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水仙,你别跑! > 第16章 溯回的记忆(三)

第16章 溯回的记忆(三)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医武兵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F·LAN公司举办的宴会,除了公司高层,还宴请了不少合作伙伴。

    古绍祺带着翻译和陪同的策划员很自然地穿梭在其中认个脸熟,待看到商爵一行人走来,他微眯了眯眼,不动声色扫过几人,目光在叶琬琰身上多停了一秒,而后转头。

    昂利心中的合作对象自然是商爵,毕竟两人多年朋友,见他们来了,很热情的招呼过来。

    看到叶琬琰,他眸底一亮,毫无遮掩的赞美并大献殷勤。F国人似乎天生就是热情而奔放的,看到漂亮的女人不会吝惜自己的喜爱之情,见她也懂法语,商爵又识趣的让开,开心地带她在宴会上周转,不时介绍一些人给她认识。

    “老大,昂利的表现也太过热情了点吧……”邱迪陪着商爵在一旁看热闹,但目光总是不住往叶琬琰所在的方向瞟。

    商爵喝了口红酒,反问,“你的意思是说,你很想去做护花使者吗?”他哼笑一声,打击道:“在F国人眼里,你还不够格。”

    “老大,不带这么打击人的。”邱迪抽了抽嘴角。

    商爵敲着二郎腿儿,坐在能看到宴会场地的角落,将视线从古绍祺身上移开,放在正游走周旋于业界名人圈内的叶琬琰,愉悦地半敛起眸,对着她浅笑温雅的模样喃喃,“你倒是挺能给人惊喜……”

    “走吧,该我们去认识认识人了。”眼见差不多是时候出面,商爵放下酒杯从沙发上起身,理了下西装抚平褶皱,这才带着邱迪往叶琬琰所在的方向走去。

    叶琬琰见到商爵,顺势对身边几位老总介绍道:“这位就是我们经理……”

    ---

    晚宴还未结束,古绍祺便带着自己人先行告辞离开,不是因为他想失礼于人,而是因为整个会场几乎成了商爵的长袖善歌之地,他们这边根本无人问津!

    输只输在他不懂法语,没用美人计!

    “经理,我们之后怎么办……”几个随行的策划员见状,提心吊胆。

    古绍祺冷声道:“你们不是策划员吗,来问我怎么办?”

    “可是那个策划——”

    “你们在说话前,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策划是怎么回事?”声音冰寒压迫。

    顿时,主策被众人一齐注目,心头乱糟糟一片。

    这策划是他占了下属的策划才争取到的机会,没想到功利没拿到却出了现在这事,嘴巴开开合合间,流了一身冷汗,最终,还是硬着头皮道:“策划是我们组的林立打的底稿,其它事情我也不知道……”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古绍祺恨不得抽一顿人,望着噤若寒蝉的人,他厉声道:“还留在这里等好我给你们发奖金?滚回去完成接下去的策划!”

    待房内一空,他气恼地握拳狠锤向墙面,咬牙切齿,“商!爵!”

    过了几分钟,他调整好情绪,在浴室里冲了个澡后,接通了和国内联系的视频,画面上立时显出古绍羽光着上半身的影像。

    “唔……哥,谈的怎么样?”

    “这次的策划是不是内部自己做出来的?”

    古绍羽一愣,意识到不对劲,忍住身下的躁动问,“是策划出了问题?”

    “我们的策划跟商氏的内容完全一样!”古绍祺皱眉,“我怀疑有人搞鬼,你查下策划部一个叫林立的人。”

    古绍羽眼睛一眯,阴鸷开口,“好,我现在就去查!”

    关上视频,他一把推开在自己下身用嘴忙活的女人,也不管现在多晚,拨通一个号码带上蓝牙耳机,一边穿衣服,一边行到浴室梳洗。

    用毛巾抹干净脸后,对电话那边带着睡音的人道:“许经理,跟我说下林立的情况。”

    兜转了一圈,古绍羽这边终于弄明白了事,算了下这边和法国的时差,估计大哥还没睡,便直接去了电话。“哥,那策划也不是林立想的,是他无意间在公司的一个加密文件夹里发现的策划方案。我去看了,里面有很多案例方案,各种各样,虽然不想承认,但都很不错。”

    古绍祺眸光微沉,“你的意思是……?”

    “啊,加密的文件是当年那个孽种留下的。”古绍羽撇嘴,不屑道:“三年都没人发现,反倒让一个无名小辈弄出来,真TM搞笑,这算不算便宜了我们?”

    ---

    此时,美国刚入傍晚,Kerwin正参加朋友的家庭聚会,特殊的手机铃声一响,他对众人道了声“抱歉”,走到一处安静的一角。

    “嗨~Stevin,最近生意怎么样?”

    “Kerwin,麻烦下次不要再给我找一些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事。”那头传来暗哑的,带了些颓丧烦躁的沉音,“这次就当我免费做了次白工。”

    Kerwin挑眉,“哦,这么说最后那件事你也完成了?”

    “你怀疑我技术?”

    “NO,我只是在确认而已。”

    “挂了!”

    Kerwin笑着收回手机,双手插兜若无其事地走回餐点。心里暗道:Marlon(古郁),如果哪天接到你醒来的消息,我一定飞去看你表演的好戏……

    ---

    三天的时间,商爵一直很严格要求叶琬琰和邱迪做出的策划。

    几个人几乎除了那天的晚宴,再没走出过酒店一步,也正因为紧张不分昼夜的气氛,叶琬琰没回过自己的卧室,和邱迪直接在商爵超大的客居室内休息,也免去了她对古郁的尴尬。

    直到最后一天的下午,策划基本完成,商爵这才放过没怎么休息好的两人。

    “这样就差不多了,你们可以回去休息了。”

    “老大,这是我这几天听到最动听的声音——!”邱迪实在累了,连东西都没收拾,就立马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商爵见他这样,笑着摇了摇头,看向收拾桌子的叶琬琰,轻动了动眼珠。

    “我听Q弟说,你想去尼斯?”

    叶琬琰回头看他。

    他扬起一张桃花脸,双手环胸道:“我是一个好上司,如果这次拿下法兰奥代理权,那么可以给你们放三天假,就当奖励好了。”

    ---

    地中海的阳光明媚如昔,毫无保留地充塞着街巷的每个角落,使本就缤纷的墙面色彩更加饱和浓郁。叶琬琰从公交车上下来,微一仰头,就能感受到暖暖的日光和温煦的海风。

    望着海滨大道上悠闲散步的人,招展飞扬的旗帜,无边无际湛蓝的海。她心道一声:尼斯,我又来了……

    沿着椰林浓郁的大道,她一步步往目的地行去。

    其实这次的策划并不算真正的成功,因为最终的结果是两个公司作为分属南北地区的总代理商,接受了法兰奥系列化妆品的代理权。

    商爵对这样的结果很不满意,在昂利透露如果哪个区最终效果更好,便会成为真正的中国总代理商后,勉强接受了这样的事实。也因为这样,给他们放了三天的假,只不过回国后的工作量会大大增加。

    当叶琬琰穿过一片葱郁树木,蜿蜒过石子小路后,来到一座欧式的别院前。

    垂眸看向大门石柱的底端,依稀还能看出有几道并不明显的划痕,她蹲下身,抬手轻轻拂过那几个扭曲的子母,沉默了片刻,站起来按下门铃。

    不多时,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一丝不苟的严谨老人。

    “宝贝~真是一个惊喜!”见到叶琬琰,他很高兴地抱了抱她,边带她进入内院,边询问了她的一些日常生活情况。

    叶琬琰能感受到老人的热情,一一做答,末了,她问,“Julien爷爷,我爸妈在吗?”

    老人微微一顿,笑如平常,“你父亲在书房。”

    叶琬琰大概猜到些什么,只笑着道:“谢谢,我先去看看他。”

    目送叶琬琰上楼,老人轻叹了口气,忙自己的去了。

    古郁悄悄从门后隐现,望着叶琬琰的背影若有所思,这次出行叶琬琰根本没想带上他!如果不是他趁着她睡觉的时候,把水仙从邱迪那里拿回,又装在一个能够透气的罩子里,偷偷藏到她的行李袋,否则他现在还在巴黎房间发霉。

    为什么跟来,他问自己,大概是为了知道她所有沉默背后的哀伤到底是为了什么。

    刚才在大门石柱下,他看到了那个稚嫩的划痕,上面是一句简单的法文——对不起。

    那一刻,他莫名觉得有些沉重,不知该不该再跟上,可是脚步却不由自主动了。尾随她走上楼,靠近书房门时,听到里面传来一道清冷又没什么波动的低沉嗓音。

    “怎么来了?”

    “爸……”叶琬琰望着坐在桌旁,容颜几乎未怎么变过的脸,嗫喏了下唇。

    压下心头突然听到那道没有情绪的声音而升起的难过,她迫使自己笑起来,轻快地答,“最近换了个工作,公司有项目在法国这边谈,刚好忙完就过来看看你们。”停了一刹,她问,“妈妈现在身体怎么样,我能去看看她吗?”

    “薇薇的身体不适合打扰。”叶承泽黑漆如墨的眼微眯,道:“你现在来这里也没人陪你,既然在工作,就好好去做,不要浪费时间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上。”

    叶琬琰手一紧,勉强点头,“我知道了。”

    “是直接回国还是回同事在的地方?”

    “……直接回国。”叶琬琰抿唇。

    叶承泽拨了内线电话,对那边吩咐道:“买一张明天去C国的机票。”挂了电话,他道:“先下去吧,晚上早点休息,不用等我吃饭。”

    叶琬琰涩涩一笑,点头退出书房。

    吃过晚饭,她在Julien爷爷有些担忧的眼神中,行到海滩边散步。

    都说尼斯是个让人悠闲又忘记烦恼的地方,可这里对她来说,却是隔绝了两个天地的地方,有些寒凉,甚至悲伤。

    她坐在石滩上,环住双腿,静静地望向波光粼粼的海面。

    那年,她已记不清到底是几岁,只羡慕别家小朋友有自己父母接送,而她只有外公。后来和一个小朋友闹了脾气,她用专线电话打给远在F国尼斯的母亲,哭着喊着要立刻见她。

    她不知道母亲是费了多大的劲才来到这里,只高兴终于见到人。可没多久,母亲突然瘫倒在她的面前,她才懵懵懂懂意识到做了一件错事。

    当时闻讯赶来的父亲目眦欲裂地瞪视她时,她哭着抽噎,害怕地躲在外公身后,一度以为父亲那种眼神是在看一个恨不得杀了的仇人,直到母亲被转到国外的医院治疗,慢慢养好了身体后,她才渐渐从那一场噩梦中醒来。

    她那时不懂很多事,可她真的不想失去母亲。

    所以她才会冒着大雨跑去寺庙为母亲祈福而昏倒,所以才会莽莽撞撞爬上后山想找传说中能够实现愿望的水仙而摔下山头,所以才一直自责自责到现在都没能宽恕自己,而那么戚戚的把所有悲伤掩埋在心底深处,独自悲戚……

    “对不起,妈妈,对不起,爸爸……”

    古郁立在叶琬琰卧室的窗边沉思,听到声音转过头,发现床上缩成一团的人似乎在抽抽噎噎哭泣。他走过去蹲在她床边,微扒开一角,就见那张蹙眉沉睡的小脸上,已被泪水弄得泥泞不堪。

    “傻瓜!”他轻斥一声,席地而坐。

    就那么陪着她,度过了这个漫长又难过的夜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水仙,你别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水仙,你别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