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水仙,你别跑! > 第33章 距离有多远(一)

第33章 距离有多远(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S市的生活节奏相对较快,叶琬琰病假三天后回到公司,策划部除了简溪辞职外,两个企划项目工作已基本定案。

    她自然知道简溪为什么辞职,当初从古郁口中得知她是内奸后还诧异了半天,按理说他们C组简溪是老资历,而且还跟每个人的关系都不错,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陷害她,可曈曈才四岁,她怎么忍心利用一个无辜的孩子!

    “叶琬琰。”商爵拍了拍手,叫醒明显不在状态的人。

    看出她在想什么,他索性把方案放到一边,大刺刺靠到办公室里的懒人沙发上,拿起旁边的战机模型,边摆弄边懒懒开口,“给你十五分钟,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十五分钟过后,麻烦你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我们的工作上,OK?”

    “……抱歉,我……”

    “你只有十五分钟,而且最近古郁会很忙。”

    商爵的意思很明显,有什么问题赶紧给本少说出来,古郁最近很忙没时间理会你。

    了解他的为人,她也的确在意简溪的事,遂开口问:“简溪为什么会那样做?她现在在哪儿?有查到幕后主使人到底是谁了吗?甄倩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还真当我是警察啊。”商爵斜她一眼。

    自从知道古郁和她的关系后,他每次跟她说话的语气里,多多少少都带了股别扭和找茬的意味儿,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为了古郁揍他一顿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此刻见她蹙起眉,他眯眼丢开模型,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事。

    “简溪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家庭负担很重,当初你来我公司后,她在酒吧遇到了有过一夜情的男人,又跟对方好了几天。有天那人找上她,说可以给她一百万赞助弟弟妹妹上学,并送一套房子,但前提是跟他们合作。

    你们一起出去玩那时,她就提前联系了那人,后来还在烧烤里做了些手脚,又诱导曈曈跟你一起出去……至于她现在在哪儿,当然是在监狱里,要知道,古郁这人很护短,就算只是从犯,也算触及了他的逆鳞,找人给她判了同一层次最重的刑。

    不过公司里我只说她是有事才辞职的,到时候你别说漏嘴。

    幕后的人他们那帮警察还在查证,我怀疑是甄家,只不过当初我们去的晚宴上甄倩在路上小产倒给了她很好的理由,甚至劫持你的人全都没见过幕后人,线索也算断了。

    不过最近从左易那里听到些风声,貌似有了点线索。”

    说完一大通话,商爵瞥见她若有所思,挑眉道:“该处理的总会有人处理,这次事闹得也算大,他们会留个心眼收段时间的手,蓝斯和古郁会趁机反扑,你不用操那个心。”

    叶琬琰知道他的好意,点点头,“那我们说下策划案的事吧。”

    ---

    警察局的审讯室内,昏暗的灯光下,尹夕的脸色有些苍白。

    “嘿,奇了怪了,你这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审讯员被一直默不作声的尹夕气乐了,敲了敲桌子道:“我告诉你,如果不配合我们工作,那你就准备一直呆在这里吧,反正我们有人可以轮流审讯,不怕你这么耗着。”

    尹夕紧了紧握着的拳,把头垂得更低。

    蓝斯和古郁站在审讯室旁边的房间内,透过单反玻璃看里面的情景,僵持许久都没什么进展,两人索性坐到椅子上。

    处理完案件的刑警队队长萧白推门进来,朝点人点点头,分别递了根烟。

    熟练地点燃吸了口,萧白吐出口烟圈,对古郁道:“你上次说的事我让队里的人查了,当初两辆肇事车的确已经被废弃场处理掉,至于那个路段的监控倒是给你找了出来,反正我还是那个说法,你自己看着办。至于监狱里的肇事司机,我找里面的狱官通了通气,可以给你个机会单独见见他,不过你别说太过刺激他的话,他的精神最近几年有点玄乎。”

    古郁点头致谢,“非常感谢。”

    “我是看在蓝斯的面上。”萧白笑道:“真要谢,那就请局里的人吃顿大餐吧。”

    “没问题,我的荣幸。”

    蓝斯坐在一边儿没说话,从嘴里轻吐出口烟,眯眼看着审讯室。

    萧白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道:“刚交上去的DNA测验还没下来,还要再等段时间……”

    “和尹然有血缘关系的可能性不大。”蓝斯突然开口,声音里没半丝波动,“她的表情告诉我她在顾及什么,就算她开口,给我们的消息也是真假参半。”

    古郁闻言皱眉。

    好不容易有了突破口,却就这么下去?他之前也没想到这个尹夕会跟这么复杂的事扯上关系,当初在B市她明明拒绝了自己的条件,结果他前脚刚回S市,她后脚就跟来了!

    萧白狠狠吸了口烟,将烟头捻到桌上的烟灰缸里,洒然起身,“我去会会她。”

    ---

    进入审讯室,萧白给两个手下打了手势让他们先出去。门一关,他走到尹夕身边,悠悠坐到她面前的桌子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小姑娘,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要不要我来给你解释解释?”

    萧白眯眼单手撑在桌子微微倾身,让两人的距离挨得很近,“如果你继续不配合的话,你还得呆在这里二十四个小时,当然,别以为过后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啊,我没得到我要的消息,我会申请强制措施。

    懂什么叫强制措施吗,就是以你是当初对古家少爷造成严重车祸的肇事者伊凡的同伙而被拘留下来,这一拘留呢,就可能成为长期的,跟一些犯罪的人关在一间黑不隆冬的审讯室里,他们会做什么我还是不告诉你的好……至于伊凡,你不是想去看他却进不去吗,不如我直接送你进去好了,听说他在监狱里过得挺苦,而且精神似乎不太好,如果你乖乖配合,我可以考虑酌情处理下,怎么样?”

    这么一说,尹夕哪儿还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倏忽抬头,流泪道:“我不是同伙,你没权利抓我,我要告你!”

    呵,小丫头还知道告他。

    萧白心底一乐,嘴上道:“告我?你告我什么?我做的全都是按照法律程序办事,你有什么证据?反倒是你,前段时间给监狱里的伊凡寄了东西,还表示你们的关系很好,这就说明你们很可能是同伙!”

    “我……我……”尹夕这算是真遇到倒打一耙还说得头头是道的人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辩驳,红着小脸直掉眼泪。

    “哭什么哭,把知道的东西说出来,自然就能放了你。”萧白拿起桌子上的笔录,一本正经地问,“姓名。”

    “……尹夕。”

    “性别。”

    “……”

    “怎么,连自己性别都不知道?难道你是双性?”

    “女!”咬牙声。

    “什么职业。”

    一番连串儿的问题下来,尹夕都在萧白胁迫的淫威之下乖乖作答,但具体到底是真是假还有待考证,直到又过了1个小时,审讯才算结束。

    “我,我是不是可以走了。”见萧白举步走出去,尹夕憋出句话。

    “想走?早干什么去了!”萧白乜她一眼,“除非有人保释,否则你就待着吧!”

    尹夕大惊,“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害怕他真把自己就这么关在这里,她叫道:“我要找人,把我的电话还给我!”

    萧白眸光微动,转身出了门,把笔录交给等在外面的同事,转身进入古郁两人所在的房间。

    古郁目睹了萧白的坑蒙拐骗,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起进门的人,对上那张俊颜上痞痞的笑意,直接道:“萧警官不愧盛名在外。”太会瞎掰忽悠人了。

    “承让承让!”不论是抬是贬,萧白照收。

    “给她电话,看看她打给谁。”蓝斯面上依旧清冷一片,似在回味之前尹夕的说辞。

    出乎意料的,尹夕的电话拨通后,古郁的电话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他只愣了一下,自然接通,目光沉肆凝着审讯室里的女人,淡淡开口,“喂,你好。”

    “古……古先生,能麻烦您来一趟警察局吗?”尹夕咬了咬唇,“我,我出了点儿事,能不能麻烦您保释我……”

    “哦?可我已经回S市了。”古郁不动声色打量对方的神色。

    “其实我现在也在S市,上回您说的那事儿我答应了,所以能不能……”

    古郁适时沉默,制造出自己思索的考虑,那边的声音又急急响起,“其实我还有件事想要给你谈一谈,也许你会感兴趣。”

    “……好,十五分钟后见。”

    挂了电话,萧白讶道:“原来你们认识?”蓝斯倒是知道,没主动说罢了。

    “在B市有过一面之缘。”

    “那接下来你们自己看着办。”萧白道。两起案件都是三年前发生的,那时他还没来S市,既然现在有蓝斯调查,他也就不凑那热闹。“左易那小子我派给你了,有什么事儿直接跟他说,他知道怎么做。”

    蓝斯点点头。

    ---

    十五分钟后,古郁和蓝斯说完话,直接进入审讯室,带走了尹夕。

    两人坐在车上都没主动开口,眼见夜幕降临,古郁看了眼坐在副驾的人,也没先打声招呼,打转方向盘,把车开到了市中心的一家法国餐厅门口。

    “下车。”

    对上尹夕的不解,他解开安全带,淡然道:“现在是晚餐时间,你不饿可以坐在那里看我吃,我完全不会介意。”

    尹夕被关了一下午,说不饿是假的,当面前摆了一份正宗的法国餐时,也没顾及什么开吃起来,直到酒足饭饱走出餐厅,她才后知后觉发现,好像刚才在大厅里,有许多人往他们所在的方向瞧。

    “你……”坐在车上,尹夕不知道该怎么说起自己的事。

    古郁胳膊搭在方向盘上动了动眼珠,没接口。

    思想斗争了半天,她终于开口,“我们做笔交易,我把三年前你那场车祸我所知道的事告诉你,你要找人减轻伊凡的罪行,放他早日出来。”

    ---

    古氏因为法兰奥在B市发布会的事件遭受了一次滑铁卢,其中还牵扯到几大世家的门面,好在古老亲自请过世家长辈喝茶吃饭,又用了些非常手段,才使得事件得以平息。

    面上处理这件事看起来很简单,但私底下都是靠了不少人力物力支持。

    例如古郁让Kerwin通过黑客封了所有网站的负面消息,又利用舆论制造出另一起更大的风波掩盖先前的事件;又例如古绍祺妻子王珊在京从政的哥哥,利用上位关系帮忙处理并压下了不少调查和人言;又例如古绍羽让在发布会上闹事的女人把儿子带来检测DNA,发现真是自己儿子后,果断结婚办了场华丽的婚礼,又在同时发布新闻消息用以平息事件……

    说到底,这场事件让古郁的两个堂兄弟古绍祺和古绍羽的损失最为惨重,但也间接影响到古氏集团的股票连续下跌,让这几年本就存在许多漏洞的古氏渐渐暴露了隐患。

    夜色阑珊灯火憧憧,放着优美抒情歌曲的法餐厅内,古绍驰绅士地替未婚妻张佳怡拉开餐桌前的椅子,笑着邀她坐下去,这才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倒了两杯红酒。

    “我有点你爱吃的菜,等下吃完我们再去看电影。”

    张佳怡笑道:“你难得有这么浪漫细胞的时候。”

    “平时工作忙忽略你了,抱歉。”古绍驰隔着桌子拉起她的手,捏了捏,“一直想要谢谢你对我的支持,能有你陪着我觉得很幸福。”

    古家的基因很好,每个男人都有一副好容貌。古绍驰的五官俊朗,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线条柔润,一双星眸常含笑意,气质温润,给人很好的直观印象。

    张佳怡这是第一次见他说得这么郑重又真诚,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两家是因为家世相当才走到一起的,可相处下来她反倒对他上了心,慢慢喜欢上这个男人。“如果我能做什么帮到你的,也是我的幸福。”

    古绍驰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消逝在眼角,“如果可以,我们明年在你生日的时候结婚吧,我想要一个你的孩子。”

    张佳怡心中一喜,羞涩的点头。

    两人边吃边细细低语,古绍驰无意一个抬眼,正看到古郁了个女人到这家餐厅吃饭,眼底倏忽闪过一抹深意。

    对面的张佳怡见他神色有异,转头向后看去,讶道:“那是古郁?这么段时间内,他的身体恢复的挺好啊。”目光落在对面的女人身上,她问,“对面的是谁?你们家不准备和吴家联姻了吗?我记得当初吴雨霏和古郁两人相处的不错。”

    古绍驰淡淡一笑,“那就要看他和父亲的意思了。”

    两人也没对古郁的事多聊,吃完饭出了餐厅,张佳怡挽着古绍驰的胳膊有些醉意,谈到某个话题时,顺着他的话道:“法兰奥的事已经平息,我爸爸让我给你带句话:该做的我都找人帮你做了,剩下的自己好好把握。”

    古绍驰“嗯”了声,沉默片刻,状似随意道:“我记得你和甄倩的关系不错,古郁他想和商氏合作服装的事挣功勋,我也得想点别的办法牵制他的动作……”

    张佳怡一听就明白他的想法,回,“好,我明天就约倩倩出来,我们一起吃个饭。”

    古绍驰忽然停下脚步,俯身在她耳侧,喷出暧昧的气息,蛊惑道:“今晚陪我。”

    ---

    远在B市的古绍祺虽摆脱了法兰奥事件,却失了大面子,甚至古绍羽的婚礼都只能挂着笑脸做表面的祝福,而太爷爷明显偏爱古郁的事,更让他心怀不满。

    他很想揪出罪魁祸首,可几番调查都没有让他抓到任何人的把柄,他曾经怀疑过古郁和商家,却想到古郁几乎在发布会的同时醒来,不可能做什么手脚,最大嫌疑的商家他又没有证据,只能咽下苦水,陪赶来B市的老婆孩子。

    早知道那时候就该直接……

    “爸爸,你还要忙吗?”书房的门被敲开,探进来一颗小脑袋。古绍祺一见到是自己的儿子,收敛了脸上的郁气,笑着招手道:“过来爸爸这里。”

    把小家伙抱到怀里,古绍祺颠了颠,“小家伙长结实了!”问,“找爸爸什么事?”

    “我有好好吃饭,阿姨做的我都吃光了!”古飞扬动了动身子,道:“爸爸,我今天和阿姨还有雯雯一起出去逛街的时候,遇到一个漂亮阿姨,她说她是你朋友,而且看我的样子怪怪的,我们在肯德基吃饭的时候,她还跟着要送我们东西,不过我没有要。”

    古绍祺心底一凸,皱起眉很严肃地说,“你做的很对,不能随便乱收陌生人给的东西。”见儿子得了夸奖很高兴,他问,“你告诉妈妈了吗?”

    “没有,我想先告诉爸爸再跟妈妈说。”

    “儿子做得对!这件事不要告诉妈妈,不然她会担心,知道吗?以后遇到这样的事一定要先跟我说,这是我们男子汉之间的秘密!”

    “好~我是小男子汉!”

    送儿子回到卧室,古绍祺回到卧房,见自家老婆在等着,笑着上前拥住了她,“睡吧,明天带孩子们去岳父家,顺便见见大哥,我想当面跟他说声谢。”

    王珊捏了捏他乱动的手,笑嗔道:“当面道谢就算了,我是他妹妹,你谢我也一样。”

    “不害羞!”古绍祺口上虽这么说,却还是亲了亲她带笑的眉眼,“谢谢老婆大人,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

    “好痒~”王珊笑着躲开他的突袭,又被拉回了灼热的怀抱。

    嘻闹动作渐渐变了味儿,不多时,大床上起起伏伏,响起了娇吟粗喘和*冲撞的“啪啪”声。

    待到王珊累得熟睡过去,古绍祺沉冷着脸从床上起身,穿好衣服出了门,开车行到一个小区楼,熟门熟路找到了楼上某个房间。

    开门的女人穿着真丝吊带睡裙,胸前露出一大片j□j,她脸上画着淡妆,头发慵懒地盘在脑后,露出纤细的脖子,抬手勾住古绍祺的脖子,贴了上去,娇笑道:“我就知道,那样你就会来找我,我等你好久了。”

    古绍祺进门就推开了她,神色冷冷道:“慕玲,我曾经警告过你别去找飞扬!”

    “我只是想见你……这样也不行吗。”慕玲抿唇瞥他一眼,脸上满是落寂和哀戚,“我给你生了个儿子做你的地下情人,从来见不得光,我都没有说过一句怨言,可你知道你有多久没找过我了吗,我也不再年轻了,最好的时光都花在你的身上……”

    她声音低软糯糯,又从眼角流下一滴泪,古绍祺心中一窒,再多的不快也在女人爱自己的虚荣心中膨胀,上前搂住她,哄道:“最近事情太多,我一直都没脱开身,我记得再过三天就是你的生日……”

    “只要你心中有我就好。”慕玲靠在他怀里蹭了蹭,像极了家猫。

    古绍祺被她这么一勾,倏忽把人抱起,走进了卧室……

    欢爱后,慕玲趴在古绍祺胸口,道:“我听说古郁醒了?”

    古绍祺蹙了蹙眉,蹦豆子似的把连日来的郁气都说了出来,末了,道:“生日过后,你先回S市,那边我已经给你准备了地方。”

    “你不怕古郁把我们的事说出去吗?”慕玲有些担心,“当初被他看到我都不知怎么办才好,要不是后来你们弄得他躺到医院里,我真怕会对飞扬造成伤害。”

    古绍祺冷笑,“既然能有第一次,当然有可能出现第二次。”

    ---

    夏日晴朗的午后,阳光明媚而灿烂,川流不息的长街上,车流喧嚣,人潮匆匆。

    叶琬琰和温晓晓从步行街上出来,买了点零食和奶茶坐到广场上晒太阳,忽然福临心至,朝某个方向望去,却愣了神。

    温晓晓见对方没回自己的话,顺着她目光看去,就见有些眼熟的男子正陪着一个美女从女士服装店里走出,似乎还有继续逛街的意思。过了半天,她才反应过来,指着他们消失在鞋垫的方向低呼,“那个,那个人不是——!”

    “嗯,是他。”叶琬琰收回目光,淡定地好似和她没有关系一般。

    “喂,你是不是傻了?”温晓晓撞了撞她的肩,“你家那位竟然公开陪别的女人逛街,可自己的女人却还没时间陪……”

    叶琬琰摇头,“晓晓,我知道,他不是那种人。”

    温晓晓撇了撇嘴,嘟囔了句,“恋爱果然能够让人盲目,脑袋秀逗。”

    被她话语弄乐,心头升起的一丝阴霾也吹散了。叶琬琰用小叉子叉了一个草莓递到她唇边,笑道:“好了好了,快吃吧,等会儿还要给你看裙子去。”

    两人在广场上吃完东西,又转入另一条街。

    古郁刚好和尹夕从店里出来,就在阳光散漫的场地看到叶琬琰远去的背影,心底蓦地一抽,余光瞥见隐在暗处的几个人,紧了紧拳,压下了想要去追人的冲动。

    尹夕见人停下,问,“你怎么了?”

    “刚才看到了一个让我心悸的女人。”淡扫她一眼,转身向相反的反应走去,“如果你的速度能像乌龟一样,那只和你赛跑的兔子已经死了。”

    尹夕还在为他那句‘心悸的女人’震动,听到后半句,小跑跟上。

    “为什么兔子死了?”

    古郁脚步一顿,没回她的话继续往前。

    如果是琬琰,她大概会直接说,“如果那只兔子和你一样,我已经赢了。”

    ---

    几日后,古氏集团在S市公布了古郁醒来兼担任古氏要职的记者招待会,再次让古家上了新闻报纸的头版头条内容。

    记者招待会散后,古家人依次回了老宅。

    古老爷子一边招手让人进来,一边指挥佣人把‘家和万事兴’的锦绣字画挂到大厅最显眼的位置。“都来看看,这幅字怎么样?”

    大家神色不一,却没违了老爷子的心思,挑着好话说。

    老人看上去挺开心,受了大家的恭维,最后指着进门的古郁道:“过来,陪爷爷坐。”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聚在古郁身上。

    古郁脸上没什么表情,只走到老人面前毕恭毕敬鞠了个躬,道了声“爷爷”,坐下。

    老爷子拉着他的手拍了拍,叹气道:“醒了就好,当初的事儿都过去三年,你现在好好的,就把那些槽心的事忘了吧。你现在既然开始在公司上班,那就好好做,”说着,看向其他几个孙子辈的人,“你们是维系古氏的梁柱,只要大家齐心协力,肯定能度过所有出现的危机和难关,把我们古氏壮大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虽然可能有一部分人会离开,但也谢谢能够一直支持的朋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水仙,你别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水仙,你别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