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家姑娘不愁嫁 > 093瞒不住了

093瞒不住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夫人的关心,让李春儿的眼泪差点就夺眶而出,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再次失控。

    她以为,她可以做得很好,可以在周夫人面前表现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可是,一想到周天楚躺在她怀里时,渐渐变冷的身体,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感觉到李春儿微微颤抖的身体,看到她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的模样,周夫人顿时吓得不轻,忙问道:“春儿,到底怎么啦!是不是楚儿欺负你了,快告诉伯母,等楚儿回来,我一定替你好好的教训他。”

    与周天楚的生死不明相比,李春儿情愿是被周天楚给欺负了。

    至少他还在她身边,至少他欺负了她,她还可以欺负回来。

    可偏偏……

    他让虚无大师带走了,而她根本不知道虚无大师将他带去了哪里?更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活过来?

    “伯母,我没事儿,就是想到周大哥不知要去多长时间,一时舍不得他,也有些想他了。”李春儿吸了吸鼻子,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傻孩子,他又不是不回来了,不过是去陪陪他师父,你这个样子,也不怕人笑话。”周夫人笑着嗔了她一眼,可没想到,她无心的话,却触到了李春儿心中的痛处。

    尽管如此,李春儿还是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过度的异常,引来周夫人的怀疑,而是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咬牙切齿道:“他又是敢不回来,我就是寻遍天涯海角,也要将他带回来,然后狠狠的折磨他。”

    以前的李春儿,不管多大的事情,在众人的眼里都是浅笑嫣然,淡然处之的样子,就没有见过她如现在这般情绪表露,显些失控的时候。

    哪怕李春儿表现得再好,周夫人的心中还是免不了有些怀疑,特别是她的心里到现在还有一些不安,内心怀疑着,嘴上却是笑着安慰道:“行,到时候,伯母肯定是站在你这一边。”

    “谢谢伯母!”有了周夫人的安慰,李春儿的心里尽管痛着,相比刚刚,还是稍微的好了一些。

    又陪着周夫人聊了一些县城酒楼的近况,李春儿这才回家去。

    亲自送李春儿出门,还没进大厅,周夫人就捂着自周天楚走后,一直处于心慌慌的胸口急忙寻了个最近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可把巧儿吓了一跳,忙扶住她,担心的问道:“夫人,你这是怎么啦!”

    “楚儿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母子连心,再加之李春儿刚刚又如此的一反常态,周夫人虽然不知道周天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也肯定了一点,一定是他出事了。

    “夫人,李姑娘刚刚不是说,公子随虚无大师去龙山寺了吗?”巧儿虽然也觉得刚刚的李春儿有些奇怪,但对她的话却是没有任何怀疑。

    “再陪我去佛堂。”周夫人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巧儿再次陪她去佛堂念经祈祷。

    她心里明白,虚无大师虽然身为周天楚的师父,可他一直云游四海,行踪飘忽不定,不可能因为在路上遇到了周天楚,因为想他,就将他带走。

    那么,能让虚无大师带走周天楚的原因,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尽管已经猜到了这一层,周夫人却是不能去问李春儿。

    李春儿和周天楚的感情,她都看在眼里,如果周天楚真出了什么事情,她的心里一定与她这个做母亲的一样伤心。

    所以,周夫人只能把心中的怀疑埋在心里,在佛堂里面静静地祈祷,等着周天楚回来。

    周夫人的怀疑,李春儿并不知道,从周家出来,她也没有直接回家,反而去了山上属于她和周天楚的那个两人天地。

    她刚刚在周夫人面前,差点就失控,回到家,见到自己的爹娘,他们再一询问,一关心,她实在是没法保证会不会抱着他们痛哭,然后将周天楚出事的消息说出来,将自己内心的痛与恐慌说出来。

    所以,在回家之前,她必须先让自己完全的冷静下来。

    来到山上,她却发现自己错了。

    看着那片专属于她和周天楚的花海,看着那些在面前翩翩起舞的蝴蝶,蜂蜜,眼前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她与周天楚依偎在一起,有说有笑的画面,怎么也挥之不去。

    在这里,她能感受到周天楚独有的气息,萦绕在她的身边。

    李春儿身上的悲伤气息实在太浓,就连那些蝴蝶,蜜蜂都感觉到了,一只只的停留在她的身上,无声的安慰着她。

    “蝶儿,蜂儿,你们也知道周大哥出事了对不对?”

    “放心,我一定会很坚强,现在只是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一时无法接受,等过一阵子,就会好的。”

    “而且,我相信,周大哥一定会回来。”

    “一个月没有见你们,是不是想我了,放心,以后我就天天来看你们。”

    看着这些贴心的,有灵气的蝴蝶,蜜蜂,李春儿轻轻地对着它们呢喃着。

    这些话,她无法对别人说起,此时也只能跟蝴蝶,蜜蜂说了。

    一个人静静地在山上呆着,直到天色逐渐黑下来,李春儿才下山回家去。

    一进院门,就见李大业和赵氏一脸担心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一见到她回来,就急忙问道:“春妮儿,有人看到你下午从县城回来了,都这个时候了,怎么才回家来?”

    看着李大业和赵氏担忧的脸,李春儿笑了笑,一边挽着他们的手臂进屋,一边解释道:“爹,娘,山上那些蜂蜜不是一个月没人理会了吗?我一回村子去看了一下周伯母,就到山上去了。如今那些蜂箱都装满了蜂蜜块,我明天就去提回来。”

    脸上看不出一丝其他的情绪,李大业和赵氏也就没有多想。

    此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李大业和赵氏知道李春儿回村了,又一直不见她回来,所以一直等到现在,也没有开饭。现在她回来了,赵氏就忙吩咐着李美儿和李丽儿将碗筷摆上桌,自己则进了厨房。

    而李大业则是有些心急的问着关于酒楼的一些事情,“春妮儿,最近村子里有不少人都在传县城新开了一家叫黄鹤楼的酒楼,里面的菜色既独特,又美味,吸引了不少客人,快与爹说说,那酒楼是不是就是你们开的?”

    “看来,咱家的酒楼真的是出名了。”李春儿感叹了一句,随即笑着道:“爹,黄鹤楼就是我们开的酒楼,已经开张一个月了,你们不知道,那生意好得不得了,天天都是满楼的客人,有时候还会出现客人排队等吃饭的情况了。”

    酒楼的事情,李春儿并没有夸大其词,而是实话实说。

    “真的?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家春妮儿是好样的。”一开始的时候,李大业和赵氏可是担心得不得了,就怕酒楼开起来没生意,白白浪费了买下酒楼的钱,如今听李春儿这么一说,李大业是笑得眼都看不见了。

    “瞧把你给乐的,春妮儿的本事,咱们可是一早就知道。开酒楼可是一件辛苦的事儿,别春妮儿一回来,你就问东问西的,赶紧吃饭先。”从厨房里端着菜出来的赵氏一见他乐呵的样,就瞪了他一眼,尽管是埋怨的话,可脸上的笑却是掩不住。

    女儿,儿子的本事大,他们做父母的能不高兴吗?

    “对,对,对,吃饭,吃饭。”李大业忙乐呵呵的招呼着李春儿吃饭。

    看着李大业和赵氏的欣慰的笑脸,李春儿哪怕心中因周天楚的事情再难受,也会强颜欢笑。

    李一元他们不在家,吃饭的时候自然不用分桌而坐。

    李春儿的回来,可把家里的几个孩子乐坏了。

    席间,性急的李丽儿就事先开口问道:“姑姑,你这次回来,是不是接我们去县城玩的?”

    “姑姑,我也要去。”李芳儿如今可是四岁了,说话,思维各方面都在成长着,自从家里的生活好了,就被养得白白嫩嫩的,一脸精致的小脸红润润的,此时正仰头着,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望着李春儿,李春儿一时忍不住,又伸手去捏她的小脸蛋儿,“肯定少不了你的份,你那个书瀚哥哥可是一直念叨着你,时不时的就问姑姑,你什么时候去县城了。”

    有时候,李春儿也很奇怪,王书瀚也仅仅只是见了李芳儿一面,在一起玩了一会儿,都这么长时间过去,居然还一直念叨着她。

    不过,小孩子的心里,她还真是琢磨不透。

    也许就像王老板所说,王书瀚是家里的独子,一个人太孤单,才会在见到长相甜美,可爱的李芳儿之后,一直对她念念不忘。

    李芳儿在自己的小脑袋里面搜索了一遍,也没有李春儿所说的书瀚哥哥,于是歪着头问道,“姑姑,书瀚哥哥是谁?”

    很明显,对方对她念念不忘,而她却根本对人家没一丝印象,早把王书瀚这个人抛到九宵云外去了。

    瞧着她一脸好奇的小模样,李春儿真不知是该替王书瀚抹一把同情泪,还是骂李芳儿这个小没良心的。

    李芳儿毕竟还小,有时候忘性大也能理解,李春儿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着道,“过段时间,姑姑就带你们和爷爷,嬷嬷去县城,到时候,你就能见到他了。”

    “春妮儿,咱家真的都要搬到县城去呀!”李春儿的意思,赵氏和李大业也听明白了,那便是要让他们都去县城。

    毕竟在清水村生活了大半辈子,要真的搬去其他地方,赵氏和李大业的心里还是有一丝不愿,更多的是不舍。

    心里总觉得,像县城那样的大地方,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乡下人该去的地方。

    “爹,娘,县城那里买的宅子很大,住的房间都收拾出来了,就等着你们过去。酒楼的事情忙,我和大哥他们一时也顾不上家里边,如果你们能去县城,也能相互照应着。”李春儿自然看出了两人的不愿,但还是出声劝着,紧接着又道:“我在县城都给美丫头几个找好先生了,随时都可以去家里教他们念书。再说,咱们家里人多,说实话,如今这个家还是有些拥挤,而且一到下雨天,漏雨的地方不少,这房子自然是要重新建过。建了新房子,住着也舒服,到时候再从县城回来也不迟。”

    “这样儿好是好,可咱们要真都搬到县城去了,这家里的一切可就顾不上了。家里边田地啥的,这个时节也要开始忙活了,咱们这一去县城,那还不得荒在那里呀!”与田地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其他的事情还好说,李大业最关心的就是田地问题。

    “是啊,咱们家里养了那么多鸡啊,啥的,我们要是走了,可就没有管它们了。前些日子,我还与你爹商量来着,得去抓几只小猪仔子来养着了。”这突然要走了,先不说李大业放不下家里的田地,就是操持了半辈子家的赵氏也放不下家里的一切。

    不等李春儿开口,便用商量着的语气道:“春妮儿,要不这样,让娘和你爹留在家里,你接着美丫头和文小子他们几个去县城得了。”

    “娘,这怎么成?我们都去了县城,把您和爹留在家里,我和大哥他们也不会放心呀!您想想,我们每天都在酒楼忙活,也顾不上美丫头他们几个,要是把他们放在家里,没人照看着,您和爹不也得担心吗?”赵氏的话,在李春儿这里根本就没得商量。

    忙又朝着李大业道:“爹,我们家里的田地不一定就得荒着,您看,我们可以与一些家里田地比较少的叔叔伯伯商量一下,把自家的田地让他们先帮着种几年,收成什么的,我们都可以不要,只要不让田地荒着就成。”

    解决完李大业担心的问题,又来解决赵氏所担心的问题,“娘,县城的宅子里有地方可以养鸡,我们可以把家里面的鸡都带到县城去养,您根本不需要担心这些。”

    “那成,去县城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爹明天就去找你那些叔叔伯伯的商量一下,把家里的田地让他们先帮着种上几年。”李大业也知道李春儿都是为了他们着想,想让他们日子过得舒服些,也就不再犹豫不决,决定过段时间跟着一起去县城。

    自家老头子都决定了,赵氏自然也就不再多言。

    这女儿,儿子,儿媳妇,孙子孙女都去县城了,他们两老守着这冷冷清清的家,也没啥意思。

    劝说成功,李春儿便不再多言,吃过饭之后,强打起精神陪着李大业和赵氏聊了一会儿天,又逗了一会儿李芳儿,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正看到李美儿静静地坐在床沿上绣着花,而李丽儿,李芬儿两个丫头则在一边嘻笑打闹。

    见到李春儿进来,三人忙笑着唤道:“姑姑。”

    李春儿朝三人笑了笑,在李美儿的身边坐了下来,见她的绣功比以前越发好了,夸赞道:“美丫头,姑姑一个月没回来,没想到,你的绣功越来越好了,都快赶上你娘了。”

    “姑姑,哪有?”受了夸赞,李美儿不禁红了脸。

    “姑姑,你不知道,大姐偷偷绣了一个很漂亮的荷包藏起来了,也不知道是要送给谁的?”李丽儿一向心直口快,听李春儿夸赞李美儿的绣功,立马把自己发现的一个秘密抖了出来。

    “丽丫头,你胡说什么?”李美儿也没想到,自己的小秘密居然被人发现了,脸上的红潮不仅没有褪去,反而更浓,狠狠的瞪了一眼无辜的李丽儿,见到李春儿似笑非笑的脸时,不禁急了,“姑姑,你别听丽丫头胡说,我才没有绣什么荷包呢?”

    李美儿的那些小女孩心思,家里其他人不知道,李春儿却是察觉到了一些,倒也没有笑话她,只是隐晦的道:“美丫头,你现在还小,很多事情都不懂,可不能因为一些事情,失了自己的心。”

    这个时代的小孩子本就早熟,李美儿虽然才十二岁不到,却也是个心思细腻的,至少比平日里咋咋呼呼的李丽儿要好。

    所以,李春儿相信,她的话,李美儿能够听得懂。

    “姑姑,我知道。”果然,李美儿听懂了她话里面的意思,说着,就红着脸垂下了头。

    原来,她的心思,姑姑已经知道了。

    李美儿听懂了她的意思,李春儿也便再说什么。

    毕竟像李美儿这个年纪,正是对任何事情都敏感的时候,她如果说得太多,怕她不但接受不了,反而会适得其反。

    这一个月以来,一直忙着酒楼的事情,再加上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此时的李春儿是心神俱累,便招呼着李美儿她们睡下,“时候不早了,都睡吧!有什么话儿,留着明天再说。”

    说着,就脱了衣服,上了床榻。

    见到李美儿放到一旁的绣架,又叮嘱道:“美丫头,晚上凑在烛光底下刺绣,太伤眼睛,以后要绣东西放在白天绣,晚上就好好的休息,这么小的年纪,可别把自己的眼睛熬坏了。”

    家里的几个孩子本就与李春儿亲近,一向都很听她的话,加之李春儿又知道了李美儿藏在心中的秘密,而没有告诉其他人,李美儿的心里不禁对李春儿又亲近了几分,听着她的叮嘱,忙乖巧的点点头,“姑姑,我知道,我以后会注意的。

    熄了灯,李美儿她们三个小丫头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而李春儿却是无法睡着,每当一闭上眼,就浮现出周天楚一脸温柔注视着她的样子。

    也不知道虚无大师将周大哥带到哪里去了?

    一个明明没了呼吸的人,真的能再次活过来吗?

    两个问题一直缠绕在李春儿的脑海,直到外面传来第一声鸡叫声,才强迫自己入睡。

    她不能倒下,她还要等着周大哥回来。

    尽管睡得晚,翌日,李春儿还是早早就醒来了。

    吃过早饭,李大业就听了李春儿的话,去找那些家里田地少的叔叔伯伯,问他们愿不愿意种自家的田地。

    而李春儿则是带着李美儿和李丽儿两人去了山上,那么久没有去山上收蜂蜜,那些蜂箱早就满了。

    如今李一元他们都在县城,既然她回到了村里,这些事情,自然就得她来搞定。

    往山上来回跑了三趟,才把那些蜂蜜块全部提回家里。

    家里用来装蜂蜜的罐子还存放着很多,这次倒是不需要专门去镇上买。

    现在就等着蜂蜜块融化开,装进罐子,拿去外面卖就成了。

    可如今县城开着的酒楼都忙不过来,先前与周家酒楼又签了辣椒酱的合约,现在家里每个月不仅要做辣椒酱,还要拿蜂蜜去卖,根本就忙不过来。

    想了想,李春儿还是决定去镇上或者县城买下一间铺子,专门用来卖蜂蜜和辣椒酱。

    至于其中的人力物力,看店铺的人选,如今也只有找江氏和李大福了。

    想到就做,与赵氏说了一声,李春儿就直接找江氏去了。

    进到院子,就见江氏正和村子里的俏媒婆在堂屋说着话。

    见到李春儿进来,江氏和俏媒婆立马停了话题,似乎是怕李春儿听到一般。

    ”二婶子,俏嫂子聊着天了。“李春儿也不甚在意,笑着打招呼。

    江氏一边拉着她坐下,一边笑着道:”是啊。你俏嫂子刚刚还在问,你和村长亲都定了,啥时候能喝上你们的喜酒,没想到你就过来了。“

    闻言,李春儿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随即笑着道:”俏嫂子和二婶子也知道,如今周大哥正忙着在村子里建学堂,义诊堂,还有赡养堂,再说成亲是两个人的大事儿,自然不能草率,所以周大哥和我决定,将成亲的事情往后推一推。“

    顿了顿,又笑着道:”俏嫂子和二婶子想要喝我和周大哥的喜酒,恐怕还得等上一等。“

    李春儿一个月都在县城,没有与周天楚见过面,根本就不知道周天楚已经在村子里建学堂了。

    她如今知道这些,还是昨天听周夫人,还有李大业和赵氏说起,才知道了这回事儿。

    现在周天楚不在,这些造福村子里的事情,也只能由她来帮着完成了。

    ”这哪成?我们都知道村长时时刻刻为咱们清水村着想,可也不能不顾自己的终身大事呀!“一听李春儿这话,俏媒婆就不赞同了。

    就是江氏也皱眉头,一脸的不赞同,”春妮儿,最大的事儿,哪比得上两人的终身大事。你得与村长好好的说说,给咱村子建学堂什么的,等你们两人成了亲之后,也一样可以建,不会耽误什么事儿。“

    ”二婶子,我知道。“李春儿的心里一点儿也不想成亲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忙笑着点头,然后转移话题道:”对了,二婶子。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事儿要与你说。“

    ”那成,你们俩先聊着,我就先回去了。“见李春儿有话要与江氏说,俏媒婆也不好再待下去,便起身告辞。

    与俏媒婆之间要说的事儿在李春儿进来之前,就已经说完了,所以江氏也不挽留她,只是叮嘱道:”俏妹子,我刚刚与你说的事儿,你可得帮着点。“

    ”成,包在我身上。“俏媒婆笑着给她保证,就出了门。

    听着两人打着哑谜,李春儿也没问,不过心里面多少还是猜到了一点。

    俏媒婆是村子里有名的媒婆,别人找她的时候,一般都是因为要她帮着牵红线的事儿。

    江氏找她来,只怕是想让她帮李平安牵牵红线。

    毕竟江氏和李大福就这么一个儿子,也都二十好几了,尽管是成过一次亲的人,可从他年前回来时的落魄样,根本无需问,就知道他那门亲事到了尽头。

    他人既然回来了,做为父母的江氏与李大福自然得考虑着帮他另寻一门亲事。

    只是,不知李平安有何想法。

    不过,这些事情不是李春儿该担心的,她现在只想好好的帮着周天楚继续完成造福村子的计划,计划好自己家里的事情,然后等着周天楚回来。

    ”春妮儿,你来找二婶子可是有什么事儿?“送走俏媒婆,进来的江氏打断了李春儿的出神。

    ”二婶子,是这样子的,县城的酒楼如今开起来了,我们一时也忙不过来,所以家里面蜂蜜和辣椒酱的事情很难再顾得上,我便想着,二婶子和二叔能不能帮着顾上。“江氏一问,李春儿立马把来找她的目的说了出来。

    接着,又把自己心中的计划与江氏说了一遍。

    大概意思就是:在县城或者镇上买下一间铺子,用来卖蜂蜜和辣椒酱,让江氏和李大福来做掌柜的。

    而她也会把辣椒酱的做法告诉他们,至于制作辣椒酱的人力,则是让他们自己去找一些可靠的人帮着做。关于蜂蜜,则是她每个月负责去山上提下来,送到店铺里面去,江氏和李大福只要订制罐子,装蜂蜜就成。

    不过,每月向周家酒楼提供五十坛子辣椒酱的事情,却没有与江氏提起。

    关于这件事情,她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说完这些,还不忘道:”二婶子,你放心,以后这店铺赚的钱,我们就按分成算,绝对不会让你和二叔白白帮着做事的。“

    ”这是啥话,你能让二婶子帮着做事,二婶子自然高兴得很。“听完李春儿的计划,江氏轻轻责怪了一句,面上还是有些犹豫之色,”我和你二叔也就平时在家里磨些豆腐在村子里卖,哪会懂得那些做生意的弯弯道道。“

    怕江氏舍不得丢下家里的豆腐坊,李春儿忙道:”二婶子,这卖豆腐也是做生意的一种,相信你和二叔不会有问题的。我到时候去找一间有后院的铺子,你和二叔可以住在铺子里头,继续做着豆腐生意,岂不是两全齐美。“

    ”这事儿,我也不好一个人决定,等你二叔回来,我与他商量商量,晚上再去家里找你。“李春儿都这样说了,江氏也不好再拒绝,但这样的大事情,她一个妇道人家也不好做决定,只得等李大福回来商量着再决定。

    ”那成,我就先走了,晚上等二婶子的信儿。“事情已经说完了,李春儿也就没有再待下去,但也没有回家去,而是去了周家。

    她有件事情,需要找周青商量。

    刚到周家门口,就见周青行色匆匆的从里面出来,差点就与李春儿撞上了。

    ”春儿姑娘,我正有事儿要去找你了。“看到李春儿,周青及时的刹住脚步,刚刚着急的神色也淡下了很多。

    ”正好,我也是专门来找你的。“看到周青那张娃娃脸,不知怎么的,李春儿就想到了李美儿对他的那些小心思,看他的眼神也变得古怪起来。

    周青被她古怪的眼神瞧得浑身不自在,忙道:”既然春儿姑娘来了,那我们进去再谈。“

    ”好。“点点头,李春儿与他一起走了进去,穿过大厅,去了周青的书房。

    ”春儿姑娘,如今酒楼的螃蟹都卖完了,公子又去了龙山寺陪虚无大师,山上那地方只有你和公子能够进去,现在螃蟹的事情就只能靠你了。我刚刚出门,就是想去找你,说说这事儿。“一进书房,周青就开口见山,听他的口气,好像需要螃蟹要得很急。

    他也是今天早上才从县城的酒楼赶回来,没想到,回到家却听夫人说,自家公子昨天就跟着虚无大师去了龙山寺。

    为了螃蟹的事情,去龙山寺找公子根本不现实,现在唯一能解决螃蟹问题的人,就是春儿姑娘了。

    ”我来也是要与你商量这事情。“李春儿没想到,周青找她的原因,和她特意来找他的原因居然一致。

    不同的是,周青找她是因为需要她提供螃蟹,而她来找他,却是要让他暂停螃蟹推广的计划。

    在周青有些惊讶的目光中,李春儿缓缓地道:”周总管,螃蟹在酒楼推广也有一些时日了,食用螃蟹的最佳季节早已过去,现在天气也慢慢的变得炎热起来,推广螃蟹的计划也该停一停。山上的螃蟹虽多,但也要经过慢慢的繁殖,可经过这段时间不停的往外送,数量已经越来越少,而且只剩下一些小螃蟹,吃起来根本就没有多少肉,再推广下去,山上的就没有螃蟹可往酒楼里面送了。“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实行推广螃蟹的计划。“李春儿的意思,周青也听明白了,只是想到自从在酒楼推广螃蟹以来,酒楼里的生意比以前好了不止一半,如果现在停了螃蟹的供应,对酒楼里的生意只怕有很大的影响。

    这一点,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有句话叫秋风起,蟹脚痒,菊花开,闻蟹来。所以,秋季是吃螃蟹的最佳季节,等到秋季,山上的螃蟹也都长大了。“周青的想法,李春儿也猜出了几分,想了想,还是道:”周总管如果是怕停了螃蟹的推广,影响酒楼的生意,那可以挑几个可靠的厨子,厨娘去黄鹤楼跟着我大嫂她们学厨艺。“

    周青知道黄鹤楼是李春儿开的,其实自从黄鹤楼开张以来,不仅县城其他的酒楼生意一落千丈,就是周家在县城的福熙楼里的生意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李春儿的厨艺,周青早就领教过。

    但也知道,有好手艺的人,一般都是藏着掖着,绝不会往外传。

    更何况,还是同开酒楼的人。

    所以,李春儿的大方与随意,让周青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时愣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她,半响才问道:”春儿姑娘不怕手艺外传之后,影响自家酒楼的生意。“

    他从小就跟着自家老爷打理酒楼的生意,一直到现在,酒楼与酒楼之间的竞争,他可是清清楚楚。不管是明着抢生意的,还是暗着抢生意,可不在少数。

    李春儿的大方,没有哪个开酒楼的老板会做到。

    ”周总管忘了我和周大哥的关系吗?“提起周天楚,李春儿脸上的笑容也暗淡了下去,想到还有辣椒酱的事情,便再次道:”如今我们家里的人都在忙着酒楼的事情,也腾不出时间来做辣椒酱,我等一下把辣椒酱的法子写给你,从今天开始,你和我三哥之间签的合约便作废了。“

    ”好。“李家的人都在县城忙着酒楼的事情,周青自然清楚,李春儿一说,就想也没想的答应下来。

    有制做辣椒酱的法子在,他可以找人自己做。

    不过,关于去黄鹤楼学艺的事情,可不能含糊,”春儿姑娘,你看我什么时候可以安排人去黄鹤楼学艺?“

    ”随时都可以,你到时候跟我三哥说一声就成,就说是我同意的。“该说的事情都说完了,李春儿丢下一句话,就出了书房。

    犹豫了半响,还是决定去看看周夫人。

    在周天楚的事情,她跟周夫人撒了谎,现要根本有些害怕见到周夫人,就怕她问起周天楚的事情,而她也怕自己的情绪失控,道出这样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直相。

    来到周夫人的房间,就见她正在床上躺着,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很不济,脸色也有些苍白之色,巧儿正轻轻的帮她揉着太阳穴。

    看样子,是头疾又犯了。

    李春儿走过去,轻轻的问道:”伯母,可是头疾又犯了?“

    眼里尽是担忧之色。

    ”春儿来了,快坐。“看到李春儿,周夫人便要从床上坐起来。

    ”伯母,您快躺着。“见她要起来,李春儿忙将她按下去,又朝巧儿道:”巧儿,你休息一会儿,我来帮伯母揉揉。“

    ”是,春儿姑娘。“巧儿听话的退到一边,将床边的位置让给李春儿。

    ”巧儿,你先出去,我有话要与春儿说。“周夫人屏退巧儿的话,让李春儿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

    等到巧儿一出房间,周夫人就望着李春儿道:”春儿,你跟伯母说实话,楚儿是不是出事了?“

    该来的,躲也躲不掉,李春儿身子微微一僵,避开周夫人探究的眼神,安慰道:”伯母,您别想太多,好好的,周大哥能出什么事儿,不过是跟着虚无大师去了龙山寺而已。“

    李春儿闪躲的眼神,让周夫人越发肯定自己的怀疑。

    她本来不想问的,春儿的隐瞒,一定有她的道理。

    可一想到自己唯一的儿子出了事情,而她这个做娘的却被蒙在鼓里,这让她如何能装作什么也不知情的样子。

    ”春儿,从楚儿昨天离开家,说要去县城看你的时候,我这心里就一直是慌慌的,到现在也是如此。都说母子连心,我是楚儿的娘,他要真出了事情,我都能感觉得到。所以,春儿你也别瞒着伯母,老实跟伯母说,楚儿是不是真的出事了。“周夫人根本不给李春儿闪躲的机会,撑着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抓着李春儿的双手,让她看着自己。

    想到昨天晚上做的梦,又道:”我昨天晚上梦到楚儿了,梦到他浑身是血的样子。“

    周夫人的话,让李春儿浑身一震,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事情终究是瞒不住了。

    ”伯母,周大哥昨天去县城的路上,刚好遇到遭遇刺杀的齐大哥等人,为了救齐大哥他们受了重伤,之后就让虚无大师带走了,我也不知道他被虚无大师带到哪里去了。“瞒不下去,李春儿只好将事情的直相说了出来,却把周天楚当时已经没了气息的事实说成了只是受了重伤。

    可哪怕只是受了重伤,做为母亲的周夫人还是一直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直接晕了过去。

    在李春儿说之前,周夫人就已经做好了周天楚出事的准备,可当真正的听到他出事的消息,根本就无法接受这样的消息。

    ”伯母。“周夫人突然晕了过去,李春儿一下慌了神,顾不得什么,一边掐周夫的人中,一边朝着外面大声喊道:”巧儿,快去叫大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农家姑娘不愁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霏风玲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霏风玲月并收藏农家姑娘不愁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