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1|3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今年的初雪来得特别早,刚刚进入十一月没多久,天降瑞雪,启祥宫中的秀女们也得到了第三次拜见的具体时间。

    在红梅宴上助兴的节目早已经准备好,秀女们之间无论感情多好,都心照不宣地保持着神秘,直到红梅宴前一天,她们彼此都不知道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准备了什么。

    不过滢玉倒是听说栗染溪去打听了皇后的喜好,知道皇后喜欢桂花的香气,特意命人去尚服局领了香料来熏衣。

    这一幕恰巧被从掖庭学规矩回来的罗羽枫看到,看她那副样子,像是想要刺栗染溪几句,最后又放弃了一般。

    这些和滢玉的关系不大,这一世她附身的人对女红并不算特别擅长,陶贵妃的生日宴上能够夺得头筹还是靠着之前的谋算,这一次就不一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不过好在原主对音律颇为擅长,弹得一手好琴,到让滢玉占了便宜。

    红梅宴被定在了梅园中,周围梅树环绕,香气沁人,红梅上落了一层白雪,美得慑人魂魄。

    梅园中间有一块空出来的地方,不知道能工巧匠是怎么安排的,在这冰天雪地中独独开辟出来一篇温暖宜人的地方,又不会妨碍她们观赏雪中红梅。

    “今年的初雪下得可不小,都说‘瑞雪兆丰年’,来年定是个丰收年。臣妾率众位姐妹恭喜陛下。”皇后举起手中的酒盏向皇上敬酒,众位妃嫔也跟着起身一起敬酒。

    皇后那番话正说到了皇上心坎里,他赞赏地看了皇后一眼,饮下酒盏中的酒水。

    这是皇后入宫以后最得意的一段时间,即使是刚刚诊出身怀有孕的时候,她也一直被陶贵妃压一头,底气不足,如今终于扬眉吐气,皇后满脸春风得意地扫了一圈在座众人。

    陶贵妃的位置空着,她还在禁足中,没办法来参加红梅宴,再下一位是贤妃,她也一直被陶贵妃打压着,如今陶贵妃被禁足已经三个多月了,皇上还是半点想起来她的意思都没有,贤妃终于明白了自己在皇上心中的位置,老实了不少。

    再后面的小妃嫔并不在皇后的考虑之中,她的目光停留在启祥宫的四名秀女身上。

    入宫前阮府就已经为滢玉准备好了一切东西,今日滢玉的打扮依旧很得体,一身粉色的襦裙显得十分娇嫩,在雪中红梅的惊艳之外,别有一种惹人怜爱的意味。

    莫鹤娟也精心打扮了一番,书香世家的意味十足,她在气场上比不过滢玉从小熏陶,便想要走另一条路子,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接着是上次被皇上特意晋升的宝林罗羽枫,一身火红色干净利落的骑射装与红梅相映成趣,耀眼得有些刺眼,这身衣服与其说是在参加宴会,更像是去参加打猎。

    目光在转到栗染溪身上时,皇后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对身边的人问道:“栗宝林怎么了?”

    栗染溪身着一身月白色的襦裙,在雪中并不扎眼,月白的蓝给雪地添了一丝不一样的柔美,可她的脸上却蒙上了一层月白色的面纱。

    “今日早晨启祥宫的月楚姑姑回禀,栗宝林脸上起了疹子,不宜面圣,但今日是秀女第三次拜见皇后娘娘,栗宝林不愿错过。”宫人略略解释了几句。

    “这么说来,栗宝林今日没办法献艺了。”也不知是谁做下的手笔。

    谁动的手脚?这一点滢玉可不清楚,不过她倒是看见了栗染溪看着罗羽枫那副恨不得吃了她的表情。

    “我听人说起了疹子不能见风,虽然今日雪已经停了,可到底还是在屋子外面,咱们一共有四次机会,栗妹妹又何必一定要在意这一次呢?若是伤了身子该如何是好?”莫鹤娟悄声劝着栗染溪。

    “谁说不是呢。出门前劝了她多少次,就是不肯听,一定要来,若非梅园中还有这么一处地方,我倒要看看你脸上的疹子多久才能消下去。”滢玉也抱怨着栗染溪不听他人劝导。

    栗染溪低着头,也不反驳。

    初次拜见皇后的时候她借了滢玉的福气,直接升为宝林,压了罗羽枫一头,那个家世不亚于滢玉的骄女只能一直向她低头,这可让她得意了许久,可第二次的生日宴上,罗羽枫的愚蠢不仅害了她自己,还害得栗染溪因为绣了相同题材的东西一起遭了连累。

    若只是罗羽枫被罚,栗染溪仅仅是受到了牵连,她还不会有这么气愤,偏偏罗羽枫做错了事情还被皇上赞赏,升了宝林,虽然比她晚,却因为家世好再次排在她前面,这让栗染溪怎么能甘心。

    更何况这次她身上的过敏疹子有很大的可能也是出自罗羽枫的手笔!

    新仇旧恨,她怎么可能甘心。

    更何况她已经失去了一次机会,如今四个秀女中只有滢玉一人是良媛,其他三人都是宝林,这次红梅宴之后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位小仪,也有可能再出现良媛,一位,或者两位,若是她放弃了等在启祥宫中,最后等到的消息只有可能是羞辱。

    见她这幅样子,滢玉叹了口气:“罢了,既然已经来了,知仪,你多注意着些你家宝林的情况,若是有什么不适赶快告诉兰心,让她去回禀皇后娘娘。明白了吗?”

    “是,奴婢记住了。”知仪站在栗染溪身后向滢玉行了个礼,栗染溪没拒绝滢玉的好意,她对自己的身子也十分在意,如今能坐在这里也是觉得自己能够坚持下去,若是有什么异常,她肯定是要以自己的身子为重。

    皇后将目光送启祥宫一桌移开,回到皇上身上,看到皇上也在注意着她们,干脆开了这个话头:“皇上你瞧,这次入宫的四位秀女妹妹一个比一个水嫩,今日的红梅宴,景美人更美。”

    “确实是美人,今日的红梅宴已经定下了要她们拜见你,如今便开始吧。”皇上饶有兴致地一一扫过四人,看到栗染溪带着面纱也有些奇怪,皇后解释了之后,他竟有些失望。

    栗染溪是他特意点中留下来的秀女,虽然现在已经记不清栗染溪长什么样子了,但选秀那天栗染溪那张脸带给他的惊艳可不是一点两点,到现在还能隐约记起那种感觉。

    似乎是想要回味起当初的感觉,皇上让人将栗染溪叫到他身边来陪他说会儿话,这命令一出口,即使是在场的妃嫔们看着栗染溪的目光都带上了一丝嫉妒。

    启祥宫众人也得到了皇后派人传来的消息,第一个上的是滢玉,身为从八品良媛,滢玉的身份比其他三人高出一些,佩戴的首饰的级别也更高,数量也更多,兰心帮她放好琴后,滢玉款步走到正中,腰间的玉佩叮叮作响,好听极了。

    滢玉选的曲子是《落梅红尘》,是个琴笛合奏的曲子,可惜如今没人能与她合奏。滢玉看了眼皇上,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至于其他人?宫中的妃嫔她大多不熟,谁能与她合奏帮她出风头呢?若是男子……算了吧,她只是来完成任务的,才不是来勾.搭男人的。

    系统在心底里默默给滢玉点了个赞,对她这种坚守自己职业道德的精神表示万分推崇。

    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风,梅上的落雪和梅花落下的花瓣一起被风卷起来,纷纷扬扬飘洒在滢玉身后成为一道美丽的背景,就连正在和栗染溪说着话的皇上都停下来看着滢玉。

    红梅,白雪,美人,古琴。

    粉衣映衬的滢玉十分娇嫩,没有红梅那般灿烂,有一份柔美,又比栗染溪的月白多了一份俏丽。

    一曲弹奏完,皇上忍不住传了滢玉到上面来回话,问了她许多事情,滢玉羞怯地一一回答,皇上满意极了。

    又说了一会儿,皇后见情况差不多了,便笑着开口打趣了皇上几句,又将滢玉和栗染溪拉到自己身边,说是要和她们交流一下感情,让皇上专心去看秀女们献艺。

    有滢玉珠玉在前,皇上对这场献艺也多了几分兴趣,耐下性子继续看了起来。

    罗羽枫一身火红闯入皇上目光中,她献艺的是舞蹈,英姿飒爽,让人拍案叫绝,与滢玉的曲子相比,一动一静的对比十分鲜明。

    最后便是莫鹤娟,在她上场之前,没人知道她要表演什么,知诗带着人抬上来一幅空白的屏风,上面已经铺好绢丝,旁边的桌案上摆着笔墨,那块墨正是滢玉在她寝殿中发现的那块。

    边舞边画是一个技术活,不仅是舞蹈和绘画两样技术,还得考虑笔上的墨汁会不会在动作大的时候甩出去。

    莫鹤娟的墨是特制的,即使是再大的动作也不会将墨从笔上甩出去,仗着这块墨,莫鹤娟的舞蹈动作十分大,比起胡旋舞也毫不逊色,可惜她算到了一切,也没想到她这场献艺的关键已经被滢玉破了。

    在笔上的墨汁甩出直直朝着皇上飞去时,滢玉从后面推了栗染溪一把,栗染溪毫无防备,整个人扑到了皇上身前,恰巧为皇上挡去了墨汁。

    所幸飞出来的是笔上的墨汁而非砚盒中的墨汁,否则以栗染溪这小身板还不一定能挡住呢。

    所有人都被这场变故惊呆了。

    莫鹤娟吃惊地看着手上的笔,或者说她是在看笔上的墨,在画上去第一笔的时候她隐隐有些察觉,感觉今日的墨比往日要稀一些,粘稠性没有那么好,可献艺已经开始,她也没办法喊停,只能继续自己的动作,安慰自己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这个时候,她只恨自己刚刚为什么没有多想一些。

    “陛下?!”皇后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她拖着自己笨重的身子冲到了皇上面前,仔细检查起来。

    墨都被栗染溪挡去了,皇上半点都没有沾到。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就是栗染溪突然扑过来把他吓了一跳,这会儿也已经不在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一日一宫斗(系统+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稜御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稜御史并收藏一日一宫斗(系统+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