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万年群演 > 21正文番外之前世大哥内心独白

21正文番外之前世大哥内心独白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次听见父亲说,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那时候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难过吗?或许有一点吧,在彻底认清了父亲和母亲之间的不可能后,忽然空降一个弟弟,却不是母亲的孩子。痛苦吗?或许也有点吧,确切地说,应该是失落,那个从来都不会过激地表现情绪的父亲,竟然因为一个忽然冒出来的孩子,是那样的高兴,甚至在临死的那一刻,还嘱咐了自己要好好地照顾那个孩子。

    其实,最多的还是一种,啊,原来如此的感觉——因为已经习惯了不去在意,所以,即使应该表达出来的强烈感情,也不知道被磨灭成了什么。他是穆琴的孩子,那个很温柔的女人,唯一一个真正进驻了父亲心里世界的女人。那时候的我,还幻想着修复父母之间感情的裂痕,以为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过错。

    可是,当赶走了那个女人后,生活还是一样,母亲为了她的收集品奔波于世界各地,父亲身边依旧有陪伴的情人和永无休止的工作,我每天只能看到不停地扮演着各个角色的管家,和随时看上去都空荡荡的家。如果当初知道那个女人会留给我一个弟弟,或许我会改变当初的想法,为了一个可能的亲人。

    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我是很震惊的,虽然有从照片上看到他的模样,可和现实中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照片中的那个孩子笑得很灿烂,仿佛活在这个世界是多美好的事情一般;我甚至有些嫉妒这个能在生活的打击中依旧如此幸福活着的孩子。可,我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因为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去打扰那个孩子的幸福生活,所以我并没有选择直接和他见面,而是让父亲的私人律师和先那个孩子接触。我坐在车上,远远地看着律师带着那个孩子从一个乌烟瘴气的网吧里走了出来。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我甚至震惊得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思考,那种只有重病患者才会拥有的苍白肤色,和毫无生气的眼神,就和当初我的幻想彻底破灭时一样……

    我逃跑一般地命令着司机开车离开了,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一点异样,但我知道,我在恐惧,恐惧着这个孩子,恐惧着那个感性的自己。听到律师说那个孩子拒绝了去墓地祭拜父亲的提议,我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这样,我就有理由不去和那个孩子碰面了。

    第二天,我就飞回了从来只有我一个人的家,还以为回到熟悉的地方,能够让心平静下来了,没有参加葬礼的母亲却忽然到访。话题还是那个孩子,她说,父亲违反了他们之间的协议,只有她才能生下徐家的血脉,那个孩子没有继承徐家财产的权利;父亲这样做,就是在当着所有人的面,扇了她一个耳光,按照协议,父亲的所有遗产都应该归属到我的名下,只有她生下的徐家血脉才有继承的资格。

    我委婉地拒绝了盛怒的母亲,她没有参与父亲的葬礼,已经是在宣告了世界,他们这段婚姻的虚伪。对于父亲的这个决定我并没有反对,那个孩子,在血缘上是我的弟弟,而且,我答应了父亲,会照顾他。

    让李健回国去做了那个孩子的私人管家,或许是我懂事以来,做过的最不理智的事情。那样的一个孩子,需要的是家庭的温暖,和他人的关心,才能从活着的噩梦中走出来;可是,我去让在工作上一定会摒弃掉私人情感的李健,去到那个孩子的身边。

    从李健的汇报中,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这是一个需要关爱的孩子;可我仍旧选择去漠视,而李健也选择了和我一样的处理方式。这或许,就是一切错误的开始。渐渐的,那个孩子也放弃了去寻找温暖,而是像个行尸走肉一般地活着;这样的汇报听上去太平淡,我让李健终止了对那个孩子每天的生活情况描述,而是让他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再打扰我。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那个孩子的消息,渐渐的在工作中就将他给淡忘了。甚至到了最后,连秘书提醒我马上就到那个孩子的生日,是否需要挑选礼物的时候,我也只是随意地回了句让她看着办。时间,可以磨灭一切,尤其是感情这种廉价善变的东西。那个孩子,只是父亲留给我的一项简单的工作而已,李健会很好地处理一切……反正,只要他的生活条件没有任何的不顺畅,也算是完成了父亲的嘱托。

    听说,那个孩子发现他的母亲死了,精神彻底崩溃了。这是时隔近三年来,李健第一次因为那个孩子而联系了我。我只是淡淡地吩咐他找个好点的心理医生,为那个孩子做做开导;失去一个早就不在他身边的女人,不过是一个临时的打击而已,既然那么多年都好好的活过来了,总会慢慢恢复的。

    不过,我似乎当时太自以为事了,那个孩子忽然间成为了一个叛逆的热血社会青年。有活力点也不错,现在的有钱人家的孩子,一个比一个玩得疯狂,他又没有闹出什么大事,就算闹出来了,找人摆平就好。对于自暴自弃的人,我从来不屑于去拯救,而且,也没有说服自己去拯救的理由。

    自李健告诉我那个孩子吸毒之后,一直到他死亡,我才听到关于他的消息。打电话给我的人是一个影视明星,听他说,在穆仲,我血缘上的弟弟死亡之前,他都陪在他的身边。我是穆仲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所以,他还是决定要通知我一声。

    在听到他死讯的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呆滞了很久才恍然发现,原来,就在今天,我失去了这世上最后的一个亲人。明明在母亲的葬礼上,我就是独自一人,为何到现在才醒悟到这一点?

    我赶回了国,为了给他办一场完整的葬礼——没有亲人出席的葬礼,是残缺的。看着躺在棺材里,被纸花覆盖住的他,我忽然觉得心中有种无法言语的悲伤,伴随着歉疚与懊悔,一点一点地侵袭了全身。

    上天给了我一次拥有真正的家的机会,我却因为害怕而永远地错过了。上天给了他让心再次活过来的机会,却因为我的胆怯,让他真正地死去。这一切,是多么的幽默和讽刺。如果时间能倒回到一切发生之前,我一定会好好地弥补这辈子所犯下的所有错误。

    没想到,一时兴起想要给他挑一份生日礼物,却最终还是没有排上行程……

    (续)

    人性这种东西,我原以为早已丢失了,在参加母亲葬礼的时候,除了麻木并没有太多的感触。或许是因为她太过随性的性格,又或许是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对于注定会发生的事情,除了坦然的接受,我并不会选择其他的方式。可这次,或许,是我猜错了……

    参加完这个孩子的葬礼——或许不应该叫他孩子了,虽然在我的印象中的他,仍是那个怯懦的寻求着温暖的小孩。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穆仲,直到死去都没有和我见过面的,我最后的亲人。感情这种东西,除了扰乱理智之外,没有太多的作用,所以,我以为尽了一个家人应尽的责任,一切就可以很简单的放下了。何况,我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亲情可言。

    葬礼一结束,委托墓园的按照最高的标准打理他的坟墓,我就立刻离开了这个充斥着死亡记忆的地方——父亲和他都安葬在这里,母亲的骨灰洒进了大海,下次再来到这里,或许就是我长眠的时候了。回到了熟悉的工作环境中,虽然一如既往地生活着,却隐约觉得有什么变了。

    大概,是因为这几年习惯了其他的助理,一时看到李健回来有些不对劲——每次看到李健,不可避免的就会想到这几年来他照看的人,想到这段时间,一路过商场就必然要下车去买的一份礼物。在计划中,属于他名下的所有东西,都是要第一时间处理掉的,可是当我回到那幢他从来都不愿回去的别墅,鬼使神差的将这一切都保留了下来,甚至,还追加了环宇影视投资部门的资金……

    在死前,他曾出演了一部古代战争片的小角色,结识了那个在他死前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明星。从李健的回忆中,隐约也能推测出他对于这个行业的热衷。就算为了完成他的遗愿,也要让那个明星能够一帆风顺的在演艺道路上走下去,不是吗?

    发觉房间已经堆满各种送给小孩的礼品后,我才恍然,在他死去的这段时间里,我竟然养成了这样一个糟糕的坏习惯——而且,这些礼物,都是送给十岁一下的小孩子才合适吧,我究竟是有着多么糟糕的社交技能?以前秘书寄给他的礼物,似乎被他塞满了整整一衣柜呢,明明一点都不喜欢,可每到生日的那天又会全部翻出来,堆在床上,抱着那些礼物入睡。听到李健说起这件事情,我竟然有些欣喜,随之而来的,却是难以言语的失落……

    书房的抽屉里,一直摆放着一份关于他的资料,那是父亲临死前给我看的那份,那张照片是我所拥有的,唯一属于他的东西。我从未如此的怀念一个人的存在,或许,只是因为突然顿悟到了人活着是需要感情来维系的;又或者只是因为每次见到李健总会不自觉地询问起那个孩子的事情,所以渐渐的,习惯了每天都要幻想着他曾经的生活来度过。

    每当因为工作而感到疲惫的时候,我就会从抽屉里拿出那张照片,摩挲着,看着那个灿烂的笑容,想象着如果能够填补在那些缺失的场景中,一切又会变得怎样。我想,我或许是有些着魔了——李健甚至因此提议找心理医生为我开导,被我拒绝了——这样的生活方式很不错,在想起他的时候,心里会觉得很温暖,就仿佛拥有了这世界最美好的一切,让人痴迷。

    两年后,他看重的那个明星成为了国人夺得世界影帝的第一人,从此开始了在国外发展的道路。没有那个人的陪伴,他会感到寂寞的吧?听说,那个人每周都会去他的坟前探望他,虽然知道他们只是看上去有些暧昧的朋友关系,我的心中却有一种难以释怀的微妙占有欲——就好像被抢了玩伴的小孩,一个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独自生着闷气。

    我立刻着手开始将公司的总部搬回那个我应该称之为祖国的国家,在那个明星结束国内的行程之前,回到了属于父亲、我,和长眠在墓地的他,曾经的家。我住在了他的房间,没有改变这房间的任何一个事物,只是晚上睡在那里而已。这么空旷的地方,难怪他会不喜欢呢……

    回到这里,我似乎又养成了一个新的习惯,那就是研究他这个极少住过的房间里,摆放着的每一件东西。虽然橱柜里的衣服和秘书购买的礼品占了一大半,还有一些连李健都说不上来的东西。电脑桌上很干净,那台电脑被他要求做了陪葬品,说是怕在黄泉路上太无聊,可以用电脑游戏来解解闷——李健曾经目睹过他玩游戏的全过程,那水平,有些惨不忍睹,嗯,大体程度就和我现在一样——这,大概就是徐家的遗传。

    抽屉里摆着他曾经用过的每一个手机,手机上几乎都有着不少划痕,大概是因为平常用得太少,接电话的时候总会摔在地上;所以李健平常同一个手机型号都会买上几个颜色,方便他随时更换。手机的通讯录里,一开始只有李健一个人,慢慢地增加了几个一看昵称就知道是小混混的人,直到最后又变成了李健一人。没有出现那个明星的通讯记录让我觉得很意外,听李健说,从他认识那个明星开始,就没有再换过手机,他最后用的那个手机,还在那个明星的手里。

    手机旁边,放着一个小铁盒,盒子里全是他从来不带出门的银行卡。李健说过,他习惯用他母亲留下来的那些零钱,其他时候都会让李健去处理,倒是给他参演的那个剧组开过两张支票,笔迹还不是他的。我好像渐渐地发现了他懒的本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床头柜里存放着他以前喝药的瓷碗,里面还残留着不少药渣,说是要用来纪念人生中度过的最难忘的时光。听说,他喝药虽然一直紧皱着眉头,可却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封只写了信封的信,收信人是她已经死去的母亲和我们的父亲;还有一排放得很整齐的,他绝对不会使用的男士香水,每一瓶都装在一个打开的礼盒里……数了数,礼盒正好有五个,如果是这些年来准备送我的生日礼物,倒是刚好。

    虽然能有去墓地里探望过父亲,每次却是只敢远远地看着他埋葬的那个方向,反正他还有那个从未间断过,依旧每周坚持来陪伴他的明星;而我这个连面对现实的勇气都没有人,只适合远远地观望着……反正,他已经不在意了,不是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万年群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妄并收藏重生之万年群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