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药膳空间[种田养子] > 第051章过往

第051章过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早上起床,白融和楚渊就看到楚泱对他们笑得非常的暧昧,连莫天也抿着嘴似笑非笑地往两人身上扫,尤其往白融身后多扫了好几眼。

    白融知道他们肯定是听到昨天晚上两人弄出来的声音了,虽然他们做的时候很努力地压制了声音,可是做到情深的时候肯定还是没能控制住弄出了大动静的。白融在这方面脸皮比较厚,根本不会在意别人的嘲笑,他除了现在觉得腰和屁股有点疼外,就只有心头充盈的满足感。白融在心里咂了咂嘴,楚渊这家伙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啊,还有他的的枸杞酒功效看起来很不错啊,他家大楚昨天发疯到那么晚,今天也没见他觉得累,腰不酸腿不软,反而好像更有劲了似的,看来他应该多酿一点存着。

    相比白融的冷静分析,楚渊做为一个大男人,那脸皮就薄得有些不可思议了,被他大哥笑一笑就红了耳朵,再被莫天眼睛一扫,就连脸都红了个透,估计那厚厚的衣服底下也都红了个透。

    楚泱和莫天这两人脸皮那都不是盖的,那眼睛毒得,楚渊哪里比得过他们,在他们面前简直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出了门就说要上山,想躲。

    白融可是个很护食的人,见他家大楚被欺负,心里当然不乐意,警告地瞪了两人一眼,就跟上楚渊拉住了他。

    “大冬天的上什么山,回来,爸刚才说有事找我们。”白融拖着人往屋里走。

    楚渊大红着一张脸,现在连白融的脸都不敢看了,不然他总是会想起昨天晚上,白融在他身下随着他的动作迎合呻吟的样子……

    楚渊一想到那个画面就脑袋充血,阿融真是,真是……

    “想什么呢,赶紧走了,别让爸等。”白融见他脸上的红色不但没下来反而更红了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事,拿脚踢了踢他的鞋,这种事,大白天的连他都不敢想,楚渊这家伙不想活了吗?

    “哦哦。”楚渊赶紧点头跟在他身后闷头往屋里走。

    阳台上楚泱和莫天把楚渊窘迫的样子收进眼里,都快笑趴下来了,这两人恋爱谈得真是清纯,跟高中生有得一比,太有意思了。

    楚修远一早起来就抱着楚煦阳没撒过手,楚煦阳整个人小小的,被保姆厚厚地包了起来,外面还用红布条整个捆成了一条,就露了一张小脸在外面,上面还给盖了一半小被子挡风。楚修远就凑在他面前,发出声音逗他,或者拿手指点他的脸蛋。楚煦阳也不哭,他现在还不会笑,被爷爷逗的时候也会啊啊叫两声,声音很是可爱又软糯,惹得楚修远也跟着笑,心里喜欢得不行,逗得更起劲了。

    白融和楚渊走去的时候,就看到楚修远抱着煦阳,爷孙俩脸挨着挨脸,一个笑一个啊啊叫的,房间里都是这祖孙两人欢快的声音,真正的天伦之乐。

    “爸,你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吗?”两人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楚渊开口问道。

    楚修远这才抬起头,看见两人,就点点头,说道:“先坐吧。”

    两人都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楚渊准备了热茶水,两人安静地等着他。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小白父亲的事。”楚修远看了两人一眼,轻叹道。

    白融的脸色很快就沉了下来,楚渊对白融的情绪一直很敏感,很快就感受到了他的情绪,伸手拍了拍他手臂,算是安慰他。

    白融伸头对他笑了笑,脸色也好不少。

    对面楚修远看到两人相处的很好很温馨,心里也觉得欣慰,就对明显还紧绷着身体的白融说道:“小白,你别担心,现在你和阳阳都是我楚家的人,他白家现在想动你们那肯定是不敢的,不止我不会放过他们,你们爷爷也肯定不会,尤其是阳阳,他现在可是我们家的心肝宝贝,现在安排在他身边的人,都是我和你爷爷知根知底的,不相干的人连靠近他半步都不可能。”

    “嗯,我知道了,谢谢爸。”白融笑着点点头,其实以白融的能力,他也相信他那个名义上的父亲不能把他怎么样,毕竟还有白家呢,他大哥是不会给别人机会的,现在他退出了,白父连个继承人都没有,争来争去最后还是白家的,白君达又怎么会容许白融的孩子再回到白家跟他抢家产?

    “不过,虽然他不敢硬来,我就怕他想从你这里下手,你,你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楚修远说得非常犹豫,有些话说出来有可能会伤害到白融,但是他楚家的子孙,他又怎么会让他陷进白家的泥潭里?他和楚老爷子都不可能答应的。

    “不会的,”白融笑了笑,眼中却藏着冰冷的刀锋,“我早就不承认那个人是我的父亲了,他没有那个资格,如果不是因为母亲临终前一定要我遵守的遗言,说不定我早就亲手杀了他……”

    “阿融。”楚渊突然抱住他的肩膀,满脸担忧地看着他,似乎不想让他再继续说下去。

    白融回头对他笑了笑,脸色缓和了下来,继续说道:“我查了这么多年,又怎么会查不出母亲的死与他有着莫大的关系,可是母亲不让我亲手弑父,所以我一直待在白家,就是想找机会借刀杀人,本来年前我就已经计划好了的,用今年这一整年来实行我的计划弄死他,可是却遇到了你,然后意外地有了煦阳,我才会放弃这一切,不想煦阳还没出生,就沾上这些污秽的东西,现在看来,我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煦阳和你,比那个人是死还是活重要太多了。”

    “嗯,以后我会保护你的。”楚渊很少能听到白融对他说这些话,心里很是感动,搂住他的肩膀,两人额头相抵,眼中都是对彼此的眷恋,浓得化不开。

    楚修远听了白融的话,联想到白融曾经的遭遇,心里对这个孩子生出了些疼惜,他是真的很想不通,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冷血的人,牵手十年的老婆不放过也就算了,甚至连血脉相连的儿子孙子都不放过,简直和禽畜没有多少区别。

    “既然你心里已经有了决定,那么我就放心了,我和你爷爷,是绝对不会让那些人挨近小阳阳一步的。”楚修远十分坚持地说道,他的小心肝就应该干干净净地过一辈子,怎么能让那些从内到外都肮脏不堪的人玷污一点。

    “嗯,爸,您和爷爷放心吧,我们也不会让那个人靠近煦阳的。”白融目光坚定地对他保证道。

    “嗯,那你们去忙吧,我这两天可要好好陪陪我家阳阳,不然下次再过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楚修远把视线移回被包成球的楚煦阳身上,眼里全是疼爱与不舍。

    白融和楚渊都不想打扰这祖孙俩难得的相处,就安静地退了出来。

    楚修远和楚泱在白融家待完了两天,周日的时候,两人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尤其是楚修远,叨叨絮絮地跟还什么都听不懂的楚煦阳说了好久的话,才把楚煦阳放到白融怀里,坐到车里还在一直往回看。

    白融对楚父的印象很好,他觉得一个正常的父亲就应该是他这样的,因此在心里也偷偷把他当作了自己的父亲。两人离去的时候,他把家里的好东西收拾出来,塞满了整整一箱还觉得不够,乐得楚泱嘴都合不拢了,得了便宜还卖乖,直说等他们吃完了一定打电话过来,到时候再给他寄。

    白融当然不会拒绝。

    等人走了之后,白融和楚渊才又恢复了忙碌。山上种的玉米和红薯,都是在两人去江城住院的时候,杨素芬做主请人收回来的。

    红薯可以放到地窖里,只要做好干燥处理,存放整个冬季都不会烂,玉米就更好贮藏了,剥了壳,但不将壳完全去掉,而是让少部分壳留在玉米棒子的蒂上,拧成一股绳,和其它玉米壳子辫在一起,然后挂在屋梁上,让玉米粒自然风干,挂一整年都不会坏。

    不过白融家可没那么多地方放玉米,红薯放的地窖也是找村里人借的,很是不方便。

    而且除了这两样之外,白融年头的时候种的紫花苜蓿,今天也能割了一次了。

    紫花苜蓿是多年生植物,寿命很长,产量最高的是2-4年,之后会随着年龄增加而下降。也就是说白融种的那些紫花苜蓿,再接下来四年里,都不用再另外种植了。而且这种牧草,除了头一年产量不算高外,后面几年,一般一年可收割2-5次,产量很高,再生性也很强。

    白融家现在养的牲畜还不算多,所以这么多牧草做成青贮饲料,牲畜吃不完,就需要很大的空间存放。

    白融思考了一番后,又找到了刘信昌,让他帮忙给村里几家有老房子的人做做工作,把空闲着养老鼠的老房子卖给他建仓库。

    白融建新仓库,还要请刘信昌给拖砖,给刘信昌增加了很多生意,他当然乐意帮忙,就说让他等几天,他去帮他一家家地问。

    白融当然没有意见,几天时间他还是等得起的,不过为了让刘信昌对自家的事更尽心,白融特别送了他一瓶自己家酿的枸杞酒,枸杞酒可是个好东西啊,不但强筋壮骨,延年益寿,还有壮阳的功效,对刘信昌这种中年男人最是滋补,他当场就乐呵呵地把东西给收了起来。

    这一次,白融买地不但要建一个存放东西的仓库,还要建一间宽敞干净的加工房,家里的东西不能一直跟小作坊似的随处弄,要弄得规整,还要购买不少机器,以及办好卫生管理许可证等等东西,

    老房占的地卖出来,原本很多人是不乐意的,但是六七月份的时候,白融买了几栋老房子拆了建猪舍,那几家人当场就得了现钱,好些之前舍不得卖老房子给他的人就有些后悔了,说来说去,还是什么都不如到手的钱来得实在。

    因此这次刘信昌一提出,很多人都爽快地答应了,当着刘信昌的面,跟白融签了合同,一次性把钱全拿到了手里,众人都乐呵呵的。

    白融这次一次性买了十栋老房子的地基,那面积可不小,完全足够他建仓库和厂房的了,只不过这地基就不能算民用地基了,还有用电也是,各种手续和证明,还得另外去县城里一趟趟地办。

    “没事,这事我去上头走一趟,到时候你们按我给你们讲的程序来办,保准不会出问题。”这一年,刘信昌从白融这里也得了不少好处,还跟着他赚了好些钱,因此对他家的事很上心的。

    白融知道他的意思,回家又准备了些水果酒给他,让他去上面打点关系的。

    刘信昌提着白融给他的水果酒上了县城,结果对方一问是街上那家药膳馆里出来的,一个个二话不说就直接收了。谁不知道那家店啊,他们家也不知道是有什么关系,县城里谁的面子都不怎么看在眼里,可人家的东西就是好啊,想买还找不到门路呢,这次人家白白送上门,不要那是傻子。

    也因为白融的大方,他需要办的那些东西很顺理地就给办成了,接下来就是买材料建房子了。

    建房子的事,还得请杨博,杨博本来冬季就比较忙,不过白融的面子他还是给的,给他打了电话后,他就直接过来了。

    “除了这些外,仓库里要有地窖,另外还要建一栋宿舍楼和蓄水池。”白融跟他说了自己了的要求,让他帮着安排。

    “行,你这次弄的东西多,我先去给你弄个图纸,弄好了再来找你。”杨博跟他的小徒弟过来量过尺寸后,对白融说的。

    “这样最好,到时候要是还差什么,咱们也好往上面加。”白融笑着道。

    杨博走后,白融就先请人把那些已经搬空的老房子拆掉,清出场地好施展。

    “阿融啊,你上次跟我说,想租你院子前的那个池塘,想承包的话,记得提前跟刘信昌打个招呼,今年是别家承包的,到过年的时候合同就到期了。”杨素芬一边在池塘边洗着手里的东西,一边对他说道。

    “我知道了,诶,奶奶你洗的是啥?”白融见她手里洗着一个个圆溜溜的个还大,黑褐色的东西,好奇地问道。

    “这个啊,听说书名叫荸荠,是前面那个村种的田里挖完了,有些没挖出来的,咱们去捡的,还不要钱,你想吃啊?一会儿让刘凯弟给你们拿过去,不过这东西你别吃太多啊,凉着呢。”杨素芬笑着说道。

    “为什么啊?”白融有点郁闷地问,为啥他就不能吃,那个看起来挺好吃的。

    杨素芬看了他一眼,把人叫过去一点,压低声音说道:“你才刚生孩子多久啊,哪里吃得了这么凉的东西,尝一尝就算了吧,吃多了就别想了。”

    白融一听就更郁闷了,生孩子还这么多事,他都生完几个月了好吗?

    荸荠生长在湿田里,有许多莲藕田里也有长得小个的,味道甜而清脆多汁,有地下雪梨的美誉。

    不过说到莲藕田,白融突然想到空间里的那个湖里也很有很多的莲藕,那片湖水和外界的四季一样轮回,现在也到了冬季,前段时间因为坐月子,他都很久没去过空间了,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莲藕收,可以去看看。

    想到就干,白融抽了个时间,拉着楚渊进了空间里。

    湖里的莲叶果然枯萎了,白融现在虽然已经生产了两三个月,但杨素芬说,这种事忌得越久对他的身体越好,尤其是如果他现在一不小心着凉的,再过到楚煦阳身上就麻烦了,小孩子抵抗力和免疫力都很差,在大人身上是小病,对小孩子来说可就不一定了,他可一定要记好。老人家的经验都是一辈一辈地传下来的,都有自己的道理,为了儿子和家人的身体健康,白融也不敢违抗,就指挥楚渊下水看看,他身强力壮的,而且还是个当兵的,这点冷根本不怕。

    楚渊刚能进入空间时,也曾为了白融到湖里摸过藕,知道边上的湖水并不深,只要不靠进湖中间就不会有危险,因此就听话地脱了鞋挽裤脚下去了。

    “怎么样,没事吧?”白融还是有点担心楚渊的安全,就坐在离他很近的地方一直等着,随着准备伸手去拉他。

    “嗯,这里没事。”楚渊踩在脚下的泥不算太软,不会陷进很深,他试了两下就站定了,弯下腰摸藕。

    湖里的莲藕也不知道是家藕还是野藕,反正看着挺大个的,楚渊摸了没多久,就摸出来好些,那些藕可比夏天他进来的时候大个得多,很快就摸出一顿饭吃的了。

    “多弄点出来,咱们晚上吃炖猪蹄。”白融蹲在旁边给他接藕,一边笑着跟他说笑。

    “嗯,阿融你别蹲那么近,小心掉湖里。”楚渊皱眉,这大冬天的掉冬水湖里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家阿融现在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过来,要冻着了可不行。

    “没事,我有分寸。”白融接过藕蹲在旁边用湖水把上面的泥巴洗掉,一边还吩咐他慢点摸,看能不能摸到荸荠或者黄鳝什么的,拿回去给爷爷下酒吃。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深海楓紅以及王耀阿鲁扔的地雷,撒花~~~

    继续为新文求收藏!:

    我的专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药膳空间[种田养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辣椒拌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辣椒拌饭并收藏药膳空间[种田养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