是却大概明白了妖界的由来。这和中国古代道家提出的“天法道,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基本上是差不多的。

    这个次元的造物主在造这个空间和时间的最初,只制造了一些灵兽,但是由于这些灵兽在几百万年中吸收了天地的灵气,所以才慢慢的开始进化,从最初野蛮的动物开始有了灵性,这些灵性破坏了整个次元的平衡,造物主不得不采取措施,制造有灵性的人开始制约这些灵兽对自然界的毁灭。

    并且将灵兽界和人界进行分割,灵兽界也就是现在的妖界,人界则是现在的风灵大陆。只有最初产生的灵兽后代才能在妖界和人界自由出入,而造物主为了保护智商较为低劣的灵兽,不让智商过高的人类对灵兽进行屠杀,决定不会让人类进入妖界,并且在妖界中选取唯一的人类成为妖皇,对灵兽进行制约,所有的灵兽必须听命于妖皇,违令者全身血管爆裂而亡。

    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千年里,除了几个图谋不轨的妖皇对人界发动了大规模战争,实际上,人妖两界相处还是比较平和的。

    风灵四少所在的四大家族是人界早在成立之初就形成的几大家族里面的比较有名的家族,每个家族都有自己不同的武功系别,比附风非然的家族里最擅长的就是风系武功,帝云天是火系武功,林吟风是水系武功,而宇文家的主要是木系武功主要善于计划和谋略,所以宇文家的人基本上都是在指挥作战,只有他们才最懂得在什么地形上用什么战术。

    这次的妖皇是为了寻找人界的妖皇传人而发动了战争,所以并没有造成人妖两界失衡。1d57B。

    离月看着看着就觉得双眼昏花,古代的社会果然不比现在的社会,蜡烛光线才看了不一会儿就让人眼睛疼的难以忍受。

    “原来人就是这样,不管是这一世还是上一世,不管是离月还是煞天,只要是造物主不让你得到的东西,哪怕你再去争取,也注定无法得到。”离月喃喃道。

    “人的存在其实只是一种物质的存在,谁与谁的区别在凡人眼里看来只不过是名字的所有者之间的区别。而在造物主眼里,这只是你的命运而已。”

    离月放下书,扯好被子,怀亦见状吹熄了房间的蜡烛,退了出去。怀亦修长的背影慢慢消失,窗外的灯笼在风中摇曳着发出明明灭灭的红光,离月的心口开始疼痛着,手指紧紧的抓着身下上好的绫罗缎的褥子,再也抑制不住的闭上双眼。

    她顿时觉得这个妖界太过可怕,她仿佛已经可以预想得到以后的日子,将不是自己所期盼的恬谧和静怡,而是无穷无尽的纷争和复杂。

    “可是没有后悔,只有前进。”这是上一世的煞天对自己常说的一句话,看来现在又用得上那句话了。这便是她的选择,她决定赌掉终身幸福的选择。

    “哈哈哈!就凭你们几个,还想进入妖界?你们也太子不量力了吧~”

    一个打扮十分妖冶的女人在帝云天的水晶球中肆虐的笑着,“你们几个毛头小子真的拿自己当风灵大陆的四少主了啊?比你们能力强上千万倍的人有的是都从来没有成功进入妖界的,更别说你们了!哈哈哈哈哈!你们也太搞笑了!”

    这个女人丝毫没有在乎水晶球对面黑着脸的四个男人。

    风非然气的就要把帝云天的水晶球扔到军营外面正在庆祝休战的战士们燃起的熊熊燃烧的篝火里,却被同样黑着脸的温初和吟风死死的拖住。

    帝云天顺手紧紧的抱住自己的水晶球。原来这个水晶球是妖界一种灵兽自然死亡的尸体火化后得到的结晶,这种灵兽叫双生兽,他们从生下来就双生双宿,同生同死,只是这种灵兽很少出现在风灵大陆,即使出现也不会死在风灵大陆,这两只水晶球是这个女人年幼的时候和父亲天天守在妖界出口,

    直到两年以后,才有两只刚刚出生贪玩的双生兽从里面偷偷跑到风灵大陆来玩,却被这个女人和父亲抓住,因为不能将两只灵兽杀死,于是他们一直养了它们十几年一直到它们自然死亡的时候才得到了这两只水晶球,这两只水晶球能够让拥有者在风灵大陆内进行联络。

    就这只水晶球还是帝灵风牺牲色相取来的,这个女人到现在对他所做的事情耿耿于怀,但是碍于这个水晶球她也只能同他使用,于是也就懒得再追究了。帝云天对这个水晶球珍爱至极,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也绝对不会拿出来使用的。

    “昊然,你冷静一点!除了这个贱女人我们真的找不到别的办法进入妖界了!”吟风着急的说道。

    “呵呵,林吟风,算你识相。”水晶球里的那个女人,面色忽然严肃下来,“要进入到妖界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

    帝云天带着招牌笑容接着说:“要怎样才能进入到妖界?”

    “根据我知道的传说和典藏中都提及到,只有五系武功传人在一起,形成某种最安全同时也最危险的纽带之后,才能进入到妖界,当然只能这五人进入妖界,别人都不能够进入到妖界。”

    那女人胸有成竹的说道,“但是,要找到妖界入口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妖界的入口每三十年更换一次,风灵大陆上基本上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到这个神秘莫测的入口。”

    “入口当然要寻找,只不过五系武功中的金系武功传人好像已经全部隐居了吧?”宇文温初若有所思的问。

    只见帝云天带着自信的笑容摇摇头,看着水晶球里同样微笑的女人说道:“非也非也,我们这不是还有一个嘛!”

    温初、吟风还有昊然无比诧异的看着帝云天了然于胸的样子。

    “金系武功的传人也就是我啦~!”水晶球的女人娇嗔道,竟活活让风灵四少恶心的莫名其妙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帝云天使劲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安抚了一下自己受伤的小心灵,继续说道:“她就是金系传人,金若水寒。”帝云天微微一笑,向目瞪口呆的三个人介绍道。

    原来金系武功最擅长利用各种咒语,只不过这种咒语往往都需要灵兽的身体的某个部件来支持,所以基本上所有的金系传人不是在和灵兽打斗时死伤,就是已经隐居完全不再利用咒语,过起了隐居的生活,最终被世人所知的金系传人也所剩无几,金系武功甚至已经成为五系武功中的神话和传说。

    但是金若水寒却是金系的最正宗的传人,家族观念让她无法放弃本身的武功和天分,她也在这种不断挑战自我和极限的生活中乐此不彼。

    “不过,让我陪你们去妖界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要答应我三个条件。”金若水寒说道。

    风非然激动的说:“别说三个,十个我也答应你。”

    “我要的起,你也不一定给的起”,

    水晶球里的金若水寒笑了笑,“条件我还没想好,到时候再说,你们今天晚上准备好足够的钱,明天我们就出发吧。”

    “这里离都城那么远,你明天能赶到么?”林吟风不相信的问道。

    “呵呵,我有我的神兽啊!用你管,你只管好钱的问题就好了。”金若水寒笑笑说,话还没说完,水晶球的光芒黯淡了下去,金若水寒也消失在大家的视线当中,只留下错愕的风灵四少对着冷冰冰的水星球发呆。

    “这个女人真的是钻进钱眼里了。”帝云天心中默默地想着,却没有说话。

    “离月……离月……”离月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眼前人,竟然是风非然。

    “昊然,你怎么在这里?”离月的眼泪不知不觉的流出来了,“我好想你,昊然,我好想你。”离月无助的拽着昊然绣着舞动着的金龙的袖口,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离月,可是,你知道么?我并不爱你了。”风非然从身后拽过来一个女子,那个女子甚是眼熟,一袭黑色长袍,头发被扎成黑色的马尾,哭红了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离月。那是煞天!是上一世的煞天!

    离月哽咽着拽着微笑这的风非然,“昊然,那是我啊,那是我!那就是我,那就是你爱的我啊。你看清楚啊!”

    “她怎么会是你?”风非然依旧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微笑,“她是我最爱的女人呵!她是煞天,她叫煞天。而你是离月,宇文离月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下无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无爷并收藏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