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水仙,你别跑! > 第42章 不同的世界(一)

第42章 不同的世界(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数日后,蓝斯从M国回S市,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

    “那人的消息可靠吗?如果不能露面,在C国很难成为呈堂证供或证据。”萧白掐了烟,翘着二郎腿换了个坐着的动作,睨向身边两人,话锋一转,道:“不过如果你能抓到那个他说的人,问题就好办了。”

    蓝斯微眯起眼,不徐不急道:“有人帮忙,已经抓到了。”

    “啊?”萧白失笑,看了眼同样没想到的古郁,无语道:“我说你说话能不分成段儿成吗,说话都来个大转弯儿,早说抓到人,不就不用废话了吗!”

    蓝斯没回话,反倒是古郁开了口,“目前抓到那人只能证明甄倩伙同他人陷害商氏嫁祸琬琰,那当年的尹然案如果也牵扯到蓝斯所说的组织,有什么证据能够让她吐出事实真相,或者他们甄家和那个组织是什么关系,会不会也关联到我的车祸?”

    “把商爵找来一起谈谈,”蓝斯抿了口咖啡,轻放下,“那起案件,用诱骗的方法最好。”

    他一说,另两个人就明白过来。

    萧白忍不住揶揄了一句,也不愿耽搁时间,直言道:“既然已经决定,那就立案抓人吧。”

    ---

    之后的时间段,可谓让甄家来了个鸡飞狗跳。

    先不说甄倩夏一鸣和甄志远被带到警局,就在前后不到1个小时内,各大网络上爆出甄家负面传言和内部消息,导致股票没多时就出现下滑趋势,甚至一些部门要职人员纷纷辞职,让翔宇公司雪上加霜,完全另甄子豪焦头烂额了。

    坐在局里的审讯室内,甄志远脸上没太大变化,对于警察的问题,都很配合的回答了,在问到关于是否知道女儿伙同他人陷害商氏后,表示自己相信女儿,并不会做那些事情。

    事后萧白退到休息室,对呆在里面观看的几人挑挑眉,“啧啧”两声道:“姜果然还是老的辣,这家伙说得没有一丝纰漏,甚至还旁敲侧击想从我们口中得到些消息,如果先前没有证据,就凭他这样,保准直接无罪释放了都。”

    “所以给他时间演戏。”蓝斯双手插兜立在单反玻璃前,面无表情。

    “呵,你也学会开玩笑了?”萧白乐了,顺着他目光看向里面稳坐钓鱼台的人,“换谁?夏一鸣还是甄倩?”

    古郁和商爵对视一眼,道:“把甄倩留到最后审。”

    之后夏一鸣的审讯很快就过去,因为他对事了解的不多,早前的嫁祸也是从犯,并不知道甄家内部的太多细节,他本身是个内敛深沉的人,面对警察的盘问时,也并没表现的慌张失措。

    “你这个情敌看起来有点本事。”商爵这时候不忘吐槽,睨向神色淡淡的古郁,勾起桃花眼,“就凭我阅尽千帆的眼,能看出他其实喜欢的是我家宝贝~”

    “注意你的称呼!”古郁不满冷扫他一眼,“琬琰是你嫂子,别想着占什么便宜。”

    商爵耸耸肩,表示自己无意。

    直到被审讯的人换成了甄倩,萧白亲自上马后,屋里几人全都静默下来,全神贯注聆听审讯室内的对话。

    ---

    甄倩也是个有心思的,一切应对得当,表现得平静异常,就连萧白的不少手段使出,对方都油盐不进,完全以自己无辜的姿态对抗,惹得萧白暗挑了不少次眉。

    萧白放下手中的记录笔,撑着胳膊在审讯桌上,语气悠远中带着几分轻佻,“这么说,甄小姐是什么也没做了?”

    “就算我没学过法律,也知道任何事都要讲究证据,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我们可以反告你滥用职权。”甄倩面容微沉,并不喜欢这样的对峙情况,对方咄咄逼人的态度让她心中燃着一把火,却不得不压下。

    萧白笑了,双手环胸道,一副随意的姿态,“欢迎甄小姐投诉反告。”

    甄倩磨了磨牙,一字一句道:“那现在是不是可以放我出去了!”

    “抱歉,我还有事情没跟甄小姐说,所以不能啊。”萧白耸耸肩,顽肆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冷峻起来。“三年前我没被分配到S市,所以没经历过那起自杀案件,不过前段时间好奇翻了翻卷宗,倒是让我感兴趣的找了些人查了查之前的事,发现了不少特别的东西……”

    甄倩心底一突,觉得对方说得话里有话,却装作镇定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萧白也不急,“当年的尹家甄小姐不会不熟悉吧,而且那家的独生子尹然还是你男朋友不是?总该不会忘记这么一个人吧。”

    “你不要造谣生事,我跟他根本没有关系!”也许是被挖出心中某些不忍回顾的事,甄倩瞬间怒拍桌子,扭曲了面容道:“我现在要见我的律师,直到他来之前,我不会再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

    “OK,当然没问题。”萧白道:“不过你只需要听我说就好,我并没要求甄小姐回答。”

    甄倩冷冷一哼,没有看萧白一眼。

    萧白毫不在意,他最喜欢看别人失控的模样,继续道:“当年尹家和你们甄家一样,是在S市里白手起家却发展壮大的企业,只是在最初还未稳定的时候,你们两家住在华兰盛鼎的小别墅区,还是邻居,要么说两小无猜也不为过,只是当初你和尹然都还小,后来你们甄家先发展起来,遂搬出那里,转移到BJ路的别墅区。

    后来你们渐渐长大,又再同一所学校就读,所以再度相逢,你因为怕你父亲知道,所以只私底下和他交往,没有放在明面上,直到毕业后,你去了自家公司上班,他也在自家公司,你在明面上从没拒绝其他有钱有势人的追求,但在尹然面前说自己只是为了遮掩,所以尹然当时也相信了你的说辞,因为爱你,就随着跟你私下交往了几年,一直没什么人知道你们的关系。

    没多久,尹家发生了被诈骗事件,导致破产,而尹然的父母因为承受不住选择自杀,只是他虽然难过,却因为个性或者身边还有你的原因,亦然选择重新开始生活。而没多久,你身上爆出的一起绯闻,让他心生不安,找你谈话却不欢而散,但以他的脾性不想和你继续生气,所以当晚就去你住的别墅找你,却突然发现了一起秘密~”

    萧白见甄倩的手不自觉攥成拳,勾唇一笑,朝看不见对面情况的单反玻璃投去一记‘我表现不错吧’的眼神。

    收回视线后,他也没继续说秘密是什么,跳转到最后的一幕,“被尹然发现了秘密后,你害怕他报警,连忙让有特殊经验的人抓他去了当时他跳楼的那栋大楼,造成了他自杀的事件,然后一直到现在才被我们翻出……”

    甄倩佯装镇定抬头,对萧白笑道:“警官你这个故事可一点也没什么意思。”

    萧白挑眉,“真的只是故事?”

    “那我就真听不懂你是什么意思了。”

    “其实如果你能坦白的话,我们还能给你点减刑……”

    “没有做过我为什么要承认!”甄倩蹙眉道:“你们这样随意猜测或者没有凭证的诬陷,我会让我的律师……”

    “我们已经抓到维萨了。”

    萧白的话,瞬间让甄倩没了声。

    “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

    “达姆的手下维萨,作为当年留守在C国的外编人员,我们也查了很多关于他为什么会留下的事,你以为没有国际刑警来查过吗?或者说,你以为所有的猖狂都能够让你目无法律为所欲为?之前几起你对叶琬琰小姐做出的事,已经够你在牢里呆上很长一段时间了!”

    甄倩冷笑,淡淡看着他不语。

    “差点忘了跟你说,之前叶小姐进我们这里的时候,夏先生还专门找人让我们对她好好照顾不要出了什么事,所以我们特意给她安排了一处很好的住所。你现在的罪名已经成立,他顶多是个从犯,所以不要多久,他们就可以在外面重聚,我看夏先生似乎挺喜欢叶小姐,好像还给他买了些……”

    甄倩猛地从座位上坐起身,暴怒道:“那贱女人死不足惜,我就是要让她不好过怎么了,凭什么我看上的男人还对她念念不忘,我就是要……”

    对于她的震怒言行,萧白随她发泄,好歹从她这里得到了突破口。

    在后来渐渐平缓了气息,又得知M国那边已经有人被抓,甚至有录音的口供让她听到后,甄倩仿佛褪尽了身上所有的骄傲和高贵,佝偻起背,在昏暗的灯光下微垂起头,面容憔悴的说出了当年尹然的事。

    跟之前萧白说得没什么区别,但加了些细节,致使尹家破产的合资对象是当年达姆手下的一家企业,当时尹然找她时听到她电话里说起的事,她为了家里,不得已找维萨对尹然下了黑手,才有了之后的‘自杀’事件。

    至于他们甄家和达姆的关系,是甄志远亲自说的。

    在发现女儿被对方诈出事实后,他就像一下子老了十岁,直到解释完,才对萧白释然道:“我心里一直顶着这个秘密活到现在,其实也很不安,甄家企业从黑道起家做到今天的局面,沾染的黑幕时时刻刻压在我心头。说到底,我最想要的,不过是儿女都能过上好日子。”

    末了,他苍白着脸,道:“我女儿还年轻,如果可以,能不能让我顶替她的罪名?我想经历过这样的事,她已经吸取了教训,我不想她后半辈子就这么毁了。”

    萧白面无表情道:“你不想她的后半辈子被毁,可尹家呢?尹然呢?”

    ---

    甄家的案件震惊S市,但关于达姆维萨的这条线却被封锁下来,外界只知道甄家以前是黑道,利用不少手段做了伤天害理的事,现在恶有恶报被抓了起来,甄家也成了万年黑坑。

    甄子豪作为甄家唯一不知情的人,原本还想上诉,在和自己父亲亲谈了一次后放弃。

    至此,三年前的尹然案重新翻案,该入狱的入狱,该破产的破产,甄家也在此次事件中,彻底从S市消失。

    叶琬琰从看守所出来的当天,温晓晓和许墨白亲自去接的,那天天空依旧蔚蓝如洗,只是空气中多了份燥热的难耐,她被温晓晓哭搂在怀里,听许墨白说着温柔安抚的话语,静静望向一排法国梧桐下站立的清漠男人。

    直至身边人催促上车,她才收回视线,坐上车离开。

    有什么在这中间横亘了一条道,生出浅浅的间隙和一抹黯然的伤神。

    在温家聚了一个下午,叶琬琰表示自己要搬家后,许墨白和温晓晓也没二话,陪她到市中心的小区家里,装了3箱子的衣物,抱着那盆水仙,回了之前她那个虽小,却温暖的家。

    送走两人后,她简单收拾了下屋子。

    在进门发现屋内纤尘不染后,她就猜到可能是古郁找人定时打扫这里,就连床单被罩都含着阳光的味道,说明打扫的人很勤快。

    再次回到熟悉的地方,她似乎终于安定下了心。市区那里的房子虽然大,却始终太过空旷,让她有种不清冷和孤寂的感觉,不如自己的小窝,暖暖的,还带着她精心布置的贴心。

    见家里没有食物,叶琬琰下楼出了小区,到附近的小超市买了些蔬菜水果和一些米面,量有点多,她交了点押金借了人家的筐子,一步一个脚印乘着夜色下疏淡的街灯,慢慢往回挪去。

    夏夜的风很舒爽,偶尔撩过她发丝,勾勒在空中,形成一道道美丽的弧。

    她走进小区,刚绕道楼下,一束刺目的车灯就迎头打在了她的脸上,让叶琬琰忍不住蹙起眉偏开头,错开那段路的位置,无视从车上下来的男人,越过他直接朝大门走去。

    古郁见她如此,心脏骤然一缩,关上车门大步追上她。

    手上忽得一轻,原本两手提的东西就被人从旁握着她的手提住。叶琬琰抿了下唇,对上那双俯视自己,如暗夜星辰般深邃的眼,没有开口说什么,挣脱他的手,索性让他直接拿着,进了大门,走进电梯上楼。

    两人一路静默,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古郁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不灼热,却幽幽。宛如有无数话语想说,却又因为对方的态度而生生压制下,只能静静地陪伴。

    开门进了屋,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小厨房,叶琬琰一言不发从筐里拿出晚上要做的菜和米,把剩下的一一装进冰箱,开始准备食材。中间只要有古郁帮忙的地方,她就直接撩开手让他随意,但没给予一个眼神一个问话。

    待饭菜做好一人份的,她兀自盛好饭菜,端着碗坐到电视机前,边看边吃。

    古郁心底一直发苦,挠心挠肺的感觉让他狠不得把这丫头就地正法,可他有错在先,对她不冷不淡的态度,似乎真的是他活该。

    坐在她旁边不时瞅瞅她的表情,闻着香喷喷的饭香,他咽了口口水。

    “琬琰,我饿了……”前面的事什么也没提,直接开口出最自然亲近的话语,似乎是为了证明他的话语,肚子里“咕噜噜”的响声在同时响起。虽有些不好意思,但他还是硬着脸皮道:“为了你的事,我已经好多天好多天没睡上好觉,也有好多天好多天没吃过一顿好饭,可怜可怜我呗……”

    叶琬琰斜他一眼,终于开口,“抱歉,您哪位?”

    跟她装可怜卖萌?古郁,你冷艳高贵的气质已经丢到爪哇国了吗!

    见她终于开口,虽然是让人很噎的话,可古郁还是恢复了一点儿活力,往她身边靠了靠,不由分说伸出大手搂住她的腰身,低眸睨他,果断恢复曾经的倨傲态度。

    “女人,生气会长皱纹,虽然你现在看起来还很年轻,但不代表几年后,这些细小的东西会随着你的生气次数而渐增。”他倏忽低下头,贴在她耳边轻语,“所以,别生我气了,我知道你懂我做的那些是为了什么。”

    叶琬琰用胳膊挡开他,端着饭碗站起身,以居高临下之姿俯视,“古郁,你不是喜欢找年轻的女人当你女朋友还要结婚吗?那你现在完全可以去找一个年轻漂亮的,我老了,几年后更会是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不需要你对着。”

    这下触到马蜂窝,扎了他个满头包。

    古郁眸色不停变幻,凝着自家女人不一样的姿态,忽然绞起手,反靠到沙发上,勾唇笑了起来,“玉儿,我可以认为你是在吃醋吗?”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把甄倩搞定,只是一波平一波又将起。

    祝古少走好!~握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水仙,你别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水仙,你别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