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药膳空间[种田养子] > 第058章照片

第058章照片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尽管有些担忧,楚渊还是走到那个书架前,从上面取了一本书回来,摊开放到白融面前,然后带了些小心翼翼的神情看着他。

    白融看了他一眼,伸手将那本书接了过来。

    书是一本外国小说,拿在手里挺厚的。白融拿在手里也懒得翻,就放到空中晃了晃,没过一会儿,就有一张照片一样的东西从书页里面掉了出来,落在两人中间的床上。

    “你藏的就是这个,”白融拿起照片,问楚渊。

    楚渊点点头,咽了口口水,他觉得他家阿融这会儿起来好有气势,但是他却更想将这样他的压在身下,但是,现在不行,他们才刚刚……

    白融双眼紧紧地盯着他,发现楚渊并没将视线移到那张照片上,心里这才满意了一点,伸手将照片到到面前,低头瞄了一眼。

    那张照片是属于一个女孩子的,照片上的女孩五官美好,笑容温和,视线却并没有定在镜头上,而是搜索一般地看着别处,像是在找什么。

    白融看了看那个女孩身上穿的白色连衣裙,又把视线移到她的脸上,突然伸手摸了摸下巴。

    “阿融……”

    楚渊见他拿着照片出神,有点紧张地叫了他一声。

    白融抬头看他,问道:“她就是你的初恋?”

    不管在任何时间,被老婆问起自己的初恋,而且那个初恋还是别人的时候,对一个男人来说都多少带了些尴尬成分在里面的,由其是,那个人还曾经在自己的生命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份量。

    “眼光挺不错的。”白融似笑非笑地夸了一句。

    楚渊有些尴尬,他也拿不定白融是不是在生他的气了,仍然用紧张的表情看着他。

    白融拿那张照片在他的脸上拍了拍,说道:“愣着干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快上来睡。”

    “哦。”楚渊这才如蒙大赦般松了一口气,上床躺在白融的身边。

    白融拿着照片在空中扇了扇,那晃动的弧度还是让楚渊觉得神筋紧绷,他只好问道:“阿融,你在想什么?”

    “干嘛这么问?”白融侧头看他。

    楚渊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抓住他的手,用很认真的表情看着他,说道:“阿融,我不会背叛你的,我已经把她忘记了,你相信我。”

    白融对上他真挚的目光,感觉心头温暖,伸手拍了拍他的脸,微笑道:“楚渊,我相信你,你是我见过的,最有担当的男人,如果这世上连你都不能信任了,那么恐怕我已经不能再相信任何人了。”

    楚渊被他说得心头动荡,握着他的手握得更紧了。

    “其实你也不用觉得不能忘记她就是背叛我,因为如果我觉得我在她之前遇见你,你也一定会先爱上我的。”白融的嘴角向两边弯起,脸上全是得意和不容分说的自信。

    楚渊看得心里又开始痒了,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凑过去在他弯起的嘴角上亲了一下。

    白融勾住他的脖子,热烈地回应着他的吻。

    等楚渊强制自己打住后,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白融的手顺着他的脖子滑到他的脸上,很轻地摸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这张照片是你自己拍的?”

    “嗯。”楚渊点点头,目光温柔地看着他,觉得他的阿融真的是很好看的。

    “你知道她当时在看什么吗?”白融笑眯眯地问道。

    楚渊摇摇头,“不知道。”

    白融笑了笑,但是脸上的笑容又很快散掉,看着楚渊声音平淡地说道:“她在找她的仇人。”

    “阿融……”

    楚渊有些莫名地看着他,显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这些衣服都是临时叫人去买的,你看,这衣服穿在她身上明显有点小了。”白融给他指了指照片,又微笑了起来。

    楚渊眼中充满了惊讶,这张照片他看了整整八年,又怎么会没感觉到那套裙子有些违和感,可阿融又怎么会知道……

    “她那时已经十七岁了,身体已经开始发育,身体抽长,腰也比女孩子粗,所以这套衣服买来的时候有点小……”

    “阿融,你……”

    楚渊一脸震惊地看着他,嘴唇轻轻地颤抖着,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激动的,都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对,她就是我,我那时是为了去跟踪一个人才换了衣服和打扮去参加那场宴会的,因为那个时候我手里的人根本没有几个,而且我还不能完全信任他们,有什么事也只能我自己去。”白融平淡地说道。

    “阿融,阿融……”楚渊突然一把将人抱进怀里,他此时已经顾不得激动了,满心想的都是他的阿融这么多年来一个人所承受的痛苦,才那么小的年纪却要背负那么深的仇恨……如果、如果自己能早点找到他就好了,为什么自己这么晚才再次遇上他。

    白融也紧紧地回报住他的肩背,这么多年他都不知道,原来有一个男人,竟然一直在执著地寻找着他,就因为那场虚无缥缈的一见钟情。

    “楚渊,你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男人。”白融把脸埋在他结实的胸口喃喃地说道。心中再次感叹,老天对他的回报真的是太丰厚了。

    “阿融,对不起……我来晚了。”楚渊紧紧地把人抱住,嘴唇一下一下地亲吻着他的额头,表达着心中的喜爱和这么多年来的牵挂。

    “不会,你能来就很好了。”白融轻声回答。

    “嗯,以后我一定会守着你,一步都不会再离开了。”楚渊亲吻着他的脸,低声保证。

    白融弯了弯嘴角,把脸靠在他的胸膛处,闭上眼睛。

    卧室里的浓情蜜意一整晚都没有散开,直到次日清晨微暖的阳光从窗户外照射了进来,散在两个相拥而卧的人身上。

    楚渊一向醒得比较早,不过昨天晚上疯得那么晚,之后又情绪激动了那么久,两人醒过来都很晚了,楚渊睁开眼睛后,眼神立刻就清明了起来,反而是原本总是保持着警惕的白融,因为这一年平静的生活,整个人都变得松散了很多,再加上睡在楚渊强壮有力又温暖的怀抱里,很容易就能让人忘记外界的危险,睡得也更加沉,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茫茫然的,眼神也变得相当涣散。

    “再睡一会儿。”楚渊见他虽然睁开了眼睛,但明显没有清醒过来,伸手轻拍着他的后背,想让他再多睡一会儿。

    白融眨了眨眼,还是很快醒了,现在他们在楚家里,来的第一天就睡懒觉,总是不太好的。

    “还是起来吧,晚上再睡。”白融打了个哈欠,还是挣扎着从温暖的被窝里爬了起来,坐在床上看楚渊穿衣服。

    楚渊穿完自己的见他还愣愣地坐在床上,样子有些呆,和白日里总是笑眯眯的他完全不同,心里喜欢得不行,拿了衣服坐到他身边给他穿。

    冬天的衣服总是又多又累赘,两人忙活了好一会儿,才从床上下来。

    等两人终于洗漱完了下楼时,楼下众人早已经起来了,楚老爷子站在后面的花园里赏花,楚修远抱着楚煦阳站在他旁边,两人偶尔说两句话,楚修远再逗逗楚煦阳什么的。

    楚泱坐在沙发上翻晨间新闻,回头见两人从楼上下楼,挤兑地看了两人一眼,说道:“昨天晚上过得还好吗?”

    白融还没回答,楚渊已经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皱着眉对他大哥说道:“大哥,以后别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不好。”

    楚泱眨了眨眼,究竟木到什么程度了啊,那么让人热血沸腾的东西,竟然还说不好!

    白融抿着嘴唇忍笑,他都有点好奇楚家的基因了,怎么他家楚渊和他爸还有爷爷都是那么正经的人,怎么就出了他家大哥这么一个花花公子呢?

    “大哥没去上班?”白融可不想大白天的和人讨论那堆东西,转移话题。

    “这不是在等你们吃饭吗?谁让你们这么晚才起来。”楚泱一脸揶揄地看着他,他弟也就看着老实,但是看他那样子就知道床上能力不弱,他这么说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白融耸耸肩,楚渊心里一想起他大哥昨天给他的一堆东西肚子里就微微冒火,不想让他家阿融被大哥带坏了,于是拉着他去餐厅,顺便去叫楚爸和爷爷回来吃早饭。

    楚煦阳这会儿已经能咦咦啊啊地又叫又笑了,白融却接过来的时候,他还一直偏头往楚修远的方向看,看不到了眼睛还会往后翻,那样子像是还挺舍不得他的。这可以楚爸感动坏了,哎哟喂,他的孙儿真是有聪明又孝顺哟,真是让人心疼死了。

    一家人吃过早餐,楚修远和楚泱还要去上班,楚修远跟孙儿依依不舍了好一会和,才坐上楚泱等了很久的车里去上班。

    剩下几人在家里,吃早餐的时候就说好了,白融和楚渊去办过年货,毕竟是在A市,带着楚煦阳出门不方便,就算带着保镖,楚修远也不放心,楚煦阳就和楚老爷子待在家里,让保姆照顾着。

    “来,宝贝儿给爸爸亲一下。”白融临走时把嘴凑到楚煦阳面前,楚煦阳还以为他要给自己喂吃的,还真凑过去亲了一口,逗得白融笑眯了眼睛。

    楚煦阳见他笑,也跟着眯起眼笑了,嘴咧得开开的,似乎挺开心。

    “在家好好待着,爸爸去给你买小衣裳和吃的,乖啊。”白融拍拍他的脸,同楚渊开车去了市里。

    楚老爷子可比家里的人都靠得住,以他如今的地位,即使已经退休在家,也没人敢跟他多说几个不字,因此家里人都比较放心让楚煦阳和他待在一起。

    A市是国内一线城市,人口比较多,物质也是最丰富的,大型超市到处都有。

    快过年了,整个超市都红通通的,放着热闹喜庆的歌曲,到处都是促销和减加的产品,白融和楚渊虽然从乡下带来了很多吃的,但是到这里后还是要买很多。

    白融和楚渊两个都是男人,也不懂像女人买东西那样计较半天,看上什么就直接买,到后来结帐的时候,还得工作人员帮忙,才能把两人逛了半天的成果搬到了停车场的车里。

    等到晚上楚修远两人下班时,白融和楚渊基本已经将过年货办齐了。

    这一大家子也没个女人,还一家子都是老爷少爷的命,于是原本能放假的保姆也没办法提前离开了,只能先留在这里提前把东西都弄好。

    离大年三十中间还隔了一天,保姆要在这一天之类办出团圆席还真有点吃力,于是在这接近一年里,已经将厨艺练起来的楚渊则被白融派进厨房帮忙,白融自己也跟到厨房里打下手。

    陈嫂忙着将要吃的东西做出来,楚渊负责洗菜切菜配菜,而白融就只有摘摘菜叶子,刮刮土豆皮什么的能干了。原本洗菜这项活是分给白融做的,但是楚渊舍不得他一双手泡冷水里,把活抢出过来了,陈嫂在旁边看着抿着嘴唇笑,目光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啊?”陈嫂闲的时候,也会跟两个人聊两句,虽然两个男人组成家庭有些别扭,可是这两人站在一起看起来非常的般配,都俊俏得不行,那份别扭感也就消失了。

    白融和楚渊对视一眼,白融笑眯眯道:“一年。”

    “哦,看你们两人感情真好,现在有了小阳阳,以后还打算再要个不?”陈嫂眨了眨眼问道。现在虽然男人已经拥有了生育能力,但是国家的法律仍然在同性婚姻这一块缺失严重,连带着,对同性生育的规定都还没有确定出来,男性如果能怀孕,现在生几个都没有人管。

    当然了,男性生子本来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而且因为不受法律保护,很多人怀孕都是不小心才有人,有了第一胎已经让人恐慌了,很多人连将孩子生下来的勇气都没有,因此更没有多少人选择生第二胎。

    “不打算了。”楚渊不等她完就急急地说道。

    白融挑了挑眉,看他。

    楚渊怕白融误会,赶紧解释道:“那太危险了,阿融,我不会让你再生的。”他摇了摇头,他只要一想到当时阿融大着肚子的样子,他就觉得心中揪痛不已,他不想再尝一次那种害怕失去挚爱,却又对一切无能为力的感觉了,这辈子他什么都没有怕过,只有这件事,他觉得自己永远都承受不了。

    而且阿融肚子上的那个疤至今都还没有完全消失,楚渊每次看到都会觉得心痛,他也不想让人再次在阿融身上动刀子了。

    “好,那就不生了,有小煦阳也挺好的。”白融对他微笑了一下,有眼睛安抚他,他知道楚渊那个时候担心坏了。

    楚渊感激地看着他,他怕白融一定要和他争,那样他只会更加难受。

    一旁的陈嫂见自己似乎根本没可能插|进两人间的对话,有些无赖地摇了摇头。跑进来偷吃的的楚泱对她摆了摆手,告诉她这两人老样子了,一百年估计还是这样,甜腻得让人起鸡皮疙瘩。

    三人在厨房里忙了一整天,才将要弄的差不多弄好,煎炸炖煮,需要时间的都已经提前弄好,第二天只要再做一些简单的,再把弄好的热了端上桌即可。

    楚家以前过年,都是直接去酒店里订餐的,今年因为白融和楚渊两人过来带了很多吃的,所以才决定在自家做着吃。

    陈嫂忙完后就直接回家了,于是三十这天,一家子能干活的就只有楚渊一个,其它人都是张着嘴等着吃的。

    楚渊也是个任劳任怨的人,家里没人干活,那就他干呗。

    三十这天,一家人很早就起来了,都应景地换上了新衣服,连包着小煦阳的被子都包成了一个大红色,被楚修远抱着满房子转。

    白融继续在厨房帮忙干活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低头看了看,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楚渊暂时忙完了手中的东西,回头见他脸色不好问,担忧地问道:“怎么了?”虽然他这么问,但其实他已经隐约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没什么。”白融摇了摇头,对他笑了笑,走到外面接通电话说了几句,回来时脸色更不好了。

    楚渊见他明显地心不在蔫,心里越发地担心。

    白融在厨房里帮了一会儿忙,才犹豫着对楚渊说道:“楚渊,那个,我想出去一下。”

    楚渊停下手中的活,转头摸了摸他的脸,轻声问道:“阿融,今天过年,你想去哪里?”他说这两句话,竟然很明显,他不想白融现在出去。

    “我……”白融正想着该怎么说这件事,楚渊已经摇头说道:“阿融,如果你不说清楚,今天我是不会让你出去的,咱家过年不能没有你。”

    白融听他这么说原本有些黑暗的情绪立刻好了很多,他对楚渊说道:“我跟你保证,我一定会在年夜饭时回来的。”

    楚渊抿着嘴唇看他,脸上明显全是不赞同。

    “怎么了这是。”走到厨房门边的楚泱见两人气氛不对,走过来问了一句。

    白融还没开口,楚渊已经将白融接到电话想出去的事给楚泱说了。

    楚泱听得皱眉,他想了想,对楚渊说道:“没事,你在家忙吧,我陪他去。”

    两人都吃惊地看着他,白融道:“大哥,这不用了吧。”

    “怎么不用,现在你是我们楚家的人,被人欺负了咱们楚家怎么会不管,走吧,我现在是你们大哥,照顾你们是应该的。”楚泱难得地表现得很可靠的样子,走过来拍拍两个弟弟的肩膀。

    楚渊看着他,虽然没有多余的表情,但楚泱还是感觉到了楚渊眼里的不信任,忍不住使劲揉了揉他的脑袋泄愤,没大没小的。

    最后还是楚泱陪着白融出了门,楚渊应该还要忙活年夜饭,没办法陪白融,这让他心里郁闷不已,竟然让大哥单独带阿融出去,而自己不能陪着的理由竟然如此让人无语——因为现在家里除了他就没人会做饭了……

    楚泱是个很绅士的花花公子,一路上将白融照顾得很好,而且又很会说话,和楚渊简直不像两兄弟,所有的性格几乎全是完全相反的。

    白融虽然脸上总是笑眯眯的,但其实心里有些乱,不是因为即将去见的人,而是因为楚渊,他们出来时,楚渊脸上明显很不高兴,这些表情是很难在楚渊脸上看到的。

    两人来到A市的一个五星酒店,下车后,两人直接上了二十三层楼。

    这里是白氏的企业,股份掌握在在白君达手里。

    两人上了二十三层后,白君达的秘书已经在那里等待他们了,将他们领到了白君达的办公室外。

    “白总,他们到了。”秘书敲了敲门,听到了里面白君达的回应,才说了一句。

    “请他们进来吧。”白君达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秘书打开门,请他们进去。

    楚泱对她微微一笑,并且连夸带赞地感谢了她几句,才随着白融走了进去。

    白君达在两人进来后站起身,对两人点点头,“阿融,这位是……”

    “我是他的哥哥,白总经理,你好。”楚泱微笑着和他握了握手,礼貌地同他自我介绍。

    “哥哥?”白君达挑眉看白融。

    白融还不知道白君达的能力,他想查谁还不是很简单的是,由其是楚家这样的家世。

    “你在这个时间叫我来,究竟有什么事?”白融直指主题,现在已经下午了,他答应过楚渊要回去吃年夜饭的,他不想让楚渊失望。

    白君达却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微笑着说道:“一年没见了,你变得很多。”

    “你还是老样子。”白融随意回答了一句。

    “咱们还是坐下说吧。”白君达见他明显心不在蔫,就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又对楚泱说道,“楚先生是吧,你也一起坐,正好,我要说的事,和你们楚家也有些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错别字什么的,等我先缓缓再改!

    感谢深海楓紅扔了一个地雷,那啥亲爱的给我扔了好多地雷,感动死了……捂脸。

    另外,五十七章还有没看的亲赶紧看啊,不然过两天就锁了,郁闷,尺度这么低都会被盯上……

    继续为新文求收藏!:

    我的专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药膳空间[种田养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辣椒拌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辣椒拌饭并收藏药膳空间[种田养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