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将门嫡后 > 102第106章 泼皮

102第106章 泼皮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惠清带领心腹将士和一众商人巡视十二州县,眼看着小麦已经开始吐穗,看着阡陌纵横的田野上绿色的麦浪,叶惠清的心中充满了成就感。

    或许,重生之初,或许是复仇占了上风,但随着她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她清醒地意识到,手中的权利和责任是相等的,她有责任让自己治下的百姓能够生活的幸福安康。

    每到一城,她就会根据城池的特点,进行具体的布防,她不会把目光只关注在深州城,深州城是一个点,从这个出发,吹降氖谴笃氲拿恳桓鼋锹洌切┰サ耐恋亍

    每到一城,何福顺等人就会以商人锐利的目光,找到适合这个城池发展的商机,何半城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身份,他行商几十年,眼光何等老辣,他心中很明白,只要紧紧跟随叶惠清的脚步,何家的荣耀,绝对不止是赚上几两银子那样庸俗,何家的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就算是叶惠清让他倒贴钱,他也绝对没有半句怨言。

    一路走过来,从前属于安州和深州属地的村镇和城池,平安无事。

    叶惠清甚至还带着自己的将士们帮助村子里的农民收割小麦,麦芒刺在脸上,说不出的难受,但叶惠清的脸上,始终保持着笑容,梁谊心中也是十分欣慰,他们大小姐自从和萧晟订婚以来,笑容明显多了,老爷若是能够在天上看到这一幕,定然十分欢喜——

    大兴元年,帝都金陵城,东宫。

    太子皇甫信满面春风的拉着叶惠清走进殿内,身材高挑,肤色微黑的叶惠清,在征战十四年之后,终于卸下盔甲,脱去战袍,穿上了女儿装,只是,十几年的军中生涯,让她已经不习惯这华丽的女装。

    穿着粉红儒袄,嫩绿色齐胸百裥长裙的宫女分列两行,微笑着向叶惠清行礼。

    精致的绿玉瑞兽香炉里,袅袅的香烟从层层镂空的炉腹内缕缕散出,缭绕于炉体四周,弥漫在富丽堂皇的大殿内,伴着蒸腾的水汽,宛若云雾缭绕在海山仙山,让整个大殿倍添神秘之感。

    叶惠清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皇甫信,“表兄,我们还是到院子里说话吧。”

    皇甫信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退下,宫娥行礼后退下,皇甫信笑道:“你要学着慢慢习惯,这里以后可是你的家,别忘了,你是这里未来的女主人。”

    叶惠清红着脸低下头,虽然已经二十八岁了,可她那垂首间所表露出来的娇羞,仍然如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儿状。

    父亲战亡以后,十四岁的叶惠清来到洛阳投奔舅父,武艺高强,深谙兵法,谋略出众的叶惠清,十几年来,辅佐舅父,东征西杀,终于平定了天下,助舅父登上了大宝之位。

    而与她青梅竹马的表兄皇甫信,也被封为太子,居于东宫,这么多年来,他未曾娶妻纳妾,一直谨守诺言,只要皇甫家取得天下,就会封叶惠清为太子妃。

    她从边关回到金陵的第一天,就被皇甫信请到了东宫,对于皇甫信的迫不及待,叶惠清心中如饮了蜜一般,连毛孔都泛着香甜的味道。

    皇甫信领着她在各殿转了一圈,然后请叶惠清到偏殿用膳。

    宫娥们鱼贯而入,端来的,都是叶惠清不曾见过的山珍海味,美酒佳肴,一时间,叶惠清有些迷茫,她不知道,自己将来能否适应这奢靡的生活。

    这些年攻城略地,她与表兄很少见面,双方都是书信联系,现而今,两人面对面,她似乎有些不习惯眼前这个依旧俊美飘逸,宛若画中谪仙的表兄,他的微笑,看起来那样遥远,仿佛,所有的记忆,还停留在她十四岁,与皇甫信初次相见的时候。

    她的心,已经不受身体的管束,剧烈的跳动着,仿佛下一刻,就要蹦出胸腔。

    皇甫信亲自为她斟酒,叶惠清善饮酒,尤其是在天寒地冻的西北作战时,没有酒,穿着冰冷铠甲的身体,一会儿就好像被冻僵了。

    “清妹妹,你尝尝,这是我亲自酿制的美酒,一直埋在树下,等你回来。”皇甫信端起羊脂玉的龙纹酒杯,递给叶惠清,“清妹妹,饮下这杯酒,你就不再是我的妹妹了。”

    他灼灼的眼光,带着炙热的深情,让叶惠清不敢直视,微微低着头,心慌意乱的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这酒,有一股辛辣的味道,与平日里饮用的黍米酒多有不同,黍米酒清香甘醇,叶惠清喝酒,就如喝水一般。

    烈酒穿过喉咙,进入胃里,有一种让人燃烧的感觉。

    叶惠清微微皱眉,捂着腹部,“表兄,这酒为何如此辛辣浓烈。”

    “清妹妹,这是我亲手为你调制的烈酒,你不喜欢吗?哦,忘了告诉你,这酒里面,加了一样东西,这是让你永远得到解脱的鸩酒。”

    “为什么?”叶惠清此刻已经容颜色变,心痛如绞,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绝望的看着皇甫信那张俊美如俦的脸,“我为了皇甫家,征战十四年,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吗?”

    “因为我真正喜欢的是徐丞相的千金,徐露,她才配得上太子妃之位,再说,你除了会打仗,还会做什么,别忘了,很多事情,都是徐露教给你的,没有徐露,没有我皇甫家的今天。”皇甫信始终带着微笑,轻声慢语的解释着。

    她听说过徐露的芳名,徐露芳龄二十,却一直不曾许人,不仅生得如花似玉,还是一个琴棋书画皆精的才女,更有过人的智慧,或许只有这样的女子,才有资格母仪天下。

    皇甫信的脸,慢慢变得模糊起来,她不知道皇甫信跟她说了什么,影影绰绰的,似乎还有一个人影站在她的面前,与皇甫信拥在一起。

    叶惠清想,如果有来世,她一定不会被皇甫信的容貌所迷惑,不会再轻易喜欢上一个人,她一定要报仇雪恨!

    ————

    叶惠清睁开双眼,剧烈的头疼,让她又闭上了眼睛,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她这是死了吗?

    口干的难受,她睁开眼,视线所到处,竟然是淡蓝色的罗帐,

    叶惠清骇然,不由转过头,看向外侧,“琼枝……”她的声音沙哑干涩,眼底,却湿润了,琼枝,竟然是琼枝,她曾经的贴身丫鬟,难道,她死了之后,琼枝又回到她身边了吗?

    琼枝大喜过望,连忙倒了一杯水,抱着她半靠在自己身上,“小姐,你快吓死奴婢了,总算退热了,老爷受了重伤,小姐高热不退,这深州城,都快乱死了。”

    琼枝的话,让叶惠清万分震惊,深州城!十几年前,父亲已经战死在深州城,是父亲的两名部将保护她,趁夜逃离了深州城,投奔到洛阳的舅父家,两名部将,在几年后,战死沙场。

    她的大脑陷入停顿,茫然的看着琼枝,想要找出自己所需的答案。

    琼枝的手反复在的额头上摸着,确定她已经退热,泪盈于睫,弯着腰给叶惠清找靴子,而后为她穿上,“小姐,老爷中了箭,现在仍旧昏迷不醒,小姐快起来去想想办法吧。”

    叶惠清的手,搭在琼枝的肩膀上,她的身体,是温热的,是有肉感的真人,叶惠清想不明白,为什么喝下鸩酒之后,会变成这样。

    莫非,是上天见怜,让她重新回到从前的时光?

    她赶紧问了一句,“琼枝,今年我多大?”

    琼枝一笑,“小姐真的烧糊涂了吗?你今年十四岁啊,小姐明年就要及笄了,老爷还说,等小姐及笄的时候,一定为小姐办一个最盛大的及笄礼。”

    十四岁,也就是说,她回到了深州兵败城破的前一刻,叶惠清长呼一口气,让自己沉静下来,“琼枝,我们去看爹爹。”

    两人来到叶治昌的卧房,卧房内,几名心腹部将满面愁容的守在叶治昌床前,叶治昌脸白如纸,唇无血色,双眼紧闭,肩胛上方,还插着一支利箭。

    看到叶惠清进来,众人眼睛一亮。

    小姐虽然只有十四岁,但从小熟读兵书战策,而且勇猛果断,只可惜前几天忽然染上风寒,高热不退,是以,大人受伤的消息,她还不知道。

    白虎军攻下飞鹰关之后,城里的郎中,就已经跑光了,几个军医,都不敢拔箭。

    前一世,她投奔舅父家以后,跟着舅父南征北战,平定天下,总免不了受伤,所以,学了一些歧黄之术,虽不十分精通,却足以保命。

    因而,她决定试一试。

    叶惠清问身边战战兢兢的军医,“吕涛,可还有麻沸散?”

    吕涛下意识的点点头,迅即清醒,“小姐,万万不可。”

    “我自有分寸,吕涛,去取麻沸散来。”叶惠清接着吩咐侍从再取一些烈酒过来,军医的手术刀,精致而又锋利,刀片极薄,为父亲取出箭头,应该没问题。

    从她重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时辰,她不知道自己能否改变父亲的命运,所以,倍加珍惜与父亲在一起的每一刻。

    众人见到大小姐态度坚决,也好由着她,最起码,还有一线希望。

    一切准备就绪,叶惠清屏息凝神,先给叶治昌做了麻醉,等到药效发散出来,她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父亲的床前,用小刀划开一道口子,慢慢的将箭头挖了出来,众人看着叶惠清的动作,大气都不敢出。

    军医送上绣花针,上面已经穿好了羊肠线,叶惠清仔仔细细地缝上伤口,确认无碍后下命令,让军医去熬一副补气血的汤药来。

    几名副将看着叶惠清,激动万分,“小姐,是不是大人没事了?”

    叶惠清抹去头上的汗水,点点头,“应该没事了,只要父亲喝下汤药就不会有事。”

    众人喜极而泣,若是大人死了,他们这些人怕也活不成了,白虎军凶狠残暴,对待俘虏,只有一个信条,斩尽杀绝。

    叶惠清也长出了一口气,这是她重生以后,第一个重大转变。

    她相信,上天对她的眷顾,不止于此。

    叶惠清换了一身战袍,神色凝重的走出来,父亲常用的镔铁枪就在门口,她顺手拿起,顿时愣了,这杆枪,有七八十斤左右,她虽然舞的起来,却十分吃力,深州兵败以后,这杆枪就失去了下落,直到五年以后,出现在王吉的手里,她亲手杀死了王吉,拿回了这杆枪,然后把它葬在父亲的衣冠冢。

    她前生就能开二石弓,军中男子,也多不如她。

    她现在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力气,比以前更大了。

    父亲的弓,是三石弓,世间罕有人能比得过他,但叶惠清现在想试一试。

    叶惠清拿起弓箭,站在院里,射向后花园最高的那棵大槐树。

    槐树上有一个花喜鹊的鸟窝,因为是深秋季节,叶子已经落光了,鸟窝也就显现出来了。

    几名副将眼看着叶惠清拉开了三石弓,不由得瞠目结舌,利箭闪电般射向鸟窝,箭到,鸟窝落地。

    叶惠清放声大笑,上天,你待我不薄。

    众人也都喜不自禁,今天可谓是双喜临门,大人得救,小姐高热痊愈之后,力气见涨。

    众人纷纷上前恭喜,叶惠清说道:“诸位,我们先上城楼看一看再说。”

    五万白虎军,已经围城半个月之久,他们一直等待援军,却杳无音讯,叶治昌中箭之后,众人几乎绝望了。

    大兴元年,帝都金陵城,东宫。

    太子皇甫信满面春风的拉着叶惠清走进殿内,身材高挑,肤色微黑的叶惠清,在征战十四年之后,终于卸下盔甲,脱去战袍,穿上了女儿装,只是,十几年的军中生涯,让她已经不习惯这华丽的女装。

    穿着粉红儒袄,嫩绿色齐胸百裥长裙的宫女分列两行,微笑着向叶惠清行礼。

    精致的绿玉瑞兽香炉里,袅袅的香烟从层层镂空的炉腹内缕缕散出,缭绕于炉体四周,弥漫在富丽堂皇的大殿内,伴着蒸腾的水汽,宛若云雾缭绕在海山仙山,让整个大殿倍添神秘之感。

    叶惠清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皇甫信,“表兄,我们还是到院子里说话吧。”

    皇甫信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退下,宫娥行礼后退下,皇甫信笑道:“你要学着慢慢习惯,这里以后可是你的家,别忘了,你是这里未来的女主人。”

    叶惠清红着脸低下头,虽然已经二十八岁了,可她那垂首间所表露出来的娇羞,仍然如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儿状。

    父亲战亡以后,十四岁的叶惠清来到洛阳投奔舅父,武艺高强,深谙兵法,谋略出众的叶惠清,十几年来,辅佐舅父,东征西杀,终于平定了天下,助舅父登上了大宝之位。

    而与她青梅竹马的表兄皇甫信,也被封为太子,居于东宫,这么多年来,他未曾娶妻纳妾,一直谨守诺言,只要皇甫家取得天下,就会封叶惠清为太子妃。

    她从边关回到金陵的第一天,就被皇甫信请到了东宫,对于皇甫信的迫不及待,叶惠清心中如饮了蜜一般,连毛孔都泛着香甜的味道。

    皇甫信领着她在各殿转了一圈,然后请叶惠清到偏殿用膳。

    宫娥们鱼贯而入,端来的,都是叶惠清不曾见过的山珍海味,美酒佳肴,一时间,叶惠清有些迷茫,她不知道,自己将来能否适应这奢靡的生活。

    这些年攻城略地,她与表兄很少见面,双方都是书信联系,现而今,两人面对面,她似乎有些不习惯眼前这个依旧俊美飘逸,宛若画中谪仙的表兄,他的微笑,看起来那样遥远,仿佛,所有的记忆,还停留在她十四岁,与皇甫信初次相见的时候。

    她的心,已经不受身体的管束,剧烈的跳动着,仿佛下一刻,就要蹦出胸腔。

    皇甫信亲自为她斟酒,叶惠清善饮酒,尤其是在天寒地冻的西北作战时,没有酒,穿着冰冷铠甲的身体,一会儿就好像被冻僵了。

    “清妹妹,你尝尝,这是我亲自酿制的美酒,一直埋在树下,等你回来。”皇甫信端起羊脂玉的龙纹酒杯,递给叶惠清,“清妹妹,饮下这杯酒,你就不再是我的妹妹了。”

    他灼灼的眼光,带着炙热的深情,让叶惠清不敢直视,微微低着头,心慌意乱的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这酒,有一股辛辣的味道,与平日里饮用的黍米酒多有不同,黍米酒清香甘醇,叶惠清喝酒,就如喝水一般。

    烈酒穿过喉咙,进入胃里,有一种让人燃烧的感觉。

    叶惠清微微皱眉,捂着腹部,“表兄,这酒为何如此辛辣浓烈。”

    “清妹妹,这是我亲手为你调制的烈酒,你不喜欢吗?哦,忘了告诉你,这酒里面,加了一样东西,这是让你永远得到解脱的鸩酒。”

    “为什么?”叶惠清此刻已经容颜色变,心痛如绞,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绝望的看着皇甫信那张俊美如俦的脸,“我为了皇甫家,征战十四年,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吗?”

    “因为我真正喜欢的是徐丞相的千金,徐露,她才配得上太子妃之位,再说,你除了会打仗,还会做什么,别忘了,很多事情,都是徐露教给你的,没有徐露,没有我皇甫家的今天。”皇甫信始终带着微笑,轻声慢语的解释着。

    她听说过徐露的芳名,徐露芳龄二十,却一直不曾许人,不仅生得如花似玉,还是一个琴棋书画皆精的才女,更有过人的智慧,或许只有这样的女子,才有资格母仪天下。

    皇甫信的脸,慢慢变得模糊起来,她不知道皇甫信跟她说了什么,影影绰绰的,似乎还有一个人影站在她的面前,与皇甫信拥在一起。

    叶惠清想,如果有来世,她一定不会被皇甫信的容貌所迷惑,不会再轻易喜欢上一个人,她一定要报仇雪恨!

    ————

    叶惠清睁开双眼,剧烈的头疼,让她又闭上了眼睛,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她这是死了吗?

    口干的难受,她睁开眼,视线所到处,竟然是淡蓝色的罗帐,

    叶惠清骇然,不由转过头,看向外侧,“琼枝……”她的声音沙哑干涩,眼底,却湿润了,琼枝,竟然是琼枝,她曾经的贴身丫鬟,难道,她死了之后,琼枝又回到她身边了吗?

    琼枝大喜过望,连忙倒了一杯水,抱着她半靠在自己身上,“小姐,你快吓死奴婢了,总算退热了,老爷受了重伤,小姐高热不退,这深州城,都快乱死了。”

    琼枝的话,让叶惠清万分震惊,深州城!十几年前,父亲已经战死在深州城,是父亲的两名部将保护她,趁夜逃离了深州城,投奔到洛阳的舅父家,两名部将,在几年后,战死沙场。

    她的大脑陷入停顿,茫然的看着琼枝,想要找出自己所需的答案。

    琼枝的手反复在的额头上摸着,确定她已经退热,泪盈于睫,弯着腰给叶惠清找靴子,而后为她穿上,“小姐,老爷中了箭,现在仍旧昏迷不醒,小姐快起来去想想办法吧。”

    叶惠清的手,搭在琼枝的肩膀上,她的身体,是温热的,是有肉感的真人,叶惠清想不明白,为什么喝下鸩酒之后,会变成这样。

    莫非,是上天见怜,让她重新回到从前的时光?

    她赶紧问了一句,“琼枝,今年我多大?”

    琼枝一笑,“小姐真的烧糊涂了吗?你今年十四岁啊,小姐明年就要及笄了,老爷还说,等小姐及笄的时候,一定为小姐办一个最盛大的及笄礼。”

    十四岁,也就是说,她回到了深州兵败城破的前一刻,叶惠清长呼一口气,让自己沉静下来,“琼枝,我们去看爹爹。”

    两人来到叶治昌的卧房,卧房内,几名心腹部将满面愁容的守在叶治昌床前,叶治昌脸白如纸,唇无血色,双眼紧闭,肩胛上方,还插着一支利箭。

    看到叶惠清进来,众人眼睛一亮。

    小姐虽然只有十四岁,但从小熟读兵书战策,而且勇猛果断,只可惜前几天忽然染上风寒,高热不退,是以,大人受伤的消息,她还不知道。

    白虎军攻下飞鹰关之后,城里的郎中,就已经跑光了,几个军医,都不敢拔箭。

    前一世,她投奔舅父家以后,跟着舅父南征北战,平定天下,总免不了受伤,所以,学了一些歧黄之术,虽不十分精通,却足以保命。

    因而,她决定试一试。

    叶惠清问身边战战兢兢的军医,“吕涛,可还有麻沸散?”

    吕涛下意识的点点头,迅即清醒,“小姐,万万不可。”

    “我自有分寸,吕涛,去取麻沸散来。”叶惠清接着吩咐侍从再取一些烈酒过来,军医的手术刀,精致而又锋利,刀片极薄,为父亲取出箭头,应该没问题。

    从她重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时辰,她不知道自己能否改变父亲的命运,所以,倍加珍惜与父亲在一起的每一刻。

    众人见到大小姐态度坚决,也好由着她,最起码,还有一线希望。

    一切准备就绪,叶惠清屏息凝神,先给叶治昌做了麻醉,等到药效发散出来,她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父亲的床前,用小刀划开一道口子,慢慢的将箭头挖了出来,众人看着叶惠清的动作,大气都不敢出。

    军医送上绣花针,上面已经穿好了羊肠线,叶惠清仔仔细细地缝上伤口,确认无碍后下命令,让军医去熬一副补气血的汤药来。

    几名副将看着叶惠清,激动万分,“小姐,是不是大人没事了?”

    叶惠清抹去头上的汗水,点点头,“应该没事了,只要父亲喝下汤药就不会有事。”

    众人喜极而泣,若是大人死了,他们这些人怕也活不成了,白虎军凶狠残暴,对待俘虏,只有一个信条,斩尽杀绝。

    叶惠清也长出了一口气,这是她重生以后,第一个重大转变。

    她相信,上天对她的眷顾,不止于此。

    叶惠清换了一身战袍,神色凝重的走出来,父亲常用的镔铁枪就在门口,她顺手拿起,顿时愣了,这杆枪,有七八十斤左右,她虽然舞的起来,却十分吃力,深州兵败以后,这杆枪就失去了下落,直到五年以后,出现在王吉的手里,她亲手杀死了王吉,拿回了这杆枪,然后把它葬在父亲的衣冠冢。

    叶惠清换了一身战袍,神色凝重的走出来,父亲常用的镔铁枪就在门口,她顺手拿起,顿时愣

    叶惠清换了一身战袍,神色凝重的走出来,父亲常用的镔铁枪就在门口,她顺手拿起,顿时愣

    叶惠清换了一身战袍,神色凝重的走出来,父亲常用的镔铁枪就在门口,她顺手拿起,顿时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将门嫡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千山红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山红叶并收藏将门嫡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