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家姑娘不愁嫁 > 088怎会不愿

088怎会不愿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周天楚这个福熙楼的老板在,众人把家里打扫完了之后,便驾着马车一起去福熙楼痛痛快快地吃了一顿。

    吃完午饭,大家也没有功夫闲着,驾着马车逛县城,把家里所需的一切用品全部添置齐全。

    人多力量大,李春儿等人仅仅花了一个多时辰的功夫,几乎把整个县城逛了一遍,列出来的单子上的东西也一一买了个齐全,这才驾着堆得满满的马车,心满意足的返回家去。

    众人高高兴兴地回到家,直到把马车上的东西都搬进了里面,看着那一床床的被褥,这才想起,大家还没有把房间分出来。

    宅子那么大,房间肯定是够的,只是,这谁住哪个房间,也得事先说好才行。

    李一元他们那些大老爷们,在住的方面自然是没什么挑剔,觉得住哪个房间都好,只要舒服就行。

    可女人们在这方面,多少还是有些自己的想法。

    林氏,孙氏,刘氏三人相互看了一眼,最后还是决定由林氏这个做大嫂的来开这个口。

    林氏笑了笑,朝着李春儿道:“妹妹,要不咱们先把房间分一下,也好按个人的喜好来整理一番。”

    如今家里的一切,几乎都是以李春儿为止。

    所以,大家所有的事情,一般都会先问过李春儿的意见。

    “大嫂,我也正有这个想法。”李春儿心里也觉得,这房间还是得安排一下才行,虽然这里的每间房都很宽敞,明亮,可房间的大小,以及里面的格局还是有一定的区别。

    他们这里这么多人,每个人的看法与喜好都不尽相同,在房间的选择上自然还是有所不同的看法。

    李春儿想了想,这才朝着众人道:“这里房间多,你们喜欢哪间,就住哪间吧!”

    所有的一切,都是李春儿来安排,来帮着准备,做为堂哥的李平安觉得很不好意思。于是,事先开口道:“春儿妹子,我就不住这后院了,外院不是有三间门房吗?我随意挑一间住下就成。”

    说完,拿着自己的被褥转身便要出后院。

    “平安哥,这后院房间多得是,你跑去门房住啥?再说,那三间门房我留着还有用处了。”见李平安一脚就要踏出后院门,李春儿急忙出声阻止他,她可不能让自己的堂哥去住门房。

    再者说,那三间门房,她是真的还有其它的用处。

    “那……既然这样,那春儿妹子说让我住哪间,我就住哪间。”一听这话,再看李春儿也不像是为了让他住后院而说的假话,李平安只好倒了回来。

    反正这里是春儿妹子的家,她让他住哪里,他就住哪里。

    “平安说得对,这房间都一样,也没啥好挑的,还是妹妹你来安排,你让我们住哪间,我们就住哪间,我们全都听你的。”李一元挠了挠头,附合着李平安的话。

    在他的眼里,真的是觉得这里的房间都一样,根本没什么可挑的。

    “对,对,对。”李一元其实是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人,但这里就属他最大,他都这样说了,其他人自然就没有什么意见了。

    “既然这样,那就我来安排吧!”见一个个的望着自己,让她拿主意,李春儿也不推来推去的,直接道:“北房有五间,留两间出来,一间给爹娘,一间给二叔和二婶子,其他三间房,就让大哥大嫂,二哥二嫂,三哥三嫂住。正小子就住东厢房,到时候文小子过来了,就让两人一起,另外两间房就留给家里的美丫头她们。我,平安堂哥,还有周大哥,就住西厢房,每人一间。至于具体住哪一间房,就你们自己去选。”

    “成,这样安排好。”对于李春儿的安排,众人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意见,各自拿着东西进了自己选中的房间整理去了,只有周天楚一人还站在那里,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周大哥,我先整理好自己的房间,再去给你整理。”李春儿被他看得有些莫明其妙,不明白这男人又怎么了。

    见李平安进了西厢房最靠边上的一间房,便抱着自己的被褥走进了中间那间房,还有一间房,自然是留给周天楚的。

    周天楚抱着自己的被褥,跟在李春儿后面道:“春儿,其实你不需要特意安排一间房给我。”

    因为买被褥的时候,有很多颜色,所以大家都是按着自己中意的颜色来买,自然是各自有各自的被褥。

    李春儿一边铺着床,头也不回地道:“周大哥,我知道你不会经常在县城,福熙楼又有你自己的房间,但这里有家的味道,你有时候来县城又不急着回去的时候,偶尔在这里住上一两晚也不错。”

    周天楚知道李春儿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心里顿时有些委屈,把被褥放在李春儿铺好的床上之后,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她,语气幽幽地道:“春儿,我突然想念我们在桃源的那段日子。”

    李春儿何等聪明,他这么一说,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心想着,这男人,自从与他定亲之后,这心是越来越不安份了。

    心中如此想着,但还是慢慢地转过身子,看着他郁闷的神情浅浅一笑,提醒道:“周大哥,我们还没有正式成亲呢?”

    在桃源的那段日子,可以说是她一生中最平静,最快乐的日子。整个桃源只有她和周天楚两人,一起种菜,一起吃饭,一起练功,一起散步,一起盖着棉被纯聊天儿……

    可这是外面,不是与世隔绝的桃源,在他们两人没有成亲之前,该守的礼法,还是得守。

    一提成亲这词,周天楚就有些挫败。

    他知道,在两人成亲之前,他不应该有这种想法,便不该向春儿提这种要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来到县城,看着春儿买下宅子,在这县城安家,他的心里总是会出现一些不安,害怕春儿有一天会离开他。

    明明她此刻就在自己的怀里,可他的心却怎么也安不下来。

    李春儿感觉到了他内心深处的不安,虽然她不清楚他的这种不安从何而来,但她却知道,他的不安肯定来自于她。

    这样的周天楚,让她不忍心拒绝,更何况,她和他现在是未婚夫妻,如果放在现代,说不定早就同居了。那么……

    “周大哥,我们要不要试试未婚同居?”就在周天楚准备放开李春儿,抱着自己的被褥出去时,她冷不丁的一句话让他一愣。

    未婚同居?

    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想到那四个字眼里深藏着的意思,周天楚的心里划过一丝欣喜,但更多的是紧张,“春儿,你的意思是……”

    他怕,怕自己误会了春儿的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样!”见他故作不解的样子,李春儿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都已经猜到她的意思了,还在那里装没听出来。难道要她直接说,我们以后就住一个房间,睡一张床,然后……

    不过,她相信,只要她没想法,然后什么也不会发生。

    “春儿,你放心,只要你不愿,我绝对不会勉强你。”确定了真的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周天楚欢喜的同时,还不忘再三保证。

    瞧着他兴奋地样,李春儿嘴角抽了抽,一脸狐疑的看着他,“周大哥,你不会勉强我什么?”

    李春儿狐疑的目光,看得周天楚俊脸微微一红,顿时为自己心里那一时的歪念头懊恼不已,但还是温柔的道:“只要是春儿不愿意的事情,我都不会勉强。”

    “我知道!”两人相处了那么久,对于这一点,李春儿完全的相信他。

    两人在房间里磨蹭了半天,直到房间里面的摆设合了李春儿的意,两人才从房间里面相携走出来。

    两人出来时,院子里很静,只有厨房那边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隐约还有林氏,孙氏,刘氏三人的声音。

    至于李一元他们,则是不知道去了哪里。

    两人来到厨房,就见林氏她们已经把厨房整理好了,正在清洗今天晚上需要用的菜,灶台上的锅里正烧着水,热气腾腾的往上冒。

    确定李一元他们是出去了,李春儿朝着林氏问道:“大嫂,大哥他们去哪儿了?”

    林氏把洗好的青菜放到一旁的架子,笑着道:“哦,你大哥他们去酒楼了,说是酒楼里的东西虽然齐全,但有些东西还是需要购置,也需要好好打扫一番,趁着天色还早,说是好去准备准备。让你和村长就别过去了,在家好好的休息休息,明天还有得累了。”

    “所有的事情都是妹妹一个人在张罗,我们这些做哥哥嫂子的都不好意思了。大事上面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小事上面还是能帮衬一些,妹妹也能少操一些心。”孙氏的话,算是说到了家里人的心坎里去了。

    大家都很清楚,他们会有今天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李春儿。

    所以,哪怕是一家人,大家心里对李春儿的敬佩与感激,都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

    “二嫂说得对,酒楼的事情,妹妹也别操太多心,那些粗活,跑腿的活计就让你三哥他们去做。”刘氏附合着孙氏的话,对着站在门口的李春儿和周天楚挥挥手,“这厨房烟味儿重,妹妹和村长也别尽站在那里,出去走走,逛逛,也好联络联络感情。”

    “唉,周大哥,看来三位嫂子是嫌我们碍眼了。”家人的贴心,让李春儿的心里暖烘烘一片,唉声叹气的朝着身旁的笑得一脸温润的周天楚挤眉弄眼一番,便拉着他出了厨房。

    李春儿的性子,林氏她们也都清楚,一听她的话,便知道是开玩笑的,所以也没当真。

    她们不把李春儿的话当一回事,可出了厨房的李春儿心里却有了一些相法。

    如今家里的一切事事以她这个做妹妹的为主,不仅让哥哥嫂子们没有了施展的空间,这样下去,只怕也会让他们渐渐失了自己的主意。

    这样的事情,换作是别家,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如果是那些不和睦的家庭,说不定早就吵着,闹着要分家了。

    这个时代,对女人的要求很苛刻,除了那些懦弱的男人,谁也不会去让一个女人当家。

    更别说,她还是一个待嫁的闺女,上面不仅有爹娘,还有三位哥哥嫂子,就算是轮,家里的事情也轮不到她说话,更何况是当家做主。

    现在她还没嫁人,家里的事情自己能一手操办,也能事事考虑好,顾虑到,家里所有的人都没有任何意见,甚至是乐于见的。可她嫁人之后了,那便是别家的人了,娘家的事情,她总会有顾不到的地方。到了那个时候,她也不好再像现在这样,事事包揽。

    哥哥嫂子们都是有主意,有想法的,而且个个能干,做事稳妥,其实根本不用她这个做妹妹的来操心。

    或许,她该放手,不应该在大家的默认下当家做主。

    其实她就是一个喜欢简单生活的人,根本懒得去操太多的心,最好是有人替她安排一切,让她无忧无虑的生活。

    如今这般,也是因为那时家境穷所迫,现在家境好了,那她也该放松放松,好好的享受家人的疼爱与关怀,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儿和妹妹。

    嫁到周家之后,再做一个好儿媳,好妻子。

    李春儿的心里下定了决心,便不会再纠结。

    第二天酒楼招人的事情,她就全权交给了李三元和李平安。

    对于李春儿的彻底交权,让李三元他们一时有些愣住,忍不住劝道:“妹妹,这酒楼招人可都是大事儿,你可不能不去。”

    “三哥,我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有你和平安哥在,我放心。再说,周大哥明天便要回清水村了,我想多陪陪他。”既然决定放权,李春儿是毫不含糊。

    招人这方面,不过是看看那些来应工人的人品如何,做事牢不牢靠,勤不勤快。说实话,看人这方面,她还真没什么经验。

    比起人生阅历都要比她多的大哥他们,她还差得远了。

    “可是,这……”李三元还想劝说,却被周天楚笑着打断,“三哥,我年前让人做了一块楼匾,不如你们先去酒楼那边,等我和春儿拿了楼匾回来,再去酒楼怎么样?”

    招人这事儿,如李三元所说,确实是一件大事。

    周天楚猜不到李春儿此时的心里在想什么,也猜不出她的用意,但听到她说要好好的陪陪他的时候,他心里还是很高兴。

    做为一村之长的他,真的是没办法在县城住太久的时候,就像上次他和春儿掉入桃源的那段期间,如果不是绍宇,说不定他的村长之位就换人了。

    “那成,我们先去酒楼,你们稍后再来。”周天楚都这样说了,李三元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先去酒楼。

    李三元他们一走,周天楚和李春儿随后也出了家门。

    “周大哥,你什么时候让人去做的楼匾,我怎么不知道?你不说这事儿,我都忘记酒楼要重新做楼匾了。”路上,李春儿问着周天楚,同时暗恼自己的粗心大意,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这没做过生意的人,有些方面果然是考虑不周全。

    “我上次问你酒楼名字的时候,你说黄鹤楼这个名字不错,我便让白掌柜找人去做了。”瞧着她一脸懊恼的样子,周天楚温柔的一笑,宠溺地抬手抚了抚她的头。

    两人此时正肩并肩的走在大街,郎才女貌的两人本就吸引了街上不少人的视线,周天楚亲昵的动作立马惹来了更多人的驻留,以及悄声低语。

    感受到四周投过来的异样目光,李春儿脸色微微一红,忍不住瞪了若无其事的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至于街上那目光,则当作没看见。

    他们两个人秀恩爱,关别人什么事情。

    无视街上人的目光,李春儿和周天楚手牵着手边走边逛,等拿到楼匾回到酒楼去的时候,都临近中午了。

    两人还没到酒楼门口,就见李一元一脸焦急的在门口徘徊,一见着两人,就急忙迎了上来,“村长,妹妹,你们可来了,快进去瞧瞧,以前给这酒楼提供鱼啊,肉啊,菜啊的老板们都来了,说是要继续给咱酒楼提供。这事儿,咱们也做不了主,正等着你来拿主意了。”

    李春儿一边往里走,一边语重心长的道:“大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没必要非等着我来,你们要觉着不错,做主就成。”

    看来,她决定放权是对的。

    要真这么下去,以后不管大事儿,小事儿,都得等着她拿主意。

    “妹妹,这酒楼是你的,这拿主意的事情,当然得你来。”李一元帮着周天楚抬着楼匾,一脸笑呵呵的。

    “大哥,这酒楼是咱家的,不是我一个人的,不管大事,小事,大家都一样可以拿主意。”李一元这话,李春儿真是不爱听。

    敢情酒楼是她买下来,就成了她一个人的了。

    连大哥都这样认为,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看来,她得找个时间,好好地与家人沟通一下,让他们改改这认知。

    “呵呵……”见李春儿一脸严肃的样子,李一元也不接话了,心里则想着,家里能有今天,都是靠妹妹一个人,这家,当然得她来当。

    此时酒楼里有外人在,李春儿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将这沟通的事情放到一边。

    如今要做的事情,就是先将酒楼开起来。

    李春儿进到大堂,就见李三元和李平安正与三人说着话,看那三人的打扮,应该就是李一元所说的那些供应商。

    见到她进来,李三元起身朝着那几人介绍道:“高老板,安老板,赵老板,这就是我所说的这酒楼的老板,我的妹妹——李春儿,您们刚刚所提的事情,还得她拿主意才行。”

    看到一身素雅,面容娇俏,淡然浅笑的李春儿,三位老板不由的一怔,随即掩过眼里的惊艳,忙笑着打招呼,“原来是李姑娘,幸会幸会。”

    “三位老板客气了,快请坐。”李春儿笑着朝三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自己则在李三元让出来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三位老板也都是熟人,相互推托了一下,最后由安老板说明各自的来意,“李姑娘,我们的来意,想来你的大哥刚刚也与你说了。是这样的,年前的时候,见到这酒楼门口贴着招人的告示,便知道这酒楼换老板了,今日来,也不是为了其他的事情,就是想问问李姑娘,咱们有没有机会合作。以前这酒楼,也算是咱县城有名的大酒楼,这里每日需要的一些菜,鱼,肉……都是让我们这几家送,县城里还有好几家大酒楼都与我们有着合作的关系。福熙楼,不知李姑娘有没有听说过,不信的话,李姑娘可以去那打听打听。所以李姑娘尽管放心,我们给酒楼提供的东西绝对都是最好,最新鲜的。”

    周家的福熙楼,以前在县城也算不是有名的酒楼,自从周天楚开始在酒楼推广螃蟹之后,是越来越有名,县城的人几乎人人都知道。三位老板之所以说出福熙楼,也是为了让李春儿能够放心的与他们合作。

    有周天楚在,福熙楼的事情,李春儿根本不需要去打听,三位老板一说出福熙楼,李春儿心里便有了决定,笑着朝三位很有诚意的老板道:“酒楼不日就要开张了,我也正烦恼着这事儿,三位老板今日能上门,倒也了了我这桩烦心事。既然决定合作,那我们这黄鹤楼以后的菜色供给,就靠三位老板了,其他的事情,三位老板与我三哥谈就成,以后要有任何事情,可以直接找他。”

    说着,就站起身,把站在她身旁的李三元往前一推。

    “三哥,以后这酒楼的掌柜是你和平安哥,所有的事情,由你们商量着拿主意,不必事事过问我。”抢在李三元开口之前,李春儿直接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

    不等他说话,就往后院走去。

    酒楼的后院很大,除了厨房之外,还有一排房间,是提供给酒楼里的伙计住的,足足有十间房,里面床铺什么的应有尽有,倒是让李春儿省了不少心思。

    来到后院,就见院子里站了十五个男人,五个妇人,年龄大约在十八岁到二十三岁之间,尽管每个人的衣服上都有一些大大小小的补丁,但精神面貌都不错,瞧着人也都是老实人。

    对这些人的第一映象,李春儿很满意。

    见到李春儿,李平安忙笑着朝她开口,“春儿妹子,你来了,这二十个人都是刚刚招的,有五对是夫妻。”

    李春儿一一扫过那二十个人,清了清嗓子,才笑着出声,“大家好,我是这酒楼的第三掌柜——李春儿,身旁这位,是酒楼的二掌柜李平安,大掌柜是李三元,相信大家刚刚都见过了。今天我们能一起站在这里,就说明我们之间的缘分,很高兴以后能与大家一起做事,同时也希望大家能够相处愉快。”

    声音清脆,笑容温和,语气随和,瞬间让刚刚心里还在忐忑不安的二十人放松开来,齐齐与她打招呼,“三掌柜好。”

    “平安哥,你有没有与他们说说他们今后需要做的事情,以及月钱的事?”李春儿点点头,问着身旁的李平安。

    “春儿妹子,月钱的事情,咱也没商量过,我也不好做主,还是你来与他们说说吧!”事关月钱的事情,李平安真不好做主,所以只说了做事的范围,并没有说其他。

    李春儿就猜到是这样,心里叹了一口气,只得再次朝着面前的二十人道:“对于大家今后需要做的事情,相信二掌柜刚刚都与大家说清楚了。下面,我来说说大家月钱的事。”

    瞧着一个个发亮的眼神,李春儿轻轻笑了,果然,不管在哪个时代,对于打工的人来说,最关心的还是工资的问题,“我们酒楼是包吃包住,一个月给大家四天的休息时间,具体时间由我们来安排,月钱是每个人二两银子,如果大家做事勤快,表现得好,我们也会适当的给他加月钱。酒楼开张的日子定在五天之后,也就是二十号那天。这五天期间,我会先给大家培训一些东西,大家也可以利用这五天的时间,熟悉这酒楼的一切,我不希望酒楼开张的那天,看到大家手忙脚乱的样子。从今天开始,大家就可以住在这里,月钱则从明天开始算。”

    李春儿打听过,一般酒楼给的月钱都不到二两银子,而且每个月才给人休息两天,所以,她刚刚所说的待遇,应该是所有酒楼里面最好的。

    这样的待遇,也是那二十人没有想到的,一个个不掩兴奋之色,同时暗暗庆幸,他们被选中了。

    要知道,刚刚与他们一起来应工的人有五六十人,而被选中的却只有他们二十人,这样一想,便齐声声地喊道:“三掌柜放心,我们一定好好做事。”

    “好,有大家这句话就成。”这样中气十足的声音,让李春儿非常满意。

    员工找到了,供货商也有了,掌柜的,厨子厨娘都是自家人,楼匾也做了,酒楼所需的一切基本上都准备得差不多,只等着五天之后正式开张营业,可李春儿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而且是最重要的一点。

    可无论李春儿怎么想,也想不起那漏掉的最重要一点是什么,直到吃晚饭的时候,看到桌子上那一盘盘美味的菜肴,脑子里灵光一闪,这才想起来。

    李春儿的异常,众人也都看在眼里,可看她一直陷入沉思的样子,也不好去打扰她,此时见她脸上露出了笑容,周天楚这才关心的问道:“春儿,你没事儿吧!看你一整天都在那里沉思着,是不是在想什么事情?”

    “周大哥,我没什么事,不用担心。从酒楼出来以后,我总觉得酒楼里缺了些什么东西,直到刚刚我才想起来,缺了什么。”把他担忧的神情瞧在眼里,李春儿温温一笑,说出她沉思了一天的原因。

    “妹妹,缺了啥?说出来,我们也好趁早准备准备。”一听是酒楼缺了东西,李一元他们一个个的都紧张起来。

    这酒楼都要开张了,可不能缺东少西的,到时候需要的时候,可没地方去找。

    事先不准备妥当,到时候岂不是误事儿。

    “你们也不用紧张,我只是想着,酒楼开张以后,客人点菜的时候,没有菜谱怎么成?放心,我今晚会把咱酒楼的菜谱列出来。”事情想起来了,自然不难解决。

    想到明天周天楚便要回清水村了,李春儿便朝着李一元和李二元道:“大哥,二哥,你们明天与周大哥一起回清水村,把家里薰着的腊鱼,腊肉,还有存放着的辣椒酱都搬过来。把这县城的一切也与他们说说,好让他们放心,最好是能接了他们一起来县城。”

    如今天气渐渐暖和了,家里那些腊鱼,腊肉也存放不了太久,倒不如在酒楼开张的时候,就让客人们尝尝鲜。

    “成。”李春儿吩咐的事情,李一元和李二元二话不说就应了下来。

    酒楼还没开张,他们也帮不了什么忙,倒不如跟着回家一趟。

    大家高高兴兴的吃过晚饭,坐着聊了一会儿天,便各自回了房间。

    对于周天楚与李春儿住同一房间的事情,李一元他们虽然很吃惊,但想到他们两人如今定了亲,倒也没说什么,便由着他们去。

    “春儿,我明天就要回清水村了。”门一关起来,周天楚就搂住了李春儿的腰,一脸的依依不舍。

    他是真不想回清水村去,可村子里面有事情,他又不得不回去。

    “明天不是还没到吗?现在就这副不舍的样子,叫我如何是好?”李春儿心里也舍不得,可脸上却是带着戏谑的笑,伸手捏了捏他的俊脸,直到捏出了两个通红的指印才放手。

    她发现,这个男人越来越粘她了。

    真不知是好,还是坏。“我真想把你融为身体的一部分,这样,我们就永远都无法分开,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一体。”对于李春儿这样调皮的动作,周天楚早已习惯,并且乐在其中。

    因为这样亲昵的动作,是专属于他周天楚的。

    “那还不成怪物了。”李春儿白了他一眼,把他放在腰上的手拿开,在书桌前坐下。

    她还得列菜谱,现在可没时间浓情密意。

    周天楚也知道她在做事的时候,不喜人打扰,只得拿了一本书,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享受专属于两人之间的安静,偶尔偷偷地看上她一眼,欣赏她认真时的模样,有时还能与李春儿对视一眼,然后笑着别开视线,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相处一室,一个写着菜谱,一个看着书籍,时间过得倒也快。

    在李春儿放下笔的同时,周天楚也放下了书。

    “春儿,天色不早了,我去打水给你洗漱,好早些休息。”周天楚放下书,拿着脸盆就出了门。

    睡觉之前洗漱,这是李春儿的习惯,在桃源的那段时间,周天楚早已摸清了她的生活中的一些小习惯。

    望着周天楚消失在门口的背影,李春儿唇角不由自主的勾起。

    这个男人这样宠着她,贯着她,如果他不在自己的身边,她当真是不习惯。

    或许,有些坚持,她也不必再坚持了。

    都已经同床共枕,在外人眼里,两人之间该发生的早就发生了,谁也不会相信,都睡在一起的男女之间还守着最后一道防线。

    这样一想,李春儿倒也释然了。

    看着端着洗漱水进来的周天楚,脸上的笑容越发明媚,在烛光里摇曳生姿,看得周天楚呼吸一滞,就这样端着洗漱水站在门口,出神的望着她。

    他感觉,今晚的春儿与往日不同。

    不理会周天楚的出神,李春儿走过去,从他手里接过洗漱水,放到一旁的架子上,开始洗漱起来。

    回神的周天楚并没有动,依然站在门口,就这样温柔的注视着她。

    他明天就要回清水村,有一段时间不能见春儿了,他似乎想趁着今晚,把见不到春儿的那段时间在今晚补回来。

    如此灼热的目光,李春儿实在无法忽视,想到刚刚做的决定,脸上就一阵滚烫,忍不住抬头瞪了他一眼,却是没说什么。

    虽然是瞪,可看在此时的周天楚眼里,却是别有一番风情,那样娇媚的眼神,牵引着他身体里的某根弦在不断地叫嚣。

    以前,两人之间除了牵手,再无其他亲密的动作,所以在桃源的那段时间,哪怕两人夜夜同床共枕,相拥而眠,他也能做一个正人君子,毫无邪念。

    可自从两人定亲之后,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他便再也无法做正人君子,哪怕仅仅只是一个拥抱,他的脑子里也能闪过一些邪念。

    昨晚的他,如果不是还存着一丝理智,两人之间的最后一道防线只怕是守不住了。

    这样下去,他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想到昨晚两人之间守着最后一道防线的缠绵,周天楚就觉得全身有无数只蚂蚁在爬,身体的某处也开始有了反应。

    这时,门口吹进来一阵冷风,瞬间让周天楚清醒,而清醒的他第一反应就是转过身去,掩饰着自己身体的反应,同时努力让脑海中的邪念散去。洗漱完的李春儿见周天楚还站在门口,不明白他这又是怎么了,感觉到冷意,便出声提醒道:“周大哥,你站在门口做什么,外面起风了,快把门关起来。时候不早了,早些歇息吧!”

    说着,就去铺床铺,准备睡觉。

    “春儿,我今晚去隔壁房间睡,你早些休息。”温温的声音,对于此时此刻的周天楚来说,同样是诱人的,无疑让他刚刚压下的火再次冒了出来,丢下一句话,就准备去隔壁房间。

    如果他今晚还留在春儿的房间,他可真的不敢保证,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与其压抑着这种煎熬,倒不如自己一个人去冷静。

    “周大哥,好好的,你去隔壁做什么,那里连一床被子都没有。”李春儿嘴角抽了抽,她实在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昨天说让他住一间房,他非要缠着与她同住一间房,今晚倒好,又要去隔壁睡。

    李春儿内心诽腹,见周天楚依然站在门口不动,只好上前拉他进屋。

    两人的手刚一触碰,周天楚就像触电了一般,迅速的甩开,脸上也闪过一丝尴尬。

    他不能让春儿知道,此时的他心里正有着不该有的想法。

    一接触到他发烫的手,李春儿便明白了他突然要去隔壁睡的想法。

    敢情这男人还没睡觉,就在想那些事情了。

    想到昨晚他的压抑,李春儿的心里忍不住一阵心疼。

    她虽然不知道这样的压抑对男人来说,是多大的煎熬,但看他压抑时的样子,也知道肯定不好受。

    昨天晚上,她便默许了他的一切动作,可紧要关头,他还是考虑到了她的想法,没有更进一步。

    他如此的考虑着她,她是不是也该考虑着他。

    只是没想到,她今晚下定决心,反倒是他要逃了。

    想到这里,李春儿不禁笑了,也不再去拉他的手,直接扯过他的腰带,将他往屋里带,然后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寂静的夜里,如此大的关门声,差点将已经睡下的其他人惊醒。

    “春儿,我,我,我……”周天楚也没料到李春儿有这样动作,只得任由她拉扯着自己的腰带,将他往床边带。

    “周大哥,夜深了,我们就寝吧!”李春儿诡异的一笑,一把将他推倒在床上,手轻轻一扬,房间里的烛火瞬间熄灭。

    今晚,她就将这个男人给办了。

    这一拉一推间,周天楚就是再傻,也明白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借着窗外朦胧的月光,隐约可见此时站在床前的李春儿很紧张,刚刚主动的劲儿也消失不见。

    周天楚感觉到她的紧张,压下内心的期待,将她拉入怀中,在她耳边温柔的道:“春儿,我说过,我不会勉强你。”

    如果春儿不愿,他绝不会勉强。

    “周大哥,情到深处,该发生的事情就让它发生,我愿意将自己交给你。”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李春儿觉得很安心。

    话音落下,便主动献上了红唇,同时也堵住了周天楚即将出口的话。

    将自己交给心爱的男人,她怎会不愿。

    “春儿……”一声粗重,沙哑的低吟,淹没在夜色里。

    接下来,便是一室的旖旎春光与暧昧呻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农家姑娘不愁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霏风玲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霏风玲月并收藏农家姑娘不愁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