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行3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看他才不是乞丐呢,有这样神通广大的乞丐吗,也不知道他会是谁,为什么一直帮助我们?”金若水寒也对那个老乞丐很是好奇,因此也抛弃了刚才的不愉快,加入了讨论之中。

    而这个时候刚刚一直在沉思的帝云天才加入了他们的讨论之中,他沉吟了片刻说:“是啊,他肯定是有另一重身份的,只是每次都是他来找我们,我们想找到他就难了。”

    “嗯,从他几次和我们相遇的事情来看,他一定是和妖界有联系的,对妖界很熟悉,他给我们的那个药丸不可能是那么简单的就能拿到,说不准他在妖界还是有一定的地位呢。”帝云天刚一说完,林吟风也跟着分析起来。

    “你们说他会不会是妖皇那边的人?”风非然的话犹如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水面引起层层波澜。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金若水寒吃惊的看着风非然,其他三个也纳闷的看着他。

    风非然被他们的眼神吓了一跳,跳着脚说道:“别这么看我啊,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啊,你们看从第一次到秘密之海前,到最近的一次给我们的那个小药丸,每一次不都是在我们都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就出现了吗。我们来妖界找离月的事情也没有闹得天下人皆知吧,那么他守在那里就是有人告诉他了,然后他特意等着我们的。”

    “你说的似乎是有那么一点道理,”宇文温初也说着,风非然看他同意自己的看法得意了起来,不过宇文温初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那按照你所说的一切都是妖皇的计谋,他派人等着我们。但是他怎么会希望我们找到离月呢,他不是一心想让离月接任妖皇之位吗,当初的事情你也在场,他不是还威胁这我们一定要带走离月吗,他这么折腾来折腾去的不麻烦吗?”

    “我觉得这就是他厉害的地方了,他虽然是指引着我们一路来了妖界,但也不是掌握了我们的一切消息吗,无论怎么样,我们都是在他的掌握之中。要是离月反抗他的话,他不就有了制胜的法宝吗!”风非然越说越起劲起来。

    “天啊,照你这么说,我们还不能马上找到离月呢,也许会给离月带来坏处呢!”金若水寒大声的说着。

    风非然听了她的话连忙摇摇说道:“诶,这只是我的个人猜测啊,仅供参考而已!”

    “切!”金若水寒不满的说着,“那你还危言耸听啊,你也知道这只是猜测。”

    其他三个人看着两人的争论都皱了眉头,帝云天只好开口说道:“水寒,你也累了一天了,还是吃完了饭早点休息去吧。”

    金若水寒听到他略带关心的话语心里一甜,面带羞涩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没有再开后说什么了,其他的人看着他们两个人这个样子都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这离月还没有找到呢,就要成就一对小情侣呢。

    这当初怎么没有想到就这样能消灭掉一个情敌呢,风非然这样想着。他知道当他们找到离月之后,离月知道了金若水寒的存在之后,一定不会再给帝云天机会的。那丫头可不喜欢自己的男人与别的女人拉拉扯扯的,想起之前和她的谈话,风非然的眼睛里面又有了一丝坚决,他是一定会争取到离月的心的,一定会的。

    李玲珑并没有很快的见到她所谓的“叔公”,田大娘说是出去采药要耽误一点时间才能回来,而这一耽误就是过了几天了。

    于是这几天李玲珑每天都是喝药,睡觉,偶尔田大娘家的两个丫头会好奇的来看她,和她说话。

    这天,李玲珑一早起来,喝了田大娘熬好的药之后,又吃过了简单的早饭,就慢慢的走到院子里面想晒晒太阳。

    最近几天天气很好,太阳很是温暖,常常晒太阳对她的伤势好转很有帮助,她在这晒着太阳的时候心里也想着事情。

    她很早就知道史眸远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他不可能留下一个活口的。果然,就算她和宇文青逃离了火海之后,那些杀手还是追了过来,如果不是有人及时救了她,她现在早已经死了。

    那宇文青和林缈烟呢,他们会怎么样呢,史眸远是不是也派人去追杀他们了,这一次他们能像自己一样逃得过追杀吗?

    她很想去北阳城查探他们的消息,但是她知道她现在的身体是不行的,去了北阳城反而会使他们的累赘,还不如现在在这里默默的为他们祈祷,祈祷着他们能够化险为夷。

    她接着又想到自己这短短的几个月的变化,心里面有这无限思绪。

    正在她想着心事的时候,有一位老人进了这个院子,一开始她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老人会是谁,但是当她看到这个老人水中拿着许多的药材之后,立刻想起了什么,她走了过去结果老人手中的药材问道:“你是?”这老人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她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他。

    “你不记得我了吗?”老人笑着问道。

    李玲珑听了这话又仔细的打量一下这个老人,只见他穿着很普通的布衣,一点也不特殊,衣服上甚至还打着好几个补丁,头发花白,连胡子也白了,看的出年纪已经很大了,但是他的脸并不像一般的老人那样消瘦干枯,而是面色红润健康,当他笑着的时候,给人一种温暖。不过她真的记不得这位老人会是谁,于是她摇摇头。

    老人又说道:“十五年前,在平天城。”

    十五年前,李玲珑的脑海里飞快的旋转着,想着在十五年前在她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十五年前,李玲珑只有十岁的时候,那个时候她还是个流浪儿,她还没有被史眸远收养,还没有开始接受训练成为一个冷血的杀手。

    那个时候李玲珑虽然是孤儿,但是有一个一起乞讨的老奶奶和她作伴,虽然每天都不能吃饱,但对于一个孤儿来说,有家人的陪伴就是很幸福的事了,那个老奶奶陪了她好几年,直到老奶奶死去之后她才被史眸远收养。

    这么多年血海腥风里的生活,李玲珑早就忘记了小时候的事情,忘记了那个时候还有一个老奶奶,她不是亲人胜似亲人,陪她度过了自己的童年。

    她还记得和眼前这位老人相识的过程,那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冷,一直和她相依为命的老奶奶承受不了那寒冷的天气,得了风寒。

    这风寒之症虽是普通的病,但是人往往一沾染上了就很难好起来,更何况在那样恶劣的坏境当中呢。

    李玲珑看着老奶奶一天天的病情加重,到最后只能整天躺在破庙里面,着急害怕的不得了,她只有这唯一的亲人,她不知道如果老奶奶离开了这个世界她该怎么办。

    于是她壮着胆子跑到城里最富的地主家大门前去乞讨,她在大门口跪了一天都没有人理她,只有几个好心人施舍给她几个零星的铜板,但是这怎么够呢,她继续在门口跪着。

    可能是由于她跪的时间太长了,那个地主家的人觉得不太好看,就想驱赶着她走远,她看到有人过来怎么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呢,于是她死死的抓住来人的裤脚想让他发发善心。

    没有想到的是,因为她的这个举动地主家居然放了看门的狼狗来咬她,她当时看着那张大嘴巴的狼狗都要吓坏了,眼看这自己就要命丧于此了,眼前的这位老人恰好出现了。

    他似乎是地主家的贵客,看到这个情景连忙劝阻了,问清楚情况之后,还带着李玲珑回到她住的破庙之中。

    最后当然是老奶奶的病好了,她们还得到了一些碎银子。可惜的是当李玲珑想去找这位恩人道谢的时候恩人早就已经离开了平天城。

    今天,当眼前的老人提起十五年前的时候她才想起以前的事情来,原来她也有天真无邪的时候啊,难道这位老人是她在平天城认识的那位恩人吗。

    李玲珑又仔细的打量着他,隐隐约约在他的容貌上找回了一点记忆,她才惊喜的说道:“你就是融大夫,是吗?”

    “你果然还记得我。”融大夫满意的点点头,他笑着说道:“一别这么多年,当年的小丫头已经这么大了。”

    李玲珑先是微微一笑,然后急急忙忙的问道:“融大夫是你救了我吗,这么多年你去了哪里呢,你怎么会救到我了呢?”

    融大夫笑着说道:“慢慢来,你问这么多的问题,让我先回答哪一个呢。”

    李玲珑不好意思的笑笑,她赶紧把融大夫手上一直拿着的药材接着,放到院子里面的桌子上,然后又搬了一个凳子来说:“融大夫,您快坐。”

    融大夫点点头笑着坐了下来说道:“我也是凑巧看到有人受伤了躺在地上,过去一看才发现是你啊,话说我也是看了好久才确定你是当年的那个小丫头呢。”

    “呵呵,看来融大夫和我真是有缘,多年之前幸亏有您救了我一命,现在您又救了我一次啊。”李玲珑无限感慨的说道,她没有想到这世上的事情是这么奇妙,多年之前的救命恩人又救了她一次。

    “这也是你自己的运气啊。”融大夫摸着自己花白的胡须说道。

    “我救你的时候,你已经是去了半条性命了,再晚一会我也没有多大的把握能救你了,而且就算救活了,你能痊愈的机会也微乎其微啊。”融大夫想起了当时的情景,也感叹的说道。

    “融大夫,您治疗我的伤势的时候应该也发现了我身上还中了毒吧?”李玲珑问起这个一直让她很疑惑的问题,在被告知她的毒无药可解的时候她已经是不报任何希望了,没有想到现在还能有治好的一天。

    融大夫听到这个问题,他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是啊,也不知道是你是有了怎么样的经历,在你的体内我发现了好几种毒药,别的大夫可能是治疗不了,但是这毒遇到我也只有求饶的份了。”

    说完,他指着那些药材说道:“之前我给你找到的药材只是能够暂时缓解你的疼痛,但是你把这些我刚采来的药全部用完之后你身上的毒应该能全部解掉了。”

    “真的?”李玲珑喜出望外的说着,她都有点激动的热泪盈眶了,没有先前困扰着她的事情还有能够解决的一天。

    融大夫看着她笑着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身上的毒祛掉,不过这半年之内你都要待在这个山沟里面调息了。”

    李玲珑当然是答应了下来,不要说半年,就算是一年,只要能把她所中的毒解除,她都愿意啊。

    融大夫看着她的表情满意的点点头说:“那现在你还是进房间休息吧。”

    李玲珑听从了他的话帮他把那些药材收拾妥当之后就回到了休息的房间。

    融大夫看着她进入房间之后又坐起了自己的事情,他要研究这些药材的药性来制出最佳的治疗方案。

    看到这些药材他就想起了他的女儿融在夕,她也是个医术超绝的大夫。

    他家是医药世家,因此从小家里就让他往医术那上面发展,他也很早的表现了他的医学天赋,从此以后更是被家族人看做继承人,对他的教导更是严格了。

    如果一直是这样风灵大陆现在也许会有一个医术高深的大夫,但是绝对是不能达到他现在医术的深度的。

    在他十岁左右的时候,家族里面有一个叔叔因为误诊,在治的病人耽误了最好的治疗时间,去世了。这位病人家里的势力还特别大,对于这次时间一直是耿耿于怀。虽然说并不能让融大夫的家里家婆人亡,但是当融大夫成年之后,融家早就不复当时的盛况了,早就在这么多年仇人打压之中慢慢的败落了下来,融家也分了好几个小家。

    当融大夫成亲之后,为了家里的生计,融大夫弃医从商,做起了生意,家里的生活渐渐好转了起来,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融大夫的夫人在生孩子的难产了,孩子活了下来,大人却从此失去了呼吸。

    这件事发生之后,融大夫是非常的悔恨,他作为一个曾经的大夫居然救不了自己的夫人,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夫人就这样死去。因此他毅然的卖掉了家中的铺子,重新拿起了医书钻研起了医术。

    可能是从小受到父亲的熏陶,年纪小小的融在夕也很早的表现出了她的医学天分,融大夫对此很是高兴,他和女儿两个更加辛勤的学习医术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融大夫知道了在妖界之中有更多宝贵的医学资料之后,便变卖了家产,带着幼小的融在夕寻找去妖界的路。

    这其中的艰辛说起来恐怕是一天一夜也说不完啊,总之在经过了一段艰难的旅程之后融大夫和融在夕成功的到了妖界。

    很快,妖皇知道了他们的医术,就强硬着让他们留在妖界的皇宫,让他们做御医。

    看在那么多珍贵的医书和药材的份上,他们答应了,这一转眼也有好多年了。

    此刻在北阳城也有人担心着李玲珑的安危。

    “老爷,你说玲珑会去哪里了呢?”林缈烟坐在宇文青的身边说着,今天的天气很好,他们夫妻两个自从上次的刺杀事件之后,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出门了,更别说去酒楼了,就连现在他们也只是在后院里面坐着说说话。

    “我也是想不到她会去哪里啊,总不可能回到史眸远的府上吧,那不就是送死吗。”宇文青想起李玲珑的不辞而别心里也挺为她着急的。当时因为好不容易和林缈烟重聚,就没有注意到她的心情和状况,直到看到她的留书才知道她走了。

    林缈烟听了宇文青的话想起了前些日子的刺杀事件还心有余悸的说道:“这史眸远太可恨了,我们都远远离开了京城,他为什么还紧追不舍的呢。”

    “他现在是正当势啊,当然是要抹杀掉一切威胁他地位的存在。我与他争斗了这十几年,一直是我处于上风,现在他翻身了,自然是要对我这个失败者穷追不舍。这一段时间是平静了,不知道下一次的追杀会在哪一天到来啊。”宇文青叹息着,上一次刺杀他和林缈烟居然能全身而退一点伤都没有,只可惜了林缈烟的丫环小蝶,为了他们失去了性命。

    从离开京城到定居北阳城,小蝶一直是林缈烟的精神支柱,她怎么都没有料到小蝶有一天会因为她死去。

    自从上一次中了若离香的毒之后,宇文离月的身体虽然已经恢复了,但是还没有进行严谨的训练,今天她还在躺在美人榻上翻看着还没有看完的游记。

    怀亦在一旁伺候着,见她看的如此认真就转身取了一些糕点回来说:“皇小姐,要不要吃点点心再看呢。”

    “好啊,本小姐现在还真有点饿了呢。”宇文离月听了她的话,嬉皮笑脸的对她说道,这个怀亦真的是很贴心呢,有她在身边真的是什么事情都不愁,当然这里所说的是生活琐事,其他的事情例如训练,还是要她自己来完成哦。

    怀亦笑着把那几碟糕点摆放到美人榻前的小茶几上,还倒了一杯茶放在那里。

    宇文离月看着她的一系列动作完成之后,伸了一个懒腰就伸手拿起一个糕点尝了起来。

    她本来只是吃着玩玩,填饱肚子而已,但是没有想到这糕点一入口中进士绵香甜软,让她吃了一个还想吃第二个。

    “真好吃。”宇文离月不由的称赞着,好像在风灵大陆上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点心啊。

    “怀亦,这点心是什么做成的啊?”她忍不住问了起来,她都已经吃了三个了还没有腻,往常她吃到这样甜的点心一个就可以了。

    怀亦看着她右手所指的粉色糕点说道:“皇小姐,这是枣泥糕,今年的新鲜枣子做成的。”

    “枣泥糕,不会吧,它会这么好吃。”宇文离月怀疑的说道,她又咬了一口仔细分辨这确实有红枣的味道在里面,不过这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于是她又问道:“应该还有别的东西吧,我不相信就一个红枣能做出这么美味的糕点来。”

    “对,它里面还添加了别的东西。”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宇文离月的好奇的望向来者,原来是好久没有见到的三皇子。

    “是什么?”看到是他,宇文离月先是吃惊了一小会,接着问了起来。

    “是甜蜜果的果汁。”三皇子回答道。

    “甜蜜果?这个名字也太奇怪了吧。”

    三皇子看着宇文离月这样惊讶的表情,偷偷笑了一下接着说道:“这果实的名字来源于一个民间传说,你要不要听?”

    宇文离月连忙颔首道:“听,当然要听,我最喜欢听这些小故事了。”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妖界有一对青梅竹马的男女,他们自小感情就特别的好,等长大以后更是难分难舍,双方父母见他们的关系这样的亲密干脆就为他们订立了婚约。但是,等到了他们即将成亲的前几天,男孩和女孩的家都在一场水灾中灭亡了,只剩下他们两个。男孩为了他们将来的幸福,决定去外地做生意,女孩百般劝阻男孩还是下定了决心,于是女孩只好答应男孩的决定。在临走之前,女孩去深山里面采摘了许多野果让那男孩带上,希望他能永远记得家乡的一切,记住在家乡等待他回家的女孩。”三皇子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慢慢的说起了这个遥远的传说,怀亦也为他倒了一杯清茶。

    “男孩走了以后,女孩等的很辛苦很辛苦,很多人都劝女孩不要等了,女孩还是坚决着要等男孩回来,就算是一辈子也要等下去。就这样女孩一辈子都没有嫁人,守着他们以前的家一直在等着男孩回来,这一等还真的就等了一辈子。等女孩垂老的时候,男孩才回来了,他也老了,两个老人隔了几十年的光阴再见到面之后都是老泪纵横。当老人拿出当年女孩让他带上的野果之后,他们惊奇的发现那些野果居然还没有坏掉,还是当初的那个样子,连味道都是那样的甜。后来的人为了纪念那个女孩一辈子的等待命名那个野果为甜蜜果。”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下无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无爷并收藏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