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水仙,你别跑! > 第53章 渐浮小荷角(三)

第53章 渐浮小荷角(三)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像是感觉到有人看过来,李明杰搂着杜莎莎朝大厅扫去一眼,正好对上叶琬琰清淡探究的目光。他眼眸微眯,收了脸上的笑意,从鼻子里喷出一声不屑的轻哼,嘴里吐出句含糊的词,在怀里人询问的目光中,说了句“没事”,带人上了跑车。

    一路上听着耳边人的话语,李明杰眼睛盯着前方路况随意敷衍,遇到红灯停下车时,将手搭在方向盘上,侧头问,“你和你同事约了什么时候吃饭,”

    杜莎莎闻言眼睛一亮,开心地说,“时间还没有约,应该会选节假日,那时候大家也都有空。”她用爱慕的眼光望着身边这个年轻又俊瘦的大男孩儿,撒娇道:“杰少,你要不要也跟我一起见见大家?”

    李明杰眼角带着不易差距的讥讽望着她,目光移向她的腹部,也没有说不答应,就那么笑着说,“这么久多亏他们照顾你,应该请吃饭的。”

    ---

    古氏公司内的气氛这些天尤为紧张,除了在同一天辞职了五个高管引发内部小恐慌,之后又爆发出员工窃取内部机密文件事件,一时间在古氏本部内工作的人,人人自危,甚至还流传出古氏现在不行了的局面。

    才养伤好的古郁面对这些时,就不自觉冷下面孔,待古靖蓉找来,他详细问过后,从对方口中得知了不少事。

    长久的沉默后,他抿了抿唇,浓如夜墨的眼瞳底沁出几缕幽如冥火的蓝。

    他转过椅子,直直凝向对面面容严肃的人,开口道:“如果说,出现这些事的人都是老员工,且这么多年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就分两种可能:一,他们是在近期被人以各种价码条件收买来威胁我古氏安危的;二,他们是早期就被人利用引来我们公司,一直潜伏到现在才出手的。不管怎么说,都是人为故意,而且是有什么原因产生,这才导致对方一下子对我们古氏出手。”

    古靖蓉蹙眉,道:“以你看,是劲敌还是内部出鬼?”

    古郁食指轻敲着桌面,冷峻的面容不见一丝笑意,“如果是劲敌,不会花这么久的时间来对付我们古氏,早几年,在那次古氏大崩盘时就会落井下石了。”

    古靖蓉脸色骤变,有些咬牙道:“是大伯家,还是姑姑家?”

    “目前还看不出是谁搞的鬼,这人很会隐藏……”古郁扫过桌面上的文件,眸色一动,翻手打开,看了看上面统计的条目,倏忽扬眉问,“所有的合约条款还有财务项目,过手的人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个,如果有人想要作假,怎么做才不会让人发现端倪?”

    古靖蓉一愣,不明白两人刚刚还在说最近几起事是谁在算计,怎么一下子扯到了作假的事上,难道他以为这两者有什么关联?

    这么想着,她也没多问,只道:“想要作假并不容易,隐瞒转移某些账目要慢慢抽,而且得有人配合合作,不然我们和大伯家在账目上的相互牵制也就不……”她话音突然一止,眼睛猛地瞪大,“我身边有古绍祺的人!”

    两人都知道,古绍祺的账目做得天衣无缝,到现在他们都没找到有利证据,可就是有些陈年老账能够寻出一些蛛丝马迹却并不能成立什么,此刻被古郁一提,古靖蓉转过来弯,有些恼怒,她身边的人都是经过自己提拔的,最短的时间也跟了自己三年,如果真有内奸存在,那她对他们真的会失望透顶!

    对上古郁平静幽深的眼,她脑中忽而一清。不对,如果真是古绍祺安排的人,那早些时候她这边的账目也应该能看出一些问题,可为什么早前没有发现,却是在这些年?而且古郁在这时提出肯定不可能这么简单……

    她不太置信的问,“你是想说,其实这是障眼法,我身边的确有人,而且是和最近发生事件的幕后黑手有关?”

    古郁原本就是这样猜测,点点头,眸光匆遽闪过一丝莫测的光。

    “除去外人,相关只有古绍祺和唐宇帆最可疑。”

    ---

    时间眨眼又到了周末,叶琬琰接到蓝斯的电话,想通过她找她外公谈谈,态度很诚恳,比之当初两人第一次在飞机上见面时的冷凝,温软和煦了许多。

    毕竟事关自己外公,几十年前的事她没听外公提过但隐约觉得有些内容,不敢独断应下,所以在听到蓝斯的请求后,她第一时间联系了外公,在问询过他的意见后,这才告诉蓝斯,可以带他去外公家坐坐。

    简洁的客厅中,一张木质茶几上摆着四杯茶水,袅袅冒着轻烟。

    铺撒着金色斑斓碎光的沙发上,分坐着老少四人,年长者眉目微蹙,瞪着一个俊朗清冷的男人,脸上的刀疤却在阳光中变得没有那么冷厉嗜血了。

    “臭小子,我可没让你来我家!”魏亮对古郁让自家孙女入院的事儿还耿耿于怀,虽知道小辈们做事都是自己的主意,但就是气他没保护好琬琰让她入了险,甚至还有些愠怒他这个古家人带给她的麻烦,不太待见他。

    古郁自然清楚魏亮对他的不满,没有反驳,只顺着他老人家的话说,“外公,许久不见,我跟着琬琰来看看您好不好。”

    魏亮没好气道:“叫得倒是顺嘴。”对上他的目光,颇有些老顽童的小性子,“我身体好得很,不用你来看!”

    古郁挑挑眉,“您身体结实就好,只是下次跟人玩的时候悠着点力气,李老的那个棋盘都被你摔了不下3个,刚才我们过来的时候见到他,他还跟我们抱怨……”

    魏亮忙止住他的话,“抱怨什么抱怨!那个臭棋篓子下棋老耍赖,关我什么事!”

    叶琬琰见他一副斗鸡的模样,噗哧笑出声。对上外公不满郁促的目光,忙扭开头,偷着乐。魏亮不好发作自家孙女,只能继续怒瞪古郁,到最后脸微红了人家依旧闲庭若定,只憋得差点内伤,嘴里不停叫着“臭小子,臭小子……”

    “外公,喝点茶~”叶琬琰见机捧上茶,让他人家消了消火。

    对古郁眨眨眼示意适可而止后,对上蓝斯净澈蔚蓝的眸子,引出话题,“外公,蓝斯想要询问当年您在B市的事,您虽然从没有跟我说过,但我从妈妈那里也听了一些,不多,但也清楚当年某些事并不简单,您如果想单独跟他聊,那我和古郁就到外面逛逛,如果不介意,我也想知道您当年的事。”

    魏亮喝茶的手微顿,垂下眼帘呷了口茶,“咔嗒”一声放下茶杯,摇了摇头,喃喃“一起听着罢。”后,清亮睿智的眸光忽然变得飘忽遥远起来。

    坐在不同位置的三人此刻,才听到他那悠悠苍淼的声音从他喉间溢出轻鸣。

    年轻时候的魏亮没读过什么书,从小村落里走出来后就直接参了军。

    他在部队里的表现可圈可点,被当时已当上军长的古帅在次机缘巧合下看中,要到自己手下的特种部队里,当上了里面的老大,后来出任过不少任务又完美完成,便被古帅提到自己身边,成了近卫官。

    当初魏亮已经三十多了,和妻子吴珍珍结婚快八年,才好不容易怀上了一个孩子,正在欣喜的时候,却因为当时的政局情况,很少能够陪在妻子身边。

    那时候时局不稳,又恰逢换届,有不少人争那最高的位置,但其中看好的两大世家却是古家和傅家。世家之间的争斗有过好多年,大家基本都放在暗地里过招,就算再狠,明面上也能坐在一起喝茶聊天开开玩笑,后来因为傅家小姑娘看中古家的小子却被甩后,闹到明面上来还出了人命,两家的关系这才彻底崩了。

    闹崩后两家就开始出事,要说用了手段肯定是有,端看最后谁能更胜一筹。

    魏亮一直跟在古帅身边保护,后来两家事情闹大,一次绑架中,对方不止抓了古家的孩子,还把他怀了七个月孕的老婆也一并抓走。当时那伙儿人已是无路可走被逼到一处角落,眼看就要制约住,却不知是谁开了一枪惊扰了对方,导致吴珍珍被对方当了挡箭牌,开枪打中了胸口,致使怀里的孩子早产出来。

    最后吴珍珍没有挺过去,生出来的孩子又带有一些先天性的疾病,身体并不好,如此一来,让魏亮心中难平,对幕后的人也恨得咬牙切齿。通过各种关系抓到了其中抓捕吴珍珍的乱党后,他亲手把对方打成重伤后,又开枪杀了,这才在古帅的歉意声中,默默养着女儿。

    原本他还想先等女儿的病情稳定后再离开,没想到几天后,傅家一家被杀爆出的新闻,让他成为嫌疑犯之一,那时候他就对很多事情心灰意冷,在几个战友和朋友的帮助下,带着体弱多病的女儿离开了B市。

    “那么大的一个世家,说被屠就被屠,当时谁有那个本事?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事情不简单,但就是被瞒下来藏着掖着不让人知道。”魏亮的脸上出现了沧桑的颓然之感,叹了口气,他望着蓝斯幽幽道:“你说那件事动手的人是国际上的某些组织所为,我是信的,但背后到底是谁主使,恐怕查是查不下去的……”

    蓝斯一直静静听着老人的话,见他如此说,沉默片刻,开口,“我父亲是国际警察,所以我也考取了,他当年一直追查达姆却被杀后,我就发誓一定要抓到达姆替他报仇。我在B市查了些资料,根据一部分信息和您说的当初的具体劫杀的情况,我有百分之七十的肯定,当初是他动的手。”

    ---

    从魏亮的小家走出来,外面已经华灯初上了,三人沿着静谧的小道穿过霓虹闪烁的法国梧桐,走在回去的路上,蝉鸣和蛐声,伴着夏夜的鸣唱动听又生趣。

    “甄家跟达姆的关系他们闭口不提,叶先生帮我们抓了当初协助诈骗的人,却也是达姆组织里最底层的小工,根本不清楚上面的人是怎么安排。今天听了魏老的话,我证实了一些猜测,既然这里已经没有线索,我后天会离开这里。”

    突闻蓝斯一长串儿话,叶琬琰和古郁都讶异地看向他,“要走了?”

    蓝斯蔚蓝如海的眸子看向两人,淡淡道:“时间够长了,我的目的自始至终都是达姆。”

    古郁自然不会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笑道:“以后如果还来C国记得找我们,大家都是朋友了,有什么事也可以尽管说。”

    “这么长时间你帮了我们很多,一直没道声谢。”叶琬琰也笑望着他,无比真诚和友善,“谢谢你曾经的帮助,来C国了一定要找我们玩。”

    蓝斯眼底微亮,一直冷肃的唇角浮起一抹笑意,“好。”

    人生本就短暂又匆匆,身边的过客来了去去了来,当我们送走了离别的朋友时,怀念的心已经记在心底,虽是淡淡,却余韵绵长。

    蓝斯就像海浪,给人留下极绚烂的瞬间,定格成画。

    “嫂子在想什么,怎么也不跟大家一起玩?”坐在叶琬琰身边的李明杰翘着二郎腿,一手搭在沙发背上,一手放在腿上和着KTV里的歌曲拍子轻击,语意懒懒又随意。

    叶琬琰从思绪中回神,听到几个同事不是唱歌就是在玩骰子拼酒,扯唇一笑,“我这样就好,看着大家玩也很开心。”说着,对上五彩旋转等下,被照得有些看不见底的眸子,问,“你们期末考考完了吗?暑假打算去哪儿玩?”

    今天是杜莎莎邀请同事聚餐的时间,倒没想到李明杰会亲自来,甚至还叫上了对她有些意见的林依依。大家吃完饭后到又到KTV来唱歌,林依依没再对她咄咄逼人反跟大家玩在一起,让她有些看不懂这两人是不是真的只是玩而已。随性在洗手间的时候给古郁发了消息,说了自己的具体位置,她也就跟他随意聊了起来。

    李明杰耸肩,“考完了。暑假啊,也许就在家过吧。”他斜睨着叶琬琰问,“当初古郁在餐桌上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吗?你们小时候就见过?”

    倒没想到他会问这些,叶琬琰看他一眼,点头,“是,小时候见过……”

    “琬琰姐琬琰姐,过来唱歌!”杜莎莎拉住叶琬琰往点歌的地方带去,“别老坐在那里啦,多唱唱,你声音好听,唱歌也一定好听。”

    叶琬琰被拖到点歌屏前,硬着头皮点了首,无奈随意唱了起来。好在她虽然没有舞蹈天分,但歌曲却马马虎虎,不好不坏吧。唱完一曲她说什么也不想再唱了,杜莎莎索性随她,自己倒是欢快的在一旁又继续点了许多,啦啦啦的唱了起来。

    “你跟莎莎认识多久了?”叶琬琰拿起桌上的饮料瓶对着瓶口喝了口,惋惜道:“她离开公司有些可惜,我觉得她不少策划都很好。”

    李明杰眯眼凝着她滚动的喉,唇角荡起一笑,愉悦道:“我们啊,认识快三年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临时出差才回来,耽误了几天的更新,之后会慢慢补回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水仙,你别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水仙,你别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