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暮光之城]白昼 > 15挣扎与接受

15挣扎与接受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寂静的森林当中,谢知微与阿罗互相对望,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就这么离开,于是只能沉默着,然而却不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谢知微沉默着,阿罗也沉默着,他掏出手帕擦干净了自己脸上沾染上的鲜血,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谢知微,尽管他早告诉对方,自己是一个吸血鬼,然而像这样,当对方看见了自己吸血的场面,却是他一直没有想过的。

    也许普通的人类和吸血鬼最大的区别不在于吸血鬼的皮肤在阳光之下有多么闪耀,不在于吸血鬼的能力比人类强上许多倍,普通人和吸血鬼最大的区别……就是他们不会吸血。

    谢知微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阿罗,尽管她知道对方是个吸血鬼,也说服了自己吸血鬼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他们开始交往,并且双方之间很愉快,但是她忘记了,吸血鬼的本能和天性。

    阿罗露出了苦笑,即便不靠近谢知微他也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虽然她的接受能力很强,但是这一次,她却眼睁睁的看着他吸血的场面,再有多大的接受能力都好,这件事也不是任何人都能接受的。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想她逃离自己的身边,她是的他的灵魂伴侣,迟早都会知道他的这一面的,他不想让她觉得恐惧,也不想让她离开自己。

    阿罗向前走了一步,希望能靠近谢知微,然而谢知微却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我认为、我认为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才行。”

    她其实很想说些什么的,然而唯一能说出来的只有这句话,他们必须得冷静下来才行,她并不是在害怕阿罗,她知道这是他的天性和本能,阿罗也曾经说过血液对于吸血鬼的诱惑究竟有多强,然而现在她却只想逃离,尽管她很明白也许自己的举动会伤害阿罗。

    但是现在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说完这句话之后,谢知微转身就走,她必须回到酒店里,回到自己的房间当中,她必须迫使自己的冷静下来,冷静的思考这件事,思考再看见阿罗的这一面之后还应不应该继续下去。

    阿罗看着谢知微离去的背影露出了苦笑,她果真还是害怕了么?其实这也难怪,普通人看到这一面都会害怕,谢知微显然也不能例外吧?虽然说她并不是个普通人。

    谢知微加快了脚步的速度回到了酒店当中,她知道阿罗就在她的身后,她也知道对方应该也要回到这个酒店当中,尽管对方并没有赶上她的脚步。

    她将自己反锁在了房间当中,并不是害怕阿罗会突然闯进来,她知道的,即使是自己看到了阿罗的那样一幕,阿罗也不会伤害自己,然而她必须要冷静下来,如果现在就面对阿罗的话,她怕她会在情绪激动下说出什么伤害自己也伤害对方的话来。

    她应该理智一些才对。

    阿罗应该并不想自己看到那一幕才对,如果不是因为她去找阿罗的话……这是不是从侧面反映了自己越来越离不开对方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谢知微叹了口气,无论如何现在应该想的其实并不是这些,而是今天晚上所看见的那一幕,她努力的说服自己这是阿罗的本能,阿罗是个吸血鬼,即便他已经3000多岁了。

    然而她还记得阿罗所说过的,吸血鬼如果长时间不吸血的话就会感觉全身都在焚烧,身体就像是被火烧掉一般痛苦,她也依然记得电影当中的爱德华曾经说过,吸血鬼的弱点就是火焰,除了火焰以外他们能抵御任何伤害,也就是说,除了火焰,任何事物都无法带给他们伤害。

    她应该试着去谅解对方,去体谅对方的痛苦,但是今天晚上所见的带给她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她必去试着去遗忘,并且克服,否则的话她就无法再面对阿罗。

    想着想着,谢知微逐渐陷入了睡梦之中,但是她却没有想到,即便是在睡梦当中她也无法休息好。

    她做了个噩梦。

    她梦见自己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城堡当中,这里似乎给她很熟悉的感觉,她在城堡当中闲逛的时候阿罗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告诉她这里是沃尔图里,并且要带着她去见他的兄弟。

    她见到了马库斯和凯厄斯,他们似乎对于她的到来十分热情,然后场景一遍,变成了她和阿罗的婚礼。

    她梦见了自己有一个盛大的婚礼,甚至还在婚礼上见到了自己的师傅,她对她的婚姻表示了祝福,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她穿着新娘才会穿的白色婚纱,阿罗就在她的身边穿着黑色礼服,他们拥抱并且接吻,在众人的见证下完成自己的婚礼。

    这一切都是这么的完美,直到来到了夜晚。

    她和阿罗进入了房间当中,然后阿罗开始亲吻她,从脸庞到嘴唇,再到脖子,然后下一秒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她看到阿罗咬破了她的喉咙吸食她的血液,她甚至感到了距离的痛楚……

    梦境在这里就被打断了,谢知微喘着粗气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才发现所有的一切不过只是个梦境而已,而现在……她转头看向船外,酒店的窗外天才刚刚蒙蒙亮,距离她平时起床的时间还太早,她想她或许应该继续休息,然而再度躺在床上的时候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于是谢知微也只能苦笑了,今天一定会有个黑眼圈吧?看上去就像国宝熊猫一样,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已经无法在睡着了,只不过那个梦,却让谢知微想到了一些事情。

    除了昨晚阿罗带给自己的冲击之外,她似乎也意识到了一件事情,如果最初开始只是和阿罗交往看看的话,已经过了这么久,这样的感情已经变质了吧?

    如果最开始只是把对方当做朋友来看待的话,那么那个梦境已经说明了一切了,明明昨天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但是还是梦到了和阿罗结婚的场面,虽然那只是个噩梦,但是这说明了什么呢?

    如果说最开始还有抗拒,抗拒着那个所谓的灵魂伴侣的话,现在其实她已经接受了吧?接受她是阿罗的灵魂伴侣,接受阿罗是她的另一半。

    这个认知让她苦笑了出来,最开始还不认为自己的灵魂伴侣是吸血鬼来着,毕竟她可是一个修仙者啊!可是事实看来,修仙者也并不就高尚了许多,修仙者也很有可能喜欢上一个吸血鬼的,毕竟习惯什么人是自己无法控制得了的。

    所以昨天的事情或许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吧!明明如果是原来的自己看到吸血鬼吸人血的这一幕很可能会去消灭对方的,但是现在……那个人却是阿罗。

    然而阿罗却并不知道谢知微想了些什么,昨晚的事情被谢知微见到之后,阿罗就开始忐忑不安,发觉有这样的情绪的阿罗苦笑了一声,他也会不安么,然而在不知道谢知微有没有做出什么决定,又或者对方的决定是自己所不希望见到的话,他当然也会不安吧?虽然说他是沃尔图里的第一大长老,然而在自己所爱的人面前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家伙罢了。

    8、9点钟的时候,谢知微终于决定立离开房间去餐厅吃饭,昨天晚上她只顾着去找阿罗了,完全没有吃饭,在见到那一幕之后更加没有吃饭的心情了,所以,即便是休闲则也会有饿的时候。

    打开房间大门的时候,刚巧碰到了阿罗也离开了房门,二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发现了彼此脸上的黑眼圈,即便是阿罗……或许谢知微之前并没有注意,然而这一次也看见了阿罗脸上淡淡的黑眼圈,这才想起,这个人其实是不需要睡觉的,阿罗本来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谢知微打断了:“我想去吃吃点东西再说。”

    二人于是来到了餐厅,当谢知微开始埋头用餐的时候,阿罗说话了:“昨天的事……对不起,我本来没想让你看见那一幕的。”而事实上,他还不知道对方究竟会有什么反应。

    谢知微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去:“不,事实上是我自作主张的去找你了。”

    见到对方并不与自己对视,阿罗苦笑了一声:“昨天的事,我想解释,无论你想不想听都好,知微……我们从意大利开车到这里已经过去了四五天,而在这之前,还在沃尔图里的时候,我已经差不多有10多天没有吸食人血了,尽管我很想克制住。”

    说着,阿罗看向了窗外人来人往的人群们:“虽然我已经活了3000多年了,但是就算活得再长,吸血也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就算我活的再长,也不能长时间的不吸食血液,就像人类一样,人类长时间不吃东西就会饿死,吸血鬼长时间不吸食血液,就会被体内的火焰焚烧殆尽。”

    “但是我并不是在狡辩什么,就如同你所知道,所看到的一样,我是一个吸血鬼,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阿罗说着,再度将眼光放在了谢知微的身上。

    谢知微终于停下了吃饭这件事,她抬起头来直视阿罗:“你知道,昨晚所看到的一切让我纠结,我一直在挣扎,我的内心一方面再说这是不对的,我却又清晰的意识到你是一只吸血鬼,吸血是你的本能,我从未如此清晰的意识到这一点。”

    “我很害怕……假如我真的跟你在一起了的话,我就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但是我如果就此跟你分开的话……恐怕连我自己也不会觉得甘心的,我一直在挣扎,挣扎着我要不要接受你,又或者就这样和你分开?在今天之前我一直找不到答案。”

    谢知微说着,看着阿罗叹了口气,阿罗不由得有些紧张:“那么……”

    还未等他讲话说完,谢知微就打断了阿罗的疑问:“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也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答案,我不得不说你赢了,自从我来到沃尔泰拉起你就出现在我的身边,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很久,我已经习惯了身边有你的陪伴,而且……”

    “而且我不希望我的黄石公园之旅那么不美满。”谢知微说着,朝阿罗勾起了嘴角。

    下一秒,还未等谢知微反应过来,她就被阿罗拉出了餐厅:“我们快走吧,去黄石公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暮光之城]白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壹闲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壹闲人并收藏[暮光之城]白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