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家姑娘不愁嫁 > 061与世隔绝

061与世隔绝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春儿和周天楚是一夜好眠,丝毫不受陌生环境的影响。睍莼璩晓

    可周家和李家两家人,却是一夜无眠。

    一家,唯一的儿子不见了。一家,唯一的女儿不见了。

    这让人怎么能不担心,怎么能睡得着。

    天才蒙蒙亮,李家就大大小小一家人全都上后山去了。上山的路上,一个个的在心里祈祷,希望齐绍宇让守在那里的暗卫能给他们一个好消息。

    可是,这个好消息,众人心里都明白,是不可能会有的。

    如果周天楚和李春儿能从那个洞口爬上来,早就爬上来了,哪里还需要让他们担心整整一夜。

    明知道守着那个洞口,毫无希望,可是,他们现在除了守着那个洞口,还能守着哪里?

    李家一家人来到后山,来到那个洞口处,在那里守了一夜的暗卫突的从一棵树上跃了下来,酷酷的站在众人面前,也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好在李大业早就给赵氏等人提了个醒,说齐绍宇的暗卫神出鬼没,所以,暗卫的突然出现,虽然让赵氏等人吓了一跳,倒也没有过激的举动。见他摇头,众人也明白他的意思。

    虽然在上山的路上,就做好了没有李春儿和周天楚消息的准备,可这会儿,众人还是忍不住一脸的失落。

    “老头子,这到底是个什么洞?以前,我怎么就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在林氏的搀扶下,赵氏朝那个黑漆漆的洞里看了一眼,有些责怪的问着李大业。

    这话,她昨晚就想问了。可看着一个个的担忧着急的样子,便一直忍到现在。

    如果她早知道自家后山上有这样一个诡异的洞,那昨天在春妮儿上山之前,她就一定会提醒春妮儿,让她小心一点,在山上不要乱跑,就算发现了这个洞口,也不要靠得太近。

    有了她的提醒,春妮儿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掉到这洞里面去。

    可是,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

    春妮儿已经掉下去了,而村长也跟着跳下去了,至今没有消息,也不知道周夫人知道这事儿后,会不会把一切原因怪到她家春妮儿的头上。

    “这个洞,我很小的时候,跟着爹上山来砍柴,就已经存在了。爹也说不出这洞的由来,只告诉我们,让不要靠近这个洞就成。”面对她的责怪,李大业也不能反驳,现在他,也觉得这一切的错都在他的身上。

    如果他昨天阻止春妮儿上山,春妮儿也就不会说不见就不见了。

    “那这个洞到底有多深,人掉下去,到底会不会有啥事?你们有没有拿石头什么的试一下?”赵氏也知道,这事儿不能怪到自家老头子的身上,便问出另一个问题。

    “娘,王爷昨天教我们把所有的方法都试过了,根本就试不出这洞到底有多深,不管扔多大的石头下去,也听不到一点动静。”李三元站在一旁,适时的出声。

    就是因为探不出这洞的深浅,他们才不敢冒然下去。

    万一,他们下去也像妹妹和村长一样,失去消息,那家里,就真正的乱了。

    他的话,让众人一时陷入沉默。

    沉默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就让一直酷酷的站在那里,不曾开过口的暗卫打破。

    “主子!”察觉到身后出现了人,暗卫酷酷的转身,朝着来人中的其中一人恭敬的出声。

    “嗯!”齐绍宇点点头,什么也没问。

    暗卫也什么都没说,唰的一下,隐到了暗处。

    看这情形,哪里还需要问什么,说什么。

    听到身后有声音,李大业等人齐齐转身,又很有默契的打招呼,“王爷,周总管。”

    至于另一个人,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带着试探性的打了声招呼,“周夫人!”

    齐绍宇,李家的人无一人不认识他。周青也来过家里一次,自然是认识的。而周夫人,李家人虽然知道她,到却没见过,当然不认识。不过,能同齐绍宇和周青一起来山上,让周青搀扶着的妇人,除了担心自家儿子的周夫人外,还能是谁?

    “怎么样?春儿和楚儿有消息了吗?”周夫人勉强朝众人笑了笑,露出一脸的疲态,一看,也是一整晚都在担心中度过。

    “周夫人,真对不起,如果不是我家春妮儿,也不会害得村长也……”见周夫人一来,不是责怪李春儿,反而关心着她,赵氏终于像是找到了同样担心着自家孩子的伴一样,上前拉着周夫人的手,哽咽起来。

    “这怎么能怪春儿,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是不是?”虽说周天楚确实是因为李春儿才会不顾一切跳下去的,但从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周夫人的心里除了担心李春儿之外,完全没有一丝怪李春儿的意思。

    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家儿子喜欢李家姑娘,如果李家姑娘出事了,自家儿子还没有一点表现,那肯定得被人说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

    虽然现在两人都不见了,让他们担心不已,但他们相信,周天楚和李春儿是吉人自有天象,不有会事的。

    “嗯,嗯,嗯。”赵氏抹了一把泪,连连点头。

    周夫人拍了拍她的手,两个担心孩子的母亲互相安慰着。

    山上,两家人齐聚,互相安慰着。

    山下,周天楚和李春儿则是再次去溪边抓了两条鱼当作早餐吃了之后,便开始地毯式的寻找出路。

    失踪了一夜,两人完全可以想像,家人着急,担心的样子。

    可是,他们现在除了不断的寻找出路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至于传个平安的消息回去,可能吗?

    如果是现代,还能用手机打个电话回去报平安,当然,还得是在手机没有摔坏,有信号的情况下。可是,在这落后的古代,啥也没有,用什么传?

    所以,周天楚和李春儿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寻找出路,早日从这个桃林出去。

    可惜,想法往往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一连三天,周天楚和李春儿都靠着溪水里面的鱼度日,几乎吃到两人一见到鱼就想吐,可是没办法,出路找不到,其他的食物也没有,唯一能填饱肚子,维持生命体能的就只有那溪水里面的鱼。好在那溪水里面的鱼挺多的,足够两人再吃上一段时间。

    说来也怪,那条溪找不到源头,也不知流往何处,那里面的水就像是从地底下冒上来的一样,如果不是里面的鱼活蹦乱跳,天天争相比赛,看谁跳得最高,周天楚和李春儿几度以为那条小溪里面的水是死水。

    “周大哥,都整整三天了,除了从我们掉下来的那个洞是能够通往外面的,再也找不到其他出路。你说,我们会不会就这样被困在这里一辈子。”李春儿坐在溪水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双手托腮的看着水里面那些游得欢快的鱼儿,清澈的眼神染上一抹落寞。

    穿到这个时代那么久,她想好的赚钱之路才刚刚开了个头,还没有真正的赚到钱。

    她发过誓,要努力让家人过上好的生活。

    她答应过文小子,要送他去学堂念书。

    她也答应过正小子,要亲自教他厨艺,让他成为大师。

    ……

    然而,这所有的所有,她还没实现,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她就一不小心,掉到这坑死人的洞里面,虽然这里的风景美,是个世处桃源,是隐居的好地方,还有自己喜欢的男人陪着。可问题是,她不想啊,她不想年纪轻轻,就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然后天天赏着桃花,吃着鱼,再然后,随着岁月的流逝,慢慢的变老。

    “不会的,相信我,我们会找到出路的。”周天楚坐到她身边,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头,柔声的安慰着。

    其实,他的心里也没底。

    这三天来,他们可以说是没有放过一寸地方,为防止有阵法,把桃林的每一棵桃树都摇了一遍,除了掉得满身都是桃花外,那桃树根本就没有一丝移动的迹象。怕石壁上有机关,用内力试着去推动那些石壁,内力耗尽,那石壁还是那石壁,根本就没一丝变化。怕出路也许就在这溪水底下,他潜到水底过三次,也没有发现出路。

    几乎他们能想到的地方,都用不同的方法试过了,可依然毫无所获。

    难道说,他和春儿真的要困在这里一辈子吗?

    “嗯。”尽管知道希望渺茫,李春儿还是没有泄气,靠在他的肩头,心里很安心,“周大哥,幸好有你陪着我,不然的话,我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放心,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让你一个人涉险,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就算我们真的被困在这里一辈子,我也会天天陪着你赏花,赏鱼,然后一起慢慢变老。”周天楚也暗自庆幸,庆幸他不顾一切,跳了下来。

    如果他对春儿的爱不够深,如果他思前想后,如果他胆子小,那现在被困在这里的人,就只有春儿一个人。

    他可以想像,此时的春儿该是多么的无助,多么的害怕,多么的绝望。

    “周大哥,我真有很感激老天爷能让我遇上你。遇上你,是我的福气,是我的幸福。”李春儿突然一把抱住他,温温的声音,带着些许哽咽的味道。

    “傻瓜。”周天楚宠溺的拍了拍她的背,笑得一脸温柔,完全没有一点因为困在这里出不去而有的焦虑感。

    有了周天楚的安慰,李春儿也想开了。

    出不去,就出不去吧!反正有自己喜欢的男人陪着,就当是自愿隐居于此吧!

    有些人,想找地方过隐居的生活,还找不到风景这么美丽的地方咧!

    “周大哥,反正我们现在也出不去,不如,我们一起把那一栋小木屋从里到外的清扫,整理一遍,住起来也舒服一些。”不再纠结于出不出得去这个问题上,想到这几天来,两人一心只想着快点找到出路,都是与灰尘做伴,对于有些小洁癖的李春儿来说,能忍上这么久,已经是奇迹了。

    “好。”见她的脸上又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周天楚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起身牵着她往小木屋走去。

    一路上,还不忘安排一下以后的生活。

    “周大哥,出路还是要找,但不能花上整天整天的时间在上面。这样吧,反正小木屋里有那么多的武功秘籍,而我们除了找出路,也无其他的事情可做,不如,从明天开始,你就教我武功吧!顺便,你也可以提升一下自身的武功。”

    “好。”

    “周大哥,如果一年之内,我们还是没有找到出路,就私自成亲,做一对与世隔绝的神仙的眷侣。”

    “好。”

    “周大哥,……”

    ……

    一个细细地安排着以后的生活,一个毫不犹豫的答应着,不一会儿,两人便回到了小木屋。

    看着面前的小木屋,想着以后可能就是他们的家了,两人相视一眼,卷起各自的袖子,根本无需言语,一个进厨房,一个进卧室。

    相比于厨房里的的脏乱,自然是大厅与卧室要好清理些,不用说,去清理厨房的当然是周天楚了。

    说动手就动手,两人各自忙着,忙得满头大汗,忙得一身狼狈,忙得腰酸背疼,整整忙了一个上午,小木屋终于在两人劳动下,焕然一新。

    周天楚满脸灰尘,一身狼狈的从厨房出来,朝着正坐在大厅里面的椅子上捶腰的李春儿兴奋道:“春儿,我刚刚在厨房里发现了一个地窖,里面的东西,绝对是你想不到的。”

    “真的吗?不会是地窖里存放了一些吃食吧!”闻言,李春儿惊讶的站了起来,也忘记了酸疼不已的腰,盯着他温润的眸子,试探性的猜着。

    厨房里有地窖,还真是她没想到的。根据她的猜测,存放于厨房地窖里面的东西,那肯定是厨房里需要的。而厨房里需要的东西,除了柴米油盐,还能有什么?

    “真聪明。”周天楚笑着点点头。

    如果不是春儿说要把小木屋打扫一遍,他还真的发现不了,厨房里面堆放柴的旁边位置,厚厚的灰尘下,有一块特殊的木板。

    看到那块木板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说不定这里就是出路。

    可又怕不是出路,怕里面潜藏着危险,所以,他没有告诉春儿,悄悄的下去查探了一番。令人没想到的是,那地窖还挺大,虽然不是出路,让他有些失望,可看到那些存放完好的米袋,盐袋,还有油等各种厨房所需品,甚至还有几大包种子时,还是让他大吃一惊。

    要知道,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这些东西。

    “快带我去看看。”知道自己猜对了,此时李春儿的兴奋一点也不亚于周天楚看到那些东西时的兴奋。

    跟着周天楚来到地窖中,看着堆放在自己面前的东西,是自己这些天来,做梦都梦得到的大米,油盐之类的厨房必需品,李春儿惊讶得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而反应过来的结果就是,转身搂住周天楚的脖子,兴奋的跳着,“周大哥,你说,这算不算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算是吧!”周天楚被她突来的热情弄得差点没稳住身形,好在他反应快,及时的稳住身形,一边感受着她的喜悦与热情,一边淡定的点头。

    这些天,不仅春儿吃鱼吃到要吐,就是他,也实在受不了那些腥味极重的鱼。

    可是,没办法,不吃的话,就得挨饿。

    现在好了,终于可以吃顿米饭了。虽然没菜,可是他相信,以春儿的手艺,就算还是吃鱼,那肯定也是花样百出,做出来的鱼,绝对比他烤的鱼要好吃一千倍,一万倍不止。

    “可是,这些东西,一想就知道存放了很久很久,也不知道有没有坏?”兴奋过后,李春儿脑子也清明起来,问出最为担心的事情。

    如果这些东西坏了,变质了,那还不如没有发现这些东西的好。

    “春儿放心,我刚刚就已经检查过了,这些东西都是好好的,不曾坏掉。而且,你仔细闻闻,这地窖里面,有一种淡淡的气味,我想,应该就是这种气味,才能让这些东西保存至今,也不会坏掉。”周天楚的温润的嗓声,让李春儿的担心慢慢地散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果然有一种淡淡的味道,虽然闻不出是什么味道,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东西保存完好,可以用。

    以后,他们也不用天天吃烤鱼了。

    有了地窖里的东西,当天中午,李春儿和周天楚终于吃到了这三天以来的第一顿白花花的米饭,煮了一锅鲜甜的鱼汤,两人可算是吃得心满意足了。

    下午,周天楚就沉迷到了那些失传已久的武功秘籍中,至于李春儿,则是寻思着,是不是要找块空地,把它开垦出来,把地窖里的那些菜种子撒下去,种些菜出来。

    看两人那架势,是做好了出不去的准备,居然还特有诗意的给这地方取了一个名字,叫“桃园居”。

    从那天起,两人真正算是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生活。

    早上,周天楚开始教李春儿练功,直到太阳高高升起。

    上午,两人便手牵着手,漫步桃园,小溪边,如周天楚所说,陪着李春儿天天赏花,赏鱼。

    下午,两人同样是手牵着手,不放弃,不气馁地继续寻找着出路。

    晚上,两人依然同床而眠,从一开始的在床中间放上一个枕头做为三八线,到现在的相拥而眠,当然,也仅仅只是相拥而眠,不得不说,周天楚是把正人君子这四个字发挥得彻底。

    日子一天天的过,不知不觉,就到了十月份,离李春儿和周天楚失踪的时间,整整过了一个月。

    周天楚和李春儿两人在桃园居过着不问世事的生活,而毫不知情的的李家人和周家人随着一开始的抱有希望,天天盼着两人突然能够出现在他们面前,到现在的绝望。

    慢慢的,两家人开始对两人失踪的事情避而不谈,可是,两家人对这事儿避而不谈,不代表村子里的其他人也一样。

    渐渐地,村子里关于周天楚和李春儿的新一轮流言又开始了。

    有人说,因为两家人反对两人在一起,所以,瞒着家人私奔去了。

    还有人说,因为李春儿怕婉玉公主折散她和周天楚,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段,骗着周天楚丢下一切,与之私奔去了。

    ……

    说到婉玉公主,在那天晚上齐绍宇下了不容质疑的命令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就不情不愿的回京都去了。

    为什么是不情不愿,当然是她死也不愿意回京都,可架不住从不怜香惜玉,像千年寒冰一样的冰的粗鲁手段,与其被他像拎兔子一样的拎着,丢尽公主的脸面,倒不如心里愤恨,表面乖巧的由他护送回京都。

    本来,齐婉玉的心里还想了各种手段要对付李春儿,最终,李春儿和周天楚一起失踪,她没得选择的要回京都,所以,一切的手段,也只能是在心里想了想。

    齐婉玉走了,对于周家人来说,本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可是,自家公子失踪了,至今毫无消息,任谁也高兴不起来。

    周夫人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经常头疾发作,再加上这段时间,周天楚又生死不明,遭受打击的她,身子更是一日不如一日,天天卧病在床,好在有齐绍宇在,天天陪着她说话,开导她,细心的照顾她,更是让人从自己的王府里送来珍贵的药材,给她调养身体。

    本来,住在周家,等着李春儿传授手艺的厨子,厨娘们也在周天楚和李春儿失踪的第三天,周青就安排他们回了酒楼,至于推广螃蟹的事情,也因此歇了下来。

    如今已是十月份,又到了收获的季节。

    靠种田为生的李家人,也暂时压下了心里的伤痛,开始忙碌起来。

    看着收进家里,金灿灿的谷子,众人也露出了自李春儿失踪以来的第一抹笑容。

    就是李三元三兄弟合力,按着李春儿的想法,把家里做的那几十坛辣椒酱卖掉,把李春儿从山上弄回来的蜂蜜卖掉,赚回将近一千两的银子,众人也没有露出一丝一毫开心的笑容。

    因为,看到那些银子,银票,李家人就会想起失踪的李春儿。

    如果不是她,家里哪里可能一下子赚那么多钱。可是,正是需要她与家人分享这份喜悦的时候,她却不在。

    这样的喜悦,还能算是喜悦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农家姑娘不愁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霏风玲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霏风玲月并收藏农家姑娘不愁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