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将门嫡后 > 87第九十一回 刚烈

87第九十一回 刚烈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惠清看向萧克让,又看了一眼萧晟。

    萧克让得意洋洋的说道:“叶惠清,萧晟,是不是没有想到,你叔父今天还有能力反扑。”

    如果刀柄有生命,他一定会大声喊疼,因为刀柄几乎被叶惠清捏扁了。

    “萧克让,把人放了。”叶惠清的话语,透着无比冰冷的寒意,一双凤眸,仿佛是带着杀气的利刃,直直的射向萧克让。

    萧克让并不畏惧,微微一笑,“怎么,叶小姐生气了,论起来,我现在是你的长辈,见到叔父,既不行礼问安,也不磕头谢罪,老夫还没怪罪于你,你到先声夺人。”萧克让哈哈大笑起来。

    当初萧克让带兵驰援深州的时候,萧晟软禁了他,这个仇恨,一直埋在萧克让的心里,随着萧克谏的逐步得势,萧克让心中的仇恨,愈来愈烈。

    这个田庄虽然是萧晟所有,但是,狡猾的萧克让早就在田庄里安排了人手,萧晟不常来,那些人也从未露出马脚,所以,自以为很安全的田庄,实则已经危机四伏。

    叶惠清冷冷一笑,“萧克让,若是你不想死,就赶紧把人放了。”

    萧克让伸手指了指上方,“叶惠清,一个是你姨娘,一个是你唯一的兄弟,我猜一猜,你会救谁呢?”他狞笑着,形容十分猥琐可恶。

    叶惠清一步步逼近萧克让,铁青着脸,仿佛一股寒风吹到了萧克让的面前。

    萧克让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心底里有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在身体里蔓延开来,那是一种怎样的情形,他描述不出来。

    只是那一瞬间,他想起了叶惠清在军人心目中的另一个称谓:女煞神。

    此刻的叶惠清,就像是一个女煞神,每一步,都带着凌厉的杀气。

    萧克让的声音都颤抖了,“你……你想要干什么,只要我有一个闪失,你的姨娘和兄弟,便性命不保!”

    “萧克让,若是我的兄弟和姨娘性命不保,我叶惠清发誓,你萧家一族所有人,都会为他们陪葬!”

    萧克让明显的哆嗦了一下,叶惠清绝对不是在说空话,灭族,她有这个能力。

    萧晟一直在不动声色的挪动脚步,能让他的人毫无声息的倒下,听从于萧克让,肯定是自己的大管家蒋文出了意外。

    萧克让身后的侍卫看到萧晟一步步的靠近被吊着的孙姨娘,不由得大喊,“主人,小心!”

    萧克让的目光随即转向萧晟,怒吼道:“萧晟,我看你敢!”

    “你应该知道,这世上还没有我萧晟不敢做的事情!叔父,你不该这样做!”孙姨娘的嘴被堵着,无法说话,她的眼睛已经红肿的睁不开,眼泪似乎都流干了。

    她哀求的看着萧晟,用力的摇头,示意他不要救自己,这个世界上,母亲是最无私的人,为了儿女,他们甚至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他们总是在以自己的方式,保护着自己的孩子。

    萧晟一字一顿缓缓道:“姨娘且放心,你不会有事,天恩亦不会有事,我会保你们平安。”

    孙姨娘点点头,眼底里的绝望,一丝丝退去。

    萧晟转头盯着萧克让,“叔父,蒋文在哪里?”

    萧克让哈哈大笑,“萧晟,我还以为你发蠢才会找一个东施,想不到,你的脑子还没有坏掉,只可惜,即便是你已经猜到是我杀了蒋文,也没有用,他们不会认为蒋文是的假的。”

    萧晟冷冷的一笑,蓦地,闪电般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刀架在萧克让的脖子上,大吼一声,“来人!”

    萧克让毫不畏惧,哈哈大笑道:“萧晟,叶惠清,若是老夫没有做完全的准备,怎么敢只带着几个人就站在这里,若是老夫死了,田庄的所有人都会跟着陪葬!”

    “没关系,若他们真的发生了意外,我便拿你萧克让的人头祭奠他们,每个人一片肉,足矣告慰他们的英灵!”

    “你们果然是天生一对,比老夫还要狠毒,我是……”话还没有说完,萧晟已经一刀结果了萧克让,萧克让临死也没有闭上眼睛,被自己的侄子杀死,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孙姨娘坠地之前,萧晟迅速接住了她。

    与此同时,叶惠清已经冲了出去,门洞旁的高大槐树上,包裹的像粽子一样的被紧紧的捆在树顶上,没有了声音。

    叶惠清像只猴子一样,迅速爬到树上,一刀砍断了绳子,叶天恩的小脸已经被憋得青紫。

    她抱着叶天恩跳下树,拿掉堵着他嘴的布条,叶天恩像是小猫一样的哭起来,叶惠清心疼极了,抱着叶天恩不住的安慰。

    萧晟看着呆若木鸡的侍卫,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与我说个明白,否则……”

    威胁的话还没有说完,五个人一起跪倒在地,“大人饶命,小人也是情非得已!”

    靠在墙壁休息的孙姨娘身体还在麻木中,看到叶惠清抱着哭哭啼啼的儿子回来,一下子有了力气,发疯一样的想要站起来迎上去,却一下子摔倒在地。

    叶惠清大声道:“姨娘,天恩没事。”

    萧晟赶紧来照顾孙姨娘,几个人相视一眼,撒腿就跑,叶惠清冷冷道:“尔等以为真的跑得掉吗?”

    像是施了定身法,几个人动也不敢动了,萧晟远没有叶惠清带给他们的威慑力大,叶惠清太可怕了。

    跟着萧克让混,实在是太倒霉了,原以为萧晟会投鼠忌器,想不到,萧晟和叶惠清只用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解决了这件事。

    叶天恩摇晃着扑到母亲的怀里,沙哑的嗓子,哭的泣不成声,母子俩劫后余生,此时,只想哭。

    叶惠清走到五个侍卫面前,冷声道:“谁先来回答?”

    五个人你看我我看你。

    叶惠清的嘴角泛起一抹冷意,几乎眼睛都没眨一下,面前的一个侍卫顿时人头落地。

    他们都有佩刀在手,却无一个人敢反抗。

    “说!”

    “他们的早饭都被假的蒋文喂了毒药,所以,田庄里的庄丁大部分都死了。”

    “其余人呢?”叶惠清和萧晟心如刀绞。

    萧克让以最小的代价,让整个田庄覆灭不说,连带叶家军的亲卫,也遭到了毁灭性的伤害,他们都是与叶惠清同甘共苦的兄弟,这口气,叶惠清怎么咽得下。

    “田庄里,还有多少你们的人?”

    “还有五百余人,都在看守剩下的人,他们都被关在了演武场。”

    叶惠清用力一闭眼睛,胸中那口气,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发泄出来,她不想杀人的,这些人,本来都是和她一样的大齐子民,他们应该一致对外的,可惜,生逢乱世,人命不如狗,谁给他们好处,他们就会像狼一样的伸出爪子。

    孙姨娘突然指着其中一个侍卫说道:“大小姐,春莲被他糟蹋了!”

    “好,好,好……”叶惠清一连说了三个好,春莲和她同甘共苦至今,两人如同姐妹一般,这个没有人性的畜生,竟然糟蹋了她的好姐妹,叶惠清再也难以容忍,几乎是手起刀落,四个侍卫,都没能逃过劫难,那命侍卫甚至没有来得及为自己辩解一句。

    孙姨娘的声音嘶哑的厉害,但还是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大略的叙说了一遍。

    昨日夜间,萧克让带着十来个人夜投田庄,说是路过,天色已晚,回不去了,在田庄歇息一晚再回去。

    蒋文设宴招待了他们。

    一晚无声无息,谁也不知道,蒋文已经被杀死,偷梁换柱以后的蒋文,在晨起以后,向众庄丁和叶家军的亲卫宣布,因为洛阳大捷,今晨做一顿好饭,与众人同庆。

    此人假扮的蒋文,无论是声音还是举止,都像极了他本人,无人怀疑一夜间,蒋文会换了人。

    之后的事情,即便是不说,叶惠清也能想的到是怎么一回事了。

    萧晟转身看向身后的侍卫们,“里面有五百名萧克让的侍卫,你们可有信心,若是胆怯的,现在回头,我不会埋怨尔等一句,奋勇杀敌的,今日事了,赏赐百金!”

    众人异口同声,“绝对不退却,誓死追随公子!”

    萧晟熟悉田庄内的情况,与叶惠清商量一番之后,确定了围攻计划,众人赶向演武场。

    孙姨娘和叶天恩被十余名侍卫护送着来到一处独院中休息,等待叶惠清和萧晟为他们报仇雪恨。

    田庄内的男女老幼,都被赶到了演武场,因为家中人被胁迫到了演武场,所以,田庄内幸存的庄丁,无人敢冒险舍弃家人。

    演武场外,围了一圈萧克让的侍卫,他们弯弓搭箭,随时准备把场内的人作为目标。

    叶惠清和萧晟带着百名侍卫来到演武场外,叶惠清冷静的下令,“吹响牛角号!”

    号手愣了一下,马上摘下牛角号,用力吹了起来,他们属于萧晟的侍卫,届时,所有人都会跟着萧晟奔赴深州,从此以后,他们的主人是两个,而且,叶惠清更是决定着他们未来。

    号角声响起那一刻,敌我双方的侍卫都是精神一震。

    叶惠清端坐马上,围墙内的侍卫看的清清楚楚,就算是不认识叶惠清,也会认得萧晟。

    他们心里的震惊,清晰的表现在了脸上,萧晟和叶惠清来了,他们的主子没出现,已经说明了问题。

    叶惠清沉声道:“我说你们,你们跟着说一句,声音要大。”

    “萧克让已死……”

    百余侍卫气沉丹田,大声喊:“萧克让已死……”

    “尔等速速投降……”

    “尔等速速投降……”

    一声声音浪,就像是平地惊雷,震颤着每个人的心。

    萧克让已死,群龙无首,即便是负隅顽抗,但他们面对的是萧晟,叶惠清,萧晟的父亲,已经是萧家新任的家主,叶惠清更是名震天下的女煞神。

    演武场的大门缓缓打开,叶惠清和萧晟看到,手抱着头的五百余命侍卫,低着头,一步步挪出来,等他们看到叶惠清和萧晟只带了百名左右的侍卫,不禁心生懊悔之色。

    五百余人对阵一百人,胜算还是颇大的。

    叶惠清仿佛看透了他们的心事,“尔等不要以为五百人就能赢了我,即便是五千人,我叶惠清也无所惧,若是尔等不愿意投降,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拿起你们手中的兵器与我对阵,若是赢了我,我叶惠清任由尔等离去,绝不拦阻。”

    她平静的声音,就像是在与熟人闲谈一般,但她眸中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让距离她比较近的降兵清晰的感觉到,叶惠清身上凛凛的杀气。

    很多人都已经面无人色,尤其是叶惠清说完以后,众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每个人心中都想到了关于叶惠清的各种传闻,能够让契丹,女真人都闻风丧胆的女英雄,岂能因为他们他们人多势众就怕了他们,只是一个心理战,不费一刀一兵,就让他们彻底投降。

    叶惠清对他们没有丝毫的怜惜之意,陪伴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死在这些人手下,若是因为他们投降了就放过他们,她就不是叶惠清了!

    演武场内的男女老幼开始互相救助,庄丁们顾不上自己的家人,纷纷跑向萧晟。

    萧晟已经下马,叶惠清也在寻找人群中熟悉的身影,她希望这里面有春莲的身影,她希望春莲还活着。

    庄丁禀报萧晟,中毒的兄弟们都还在大院里。

    这番话,让萧晟和叶惠清心底里燃起一丝希望,即便是有一线希望,他们也会付出百分百的努力。

    两人分开,萧晟带人去看中毒的士兵,叶惠清负责这里的善后。

    五百余降兵被五花大绑起来,甚至与很多老年人也过来帮忙,他们一直生活的安逸平稳,在这乱世,等有这样一个好住处,让他们对萧晟充满了感激。

    一个萧克让,打破了所有的平静。

    萧克让死了,可他的党羽还在,这根钉子,要给他彻底废掉!

    五百余人就被扔在了演武场上,叶惠清淡淡道:“看好了他们,若是有人妄图逃跑,便一个不留!”

    五百余人都听见了叶惠清的话,他们面无人色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纵然是有想逃跑的,现在也已经熄灭了心思。

    叶惠清心里最惦记的还是春莲,这个女子生得太美,所以,很容易让男人产生龌龊的心思,她性情刚烈,哪里受得了这样的侮辱,叶惠清甚至不敢想,此时的春莲,是否还活着。

    叶惠清赶去和萧晟会合。

    刚刚走到院门口,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萧索的身影。

    叶惠清鼻子一酸,加快了脚步,大步上前,一把抱住了春莲,“春莲……”她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春莲的嗓子已经彻底哑了,她张着口,却听不见一丝声音,叶惠清却通过她的口型,看出来她要说的话,叶惠清的眼泪抑制不住的流淌着,“春莲,我不怪你,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是我,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我应该早来的,你放心,我会为你报仇,我已经将那个人杀掉了,萧克让一家,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春莲一边流泪,一边笑着,发白的樱唇,一张一合。

    叶惠清突然捂住她的嘴,“春莲,不要说了,你不能死,若是你敢因此寻思,我绝对不会饶恕你!我们马上就要回深州了,你不想回深州吗?”

    春莲点点头,笑得凄美哀婉,一双失神的大眼睛,空茫茫看不到一丝光亮,让叶惠清更加的心痛如绞,恨不得将萧克让再鞭尸三百。

    忽然,春莲倒在了叶惠清的怀中。

    叶惠清着急的大喊她的名字,循声出来的萧晟伸手探了探,轻声道:“她只是晕过去了,先把她抱回房吧。”

    叶惠清抱起春莲,边走边对萧晟说,“萧克让一家,我绝对不会留一个活口!”

    萧晟苦笑,叶惠清说得到做得到,他毫不怀疑叶惠清这番话的真实性,只是,这样一来,萧克让在洛阳的势力,定然会在他们走后为难父亲。

    可这又能怪得了谁呢?

    本想今天赶回去,但田庄内一团乱糟糟,今天肯定是回不去了。

    萧晟让人给父亲送信,并将此时的严重性,做了详细的说明,若是想萧家其他人不受到连累,萧克让一家只能死,别无选择。

    孙自务的五万大军已经归了叶惠清,而且,京中的禁军兵权,也在叶惠清的手中,若是她想在洛阳翻云覆雨,易如反掌。

    萧晟还让人将铁一道人接了来,或许,他能有办法将中毒较轻的人救回来。

    叶惠清在房中陪了一会儿春莲,春莲苏醒过来,她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叶惠清,伸手推了推她,示意她去忙,并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寻死。

    虽然她一再保证自己保证不会死,叶惠清还是不放心,找了两个中年妇人在房中陪着她,这才去找萧晟,处理善后事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将门嫡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千山红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山红叶并收藏将门嫡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