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水仙,你别跑! > 第45章 一眼的执着(一)

第45章 一眼的执着(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少爷,这样恐怕……”

    “我不管你是听谁的话,但如果你今天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做,除了你不能在古家继续呆下去,就连你的亲人和朋友,我也有办法让他们在S市混不下去,要试试吗?”

    冰冷又含着威胁的话语让佣人不自觉打了个抖,望着就算病态却仍然气势凌人的人,佣人诚惶诚恐的应下,没过多久,就找来了一身寒气逼人的警官,把人引进门后,听话的退到侧面的休息室,一夜再未合过眼。

    “醒了?”萧白今天晚上还真没事儿,只是睡得正香时被警局一通电话吵醒,不爽地骂了一通后知道是古郁的事儿,便火急火燎赶了过来。

    外话什么都没说,古郁直接道:“把你那部电话借我。”

    萧白愣过后就挑了挑眉,解掉军用电话扔到床上,翘腿儿陷到沙发上躺下,“醒来就找你相好,让我连夜赶来想好怎么补偿了没?”

    “我欠你一份人情!”

    拨通了电话,“嘟——嘟——”的声音让古郁的心也跟着有些颤动,许久未接,他暗示自己也许是对方睡着了不方便,但不管如何他现在渴望听到琬琰的声音,哪怕不管不顾的把她吵醒,连续拨了三通自动挂机,他脸色黑沉如墨。

    萧白见他握着手机的骨节都开始泛白,忍不住道:“你可悠着点儿,这手机不好得,上次已经给你俩弄了两个,这个要坏掉,我可就没了。”

    知道对方是在开玩笑放松,古郁微松了松手,换了个号码拨去。

    过了许久,对面才有人接通,只是爆出的话很不满,骂骂咧咧一通,待古郁开口,那边才消停下来,“郁哥,你醒了?你是说琬琰?她请假回F国了……”

    见古郁挂了电话依旧阴沉着脸,萧白问,“怎么了?”

    “琬琰去F国看父母去了。”古郁微蹙起眉,心中总是有那么些不太平静的感觉,想要亲自去找她把人接回来,但也要先处理掉身边的琐事。他转头看向萧白,道:“收集好那些罪证了吗?这几天我家里人都什么反应?”

    萧白翻身坐起,“罪证收集了不少,但恐怕最终没结果。”习惯性地伸手到兜里掏烟,忽然想到这里是医院,又空着手抽出,站起身走到柜台边给两人倒了水,递给古郁一杯。

    “古绍祺最近一直在帮古绍羽走关系申诉,他老子倒没什么动静,但默许的态度很明显。古绍驰因为之前跟甄家的合作导致一部分利益受损,不过却从甄家那里拿到了你们古氏百分之一的散股,其他几人都是正常的工作,目前没有特别动向。”

    古郁望着窗外黑沉的天,静静听他说。

    “我们都知道,以古绍羽的性格当初做出那些事怕也是因为有人怂恿,很大一部分的可能是因为古绍祺,你大伯家和你家因为利益的关系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隔阂,但不排除你同父异母的哥哥也会做些小动作。”

    “当年的真凶不会是古绍羽,但肯定有他的关系。”古郁转过头,沉色的眼眸和外面的幽深如出一辙,“这个幕后者藏的很深,需要慢慢引出。”

    ---

    古郁出院后,第一时间去看了古绍羽。

    被炽光灯照得亮堂的房间内,古绍羽一脸憔悴的容颜,看起来过得并不好,见到来人,他也只是抬了下头又低垂下去。

    古郁静坐在他的对面,目光晦暗无波,“是什么把你逼急,亲自让我出车祸?”

    古绍羽冷冷一笑,缓缓抬头,阴鸷的眸光对上他的,幽幽道:“我一直讨厌你,也恨你出现在古家,需要理由吗?”

    “古家?我宁愿没有出现在古家过。”古郁淡扫他一眼,“你们要的,从不是我想争取的,你们害怕的,却也是我不在乎的。要说对我的恨,身为长子亲孙的你,根本没必要有那个心思和想法,到头来,你的恨得不到回报,也得不到任何结果。”

    古绍羽闻言反倒哈哈大笑起来,“你不想争不在乎?如果你不在乎,为什么陷害我和大哥?为什么不拒绝小叔的股权?为什么来古氏上班?!”

    一连串的问题抛出,让古郁眸光微闪,没再说下去,转身出了房间转到另一间屋子,对上蓝斯萧白看过来的眼,点了点头,望向还在审讯室内发狂怒骂的人,淡淡道:“古绍羽不管不顾针对我,有很大部分可能是因为有人跟他说了某些事,激怒了他。”

    蓝斯言简意赅道:“允许人保释,二十四小时监视。”

    ---

    当天晚上,古郁回到老宅,和古老爷子在书房长谈了一次。第二天,就有律师去警局把古绍羽保释了出来,老爷子发话说这次是意外,大家心知肚明面上也和和气气,在古郁表示无意后,这次伤人事件就被这么带了过去。

    办公室内,古靖蓉合上文件,对古郁道:“古氏内部的亏空你我都知道,是谁做的,不外乎几个人。最近古绍祺私底下小动作不断,我怕他会在最后不顾古家的基业,做出什么事来。”

    古郁轻敲桌子,眼底满是暗涌的雷电,“他如果想要破罐破摔,也要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你心里有数就好。”古靖蓉见他面容沉肃,迟疑片刻,问,“我听说你最近一直在张罗订婚的事,你……真打算跟尹小姐一起?”

    原本还冷厉的眼忽而染上一抹笑意,他停下手里的动作,摩挲掌心朱砂痣,淡淡道:“到时候看到人,你自然就知道了。”

    ---

    一夜情酒吧内,古绍羽坐在吧台旁,猛灌下一杯烈酒。

    他虽长着一张邪魅精致的脸,却在这样的肆意喧闹的地方没一人敢靠近身旁,只因他在这里做了几个小时,一直不停的喝酒,把前来搭讪不管男女,全都一拳轰走,甚至甩下大把钱让他们滚蛋,一看就是富家公子借酒消愁的架势,便再没人不识好歹上前。

    最近一段时间的事闹得他心烦,或者说,自从古郁那孽种醒来,他就觉得没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仿佛又回到了好多年前,他清冷淡漠却颇受长辈喜爱,让他看得眼热。

    凭什么!凭什么他一个私生子会得到重视?!

    难道他不该死吗,这个混蛋,他古绍羽的东西就算是扔了也不会给他!

    “羽哥?你怎么也在这里?”一旁传来道声音,让他阴沉着脸,倏忽转头看去。在见到来人时,单挑了挑右边的眉梢,“明杰?”

    李明杰点点头,上前扶住他胳膊,“这里人多,到包间里玩吧。”

    要说这两家的关系,其实也没多少来往,他和大哥在公司倒是跟唐宇帆有过不少接触,毕竟在法律上的事情,也要靠他来帮忙,这次他出事能这么快出来,也有唐宇帆的功劳。

    当然,他才不会对那个孽种不举报他产生什么感谢之情。虚伪!

    酒他喝了不少,借着李明杰的肩头,歪歪扭扭走到一件包间,门被打开的时候,里面还七七八八坐了几个跟李明杰差不多同岁的年轻男女,或搂搂抱抱,或摇骰拼酒。

    “这是我二表哥,古氏企业的少东家之一,都收敛点,听到没!”李明杰一进屋就放了声,让古绍羽听罢内心嗤笑一声,狐假虎威倒是半掩的不错,在他面前装着派头,倒是这小子的拿手好戏,这都已经有了群小弟小妹了。

    “表哥~”一群人乖乖叫了声,倒也真收敛了不少。

    古绍羽脸上挂着笑,却没有应声。

    李明杰丝毫没看出什么不协,大手一挥,道:“玩去吧,我陪我表哥。”叫人又点了些酒进来,陪着古绍羽坐到角落,边喝边聊了起来。

    “我早就看古郁那混蛋不爽,如果你这次不动作,我都想找人开车撞死他算了,天天看着就烦,他当年怎么就没死成呢!”李明杰灌下一大口酒,忍不住抱怨,“他一回来,咱们古家就好像变了个天似的,如果不是他晦气,我还真想不出别的,表哥你可受了不少委屈……”

    古绍羽喝着酒,睨着李明杰,“你怎么也跟他有仇?”

    李明杰脸上挂起一抹阴沉的笑,“小时候不懂事被他某些举动骗了,后来吃了亏自然知道他是个什么面目的人,我恨不得整死他,可他身边太多人,又不好下手。”

    古绍羽没深究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自从古郁醒来,他也看出了这个表弟对那人的态度,现在听他这么说,又看着眼底的嗜血和狠戾,勾唇笑了笑,“看来,咱们还是一个道儿上的,以后要真有什么,倒是可以一起合作下。”

    “自然,来,我敬表哥一杯,绝对是我偶像!”李明杰给两人道了杯酒,亲自端给他,“这次事让我痛快,不过可惜没让人死成,下回有什么,叫上我!”

    古绍羽眼波流转,点点头,和他的碰杯,“干杯。”

    不知道喝了多少,古绍羽神志开始越来越模糊,突然觉得有种快慰的飘忽感,仿佛眼前的景色全都换成一片绚烂的繁花,似天界绝美胜景,而面前疯狂的男女就好像一个兴奋剂,让他不由自主抱住扭动在面前的半-裸女孩,将人压在身下,操-干起来。

    李明杰坐在一旁看着陷入极乐的人,才褪去青稚的脸庞闪过一丝扭曲的笑意。

    ---

    F国,尼斯,海滨别墅。

    叶琬琰在花园里剪下几只盛着朝露的香槟玫瑰,小心去了刺,将工具放回到一旁的小木屋内,走回到别墅,对正在吩咐下人做事的Julien爷爷甜甜一笑,送上一只,轻快地转身上楼,跑到母亲所在的楼层,轻敲了敲她房间的门。

    “妈妈,我方便进来吗?”

    “快进来!”

    叶琬琰抱着玫瑰进门,冲里面坐在床上不施粉黛,却仍然年轻美丽的女人冁然一笑,快步走到床前,送出玫瑰,“妈妈,送你的。”

    “谢谢,很漂亮。”魏薇望着女儿把玫瑰插-进花瓶,拉着她在床边坐下,一眨不眨凝着女儿的容颜巧笑如花,只觉得这样的时光最是幸福,此刻什么都比不上女儿一笑的甜美。

    “您是觉得我脸上也长花了吗?”

    叶琬琰调皮耸鼻子,逗得魏薇忍不住挂了下她的翘鼻,“我女儿比花儿更好看!”

    “妈~没想到您也会自卖自夸啊,哈哈,那我不客气手下了!”母女俩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叶琬琰在那样母爱泛滥的目光和话语下,忍不住红了眼眶,为了遮掩自己的失态,她顺势扑到她怀里,把头埋在她身上撒娇般的蹭了蹭,喃喃吐语,“妈妈……”

    叶承泽推门进来,就看到温情四溢的一幕,说不嫉妒是假的,冷咳了一声,惊得叶琬琰瞬间从魏薇怀里跳起,规规矩矩站起身,微垂着头,乖乖叫了声“爸爸。”

    “嗯,你妈妈身体不好,别累到。”他声音冷淡,吩咐了句,却惹得魏薇嗔怪道:“说什么呢,我跟我女儿一起聊聊天哪儿会累到,就你爱瞎操心!”

    叶承泽不吭声了,只凝着女儿。

    由于目光太强,意思太过明显,叶琬琰只好说,“那我出去逛逛好了,今天天气不错。”在母亲脸上留下一吻,也没再看父亲的脸色,她快步走出房间,松了口气。

    顺着沿廊走到露台,选了个位置极佳的地方靠坐下,眺望远方的碧海蓝天。

    当初父亲让她和外公来尼斯看母亲,她毫不犹豫答应了。但外公却因为有事没有跟着一起,她只好独自前往,毕竟已经有几年未曾亲自见到母亲,她很期盼这一刻的到来。果然,目前虽然看起来有些苍白,但身体恢复的不错,让她稍稍放下心,母女几乎每天都会说说话,聊聊天,仿佛一下子回到了曾经的小时候,只要有她在身边,就会觉得安宁和温暖。

    这样的日子过得有几分惬意,让她几乎忘却了S市里太多的不顺心,直到父亲问她愿不愿意留在尼斯,到他的公司里工作,她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父亲当时的表情她没太注意,却似乎听到一声极低的轻叹,她不太明白那一声是什么意思,却被自己毫不犹豫的态度弄得一愣。其实小时候的事早已过了那么多年,她已经放下,按理说陪在父母身边才是最好的,而她那么轻易拒绝,却真的有些说不过去……

    净澈的天边,有海鸟底斜掠过,温煦的海风顺着微波,从远处飘荡而来,窸窸窣窣的树叶拍打声点缀着梦幻一般的夏季尼斯,让这一季的阳光,都显得分外温暖。

    大半夜的时候,叶琬琰躺在被窝里做了个梦,梦到原本自己走在一片花海里,可不知道为什么,平原却出现了狼,幽绿幽绿的眼盯着她一动不动,她吓得掉了手里的花,想要逃跑,却被对方据悉,一个奔跑跳跃扑到自己身上,张开大大的狼嘴,伸出舌头舔起她的脸……

    囧,好死不死,这狼的蹄子还正好压在自己胸部,有些窒闷。

    待真的喘不过气时,她猛地从睡梦中惊醒,陡然睁开的眼匆遽落在一双携夹着亘古般深邃苍茫的瞳,心头突然一惊一窒。

    嘴巴瞬间被一张大手捂住,那人的瞳眸微弯,仿佛带着笑意。

    接下来,她便听到那个熟悉的,磁感醇厚又蛊惑诱人的男低音,“离家出走的女孩儿最不乖,为了表示生气和惩罚,我来亲自接你回家,回我们的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水仙,你别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水仙,你别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