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水仙,你别跑! > 第72章 最终和最初(三)

第72章 最终和最初(三)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窗外有鸟鸣啾啾而起,沙沙作响的叶隙间,阳光穿透而过。

    这是一个晴朗又令人舒爽的日子。

    室内因为古郁的声音静默了片刻,而后,一道比之更清更冷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原本的气氛,“作为一个男人,光会靠嘴说吗,”

    叶承泽的声音透着不愉,他自始至终都对古郁这小子看不顺眼。

    魏亮睨他一眼,静等古郁的回话,却在门下看到被人推进来的一纸合同。

    让秦文拿过来翻开一看,外面便响起古郁解释的声音,“里面有我名下的所有产业,全都写的琬琰的名字,我知道这些并不是爸爸你想看到的,也不在乎的,但我只目前只有这些。”顿了下,他道:“因为我所有的说法,只能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向您证明,所以,请您看着我能否做到。”

    屋里的人都看向叶承泽,半天没有出声,他冷哼一声算作默认,魏亮哈哈一笑,打了圆场。

    “好小子,算你有那么点诚意,不过我可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敢对我孙女不好,我手下那帮臭小子可都是个顶个的好……”

    “外公,我不会给您和他们机会的!”古郁声音沉了几分。

    “哈哈哈~好好好,开门开门!”得了老爷子的首肯,秦文打开门,就见门外站着许多青年才俊,每个都是西装笔挺,容颜皆是俊逸非凡。

    魏亮连道了几声“不错不错”,那眼睛从一众年轻身上扫过,只看得商爵向后退了一小步。

    温晓晓看到这儿,“咔嗒”一声关上卧室的门,靠在门上拍了拍小胸脯,眼睛贼亮贼亮的。她压低声音,对门内的人叫道:“琬琰,琬琰,外面好多帅哥啊~~”

    “赶紧收起你的花痴!”苏沫锤了锤她的脑袋。

    “哦NO~我的心到现在还砰砰砰——”

    “你的心要是不跳早死了!”

    “外面的帅哥什么时候能给我分一个……”

    “你现在就可以扑出去抱一个回家。”

    “……”

    “→_→”

    屋内热闹,门外也热闹,卧室的门响起,温晓晓直接抢话道:“知道规矩吗?想要进门就得拿出你古少之前说得那些话的诚意来!”

    话落,门缝下被塞进几个红包,温晓晓立马捡起来打开。

    红包每个里面都装着一张支票,支票上的数额全都是六位数。

    “哇哦~”温晓晓狼嚎一声,兴奋道:“大手笔啊大手笔,想不放进来都不好意思了。”

    “有点立场好不好。”苏沫白她一眼,对着门外道:“这些诚意是物质上的,我们也等不到你是否在未来能够履行那些承诺,但现在,总得用点特殊方式表现下这种不一样的诚意吧?”

    商爵立马叫道:“给那么多钱还不让人进啊,有点过分了喂!”

    “不知道怎么才算不一样的诚意?”许墨白才没商爵那么二,这种时候不整整古郁,他觉得都对不起自己的智商。

    果然,里面的人接话了,“就先唱一首情歌来表示下吧。”

    “噗嗤——”熟悉古郁的男人都闷笑起来。他们从来没听过古郁唱歌,每次聚会出去,他都单独坐在一处角落里,挂着一副叫做‘生人勿近’的牌子,这种时候说出来,还真有点为难,不过他们也极想看看他的表现啊。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古郁挺拔的身姿上。

    他手里拿着手捧花,眼睫微敛,遮去墨蓝色眼底清逸流转的浅芒。

    凝睇环顾一圈后,他浅浅吐出一口气,微微翘起唇角,轻抬起下颚,在落着浅色阳光的卧室门外,身形优雅又野性地抬手扯掉领结扔给身后的伴郎,解开最上排的一颗扣子,露出优美的颈项,开阖唇瓣,唱出了众人期盼的歌曲。

    “Some say love it is a river,

    That drowns the tender reed.

    Some say love, it is a razor,

    That leaves your soul to bleed.

    Some say love, it is a hunger,

    An endless ag need……”

    喉结因为他嘴角轻溢出的轻唱而振动,低沉轻缓的声音,如同每次他拥着她喃喃在耳边低诉的细语,叶琬琰从没有想过古郁会唱歌,还是一首她很喜欢的情歌。

    他的声音本就醇厚磁感,又因为处在门外的走道上,声音虽然不大,却在静谧的居室里,带出了回声的震鸣,让人听到后,有种空灵飘逸的感觉。

    虽然隔着一道门,叶琬琰似乎也能看到他冷峻脸上舒缓的神色,也许没有笑意,但他一定有一双表情丰富的眼眸,可以显出浅笑,可以展现柔情,甚至是他对自己,那浓烈到让人想要落泪的一次次守护。

    就连叶琬琰都没有想到古郁会有这么一手,何况其他人?

    认识古郁多年的商家兄弟诧异异常,商邢还算镇定,只望着古郁的背影微微挑眉,倒是商爵,已经失常地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一旁立着的许墨白,脸上噙着浅笑,眼睫轻垂,暗道:又给这家伙表现了一次……

    萧白斜靠在墙边,痞痞一笑,想着如果自己以后跟那个女人能结婚的话,是不是也要利用这么个机会好好表现一下自己。看了眼不远处的依旧木着一张脸却稍显柔和的蓝斯,他微挑了挑眉,丢去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只唇角的笑意更大。

    卧室里的几人早被这情歌征服,一脸羡慕嫉妒地望着擦眼泪的叶琬琰,嘻嘻笑笑起来。

    歌声在最后一个清音中结束,苏沫瞥了眼可怜兮兮看着自己的叶琬琰,暗道果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是难得一次结婚,怎么能这么就过去?

    她清了清嗓音,道:“都说过五关斩六将,我们今天不需要新郎你做这么多,琴棋书画你可能不通,但德智体美总得表现一下,外公,让外面的人看着,不做三百个俯卧撑不能让他起来!”

    “哈哈,好好好,我们给他数!”魏亮大乐,直接指挥,“臭小子,赶紧的,别耽误了迎娶的时间。”

    “嗤嗤——”周围都是轻笑声。

    古郁深邃的眼瞳冷冷扫过,就让几人收了音,“好,我做,麻烦别数错了。”此刻的声音听起来谦和,却终是透出一股冷冽,再加上眼底的锋芒,让魏亮手下几个道上的人,都觉得心下突突。

    也不管大家面色如何,他沉冷褪下外套,在众人让出来的地方做起俯卧撑。

    让大家眼睛脱框的是,地上的男人竟然没有一丝停顿的做完了三百个俯卧撑,就连叶承泽都忍不住对古郁投去奇异一撇。

    关上房门,温晓晓兴奋道:“琬琰,你以后性福了!”

    叶琬琰头顶黑线:“……”

    接二连三的身手,让人格外刮目,苏沫转了转眼珠,对门外喘着粗气却不显狼狈的新郎说道:“最后一个连问,答错一题,你今天就别想娶到人。”

    “好。”古郁直接应下。

    苏沫:“你和琬琰第一次相遇的地点?”

    古郁顿了一刹,答。“……秦家村的小河旁。”

    苏沫:“琬琰的三围尺寸,写纸上递进来。”

    古郁有些不悦地蹙眉,写下。

    苏沫:“琬琰喜欢听什么样的歌曲?”

    古郁微微松了眉目,“舒缓自然的。”

    …………

    连续问了十个问题,苏沫总算让开门,把人迎了进来。

    房门被打开的一刹,窗台上透射进来的阳光正铺撒在整个卧室。

    而那个坐在床边,穿着洁白婚纱容色绮丽让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就那么含着幸福柔和的笑意端坐在一方,任由金色的光粒笼在全身,让古郁忍不住心跳加速。

    “琬琰,我来你……”

    时光匆匆流逝,世事风云变幻,不论这大千世界变幻了多少,又变幻了什么,叶琬琰只觉得,在她心底最深处,始终有那么一个人,是她心底最美好的存在。

    逆着阳光,她望着那个身着一身白色礼服,冷冽又俊美,若帝王般存在的人,缓步走近。

    他的气质凛冽,他的眼眸深邃,他的笑容清浅。

    那个可以在业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此时此刻,只立在她的面前,微微倾身,对她伸出一只骨节分明,带着薄茧的大手。

    眉眼间,噙着喜悦和柔情。

    将手放在他的手上,她轻轻一笑,明眸善睐,唇角轻扬,“我等到你了。”

    古郁回握住她的手,勾着唇角,好似看不腻她的模样,一直盯着她瞧。叶琬琰脸上一红,微扭开头,嗔道:“看什么……”古郁轻笑一声,不顾有人在场,贴在她耳边喃喃,“你今天真美,好想直接把你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

    “好了好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打情骂俏的!”商爵一见两人这时候开始浓情蜜意,心底冒出些酸泡泡来,“收拾收拾赶紧去教堂。”

    古郁回头冷瞥他一眼,抱起人就到叶家人身前。

    “外公、爸、妈,我会照顾好琬琰的,你们放心。”随后交代了一句,“下面有车接你们,等下在教堂办完后,还要麻烦您们把人送到酒店去吃饭。”

    “你放心,我们来办。”叶母对古郁很满意,笑着应下。

    叶承泽见老婆已经答应,淡淡扫过古郁,看向自家女儿,心底微叹,只道:“有什么就告诉我们,不管怎么样,你还有娘家人在。”

    这边见礼完,抱着人下楼,众人把新娘送上了车。

    没一会儿,小区里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随后,十辆限量版劳斯莱斯接了新郎新娘,先一步打头开走,尾后跟着十几辆触人眼球的法拉利、悍马、凯迪拉克婚车,让一干或路过或从楼上探头看出来的居民,都在惊讶到底是谁家在嫁娶。

    教堂是早就定好的,去的时候那里已经被打点一新。

    粉纱、鲜花、红毯,伴着满天飞舞的彩带气球,构造了一个梦幻的礼堂。

    古郁搂着叶琬琰穿过红色地摊,由着两个小花童在身后屁颠颠跟着,两旁散落的七彩花瓣坠落在眼睫鼻尖,细细嗅下,能闻到一股股清雅的淡香。

    和着婚礼进行曲的钢琴声,两人走到牧师身前。

    在神圣的问话声中,点头应下了心中了承诺。

    不论生老病死,不论富贵贫穷,始终忠于对方,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交换戒指后,古郁翻开头纱,望着纱幕下清雅娇媚的颜色,他瞳眸潋滟,俯身吻上了她的唇瓣。欢声笑语掌声顷刻间响起,教堂外,有钟声清脆又悠远的飘荡开。

    那些过往,那些记忆,似乎已印刻在彼此的心中,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彼此的唯一。

    在众人的祝福声中,两人相视一笑。

    走出教堂,在美好的晴日下,叶琬琰丢出了手里的捧花。

    远处,有熟悉又陌生的人在静静观望,那里已经不是他们在乎的世界了,从此,再没有人能够扰乱他们的生活。

    喃喃中,似乎听到有梵音吟唱出声。

    “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

    你在哪里住,我也在哪里住。

    你的国,就是我的国。

    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

    七个月后——

    产房响起一声孩子的啼哭,守在门外的人终于松了口气,不一会儿,护士从里面抱出一个孩子,“这胎是个儿子。”给几人看了一下后,送到了育儿房。

    “怎么人还没出来?”觉得不对劲儿的商爵皱眉。

    刚做完手术赶过来的许墨白在匆匆看了眼孩子后,就听到商爵的话,扫他一眼,肯定道:“你不知道琬琰怀的是双生子吗?还有一个呢。”

    商爵傻眼,他的确不知道啊,只觉得琬琰的肚子大的离谱……

    好在琬琰平时有锻炼,坚持要求顺产后,许墨白和温晓晓都在孕期给她提供了许多帮助,第一个出来后,第二个没过多久也出来了。

    “是个女儿。”

    随着孩子被抱出来,叶琬琰也被推了出来,同时出来的还有面色微沉的古郁。

    “琬琰,还好吗?”许墨白上前问道。“这几天晓晓专门找人照顾你,很快就会好的。”

    叶琬琰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冲他轻眨眨眼,表示知道,对上关心的叶父和外公,勉强说了句“我没事,别担心”就闭上了眼。

    跟出来的医生嘱咐,“大人需要休息,你们别太吵了。”

    把人推进病房,屋内只剩下古郁一人。他握着叶琬琰的手,放在唇边亲了口,低声道:“老婆,谢谢你。我爱你……”随后,不知道是因为在产房太过紧张还是怎的,伏在她的手边,就昏睡了过去。

    三年后,当儿子女儿渐渐懂事,某一天,叶琬琰很认真的告诉他们,“宝贝,爸爸在你们出生的时候,其实有吓昏过去哦。”

    古逸轩皱了皱小鼻子,哼声,“爸爸真没用。”

    古依婷抓着布娃娃眨眼,“真的吗?”

    叶琬琰笑道:“嗯,因为爸爸太担心你们和妈妈了。所以,以后也要乖乖听爸爸的话,不然爸爸一个人会很可怜的。”

    “他都不让我跟妈妈睡,有什么可怜的?”古逸轩瞥嘴,“爸爸总是为老不尊。”

    古依婷看他,不耻下问,“什么是为老不尊?”

    “就是做为一个大人,一点儿也没有大人的样子,就像我们爸爸总霸占妈妈一样!”

    “哦,原来是这样。”

    叶琬琰望着两个小家伙出了一头的黑线,她本来是让他们听话点儿的,貌似现在的方向是不是走错了?这么想着,身后突然响起古郁清冷低沉的声音,“古逸轩,背后说人坏话谁教你的?!罚你蹲三天马步,做一个星期家务!现在,给我去睡觉去!”

    对上女儿可怜兮兮的大眼,古郁抽了抽眼角,放柔了声音,“时间不早,依婷快点去睡觉吧,明天爸爸带你去游乐园玩。”

    古逸轩瞪着古郁瘪嘴,望了眼莫可奈何的叶琬琰,哼哼了几声,和妹妹一起回房了。

    叶琬琰打算溜回卧房,身子突然一轻,惊呼一声,连忙搂住横抱起自己的人,“古郁!孩子们还没睡呢,你要干嘛!”

    乜了眼怀里不老实的女人,古郁冷哼,“干吗?等下到床上你就知道我要干嘛了!”

    落锁声后,不一会儿,主卧室内便响起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

    欢愉尽后,古郁满足地拥着心爱的女人,低语在她耳边。

    “琬琰,我爱你,生生世世……”

    室外,虫鸣依旧,风声清浅。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莫过如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水仙,你别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水仙,你别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