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水仙,你别跑! > 第2章 逝去的曾经(二)

第2章 逝去的曾经(二)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酒吧包间内的音响早已关掉,甄倩进门后,里面出奇的安静。

    她沉目走到闭眼休息的叶琬琰身边,唇角勾起一抹张扬的弧度,微提了提下颚,居高临下地俯视对方,“你有没有跟一鸣说不该说的话?”

    半天没得到反应,她脸色一黑,声音高了几度,“叶琬琰,我跟你说话呢!”

    叶琬琰倏忽睁眼,光色琉璃的彩灯照在那双看不到底的瞳眸里,让对上她目光的甄倩心惊了一下。“甄小姐,如果可以,我非常~高兴当你们是陌生人。但我今天才知道,夜色酒吧是你家开的。”

    她脱口而出的话带了分莫测和嘲讽,甄倩磨了磨后牙槽。

    就算她家已经在上流社会站稳了脚,可能在寸土寸金的S市闹区开家酒吧,且做到如今这么出名的地步,根本不是用钱和势能解决的。而夜色酒吧当初是好几个世家少爷的手笔,大头就是商家公子,根本不是她家能比的。

    憋了口气,她放下狠话,“之前给你钱让你离开S市还想给你留点面子,现在你自己不识好歹,那就别再指望我给你面子!”

    叶琬琰抬了抬眼皮,“不好意思,我是吓大的。”

    ---

    “琬琰——!”随着温晓晓一声厉喝,包间门“嘭”的被踹开。

    叶琬琰身子一抖,循声看去,就见喝醉的温晓晓步履蹒跚闯进包间,边叫着“谁欺负你!”边去抓桌上的空酒瓶。抓了几次才落空,脚下一歪,带着瓶子就要摔倒,吓得她霍然弹起,扯住她的胳膊拽稳人。

    经过一番折腾,屋内总算恢复平静。

    叶琬琰最初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后来听软在沙发上的温晓晓迷瞪瞪酒后吐言,才知道有个侍者跑去跟她说她们包间有人找茬,这才出现她想拿酒瓶砸人的事。

    没想到除了嘴巴不扰人,晓晓还具有女汉子的隐性属性……

    无视包厢内的狼藉,叶琬琰敲了敲头,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

    窗外灯似流萤,掩映在阑珊的夜色中如瀚海里的星辰,美丽虚幻。

    许墨白把车停好,偏头看向睡着的人,出声唤道:“琬琰,我们到家了。”叫了几声没把人叫醒,他也没再继续,抬手将几缕微散的发丝撩到她的耳后,轻解开两人身上的安全带,从她包里取出房屋的钥匙,下车打开副驾门,小心翼翼地把人抱出。

    上楼开门的时候,叶琬琰还是醒了。

    “抱歉,吵到你了。”许墨白把她放到床上,对眼神还处于迷惘的人笑了笑,“我去给你弄点喝的。”起身准备离开时,袖子上传来不大的拉扯力道,他疑惑回头,正对上她唇边绽放的昙花一笑。

    “唔……笑起来……真好看……”声音轻柔如蔓草。

    许墨白被突如其来的夸赞弄得一怔,而后愉悦地摸了摸她的发顶,“谢谢。”

    他知道自己长得不错,从小到大不乏追捧和赞美,可唯有这一次,不似以前的烦躁和懊恼,就算对方是醉酒后的话语,他也觉得莫名开心,不都说,酒后吐真言吗。

    “没想到醉了比平时更可爱。”他低喃一句,转去倒水。

    厨房里没有热水,他只好现烧,抽空去卧房瞧了眼叶琬琰,见她眯着便没打扰,在冰箱里找出罐蜂蜜,舀了两大勺到碗里,又动手煮了点粥。

    ---

    酒的后劲儿很大,叶琬琰睡了会儿更觉难受,起身环顾四周,发现是在自己家。她下床歪歪斜斜扶着墙壁走出卧室,就看到许墨白端了碗正冒着热气的水朝她走来。

    “墨白?”以为自己看错,她抬手揉了揉眼。

    许墨白唇瓣开了又合,猜她是忘了先前那段,见人还有些迷糊,上前扶她坐下,“头还疼不疼?喝点蜂蜜水吧,明天起来会舒服些。”

    叶琬琰喝了口,问:“晓晓呢?”

    许墨白笑着回她,“让她去折腾舅舅他们了。送她回去的时候正唱着‘风在吼,马在叫’,你知道那丫头的嗓音有多么厉害吧,我把人放到客厅就立马闪了,离开的时候,还听到屋子里正飙着海豚音呢!”

    叶琬琰抖肩大乐。

    “你们啊……”许墨白话语里满是宠溺,“我找到你们时看那么多酒瓶子吓了一跳,真真是女中豪杰!”

    “是晓晓坏蛋……”叶琬琰嘟嘴看他,颇有几分控诉。她的脸颊上染着粉桃的红晕,迷蒙的醉眼像笼了一层轻浅的薄纱,蕴藉在客厅暖色的灯光下,波光流动柔美动人,其中还透了点儿让人疼爱的可怜兮兮。

    许墨白从没见过她这样的表情,好笑无奈交替变幻,意识到最后想抬手安慰安慰,她已转过头,开始一磕一磕点起小脑袋。

    “……琬琰?”没得到回应,许墨白陡然发现她其实一直醉着,顿时哭笑不得。

    扫了眼时间,他把人叫醒哄着喝光蜂蜜水,带她回到卧房,让她自己脱衣服睡觉。

    待他从厨房转回来,看到已然睡着衣服却松松垮垮挂在身上的人,犹豫了一下,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替她脱掉外套鞋袜,盖上被子,又掖了掖边角。

    最后看了眼床上的人,他关掉灯盏,开门离去。

    ---

    半夜,叶琬琰是被“哐啷”一声撞击碎裂的声音惊醒的。她从被窝里坐起身,听着窗外轰隆隆的雷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外面又下起了雨,比前几天任何一次都大。

    想到吓醒自己的声音,她怔愣两秒,瞬间掀被下床,朝阳台跑去。

    直到看见阳台一地的混乱——玻璃碎渣,石头,水渍,好不容抽芽却呈焦黑状的水仙,她来不及多想,立马找来撮箕扫帚。

    ……

    全部清理完,叶琬琰把黑得不成样的水仙洗了洗,找了个杯子装上,灌了点水,又拿卫生纸擦干净清理时不小心刺破的手指,捧着杯子挪到卧室。

    躺在床上,她伸手摸了摸‘黑水仙’,心头莫名生出一股难过。

    水仙可能已经死了,但她毕竟养了三年,虽然奇怪它从来没有长叶开花过,但前几天突然地抽芽让她惊喜了半天,怎么也没想到一场雷电天灾,就打碎了她所有的喜悦和怀念……

    迷迷糊糊中睡去,窗外雷雨已悄悄消散。

    室内静寂无声时,唯有床头柜上的黑色水仙,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抽条生长结苞,直至褪去表层的灰黑露出内里的颜色。

    ---

    因着醉酒和雷雨的折腾,叶琬琰睡时一直在做梦。

    梦里她穿着一身金丝镶边的白色束腰长裙,广袖流云翩跹起舞在一潭池边,满心的欢悦,随着某个人的出现达到极致。

    那人逆光而来,火红如荼蘼的深衣好似燃了一片火海,赤脚每踏一步,便仿若在地上点起一朵赤莲,曳地墨色长发蜿蜒在身后铺散开来,细细密密泛着薄薄地赤金色淡芒,他肤色白皙,眼眸深邃,高挺的鼻梁若悬胆般直通潋滟的浅色薄唇。

    当他踏着一朵朵火莲越来越近时,她忽然发现,那双瞳并不是纯正的黑色,而是在重重叠叠的黑色中,铺盖了一层迷离的深蓝。

    没及深思,便见他笑着冲她伸出手,唤道:“玉儿……”

    叶琬琰只觉心跳逐渐加快,在受不了负荷的时候,她霍然从梦中醒来。

    抬手压上心口的位置,那里还在“砰砰砰”直跳,她缓缓吐出口气,起身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自言自语“真是奇怪的梦……”。不经意扫过床头柜上生气盎然的水仙,她微微一愣,想起昨天晚上的场景,诧异于水仙一夜之间变了样?

    伸手摸了摸它招展的叶和唯一一朵花苞,喜悦之情瞬间涌起,没考虑那么多为什么,想到今天还有事要做,她下床往浴室走去。

    一边细数今天要处理的事,一边把头发撩起盘在脑后。

    当她打开浴室门刚踏进一步时,猛然看见水池前站着一个长发曳地,对镜自照的裸男。

    她瞪大眼睛,倒抽了一口气。这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她家!

    下意识地后退,却正好对上那人侧头看过来的脸。此时的惊愕比刚才更大,因为她看到一个跟自己梦里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水仙,你别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水仙,你别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