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将门嫡后 > 91第九十五回 失职

91第九十五回 失职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晟派春莲传了口讯,第二天,春莲回来,萧晟急忙问道:“春莲,你家小姐答应了没有。”

    春莲笑着点点头,表面上,春莲已经走出了阴影,每日里帮助孙姨娘照顾叶天恩,打理后宅事务,很是尽职尽责。

    府里几个丫鬟,都是他们回来以后,韩璞送来的,这些人,都是他们庄子上小户贫寒人家出身,长相或许不太好,但是做起事来,绝对让人放心。

    韩璞看中的是叶惠清和萧晟的前程。

    萧晟微笑道:“我让莫雨收拾一下,明日一早进山,对了,多给你家小姐带几身衣服。”

    “小姐说她再有七八天就回来了,那边的衣服够穿的。”

    萧晟看到春莲眼底里的戏谑,有些不自然的笑笑,赶紧岔开了话题,衙门的事情不多,他每天都大把的空闲时间,而且,一旦空下来,就会去想叶惠清。

    叶天恩扭着身子进来,“姐夫,姐夫……”

    萧晟抱起叶天恩,刮刮他的鼻子,“怎么又哭了?”

    “姐夫,我要吃……”他歪着脑袋想,刚才在院子里听到府外叫卖的小贩桂花饼,现在怎么听不见了?

    “好,我带你到街上买吃的。”府衙虽然面积不小,但后宅并不算大,小孩子正处于好奇的年龄,叶天恩哪肯在家里闲着,总是嚷着要上街。

    他也想上街买些吃的带给叶惠清,叶惠清在山里,身边没有个女子伺候,他都可以想象的出来,叶惠清会如何将就自己,而且,春莲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带着几坛上好的酒的进山,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一想到叶惠清有可能会与身边的几名部将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无比豪爽的样子,萧晟就忍不住心里冒酸水。

    叶天恩坐在姐夫的肩膀上视野开阔,声音也因为兴奋高了八度,临近年关,街上的小贩又多,叶天恩几乎是见什么买什么。

    莫雨跟在身后,两手都拎满了东西。

    萧晟心情好,只要是叶天恩手指之处,一定买。

    深州有一种名小吃,叫做棋子饼,只有象棋般大小,饼里是大青山独有的黑羊肉,黑羊肉没有寻常羊肉的腥膻味,饼酥肉香,滋味甚美。叶惠清一个人就能吃上一锅,她在家的时候,棋子饼店的掌柜每隔几天,就会派自己的婆娘给叶惠清送去几斤,不收都不行。

    萧晟准备买上几斤给叶惠清带过去。

    叶天恩也喜欢吃棋子饼,于是,两个人就在小店里要了一大碗鸡蛋汤,三斤棋子饼。

    叶天恩没吃几个,路上吃了不少东西,小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听说还要带走一份,掌柜的忙去准备,那婆娘一眼认出,萧晟就是叶惠清的未来的夫君,前几日在大堂上断案的时候,掌柜的婆娘路过,看了一会儿热闹。

    如此说来,他要带走是给叶惠清吃的。

    掌柜的一听,马上出来问道:“萧大人,这是给叶将军吃的?”

    在他们心里,叶惠清就是无敌女将军。

    萧晟点点头。

    掌柜的一脸堆笑,“萧大人且等一会儿。”

    萧晟一皱眉,“没有了吗?”门口的火炉子上,热气腾腾的棋子饼,可多得是。

    掌柜的忙解释,“萧大人,小人给将军的棋子饼用的羊肉,都是羔羊肉,而且是最嫩的里脊肉。”言下之意,他们吃的都是普通的羊肉做的,所以,随时都有。

    萧晟一头黑线,自己在深州的时间也不短了,可跟叶惠清比起来,还是差了太多,这丫头,竟然如此深得人心。

    等了大半个时辰,棋子饼才做好,而且坚决不收钱。

    莫雨还是偷偷给了一吊钱,放在柜台后面的小盒子上。

    无论叶惠清在不在眼前,总会有很多人,很多事勾起萧晟对她的思念,深州城的所有的百姓,都把叶惠清当做自己的家人一样,他们喜欢这座城池,崇敬叶惠清,在他们心里,叶惠清就像是神祗一般。

    莫雨手里的东西已经够多了,萧晟也不好再买下去,三个人往回走,叶天恩很喜欢和姐夫在一起,姐夫总是和颜悦色的,无论他想要什么,姐夫都不会拒绝。

    回到家,叶天恩已经在萧晟的怀里睡着了。

    孙姨娘有些不好意思,家里只有萧晟这个大男人,孩子想要上街,只能找他。

    这个姑爷,老爷还真是选对人了,老爷的眼光,的确非比寻常。

    萧晟回了书房,刚刚看了一页书,莫雨送来一封信,“大人,是一个陌生人送来的信,来人把信给了门房就走了。”

    萧晟一皱眉,表面上看,只是一封普通的书信,只不过,字迹有些歪歪扭扭不成样子,像是刚学会写字的孩子的随笔涂鸦。

    萧晟心中一动,俊脸变得严肃起来。

    拆开信,只看了两行,萧晟脸色剧变,莫雨看到公子变了脸,不由得紧张起来,站在萧晟的对面,等他抬起头,小心翼翼的问:“大人,是不是那个人不对劲?”

    萧晟点点头,“完颜蒙跖在城里,而且,已经来了一段时间了,这个人还真是命大,胆大!”萧晟对完颜蒙跖怀有深深的敌意,不仅仅因为他是残暴狠毒的女真人,更因为他觊觎叶惠清。

    现在,这个完颜蒙跖竟然来了,而且,信里还明明白白的写着,是为了叶惠清而来!萧晟几乎把那张纸揉碎了。

    莫雨忐忑不安的看着萧晟,萧晟眼睛里的怒火,已经燃烧到了顶点,面对这个女真人公然的挑衅,若是不做些什么,也太对不起她的一番苦心了。

    明天应该去看叶惠清的,萧晟想了一番,沉吟良久,起身进了外院找铁一道人,铁一道人始终跟随在萧晟身边,平日里,萧晟并没有过分约束他,反而送了几个美貌的女子给他,铁一道人竟然推辞不要,变得清心寡欲的铁一道人,让萧晟有些不习惯。

    “大人是说,这个女真人就在城里?”现而今,因为萧晟执掌深州城,所以,众人都变了称呼,一律改称萧大人。

    铁一道人皱着眉头掐指算着,莫雨的手心都出汗了,也不见铁一道人说句话,紧张的眼睛都不会眨了。

    萧晟反倒笑了,“真人不必如此。”

    “大人,这个女真人,有帝王之相,而且,他是大人最大的威胁。”

    萧晟对完颜蒙跖有所了解的,这个女真人,有种不屈不挠的精神,无论多大的困难,他都能安然闯过去,这是命大,也是因为他的坚持。

    莫雨一直等着萧晟下命令,若是现在关闭城门,全城大搜捕,最起码有五成的机会抓住完颜蒙跖,但是,萧晟始终没有说如何对待完颜蒙跖。

    铁一真人和萧晟说了几句,便退下了。

    完颜蒙跖敢公然写信挑衅,说明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不过,他萧晟也不是省油的灯,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完颜蒙跖大摇大摆的来,又大摇大摆的离开。

    看着地图,萧晟思索了一会儿,吩咐莫雨,去把九哥儿找来,这件事,交给九哥儿最是妥当。

    九哥儿今年已经十二岁了,因为不再饥一顿饱一顿,个头窜了不少,加上在军中学了不少本事,眉目间,尽显军人的刚毅之色,这孩子,对叶惠清最是忠心耿耿,因为被叶惠清留在深州,他还哭了好几天。

    这次叶惠清回来,本想着跟着叶惠清一起进山,叶惠清又把他留下来,九哥儿虽然不会再哭鼻子,心里却不大舒服,后来春莲也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九哥儿顿时眉开眼笑的跑了。

    在藩镇割据的大齐,深州无疑是一块乐土,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若是家里的男丁去当兵,衙门还会每个月拿出一笔钱作为补偿,而且,是里正每月按照名单发放到个人手中,双方按了手印,再将文书交回到深州衙门。

    深州,安州治下的男子,只要到了十六岁,都愿意到营中当兵。

    九哥儿虽然年纪小,却已经成为一名统领,手下管着几十号人,他们从前都是战争过后的孤儿,九哥儿带着他们,散落在深州的大街小巷,成为了叶惠清,萧晟的眼睛,深州城的风吹草动,九哥儿比寻常人来的都要机警。

    九哥儿来到衙门,听了完颜蒙跖的消息,小脸都黑了,这是他们的失职!深州城里来了这样一个醒目的外人,他们竟然不知道,简直是奇耻大辱。

    九哥儿从衙门出来以后,回了自己的家,这处宅院,位于深州城的北门,是叶惠清特意为他们安排的,宅院并不起眼,深居民居之中,他们对外的身份,就是一群苦孩子,每天挎着柳条篮子,走大街穿小巷,高声叫卖,四季鲜蔬,干鲜果品。

    九哥儿一回来,这些孤儿便围了上来,“统领,出事了吗?”

    九哥儿点点头,面沉似水,一脸威严相,全然没有了一个孩子的稚气,倒背手一步步沉稳的走进房间,使个眼色,走在最后的孩子关上了门。

    九哥儿把完颜蒙跖的消息说出来以后,众人惊呼起来,“完颜蒙跖好大的胆子!”

    那个说,“他是不是在城外?我没见到这么一个人。”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个不停。

    九哥儿咳了一声,众人马上安静下来,九哥儿这才说道:“完颜蒙跖身形高大,和我们深州人多有不同,而且他的长相也能让我们一眼认出,所以,我想,他一定是藏在某个院子里,绝对不会住客栈,萧大人给我画了完颜蒙跖的图像,你们仔细看看,记在心里。”他从怀里掏出了画像,小心翼翼的展开,放在桌子上,让众人看个仔细分明。

    而此时的萧晟,也已经开始做另一番布局。

    完颜蒙跖绝对不是单纯的为了叶惠清而来,上一次,女真人元气大伤,两三年之内,他们恐怕没有能力再次发动战争。

    但绝不意味着,他们就可以掉以轻心。

    完颜蒙跖绝对不是一个人来的,或许,他在这深州城内,已经谋划良久,他和叶惠清在洛阳城呆了一年,这一年虽然有韩璞在,毕竟要做的事情太多,而且,任谁也想不到,完颜蒙跖竟然会偷偷潜伏进来。

    女真人的面貌和汉人是有着很大区别的。

    女真人无论男女,都是蓄着辫发,女子盘髻,男子垂于脊背,无论男女,都是耳垂金银。

    汉人男子,是绝对不会在耳朵上戴饰物的。

    他们为了潜入深州,或者可以改变发式,但是,耳朵上的洞是无法掩藏的。

    萧晟兴奋的拍案而起,他怎么就忘了这一点!

    而且,在马背上生活习惯的人,还有一个明显的特征,罗圈腿。

    是以,他看到叶惠清双腿笔直,会难掩惊讶表情。

    很多细节,因为这一封突如其来的信,因为关系到叶惠清,统统忽略了。

    清醒过来的萧晟,开始发布命令,秘密寻找这个被铁一道人评为有帝王之相的完颜蒙跖,即便是抓不住他,也要给他制造一些困难。

    此时,一个念头也在萧晟的心底慢慢升起,完颜蒙跖可以做到的,他也能做到!

    第二天,萧晟按照原计划准备前往大青山,只不过,节度使府邸加强了戒备,韩璞亲自坐镇衙门,明的暗的叶家军的亲卫,在衙门四周巡视着。

    出城以后,萧晟带着的一百名侍卫和春莲,莫雨始终在萧晟两侧守护。

    笔直的大路,一直通往大青山,大青山深处的军营,寻常的百姓已经不允许随意进出,居住在大青山的百姓,进出西门,都要有特制的木牌,上面是节度使叶惠清的印章。

    而且,大路两旁,每隔百丈,就会有一个隐秘的哨所,随时关注大路上的情形。

    想到很快就要见到叶惠清,萧晟难掩激动的心情,因为完颜蒙跖的突然出现,他整晚都没有睡,但是,今天早上洗了一个冷水脸,所有的疲惫便一扫而光。

    路越来越窄,巍峨的大青山山势险峻,危岩峥嵘,丹崖千仞,树木遮天蔽日,有些地方,鸟雀也不敢随意飞上,举目向上望,就会看到许多雄鹰展开双翼,自由翱翔,似乎是在向天地向人们宣誓,这里,他们才是主人。

    到了关口,萧晟的心一跳,因为他看到了关口下站立的人,那挺拔的身姿,绝对不会是第二个人。

    萧晟跳下马,大踏步走向叶惠清。

    叶惠清笑盈盈地看着他,或许是因为在户外的时间过多,叶惠清的脸一片黑红之色,一笑,齿如编贝,闪闪发亮。

    不顾身前身后众人,萧晟一把将叶惠清搂在怀中,思念之情,如不断溢出的泉水,渐渐的将两人淹没。

    众人纷纷扭过头去,只有莫雨一阵坏笑,他们家公子的脸皮早就修炼得比城墙拐弯处还厚了,只要看到叶大人,他家公子便会将周围的一切都当做背景。

    良久之后,叶惠清才红着脸将萧晟推开,看到春莲眼睛里戏虐的笑,叶惠清狠狠瞪了一眼萧晟。

    萧晟的脸皮早就修炼的如铜墙铁壁,不顾众人的眼神,拉着叶惠清的手往里走,一握上她的手,萧晟就发现,她的手上,满是厚厚的老茧。

    心疼的摩挲着,“清儿,你受苦了。”

    “我已经习惯了。”叶惠清并没有挣扎,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人尽皆知,萧晟的厚脸皮,也是人尽皆知。

    山风很硬,吹在脸上,养尊处优的萧晟打了一个寒噤。

    叶惠清什么都没说,却加快了脚步。

    这是一片被大山环绕的山谷,山谷内曾经有两个小山村,在被叶惠清征用之后,他们迁到了山外的深州城,并给每家做了补偿。

    他们平日里训练都在山谷中,有的时候会在山洞里,民居拆除以后,有大片的空地训练骑兵。

    原来山民开垦出来的荒地,保留了一部分,春天的时候,会种上蔬菜。

    因为大雪未化,天地间一片雪白,屋顶上厚厚的积雪,让破旧的房子看起来顺眼多了。

    叶惠清住在最中间的一座石头房子里,房子里生了炉火,一推开门,热气扑面而来,两人一进门,萧晟就顺手关上了门。

    跟在他们身后的春莲和莫雨相视苦笑,他们手里还提着东西呢!

    春莲只好带着莫雨先离开。

    萧晟将叶惠清紧紧地拥在怀里,轻柔的在她耳边问道:“想我了吗?”

    叶惠清脸红耳热的嗯了一声,声如蚊蚋。

    萧晟却听得清清楚楚,狂喜之下,将她抱得更紧了,叶惠清的娇躯颤栗了一下,清澈的眼眸中溢满柔情,臻首埋在萧晟的胸前,鼻息间满是萧晟阳刚的男人气息,不由得心醉神迷,一颗芳心如鹿撞,方才在室外的寒冷,瞬间烟消云散。

    萧晟低头吻住她丰满的唇,挑逗似得追缠住她的丁香小舌,叶惠清的脸更加烧灼了,一声嘤咛从喉咙里溢出,双手不由自主的勾住了萧晟的颈部,两具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互相吮吸着彼此的甘甜滋味,连日来的思念,像是火山爆发了出来。

    两人靠在门上,温存了好一会儿,萧晟才依依不舍得放开叶惠清,含情脉脉的凝视着叶惠清,无论春夏秋冬,叶惠清的身上,总有一股清冽的味道,即便是她现在双颊如火,那股味道,依然清晰地渗入萧晟的鼻息。

    他贪婪的用力一吸鼻子,他爱极了这样的味道。

    “别在门口了,我们进房间吧。”这是三间房,西边单开一个门,做了书房,叶惠清平常办公的场所,这两间相连的房间,做了叶惠清的起居室。

    卧房很简陋,只有一张床,一个长柜子,一张黑漆漆的桌子上,摆了一面铜镜,没有任何的首饰和化妆品,寻常女子的闺房,各种胭脂水粉,定然摆满了梳妆台。

    房间里虽然有一把椅子,可萧晟却没有坐在椅子上的意思,两人坐到了床边,萧晟的双手紧紧握着她满是老茧的手,深深的凝望着她。

    叶惠清被他看得羞怯的低下头,心中却充满了甜蜜。

    萧晟轻叹了一声,拥她入怀,“清儿,怎么办?我觉得自己一时一刻都不舍得离开你。”

    “现在还不行,不过,过年这些日子,我会陪着你。”萧晟的身体健壮结实,靠在他的怀里,有种象山一样的温暖依靠感觉。

    过了年,叶惠清就十七岁了,萧晟最高兴的是,明年过年的时候,他们就可以成亲了。

    叶惠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又说不出来,萧晟将她搂得越来越紧,差点让她喘不过气来,而且,萧晟身上的气息越来越浓烈。

    这时候,叶惠清的肚子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声音,萧晟不由得沉脸,“是不是又忙得忘了吃东西!”

    叶惠清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身体里的灼热,渐渐消散下去,放开叶惠清,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大踏步出门,去找莫雨要他们带来的各种美食。

    莫雨和春莲都在旁边的房子里烤火取暖,萧晟推开门的一瞬间,两人就听见了,莫雨抢先一步起身开了门。

    春莲已经把棋子饼放在了火上,另一个火炉上,则是热气腾腾的小米粥。

    粥里,还放了甘甜的红薯。

    萧晟端着托盘,春莲帮他开门,萧晟回头道:“再给你家小姐准备一些吃的,这些不够。”

    春莲忙应声答是。

    回到房间,叶惠清已经恢复了平静,正在将桌子上的几本书收拾起来,平常她也是在这张桌子上吃饭的。

    萧晟刚进门,叶惠清就闻到了棋子饼的味道:“你竟然带来了棋子饼!”两人洗了手,萧晟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大口大口的吃东西,又疼惜又生气,自己不在她身边,她都不晓得照顾自己。

    叶惠清夹了一个棋子饼,塞到他的口中,萧晟微微一怔,张口将棋子饼咬住,叶惠清狡黠的一笑,虽然萧晟有点生气,但绝对是因为怜惜她,所以,她的心里只有温暖。

    这样天寒地冻的天气,其实更适合烤上一只羊,再来一点酒,想想都觉得美。

    吃过东西,两人到了书房,两人之间虽然每天都能互通消息,但是,传递消息和面对面交谈,毕竟效果不同。

    昨天发生的事情,更是应该和叶惠清说一声,毕竟,完颜蒙跖是他们目前最大的敌人。

    叶惠清蓦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完颜蒙跖在城里?”

    萧晟点点头,“我已经让九儿他们去查,而且,也让各城门加强了戒备,或许完颜蒙跖已经离开了。”

    叶惠清摇头,双目寒光凛凛,“他不会走,我想,他应该跟在你的后面,你应该早一点跟我说的。”

    萧晟将看着她丰润的唇一张一合,心中好不容易被压制下去的*,再次冉冉升起,而且,比之前更加强烈,他在叶惠清面前,没有任何抵抗力。

    看着他一直呆愣愣不说话,叶惠清不由得一阵恼怒,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说话!”

    萧晟猛醒,心底里的*很快被压制下去,强行把自己的思绪带回来,反手捉住叶惠清,将她搂在怀里,皱着眉问道:“这一路上,戒备森严,完颜蒙跖如何进得来。”

    “有你带路,一定进得来,你或许不知,女真人最善于打猎,他们养的猎狗,哪怕是有一点点气息,都能找到地方。”她顿了顿,豪气万千的说道:“纵然是他来了,我也不会怕,完颜蒙跖竟然在这个时候选择找死!”她哼了一声,声音里带着无比的威压,山风一样冷冽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

    重生以后的叶惠清,本身就比寻常人的感觉敏锐百倍,她可以肯定,完颜蒙跖定然已经找到了这里,他此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深州大青山的大本营。

    她不相信完颜蒙跖是为了她而来,这个世界上,越是身居高位的人,追逐权利的*愈是强烈,从前的萧晟,何尝不是这样的人,只不过,为了自己,他放弃了很多东西。

    思及此,叶惠清的目光变得温柔起来,咬着嘴唇扫了一眼萧晟,低声道:“你还不了解完颜蒙跖的为人,那个人未达目的不择手段,就算是亲生父亲拦住他的路,他也会毫不犹犹豫的杀死,所以,不要相信他信中的鬼话。”

    萧晟懊恼地说,“我一路上大意了。”

    “不是你大意,完颜蒙跖胜在他生长的环境,女真人生活的环境,和现在的大青山非常相似,所以,即便是他跟在你的身后,你也很难发现。”

    叶惠清拉开门,喊了一声,只见一个士兵快步跑到她面前,垂首等她下命令。

    军营之中,除了五千正接受训练的士兵,还有一些杂流,诸如旗手,鼓手,马夫,火药匠,铁匠,木匠等人。

    各类工匠,也是叶惠清的秘密武器之一,他们在大山深处,正在为叶惠清打造秘密武器,春暖花开之后,她就要发动进攻,夺回大齐失去的江山,而且,她想的更远,她的目光,已经伸向苏武牧羊的地方。

    所以,这个时候,传来完颜蒙跖的消息,她不得不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将门嫡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千山红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山红叶并收藏将门嫡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