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日一宫斗(系统+快穿) > 第24章 【宫女卷】夺子之恨(二十四)

第24章 【宫女卷】夺子之恨(二十四)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以前常常看见两位妹妹,如今住在一起,才觉得两位妹妹真是贴心,难怪淑妃会这么疼爱你们。”祺祥宫的主位娘娘是夫人吴氏,三十多岁,保养得十分好,穿着一身蓝色的绫罗,倚在榻上,十分雍容。

    “这些日子嫔妾与雾溪妹妹要在祺祥宫叨扰娘娘一段时间了,还望娘娘对我们二人能多多包涵。”

    姒雪和雾溪只是搬到祺祥宫中暂住,所以论起来她们还算是昭阳宫中的人,姒雪比雾溪更早承宠,又在萧淑妃面前更加得脸,两人之中自然以姒雪为尊,雾溪也想要和姒雪争夺一下,至少在外面的时候她不愿被姒雪压在下面,可姒雪早就料到了她的心思,一早便回禀了萧淑妃和皇后,雾溪身体不适,直接从华康殿搬进祺祥宫安置,姒雪代她向吴夫人请安即可。

    被姒雪先声夺人,如今再在吴夫人面前出现时,雾溪想要出风头,吴夫人也没将她看在眼里,只一门心思去拉拢姒雪了。

    “姒雪妹妹说哪里的话,便是刚刚入宫分来祺祥宫的秀女,本宫都会把她们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般疼爱,更别说你们二人是淑妃调、教出来的,十分懂事,根本不需要本宫操心。”吴夫人三两句便将姒雪和雾溪与她划清了界限。

    拉拢是一回事,在彻底将姒雪拉拢到自己这边之前,她还得划清界限,若是萧淑妃故意借这两人在自己宫中做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皇上和皇后怪罪下来,算是谁的呢?

    “嫔妾一直卧病在床,不曾来拜见过娘娘,心中一直有愧,惶惶不安,生怕娘娘会怪罪嫔妾,嫔妾竟不知娘娘如此慈爱,姒雪姐姐也真是的,也不曾告诉过嫔妾,竟让嫔妾误会了娘娘。”前些日子在昭阳宫见惯了萧淑妃与徐嫔打嘴仗,日日看着,日日思考着,雾溪才领会了一点作为宫妃的本领,如今初次尝试,便想要挑拨吴夫人与姒雪。

    “娘娘您瞧雾溪妹妹这张嘴,从来都不饶人,前段时间病着,没精力,才能安静下来,如今都能损人了,看来妹妹的病也大好了。”姒雪反击道,“不过雾溪妹妹的话嫔妾可当真不敢承受,娘娘,您可要为嫔妾做主。嫔妾日日来向娘娘请安,傍晚时分还要去昭阳宫向淑妃娘娘请安,每日来回奔波,嫔妾反倒丰腴不少,就是淑妃娘娘见了嫔妾,都说娘娘您对嫔妾照顾有加,怎么雾溪妹妹也能日日见到嫔妾,偏偏看不到这些呢?”

    “不过也难怪,雾溪妹妹前段日子一直病着,哪里能注意到嫔妾是胖了还是瘦了呢?若是嫔妾知道雾溪妹妹病中还这么重的心思,定会提前告诉雾溪妹妹娘娘是何等和善的人,让妹妹放宽心养病,这样也好早日痊愈。”

    原主就像个闷声葫芦一般,根本吵不过雾溪,所以总是被她欺压得死死的,可这具身体内里的芯子早就换了人,论嘴上功夫,雾溪就是再练十年也比不过姒雪,这么一番话下来,雾溪又有些犯蒙,恨不得立刻晕过去,才能忘记自己刚刚说过的那些话。

    “姒雪姐姐言重了,我……”

    雾溪还没想出来该怎么反驳,吴夫人便笑着打断了她的话。

    “无妨,本宫待你们是一样的,怎么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就误会呢?说起来雾溪妹妹的病也已经痊愈了啊……”吴夫人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句话没说完,剩下的意思让她们二人自己去想,想的是什么,吴夫人都乐见其成。

    “托娘娘您和淑妃娘娘的福,嫔妾的病已经痊愈了,嫔妾还打算等今日姒雪姐姐去昭阳宫向淑妃娘娘请安的时候,和姐姐一起去呢。”雾溪顺着吴夫人的话转了话题,“不过嫔妾还有一事不知该如何去做,还望娘娘赐教。”

    “哦?雾溪妹妹有何事不妨直说。本宫知道的自然会为你解惑。”

    “前段时间嫔妾的病情还惊动了皇后娘娘,这件事让嫔妾一直记在心里,不敢忘记皇后娘娘的大恩大德,如今嫔妾病愈,也想让皇后娘娘知道,免得再让皇后娘娘忧心,只是皇后娘娘一直卧病在床,嫔妾和姒雪姐姐都还未正式参拜过皇后娘娘,也不知如今该如何是好。”

    说什么惊动了皇后?雾溪当真是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吗?

    姒雪瞥了雾溪一眼,她面上并无惴惴不安之色,并不像是真的在担心这件事,仔细一想,姒雪才明白过来雾溪的真正意图。

    病愈之后便能侍寝了,雾溪打的是这个主意,她卧病在床许久,就连皇上可能也忘记了她这个人,若再不向皇后提及,那她在这吃人的后宫之中,还没翻腾起水花,就被大浪给淹没了。

    大病一场,这人倒是聪明了许多。姒雪暗自想着。

    这倒确实是一件麻烦事。

    吴夫人的目光在姒雪身上扫了一眼,见她依旧不动如山,不由得有些气闷。

    “这还不简单,本宫派人向皇后娘娘回禀一声也就是了,雾溪妹妹以后可要谨慎一些,莫说如今你和姒雪妹妹还没有拜见过皇后,即便是拜见过了,皇后也不是随便你相见就能见的,总有祖宗规矩摆在那里,若是违反了祖宗规矩,轻则像淑妃一样禁足抄写宫规,重则直接拖出去打死。你明白了吗?”吴夫人的话中带上了些狠厉。

    一般来说,只有犯了重罪的宫人才会被直接拖出去打死,宫妃与宫人不同,毕竟要留些体面,除非犯了十恶不赦的重罪,否则很少有这般没脸面的死法,大多是一杯毒/酒,或是一条白绫。

    不过在吴夫人眼中,像是姒雪和雾溪这样从宫女爬上来的低级宫妃,和普通的宫人真没什么两样,一样的卑贱,如同尘埃一般,只不过普通的宫人只会伺候人,而她们两个还能将皇上拉入祺祥宫中,为这座冷冰冰的宫殿添点热乎气。

    雾溪不知道吴夫人为何突然变脸,她有些担忧地看向吴夫人,见她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眼睛却是在看着姒雪,这才放心下来,在心里暗自嘲讽着姒雪。

    【虽说在昭阳宫中你深得淑妃娘娘的宠爱,可如今你我同在祺祥宫,主位娘娘不再是淑妃,而是吴夫人,得罪了主位娘娘,看你还如何在祺祥宫安稳地待下去。】

    “嫔妾谨遵娘娘教诲。”说完,雾溪朝姒雪抛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姒雪并不接招,她起身对吴夫人行礼,道:“昨日到昭阳宫中向淑妃娘娘请安时,见娘娘身体有些违和,嫔妾想着今日能早些过去为淑妃娘娘侍奉汤药,便先行告退了,如今祺祥宫中有雾溪妹妹为娘娘解闷,嫔妾也更放心一些。”

    吴夫人感觉自己心里如同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般,满是使不上力气的憋闷,愤愤地哼了一声,道:“这宫中难道还缺少了供本宫解闷的玩意儿不成?还需要姒雪你为本宫操心?既然你要去昭阳宫为淑妃侍奉汤药,本宫也不便久留,只是雾溪久病初愈,身子虚弱,本宫便做主,以后不必再到昭阳宫中向淑妃请安了,免得再过了病气!”

    雾溪脸色有些难看,姒雪将她比作了供人解闷的玩意儿,吴夫人则直接点明了这一点,这样直接了当将她的颜面撕下来踩在地上的行为让她实在有些挂不住,当场差点落下了眼泪。

    知道这里不是自己能示弱的地方,雾溪强行将眼泪憋了回去,眼眶红红的,声音有些嘶哑:“嫔妾谢娘娘恩典,还劳烦姒雪姐姐代嫔妾向淑妃娘娘问好,嫔妾只恨不得能像姒雪姐姐一般为淑妃娘娘侍奉汤药,只是自己身子弱,怕没能照顾好淑妃娘娘,自己又倒下了,到时候还得劳烦淑妃娘娘挂心,那便是嫔妾的罪过了。”

    如今的雾溪身份比不上姒雪,也比不上姒雪敢向吴夫人回以软钉子的勇气。

    姒雪有圣宠,有萧淑妃的偏爱,吴夫人不过是一个已经失宠的嫔妃,只能以身份来压一压姒雪,等萧淑妃的禁足解了之后,姒雪还要再搬回昭阳宫,到时候吴夫人又能奈她如何?

    可雾溪不敢,她没有圣宠,又是萧淑妃的眼中钉,吴夫人的身份又比她高出许多,她没有得罪吴夫人的资本,也不敢得罪萧淑妃,只能勉强在两座大山的夹缝中生存。

    “雾溪妹妹果然是个懂事的,本宫就喜欢你这样可人的美人儿。”吴夫人很满意雾溪的识相,至于雾溪后面补上的几句话,她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毕竟如今的吴夫人也没有开罪萧淑妃的资本。

    “罢了,本宫也乏了,你们各自回去吧。”自觉下了萧淑妃的面子,成功扳回一局,吴夫人心里得意极了,也不再刁难这两人,直接让她们该干嘛干嘛去了。

    向吴夫人再次行礼之后,姒雪和雾溪走出了祺祥宫的主殿。

    祺祥宫的宫院里和昭阳宫相似,摆放着各式花草,郁郁葱葱,看起来生机盎然。仔细看却能发现,摆放花花草草的地面上隐约有些裂缝,砖地也不够平整,表面上再光鲜也掩盖不住内里的破败。

    “祺祥宫也是个漂亮的地方啊。”姒雪感叹着。

    雾溪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不明白这个狐狸一般狡诈的女人又在打着什么主意。

    上一次她这样与自己说话的时候还是在莲花池边,那时候自己是如何回答来着?

    “吴夫人曾经也是个宠妃,居住的宫殿自然华美。”这池水引自宫外,自然寒凉……

    同样的场景再次出现,雾溪想起了自己身体所受到的暗伤,恨得紧紧攥起了帕子。

    “你又想如何?!”

    “吴夫人如今才刚刚二十六岁,可在这花团锦簇的后宫之中,她已经是半老徐娘了。”姒雪凑在雾溪耳边悄声说着。

    “你呢?雾溪?”

    “如今你已经二十一岁,和吴夫人只差五年,让我想想,吴夫人是什么时候失宠的呢?”

    “一年前?两年前?三年前?四年前?”

    “……还是五年前?”

    雾溪紧紧地攥着自己的帕子,眼神恶狠狠的盯着姒雪,看那样子,她恨不得从姒雪身上剜下一块肉来。

    “姒雪,别忘了,你与我年岁相当!”

    “是啊,我与你年岁相当,可你也别忘了,淑妃娘娘比吴夫人年纪还要再大一些。”年长的萧淑妃依然是宠妃,年轻的吴夫人却已经失宠,只能守着祺祥宫,苦苦地挨过每一日。

    “所以在宫中,年纪虽是得宠与否的关键,可是否得宠并不取决于年纪。”

    雾溪有些不耐烦,她害怕姒雪又出了什么狠招来对付她,这样相似的场景让她觉得心慌极了。

    “你究竟想说什么!”

    “吴夫人也算是得宠过,可这宫中,哪个女人不是得宠过呢?想要留住圣宠,想要从别人那里夺走圣宠,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总说男人征服天下,女人征服男人。

    在争夺天下的时候,男人与男人之间斗智斗勇,那是他们的战场。在征服男人的时候,女人与女人之间斗智斗勇,这是她们的战场。

    可姒雪的目的从来都不是要征服男人,而是享受着和斗争中的乐趣,男人不过是一件附加品而已。

    所以,无论是萧淑妃还是雾溪,当她们真的将附加品当做了这场斗争的最终目标时,她们便注定了会输给姒雪。

    “雾溪,你并不适合参加这场游戏,可你偏偏执意要掺和进来,现在,游戏已经开始,你已经没有了退出的机会。”

    姒雪给雾溪留了很多退出的机会,也给她留了很多参与进来的机会,雾溪先是选择了爬上/龙/床,如今又要抢着侍寝,连续多次放弃退出的机会,如今,姒雪向她正式宣布,这场游戏再也没有退出的机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日一宫斗(系统+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稜御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稜御史并收藏一日一宫斗(系统+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