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婚1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过,所幸,宇文离月早就安排好了南宫飞红的人生。睍莼璩晓宇文离月料想,这南宫飞红是掀不起什么大风浪了。

    然而宇文离月不会知道,正式她对自己的自信,和对于南宫飞红,或者说是女人的报复心和嫉妒心的轻视,导致了宇文离月日后撕心裂肺的痛苦和后悔。

    “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随着礼官的声音,南宫飞红与欧阳瑞天一起行礼完毕。

    虽然大家都没有说,但是看着众人的眼中,明显都有着惋惜。

    这南宫飞红骄横跋扈的性格谁不知道。现在又毁了脸,简直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丑女人。

    而这欧阳瑞天,虽然丧了几个妻子,确实一等一的人才,人又温柔多才。可惜了这般的男子。

    这妖界还有一个习俗却是与人间界不同。

    那就是,新郎需要当众掀开新娘的盖头,而后新娘与新郎还要一起为父母长辈敬茶。父母长辈将这茶喝了,才算是彻底的接纳了这个新娘子,新娘子才算是终于踏进了新郎家的门儿。

    然而这个习俗对于现在的南宫飞红,无疑是一种赤luo裸的羞辱。

    她现在的脸被毁的犹如鬼面,却还要在这大婚上,将整张脸漏出来,跟自己几近完美的相公做对比。这何尝不是一种残忍。

    而南宫飞红虽然早就已经在自己的脸上,盖头的下面,戴上了一层面纱,得以遮盖自己的面容。

    可是自己往日里骄纵跋扈得罪了这么多的人,那么今日的婚礼上,必然会有想要给自己难堪。那么自己,到底要怎么样去应对呢?

    南宫飞红想着,暗暗咬紧了牙关。袖子底下的手紧紧握成了拳,长长的指甲陷进了手里,扎出了细细的血丝。

    然而,不管南宫飞红是怎么的害怕和恐惧,却还是不得不面对这一刻。

    “新郎给新娘掀盖头!”南宫飞红只觉得就连礼官的唱礼声都带着幸灾乐祸和看好戏的心态。

    一根长长的细长棍子出现在南宫飞红的盖头地下,南宫飞红身上一颤,而后紧紧地闭上了眼。

    算了,该面对的都要面对。南宫飞红,你要记住你经历的所有的耻辱。然后等到以后,千倍百倍的还到宇文离月的身上。

    盖头被掀了起来,果然不出所料的,底下宴席上,开始有从前南宫飞红的罪过的纨绔子弟开始起哄:“南宫小姐怎么还隔着一层啊!”

    “就是啊,南宫大小姐,只怕这么做于理不合吧!”

    “对啊,南工大小姐,快点掀起你的纱巾来……”

    …………

    各种各样的嘲笑和幸灾乐祸不绝于耳,南宫飞红只觉得这一句句话,就像是一块块巨大的山石,一句句,一块块,全部都压倒了自己的胸口上,让自己闷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正当南宫飞红觉得自己不能够再承受,觉得自己想要爆发的时候,突然,一双温暖的手,将自己冰凉的手,握在了掌心里.

    循着手中这双温暖、白希、显得分外纤长而又好看的手看上去,南宫飞红看到了一张英俊温柔的脸,以及毫无芥蒂的微笑和温润的眸子。

    南宫飞红突然记起来,似乎自己的文学老师曾经教过自己一句话,叫做:“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而手的主人此时张嘴,声音犹如金石:“诸位,贱内不小心在切磋时伤了脸,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一个女子,最重要的不就是自己的容颜么?

    贱内因为伤了脸,唯恐扰了众位的兴致,这才带了纱巾,希望大家能够理解,不要再继续追究。”

    南宫飞红看着眼前的男子。原来,这就是自己的夫君么?这就是欧阳瑞天么?

    竟然是这样温柔和耀眼的男子么?

    听着欧阳瑞天为着自己解释,南宫飞红只觉得内心一软,又一热,突然觉得这场联姻,也不是那么让自己讨厌。

    而众人听了欧阳瑞天的话,自然也不敢再放肆。于是众人都安静下来,不再找南宫飞红的麻烦。于是南宫飞红越发得觉得感激。不管怎样,这个夫君,似乎还不错。

    坐在上首的宇文离月,此时端起了茶杯淡淡的喝了一口茶。嘴角却出现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南宫飞红,倘若你觉得你的幸福这就到来了,那么,你就实在是太天真了。

    默默地又喝了一口茶,宇文离月乐于继续看着事情的发展。

    接过了侍女手里的茶水,南宫飞红跪在了蒲团上。

    由于刚刚欧阳瑞天的表现,南宫飞红倒是很是恭敬的、顺从的跪了下来,然后低眉顺眼向欧阳成军递上了手中的茶盏:“父爵,请喝茶。”

    欧阳成军结果南宫飞红手中的茶,颇为慈祥的笑了笑,然后拿起茶杯,搁在嘴边抿了抿。

    放下茶杯,欧阳成军从旁边侍从的托盘上拿起一个红包,笑着对南宫飞红道:“乖孩子,乖孩子,这是父爵给你的红包,拿好。以后你跟瑞天两个人,要相互帮忙,相互照顾。”

    南宫飞红甜甜的一笑,应了一声:“是,父爵大人。”

    之后,南宫飞红依旧是如法炮制,向着欧阳成军的夫人,品华夫人敬上了茶,便在侍女的扶持下,回到了后面的新房,等着洞房花烛夜的到来。

    而妖界婚礼正在进行的时候,这边金若水寒确实睚眦欲裂,眼睁睁看着帝云天掉落到了沼泽里。

    谁都清楚,沼泽旁边的地往往是软的。倘若过去沼泽旁边拉人,反而会把自己也搭进去。

    正当金若水寒感到绝望的时候,突然涌起了一阵极大的雾气。

    须臾之间,雾气散去,金若水寒向前一看,发现帝云天闭着眼睛躺在了一片草地上。

    金若水寒赶紧跑了过去,扶起了帝云天,有些担心的询问:“帝云天,帝云天,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

    帝云天悠悠转醒,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一圈人,忍不住问道:“怎么了,都围着我干嘛?”

    风非然忍不住“啪”给了他一巴掌:“臭小子,这次沼泽也消失了,不然我们还真是没办法了,你小子也就只能尸骨无存了。”

    然而打完,风非然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咦”了一声,开始缓缓的活动自己的身体周身。

    “你扭来扭去的干什么呢?”宇文温初看着满脸震惊的风非然,忍不住笑了一下,而后奇怪的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

    然而风非然抬起眼睛来,眼里的神色就像是见鬼了一样:“温初……你……你有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宇文温初奇怪的看着说话都打结的风非然,忍不住有些奇怪。有什么能把一向胆大的风非然吓成这个样子?

    正在宇文温初奇怪的时候,那边金若水寒突然也“咦”了一声,脸上的神色分外怪异。

    “你们两个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呢?”帝云天看着两个人,心里一阵不舒服:“都见鬼了啊?”

    风非然没理帝云天的冷嘲热讽,而后低低的说了一句:“真是见鬼了。”

    “到底是怎么了?”此时,连林吟风都有些奇怪,这到底是在怎么了……;两个人怎么跟见鬼似的。

    沉吟了许久,金若水寒似乎是在斟酌到底应该要怎么说:“难道……难道你们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

    “最奇怪的就是我竟然活下来了。”帝云天没有好气的回道:“怎么,不满意啊?”

    风非然顿了顿,然后看着大家,终究还是说了出来:“你们没有发现,自己受的伤,全部都好了么?”

    “什么?!”林吟风和宇文温初同时一惊,而后急忙检查五个人的伤。结果事实是,大家突然发现,竟然真的都好了。

    众人忍不住一阵迷茫。

    正在这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感觉到不对了?”

    循声望过去,当初在河边的老乞丐,突然又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里。

    “是你……”风非然最先反应过来,忍不住有些惊奇的叫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你们这些小家伙就不用管了……”老乞丐露出一口黄牙笑了笑,带着一丝丝的狡黠:“我是来告诉你们怎么进入妖界的。”

    “你知道怎么进去妖界?”听闻老乞丐的话,风非然忍不住惊叫出声,带着一丝丝的惊喜和惊讶:“老爷子,你倒是快说啊……”

    老乞丐神秘一笑,解释道:“其实,你们这几天所经历的战斗,不过是进入妖界之前的幻境。

    所以你们现在身上的伤都好了。与其说是好了,不如说其实你们根本就没有受伤。

    你们只不过是经历了一个幻境,在幻境里拿到了五行碎片。

    而现在你们凑齐了五行碎片,幻境当然也就被破解了。所以你们在幻境里所受的伤,自然也都好了。”

    老乞丐拿起在自己身侧的酒葫芦,打开轻轻喝了一口。

    听闻老乞丐的话,大家才都明白,原来这些日子里的凶险不过是一场幻境。

    金若水寒忍不住小声嘀咕道:“原来是幻境啊……早知道不要那么拼命了……”

    虽然金若水寒是小声的念叨,却并没有逃过老乞丐的耳朵,老乞丐看了金若水寒一眼,眼神有点严肃:“别以为通不过幻境也没有关系.

    如果通不过幻境考验,你们根本出不来,而会就这样死在幻境里。”

    金若水寒听了,吐了吐舌头,却也知道这一切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昏过去的,于是也不再多说。

    而帝云天却颇有些迫不及待得问道:“那么老爷子,你说的进入妖界的办法到底是什么?”

    老乞丐再次喝了一口酒,而后看着这五个人道:“你们五行碎片都收集到了吧?”

    宇文温初拿出自己保管的四块碎片,加上帝云天手里的那块,放到了老乞丐的面前:“老爷子,你看一下,是不是这些?”

    老乞丐拿起了五块颜色各异的碎片,点了点头,然后有些肃穆得看着五个人:“你们真的决定好要进入妖界了么?”

    风非然忍不住微微苦笑:“我们还有回头路可以走么?”

    老乞丐看了五个人一眼,然后终究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继续说道:“其实这五个碎片,就是进入妖界的关键钥匙。

    你们五个只需要将五个碎片拼放到一起,然后一起运功,就能够打开妖界的大门了。还有……”

    说着,老乞丐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白瓷瓶子,递给风非然,看着风非然接到了手里才继续说道:“这五个药丸,可以掩藏你们身上大部分的人气。

    这样子大部分的妖都没有办法认出你们来,这样你们在妖界办事儿也就方便了许多。”

    接过了药丸,风非然打开了瓶塞,细细的看了眼里面白色的小药丸,晶莹剔透的小药丸散发着淡然的清香,让人闻了以后不禁精神一震。

    风非然将手中的药丸递给了懂药理的林吟风,之后对着老乞丐道谢道:“多谢老爷子。”

    老乞丐“哈哈”一笑,像是及其开心似的,又对着五个人叮嘱道:“这妖界的入口处,有着一层结界。

    从你们进入妖界的那一刻起,妖皇就会知道你们的存在,之后,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听到老乞丐的话,众人心里都是一凛。

    这样子,自己五个人跟明目张胆的入侵妖界没有什么区别。仅仅凭自己五个人,要对付倾妖界之力,无异于以卵击石。

    于是五个人都忍不住有些觉得前路艰险,此时,老乞丐的那瓶药也就显得越发重要。

    “老爷子,多亏了你。”风非然对着老乞丐道谢。虽然不知道那个药丸是真是假,但是先道谢总是没有错的。

    老乞丐很是高兴得摸了摸下巴,然后看着五个人和蔼的道:“如此,你们赶快打开妖界之门,去妖界做你们想做的事儿吧……”

    五个人纷纷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五个碎片,将碎片放在了一起。

    老乞丐的手在碎片上一抹,碎片变成了一个五角星的形状。五彩的光芒在其中隐隐的闪动,显得极其的好看和引人注目。

    老乞丐对着五个人大喝一声:“还不快些运功,将你们的功力打入碎片之中!”

    于是五个人分别运起功来,霎时各自身上都显露出表现各自属性的光芒。

    五人的功力刚刚一接触那碎片形成的五角星形,五角星形就爆出了美丽的光芒,五个人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五角星芒,只觉得大地突然下陷,一行人就这样落了下去。

    五个人落下去之后,一个年轻的女孩儿站在了那个老乞丐的身后,皱着眉头有些担心的问:“让他们就这样去妖界真的好么?他们只有五个人而已。”

    老乞丐一脸胸有成足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笑道:“山人自有妙方。你安心看着事态发展就好了。”

    且说宇文温初、金若水寒五个人从地面落入妖界暂时掠过不表,这边南宫飞红家的婚礼,却是终于接近了尾声。

    宇文离月伸了个懒腰,自己亲手布下的好戏,现在就要开演了,可是自己却是没有办法看了。

    自己还要回去找妖皇复命呢。宇文离月想了想就忍不住摇了摇头,而后目光中显现出一种冷冽的光芒。南宫飞红,好好享受我宇文离月送给你的大礼吧!

    至于南宫飞红,此时正坐在新房里,满怀忐忑地等着自己的夫君过来。

    南宫飞红伸出手来,轻轻抚了抚自己面上的面纱,隔着面纱,感受着那狰狞的伤疤。

    承蒙上天不弃,自己的夫君并不嫌弃自己的面容已毁,这样连自己父爵都嫌弃自己的南宫飞红感觉到了异样的温暖。

    南宫飞红甚至开始想,也许宇文离月真的是因为愧疚给自己找了一个好人家,也许宇文离月真的都是无心的。

    南宫飞红甚至都在幻想,等到这些日子过去了,自己去找宇文离月好好地聊聊天,谢谢她给了自己这样好的一个夫君。

    正当南宫飞红满心的甜蜜,等待着欧阳瑞天的时候,欧阳瑞天“吱呀”一声,推开了门。

    循声看过去,南宫飞红忍不住面色一红。

    自己的夫君,长身而立,温文儒雅,带着其他人都没有的温柔,当真是温柔好看的很。

    欧阳瑞天看着南宫飞红,面上显露出了一种玩味的微笑:“娘子,可是久等了?”

    “夫君哪里的话……”南宫飞红满心欢喜得羞涩回到,只觉得自己的心里,自己的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雀跃着对这个夫君的满意与欢喜。

    欧阳瑞天缓缓地靠近南宫飞红,将南宫飞红压倒在了□□,轻声说道:“娘子,还请放心,瑞天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南宫飞红害羞的“嘤咛”一声,脸红的像是刚刚出锅的龙虾,羞得什么都说不出,只是满怀期待的等待着欧阳瑞天的下一步动作。

    南宫飞红将自己的脸转向了欧阳瑞天新房里那边特别大的落地铜镜里,看到欧阳瑞天压在自己的身上,靠着自己无比的近,而自己脸色羞红,眼含春意,南宫飞红忍不住更加的脸红,忙将脸又转向了床的内侧,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欧阳瑞天男子的气息喷薄在南宫飞红裸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肤上,,引起了南宫飞红一阵阵的颤抖。

    欧阳瑞天看到南宫飞红的反应,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了一阵阵的低笑,而后他厚实的唇吻上了南宫飞红的,灵巧的舌头撬开了南宫飞红的牙关,南宫飞红感觉到了欧阳瑞天的舌头接触到自己的小舌头,而后两条舌头像是许久没有见面的恋人,纠缠在了一起。

    而欧阳瑞天则是继续在南宫飞红青涩的身体上攻城略地。

    欧阳瑞天看着自己身下的南宫飞红面色潮红的样子,慢慢的将自己的大手从南宫飞红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

    南宫飞红感觉到,欧阳瑞天因为常年练武而长满了老茧的手,此时正用他独有的粗糙感引起自己的战栗。

    欧阳瑞天的手一路向上,终于渐渐地停留在南宫飞红那从来不曾让人碰过的圣峰上。感受到自己的坚-挺上,欧阳瑞天的大手在轻轻地磨蹭,慢慢的揉捏,南宫飞红忍不住全身又是一阵轻抖,心跳如雷。

    感受着自己的坚-挺上,那双温暖的大手,以及下半身那里,欧阳瑞天的火热,金若水寒忍不住大脑里一片空白。

    南宫飞红凭着本能索取着欧阳天瑞的温暖,想要剥掉欧阳瑞天的衣服。欧阳瑞天低低一笑,轻声道:“不要急,不要急……”而后一边继续再南宫飞红的身上作怪,一边将手伸向了搁在床头的小柜子。

    一拉开,那个小柜子里,琳琅满目的器具,让人眼花缭乱。

    之间欧阳瑞天拿出一卷麻绳,然后慢慢地,将麻神缠绕到了南宫飞红的身上。

    等到南宫飞红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除了面纱,yi丝不gua,被绑在了□□,两腿大大的劈开,女子的私密处,此时正对着新房里巨大的落地铜镜。

    看到自己全身赤luo、露着四处的样子,南宫飞红忍不住一阵害臊,羞辱感涌上了她的心头。

    南宫飞红看向欧阳瑞天:“夫君,你这是做什么,你快些放飞红下来啊……”

    看着南宫飞红哀求的目光,欧阳瑞天哪里还有温柔似水的样子,此时他的眼里闪烁着*的光芒,参杂着兽性的兴奋,让南宫飞红忍不住有些害怕。

    欧阳瑞天看着南宫飞红,兴奋得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南宫飞红,你最好识相点乖乖配合,不要让本公子费太多事儿。”

    一边说着,欧阳瑞天一边将一个长鞭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来。

    南宫飞红忍不住有些恐惧地看着欧阳瑞天:“夫君,你……你要做什么?”

    欧阳瑞天邪邪得笑了,对着南宫飞红道:“当然是最点洞房花烛夜该做的事儿了……”

    说着,欧阳瑞天将自己手中的长鞭,“啪!”得一甩,然后狠狠的抽到了南宫飞红寸缕不着的身子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下无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无爷并收藏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