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3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完结3

    妖皇进去之后就找了张椅子坐下,金若水寒看他这样也只好先把门关上,再坐到了妖皇的对面,她拿起桌上的茶壶给妖皇倒了一杯茶。舒睍莼璩

    “妖皇,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两个人面对面坐着,金若水寒问出了这句话,不是没有怀疑过的,虽然妖皇说过自己是很像他的一个妃子,可是看他的态度他对自己并不像是皇上对自己女人的态度啊,可能他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纪念吧。

    “当然知道,金若水寒,来自风灵大陆,你来妖界的目的应该是宇文离月。”妖皇很肯定的说着,他倒要看看她会怎么去说服自己。

    “既然你知道我是为什么来的,那你就让我见一见宇文离月。”金若水寒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妖皇听了她的话摇摇头说:“我是不可能让你见到她的。”

    虽然早就知道妖皇会这么说,但是金若水寒还是很失望,她还想着如果妖皇答应她这个要求,那总算自己又近了一步了。

    “那你就放我出宫!”她又说道。

    妖皇重重的放下手中的茶杯,目光冷峻的看着她说:“不可能!”

    “那你到底是想怎么样?”再怎么个性生来活泼胆大的金若水寒也被妖皇的态度弄的不知如何是好,这妖皇到底是让她留在妖冥宫里为什么呢,难道就为了她那一张脸吗?

    妖皇却没有再说话,只是目光深远的看着她,却又不是看她,金若水寒知道这是他又在通过她的脸看着别人了。她感到很挫败,她都在想她要不要把自己的脸划破呢,但是就怕妖皇不仅不会放她走,反而会更生气。更重要的是这只是想想而已,让她把自己的脸毁容她可不愿意啊。所以冰水若寒并不知道,她跟着妖皇回宫的事情已经在妖冥宫传开了,很快宫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新来的贵妃娘娘深的皇上宠爱,妖皇有意立她为后的消息。

    而冰水若寒却不知道,就因为这个谣言才给她招致了杀身之祸。

    这是一间很大的牢房,牢房里面几乎没有什么光线照进来,一整天都是灰蒙蒙的,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在这里只有些微弱的烛光在这里照明。牢房里面并不安静,有听到犯人小声的申银声,也有他们的叫骂声,更有哭泣声。

    几个狱卒凑在光线最明亮的地方喝着劣质的酒,对于他们来说每天的工作就是看管这些犯人,有时候还上去欺负一把,其他时间只有喝酒打发时间了。

    前几天牢房里面新送来一个犯人,那几个狱卒现在正谈论着他呢。

    “今天那家伙好像还没有醒啊?”一个个子高高,身材也像竹竿似的狱卒说着。

    “是啊,这家伙倒是硬气,只可惜到了这里再硬气也没有用。”一个满脸横肉的狱卒说着,他一边说还一边啧啧叹息着。

    “再硬气的家伙,到这牢里不是更受欺负吗,而且统领夫人亲自来行刑,他也算是倒霉的了。”一个个子最矮的狱卒也说着,不过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的声音低了下来,怕隔墙有耳。

    那个高个子的狱卒听他这么一说也点点头补充道:“听说他跑到了大公主的寝宫,这不是自讨苦吃吗,大公主那个女人哪是一般人啊,靠近她一点你就要担心你有没有被害了。”

    “大公主的巫术向来诡异可怕,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大了不出嫁,还待在皇宫之中,哪个男人愿意娶这样的女人啊!”那个矮个子的狱卒说着。

    别的狱卒正准备也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他们听到有脚步声音传来便停下想说的话,而是开口说道:“快别说了,有人来了。”

    其他的狱卒也不像刚才那样凑在一起,而是分散了点距离,等着脚步声走近。

    他们猜来人应该是统领夫人,最近她每天都来这里报道,很是准时。

    果然,等来人已经走到这里的时候,他们看到的一个戴着面纱的贵妇人领着一个水灵灵的丫环到了这里。

    “参见统领夫人。”那几个狱卒说道。

    那贵妇人只是傲然的点了下头,就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在她走向的地方,有一个很大的十字架,上面绑着一个人,那人已经被折磨了好几天,身上原本穿的衣服这个时候已经是破破烂烂,像布条一样挂在他的身上,外露的肌肤上都是伤痕,有鞭痕,还有烙痕。现在那人正垂着头,似乎在沉睡着没有醒来。

    “用水把他给泼醒!”南宫飞红看着眼前的一切冷然的下着命令。

    很快,有狱卒提着一桶水走了过来,在南宫飞红的示意下全部泼在犯人的身上,只是犯人并没有醒。

    “再泼,一直泼到醒为止!”南宫飞红甚至让丫环搬了长椅子让她坐着,她坐在椅子上发号施令。

    狱卒听了她这句命令也只好照做,又提了好几桶水来泼着犯人,一直泼了三四桶犯人才清醒过来。

    自从那一次她得知眼前这个犯人是与宇文离月是相识之后,心里有了计划想要把这个犯人要到手亲自处置。

    那天晚上在欧阳瑞天回来之前,南宫飞红让其他侍女都退下了,她准备打扮的特别一番来让欧阳瑞天满意,进而能答应她的要求。

    虽然她现在容貌被毁,但是她的身材还是不错的,于是她打算在这上面入手。

    她里面之穿了一件大红色抹胸和大红色的水裤,外面也只罩着一件黑色的薄纱,根本遮不住一点惷光,反而显得更加诱人了,只是可惜的是那铜镜中勾人魂魄的身体却有着一张不堪入目的脸,让她只能用面纱遮住。

    欧阳瑞天一回到房间的时候果然是很吃惊,他先是对南宫飞红出现在房间里面,而不是美貌的侍女在等他感到生气,但是当他看到她特意穿出来的衣服的时候那股气也消了,嘴角甚至还现出一丝邪笑来。

    “娘子,今天你怎么来了?”

    “夫君,最近夫君冷落飞红,飞红好想夫君啊!”

    欧阳瑞天想想南宫飞红的容貌虽然不让他满意,但是她的身体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在自己折磨她的时候她会配合他的举动大叫着,而不会像那些侍女只会害怕,死鱼一样的任他动作,这么多天没有享用她,他还确实有些想呢。

    于是,欧阳瑞天便对她说道:“那践人还等什么呢,快来伺候本公子更衣啊!”

    南宫飞红忍住逃跑的冲动跪在地上为欧阳瑞天解衣,在她和欧阳瑞天新婚之夜后,欧阳瑞天在床底之间总称她为“践人”,并对她像主人对待奴隶一样,只有在外人面前他才会给她一个夫君对娘子的关怀。如果不是为了报复宇文离月,她是绝对不会再把自己送到眼前这个人的手上。

    欧阳瑞天的衣服一解开之后,他就迫不及待的抱着南宫飞红到了大□□,三两下撕去她的衣服,将那个小柜子拉开说:“践人,你说今晚本公子该用什么工具?”

    “随夫君喜欢就好。”南宫飞红很艰难的说出这句话,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忍耐下去,一切都是为了报仇。

    那夜之后南宫飞红就提出要把大牢里面的那个犯人交给她处置,心满意足的欧阳瑞天很轻松的答应了。

    想想自己忍受的屈辱,南宫飞红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折磨眼前的这个人。

    林吟风被一bobo冷水浇醒,他的知觉一恢复,他就感到自己的全身都剧烈的疼痛着,这种痛让他集中精神都颇为困难。

    睁开双眼,看到眼前的情景他才想起自己现在是身在妖界的大牢之中。

    自从那一晚因为不够小心轻敌被抓之后,林吟风就被送到这个大牢里面,刚进大牢之后他并不受重视,也许是因为暗中偷偷闯入妖冥宫的人并不稀奇,所以只是把他押进牢房里面待审。

    但是自从眼前的这个女人来到牢房之后他的噩梦就来临了。

    这个女人看起来没有什么危害性,心却毒的厉害,从最开始她就要狱卒鞭打他,从早打到晚,直到她走她才会叫停,昨天的时候还让人在自己的身上烙了几个伤疤,这一切只是因为她恨宇文离月。

    其实在最初南宫飞红知道有这么一个犯人之后,开始并不在意,只是好奇的想去看看是谁居然闯进了妖冥宫。

    当从押着犯人来的宫中守卫说这犯人不是妖界的人,他进宫的时候还打听着妖界少主的位置,她的心里就活□□起来。

    不是妖界的人,要知道妖界少主的消息,难道会是认识宇文离月的人?

    作为把宇文离月当做自己一生仇人的南宫飞红来说,与宇文离月有关系的犯人她都感兴趣。

    于是当她来到林风吟面前看到这犯人有着一张俊美的脸庞之后更加的生气了,宇文离月有了这么一个男人还不够,还来招惹她的三皇子哥哥,现在更是害她落到这样的地步,这个仇现在可以提前报一部分了。

    “呵呵,你今天醒的好慢,叫我浪费了好些水啊!”南宫飞红冷冷的说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林吟风

    林吟风并不把她当做一回事,经过这几天的折磨他早就明白眼前这女人有着一颗毒蛇的心,他低着头一直都不说话,他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只是可惜着在他死前他不能见到宇文离月一面。

    对于他这样的态度,南宫飞红自然是很生气的,她先是“哼”的一声然后对离她最近的一个狱卒说:“鞭子拿来,快点!”

    那个狱卒把鞭子递给她之后,她就一把抓着往林吟风的身上挥去,鞭子打在林吟风的身上,让他本来就伤痕累累的身体上又增添了新的伤痕。

    鞭打了一会儿,南宫飞红的手都有些酸了,她气冲冲的鞭子摔倒了地上,看着一下都不求饶的林吟风很是生气,这个人让她很有挫败感,折磨了他这几天他居然一次都没有求绕过。

    “今天不准他吃饭!”南宫飞红丢下了这句话就走了。

    南宫飞红走出牢房之后并没有急着回到欧阳府,她的一名陪嫁丫环怀孕了,已经有一个月了,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她的心情很是复杂,她即高兴自己手中又将有一张王牌,又有些对于自己不能怀孕感到失落。虽然她并不喜欢欧阳瑞天,也不想生他的孩子,但这愿意生和不能生又是两回事了。作为一个女人,她也想有一个孩子,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孩子,别人的孩子对于她只有利用的作用,并不会让她有疼爱之心的。

    她一个人落寞的找了一张石凳坐下,丫环早就被她遣走了,现在这附近只有她一个人。

    就在她郁郁寡欢的时候,她看到了远远走过来的六十三。

    “六十三,你站住!”

    “六十三,你这么急匆匆的是要去哪里?”南宫飞红几步走到他的身边很亲热的问着。

    “回统领夫人,六十三这是要出门执行任务。”六十三看到是她也很头疼,他不明白这个统领夫人总是缠着他,他只好随便找个借口搪塞与她。

    “这天还没有黑呢,六十三何必这么急着走,陪我聊聊天吧,我一个人寂寞的很。”南宫飞红伸手想拉着他的手臂,却被他上前一步逃掉了。

    就算六十三现在已经慢慢懂了人情世故了,面对这样一个整天想着如何勾搭他的女人也毫无办法,毕竟她是自己的上司夫人,打不得也骂不得,告诉统领更是要不得的,只好每天想着法子躲着她。

    “对不起统领夫人,妖皇下了一个紧急任务让六十三尽快完成,六十三现在真的很急于完成这个任务。”

    见六十三已经搬出了妖皇这个挡箭牌,南宫飞红再是胆子大爷只好不情愿的放他走了,只是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她心里的火气更加旺盛了。

    同一时间妖界三皇子的书房里面,三皇子正在看着密信,密信里面说着妖皇在月圆之夜去看了那新来的宠妃。

    妖冥宫新来的一个妃子三皇子早就知道了,他在后宫之中早就埋下了几个眼线,有什么消息他都能最新知道。

    新来的那个宠妃,三皇子知道她是妖皇从宫外带进来的,那女子刚进宫的时候全身昏迷,好像是受了伤,妖皇并没有去看她,就算她伤好之后眼线给他的报告也是妖皇并没有常去看那妃子,所以在最开始他并不看重这件事情,认为那妃子受宠的消息也只是宫中之人添油加醋的说法,毕竟妖皇已经好些年没有纳妃了。

    但是今天收到的这封密信让他很是吃惊,他这才怀疑其自己先前的判断。密信上说的是这新来的妃子容貌与已经故去的皇后面容很是相像,这也是妖皇为什么会封她为妃,而且妖皇连前几天月圆的时候都去看这新来的妃子去了,两人还在屋里待了一夜。

    这一夜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用猜想三皇子就知道了,这两个人不可能一整夜都在聊天吧,这告诉谁谁都不信啊。

    三皇子的母妃晴妃现在在宫中品级最高,虽然现在妖皇已经不去临幸她,但是多年的积累和晴妃娘家的地位让晴妃在后宫之中还是占着上风,更因为她还有一个优秀的皇子。

    在宇文离月还没有成为妖界的少主之前,三皇子就是隐形少主了,妖皇的前两位皇子都为妖皇不喜,在宫中也没有什么地位,更别提在百官中心目中的地位了,其他的皇子年纪都稍微幼小,虽然说妖皇现在还正当壮年,等他传位那些年纪小的皇子也长大了,但就这目前的形势来说还是三皇子最有可能,只是宇文离月一来这一切全部发生了变化。

    如果说三皇子从来没有想过皇位的事情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他也想过等妖皇推位之后这皇位会不会是他继承,而他从小学些的各种技能,经历过的各种培训也让他对于继承皇位之事把握比较大的,只是来了个宇文离月。

    宇文离月把他多年来的计划都打乱了,他现在已经是完全摸不准妖皇的心思了,这后宫突然又来了个宠妃,三皇子更加是疑惑重重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三皇子决定亲自去探一探这个新来妃子的底。

    三皇子来到金若水寒那边的时候金若水寒正在和晶儿聊着天,金若水寒每天无所事事,她的武功又没有恢复,只能无聊的和晶儿说说话打发时间。

    “奴婢参见三皇子殿下!”看到三皇子来了,晶儿连忙行礼。

    三皇子点点头就看着对他抱有好奇目光的金若水寒说:“你就是父皇新纳的妃子?”

    “你是三皇子?”金若水寒好奇的问着,眼前的人确实与妖皇很像,特别是那一双眼睛,都是带着很强的攻击性。

    “是的。”三皇子在金若水寒的对面坐下,晶儿去给他倒了一杯茶。

    “你们妖冥宫是不是有一个少主?”金若水寒试探的问着。

    “对,你与她认识?”三皇子眼光一变。

    金若水寒“呵呵”掩饰着的一笑,才说道:“我怎么可能认识她呢,只是对一个女子能做少主感到好奇而已,挺想见见她的,只是不知道她的寝宫在什么地方,不然我早去拜访她了。”

    “她确实是不简单,只是她每日都忙着训练,恐怕是没有时间见你的。”

    金若水寒对他的话有些失望,当然原本她也没有报多大的希望罢了,至少现在知道离月确实是在这妖冥宫中,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就已经够了。

    在金若水寒这里坐了一会儿三皇子就走了,金若水寒很是不解,怎么就喝了一杯茶就走了呢,难道是专门来她这喝茶的?

    她是不知道三皇子现在的心里掀起了滔天大浪,在金若水寒刚刚问他宇文离月的事情他就已经有点怀疑了,而在他感受到金若水寒身上不带一丝妖气之后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女人一定是从风灵大陆来的,而且是为了宇文离月而来,这条消息他该如何去利用呢。

    南宫飞红这些天一直在和六十三套着近乎,却是屡次屡败。南宫飞红有的时候真的是要被气急了但也没有办法,她还没有那个资格去惩罚妖皇的死士,但是想想在大牢里面的那个人,今天她还没有去折磨他呢。

    宇文离月,哼哼,她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她的人会落到她南宫飞红的手里吧,如果以前宇文离月若是对她好一点她现在也不会折磨那个男人。可惜啊,就算现在宇文离月如何求她,她都不会放过大牢里面的人的,不然可对不起她在欧阳瑞天那里受到的屈辱。

    “你也真是可悲,你来妖冥宫是来找宇文离月的吧,但是宇文离月早就把你抛到脑后了,她已经有了新欢了!”大牢里面,南宫飞红鞭打了林吟风一阵之后累了休息一下,在休息的间隙对林吟风这样说着。

    “你不难过吗,你一心想着的女人找到了别的靠山!”南宫飞红看他不说话又加重了语气说道。

    “我只相信我亲眼看到的。”林吟风虽然是开口说话了,但这话让南宫飞红一点都不愉快,她先是用鞭子又打了他一次,接着说道:“那我亲眼看见的还有假,宇文离月现在攀上了妖界的三皇子,两个人几乎每天都在一起,我已经看到好几次了。”

    南宫飞红想起自己看到的那几次就怒火汹涌着,她的仇人天天都过的如此快活,她却要和那个BT生活在一起,她怎么能不记恨呢。

    林吟风从这句话里面听出了南宫飞红的嫉妒,他看着南宫飞红那张被面具遮住的脸说:“恐怕是你缠着妖界的三皇子,他却对你不屑一顾,你才记恨离月,捏造传言吧。”

    虽然南宫飞红喜欢三皇子是以前的事情,但林吟风的这句话还是让她想起最近她追着六十三,六十三却从来对她没有过好脸色的事情。而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她怒火到了极点,只听林吟风说:“你整天戴着个面具一定是长的很难看吧,所以三皇子不喜欢你吧。也是的,你本来就面目不出众,脾气还这么差,人这么狠毒三皇子怎么会喜欢你呢?”

    “打,给我狠狠的打!”南宫飞红对着站着的几个狱卒下着命令,那几个被吓到的狱卒只好哆哆嗦嗦的拿着鞭子打着林吟风,但是她还不满意,她看着林吟风那么低着头绑在十字架上,想着他嘲笑自己的话语,心里怎么也不能平静。

    “哼,你要怪,就怪你认识宇文离月吧。”南宫飞红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又招来一个狱卒说:“再找几个人过来,我要把他削成人棍!”

    那个狱卒听了她的话心里大吃一惊,他不会想到这个统领夫人居然会这么狠毒,他迟疑的不知道该不该马上去,就听她对自己大骂着:“你还不快去,难道你也要受这刑罚吗?”

    这句话立马就让那狱卒吓的一哆嗦,连忙离开去拿刑具了。

    “啊!”本来好好做着训练的宇文离月突然感觉到脑中一疼,受不住的大声叫了一下。

    “离月,你怎么了?”慕容夏沫走近,看着她说。

    “没事,就是突然有点不舒服。”刚刚那种疼痛的感觉转眼就逝去了,快的让宇文离月以为会是错觉。

    “嗯,那还能继续训练吗?”

    宇文离月笑笑,对她说道:“当然可以了。”

    慕容夏沫这才点点头又走到一边看着她继续训练着。

    训练完之后,慕容夏沫坐在宇文离月的身边说道:“离月,你现在是有什么烦心事吗,虽然你每天训练并没有初差错,但是我看的出来你心情并不好。”

    喝着水的宇文离月听完她说的话心里想着她确实是有烦恼的事情,而且这件也是很难解决的,但是告诉慕容夏沫有什么用呢,先不说她帮不帮的了,恐怕就算她帮的了她也是不会帮这么忙吧,于是她敷衍着说:“没有什么,只是有点想我的亲人了。”

    慕容夏沫就算是不相信她的话也只能选择相信了,她说:“既然了你现在是妖界的少主,选择继承妖界,那你就要舍小家为大家了。”

    宇文离月在心里吐槽着:她这可是逼上梁山的啊,如果按照她本人的意愿,她才不会离开自己的家,离开风灵大陆的,嘴上却是说着:“夏沫,这个我当然知道了,但是想想家总该可以的吧。”

    慕容能夏沫只是看着她不说话,宇文离月看她这样也只好无奈的笑了笑。

    “怎么?不相信啊?”宇文离月调笑道,现在她和慕容夏沫也算是很熟识的朋友了,所以她经常会跟慕容夏沫开开玩笑,而且自己现在心情不好,找个人说说话也是好的,要不然老是有事情憋在自己的心里这样也不太好。

    “哪有不信啊。”慕容夏沫笑道,“只是觉得离月你有点奇怪,最近这阵子倒是很频繁的想家呢。”

    言下之意其实就是知道宇文离月所谓的想家不是真的想家,而是有别的心事罢了。

    宇文离月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毕竟离开家太久了,也未免很担心啊。”

    慕容夏沫有些不解的看着宇文离月,在她看来,宇文离月现在在妖界过的好好的,虽然说妖界对于她来说,很陌生,但是妖皇他们都对宇文离月礼遇有加,反倒是她风灵大陆的那个父母,从她到妖界以来都没有派人来找过他,所以慕容夏沫还是有些不太喜欢宇文离月想家的,毕竟妖皇对宇文离月的好她一个外人都是看在眼里的,更何况还有三皇子,他可是妖界最受宠爱的三皇子,对宇文离月简直好的不得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宇文离月还想家,慕容夏沫就觉得她有些不识好歹。

    “离月,不是我说你。”慕容夏沫说道,“你既然已经来到了妖界,就要把风灵大陆那边给忘了吧,反正你已经打算继承妖界了,风灵大陆那边就跟你没有关系了啊。”

    听到慕容夏沫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宇文离月牵起一抹苦笑说道:“夏沫,你不是我,又怎么会明白我的心情呢。”

    虽然她不是真正的宇文离月,但是当初在风灵大陆的时候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而她也是真的,那些感情不是假的,宇文青和林缈烟的宠溺和慈爱,宇文温初那种像大哥哥一般的温柔疼爱,还有邪魅的帝云天那种嚣张,林吟风的温柔体贴,还有……和风非然之间那种若有似无的情愫,这些都是她自己内心宝贵的回忆,虽然自己来到了妖界但是回忆又是怎么能说丢就丢的呢?

    再说,她来到妖界不就是为了拯救风灵大陆吗?不是为了荣华也不是为了富贵,更不是为了至高无上的权利,她只是单纯的不想看到风灵大陆受到自己的拖累而已。尤其是宇文青一家,她不想因为她的问题害了宇文青一家,所以她才会放弃了家人和朋友来到了妖界,如果可以让她选择的话,她宁愿不要当这个妖界的少主,宁愿不要妖皇的器重和重视,只求可以跟家人在一起,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

    想到自己心爱的人,宇文离月的心思就不由自主的又转到了风非然的身上,也不知道他们几个怎么样了?在妖界有没有遇到危险?最近已经很少打听到他们的消息了。

    这个时候的宇文离月还不知道,风非然和帝云天他们已经四分五裂了,更没有想到,她一直想要找的人其实就在离她很近的位置。

    一个就是冰水若寒,她跟宇文离月一样都被囚禁在了妖冥宫里头,另一个就是林吟风,他现在已经落在了南宫飞红的手里,现在南宫飞红是个不亚于欧阳瑞天的BT,林吟风的日子又怎么会好过,几乎每天都被折磨的死去活来。

    可是,这些宇文离月又怎么知道呢?她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的心一阵阵的抽痛,这种感觉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自从来到妖界之后,她上一次觉得心神不宁是因为宇文宗王府被人一把火烧掉了,所以宇文离月才会有所察觉,那么这次又是因为谁呢?

    宇文离月摸着自己的胸口想到,这种感觉已经很久不见了,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她的脑海里猛的窜过一个不详的预感,难道是风非然他们出了什么事情?

    可是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什么她在这里都得不到任何的消息呢?

    如果风非然他们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在妖冥宫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的才对,可是她从来没有听过任何风声。

    还是说……宇文离月在心里想到,难道是他们故意瞒着她的么?毕竟风非然他们是从风灵大陆来的,是妖界的敌人,妖皇说不定巴不得赶紧抓住他们,如果真的抓住了风非然他们妖皇一定会多加利用的,这等于是掌握了风灵大陆的命脉所在,尤其是风非然,他是风灵大陆最受其中的皇子,妖皇一定会想尽办法去打听风非然的下落和行踪,知道风非然和帝云天来到这里之后,难道妖皇会轻易放过他们吗?

    难道自己刚刚的一阵心脏抽痛的确是一股不祥的预兆?风非然他们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宇文离月越想越担心,几乎要夺门而逃去问妖皇这件事情!

    不行!我要冷静!宇文离月在心里说道,自己一定要冷静,不能先自己乱了阵脚,毕竟妖皇前几日也只是说有几个风灵大陆来的人类闯进了妖界,并没有说是风非然他们,如果自己贸贸然的去考证风非然他们的下落,妖皇一定会知道风非然他们来到了妖界。那这样的话,也许妖皇之前并不知道风非然来到了妖界,自己这一问的话妖皇也就知道了,反倒让妖皇得了先机,想到这里,宇文离月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紧张的心情,自己一定不能让妖皇看出破绽,风非然他们也许并没有发生什么危险,也许是自己杞人忧天了,只有这样,宇文离月才能静心去考虑如何旁敲侧击的打听风非然他们的下落,毕竟风非然他们的下落是不能说的秘密,自己现在就是要跟妖皇一起比耐心,看谁先耐不住性子说出试探对方所知道的消息,自己不能先乱了阵脚,让妖皇取得先机。

    这样想着,宇文离月就慢慢的平静下来,而慕容夏沫在旁边看着宇文离月一会晴一会暗的脸色,暗暗的皱了皱眉,难道离月还没有放弃对风灵大陆的牵挂?在她一个妖界的人眼里,她根本不明白宇文离月一个妖界的少主对于风灵大陆的眷恋有什么意思。宇文离月是妖界的少主,只要有朝一日继承了妖界,号令众妖一定比她在风灵大陆要过的风光,要来的舒服,而现在,妖皇又对宇文离月青睐有加,几乎是把她当做继承人一样来培养,在慕容夏沫的眼里,这样就是殊荣了,可是宇文离月却好像不领情的样子,一直牵挂着她在风灵大陆的朋友和家庭,这种妇人之仁的心里是一个妖界的继承人不需要有的,所有慕容夏沫每当听见宇文离月说想家的时候,都很想呵斥她,告诉她这样是不对的,可是对方是妖界的少主,是妖皇陛下钦点的继承人,那么她只能尊敬和服从她的命令,虽然宇文离月没有妖界继承人的架子,可是从小就对阶级观念看的很重的慕容夏沫却不容许自己犯一点点的错误。

    “慕容将军……”正当慕容夏沫在想如何安慰宇文离月的时候,突然听到对方小心翼翼的声音。

    “怎么了?”慕容夏沫从冥想中回神,看向宇文离月漂亮的面孔,“有什么事?”

    宇文离月想了想,还是没有办法放弃对风非然他们的担心,但是自己却不能去问别人,不问的话,自己的心里又像是揣了几只兔子,七上八下的,所以她只能试探的问经常陪在自己身边的慕容夏沫,即使不能探听到消息,那么她也需要找个人聊聊天,再这样让自己胡思乱想下去,她就快要疯了。

    “最近妖冥宫里有什么新闻吗?”宇文离月想来想去还是想了这么一个比较安全的开场白,这样既能打听出消息又不会显得自己别有用心的八卦。

    慕容夏沫想了想说道:“没有。现在宫里最大的红人就是那个神秘娘娘。”“神秘娘娘?”宇文离月露出疑惑的眼神,“什么神秘娘娘?”“你忘了?”慕容夏沫说道,“就是前几天那个被妖皇宠爱的无法无天的新来的贵妃娘娘呗。”

    “哦。你说她啊。”宇文离月不感兴趣的说道,“怎么?妖皇现在还很宠爱她么?”

    慕容夏沫回答道:“岂止是宠爱,简直是到了宠爱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了,前一阵子我还听说,妖皇还亲自带这个贵妃娘娘出宫逛逛呢,这妖界有什么好逛的啊,还不是那个新娘娘出的幺蛾子,非要出去体验妖界的风情,可是妖皇呢,二话不说,丢下自己手里的政务就跟那个新娘娘出宫了,你说受不受宠?”

    其实慕容夏沫的这些话倒是真的冤枉冰水若寒了,毕竟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他们统统不知道,而知道的又都是宫里出来的谣言,所以一传十十传百大家也都把谣言当真了,如果他们知道那日的真相的话,恐怕会忍不住跌破眼镜。

    毕竟那天非要闹着要出门的,不是新来的贵妃娘娘冰水若寒,而是他们认为一向都冷冰冰的妖皇陛下,可是这种真相就算是说出来恐怕也没有人相信吧。那个一向无情无爱的妖皇陛下会带着女人出宫?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就连最受宠的三皇子都很少有机会跟在妖皇的身边出宫,更何况是一个女人,所以在冰水若寒和妖皇出宫回来之后,他们宁愿相信是冰水若寒在妖皇的耳朵边上吹了枕边风,也拒绝相信是妖皇跟在一个女人的屁股后面追。

    “想不到那个新娘娘还挺有本事的。”宇文离月恹恹的说道,对于那个神秘的新来的贵妃娘娘她的兴趣并不大,毕竟在她的眼里,对方就是一个以色事人的女子罢了,所以听到慕容夏沫提起这个话题,她也就没了继续打听的兴趣。

    “可不是。”慕容夏沫倒是对这个八卦话题很热衷,很快就打开了话匣子,“不过也不知道这个新来的贵妃娘娘长什么样子,能把皇帝迷的这么神魂颠倒的,离月,你说你跟她比起来到底谁更漂亮一点?”

    在慕容夏沫的眼里,宇文离月的长相是很出挑的,大大的杏眼和小巧的鼻梁,还有一副匀称的鹅蛋脸,更让人着迷的是她身上的一股气质,永远都是那么淡淡的,就像是一株空谷幽兰,让人忍不住沉迷其中,慕容夏沫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了,可是至少在整个妖界,她很难找出跟宇文离月一样倾国倾城的人儿,所以在听到新的贵妃娘娘是如何受宠如何风光的时候,他忍不住在心里把两人悄悄的比较了一番,可是宫里的人除了妖灵殿的下人见过这位神秘娘娘之外,他们这些外人都没有见过。

    所以即使是想比较,慕容夏沫也没有办法比较出个结果来。

    “谁知道呢。也许是对方比较漂亮吧,毕竟能让妖皇陛下看在眼里的肯定不会是丑八怪,一定会是大美人。”

    宇文离月淡淡的说道,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那位她以为长的很漂亮的神秘娘娘就是自己的好朋友冰水若寒。

    “我觉得离月你就长的很漂亮,很难想象比你漂亮的女子会是什么样子的。”慕容夏沫说道。

    听到对方的夸奖,宇文净有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说道:“慕容将军你就不要取笑我了。”

    “这怎么能是取笑呢,这是实话啊。”慕容夏沫说道,“比你离月还要漂亮的女子,那那位神秘的贵妃娘娘一定容貌不俗。”

    听到这里,宇文离月才觉得奇怪起来:“怎么?慕容将军,你没有见过这位新来的神秘贵妃娘娘吗?”

    慕容夏沫说道:“你以为贵妃娘娘我们那么容易见到啊。先不说这位娘娘的受宠程度,让我们这些人都见不到,就说是那位新娘娘的性格,听下人们说都是新娘娘似乎很害羞,几乎足不出户,来到妖界这么久了,连妖灵殿的大门都没怎么出过呢。”

    而这个时候,正在翘着二郎腿大大咧咧的吃芙蓉酥的冰水若寒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她好奇的四处张望了一下自然自语的说道:“谁?是谁在说我。”

    “这么神秘?”听到慕容夏沫的话,宇文离月才真的对这位神秘贵妃娘娘好奇起来,毕竟在她的印象里,那种以色事人的女人一般都是张扬拨扈的主,一朝得宠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可是这位贵妃娘娘,听慕容夏沫的意思倒是低调的可以,这让她凭空生出许多好感了,也许,这位新来的贵妃娘娘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低俗吧。

    “是啊。基本都不怎么出门呢,低调的可以。现在宫里的人都在传这位神秘娘娘呢。”

    “传什么?”宇文离月好奇的问道。

    慕容夏沫压低声音声音说道:“听宫里的几个下人说的,说这位新娘娘不是妖界的人。”

    宇文离月的心突突的跳的飞快,她结结巴巴的问道:“不是妖界的人?那是哪里的人?”

    难道真的让她给猜中了。帝云天他们混了进来?他们已经到了妖冥宫?那为什么不来找自己呢?那妖灵殿里面住的人又是谁?

    宇文离月只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似乎有要跳出胸腔的冲动。

    “慕容将军,你快告诉我啊。”

    慕容夏沫奇怪的看她一眼,刚刚提到这位神秘贵妃娘娘的时候宇文离月还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怎么现在又一副很想知道的样子,不过难得有一件宇文离月感兴趣的事情,自己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其实也不是说不是妖界的人。”慕容夏沫说道,“下人都说这个神秘娘娘的家世并不如其他娘娘的家世显赫,好像是穷苦人家出身,穿衣打扮都不像是富家子弟,所以他们猜测这位新娘娘也许就是一个平头百姓,连一点妖力都没有的普通人,当然不算是妖界的人了,这可是跟皇上选妃的标准差太多了。”

    对于慕容夏沫这样的回答,宇文离月失望的低下了头,她怎么会异想天开的以为风非然他们混进了妖界呢,毕竟妖界也不是那么好混的,而她在妖界呆了这么久,还没有把妖界给完全了解通透,更何况是从风灵大陆来的风非然他们呢,只怕他们在妖界能够求的自保就很好了,毕竟妖界真的不是一般人类能够进来的,尤其是妖皇的强大,已经到了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就宇文离月在妖界呆的这些时间看来,她认为妖皇的妖力深不可测,就连她这个妖界的继承人都没有把握完全打败妖皇,更何况风非然他们还完全不知道妖皇的实力,再加上妖界到处都有妖皇的耳目,要知道一个人的下落太简单了,难的是他们这些被囚禁在妖冥宫的人,根本没有办法跟风非然他们取得联络。

    “大概,这位新娘娘是个普通人吧,所以才会这么低调。”宇文离月有些无聊的结束了话题,摆出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看来她从慕容夏沫那里是得不到什么消息呢,剩下的只能自己想办法了,目前来说,只能祈祷风非然他们是安全的。

    但是他们真的是安全的么?宇文离月忍不住在心里想到,可是越想发现自己就越担心,心里也就越乱,她害怕被慕容夏沫看出什么来,只能佯装平静的说道:“我休息够了,要不然我们再训练一会?”“好!”慕容夏沫说道,“难得你这么有兴致,我们就在练一会。”

    宇文离月点点头,拿着弓箭走进了训练场地,她因为记挂着风非然他们的安慰,所以连射了好几箭都失去了准头,这让宇文离月的心里有些着急,可是越着急她的动作就越乱,越乱就越是射不准,很快宇文离月就气急败坏的放下了弓箭。

    “还是休息一下吧。”慕容夏沫也看到了她心不在焉的状态,于是开口制止她道。

    “对不起。”宇文离月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回他身边,“不知道怎么了,心里老是有些不平静。”

    慕容夏沫淡淡的说道:“你不是心情不平静,而是心里有心事,射箭最重要的就是静心,你连最基本的静心都做不到,怎么能瞄的准靶心呢。”

    宇文离月也知道慕容夏沫说的有道理,可是她始终没有办法让自己平心静气的训练,刚刚跟慕容夏沫交谈了一番,没有打消她心底的担心,反倒让她担心的情绪越来越强烈了,而她为了转移注意力,就想要通过训练来转移,结果却发现根本没有用,她的心静不下来。

    “对不起……”宇文离月只能有些愧疚的说道,慕容夏沫尽心尽意的教她,她竟然还是如此的表现,自己也觉得很对不起对方。所以只能无奈的道歉。

    “你有心事?”慕容夏沫又问了一遍她之前的问题。

    宇文离月知道自己怎么也瞒不过这个精明的慕容将军就无奈的点点头。

    慕容夏沫倒是没有太大的表情,只是淡淡的说道:“离月,我知道你在心里担心你在风灵大陆的父母和朋友,可是你要知道,是你自己选择来妖界的,那么就要放开一切,这样你才能强大起来,也许你还有机会可以回到风灵大陆,要知道,你的表现也决定了你在妖界的去留和风灵大陆那边家人的安全,你也不想因为你自己拖累他们,是吗?”

    宇文离月点点头说道:“是的。我不想连累他们。”

    “那么你更应该努力了。”慕容夏沫说道,“要知道,你的身上不只是背负着妖皇的希望,更是背负着风灵大陆的希望,如果你自己都对自己没有信心的话,那么他们要怎么办?”

    宇文离月没有想到慕容夏沫会安慰她,毕竟两个人的立场不同,而慕容夏沫又是妖皇很器重的大将军,现在更是却把她当做一个朋友一样来聊天鼓励她,这让宇文离月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也很感激对方。

    “谢谢你,慕容将军,我知道了。”慕容夏沫点点头,说道:“我看你今天也没有什么心情训练,不如就提前结束吧。你早点休息。”

    “不要。”听到慕容夏沫的一番分析之后,宇文离月也感觉到了自己肩膀上的责任重大,她知道自己现在还有很多的不足之处,而刚刚慕容夏沫也说了,她应该努力提高自己才能成功的回到风灵大陆,如果风非然他们来到妖界的话,只有自己足够强大那么才能保护他们。

    一想到这里,宇文离月又重拾信心,努力的拉开弓箭,瞄准了靶心,松开了弓弦,砰的一声,正中靶心。

    “好!!”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接着又想起一阵霹雳巴拉的鼓掌声。

    宇文离月一看,原来是妖界的三皇子正站在身后笑米米的看着她。

    “你怎么来了?”宇文离月放下弓箭,对着三皇子问道。

    “属下参见三皇子。”慕容夏沫赶紧站起身来请安。

    “起来吧。”三皇子淡淡的说道,又对宇文离月说道,“我是过来看看你练习的怎么样了。”

    宇文离月兴奋的问道:“那我练习的怎么样了?”

    三皇子想了想说道:“不错,恐怕很快就要超过我了。”

    宇文离月立刻兴奋起来,拉着三皇子就要跟他鄙视,不过三皇子并没有她兴致高,只是拉着宇文离月在旁边的石桌旁坐了下来。

    “怎么了?”宇文离月奇怪的问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今天的三皇子有些怪怪的。

    “没什么。”三皇子这才发现宇文离月探究的目光,立刻强笑道,“只是想过来跟你聊聊天。”

    “哦。”宇文离月在她身边坐下,用手压着自己的腮帮子说道,“那聊吧。你要聊什么?”

    三皇子想了想,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就聊聊你在风灵大陆的生活吧。”

    宇文离月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三皇子从来都没有在她的面前问过他在风灵大陆的事情,在整个妖界的人的态度就好像是自己应该属于这里一样,好像风灵大陆对他们来说都是很陌生的存在,可是离月知道,风灵大陆不是陌生的存在,而是真的存在自己的记忆里。

    “怎么突然想聊这个?”宇文离月问道。

    三皇子想了一下说道:“只是为了更加了解你而已。”

    慕容夏沫这个时候也知道他们两个有话要谈,所以当下就立刻告辞了。

    三皇子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摆了摆手,就让莫容夏沫离开了,继续问宇文离月道:“怎么?不能说吗?”

    宇文离月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怀疑,只是耸了耸肩说道:“有什么好说的啊。跟在妖界差不多吧。”

    “比如说呢?”三皇子今天好像特别有兴致,只是不停的问着风灵大陆的事情。

    “什么比如说啊。”宇文离月想了想说道,“每天练练剑,跟朋友一起出去玩,要不然就是跟父母在一起。”

    而三皇子的目光在听到她说朋友的时候诡异的闪了闪,“朋友?”

    宇文离月叉起腰佯装怒道:“怎么?难道我不能有朋友吗?”

    三皇子陪笑道:“当然不是。我们离月这么和善,肯定有很多好朋友的。”

    “那当然。”宇文离月得意的翘了翘鼻子。

    “那么你的朋友……”三皇子问道,“有没有像你这样漂亮的?”

    “你在夸我吗?”宇文离月高兴的问道。

    “当然。”三皇子点头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朋友有没有像离月你一样漂亮的?”

    宇文离月想了想回答道:“不是应该说像我一样漂亮,而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吧。”

    “怎么说呢?”三皇子问道。

    “她看起来比较活泼一点,有点像是刁蛮任性的大小姐,不过人是很好的,有点古灵精怪的样子。”宇文离月想到了冰水若寒那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好像两个人还真的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极端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下无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无爷并收藏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