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安居乐业 > 25人约黄昏后

25人约黄昏后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男人的气息扑鼻而来,唇上被温软灼热的唇瓣紧紧贴住,一只铁臂紧紧搂住她的腰。她知道这样的不对的,但是却无力反抗。黑暗中,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感觉灼热的呼吸扑在脸上,心脏狂跳得好像要爆掉,四肢好像被抽去了力气,只能任男人一双铁臂紧紧束缚在怀里。

    情不自禁闭上了眼,口齿也被攻破,一条滑溜的舌便毫不客气地闯进了她口中,迅猛的缠住那丁香小蛇,翻江倒海,纠缠不休。渐渐地,脑子里仿佛塞了浆糊般,一双大手不安分地在她腰背上大力抚摸,她感受到来自男人身上强大的力量,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她有这种感觉,那么强烈那么欲罢不能,更让她羞于启齿。

    男人仿佛不再满足于轻吻,仿佛想要更多,一只大掌紧紧将她按在怀里,另一大掌却不住隔着衣裳抚摸怀中人儿娇躯,纤细的腰肢,平滑的细背,最终,落在了青梅高耸的胸`前,一把握住重重揉捏起来。胸`前强烈的刺激叫青梅忍不住扭了扭身子,那一动却刺激了石敬安,他大手更用力的揉了两把。嘴渐渐离了她的唇,吻上她的脸颊、颈项,同时那只大手终于忍不住从衣领子钻了进去,穿过薄薄的衣裳,毫不费力的霸住了娇软高耸的一处。

    那娇软凝脂般的触觉顿时让石敬安心中发出满足的叹息,他动情地将青梅抵在草垛上,大手用力地揉捏起来。青梅身子仿佛化作了一滩水,不知何时双臂也紧紧缠住了石敬安的颈子,喉间情不自禁地逸出一声羞人的□,身子微仰,直到突然一股夜风吹来,她感觉身子一凉。猛然身子一震,如大梦惊醒般睁开眼。便发觉自己不知何时衣襟大开,月光下自己淡黄色的肚兜极其醒目,而自己那宝贵的胸`前正被一只滚烫灼热的大手轻轻掌握,石敬安漆黑的头深埋在自己肩窝处,落下一串串黏湿的热吻……

    心里陡然涌起惊天恐慌,她几乎是刹那便落下眼泪,连声音都尖锐刺耳起来,“不行,不行,我……你你就会欺负我……”

    石敬安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欲`念在亲吻中早高高昂起,但此刻,青梅带着哭腔的声调生生止住了他的动作。他呼吸急促,身体发热,脸还埋在青梅颈项间,鼻翼间是她身上传来的淡淡芬香……

    “别动。”石敬安声音异常沙哑低沉,仿佛敲在心头似的,青梅身子僵硬,她明显感到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在小腹上方,更是一动也不敢动了。

    她不是不知人事,自然知道那是什么……

    然后,她便感觉胸前的大掌飞快抽离,衣襟被小心地拉紧,“让我抱抱你,我只抱抱你……”

    石敬安发出一声叹息,他几乎用尽最大自制力将欲`念生生压抑下去,他不想伤害她,这是他珍爱的女人,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这种地方……这一刻,他真的恨不得立刻便能将她娶回家,然后……

    腰间被勒得微微生疼,男人粗哑的喘息犹在耳侧,青梅越发不敢妄动,心却松了下来。同时涌起几分感动,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生生抑制了自己的欲`望,这般的隐忍,可见他对自己的在意。

    这种认知叫她升起喜悦,更加羞涩。

    久久,石敬安压下了体内的欲`望,呼吸着来自怀里人儿身上芬芳的气息,终于,叹息一声轻轻放开了她。

    “走吧,夜深了,咱们回吧。”

    青梅微垂着头,温顺地应了声,“嗯。”

    石敬安眼里升起一抹笑意,自然地牵起了她的小手,小心地护着她二人默默地往回走。月亮跳出云层,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照亮了前方的小道,偶尔听见草丛中几声蛐蛐声,二人并肩而行,无声穿过狭窄的小巷子,终于,小巷的尽头出现了邱家的后门。

    一到门口,青梅有些急迫尴尬地挣脱他的手,抬头呐呐道,“我,我进去了。”

    石敬安深邃的视线落在她脸上,“梅子,早些给我答复,好吗?”

    青梅红了红脸,嗫嚅道,“我知道了……不过这是长辈们拿主意,我听他们的……”说完,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轻轻推开后门悄悄闪了进去。

    然后转身关门,关门时看见石敬安依然站在门外盯着自己,那双眼睛在夜中发着光,好像燃烧着火一样。她想要刚才发生的荒唐事,脸上瞬间涨红,犹豫了下道,“……你快回吧。”

    然后“啪”地关了门,飞一般地往房间跑。

    *********

    第二日。

    青梅起得有些晚,醉眼惺忪的走出房,大伙儿早饭早就吃过了,只给她留了份放在厨房里。如今地里农活不忙,不到两个月就要过年,天气也越发冷了。小杨梅已经学会爬了,李氏特意在炕上铺了席子,让他自由的爬来爬去,小家伙长得壮实,小手小脚跟莲藕似的,一会儿功夫不注意就爬得老远,那嘴角的口水在席子上拖得长长一条。兴致来了,小*一翘随地就是一泡童子尿!

    惹得她老娘跟在后边一路收拾,哭笑不得,爱恨交加。

    因为石敬安来提亲,大早大表哥和薛青川就一道动身去城里了,这毕竟关系着青梅的终身大师,一来是去给青梅她爹报信商议,而来也去镇上打听打听石敬安亲人们的情况。

    而薛邱氏则拉着女儿到房里说悄悄话,“梅儿,脸色这么差,昨晚没睡好?”

    青梅想到昨晚,顿时有些心虚,下意识地摸摸脸颊,道,“恩……昨晚有些睡不着……”

    薛邱氏想到昨日石敬安来提亲,心下便自我代入的了然了,隔了这么多年再次有人上门提亲,也难怪要晚上睡不着了。想了想,心下对女儿更添了分心疼,“傻丫头……”

    薛青梅心虚地低下头,她却是想起了昨夜偷溜出去的事,不仅溜出去了,还和石敬安差点差枪走火……后来回到家里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冒出那人的脸,要不然便是与那人亲嘴拥抱的画面,心脏狂跳不止,身体仿佛都残留着那人拥抱的感觉……还有那人的唇,那人的眼神……

    心抖了抖,她猛地晃了晃头,甩掉脑子里那些不正经的画面,便听薛邱氏略带试探的问,“梅儿,你跟娘说句心里话,昨日那个石敬安,你……你对他是什么想法?”

    又是石敬安!

    白天夜里,现实梦里,这混蛋都快成她的魔障了!

    薛青梅脸马上涨红,偷瞄了她老娘一眼,见她面上无异,想来是来征询她自己的想法。想通了这个,青梅微微低头做羞涩状,“什么想法啊……”当初张士城提亲时,娘亲也问过她这些……

    薛邱氏见女儿这样,心中也无奈,伸手捏了她一把,一脸正经道,“梅儿,你都是嫁过一次的人了,有些事情你也清楚。这世代对女人永远是不公平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女人终究是要依附男人才能衣食无忧,一帆风顺。自从你和张家没了关系后,我跟你爹虽然是松了口气,但也时时刻刻为了今后担忧。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我跟你爹不是那种老古板,我们薛家的女儿怎能任人欺负?梅儿,娘只希望有个忠厚老实的男人护你一生,昨儿娘看那个石敬安挺不错的,人也稳重镇定,听你外公大舅他们评论人也是很能干的。家里在镇上来说也还算殷实,家里两个弟弟都已成家,公婆仍然健在也听说是敦厚老实的乡下人,好相处。

    再说你外公在这杨梅镇方圆几里还是有名望的,没人敢欺负你。娘瞧着这人虽然年龄大了点,但年纪大会疼人,脸上瞧着破了点相,又黑,但男人嘛,样貌端正就过得去了,长得再好也不能当饭吃,最主要的是有本事。梅儿,你跟娘说句实心话,你到底想不想再嫁?”

    听着娘亲一句句真心话,青梅心里只感觉自己不孝,这么大人了还要父母为她操心劳累,鼻头泛酸,拿出帕子拭了拭眼角,点点头,“娘,您说得我都明白,我听您的……”

    薛邱氏闻言松了口气,自己的女儿她最了解,脸皮子薄但实则骨子里执拗的很,决定的事情八头牛也拉不回。刚和离那会儿,将自己关在屋里几日几夜不吃不喝,她老子骂也不听,劝也不听,最后还是没了办法才将她送到这杨梅镇来散心,图的就是个眼不见为净。

    没想到半年时光,女儿不仅想通了,性子更开朗,而且还有人再次上门提亲,这可是她和老伴心里的结,石敬安的出现怎能不叫她欣喜若狂。而且这还是个极优异的后生,身强体壮,身份也是知根知底,薛邱氏想了一夜就觉得满意的不得了,只觉得这个青年就是老天爷特意给她家梅子安排的,自然,心中便更加稀罕石敬安这个女婿了。

    想到此,她心里升起几分喜悦,脸上却未表现出来,窥了窥青梅的表情,道,“那,梅儿,你觉得这石敬安如何呢?”

    事已至此,无可避免要做出一个决定了。

    青梅眨了眨眼,如水般的眸子闪过一丝果断,终于深吸口气认真地开了口,“娘,此人……此人甚好,在地母庵时,他还帮过女儿,为人正直善良,功夫也好。娘,如果是他,女儿,女儿愿意。”

    薛邱氏闻言大喜,“梅儿,你的意思,你愿意嫁给石敬安?”得确认一下。

    青梅点点头,“是,女儿愿意嫁给石敬安。”

    亲都亲了,抱也抱了,娘子也给他叫过了,除了他,还要她去嫁给谁?

    作者有话要说:一个春心萌动,一个血气方刚,夜黑风高的夜晚,乃们不发生点什么真的对不起作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安居乐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貌不惊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貌不惊人并收藏安居乐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