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安居乐业 > 7传纸条

7传纸条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花四娘有些瞠目地瞪着青梅,看了看汪氏,再看看一边装隐形人的李氏,她突然发觉这邱家女人还真是硬骨头。看样子今日要白走一趟了,想到此,也就不再伪装了,狠狠甩了一下帕子站起来,略带嘲讽道,“邱嫂子,我今日诚心诚意过来,没想到你们这么不识抬举,李老爷是谁?他可是知府二夫人的大舅子,杨梅镇甚至海宁城里谁敢轻易惹他?且不说你们只是小小的庄稼农户,虽说小有富余,但与李家相比之下根本不够看的。邱嫂子,我看你还是多劝劝薛娘子,凡是不要太绝对。我话已至此,李老爷对薛娘子是上了心的,绝对不会轻易罢休的,我看你们,还是早做决定吧。”

    说完,再坐下去也没意思,花四娘便痛快地告辞了。

    留下汪氏、李氏和薛青梅坐在院子里面面相觑,各自发起呆。好半响,汪氏才想起心里的疑惑,道,“梅丫头,你跟那李老爷是相识?”

    薛青梅脸微白,忙不迭摆手,“舅妈,我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会认识那样的人。今日这媒婆上门也挺蹊跷,我自个儿还在纳闷呢。”

    李氏闻言也点头道,“可不是,梅子最近每日都在家里做女红,要不然帮我带小杨梅,足不出户,哪里有机会认识什么李老爷。”

    汪氏思索片刻仍不得其解,便也就暂且搁下了,旋即长叹口气,略带忧心地看向青梅道,“梅丫头,你要做好准备,李富贵是杨梅镇出了门的财主,早就五十多岁了,据说他夫人是海宁钱家人,在当地也颇有几分势力。这才压制得李富贵没有纳太多女人,但我听说那李府大部分年轻丫鬟差不多都被李富贵沾了个遍。这样的人,不管再有权有势、再家大业大,咱也不能嫁。”

    “娘,莫不是那日小杨梅满月,那日人多眼杂,被那李老爷给瞧见了……”李氏有些不安道,“这事,是不是得快些让姑妈知晓……”

    汪氏一拍桌子,“可不是。”随即略带安慰地对青梅道,“梅子,甭多想,咱们话已经说出口了,花四娘回去一定会跟那李老爷禀报。待武儿回来我就让他写信,这事情还是得让你娘知晓。好了,别害怕,只要你不愿,谁也不能欺了你去。”

    薛青梅点点头,压下心里不安,这会儿日头有些大了,被花四娘一搅之前的轻松惬意全都没了。她收拾着针线篓子默默回了屋,直到晚饭舅舅和大表哥都回了,汪氏将这事告诉了他们,两人也感到了几分凝重。邱老爷子一听说有人要她外孙女做妾,顿时吹胡子瞪眼,最后大伙儿集体统一将这事先告知薛家去,梅子有爹有娘,这等终身大事还是得她亲爹妈操心才作数。

    饭后薛青梅又回了房,她搞不懂自己这阵子低调过日子招谁惹谁了?还是招了煞,得罪了哪路菩萨,怎么这些混账事情通通找她。但愿花四娘回去汇报后那李老爷能知难而退,虽然她隐约感觉此时不会那么结束,但又能怎么办,清净日子才过多久,如果最后真没法子,也只能先离开杨梅村了。强陇南压地头蛇,惹不起她只能躲了!

    正发着呆,突然,一声“叮”地轻响在窗台上响起。

    薛青梅怔了怔,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又传来几声叮叮叮响声,那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敲砸窗子。心下疑惑,她缓缓走到窗边,推开窗子,就眼见着一颗石子冷不热从围墙那头扔了过来,砸在窗子旁边的墙壁上。

    擦啊!这大半夜的,谁在她家围墙外扔石子?

    薛青梅顿时怒了,刚才那石子要不是稍有偏离,砸的就是她的脸了。稍稍犹豫,她飞快推开门走了出去,走到月季花丛围墙底下,低声道,“谁在那边?”

    那边一阵沉默,夜风吹拂月季花枝轻轻摇曳,薛青梅连续唤了几声都没得到回应,心里疑惑更浓,难道是小孩子的恶作剧?但哪家臭小子那么无聊,半夜往人家屋子里扔石子?心里想着,薛青梅的气也消了点,打算不计较了,就听到“咚”地一声,突然又有一个东西从墙头外砸了过来。那东西白白的,落地发出一声轻响,滚了两圈落在了薛青梅脚边。

    薛青梅疑惑着低身捡了起来,却发现这竟是一团纸包着块石子,心里顿时一惊,轻轻拆开后那里面居然有字。透过月光,她无声将那寥寥几笔内容收入眼中,脸颊莫名滚烫,惊慌地看了看四周,将纸团纳入掌心急忙回了房里。

    回到房,她只觉得掌心那团纸热得很,好像有蚂蚁在掌心啃咬一般,躲在窗台等候了良久,外头无声无息也未有石子再砸过来。她心底轻轻吁了口气,凑在油灯下将掌心纸团轻轻铺开,上面写着两行端正的小楷:

    多谢妹子当日相助,仓促离去敬安甚感愧疚,妹子之恩敬安永记于心,来日定当报答。

    落款:石敬安。

    灯光下,她嘴角勾了勾,没想到这个当兵打仗地还会写字,而且措辞文绉绉的,字也写得不错。二哥曾说,看字观人,这人字体端正比划利落,显然是个心智坚韧的人,透过这短短几句,她似是也能想象那人在写这纸条时的犹豫与慎重。

    拜这道谢的小纸条所赐,心底那股不安与压抑也平静了些。顿了顿,再看看纸条,心里没来由涌起一阵怪异,她这样半夜三更接受未婚男子的书信,算不算私相授受?想到此,脑子顿时冷静了下来,将纸条在手里揉了揉,拿起凑近油灯,瞬间,纸条沾上火苗迅速燃烧起来,眨眼就变成了一团乌黑的尘埃。

    第二日。

    邱家人围着桌子吃饭。

    昨日花娘子上门到底让邱家人引起了几分忌讳,出门前舅舅和大表哥表示会早些归来,特意吩咐汪氏如果家里有什么人要立即派人去找他们。然后,才下地去了。

    亲人的维护让薛青梅十分动容,汪氏吩咐下人收拾碗筷,哎,碰到这种事,梅丫头真是无妄之灾。心里想着,她突然道,“梅子,如果那李富贵执意不罢休你怎么办?”

    被问到这个问题,薛青梅很诚实地摇摇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是等我娘来评断吧。”

    汪氏叹了口气,“也罢,信我已经让翠儿大早送出去了,你放心。”

    一旁的李氏突然提到,“婆婆,其实让梅子避免这祸事也有个法子。”

    “什么法子?”汪氏和青梅同时看向她。

    “就是梅子尽快找个男人嫁了,难道李富贵还能强抢良家妇么?我听说李家在杨梅镇声誉极好,他总得顾及顾及羽毛吧?”

    汪氏闻言若有所思,“这倒是个好法子……”

    青梅苦笑,“舅舅,嫂子,我乃弃妇,哪有男人肯要我?”不知为何,她心头却浮起了石敬安的面孔。

    “怎么会没有呢?”听青梅这么贬低自己,汪氏顿时不乐意了,大包大揽道,“行了,舅妈会尽快让人物色合适人选,你可是薛家姑娘,老爷子的亲亲外孙女,哪是什么歪瓜裂枣牛鬼蛇神都可以惦记的?玉兰说的对,那李富贵总不能强来吧,他老李家要是敢做出那等强抢良家妇女的事,我跟你舅舅一状子告到县衙去。县衙若是无用,那就告州府,还不行就告京城去!”

    薛青梅简直感动得泪眼汪汪,李氏搂着儿子崇拜的看着婆婆,汪大舅妈可真是霸气侧漏啊!

    可突然,外头传来一声敲锣打鼓声音,那声音似是朝着邱家而来,还掺杂着人声,喧哗不已,屋子里三人惊疑不定,那声音便已经到了跟前,在邱家大门口停了下来。

    薛青梅心里猛然升起几分不祥感,那头大门口就冲进来一个尖嘴猴腮身材瘦高的中年男子,只见他手里捧着一只裹着红绸大红花的锦箱,后头跟着三个小厮,两个抬着箱子,一个敲锣,紧接着十来个被吸引而来的乡亲邻里。那瘦子一进门就扯着嗓子大声道,“杨梅镇李府一等管家黄寿来给邱家邱老太爷拜喜了,李富贵李老爷仰慕邱府外女薛三娘子,特命小的带二十两黄金来下聘,特求娶薛三娘子为李老爷第三房贵妾,永结秦晋之好!”

    哗——

    这话顿时掀起惊涛骇浪,围观群众顿时一阵哗然,堂屋里三人惊骇不已,薛青梅身子僵硬,汪氏怒不可及,如一股狂风般冲了出去。外面紧接着传来她高亢嘹亮的声音,“这位黄管家,我想你一定是搞错了,我们娘子不认识什么李老爷,私闯民宅可是犯法的,黄管家,你快快带着你的人和东西走!本夫人就不跟你追究了!”

    那黄寿却不吃这套,眼珠滴溜溜一转,居然对着汪氏鞠了一躬,“这便是亲家舅母吧,黄寿代咱家老爷给您请安了,我们老爷一片真心明月可昭,舅母娘你又何必苦苦为难,俗话说宁拆一作庙不拆一桩婚,薛三娘子入了李府就是一本正经的姨太太,以后吃香的喝辣的,自不会忘了舅母娘您的恩德。今日老爷特命小的携二十两黄金前来,就是为了表示真心诚意,还请舅母娘笑纳,让我等顺利过关回去给老爷报喜才是。”

    好个奸诈狡猾、巧舌如簧的管家!

    围观的群众登时发出一阵唏嘘!这黄寿一番话明里暗里根本就是暗示薛青梅跟他家老爷早就暗地勾结,私相授受,而汪氏更是那一胖子打鸳鸯的刻薄舅母娘。女子名声何其重要,但薛青梅却是有前科,合离虽是双方自主分手,但在普通人眼里与女方被休根本没有区别。被黄寿一番污蔑,众人下意识信了他八成,看向汪氏的目光中顿时充满了轻蔑与不屑起来。

    内堂薛青梅脸色青白,黄寿那番话她一字不漏听入耳中,污蔑,这是明目张胆的污蔑,可自己却不能出去辩白。她扶着墙,听着外面群众叽叽喳喳七嘴八言的议论,那不堪的字眼直击心里,他们不仅污蔑自己,还连累了舅妈,嘴唇微微发着抖,几欲昏厥,这是要将她逼上绝路啊!

    作者有话要说:世界末日,昨夜我趁着没死去堕落了。

    没想到顺利活到了今天,好吧,今天继续爬起来码字。

    哈哈哈哈,为世界和平,撒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安居乐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貌不惊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貌不惊人并收藏安居乐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