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1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栗染溪不信,拉着滢玉哄了好半天,一定要滢玉给她出个主意,滢玉拗不过她,只好道:“我也只是有个想法罢了,具体适合不适合我也不知道。”

    “既然如此,不如说出来,咱们姐妹一同商量商量?”她们两人见滢玉松了口,忙加紧了攻势,想要撬开滢玉的嘴。

    “是啊,阮姐姐,说出来咱们一起商量商量,这次我总觉得没底气得很,咱们三人都升了宝林,偏偏只有罗氏一人落单,她依附于贵妃娘娘之下,贵妃娘娘难保不会为她出头,到时候若是贵妃娘娘点了罗氏的绣品,咱们的颜面往哪搁啊。”栗染溪也催促着。

    莫鹤娟赞同道:“所以说,此次咱们可全靠阮妹妹你的主意了。”

    “倒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主意,我想着宫中如今只有大皇子一个孩子,贵妃娘娘一定将大皇子视作自己的心肝,若是咱们能在这上面做文章,就算是绣工差一些,也一定能让贵妃娘娘喜欢,更何况以咱们三人的水准,哪里比不过罗氏呢?她整日舞刀弄剑,女红未必有咱们好。”滢玉见两人都已经上钩,才缓缓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大皇子?”栗染溪不解,“难道要让咱们把大皇子的画像绣出来?这也太难了吧。”

    绣人像简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滢玉坐到栗染溪身边,伸手在她鼻尖点了点,笑道:“我竟不知道咱们的栗宝林有这么高的手艺,能绣出活生生的人像?”

    “阮姐姐莫要笑话我了。”听这话,栗染溪知道滢玉的打算肯定不是这么不靠谱的事情。

    莫鹤娟目光有意无意从栗染溪微红的脸颊上扫过,最终定格在滢玉脸上,看她似乎有什么话藏在心里,面上半点也不显焦急,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不由得有些不甘心:“阮妹妹既然已经有了主意,还是早些说出来吧,栗妹妹脸皮薄,莫要再打趣她了。”

    “好好好,你们两个亲如一人,我这就投降。”滢玉顺着莫鹤娟的话开玩笑道,“既然贵妃娘娘如此看重大皇子,不如咱们就以‘孝’字为题,如何?”

    “孝?”

    “没错,虽然咱们绣不出来大皇子,可绣个‘舐犊情深’,‘乌鸦反哺’,‘卧冰求鲤’还是没问题的吧。”

    栗染溪和莫鹤娟仔细想了想,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恰好搔在了陶贵妃的痒处,她们又与陶贵妃无甚深仇大恨,除了滢玉之外,陶贵妃不一定要把她们彻底打压下去。

    两人都有些动心。

    可反过来想了想,莫鹤娟道:“这么难的东西我可绣不出来,只好看着你们绣了,有这么好的主意,便是罗氏得了贵妃娘娘的青眼,此次生日宴上能夺得桂冠的究竟是谁也还未可知呢。”

    “莫姐姐这是何意?”栗染溪不解。

    莫鹤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并不擅长女红一事,若是绣个花草还可以,让我在这么紧的时间里绣出一副这样的绣品,可要难为死我了。”

    这话若是说在平时,栗染溪或许还会说莫鹤娟是在谦虚,可这时她们在讨论的事情关乎她们的前途,这个时候再为了谦虚而推掉这么好的机会,那就是傻子。

    所以栗染溪对莫鹤娟这番话半点也没有怀疑。

    滢玉也很配合,脸上带上了焦急之色,问道:“那莫姐姐该如何是好?”

    “不妨事,你们都选了这么精巧的想法,我便走和你们不同的想法,俗话说大巧若拙,我若是绣个花儿草儿的,说不准贵妃娘娘还觉得我的绣品清新脱俗,爱不释手呢?”打定了主意后,莫鹤娟句句都将她们二人的想法引向“她真的不擅女红,不得已只能选择简单的花样来凑数”上面去。

    “我今日见贵妃娘娘的衣服上绣着芍药,发间的金钗也有芍药的样式,想来贵妃娘娘定是爱极了芍药,不如我便绣一副芍药图,又简单,看着也鲜艳。”

    这话一出,滢玉反而猜不透莫鹤娟的想法了,她不觉得莫鹤娟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但她确实退了一步,难道是她觉得这次陶贵妃定会发难,所以想躲到她和栗染溪身后,以避风头?

    毕竟她选的芍药确实不是什么有价值的花样。

    “若是这样的话,莫姐姐可得好好想想芍药图的花样了。”栗染溪乐得少一个人和自己竞争。

    这一届的秀女一共四个人,她们的点子比罗氏好,绣工也比罗氏好,到时候陶贵妃就算是想要抬举罗氏,罗氏自己却不争气,陶贵妃就只能从其他人中再选一个与罗氏共同晋升,这样才能堵住悠悠之口。

    莫鹤娟不擅绣工,那么能和她竞争的就只有滢玉了,可偏偏滢玉又是皇后的族妹,与陶贵妃站在了对立面,她被选中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这样一来,这一届第一个晋封为的良媛的秀女就是她了。

    栗染溪觉得自己前途一片光明。

    “确实如此,还有你们的花样,也得早些绘出来才行,这个可要赶得紧一些。”莫鹤娟道,“对了,刚刚阮妹妹说了几个花样,你们两个可想好了谁要绣哪个吗?”

    “这个主意既然是阮姐姐先想到的,那便让阮姐姐先挑吧,等阮姐姐挑过之后,我跟在阮姐姐身后捡现成的。”栗染溪乖巧道。

    “栗妹妹可别这么说,咱们姐妹之间又何必分彼此呢。”滢玉道。

    见滢玉这般,栗染溪又是一阵缠腻,说是自己不懂这里面都有什么故事,还得滢玉告诉她才行,若是这样还让她先选,那她真的不敢与滢玉一同绣“孝”图了。

    滢玉无奈,只好先挑了起来:“‘舐犊情深’、‘乌鸦反哺’、‘卧冰求鲤’这三个里面,‘卧冰求鲤’可不怎么好绣,上面终归是要有个人,太繁琐,‘乌鸦反哺’是说乌鸦小时候需要母亲哺育,为它寻来吃食才能顺利长大,等它长大之后它的母亲也老了,飞不动了,不能再去觅食,小乌鸦便四处去寻找食物,衔回来嘴对嘴地喂给母亲,以此来回报母亲的养育之恩,一直这般,从不感到厌烦,直到老乌鸦临终,再也吃不下东西。”

    “‘舐犊情深’是说老牛舔小牛的毛以示对它的深切疼爱。这两个一个说的是子女的回报,一个说的是父母对子女的疼爱。”

    “如今大皇子还小,贵妃娘娘正值盛年,以‘乌鸦反哺’来比喻总显得有些不当,‘舐犊情深’又少了些感恩之意,都有欠缺。”滢玉蹙着眉,脸上带着为难之色,“真的很难取舍啊。”

    听完了之后,栗染溪自己心里也有了打算,她怎么可能甘心将主动权让给滢玉?便道:“这有何难,阮姐姐觉得难以取舍,不如咱们就交给神明来帮咱们取舍如何?咱们做两个阄,里面写上这两样内容,抓到哪个,就绣哪个,如何?”

    “这倒是个好主意,公平起见,纸条就由我来写吧。”莫鹤娟揽下了这个活计,不等栗染溪分辩,她便起身走到一旁,提笔在纸上分别写下这两个成语,将纸握成团,摆在了两人面前。

    “既然姐姐已经写好了,我便先挑了。”滢玉直接拿过靠近自己这边的那个纸团,打开一看,果然,“是‘乌鸦反哺’。”

    滢玉和莫鹤娟这一番行为就像是事先排练好一般流畅,中间半点也没有留给栗染溪反驳的机会,滢玉已经打开了一个纸团,剩下那个自然再无疑虑,栗染溪不甘心,也只能摆出一副开心的样子,取过莫鹤娟手中的纸团,打开一看,“是‘舐犊情深’。”

    栗染溪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快要绷不住了。

    说什么“乌鸦反哺”又讽刺陶贵妃容颜老去的嫌疑,这话谁会相信,在宫中若能有一子傍身,儿子还十分孝顺,那是多少女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谁还会觉得这个是在讽刺自己老了呢?毕竟年华易老,有得宠的时候就有失宠的时候,帝王恩宠不可靠,可靠的只有自己的儿子。

    栗染溪早就意属“乌鸦反哺”了,峰回路转,几番差点得手都与这个主意失之交臂,她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这么好的题,留在滢玉手中实在可惜,陶贵妃绝对不可能升她的位分,再好的题放到她手中都白搭,还不如在她栗染溪手中,还能增加她晋升的可能性。

    栗染溪是这么想的,莫鹤娟也是这么想的,她知道“乌鸦反哺”放在谁手里才能将一步好棋变成无用之棋,放在谁手里能让她实力大增,在这样的情况下,莫鹤娟又怎么可能让栗染溪手中的砝码更重呢?

    滢玉佯装不知栗染溪与莫鹤娟之间的暗潮涌动,对于她来说,选到哪一个都无所谓,因为有一道题一定不会是出自她们三人之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一日一宫斗(系统+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稜御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稜御史并收藏一日一宫斗(系统+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