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家姑娘不愁嫁 > 095喜忧参半

095喜忧参半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违抗圣旨!

    开玩笑!

    那可是杀头之罪,世间哪个人敢冒着杀头之罪违抗圣旨。

    无人敢违抗圣旨,那就只有接旨。

    最终在圣旨和冯世杰的威逼下,尽管清水村的村民们无法接受一个女村长,但也不得不把自己的不满压在心底。

    其实仔细想一想,李春儿也没有做过伤害村子里人的事情。更多的时候,还很替村子里的人着想。

    就比如说,前年的时候,李家需要一些谷壳子,只要是有村民上门说家里有谷壳子,李家的人二话不说,就全部买了下来。

    还有,自从周天楚失踪之后,她更是监督着那些为村子里建学堂的工匠,出钱给他们买所需要的材料,没有让建学堂的事情停下来。

    再说,还有老村长在一旁协助,并不是李春儿一个人管着村子里的事情。

    这样一想,那些对李春儿当村长一事不满的村民们也慢慢的释然了。

    只要能为村民着想,管他是男村长还是女村长。

    更何况,李春儿这个暂代村长还是圣上钦点的,他们不过是一些小老百姓,一辈子守着家里的几亩田地过日子,没必要因为心里的一些不满,而去冒那个违抗圣旨的杀头之罪。

    接完圣旨,随着村民们一个个的散去,不满的声音也越来越少,想来,村民们在心里已经慢慢的接受了李春儿这个女村长。

    李春儿和周夫人正准备回家,却让冯世杰叫住,“春儿姑娘,陪本将军随意走走,本将军有话与你说。”

    李春儿看了他一眼,不明白,这个冷面将军有什么话要与她说。

    但还是没有拒绝,只是将手里的圣旨交给周夫人,让她先拿回去。

    “春儿,冯将军第一次来清水村,咱们一定得好好的款待。跟冯将军说完话,就一起回家吃午饭,我先回去让下人准备着。”周夫人交待了一句,就拿着圣旨回家去了,独留李春儿和冯世杰站在宽阔的坪地上,那些跟随冯世杰来宣旨的侍卫早已被他下令避开了。

    人都走了,不等冯世杰开口,李春儿就事先出声问道:“不知冯将军有何话要与我说?”

    声音有些冷清,态度也有些疏离,不复往日的浅笑嫣然。

    她这么明显的变化,冯世杰自然感觉到了。

    当初在黄鹤楼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他冷淡的态度,她都能浅笑着应付。

    今日这般冷清与疏离,是因为周天楚那日的事情才会变成如此吗?

    不知怎么的,看着现在的李春儿,冯世杰的内心闪过一丝心疼,却很快压抑了下去。

    被冯世杰这般打量,李春儿只是扯出一抹淡笑,看着空旷的坪地,随意的走动起来。

    冯世杰看着她有些落寞,清瘦的背影,心又微微扯了一下。

    相比那日初见时,她圆润模样,今日的她,却是清瘦的了许多。

    这般女子,当真是需要男人的保护。

    压下内心升起的保护欲,冯世杰跟着李春儿的脚步,边走边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近来的状况,这也是绍宇托我问的事情。”

    顿了顿,又道:“那天的事情发生之后,绍宇一直很担心你。”

    “我没事,我很好!”冷清的六个字,其中的痛,除了她自己,又有何人明白。

    想到这段时间,齐绍宇的狠厉手段,以及自责的样子,冯世杰再次出声道,“天楚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心里也很难受,这段时间,绍宇一直处在深深的自责中,他……”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春儿出声打断,“世上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得到,齐大哥根本没必要自责。周大哥的事情,或许正如虚无大师所言,这是他命中的劫数。”

    顿了顿,又道:“麻烦冯将军回宫之后,告诉齐大哥,让他不要再自责了,相信周大哥也不愿意看见齐大哥因为他的事情,这样陷入自责中。”

    “那你的心里,可曾怪过他,如果那天不是他执意出宫去黄鹤楼看你,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发生。”这些话,冯世杰的心里本不想问出,可不知怎么的,他就是想知道,因为周天楚的事情,李春儿的心里是不是怪过他们。

    闻言,李春儿突的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忽而又继续往前走,半响才轻轻地道:“我知道齐大哥对我的感情,说到底,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我。齐大哥的感情,我这一辈子注定无法回应。他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位明君,其实,做为一国之君,最不能拥有的就是感情,而内心深处偏偏最渴望得到的也是感情,无论亲情,友情,亦或是爱情。身处高位之人一旦有了感情,就会有弱点,一有弱点,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处处受到别人的限制。”

    说到这里,也忍不住叹道:“世间最孤独之人,莫过于天子,他坐拥天下,受万民景仰,享受后宫佳丽三千,却是无法找到一个真心实意对他的人,得到了一切,也失去了他最渴望的一切。”

    冯世杰早已被她如此透彻的一番话震撼得久久无法言语。

    更令他无法相信的是,这样的话是出自一名女子之口。

    可眼前淡然,仿佛看透世间一切的女子,却由不得他不信。

    是啊!

    身处高位之人,就注定要失去自己心中最渴望的一些东西。

    不仅仅是绍宇,就是他一个小小的将军,除了跟自己最亲的妹妹对他真心实意之外,仔细一想,确实是无法再找到真心实意对他之人。

    哪个接近他的人,不是因为他将军的身份,而且一个个都带着目的性。

    就更别说绍宇了,奉承的,献媚的,邀宠的……哪一个没有目的,哪一个是出自真心。

    就是他从小最宠爱的,与他最亲近的皇妹婉玉公主,如今因赐婚一事,也渐渐疏远他,甚至对他还心存恨意。

    这也难怪,他们这些位高权重之人,在眼前这个女子的眼里,是如此的悲哀。

    可事实,却真的是这样!

    此时此刻因李春儿透彻的这番话而内心震撼的又何止冯世杰一人,在两人不曾发觉的背后,王锦程,萧照然,吕俊峰三人正站在那里,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得到了一切,也失去了自己最渴望的一切。

    这话说的,跟他们如今这般的状况是何其的相似。

    见冯世杰一直跟着她的后面,在她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就一直沉默着,李春儿也不想将话题继续下去,于是道:“冯将军,既然话已说完,时间也不早了,伯母应该正等着我们回去吃饭,我们走吧!”

    说完,就转身准备回去。

    谁知一转身,就见到王锦程三人站在不远处,正目光炯炯的望着她,一脸的神色莫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再看身旁跟着转过身来,有些诧异的望着王锦程三人的冯世杰,李春儿真的很想问问老天,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怎么一个个身份尊贵的人,今天都屈尊降贵来到这清水村。

    难道说,今天是贵人日!

    还是说,是她李春儿的糟心日!

    无论是贵人日,还是糟心日,人来了,而且都是为她而来,她都得一一去应付。

    压下内心一些莫名的烦燥,李春儿笑着迎上王锦程三人,“锦程,你们怎么来了?”

    “春儿,我们这段时间去黄鹤楼,都没有见到你,不禁有些奇怪,问了你三哥才知道,天楚出事了,所以过来看看你。”王锦程解释了一下他们来清水村的原因,望着她清瘦不少的脸,心疼不已,“你没事吧!”

    “锦程,我没事儿,谢谢你们来看我。”李春儿真的有种抚额的冲动,一个个来问她有没有事,难道都希望她因为周天楚的事情,再出点什么事吗?

    心里如此想着,面上却是淡笑着,王锦程他们眼里的关心之色,她都看得到了,这让她很感动。

    能拥有像锦程这样的朋友,是她李春儿的幸运!

    王锦程的心里,心里只有李春儿一人,没功夫去搭理一旁冷气逼人的冯世杰,可不代表吕俊峰和萧照然同样可以这么无视他的存在,更何况,再过不久,吕俊峰就要娶他的妹妹冯月滢过门了,到时候就是亲家,他还得叫冯世杰一声大舅子,遇见了,当然得打一声招呼,“冯将军也在啊!”

    “嗯。”冯世杰冷冷的应了一声,就没再出声,只是在心里猜测着李春儿与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

    看样子,似乎很熟,特别是与王锦程之间。

    朝廷之中,谁人不知冯世杰是个冷面将军,所以,对于他的冷淡,吕俊峰和萧照然早已习惯,心里却也忍不住猜测着他在此地的目的。

    想到他们刚到时,听到李春儿的那番话,话里的意思,似乎是在说着当今圣上的事情。

    莫非,李春儿与齐绍宇之间的关系也匪浅。

    要真是如此,那他们只得再一次对李春儿另眼相看。

    今日,冯世杰带着齐绍宇的圣旨来到清水村,是李春儿没有想到的,王锦程,吕俊峰,萧照然三人特意来清水村看她,更是她没有料到的事。

    都是为她而来,她这个主人也不好怠慢他们。

    互相聊了几句之后,就邀请他们一起去家里面吃午饭。

    哪知,还没走到半路,五人就被打扮得像个鬼一样,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李荷吓了一大跳。

    李荷瞪着双眼望着李春儿身后内外出色的冯世杰四人,眼里的羡慕嫉妒直让人犯恶心,一手指着李春儿俏丽的脸骂道:“李春儿,我就知道你是个狐狸精,不仅把村长害得失踪,居然还在大白天的勾引这么多男人,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怎么对得起村长。”

    不等李春儿开口,接着又骂道:“你这个狐狸精,如果不是你,村长喜欢的人就是我,与村长定亲的人也是我。村长与我在一起,他就不会一次又一次的失踪,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世上。”

    “我没脸活在这世上,难道你就有脸了?”李春儿伸手挡住身后一脸厌恶,想要发怒的四人,冷冷的看了一眼面前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李荷,心头的恶心感一阵阵的涌了上来,但还是努力地压了下去。

    她真的不明白,她到底什么事情得罪了李荷,让她对自己的恨意如此之深,总是时不时的出来膈应她一下。

    一看到李荷,就想起她与周天楚定亲当日,她诅咒她嫁给周天楚之后,永远都不会幸福的话。

    如今这般,是不是真应了李荷的诅咒。

    一想起这些,李春儿身上的冷意又增加了几分,但出口的话,还是尽量的带着一丝劝意,“李荷,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这些,那些不足的地方。如果你仅仅只是因为自己长得难看,被人休弃的事情,就如此的作践自己,那大可不必,因为没有人会去同情一个不自尊自爱之人。如果你仅仅只是因为周大哥出手救了你,而一心认为周大哥的心里喜欢着你,那就更是天大的笑话。看到轻视自己生命之人,只要不是冷血之人,都会出手相救,如果那天晚上换作是一个女人救了你,难道你从此就会爱上那个女人吗?你心里有没有想过,其实你不是喜欢周大哥,而是因为你在受到一些刺激之后,急需要一个宽阔的肩膀让你疗伤,正好周天楚在这个时候救了你,给了你一些关怀与开导。于是,你就自认为周大哥喜欢你,而你也喜欢着他。有时候,一个女人不一定非得靠男人才能活,没有男人,女人照样可以活得精彩。”

    轻轻吐了一口气,继续道:“奉劝至此,你要是还执迷不悟,我也没有办法,希望你今日之后,心里能够开阔一些,你自己的日子也能过得舒心一些。每天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出现在人面前,没有人会觉得这是好看,只会让人越来越避之不及。人总会有老的一天,一个女人就算是拥有天人之姿,随着岁月的流逝,终会有老的那一天,到时还不是满脸皱褶,看起来丑陋不已。一个人真正的美丽,不是外表,而是内心,你连村子里那些白眼,嘲笑都能不在乎,依然我行我素,为什么就不能把这我行我素的生活态度往好的方面发展,努力去做一个内心美丽的女人。”

    顿了顿,又道:“说到底,你和我之间,真的没有任何的矛盾,要是关系处得好,我还得亲切的叫你一声李荷姐。所以,你没有必要处处看我不顺眼,处处与我作对,处处与我相比。其实,人与人之间,最怕的就是攀比,看到别人各方面比自己好,就觉得自己不如别人,一想到自已不如别人,心里自然而然的就会产生自卑感,久而久之,心里阴暗的那面也会暴露于人前。人比人,比死人,世间的每个人生来就不同,我就是我,无人可以替代,为什么要处处去与别人相比,做真正的自己不是很好吗?”

    一下子说了这么多,李春儿也有些累了,懒得理会因她的话,愣在那里的李荷和冯世杰,王锦程,吕俊峰,萧照然四人,直接抬步就走。

    她不过是想要生活简单一点,幸福简单一点,怎么偏偏老天就弄出这么多复杂的事情来。

    精神有些疲惫的回到周家,见只有她一人回来,周夫人不禁纳闷,“春儿,怎么只有你一人回来,冯将军呢?对了,刚刚还有三位公子去找你了,你见到他们没有?”

    “伯母,见到了,他们在后头。”李春儿指了指已经进门的冯世杰四人,随即又道:“伯母,我身子有些不舒服,今天中午就麻烦您招待冯将军他们,我先回房间去休息一会儿。”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段时间总是莫明其妙的就感觉到累。

    兴许,是她太想周大哥了吧!

    “春儿,这阵子,你的精神总是那么不济,人看起来也憔悴了不少,听伯母的话,下午去请个大夫来瞧瞧。”李春儿精神不济的样子,周夫人自然是瞧在眼里,疼在心里,可每次一说要请大夫来给她瞧瞧,都被她拒绝了,只说是心里担心着周天楚,所以才会如此。

    “伯母,我没事儿,就是有些累,回房间躺会儿就好了。”她自己的身体,她自己知道,根本就没有必要专门请大夫来瞧。

    见周夫人还要再劝,便朝着进来的冯世杰四人道:“冯将军,吕公子,萧公子,锦程,我身子有些不大舒服,今天中午就不陪你们吃饭了,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说罢,也不理他们眼中的担忧之色,更不管他们的反应,就出了大厅,往后院走去。

    望着李春儿消失在走廊处的背影,王锦程事先开口道:“周夫人,还是让人去请大夫来给春儿瞧瞧的好。”

    周夫人没有错过他眼里浓郁的关心之色,想着,如果自己的儿子在这里,对春儿的关心一定不会亚于他。

    而这意味着什么,明眼人一瞧便知。

    春儿太过优秀了!

    周夫人内心叹了一口气,随即朝自己的贴身丫鬟吩咐道:“巧儿,你让刘叔去将镇上的刘大夫请来。”

    吩咐完巧儿,又差下人去通知厨房上菜。

    家里没有男主人,周天楚又不在,招呼客人这方面,自然都得周夫人亲自来。

    请了冯世杰,王锦程,吕俊峰,萧照然入坐之后,不一会儿,厨房里的菜就上上来了。

    菜是上桌了,却是无一人将心思放在吃饭上,再加上有冯世杰这个冷面将军在,气氛更是低到了零点。

    周夫人虽是女主人,可今天与冯世杰他们都是第一次见面,再看他们一个个都有心事的样子,自然也不好去找什么话题聊。

    这顿饭,可谓是吃得食之无味。

    尽管是食之无味,几人还是吃到了刘叔将镇上的刘大夫请来,才一一放下筷子。

    刘大夫也是见过世面之人,一进大厅,瞧着王锦程四人一个个气度不凡的样子,一一见了礼之后,才转向一旁的周夫人,“周夫人,可是头疾又发作了?”

    周夫人的头疾,一直是他在治,不过,近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周家都没让人去请他了。

    所以,这次刘叔去请他,刘大夫便以为是周夫人的头疾又发作了。

    “有劳刘大夫跑一趟,我没什么事情,倒是我那儿媳妇,这阵子一直精神不济,也不知是怎么了?”刘大夫替周夫人瞧病,这一来二去的,周夫人对他自然也是熟络。

    听到周夫人那句儿媳妇,冯世杰四人的心思又各异起来。

    原来,她已经嫁给周天楚了。

    “冯将军,三位公子,你们先坐会儿,我带刘大夫去给春儿瞧瞧。”不知四人心思的周夫人与四人说了一声,就亲自引了刘大夫往后院去。

    冯世杰四人是很想跟着去,可一想到这是别人家里,而且他们也是客人,往人家后院去,于礼不合,只得一个个在巧儿的带领下,去到前厅,边喝茶,边等。

    周夫人带着刘大夫来到后院李春儿住的房间,也就是周天楚的房间,在门口敲了半天门也不见里面有动静,不禁有些着急起来。

    看周夫人一脸急色,刘大夫建议道:“周夫人,这少夫人会不会是睡着了,要不你先进去瞧瞧,老夫在外面等着。”

    “那好。”说着,周夫人就轻轻的推门进去。

    一进门,就看见李春儿居然伏在桌子上睡着了,手里紧紧的抓着定亲那日,周天楚亲手为她带上的同心锁玉佩。

    看着这一幕,周夫人就忍不住一阵心酸。

    她那儿子,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春儿。”走过去,周夫人轻轻的摇了摇睡着的李春儿。

    “嗯。”感觉到有人在摇她,李春儿咕噜着应了一声,这才极不情愿的睁开了眼,一见是周夫人,便道:“伯母,怎么啦!您不是在陪冯将军他们吃饭吗?”

    周夫人一边扶着她往床铺走,一边道:“饭已经吃完了,我让人去镇上请了刘大夫过来,他正在门外等着,让他进来给你瞧瞧,你这个样子,伯母看着心疼。”

    “嗯。”大夫已经请来了,李春儿就是再不想,也不会拒绝。

    “刘大夫,你进来给春儿瞧瞧。”见李春儿点头,周夫人忙朝门外喊了一声。

    不一会儿,刘大夫就提着药箱走了进来。

    见到躺在床上的李春儿,微微有些惊讶,“这不是李家姑娘吗?”

    因为螃蟹的事情,刘大夫对李春儿的映象不可谓不深,哪怕仅仅只是见过一次面。

    刘大夫记得她,李春儿自然也没有忘了他,笑着打了一声招呼,“刘大夫,麻烦你了。”

    “我先给你把把脉。”刘大夫亲自搬了个小凳子坐到床边,又从药箱子里拿出一条红线,系在李春儿的手腕上。

    看着系在手腕上的那条红线,李春儿嘴角就忍不住直抽。

    就凭一条红线,就能给一个人把脉,说实话,她是真心佩服这些古代的大夫。

    刘大夫闭着双眼,细细的倾听着李春儿的脉象,一手抚摸着自己有些发白的胡须,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可把周夫人和李春儿弄得忐忑不已。

    半响之后,刘大夫终于睁开了眼,笑眯眯的从李春儿手上把红线解开,周夫人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刘大夫,春儿到底怎么啦?”

    “周夫人不用担心,少夫人不过是怀了两个月有余的身孕,这段时间才会觉得特别累,整个人瞧起来显得精神不济的样子,这是怀孕初期正常的现象,好好的休息就行。”刘大夫笑眯眯的合上自己的药箱,安抚着周夫人。

    “春儿有了身孕?”周夫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自己的儿子出事之后,听到这样的好消息,真的是一时让人无法相信。

    楚儿失踪至今,已经一个月了。

    春儿如今怀孕两个月有余,而楚儿上次送春儿去县城的时候,在县城住了两个晚上,至今刚好两个月有余,那春儿肯定是在那个时候怀上的。

    周夫人眉开眼笑的在心里计算着日子。

    不禁是周夫人无法相信,就是李春儿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

    她怀孕了,怀了周天楚的孩子。

    仔细一想,这两个月以来,她的月信是没有来过,她本以为是因为这段时间心情焦虑的原因,才会导致月信推迟,不曾想,居然是怀孕了。

    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腹部,看着自己手中的同心锁玉佩,李春儿的眼睛便有些酸涩。

    怀孕是一件多么令人欢喜的事情,如果此时此刻周天楚在她的身边,与她一起听到这个好消息,他一定会高兴得有些不知所措,然后在她耳边不停地说着,“春儿,我要当爹了,我真的要当爹了。”

    可偏偏,他不在。

    一瞧李春儿一手抚摸着腹部,眼睛却是看着手里的同心锁玉佩,周夫人便知道,她又想起自己的儿子周天楚了,忙安慰道:“春儿,你如今怀有身孕,不疑多想,快先躺下休息,我这就让厨房去炖一些补品来。”

    似是想到什么,又朝着刘大夫问道:“刘大夫,你看要不要给春儿开点安胎药?”

    “不用,不用,少夫人的身子底好,胎儿也很健康,根本无需安胎药,只要好生休养,多炖些补品给她补补身子就行。是药三分毒,吃多了安胎药反而对胎儿不利。”刘大夫摆摆手,说了一声告辞,就提着自己的药箱出去了。

    刘大夫一出去,周夫人又安慰了一番李春儿,这才笑着出了房间,将门轻轻的带上。

    看着被带上的房门,李春儿双手轻轻的抚摸着腹部,脸上尽显初为人母的柔和,轻闭双眸,静静地感受着房间里属于周天楚的气息,一滴清泪悄悄滑落,半响才呢喃出声,“孩子,你说,你爹什么时候能回来?”

    李春儿怀孕的消息,让周夫人忘了还在前厅的冯世杰四人,从李春儿的房间出来,就直接去了厨房,吩咐厨子厨娘们给李春儿炖补品去了。

    在前厅等消息的冯世杰四人等了那么久,也没有见到刘大夫和周夫人来前厅,不禁有些坐立不安起来,特别是王锦程和冯世杰,好不容易见到提着药箱从后院过来的刘大夫,两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上前询问,“刘大夫,春儿可是有什么事?”

    吕俊峰和萧照然虽然没有如两人这般焦急,却也是站起身来看着刘大夫,等着他的回答。

    “四位公子不必担心,这有事儿,也是喜事儿。春儿姑娘,不,应该是周家少夫人怀有身孕了,再过几个月,周家便要添丁了。”刘大夫笑眯眯的给了四人一个答案,提着药箱就要走,却让赶过来的巧儿叫住,“刘大夫,请留步。”

    “巧儿姑娘,可是还有什么事?”闻言,刘大夫停下脚步,看着小跑过来的巧儿。

    巧儿跑得急,再加上得知李春儿怀孕了,整张脸都是红扑扑的,来到刘大夫面前,喘了一小口气,便递给刘大夫一个足足装了五两银子的荷包,“没事,没事,这是夫人让我给刘大夫的诊金,说是也让刘大夫沾沾喜气。”

    “那巧儿姑娘替我谢谢周夫人,老夫就先走了,有事儿就让人去请老夫。”刘大夫笑着接过鼓鼓的荷包,客气一句,又交待了一句,便离开了。

    刘大夫一走,巧儿就转过身来朝着因听到李春儿怀孕的消息而愣在当场的冯世杰四人拂了一个礼,“冯将军,三位公子,如今我家少夫人怀有身孕,夫人需要安排很多东西,一时忙不过来,我家公子又在家,如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请冯将军与三位公子自便,奴婢先行告退。”

    说着,又朝四人拂了一个礼,便退出了前厅。

    这明显就是把冯世杰他们四人晾在一边了,四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压下想要去看望李春儿的心情,齐齐出了周家。

    李春儿怀孕,这本是大喜事,他们应当是为她高兴才对。

    可偏偏,周天楚在这当口出了事情,要是真回不来了,那她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该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

    而他们,是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没有了。

    机会!

    其实,不管李春儿有没有怀孕,除了周天楚,她不会给任何一个人机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农家姑娘不愁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霏风玲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霏风玲月并收藏农家姑娘不愁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