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家姑娘不愁嫁 > 083婆媳问题

083婆媳问题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年三十飘了整整一天的雪,到傍晚的时候,便停了。

    过年嘛,图的就是一个热闹,可因为下雪的缘故,每家的孩子都被拘在家里烤火,除了一些大人们偶尔串一下门之外,整个清水村几乎可是用雪白,寂静来形容,更别提往年的热闹了。

    不过,这也丝毫不影响每家每户过年的气氛。

    外面不热闹,在家里,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聊天,吃小食,守岁,一样的热闹非凡。

    这样的热闹,自然以李大业家最胜。

    李老头两口子在李家吃过晚饭,见雪停了,便让李二元送了他们回去。

    按说,大年三十晚是要守岁,大家一起守岁岂不是更好。

    可李老头两口毕竟有着自己的小家,尽管冷清,但还是坚持回家守岁。

    两人坚持回家,李家人也不好多做挽留,只得由着他们回去。

    而李大福和江氏两人则因为李平安回来了,连晚饭都是在自家吃的。

    江氏更是为了让李平安吃上一顿她亲手做的晚饭,忙碌了一个下午,鸡汤也一直用小火炖着,只等李平安醒来便可以喝。

    谁知,李平安却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十分才醒过来。可见这两年来,他过的是什么日子。

    李平安醒来的一瞬间,发现自己躺在柔软,温暖的床上,屋子里更是暖烘烘的,让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直到看到屋子里熟悉的一切,他才醒过神来,这是他的房间,与他走时,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他回家了,他真的回家了!

    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温暖,没有任何变化,可他,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从富家姑爷变成身无分文的乞丐,受尽众人的嘲笑,再次回到温暖如前的家,此时此刻,李平安才真正的体会到家的意义。

    果然,这世间最温暖,最让人放松的地方,便是自己的家。

    从今以后,他不会再离家了,他要守着这个温暖的家,陪伴在父母左右,开开心心的过日子!

    至于以前的那些事情,就让它止于昨天,随着大雪的覆盖,成为空白。

    今天是大年初一,新一年的开始,就让他真真正正的重新开始,过真正属于他自己的人生。

    现在他才明白,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算曾经属于自己,它也终将失去。

    就如他一般,好在,他还有自己的亲人!

    现在醒悟,也不晚!

    这时,外面飘进一股浓浓的香气,把李平安肚子里的馋虫也引了出来,这才想起,他居然从昨天下午一直睡到现在。

    睡觉之前,喝的两大碗粥早已消化。

    睡饱了,想通了的李平安也不再贪恋久违的,温暖的被窝,一骨碌起了床,穿戴整齐,便出了门,用重生的心情迎接新的一天,新的生活。

    昨天飘了一整天的雪花,今日便出了暗暗的太阳,厚厚的积雪也慢慢的开始融化,屋檐上挂满了冰凌,不时的传来雪水滴答的声音和冰凌掉落在声音。

    回到自己的家,李平安自然是轻车熟路,站在外面呼吸了一下清新的空气,就去了堂屋。

    此时的李大福和江氏正在厨房忙活,还不知道李平安起床了。

    见堂屋没人,闻着厨房传来的缕缕诱人的香气,李平安不作它想,转身进了厨房。

    一见厨房,就看到江氏正在炒菜,李大福则帮着烧火,两人时不时的聊两句,气氛是那么的温馨。

    看着这一幕,李平安只觉得心酸。

    不是为李大福和江氏,而是为他自己。

    此时的他在想,如果当初听爹娘的话,娶一个村子里的姑娘,不去贪恋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说不定,这温馨,幸福的一幕就出现在了他的身上。也不至于落得一个被妻子公然戴绿帽,被赶出家门的下场。

    “平安,起床啦!饭菜准备得差不多了,快去打水洗漱,马上就可以吃饭了。”江氏一转头,就看到李平安站在门口望着他们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李平安回神,脸上扬起一抹笑,拿了洗脸盆,就走到灶台上的另一口锅前,揭盖打热水,准备洗漱。

    他记得,以前冬天的时候,娘都会在锅里热一锅热水。

    好在,这一切都没有变化。

    李平安舀着热水,看到灶台上摆放的几道菜,瞧着那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一时惊奇不已。

    原来,有些东西还是变了,至少娘的手艺在他离家之后,变独特了。

    见李平安在看到灶台上的菜时,露出一副惊奇的表情,江氏笑了笑,解释道:“这些菜啊,都是春妮儿教娘做的,那味道绝对你没有尝过的。快去洗漱,好好尝一尝这味道,娘的手艺虽然没有春妮儿的好,但绝对比你以前吃过的菜色都要好吃。”

    江氏的话落,李大福就接口道:“是啊,春妮儿自从去年那次中暑醒来之后,变化可大着咧。等过段时间,都要去县城开酒楼了,到时候,咱家可得去酒楼好好的帮帮忙。别的做不了,这端碟子,倒水的活还是做得来。”

    “咱都一大把年纪,去凑啥热闹,去了,还不是给春妮儿他们添乱。等酒楼开张,让平安去帮忙就成。”一听这话,江氏是毫不客气的打击李大福,心里则是想着,得趁着这段时间,把平安的身子养回来。然后与春妮儿说说,让平安去酒楼帮忙。

    “爹,娘,你们放心。只要春儿妹子同意我去酒楼,我一定会好好的干,不会再去想其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李平安也暗暗的下定决心,既然重头开始,那他一定会努力,不会再让自己的亲人失望。

    好歹他也在商户人家做了几年的上门女婿,在做生意这方面,虽然接触得不多,但多少还是了解一些,说不定还能帮到春儿妹子。

    李平安能这样想,江氏和李大福自然高兴不已。

    在他去洗漱的时候,饭菜也已经上了桌,桌上自然少不了特意为他炖的滋补鸡汤。

    这些年来,他们一家三口终于有机会再次围坐一桌,开开心心的吃饭了。

    回到了自己的家,李平安又是初尝如此独特的菜肴,自然是放开肚子的吃,当然,还不忘时不时的给江氏和李大福夹菜。

    李平安是放开肚子的吃,江氏和李大福却是没有吃多少,因为他们一直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吃饭,瞧着他吃得欢快,他们哪怕是不用吃,这心和肚子都是填得满满的。

    当然,李平安给他们夹的菜,自然是吃得干干净净,连渣也不剩。

    这可是儿子长这么大,第一次给他们夹菜。

    他们的儿子,终于懂事了,这让他们做父母的如何不欣慰。

    大年初一,新年的第一天,哪怕外面天寒地冻,村子里的人也活跃了起来。

    这串门的,互相拜年的,自然不在少数。

    村子里的人,本就没有任何娱乐可言,特别是在过年这样清闲的日子里。

    这聊八卦,自然就成了村子里人用来打发时间的好方法,尤其是那些妇女们。

    李平安的突然回村,这算不算大的八卦,当然是算。

    这样的八卦,与那时周天楚和李春儿经常独自上山的八卦比起来,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李平安当年得富家小姐看中,然后去做上门女婿的事情,在村子里可是闹得很轰动,那时候,还有不少同龄男子羡慕着李平安了。

    都说他好命!

    事情,总是有着正反两面,有羡慕的人,自然也不缺乏嫉妒的人。

    李平安回村,本就不是躲躲藏藏的回来。

    他回来,可是要重新开始生活,而不是像个乌龟一样,缩着壳,把自己关在家里过日子。

    对于回到村子之后,所要面对的流言蜚语,他心里早有准备。

    经过这些事情,他总算明白,人,必须得为自己而活。只有自己过出来的生活,那才叫生活。靠别人过出来的生活,永远不会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也始终不会属于自己。

    别人怎么说,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情。

    相比如这些年在别人家受的窝囊气,在外面所受的嘲笑与白眼,村子里一些难听的流言蜚语又算得了什么。

    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情是他李平安不能承受的!

    不管外面传出多么难听的话,李平安都没有放在心上,更不当一回事!

    在家吃过午饭之后,便去了李大业家,给他们拜年。

    “大伯,大伯母,我来给您们拜年了!祝您们身体健康,万事顺意!”李平安一进门,就笑着朝着李大业和赵氏等人深深作了一个揖。

    “平安来啦!快坐,快坐,都是一家人,哪那么多的客气。”见是李平安,瞧着他精神恢复得不错,李大业等人别提多高兴了,忙招呼着他坐下。

    赵氏则又是端水,又是拿小食的。

    “大伯母,您快别忙活,我就是过来给你们拜个年,等会儿还要去村子里转转,给一些叔叔婶婶拜个年。离开村子这么久,也不知村子有什么变化。”见他一来,赵氏就忙来忙去的,李平安急忙拉着她坐下,示意她别忙活。

    听李平安说要去村子里转转,李一元忙出声劝道:“平安啊,既然回来了,还怕以后没有时间去村子里面转转啊。这外面正融着雪,路滑得很,依大哥看,你还是先在家把身体养好,等天气暖和了,再去村子里转转也不迟。”

    他上午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可是听见一些不利于平安堂弟的流言,难听得很。如果平安堂弟这个时候出去,只怕听了那些难听的话,心里会很难过。倒不如,好好的在家待一段时间,这时日一久,外面的流言自然就散了。

    赵氏也想到了外面传出的那些难听的话,忍不住跟着劝道:“是啊,平安。外面这么冷的天,还不如在家烤烤火。这村子能有啥变化,还不就是那样,有什么好看的。”

    今天来家里拜年的人也不少,都在明里暗里的打听平安的事情。昨天平安这副模样回来,村子里的人自然都猜到得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想必,现在村子里关于平安的流言很多,他还是避着点的好。

    “平安,你就听你大哥和大伯母的话,今天就在家烤烤火,等外面的雪融了,出太阳了,再去村子里转转,见一下你那些叔叔婶婶。”李大业也跟着劝说着李平安,就怕他雪上加霜。

    在外面已经受了那么多苦,可别回到家了,还要去面对村子里那些闲言闲语。

    “是啊,平安。”除了李春儿没出声之外,其他人也纷纷劝说。

    “大伯,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也知道你们是关心我。放心吧!这些年来,我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早就看开了。我好不容易回到家,自然不会因为外人的几句话就打倒。别人爱怎么说,那是别人的事情,我不放在心上就行了。”听着一个个的好言相劝,李平安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但是,他是绝对不会去计较这些不相干的事情。他也绝不会因为怕面对外面的流言蜚语就在家当缩头乌龟。

    迟面对,早面对,都是要面对的,倒不于趁早面对,堵了村子一些人的嘴。

    只要他不在意,那些人自然说得就没有意思。

    “爹,娘,平安哥说得有道理。村子里说闲的话的人本就多,要面对的,迟早是要面对,平安哥早些出去面对这些流言蜚语,也能早些堵了那些人的嘴。如果平安哥都不在意,看那些人说起来还有什么意思。”李平安满不在意的心态,让李春儿很有好感,倒是越来越对李平安刮目相看了。

    看来,人总是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成长起来。

    “还是春儿妹子了解我。”李春儿的话,正与李平安心里想的不谋而合,不尽让他对李春儿这个堂妹越来越好奇了。

    “那可不,知堂哥者,莫若堂妹也。”李平安如此想得开,李春儿心里真心的为他高兴,最后还不忘调皮地咬文嚼字一番,逗得众人哈哈大笑。李平安自己能想得如此通彻,李大业等人也不再劝说。

    在李大业家坐了一会儿,聊了一会儿天,李平安便起身告辞。

    “平安哥,我正好要去村长家拜年,不如一起走吧!”李春儿也正想去周家,给周夫人拜个年,就决定与李平安一起。

    “老大,老二,老三,今天是大年初一,去村长家拜年的人肯定不少,你们也和春妮儿一起去村长家拜个年。”听李春儿要去周家,李大业忙出声吩咐着自己的三个儿子。

    虽说周天楚现在可是他们李家的准女婿,可他毕竟是清水村的村长,这村长的身份摆在那里,这礼数可不能失了去,免得到时候村子里的一些人又传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李大业的意思,李一元等人也都明白。其实,不用李大业发话,他们也正准备与春儿一起去周家拜年。

    大家都去周家拜年,李平安自然也要跟着一起去。

    昨天的事情,他还没有好好的谢谢周天楚了。

    于是,兄妹几人便浩浩荡荡的往周家去。

    这一路上,自然遇到村子里不少人。

    村子里的人也都是明白人,知道如今李家和周家的关系,更清楚的知道李春儿和周天楚的关系,指不定哪一天,李春儿就成了村长夫人。

    既然都是明白人,这关系自然是要打好的。

    遇到了,便一个个的问声新年好。只是,在看到李平安的时候,这眼神就有些怪异了。

    李春儿是一个从不吝啬微笑的人,一一的回应着与他们问好的人,嘴更是甜到腻人。

    叔叔,婶婶,大哥,大姐的喊得众人心花怒放。

    路上遇到的人,也有不少是李平安认识的,尽管知道大家看他的眼神怪异,但也和李春儿一样,毫不吝啬自己的笑容,与众人一一打着招呼。

    毕竟是在商户人家待了几年,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在为人处事方面,虽不说精湛,但也学了一些皮毛。

    所以,面对着大家怪异的眼神,李平安也能当作没看见,遇到熟悉的人,除了打招呼之外,更是能拉着他们亲切的聊几句。

    这样一来二去,这看笑话的人也少了。

    当事人都能当以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那他们这些外人,还有什么好去笑话别人的。

    再说,都是一个村的人,以前也没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何必去嚼人家的舌根。

    还别说,李平安这样的对待方法真有效。

    一路走来,看笑话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平安哥,我决定了,等酒楼开张,我就请你去当掌柜的。”李春儿是越来越欣赏李平安这个堂哥了,想到过了正月十五,县城的酒楼也要开张了,心中便有了想法。

    酒楼的事情,李平安今天就听李大福和江氏提起过,他也正想挑个时间问问李春儿,却不曾想,她居然先说了,而且一开口就是让他去酒楼当掌柜,这如何不让他惊讶。

    去酒楼当掌柜,他可是想都不敢想,做做小二也许还行。

    于是,笑着开口道:“春儿妹子,这掌柜的,我可做不来,让我帮着端茶倒水还差不多。”

    “平安哥太谦虚了,让你端茶倒水,我可不敢。我相信,以平安哥的实力,当个掌柜是绰绰有余的。”先前,李春儿就听说这个堂哥在学堂里面念过几年书,虽然不知他学得如何,但至少比起那些没有上过学堂的人来说,要好得多。再看看他刚刚应对那些看笑话的人时,处理的方式,就可以看出,在为人处事方面,也是一个比较圆滑的人。而生意场上,最不可缺的,就是在为人处事方面圆滑的人。

    她的三哥在这方面虽然也不错,但黄鹤楼可是县城数一数二的大酒楼,要管理这么大一间酒楼,有些地方,只怕还是应付不过来。虽然有她在,她也不敢保证有些事情能不能处理得过来,毕竟,她也是没有做过生意的人。

    但平安堂哥就不同了,他这些年的经历,会让他在某些方面更为突出,相信处理起事情,也会有他自己的一套方法。

    有了这些对比,李春儿在心里,更确定了要让李平安去酒楼当掌柜的想法。

    虽说一间酒楼,三个掌柜的实在是有点多,但酒楼是她的,她不介意就成。

    黄鹤楼有三层,大不了,到时候每人管一层。

    再者说,说不定以后还要在别处开分楼,就当是提前培养掌柜的也不错。

    “春儿妹子,你是说真的。”见李春儿不像是开玩笑的,李平安也认真起来。

    他也是一个有抱负的人,相较于去酒楼做小二,他自然是更愿意去酒楼当掌柜的。

    尽管他没有做掌柜的这方面的经验,但他相信,只要春儿妹子真给他这个机会,只要他努力去学,这掌柜的一定会当得好。

    李春儿停下脚步,很是认真,严肃的看着李平安,然后一一扫过跟着停下脚步的李一元,李二元,李三元,神情是从所未有的认真,“平安哥,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也是第一次开酒楼,没有什么经验,所以需要有人帮我。等酒楼开张之后,我,你,还有三哥,便是酒楼的掌柜。大哥,二哥,还有嫂子她们,则是在厨房里面忙活。我相信,只要我们一家人好好的配合,好好的经营,酒楼的生意,一定会火爆。”

    “春儿妹子,既然你肯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会尽全力当好这个掌柜的,绝不会让你失望。”知道李春儿并不是开玩笑,李平安也不再推脱,点头应了下来,同时也在心里暗暗发誓,他一定会好好的干,不会辜负了春儿妹子的一片心,更不会让爹娘他们再为自己担心了。

    “妹妹,你放心,只要我们一起努力,黄鹤楼一定会成为县城生意最火的酒楼。”原本听到李春儿要让李平安去酒楼当掌柜的这话,李三元的心里还有些不舒服,以为李春儿不让他去当掌柜的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他误会了。

    “对,有我们在,妹妹尽管放心。”见一个个像是发誓一般,李一元和李二元也不落后于人,连连拍着胸脯保证。

    “好了,好了,有哥哥们在,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们快去点周大哥家拜年吧!站在雪地里,一个个满腔热血的,让人看到了,还以为我们要去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对于李一元和李二元动不动就拍胸脯保证的动作,李春儿只觉得无语到了极点,却又觉得好笑。

    不过,有这么几位在任何事情上都无条件支持她的哥哥,她也觉得很幸福。

    满腔热血的李春儿几人来到周家时,周家的大门正大开着,大厅里面传来的说话声不断,甚至有些杂。可见,来周家拜年的村民必定不少。

    “春儿姑娘,新年好。”周家的下人,对李春儿可是熟悉得很,一见到她来了,就连连笑着打招呼。

    “大家新年好。”人多,李春儿也无法一一叫出名字,便朝着那些与她打招呼的下人们一一问好。

    “春儿姑娘,公子在前厅里面,正与来拜年的一些村民说着话了。”那些下人也都知道李春儿是个好相处的,所以,在她的面前,也比较放得开,忙告诉她,周天楚在此刻所在地。

    “我知道了,谢谢你。对了,周伯母也在前厅吗?”不用人说,李春儿也知道周天楚此时此刻肯定是在前厅会客的,所以,她倒是不急着去见他。

    “夫人在后院了,与那些员外夫人正聊着天。”那下人忙回答。

    “那好,我先去后院给周伯母拜年。”一听周夫人在后院,李春儿立马决定先去周夫人那里,于是,对跟来的李一元等人道:“大哥,你们去前厅与周大哥说说话,我去后院给周伯母拜年。”

    李一元等人也知道大户人家的规矩,在家会客,一直都是男女分开接待。所以,也不多说,一起去了前厅。

    而李春儿则是去了后院见周夫人。

    一进后院,就听见有笑声传来。想来,周夫人与众员外夫人相聊甚欢。

    李春儿笑了笑,掀帘走了进去。周夫人正面对着门而坐,所以,她是最先看到李春儿进来的人。

    见是李春儿,周夫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忙停了与众位夫人的谈话,起身迎上李春儿。

    “伯母,春儿给您拜年,祝您身体健康,永远年轻美丽!”不等周夫人开口,李春儿就笑着给她拜年。

    周夫人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柳夫人就笑着道:“周夫人,这就是你刚刚说的春儿吧!瞧着这小嘴甜的,像抹了蜜似的。”

    “是啊。长得真是招人喜欢,难怪村长的心里只有她,再也容不下其他的姑娘,就连公主也不曾放在心上。”说这话的,是曾经有意想与周家结亲家的祁夫人,想着自己的女儿哪方面都比这曾经是个傻子的李春儿好,居然就被人比下去了,这让她这个做娘的心里怎么能舒坦。心里不舒坦,这话说出来,自然也是酸溜溜的。

    周天楚可是她一早就中意的女婿人选,当时也是碍着周天楚还没有出孝期才没有来与周夫人提这事儿,不曾想,等她来与周夫人提这事儿的时候,居然冒出一个李春儿,而且两人的事情在村子里还闹得沸沸扬扬。就这事儿,可是让她的女儿足足伤心了好一段时间。

    祁夫人话里话外的意思,其他夫人不知情,周夫人却是听出来了,忍不住皱了皱眉,终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拉着李春儿在她的身边坐下,朝着众位夫人介绍道:“几位夫人,这就是我刚刚与你们提的春儿,不久之后,可就是我们周家的儿媳妇了。”

    “春儿,来,伯母给你介绍,这是柳夫人,祁夫人,杨夫人,兰夫人,刘夫人。”说着,又一一介绍在坐在几位员外夫人给李春儿认识。

    “春儿给各位夫人拜年,祝各位夫人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心想事成!”虽然因为周夫人那句儿媳妇,李春儿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落落大方的给各位夫人拜年,至于那位祁夫人不怎么理睬人的样子,李春儿就当作没有看见。

    只是令她想不明白的是,这位祁夫人,她可是第一次见,怎么就一副看她不顺眼的样子,连说话都是晦暗不明的。

    她可不记得,自己曾得罪过这位祁夫人。

    好听的话,谁都喜欢听,除了祁夫人之外,其他四位夫人听了李春儿的祝福,可是个个笑得合不拢嘴,连连夸赞着李春儿。

    “周夫人真是好福气,能娶到春儿姑娘这样一位儿媳妇,真是让人羡慕。”柳夫人率先开口,想到自家那个不省心的儿媳妇,脸上无不透露着羡慕之色。

    自古以来,媳妇与婆婆之间,总是不对盘的,说起儿媳妇,一旁的杨夫人也忍不住抱怨起来,“是啊。要是我家那位儿媳有春儿姑娘一半的好,我就阿弥托福了。”

    “可不是,我那大儿媳妇仗着自己家有一位在京为官的哥哥,如今可是快骑到我这做婆婆的头上来了,整天拉着一脸,也不知给谁看。”这吐若水,只要有一人开了头,其他人也纷纷忍不住想一吐为快,想着自己这个做婆婆的有时候还要看媳妇的脸色,一旁的刘夫人也忍不住开口。

    兰夫人和祁夫人虽然没有开口,可看她们的脸色,也猜得到,她们与自家的媳妇之间,只怕也是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矛盾。

    在清水村里面,相比那些普通的农妇,这些员外夫人在村子里也算是有身份的人,平时自然是看不起那些农妇,在人际关系这一层,自然也仅止于同等身份的一些夫人之间。

    所以,这些个夫人平时走动得也多,偶尔听着彼此抱怨几句也是常有的事情,如今听着各自抱怨着家里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倒也没人看笑话,甚至还互相安慰起来。

    这种关于婆婆与媳妇之间的话题,对于即将要成为别家媳妇的李春儿来说,自然是选择沉默最好,所以也不开口,只是静静地坐在周夫人身边,听着几位夫人在那里互相安慰,互相抱怨。

    从中,还能学到一些婆媳之间的相处之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农家姑娘不愁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霏风玲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霏风玲月并收藏农家姑娘不愁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