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水仙,你别跑! > 第52章 渐浮小荷角(二)

第52章 渐浮小荷角(二)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把汤全喝掉了,古郁见她精神不错,便让护士弄来一个轮椅,说天气不错,要推她到外面走走。

    叶琬琰的脚因昨晚跑动的时候没穿鞋,刺穿划伤了不少地方,所以乖乖地听了古郁的话,坐在轮椅上被他推着往小花园里逛哒,最后停在一处对着小喷泉的长椅旁,晒着太阳,听枝头鸟儿轻鸣,流水潺潺。

    “夏一鸣为什么会那么做,”叶琬琰很诧异夏一鸣的举动,明明他的罪行不重,却可能会因为这次的动作判重刑。

    古郁拉着她的手,侧望着沐浴在阳光下的人,回,“他只是被人利用当了靶子,我想他其实也不知道对方是在利用他,只是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他能孤注一掷那么做,是对我的恨,甄家和他的事,他一直恨在心底。”

    叶琬琰蹙起眉,沉默片刻,问,“那人为什么总针对你?”

    看出她的忧虑,古郁捏了捏她的手,“我感觉他不止针对我,还在针对古氏做着什么手脚,昨天跟蓝斯一起讨论了一些事,也许过不了多久就能抽丝剥茧,找出头绪。”

    ---

    九道街一家不起眼的小卖铺内,褪去军装的古帅近卫官李毅,望着自己对面抽着旱烟的老人,一脸的无奈和纠结。

    “大哥,古帅真得找了你好长时间,自从知道你消息后,就一直想找到你……”望着老人脸侧颊上从眉骨到下颌的刀痕,心中涌起酸涩的苦楚和叹息,“嫂子当年的事,古帅一直自责,说自己对不起你们一家,几十年过去,你是不是还在介怀?”

    魏亮磕了磕烟,对着空中吐出口烟丝,睨他一眼,“我从来没怪过古帅,就是想过正常的生活,那种刀口上舔舐的日子早就过去,我现在这样挺好。”

    李毅眼睛一亮,又瞬间黯了下去,“那就是说,你还在介怀,不愿意回去。”

    魏亮没回话,吧嗒吧嗒吸着烟。

    介怀,那是肯定的,自己老婆被害死,女儿被迫提前生出到最后病痛缠身到如今,他如何放得下的当年那一场角逐的斗争。赔上了自己的幸福,一辈子只能四处躲藏,甚至连带着女儿和孙女都……

    “不过缘分这种东西真让人不好说啊。”李毅没再逼他,只笑着说起了小辈,“我是看着小郁慢慢长大的,许是小时候遭罪,性子特别寡淡又冷漠,没想竟被你家的小丫头制服。”

    说起自家孙女,魏亮那是爱极,肆意笑道:“臭小子是上辈子积了福!”

    “儿孙自有儿孙福,我看着两个小的在一起挺好。”

    “嘁,臭小子要敢对我家丫头不好,我立马集结人把他给剁了喂狗!”

    李毅暗自汗了一下,讪笑,“大哥当年的风采依旧啊。”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他沉目开口,“小郁那孩子问起了你的事,最近我看他和那个国际刑警总凑在一块儿的样子,好像在查当年的事,大哥怎么看?”

    魏亮闻言抽烟的手一顿,很认真道:“我跟蓝斯那小子聊过,当年傅家出的事太蹊跷,我背了那么大一个黑锅到现在,虽不想再争什么,却还是想知道到底是谁害得。”

    ---

    叶琬琰的脚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走路虽还疼,但总算不用坐轮椅了。

    这期间有不少人来看过两人,不管虚情还是假意,两人照单全收,似乎现在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在医院养的这几天,叶琬琰都有午休的习惯,只是今天大概是午饭吃多了,躺了半天愣是没睡着。坐起身发现古郁不在病房,她下床穿上特殊软垫的鞋子走出门,问向专属看护,古郁去了哪里。

    正巧今天是另一个人代班,第一次来这里并不知道古郁一直让隐瞒自己受伤的事,叶琬琰一问,她就直接答,在许医生那里。

    叶琬琰听闻还有点诧异,没想到这两人关系已经这么好了,便熟门熟路找去。

    没想到刚到许墨白的办公室,就见关着的门外立着两个小护士,似乎在偷听里面的动静,让她一下子想到古郁说医院里许多护士暗恋墨白的事,不由莞尔。

    轻咳了几声,没想倒把人给惊跑了。

    她愣了一秒,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古郁隐忍又压抑的声音,“轻点……”

    还没反应过来,又听到许墨白柔和的轻语,“我已经很小力了。”

    “你戳的我很疼!”

    “那这样呢,还疼吗?”

    “唔……你……”

    “我的技术一向很好。”

    立在门口的叶琬琰脑海里突然飘过一些不和谐的画面,脸色猛地爆红。她平时对那些东西接触不多,但敌不过温晓晓总在耳边提什么攻受,年下,SM,听到里面两个男人的声音,她突然觉得自己被她腐化了……

    “琬琰,你在干嘛?找表哥?”温晓晓接了大姨的电话后就过来找表哥,没想到遇到站在门口不入的叶琬琰,倾身侧头看向她的脸,奇怪道:“你脸怎么这么红?”

    她摇摇头,“没,没什么!”

    温晓晓奇怪看她一眼,直接推门而入,张口就道:“表哥,大姨让你今天提前下班回家一趟,说是有老朋友过来,让你见……”待看清里面的人,她舌头打了个卷,讪笑道:“呃,古少你也在啊,哈……哈……”一副老鼠见到猫的样子。

    叶琬琰一看到里面的场景,红脸立时变白,冲到两人面前,指着古郁身上的伤口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说没事吗,怎么破了那么大一口子,还缝针!”

    好吧,原来暧昧的声音其实是许墨白在给古郁拆线上药,没想到叶琬琰今天没有午睡就找来了,古郁见她生气,忙抓住她的手攥住,不理会她的挣扎,解释道:“伤本来就不重,你看,不是已经长好拆线了吗,之前就是怕你担心才不说,这会儿好了,你就该替我笑。”

    叶琬琰不理他,看着许墨白。没想到这家伙也合起来骗她!

    这下古郁不干了,你正经老公在身边呢,就盯着一个对你有企图的男人看,当他死人了?这么想着,也不顾之前许墨白暗整自己的小手段,大力扯过身边的人,就是一个深吻。

    舌头深入腹地,开疆扩土,横扫侵占。

    许墨白扫过两人,对上古郁望着自己的警示眼神,微微一笑,用柜上的消毒毛巾擦了擦手,拽住已经看傻眼的温晓晓离开了办公室。

    待叶琬琰终于喘出气,就听古郁很色-情地舔着她唇,说,“虽然我身上受伤,但不会影响我的雄风,索性晚上在你病房里试试?自从你爸爸过来,我们已经很久没做了……”

    “啪”的一声,他脸上被轻轻一拍,对上叶琬琰恼羞的眼,挑唇一笑。

    “夫妻间做-爱做的事,是一种享受,不要害羞,我知道你也喜欢的,对吗?”

    “能不能不要说了啊!”叶琬琰推开他的脸,想要从他身上起身,却被箍着腰身无法动弹,两腿间被顶着一个灼热的东西磨蹭轻撞,让她咬住下唇,以免自己发出欢愉的声音,狠掐了掐男人,眯眸横扫了他一眼。

    的确如他所说,就算身上受伤,其他机能依旧没有影响。

    转移了话题,古郁又看到自己女人的媚态,自然会有生理反应。但地点不对,他也渐渐收敛,带人站起来后穿上外套,陪着她回到病房,对外面的看护道“我们要休息,挂上勿扰的牌子,晚上我们自己出去吃饭,你就不用管了。”

    一进屋,古郁自发脱掉衣服,对上惊讶张嘴的琬琰,愉悦地笑出声。

    “老婆,我现在就来证明自己身体很好!”

    随着古郁话落,叶琬琰只觉身上一轻,就被人放倒在病床上,唇间倏忽被封,嘴里便多出一条炙热又湿软的舌,肆无忌惮地在她里面翻腾搅吸,嘬吸舔啃。

    后知后觉的她“唔唔”了几声,想说现在是白天,会有人来,推搡的瞬间想起他身上的伤,换推为抚,抵在他坚实的胸膛,却换来对方更为猛烈的侵袭,甚至大手开始游移,在她身上撩拨起炽热的火焰。

    古郁眸子闪着*和兴奋,鼻息间纯纯的幽香,让他的呼吸变得越发急促,身下滚热的膨胀在她腿间自发挺动摩挲,制造出的快感虽比不上幽穴里的精致温软,却别有一番滋味。

    不够,还不够,他想要她更多!

    古郁的眸子狂热而迷乱,叶琬琰原本系扣的衣服被他大力扯去,修长的手指厮磨她滑腻莹白的颈脖,配合着唇瓣的吮吸,顺着漂亮的蝴蝶骨不断向下移去,含住饱满的挺翘,一边用手挤压揉搓,一边大力嘬吸,好像要把没有的乳汁都吸出来一般,狂乱情-色。

    “啊……阿郁……”强烈的快感让叶琬琰抬手抵在唇边,想要抑制发出的呻-吟,可他完全不理会她的隐忍,只更加猛烈的刺激她的敏感,让她和他一起沉沦。

    “不……不要……嗯……啊……”

    古郁惩罚似地捉住她的唇,辗转深吻缠绵吸吮。他深沉激烈的渴望,压抑隐忍的爱恋都藉由这个吻传达至而出。她的肌肤无可抑制的灼热起来,喉咙中溢出渴望的断续呻-吟,战栗喘息,纤腰摇摆想挣脱他的掌握,却因而厮磨到他勃-起的欲-望,令他难以抑制的脱口低吼,把她紧紧顶压在床上。

    叶琬琰又羞又惊,气息紊乱的惶然道:“白天……会有人……”想要喝止的话,出口时却虚弱得宛若娇吟。

    他瞳眸炙热狂乱,不但没有放开我,反而固定了她推拒的手抵到她的头顶压住,粗喘着分开她的双腿让硕大的*抵进柔软的地方,磨蹭在已经湿了的花瓣外,极尽挑逗和勾引。

    伸出两根手指在她身体里抽-送了几下拔出,放在早已羞红了双颊的眼前,他邪肆笑道:“宝贝,已经湿了,真的不要?”不等她回答,他腰臀微微用力,抵近一个头,没有深入,只做着浅浅的进入,抽出。

    “到底要不要?”他诱惑。

    她喘息呻-吟,不想让这可恶的家伙顺心,却禁不住挺动腰身想要他更加深入自己,好把内里的空虚全部填满,欲语还羞。

    “玉儿……”他低吼一声,搂住她的腰身,眯眼看身上的女人自发律动,伸手握住饱满的酥胸,再不逗弄,狠狠一个顶刺,直接冲进精致温润的幽穴最深处,一下下又重又深的抵撞,直让两人的灵魂交缠撞击在一起,体味着美妙的快感。

    暧昧的声音一直持续到傍晚,如果不是叶琬琰发现他背后渗出血再不同意做下去,古郁恐怕整个晚上都要拉着她陪他在床上度过。

    让保姆带了饭过来,两人吃过后聊了会儿天,相拥而眠。

    ---

    出院的日子为了不让人打扰,古郁特意没告诉古家的人,和叶琬琰在一大早离开住院部,告别温晓晓和许墨白,开车回到古郁专门准备的新婚房。

    住院的这段时间,叶琬琰的父母已经回国,只有外公还留在市里,却表示不住在他们这里,只在老街的一处小居民楼租了个点儿住,常常跟楼下的老人下下棋打打牌,过得倒也惬意,让叶琬琰惊诧不小,后来听古郁说起可能以前的事由他太爷爷处理了,这才没再担心老人。

    重回到公司上班,商爵因她接二连三的事儿奚落了半天,好在公司内部已经稳定,下半年的工作已经在上半年就达标,公司内的气氛也没了往日的紧绷。

    “经理,那个,这是我的辞职信……”叶琬琰望着杜莎莎清丽的脸,有些不解,明明之前做的好好的,干嘛辞职?显然商爵也是一样的看法,敲了敲桌子,邪笑道:“莎莎,跟我说说,怎么回事?是嫌我这个经理对你不够好,还是不够帅呢?”

    杜莎莎脸红的连连摆手,“不不不,我只是想休息一段时间……”

    “那给你放年假好了。”商爵提议,毕竟在小组里,杜莎莎虽然不出色,但在他看来,也是一个比较有潜质的苗子。

    杜莎莎有点不好意思,“我……我是真的不想做了,以后也不一定会做……”

    看到她的样子,不知怎么,叶琬琰突然想到以前听组里说,她有个有钱的男朋友。看了眼若有所思的商爵,她垂下头,继续看手里的资料。

    最终商爵还是批了她的辞职信,走之前叶琬琰无意识看她收拾东西的动作,总觉得有点儿奇怪,也说不上来是哪儿。离开的时候,组里的人都在外面送她,她笑得腼腆又开心,“过段时间放假,我请大家吃个饭,到时候一定要来!”

    组里走了简溪,就剩杜莎莎和叶琬琰两个女的,她亲昵地挽着叶琬琰的胳膊道:“琬琰姐,下次大家再聚,你可不许再不来了。”

    “好,祝你一路顺风。”叶琬琰点头,不着痕迹抽出手。

    几人感慨说笑着走进公司大厅,她突然听到后面杜莎莎一声欣喜的叫声,回头一看,就见一辆玛莎拉蒂停在外面,从上面走下一个面熟的人,而杜莎莎朝着他奔去。

    古郁的表弟,李明杰?原来他跟杜莎莎还有这层关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水仙,你别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水仙,你别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