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安居乐业 > 19下山

19下山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院子里,大伙儿都出来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与激动。

    阳光洒在人身上,仿佛告诉着大家风雨之后,一切苦难烦恼都将过去,翠儿和青梅站在门口,脸上止不住的笑容。旁边田张氏和田妮儿也出来了,甚至好几个妇人相拥喜极而泣,白云师太也闻声出来了,转着念珠喊着佛号感谢上苍。

    青梅视线在人群中来回扫了扫,一眼便看见了人群中的石敬安,那人似乎察觉她的视线,转过头来,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都不约而同笑了。

    洪水退了,大家自然要下山了,眨眼功夫就有不少村民收拾包袱拖家带口匆匆下山了。翠儿和青梅在石敬安的帮助下收拾东西下山去,不知是有意无意,田家那对母女也早早收拾好东西道要一道走。告别了师太们,便下山了。

    一路上田妮儿就像一只活泼的百灵鸟般叽叽喳喳,秀气年轻的小脸因喜悦而发红,时不时缠着石敬安问东问西。石敬安气质冷硬但其实是个重情仁厚的人,小姑娘好奇心重,加上洪水退去大家心情都不错,石敬安便没拒绝,捡着知道的耐心回答她。

    那日后,青梅对田妮儿的印象差到了极点,石敬安连日山上山下跑也不见人影,她也没找到空暇将田妮儿的事告诉他。到了今日,大伙儿个个满心喜悦,充满了重新组建家园的希望,青梅就算对田妮儿十分反感,甚至对她缠着石敬安的行为很是愤怒,但想到马上大家就要分道扬镳。石敬安也没拒绝回答人家的问题,她也不好反对,只是心里堵得慌,一股气憋着不痛快,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石大哥,你说京城来了大官来赈灾吗?大官有多大啊,长什么样子啊?”

    山道上,除了石敬安和青梅主仆、田家母女外,还有几个山下村里的村民一起下山,山腰上的地母庵已经隐隐看不见了,再走一段路就能下山。田妮儿一脸天真地走在石敬安身边,黝黑的眼中盛满了好奇,那天真烂漫的样子惹得边上其他人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大官还不就是那样,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一日三餐吃喝拉撒。田家妹子,莫不是你认为人家饮仙风、吞玉露哟~”边上一个叫大牛的青年怪声怪气道,斜眼瞥了下石敬安,冷哼一声撇开头。

    “哈哈,那不是人,那是神仙……”话落,边上老根叔顿时笑着接上,手里提着烟袋,暗叹下山后赶紧去买烟叶。私藏的旱烟这几日全抽完了,哎,几日不沾烟味嘴巴里就淡出鸟儿了。

    田妮儿娇嗔地瞪了大牛一眼,“你懂什么?你见过大官吗?哼!”说完又眼巴巴望向石敬安,“石大哥,你见多识广,你一定见过大官吧?”

    石敬安一乐,笑道,“见多识广,你怎么知道我见多识广?我不过也是个泥腿子而已。”

    田妮儿不依不饶,“石大哥你还瞒呢,我听说你当过兵呢,哼哼!”然后嘟起嘴巴,一副不告诉我就是小气鬼的样子。

    那边大牛嫉妒地扫了石敬安一眼,闻言又插嘴道,“当兵就见多识广啊,底层的小兵哪有那么天大的福分见那些将军元帅啊,哼,你以为是说书吗?能够回来没少腿没断脚就是祖宗坟上冒青烟了,还见大官呢,要他能见大官现在还在这里哟,早就享福去了。”

    田妮儿登时气得火冒三丈,“我问的是石大哥,关你什么事?”

    青梅冷眼瞧着这一幕,不动声色地看向石敬安,却发现石敬安脸色沉沉的不知在想着什么。她心思一转,想到石敬安当兵五年,怕是被大牛那番话勾出了什么回忆吧。抿了抿嘴,不动声色看向前方,继续专注脚下的路。

    后来田妮儿又想追问,石敬安无心回答,轻描淡写敷衍了几句,一行人便渐渐到了山脚。

    天色明媚,蔚蓝的天空百里无云,微风轻抚树叶,飒飒作响,真有一种大难之后万物新生的感觉。

    下了青阳山,其他村民则匆匆往自己的村里去了,大牛走之前频频回头,见田妮儿无动于衷毫无所觉,黑着脸转身走了。田家母女却没走,原来她们的房子已经被大水冲毁,田张氏带着女儿生活不易,她有个亲戚住在杨梅镇上,打算带着女儿去投靠。自从半路得知青梅等人是来自杨梅村后,田家母女便欢天喜地的表示要一路走。

    石敬安想想大水刚退,不少人陆续往家里走,金波江上的大桥和路被大水淹后留下了深层的泥垢,母女二人单独行走在外也不容易。反正是顺路,举手之劳而已,他便答应了。

    行了一里路后,便远远看见了一条浪花汹涌的黄色大江横在前方,脚下到处是黑乎乎的淤泥,泛着腥气,黏湿湿的。波涛汹涌的江水呈土黄色,水已经退到了桥下,但颜色依然浓黄,金波江两岸的农田全被大水淹了,粮食被多日浸泡早已腐烂,土地上黏着厚重的淤泥。到处都有穿着农衣扛着锄头的农民在地里忙活,抱着侥幸的心理看看能不能挽回一些庄稼。

    青梅望着浩荡汹涌的江水,脚下踩着淤泥,看着四周入眼所及的漆黑淤泥,可以想象这场大水涨得有多远,淹了多少庄稼农田。内心微微叹息,踩着淤泥扶着翠儿的手两人一起继续艰难的前行。

    路其实已经扫开了,但地面湿滑不堪,石敬安走在前头,时不时转头叮嘱大家小心脚下,注意安全,朝青梅频频投来关注的眼神。青梅感受到他的关心,郁闷的心情稍微得到缓解,嘴角微微勾起,脚下也更加小心了,跟着前面的脚印,一步一步慢慢行走。

    突然,只听得身侧传来“哎呀”一声惊叫,队伍一惊。

    大家迅速朝发声处看去,便见田妮儿坐在地上,泪眼汪汪的捂着脚踝,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怎么了?”石敬安眉头一皱,立即快步走了过来。

    田妮儿满脸愧疚,眼睛通红地捂着脚,可怜兮兮道,“我真是太笨了,走个路都会把脚扭到,呜呜,石大哥,我真是太笨了……”

    “起得来吗?”石敬安见状露出几分担心,路本来就不好走,发生这种事情倒也情有可原。

    田张氏立即上前去扶女儿,田妮儿搀扶着娘亲的走缓缓起身,身上粘满了淤泥,衣服脏污不堪,她脸上越发羞赫。站起身后踏出右脚试图走一步,却猛地低呼一声脚一弯差点一头栽在边上的田里,幸好田张氏眼疾手快拉住了她。田妮儿眼睛刷的掉了出来,羞得埋着头不说话。

    田张氏心疼地扶着女儿,为难地看向石敬安,“妮儿扭到脚了,看样子有些严重,不能走了。”

    一行五个人,青梅主仆和田张氏母女,只有石敬安一个男人。青梅一听到这话,心猛然就沉了下去,心中不满更甚,翠儿脸也黑了,隐隐敌视地看向那对母女。

    石敬安微微皱起了眉头,看了眼前方的路。大桥就在前面一百米处,过了桥就到了杨梅镇的地域,但一路上都是农田作物,估计还得走上一里多才能看到村庄,但是田妮儿这个状态,实在不能走了。

    心中暗叹了口气,石敬安突然转头看向青梅,青梅抬起头对上他的视线,两人目光对视了两秒不止。石敬安挪开视线,走到田家母女面前,深吸口气看向田张氏,“田大婶,失礼了,前方还有一里路才能到最近的村子,妮儿脚又伤了,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背着她走,如何?”

    田张氏闻言看了看石敬安,又踌躇地看了青梅一眼,眼底闪过犹豫,毕竟自家闺女可是清白的黄花姑娘。但大家总不能因为女儿就停在半路不走吧,自己一介妇人也背不动女儿。她看了田妮儿一眼,见女儿眼眶泛红小脸发白的模样就一阵心疼,暗想闺女疼得厉害根本走不得路。

    女儿是她的心肝肉,事出有因,就容不得她顾忌这么多了。

    想了想,转头对青梅道,“薛娘子,妮儿这丫头太不小心了,实在疼得走不动,劳烦你相公背妮儿一程可行?”

    青梅心里一窒,面无表情,恰巧石敬安也看了过来,目光中带着淡淡的询问之意。心里好像灌了一碗黄连,突然特别的苦涩,勾起唇角强笑道,“有什么不行的,乡里相邻的,妮儿年纪小,这路不好走也难免不小心了。”说完,瞥了田妮儿一眼,索性作面瘫状。

    田张氏得了首肯,对青梅感激地笑了笑,然后对石敬安道,“那石相公,妮儿就麻烦你了。”

    石敬安看了看青梅,眼中一丝异色,笑着回答,“哪里,大婶客气了。”

    说完,看向田妮儿,淡淡道,“失礼了。”深吸口气,缓缓转过了身弯下脚。

    田妮儿俏脸泛上绯红,羞怯犹豫地看了娘亲一眼,终是咬了咬唇,含羞带怯地趴上了石敬安的背,顿时,俏丽的脸蛋布满了红霞,眼神水汪,一片通红。

    青梅心口猛地涌起一股窒闷,一股莫名酸涩涌上心头,看着石敬安背起田妮儿。又见田妮儿脸上那副含羞带怯的模样,分明是极其愿意的,她是个女人,对于女人这样的反应哪里还有不明白的。脑海中又浮起前几日田妮儿那番刻薄诛心的话,鼻头一堵,牙关紧咬。

    石敬安背着田妮儿走过来,看向青梅的目光中带着无奈与柔和,仿佛希望得到她的体谅的意思。青梅只觉得口中泛苦,过往的辛酸记忆翻滚而出,狠狠咬了咬牙,有些狼狈撇头躲开了他的目光。扶着翠儿的手微微用力,口气淡淡道,“走吧。”

    翠儿转头看向自家主子,眼中带着几分担忧,又瞥了眼石敬安那边,到底没说什么温顺地扶着青梅快步前行。

    日头渐烈,石敬安背着田妮儿,田张氏殷勤地跟在旁边,青梅和翠儿反而走在前面,时机不对,旁边又有外人,根本和青梅说不上话。几人慢慢前行着,过了桥,很快离金波江越来越远。

    不知走了多久,青梅口干舌燥,被太阳晒得也有些头发晕,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突然,前方小道上传来一阵马蹄声儿,青梅几人面面相觑,下意识便走到了路旁,让开了道。

    刚吁口气,前方拐角处便飞快过来两匹黑马,马上坐着人,因为土地湿着,马蹄也没惊起灰尘。渐渐地马儿近了,青梅猛地睁大了眼眸,紧紧盯着马上的人。马上的人也几乎立刻发现了青梅,脸上涌起惊喜,几乎瞬间,只听见“吁——”的两声,两匹矫健英武的黑马便在几人跟前停了下来。

    “梅子——”

    青梅再也忍不住喜悦的呼唤出声,“大哥——”

    来人迅速翻身下马,飞快冲到了青梅面前,大手一伸便重重地将青梅拥入怀里,“梅子,你受苦了!”

    田张氏母女俩眼睛都瞪圆了,石敬安脸一沉,露出探究,翠儿直接呆了——

    青梅喜极而泣,“大哥,你怎么来了……”

    薛青川伸手揉了揉青梅的头,一脸怜惜道,“在舅舅家受了那么多委屈都瞒着,还一个人跑到庵子里去受罪,傻丫头,大哥来接你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电脑出了点问题,一直木法码字,今天终于更了。

    本文日更,还欠了大家一章,会补上。

    那啥,梅子有人撑腰了,撒花欢迎娘家人登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安居乐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貌不惊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貌不惊人并收藏安居乐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