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K]为王 > 25第二十四章

25第二十四章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是为了和你相遇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直到现在,善条刚毅也一直认定着羽张迅对于他人生的意义。从青年时就一直追随于羽张迅的身边,直到十二年前那场事故的发生。

    先代赤之王伽具都玄示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坠落,神奈川的大部分土地连同七十万人一起灰飞烟灭。由于第三王权者已经力量失控,身在附近的羽张的威斯曼指数顿时开始紊乱。在当时S4全员混乱的情况下,就像是被什么人指示了一样,善条将剑刺入了羽张的胸口。

    这辈子也忘不了羽张当时的眼神,宁静中带着释然,以及感谢。避免了达摩克利斯之剑坠落的惨痛后果,对于羽张来说是个求仁得仁的结局,就算是被族人杀死,亦可放心归去。

    像是青空一样的男人静待着死亡的降临,生命流逝带来的恐惧也无法动摇他的平和。

    “会哭吧,弥海砂。”想起了那个在屯所里的孩子,羽张喃喃自语道:“抱歉呐。”

    善条恍然记得当时弥海砂说过要去学做饭,因为她觉得每次外勤归来羽张都草草用荞麦面了事实在是让她看不过眼。这次临行前,她特地还和羽张约好,会做一顿看得过去的东西来接风。

    她现在应该还不知道,羽张再没办法践约了。

    一九九X,七月。夏。

    隐居在山中,善条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样的感觉。其实就算由于弑王而付出了一条手臂的代价,他的实力在组内也依旧是最强的,但他不想再回到组里,所以选择直接离开。时任代理司令的盐津元曾经给他打过电话试图让他回心转意,但最后还是被他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电话那头的昔日同僚声音里透漏着疲惫,说起了一个话题。

    “闲院夫妇提出了脱队申请,我刚刚批准了。”叹了口气之后,盐津又补充说:“弥海砂从知道羽张大人殉职之后,就一直待在房间里,不动也不说话。我觉得换个环境,她大概会好过一点。”

    善条沉默了很久,最后也只能用沉默来回应。

    她的师父把她的神杀死了。

    怎么可能好过。

    弥海砂,是羽张救出来的。

    雇佣异能者进行绑架实属罕见,针对前皇族更是胆大包天。黄金之王是众所周知的保皇派,所以就连黄金氏族也出面参与了案件的侦查。

    羽张一马当先地冲进关押人质的地点后,善条跟在他身后,将试图袭击羽张的人第一时间解决。排查了很多房间后,羽张迅听到了走廊深处压抑的哭泣声。

    推开门之后,入眼的是一个被绑在椅子上的小姑娘。红色的头发漂亮得像是燃烧的火焰,金色的眼睛里像是蓄着一座水库一样不停地掉着眼泪,雪白粉嫩的手臂上有着因为被粗糙的麻绳勒住而留下的红色瘀伤。

    察觉到有人,弥海砂当时瑟缩了一下,但在羽张边安慰她边解开绳子之后立刻明白了自己已经被解救的事实。得到了安全的讯号后突然就哭得更厉害,弥海砂抱着羽张,大有劫后余生的样子。

    温言劝慰后反倒得到了反效果,羽张颇为苦恼地抱着弥海砂走出那栋大楼。紧紧拽着羽张不放,弥海砂哭了一会儿有点上不来气,自己闷着缓过劲儿来之后就诡异地活跃了起来。

    “警察什么时候换制服了。”抽搭了一下之后,弥海砂揉揉已经肿起来的眼睛:“不过挺好看的。”

    大概是因为羽张是第一个出现在她眼前的人,弥海砂对于羽张有着绝对的信赖。当时她一直拽着羽张的袖口不放,躲在羽张的身后打量着S4的队员。突击队员中,湊有一对双胞胎,比闲院大两岁,看到闲院之后母爱迸发,直接就想抱抱眼前这个可爱到爆的小姑娘。闲院抬头看看羽张,在羽张表示大家都很友善之后,磨磨蹭蹭地站在了湊的面前。

    “我叫闲院弥海砂,”眼角的泪痕都还没干,弥海砂却绽开了一个笑容:“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非常抱歉,还有谢谢你们救了我。”

    那个笑容真是好看到了刺眼的程度。

    所以也不是不难理解,为什么湊心心念念地想把弥海砂划拉到自己家当儿媳妇。

    闲院的父母后来登门感谢,礼数周全尽展皇族遗风。在社会中已经站在了金字塔尖的夫妇想要加入S4的愿望出乎羽张的意料,哪怕只能当一个普通的队医的诉求无论怎样看起来都不正常。

    闲院家家大业大,名声赫赫人脉广泛,却也逃脱不了世家中盘根错节的纠缠和纠葛。弥海砂是被分家的人绑架的,这对夫妇意识到了普通的环境无法保护自家的掌上明珠,所以就算是放低姿态,也想让女儿平平安安地长大。

    可怜天下父母心,羽张没有任何拒绝闲院夫妇的理由。

    于是弥海砂开始了在S4的生活。

    说是小地雷也并不为过,因为弥海砂的出现给S4带来了很大的改变。

    原本严肃有序的生活中突然多出了一个变数,弥海砂头一个月把S4逛了个遍。虽然是乱蹿却不会吵闹,认真地观察着大人们的工作。而且只要见过一面就能记住别人的名字,然后用脆生生的敬语欢快地叫出来。经得住枪林弹雨的战士们扛不住这种自然散发的萌气场,呵护这个蹦蹦跳跳的小丫头像是一种再自然不过的事。湊家的那两个臭小子曾经抱怨过大人们的不公平,被自己的母亲一句话秒掉了。

    “两个还比不上一个可爱,人比人气死人啊。”

    先不管为什么男孩子要跟女孩子比可爱,湊家的双胞胎半自愿半被母亲强迫地对着弥海砂示好。两个小少年整天围在弥海砂的身边打转,鬼精的小丫头在某天喝茶的时候不经意地断了这两个人未成形的爱慕。

    “我的话,长大了以后,要嫁给羽张大人。”

    坐在旁边的羽张差点被茶呛死。

    第一,S4刚成立没多久,羽张大人没时间考虑个人问题。等到她长大了,S4也已经成为了一个完善的机构,羽张大人也有时间结婚了;

    第二,从小到大都生活在S4,熟悉并且体谅S4所有人的工作,而且不用担心以后会有背叛的可能;

    第三,身为闲院家的嫡长孙女,娶到她就等于有了闲院家的支持。

    “还有,”年仅七岁的弥海砂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羽张:“我真的好喜欢羽张大人,羽张大人喜欢我吗?”

    当时二十的羽张满脸通红,在弥海砂闪闪的心心眼中艰难地点了点头。

    这就是“青之王是萝莉控”传说的出处。

    在善条看来,比起“喜欢”这个词,用“崇拜”来形容弥海砂对羽张的感情更加适合。

    羽张比善条更清楚事实是怎样的,但在弥海砂的眼神下总是败下阵来。

    “被那种眼神看着,没有办法说出拒绝的话来啊。”

    善条某种程度上,很同意这个评价。

    打着以后想要成为青王氏族的念头,弥海砂很早就在为以后做着准备。他还记得羽张拜托他做弥海砂的剑道老师时,羽张那无奈的表情。

    温室里长大的花朵,就算一定要加入S4,做个庶务课的文职人员就好了。

    羽张和善条应该有着一样的想法,所以才默认了最初善条的苛刻——每天早上四点就要爬起来静坐冥想,基础训练挥刀一次就是五百下,为了锻炼体力还要绕着操场跑步……湊家的双生子当初听到这个要求之后默默打消了拜师的念头,连那两个孩子都没有勇气接受的训练总该能吓退S4的小公主。

    而弥海砂就真的坚持了下来。

    忍着不敢在冥想的时候睡过去或者打哈欠,忍着酸痛的手臂一次又一次挥刀,忍着腿软继续跑步。有好几次眼泪就在眼睛里打转,但弥海砂最后也没有当着他的面哭出来。

    “我一定要比师父强,”金色的眼睛里有着灿烂的光:“然后成为有资格站在羽张大人身边的人。”

    不过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善条快要忘记了故人们的长相,只能偶尔在梦中看到模糊不清的身影。在羽张死后离开S4,善条也分不清楚到底是因为弑王的罪孽,还是因为害怕看到爱徒失去神采的双眼。

    理想和信念有多重要,将羽张视为自己追随之人的善条很清楚。身为成年人尚且没有了积极生活下去的勇气,那个还不知道世界有多残酷的孩子又怎么可能毫无波澜地接受现实。

    不肯动也不肯说话,还是因为不相信羽张的死吧。

    守望着那绝不可能的再见。

    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那个孩子了。

    但却在别人前来拜访的时候,意外地听到了她的名字。

    身穿蓝色的制服,腰的左侧挂着剑,看上去顶多二十几岁。抬头直视着身经百战的他,眼中毫无惧色。不仅仅是大胆,那是种近乎不可思议的自信,就好像对自己未来的命运无比确定。

    有着某种与昔日的羽张相似的气息,但仔细看的话,却没有什么地方说得上相像。

    这个青年身上有着无法忽视的存在感,所以也只能调动起一些精神简单地招待。戴善条泡好茶后,两个人在铺着榻榻米的地板上相对正坐。

    “很抱歉忽然来打扰您。”

    对方先开口道。

    “哪里……”

    他抬手,打断别人的话。

    “你的……那身制服是?”

    “我自己都没穿惯——”摸了摸蓝色制服的领口,青年微微笑了:“这是新S4的制服,为了和旧的S4有所区别,所以弥海砂坚持在设计上稍微做了些改动。”

    他的表情微微一动,青年点了点头。

    “宗像弥海砂,也是闲院弥海砂,善条先生的大弟子,”青年们没有忘记补充弥海砂的身份,像是刻意提醒他一般:“于四年前正式成为了我的妻子。”

    四年前,在弥海砂十六岁的时候?

    和这个年轻人结婚吗。

    “而现在,S4这个组织——它的立场和权限都由我来接手,所以先来这里跟您打个招呼。”

    他再度打量着这个淡定自若的青年,开了口。

    “……也就是说……”

    “现在的青之王,是我。”

    同意在S4任职,除了想要确定这个人是不是能继承羽张的王,其实也是想再见一见那个倔强到谁也无法阻拦的那孩子。而到了S4的屯所,站在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却没如自己所期盼地那样看到一抹亮眼的红色。

    “因为不太适应新S4的生活,所以弥海砂选择了去其他的地方游学。顺便说一句,弥海砂大学学医,现在成为了和父母亲一样成为了的医生。”

    曾经相信了宗像的话,但却在漫长地等待之中察觉到了不对。想要质问宗像,却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为人师长的立场。

    亲手杀了羽张,却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弥海砂。

    懦弱的师父。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甚至在成为了宗像的氏族后,那个能萌倒先代S4所有人的弥海砂依旧没有出现。他又收了一个叫楠原刚的徒弟,眼神颇像弥海砂当年可爱的样子,没有她聪明但同样愿意辛苦地训练。楠原后来死了,他也不再想收什么徒弟,因为能够体会到他剑术奥义的也就只有那一个弥海砂而已。

    宗像就如同弥海砂从来不曾存在一般,除了在最初提及过她的名字。S4的队员似乎也并不知道弥海砂的存在,在吃荞麦面的时候日高曾经笑嘻嘻地打趣。

    “室长那种画像中的人,会吃荞麦面这种食物我已经很惊讶了。结婚?连恋爱我都觉得不可能啊。”

    他却觉得宗像不是那种会在这种问题上欺骗别人的人。

    然后弥海砂回来了。

    久违了的十二年。

    上次离开时还只是个小不点。

    现在这个孩子从他的腰,长到了他的肩膀。

    的确和宗像结了婚,不仅是青之王的妻子,更是两年前就觉醒的黑之王。

    在宗像的面前非常乖巧,不同于小时候那种底气十足的古灵精怪。

    不知道是因为离开两年对宗像有所愧疚还是因为别的。

    弥海砂并不喜欢这里,他也一样。

    在旧的地址上近乎翻新一样地建立了新的屯所,所有的回忆都消失在了离开的时间中。但是弥海砂却从来没有和他提起过,偶尔过来吃荞麦面的时候也都是和宗像一起。有时撒撒娇,但没有旧人的只字片语,更不用说那个曾经满满地占据了她七年时间的羽张。也不说黑王氏族,只说觉得处理族内事务太麻烦,只要不给S4添麻烦的话自由活动就好。

    休息过一阵子后开始上班,几乎每天都会加班到晚上。宗像接她回来后也不去食堂吃晚饭,大多会窝在房间里看自己的。

    “听说闲院医生是善条先生的徒弟啊。”挠着脑袋的日高曾经说:“那刚不就是闲院医生的师弟吗?”

    “真的假的啊。”道明寺咬着筷子尖:“总觉得闲院医生一下子接地气了嘛。”

    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在一群吵吵闹闹的年轻人中吃着自己的荞麦面。因为宗像一直在她身边,师徒间的密谈并不存在,所以他也不知道弥海砂心里的想法。

    算是交流的对话,还是在送属领更新之后。

    从执务室中出来后弥海砂直接来到了屯所外的道场,当时他正在练习坐姿拔刀。陌生的气息悄然降临,睁眼抽刀后才发觉剑尖所指的是自己的大弟子。

    “师父也认不出我了吗,还真是真真切切地过去了十二年啊。”

    弥海砂坐在道场中,迎着西沉的夕阳。

    “一切都变了。”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不想提到那个必然出现的名字。

    “我从想要嫁给羽张大人的小孩子,变成了礼司的妻子。”就这样地说出了口,弥海砂被血一样的残阳覆盖着:“师父从羽张大人的族人,变成了礼司的族人。”

    “一切都变了。”

    “好像所有人都有了新的生活。”

    “盐津前辈带着湊他们两个去了乡下隐居,就像是师父十二年前那样。其他的前辈也都回了老家,或者找了自己喜欢的地方过日子。”转头看着他,弥海砂的眼睛里不知怎么多了些哀戚:“这里是新S4的屯所,羽张大人的痕迹,全部都被抹掉了。”

    “师父,你还记得,羽张大人的样子吗。”

    “记得啊。”

    他是这么说的。

    “我也是。”

    弥海砂笑起来。

    “就算是过了十二年,我也都还记得。”

    像是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灿烂一般,弥海砂笑得非常开心。距离回到S4的第一天也有一段时间,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笑脸。

    “以身作则的行为也好,平时相处的交谈也好。”

    “一直都会记得,全部都会记得。”

    “不会因为别人忘掉。”

    “谁都不行。”

    “是啊。”

    他的话刚一出口,弥海砂身上即将浮出来的戾气便散了开来。

    那孩子看着他走过去,温顺地被他拍着毛茸茸地脑袋。

    “那个男人留下的回忆,不可能会被时间磨平。”

    “所以不用害怕,因为没人能够代替他。”

    也不用害怕,忘记他的存在的可能。

    弥海砂嫁给了一个危险的男人,他试图用时间和细微地动作来代替羽张在她心中的地位。这种手法取得了很大的作用,弥海砂已经不安到需要宣誓来证明羽张对她的意义。

    并不难理解宗像的想法,想要独占一个人的心情也多半是因为喜欢。但如果想要战胜的对象是羽张,不知为什么总让他有一种复杂的心思。

    就算是岁月流转,那个曾经站立在队伍前方,从未有过一丝迷茫和失误的男人,不应该因为谁的私心而被人忘记。

    弥海砂最后走了,对着他认认真真地鞠了一躬。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背影不再有刚刚的迟疑。

    但是应该说感谢的人果然还是他,如果不是弥海砂的坦白,他大概也觉得自己快忘了。

    忘记了自己曾经愿意与羽张一起肩负的,S4该有的责任。

    所有人都曾虔诚诵读的誓言。

    致以吾王。

    以剑制剑,吾等大义不容污点。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大家总是看那些腻腻歪歪的宠戏,所以先来一发堵心的给大家提提神。

    总而言之大概就是为了证明,本文不只有情情爱爱。

    当小肉文看的人觉悟吧!

    依旧求留言嗷嗷嗷!!!

    捉虫捉了好几次,非常抱歉【鞠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K]为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赢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赢鱼并收藏[K]为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