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王]冬时暮雪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每天每天高强度的工作量终于把上村百合子的身体压垮,少女发着高烧躺在家中的榻榻米上,身边是请了假的母亲正在替她敷毛巾的身影。上村亚美觉得自己早应该察觉到女儿这样子近乎于自我压迫一样的心理,但暑假中的那段时间上村百合子每天都用开朗的笑容,把背后的逞强掩饰了过去。

    第二天烧还没退下去,上村百合子就跑去了学校,结果不但被老师委婉地劝了回来,还被柳生比吕士狠批了一顿。面对尚未痊愈的少女,那个戴眼镜的少年几乎是毫不留情,尖锐的目光是上村百合子从未见过的神色。

    “发着烧还来学校,上村百合子你脑子坏掉了?”柳生比吕士站在走廊上,眉头紧皱。

    “连比吕士都这么说!”刚才教师办公室出来的少女显得很是不悦,“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

    “清楚到把自己弄到高烧四十度?”少年的眼镜在阳光下折射出一些反光,语气比起反问更像是在责问。

    和柳生比吕士直直地对视着,上村百合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自己面前的人是真田弦一郎的错觉。她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想要反驳却无法反驳出什么,只能够用带着一些恼羞成怒的表情和对方僵持。

    “缺几天的课不会怎么样,学生会也不是除了你之外就没人了,兼职店那边更加有其他人可以排班,上村百合子你这样子把自己逼得死死的有什么意思!”这样子严词厉色地对她讲话的柳生比吕士,她是第一次见到。

    “你是害怕别人聊天的时候聊到你插不上话的事情?还是怕依赖自己的后辈因为自己的缺席而依靠了别人?或者做不出青睐自己的老师所布置的习题?”柳生比吕士每说一句话,上村百合子的身体就愈加僵硬一分,“你到现在都没发现吗,你一直都在做别人眼里的那个上村百合子。”

    “……我知道。”少女原本直视柳生比吕士的眼眸逐渐变得黯淡,微微合上了眼睑,睫毛在上村百合子的脸上打出一道扇形的阴影,“我太过于在意别人的目光了,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

    虽然很清楚,但是因为害怕看到别人失望诧异的目光,所以不敢做出改变。

    看着上村百合子离开的身影,柳生轻轻地叹了口气。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少年才朝拐角的那边无奈开口,“我以为副部长会让我说些鼓励她的话的。”

    一直站在拐角阴影处的真田弦一郎沉默了一会儿,压了压自己的帽子走出来,“鼓励的话只会让她更勉强自己,她就是这种性格。”

    “不知道你们两个究竟在想什么。”面对真田弦一郎比往常更为稳重的样子,柳生比吕士忍不住皱眉。这个人明明比谁都更在意且更了解上村百合子,却始终都和那个少女保持着遥远的距离,相互逃避。

    “我和她可能什么都不想会更好。”意义不明的话语从真田弦一郎口中说出,等到黑发少年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句话已经被柳生比吕士所听见。

    那些发生过的事情,无法挽回。

    被柳生比吕士这么说了一通后,上村百合子确确实实也收敛了一些,不仅在家好好休息了几天,就连餐饮店那边的兼职也不再每天都勉强自己去。不再紧逼着自己的少女感觉自己身上的负担一下子轻了不少,就连和别人沟通交流的时候,眉宇中都带上了一些轻快。

    这些变化上村百合子自己没有发现,但却是真真切切地落在了真田弦一郎的眼中。比起过去那个什么都做到完美无缺,把自己闭上绝路的上村百合子,黑发少年明显地发现,现在这个偶尔会犯些小错误,也会和同学耍赖嬉笑的上村百合子更加受到别人的好感与追捧。

    “总觉得百合子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小森明音右手撑着下巴,侧了侧头道。

    “哪里不一样?”不明所以的少女眨了眨眼,随即像是了解了什么一样,绽开笑颜,“啊啦,难道小森你是觉得我比以前更加有魅力了吗?讨厌啦人家会害羞的~”说着,上村百合子还假装地捂了捂脸。

    “……再见!”不忍直视地扶着额,小森明音留给少女一个决绝的背影。

    “扑哧!”一边捏着对方的脸颊,上村百合子一边笑了出来,“小森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好啦,我是说真的啦。”抓住对方在自己脸上施虐的手,小森明音道,“就是感觉不太一样了,感觉现在的百合子更加好相处,而且也比较轻易近人。”

    “呜哇,原来小森你以前一直都觉得我高贵冷艳吗!我要哭了!”完全没抓住重点的少女夸张地大叫。

    “我根本没这么说好吗!”

    ******

    时间不紧不慢地流逝,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情人节已经近在眼前。周围的人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带着一些粉红色的甜蜜气息,在这种敏感的时刻,偶尔还能够看见某两个人因为多看了对方一眼而相互之间都害羞地避开了视线的场景。

    餐饮店里因为情人节的主题活动而顾客爆满,田野店长也好心地将多余下来的巧克力赠品尽数送给了上村百合子,原本还因为经济问题困扰的少女道了好几声谢谢,才堪堪接过那些包装精美的小礼品袋。

    每个礼品袋里都装着精致小巧的巧克力,虽然份量不多但是用来做义理巧克力互送却是再合适不过。大致数了一下需要送的同学人数,上村百合子发现还能够多余下来三两份用以备用。

    “要好好谢谢餐饮店的店长呢,感觉一直都很照顾百合子。”看着正在做花形缎带的少女,上村亚美忍不住笑道。

    “因为我工作很努力嘛,而且原来一起工作的前辈们几乎都走了,算下来我也算是前辈了呢。”一边用剪刀把多余的缎带减掉,上村百合子一边蹭了蹭自己的母亲撒娇着,“对了,店长还说过段时间给我加时薪哦。”

    望着像小猫一样露出眯眼享受笑容的少女,上村亚美只是揉了揉对方的脑袋,勾出一个欣慰的弧度。这个由母女两人支撑起来的家并不宽裕,但好在她们现在生活得足够平稳。那些异样的目光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淡下去,现在所有人提到她们,不再会说那是上村前议员的家人,而是用略微赞扬的目光道上村夫人生了一个优秀的女儿。

    直到上村百合子把所有的义理巧克力都贴上名字和礼花,公寓里那盏明黄色的灯才黯淡下来。冬日里的寒风把外面树梢的黄叶尽数吹下,明明应该是冰冷刺骨的天气,此刻却蕴含着一些温暖和甜蜜。

    早上出门的时候,上村百合子还特地挑选了一条符合情人节气氛的粉色围巾,带着格子花纹的羊绒围巾很是保暖,少女到现在都还记得原田吉平当初送给她围巾时柔和的笑容。这条围巾曾经因为那些略显尴尬的往事而被上村百合子封存了很久,而现在她也终于可以不带任何芥蒂地围上它,并且在心中真挚地对远方的那个少年予以祝福。

    学校中随处可见互送巧克力的场景,女孩子甜蜜而又羞涩的笑容就像是蜂蜜一样可爱。上村百合子单手撑着下巴,看小森明音红着脸把巧克力送给了佐藤,还没来得及调侃对方几句,转眼又见木本琴子拿着包装好的礼物袋犹豫不决,目光所向的是安藤君的位置。

    情不自禁地勾出了温柔的笑容,上村百合子觉得这些爱情的不安份子不断在教室里飘散,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香甜可人的气息。弯下了眉眼望着和自己平日里关系还算不错的男生女生,少女眼眸里的柔情和祝福让转过头来的真田弦一郎瞬间怔愣住。

    那样子带着柔情似水的表情是黑发少年从未见到过的模样,双马尾上面的头饰也是可爱的粉色蝴蝶结。少女微微眯起的眼睛像是在享受这份甜蜜的空气,温软的笑容一点都没有平日里那开朗直爽的样子。此刻的上村百合子像是一个憧憬爱情的女生,眉眼和表情中的美丽紧紧抓住真田弦一郎的视线,让人无法移开。

    像是察觉到了对方的目光,露出甜美笑容的少女眨了眨眼,视线慢慢地朝真田弦一郎的方向看过来。没来得及收回的视线和上村百合子四目相交,真田弦一郎看见那个双马尾的女生怔愣了一下,随即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隔着好几排的座位,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对方,一时之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移开目光。上村百合子眼神稍稍漂移,她不知道真田弦一郎像是那样子看了她多久,心里涌上了些许尴尬和烦躁,但与此同时还有悸动情愫混杂在其中。

    另一边的少年沉默地和上村百合子对视着,眼眸里倒映出对方变得有些无措和想要逃避的表情。真田弦一郎移开视线前看了一眼上村百合子的颈间,那条围巾他记得是原田吉平送给少女的圣诞节礼物。

    ——总觉得,稍微有些胸闷。

    那个少女准备了很多份情人节巧克力,义理性质的巧克力被装在小小的礼品袋中,附上了字体清秀的祝福和姓名。真田弦一郎看着对方把那份祝福一个个送出,而理所当然地没有他的那份。

    这种毫无理由的失落感对他来说有些太过于突然,黑发少年稍稍皱眉,不知道该把闷气对谁发。就如同柳生比吕士所说的那样,他对上村百合子一向关注过度。

    网球部训练开始之前,真田弦一郎收到了经理中川美惠的义理巧克力。扎着缎带的巧克力并没有让少年打开的*,可即便如此,他还是点了点头礼貌地收下。所有收到巧克力的人中,似乎只有他和柳莲二两个人没有拆开包装,中川美惠像是发现了这件事,便用着软糯的声音撒娇着让他们尝一口试试。

    碍于对方期待的眼神,真田弦一郎稍稍皱眉,为难地掰了一块放入口中,礼节性质地说了句“谢谢,很好吃”。还没来得及把拆开的包装重新扎好,黑发少年就看见不远处上村百合子表情淡漠地看着他。

    那个扎着双马尾的女生和柳生比吕士站在一起,看样子好像是刚从学生会出来。站在树下的上村百合子拎着制服包,看向他的眼神像是无机质的玻璃一样不带任何情感。柳生比吕士侧过头去和少女说了些什么,上村百合子才像是被唤醒一样,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勾出一个弧度,对着柳生挥了挥手道着“再见”。

    真田弦一郎的目光随着柳生比吕士走进球场的步子而收回,黑发少年没有发现球场外的那个少女紧紧握住了手,指甲掐进肉里刻得生疼。

    中午看见真田弦一郎看向她的目光后,上村百合子犹豫了整整一个下午要不要把备用的巧克力送给他。其实她是知道的,这份名为义理巧克力实为本命巧克力的小包装,即使送出去了也无法改变他们两个人目前的现状,但一想到中午真田弦一郎那带着一些怔忪和温柔的表情,以及没收到礼物时那令人不易察觉的失落皱眉模样,上村百合子就有些于心不忍。

    说到底她还是被困在名为真田弦一郎的爱情牢笼里,可当她真的下定决心时,却看见那个少年拆开了她讨厌的人所送的巧克力,并且说着道谢的话语。明知道真田弦一郎只是出于礼貌性质的对答,但上村百合子仍忍不住感到失望愤怒,放在制服包里的巧克力一瞬间失去了它原本的意义,此刻的少女比起将它送出手,更想把它丢进垃圾桶,连带着那张写有真田弦一郎的祝福卡片一起。

    正当上村百合子表情愈加冷淡时,她看见幸村精市带着一个相貌精致的女生走进了球场。那个女生她稍微有所耳闻,是今天刚刚从北海道转学过来的同级生,名字似乎是叫做竹内清见。还没来得及揣测对方和幸村精市之间的关系,上村百合子就看见女生径直走向了柳莲二的方向,并且毫不留情地甩了对方一个巴掌。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双马尾的少女瞪大了眼睛,震惊不已。她从没见过这么蛮横的女生,竟然能够对立海大网球部的军师大人出手。所有人在一瞬间的寂静之后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而场内的女生则是开口说句了什么,红着眼眶地跑开。柳莲二怔愣了片刻,快速地追了上去,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地太过迅速,让周围的人来不及反应。

    这件事在发生了之后,在网球部和年级中造成了极大的轰动。几乎所有人都用一种指指点点的目光看那个叫做竹内清见的转学生,相似的场景和背后嘲讽,让上村百合子瞬间联想到了自己当初被人时时刻刻嚼舌根的模样。

    她还曾特地跑到竹内的班级去关注过那位外表出众的女生,而出乎上村的意料,对方非但没有因为他人的那些闲言碎语而露出脆弱的表情,甚至完全没在意别人的言语,冷眼看别人说关于自身的事情。

    上村百合子不明白这个从日本那一端转学过来的女生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可当她看见竹内清见的眼眸时,那种深刻的绝望和冷漠让上村百合子一瞬间怔愣在了原地。

    ——简直当初的她一模一样。

    少女到现在都记得,父亲被警视带走后,自己对这个世界有多憎恶和绝望。满满的负面情绪从心里漫出,直到现在都还有黑色的残渣余留在心底无法抹去。

    竹内清见和她是一类人,上村百合子几乎是立刻就做下了判断。

    在那之后关于这个女生的流言她听到过不少,像是和柳莲二过去就相互认识,现在正在交往中,像是休学了一年,这次的小测验中几乎班级倒数。草包美人,高贵冷艳,类似的标签不断地贴在那位新转学来的女生身上,不过才几天时间,上村百合子就从别人口中听到了关于竹内清见无数版本的不好传言。

    “上村,今天店里会有新人过来,你稍微照顾一下。”兼职的快餐店里,田野店长对上村百合子这么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活力满满地回应着店长的话,上村百合子把围裙系在身上,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我记得她好像也是立海大的呢,说不定是上村你的熟人哦?”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店长打趣道。

    “我可不记得我们学校有谁和我一样艰苦朴素啊。”假装地苦恼了一下,上村百合子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些什么,就看见竹内清见穿着校服从店面后门走进来。

    “店长,请多关照。”少女清冷的声音像是山间泉水一样好听,上村百合子饶有兴致地看着竹内清见换上工作服,而对方则像是没看到她一样,端着托盘径直走了出去。

    “啊拉,店长,她好像根本就没看到我呢。”耸了耸肩,少女无辜道。

    “看来你们不认识啊。”田野店长这么说着,语气有些好奇和疑惑,“我还以为像竹内这么漂亮的女生,在上村你们学校会很出名呢。”

    “是很出名哦。”上村百合子的尾音有些上扬,“不过不是店长你说的那种出名。”看着田野店长更加疑惑起来的目光,上村百合子摇了摇头,笑着开口,“竹内桑可是做了轰动全校的大事,大家都对她没什么好印象。嘛,不过我很喜欢她就是了。总之我会好好照顾竹内桑的,店长放心吧。”

    得到了上村百合子的保证,田野店长虽然不太听得懂上村百合子话里的意思,却还是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鼓励加油。大概是为了方便少女照顾竹内清见,田野店长甚至将两个人的排班都放在了同一天,可尽管这样,竹内清见依旧完全无视了上村百合子。就好像这家店里的员工只有她一个人一样,竹内清见虽然在顾客面前露出标准笑颜,却把一起兼职的前辈们无视的彻底,表情冷漠着就连一句请多关照都没有说。

    店员们闲聊的时候总会说起这个新来的冷傲美人,就和立海大的风评一样,几乎没人对这个不爱搭理人的女生抱有好感。上村百合子侧面地也帮着说过几句“可能竹内桑的性格就是这样吧”的话语,但得到的效果却是微乎其微。明明和她是一类人,上村百合子不知道为什么竹内清见能够忍受别人这样子充满非议和偏见的评价,如果换做是她的话,听见别人这么评论自己,大概早就崩溃了也说不定。

    “你们这里怎么搞的?生的东西都拿来给人吃?”正在店员们嚼舌根说的火热时,厨房外的大厅中传来了顾客大声嚷嚷地不满声音。

    头疼地抚了抚额,将近一年的时间早就让上村百合子习惯了像是这样刁蛮无理的客人,正当少女准备走出去替某个可怜的店员解围时,却意外地听见了竹内清见的道歉声。

    惊讶于那个淡漠却极端的少女竟然会好声好气地道歉,上村百合子看着三号桌那边无理的客人,以及她原本以为会甩客人一巴掌的竹内清见。那个男人的话越说越粗俗,盯着竹内清见的眼神几乎让上村百合子都看不下去,可尽管这样,竹内清见依旧勾着淡然的笑容对三号桌的客人说着“先生,慢走。”

    “竟然能够忍下来,还真是意外呢。”在休息间里,上村百合子走到竹内清见背后,看着对方微微汗湿的后颈,语气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些笑意,“我以为竹内同学会和情人节那天一样,干脆利落地给客人一巴掌。”

    “我还不至于傻到为了那种人丢掉饭碗,这位同学难道真的以为我只有脸是可取之处?”竹内清见的回答带着一些不悦,而从她的话语中,上村百合子真真切切地了解到,这个少女真的是完全没关注过一起工作的店员,甚至连她的姓氏都叫不出来。

    无奈地笑了笑,上村百合子觉得自己真的是看上了一朵布满荆棘的高岭之花,冷傲刺人。看着竹内清见表情冷漠地准备离开休息间,上村百合子站在少女的身后,大声地说道——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上村百合子。”顿了顿,双马尾的少女嘴角弧度更加上扬了些,“在情人节那天,对竹内桑一见钟情了!”

    ******

    “还真亏你说得出口。”把在餐饮店的经历原封不动地向柳生比吕士转述了一遍,上村百合子看见原本翻阅着文件的那个少年手指一顿,随后表情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可是清见子真的很漂亮啊,比吕士你难道不觉得吗?”单手撑着下巴,上村百合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桌面。

    “竹内桑是柳的恋人,而且你那个称呼好像不太对劲吧?”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柳生比吕士觉得自己越来越不能和上村百合子沟通了。

    “叫竹内桑太生疏了嘛,毕竟我可是对她明恋中呢。”完全无视了自己也是女性的这个事实,上村百合子理直气壮道。

    “副部长听到大概连哭的心都有了。”随口这么吐槽着,柳生比吕士话语刚落,上村原本还在敲击桌面的食指突然就顿了下来,整个办公室显得有些寂静。

    意识到自己说了一些禁忌词汇,柳生比吕士正考虑着要怎么打圆场,就看见上村百合子勾出有些勉强的笑容,“如果真田君真的像比吕士说得那么在乎我的话,我一定会高兴到哭出来吧。”

    他当然有这么在乎你!像是这样子的话,即使到了嘴边也说不出来。柳生比吕士直到现在都还不是很清楚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上村百合子不肯说,他便识趣地不追问。

    看着真田弦一郎和上村百合子两个人像是笨蛋一样,明明相互重视着却总是躲避,把对方推开,柳生比吕士很想摇醒他们,却最终还是什么都做不到。

    “说起来,没多久就放假了,你寒假还是去餐饮店那边做全职吗?”生硬地转移了话题,柳生比吕士说道。

    “恩,这次应该会有清见子陪我一起,不会像之前那样忙到高烧了,放心吧。”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上村百合子脸上的笑容开朗健气,之前因为真田弦一郎而流露出的哀伤神情像是不存在一样。

    “比起这个,学期末的考试排名……”像是想到了什么,柳生比吕士微皱起眉,“我记得你……”

    “奖学金的事情老师和我谈过了。”没等对方说完,上村百合子就打算了他的话语,“知道我家里的情况,所以条件也放宽了些,这次虽然没能把前三的位子夺回来,不过下次我一定会让中川美惠的名字排在我后面的。”顿了顿,少女原本有些认真的脸庞变得无奈起来,表情也逐渐温和,“况且,总不能一直让老师特别照顾我啊,这样对其他学生不公平不是吗。”

    “你比他们更需要这笔钱。”闭了闭眼,柳生比吕士知道这样子的话不可能安抚下上村百合子心里的愧疚感。

    “这不能够成为我被特别关照的理由。”看吧,果然。

    此文独家发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网王]冬时暮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绥雪并收藏[网王]冬时暮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