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将门嫡后 > 96第一百回 残酷

96第一百回 残酷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寒冬腊月攻城,最怕的就是一盆冷水浇头,这比捅刀子还令人难受。

    >安州城的百姓似乎全体出动了,城内一片沸腾之声。

    >韩再昌命令所有攻城的士兵后退,一座小小的安州城若是拿不下,等待他的,将是比失去易州更痛苦的结局,没有人愿意跟随一个无能的人。

    >韩再昌下令,使用抛石机攻城。

    >石头就像是流星雨一样,落在城上,城上的士兵根本无处躲藏,一时间,城上一片哀嚎之声。

    >情势很快发生逆转,萧晟紧急命令上城帮忙的百姓退下去。

    >叶惠清站在花园里的假山上,遥望城楼,叶惠清怒极,她之所以不想出面,一是想历练萧晟和周常,二是不想大规模杀戮,他们不是女真人,叶惠清不想造成太多的杀戮。

    >梁谊来报信,萧晟和周常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

    >叶惠清的侍卫梁谊曾经是叶治昌的侍卫,叶治昌过世以后,梁谊就留在了深州城,这次叶惠清从洛阳归来以后,梁谊提出,他想继续跟随叶惠清。

    >梁谊的父亲,也曾经是叶家的侍卫,梁谊是绝对信得过的。

    >梁谊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他的武功得自叶治昌真传,叶治昌手下几个信得过的亲兵,都曾经得到过叶治昌的指导。

    >“他们可有反击?”

    >“小姐,他们现在已经用铁蒺藜和猛火油开始反击。”

    >叶惠清点点头,沉吟片刻,“梁谊,我们去西门。”

    >梁谊大惊,“小姐,要出城吗?”

    >叶惠清知晓他在紧张什么,这时候,的确不应该硬碰硬,她也没有想这么做,微微一笑,“不会,这时候不适宜出去,我只是想到西门去看看,那里才是安州城的薄弱之处。”

    >梁谊没再坚持,其实,街上现在一片混乱,叶惠清出去,对稳定民心有极大的作用,百姓们只要看到叶惠清,就会镇定下来。

    >叶惠清牵着马出来,抛石机虽然有力量,却也不至于将石头飞进城中心来,衙门前的空地上,已经聚集了很多百姓,叶惠清在这之前已经给衙役们下过命令,任何人不得以暴力对待百姓。

    >是以,安州和深州两地的百姓,比其他州郡的百姓要轻松得多,尤其是那些做小买卖的,绝对不会在街上遇到嚣张跋扈的衙差横征暴敛,只要纳足了税,哪怕你在衙门口的台阶上卖东西,衙差都不会干涉你。

    >叶惠清一出现,认识她的百姓就欢呼起来,在他们心里,有一个很朴素简单的道理,只要叶惠清在,一切无忧。

    >叶惠清看到有很多受伤的人就躺在地上哀嚎,不由得万分心疼,今年冬天格外的冷,加上风大,

    >在广场上呆着,只会让人更难受。

    >叶惠清转身对梁谊说道:“梁谊,看看衙门里可还有帐篷,剩下多少都拿出来。”

    >梁谊犹豫了一下,转身回了衙门。

    >叶惠清走向受伤的百姓,与他们交谈起来。

    >梁谊很快回来,衙门里的衙差抬着帐篷出来,没有受伤的百姓也跟着帮忙,很快,空地上搭满了帐篷。

    >叶惠清已经上马奔向西门,一路上,她都在想,要尽早结束这种无情的战争。原本,她像是一个战争狂人,只想着在战场上金戈铁马,她以为那才是她要的人生。

    >这一世,她多了和百姓相处的机会,加上跟在萧晟身边,学了很多道理,叶惠清的心境已经发生很大变化。

    >十几名亲兵跟在叶惠清身后,梁谊在叶惠清上马之后,也催马急忙跟了上去。

    >来到西门,叶惠清上了城楼,因为铁蒺藜的作用,对方的抛石机已经暂停,两方现在都是伤亡惨重。

    >城楼被石头砸出来数个洞,仰头就能看到天。

    >守在西门的是周常的手下张立志和她带来的深州副将赵兴,李海。

    >李海受伤,已经被抬下城楼。

    >赵兴也是叶惠清回到深州之后,跟着受训的五千将士之中的一员,他的功夫不见得他有多好,但胜在颇有谋略,心思灵活,善于随机应变。

    >是以,叶惠清欣慰的看到,西门的损失,比她想象的要小得多。

    >叶惠清站在赵兴身边,沉声问道:“赵兴,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铁蒺藜只能出奇制胜,这东西难做,一个人两天才能做好一个铁蒺藜,赵兴深知,这样的好东西用在韩在昌身上,叶惠清有多么的心疼。

    >“大人,末将认为,那韩在场不过是五万人马,不足为惧,我们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应该主动出击,即便是大人不来,末将也想派人禀报大人,末将想要带着人出城,与他们正面作战。”

    >叶惠清点点头,韩在昌的人马刚刚遭遇了挫折,若是这时候出击,最起码有七成的胜算,叶惠清想,萧晟和周常应该也会想到这一点吧。

    >“赵兴,你可知道守在西门外的大将是谁?”

    >赵兴的神色更加严肃起来,“大人,末将并不认识此人,但据末将的观察,此人应该是韩在昌新纳的妾室的兄长。”

    >叶惠清一笑,“若是你杀了此人,说不定萧晟会重重酬谢你。”

    >得到叶惠清的鼓励,赵兴决定,打开城门迎敌。

    >与此同时,叶惠清在城楼上看到,四面的城门都已经打开,尤其是北城门,大军已经走出三分之一,杏黄旗下,首当其冲的就是萧晟。

    >叶惠清松了一口气,萧晟毕竟是萧晟。

    >叶惠清站在城楼上观敌料阵,萧晟对阵的韩在昌的主力军,与自己的长辈对阵,想来,萧晟的心里一定很矛盾,这对他来说,也算是一个大考验,在这之后,或许他还会碰到更残酷的事情,天下至尊的椅子,只有一把,谁有实力,谁就是椅子的主人。

    >赵兴领兵出城以后,退至护城河以外的韩家军也迅速集结,在护城河外的空地上展开一字阵,满地的狼藉尚未清理,尸首、石头、箭矢、旗帜、尤其是凝固在地上的鲜血,显得格外的刺眼。

    >一阵冷风吹来,赵誼下意识的一缩脖子,旋即看向大小姐,叶惠清站得笔直,手中握着刀柄,如雕塑一般,纹丝不动,只是那一双眼睛,格外的冷冽犀利,便是这恶劣的天气,也让人觉得冷了三分。

    >赵誼忙看向下面,赵兴已经跟人战在一处。

    >赵誼心里一咯噔,因为赵兴明显不是那人的对手,那人用了一对铜锤,舞得呼呼生风,滴水不漏,看来,他们都小瞧了韩再昌的人。

    >叶惠清的神色更加严肃起来,“赵誼,给我找一把弓箭来。”

    >赵誼应诺,不一会儿,找了一张三连发的弓弩。

    >叶惠清拿在手中,闭上一只眼睛,向那人瞄准,两人都骑在马上,不停地变换位置,想要一击即中,并非易事。

    >连赵誼也觉得,这距离太远了。

    >从城头到他们对阵的位置,中间隔着最少最少有三十丈的距离,而且,两人对阵的空地后面,就是黑压压的安州士兵。

    >赵誼屏住了呼吸,眼角的余光发现,身边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屏住呼吸,一瞬不瞬的看着叶惠清。

    >叶惠清嘴角一勾,眼神越发的冷冽,手上的箭矢如同流星一般,连续发射出去。

    >箭矢射向战场,这么远的距离,一个不慎,都有可能将箭矢射到赵兴身上,真正的战争,瞬息万变,对面的敌军,都看到了连续而来的三支箭矢。

    >赵誼也感受到了后面的风声,下意识的趴在马上,三支箭几乎是在一瞬间,射进了敌人的面门上。

    >赵兴再抬起头的时候,战场上的情形已经发生了变化。

    >叶家军传来一阵欢呼之声。

    >赵兴感激的往城上看了一眼,挥了挥手上的兵器,高声下令,纵马冲向敌军!

    >叶惠清微微颔首,这一次,对所有人都是一个历练,守城,对阵,残酷的厮杀。

    >或许,有一天应该让他们感受一下失败的滋味。

    >叶惠清下令,“击鼓!”

    >顿时,城头上一阵羯鼓声,从西门开始,传向安州城的各个角落,韩再昌有胆量挑战安州,就要承担苦果的勇气。

    >易州,她要定了!

    >韩家军兵败如山倒,好不容易聚起的军心,在得知叶惠清就在深州的时候,轰然退散,叶惠清就好像是一个无法破解的魔咒,听到她的名字,都会令人胆寒。

    >有的人在战场上投降,有的人趁机逃走。

    >放眼大齐,只有叶家军是自愿入伍参军,各地强征入伍的军人,数不胜数。

    >韩再昌对于眼前的情形,瞠目结舌,五万兵马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笑话,他自诩才比韩信,到现在才知道,为何没有人敢去撩拨虎须,与叶惠清作对。

    >看着外甥一步步走近自己,韩再昌闭上了眼睛,他的姨母被自己冷落,两家之间的关系已经紧张到了极点,此时此刻,他还会放过自己吗?

    >即便是放过自己,他也不无法放过自己,一想到从此以后,易州就要在一个女人的控制之下,韩再昌宁愿杀掉自己。

    >韩再昌大喊:“大郎,姨夫求你,给我的孩儿们一条生路!”

    >萧晟何尝不是心情复杂,若是韩再昌死在战场上,姨母定然对他恨之入骨,虽然姨母现在备受冷落。

    >叶惠清就在城楼上,残阳如血,冷漠的看着大地上的一切。

    >这个时候应该炊烟袅袅的时候,一到这时候,安州城内外,就好像是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

    >叶惠清走到萧晟的身后,萧晟依然一动不动的立在韩再昌的尸首面前,脸上无一丝表情。

    >这就是战争的真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将门嫡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千山红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山红叶并收藏将门嫡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