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061章 秦少爷的特殊兴致

061章 秦少爷的特殊兴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吴刚有心解围,便说:“秦陆他没有这个吃零食的习惯,我替他吃了吧!”

    杜丽勉强一笑,“那明天,我带些茶过来,大家一起喝!”

    大伙儿心里明镜似的,包括秦陆。

    他想起部队里的那个杨文清,也是这般想引起他的注意,甚至在他婚后也不知道进退。

    于是,他淡淡地说:“就不用准备我的了吧!”

    这哪成?如果没有他,别人哪能沾光?

    杜丽笑着,十分地温婉动人:“都是同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我父亲一个当部长的老战友送的!”

    意思十分明显了!

    吴刚投给秦陆一记复杂的眼神——不好脱身了吧!

    人家杜千金明摆着是拿你的前途威胁加利诱了,你小子再怎么样,也得表示一下吧!

    但是他也是知道秦陆的背景的,一个皇甫军校就能压得住秦家,做梦吧!

    秦陆听了这话,仍是不为所动,径自做自己的事情,什么表示也没有。

    杜千金便以为他是默许了,心情极好。

    在下节课的时候,她甚至有些逾越地走到秦陆的那个班,试图和他聊天,“秦陆,哪个是昨天晕倒的同学?”

    秦陆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这不在杜教官的管理范围之内吧!”

    他的不留情面让她有些下不了台,这时,很多的学员跑回来了,看着两大教官站在一起,俊男美女十分地养眼,有些起哄,大着胆子的人甚至问:“秦教官,杜教官是您的女朋友吗?”

    杜丽心里的气一下子没有了,娇羞地看着秦陆。

    秦陆则十分严厉地看着自己班上的学员,喝着:“好好训练!”

    说着,他就走开了。

    在他看来,这种荒谬的问话,他是不屑回答的。

    只是,他的目光看到冲着这边瞧了两眼的那洁,他的唇浮起一抹微笑。

    原来,他的小妻子有些吃醋了!

    但,就是这抹笑给了杜丽错觉,秦陆此时的表情那么温柔,眼里,有着浓浓的爱意。

    这些,都是针对她的吗?

    她脸红地回到自己的班上,而她的想法,秦陆是浑然不觉的,如果他知道,那就要用一种全新的目光来看杜丽了——

    有这么花痴的女人吗?

    他不表态是留给她一点面子,不是让她误会的!

    他此刻的心里,满是那洁那复杂的一眼,心里有些痒痒的。

    一到他的休息室里,他就将她的身子抵到了门板上,瞧着她的小脸,有些危险地逼近她:“小洁,今天,有什么感想?”

    她看着他眼里的意味,知道他的意思,但是她才不会让他得意呢。

    于是装着傻:“什么感想啊?训练啊,挺苦的,不过我能熬得住的。”

    这个坏丫头,是存心和他作对了。

    他的手,缓缓地抚着她的小脸,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地方,最后停留在她的唇上,“还在装傻吗?要不要我严刑逼供?”

    她眼睛一眨一眨的,可爱极了:“秦教官,你打算怎么逼供?”

    他咒了一声,尔后低下头,吻住她的唇

    这个吻,有些狂烈,混合着他的欲求不满,还有对她态度的不满意。

    一吻罢了,他还是有些不舍地亲着她的唇瓣,“再不说,我就要动真格的了,想想,下午能不能好好地站着军训了。”

    她的小脸一下子苍白起来,想倒退,但是已经退无可退了,“秦陆,不可以!”

    他有些坏坏地逗着她:“有什么不可以的,我是你的丈夫,为丈夫提供性需求是当妻子的义务!”

    她听得脸红心跳的,一下子捂着他的嘴:“秦陆,别再说了!”

    他低下头,额头抵着她的:“那你,告诉我,今天的真正感想。”

    她垂下脑袋,“好嘛,我说就是了,我…我,挺生气的!”

    他不放过她,双手钉着她的身子,让她紧贴在门板和他的身体之间。

    那洁一阵轻喘,感觉自己脆弱得很,鼻端全是他灼人的气息。

    “为什么生气?”他的声音低沉得不像话。

    那洁咬着唇:“因为,我觉得她在觊觎不属于她的东西。”

    她说出来后,觉得自己的脸烧得厉害,千万,千万不要再问下去了。

    天,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了!

    秦陆如果放开她,就不是秦陆了。

    他想得到的人,得到的话,没有得不到的,特别是对付那洁这么一个不太懂情事的小姑娘,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含着笑,继续不怀好意:“那我…是属于谁的?”这句话,是贴着她的唇瓣说的。

    她又是一阵脸红心跳,好久都呐呐地说不出话来。

    他的身体向前按了按,让她感觉到他身体的亢奋,尔后略有些深意地说:“现在,说完,我们吃饭,如果不说,我一个人‘吃’!至于吃什么,你应该知道的。”

    他轻笑着,享受着欺负她的快乐。

    她吓得说话都结结巴巴了:“秦陆,我下午还要军训呢!”

    他笑得恣意:“你可以假装晕倒!”

    她的小宇宙爆发了,“秦陆,你混蛋!”

    “敢骂我?嗯?”他用了些力道,她的身体和他的严丝合缝的。

    她羞极了,拼命地挣扎着,“放开我,你这个衣冠禽兽!”

    他不放开她,笑着鼓励:“还有呢!”

    “斯文败类!”她忿忿地说着。

    他摸着她的小脸,“就这么一点?再想想!”

    那洁瞪着他,好久好久才迸出一句:“大坏蛋!”

    他差点笑出来,“小洁,你就会这么一点。”

    他的唇越靠越近,慢慢地贴着她的唇,“让我来教你几个吧!像是不要脸,大色狠,败类,混蛋,还有就是禽兽…都忘了吗?”

    说着,一把抱起她的身子,往餐桌走去。

    那洁吓得哇哇大叫着:“秦陆你放开我,禽兽,败类!”

    “学得很快,一会儿我再教你几个。”他笑得纵情,一口白牙在她的眼里十分可恶。

    就在这时候,从厨房的方向走来一个中年妇人,正是奉管家,瞧着自家少爷和少奶奶的样子,抿着唇一笑:“少爷,我都弄好了,我先走了啊!”

    秦陆和那洁都呆了呆,秦陆先放下那洁,再轻咳一声,有些不自在地说:“奉管家在为什么不说话!”

    奉管家笑笑:“我哪好意思打扰少爷的兴致啊!”

    这‘兴致’二字一说,那洁差点钻个地洞,秦陆搂着她的肩,若无其事地说:“我就是逗她玩呢!”面孔已经染上了淡淡的红。

    奉管家好笑地说:“少爷也少欺负少奶奶。”

    那洁有些得意,秦陆则笑得一脸纵容,这个傻瓜,要是奉管家真心帮她,早就出来制止了,这会子也是瞧出他有吃饭的打算了才出来的。

    不过他接下来也没有为难她,让她吃了饭好好地睡了一觉。

    下午军训的时候,那洁跑着步,忽然身边的何文云碰了碰她的手臂:“那洁,你中午怎么没有去食堂吃饭啊?昨天也没有见着你的人。”

    那洁微微愣着,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家里人送饭过来的!”

    何文云吸了口气:“真的吗?那是怎么进来的?”

    要知道皇甫军校管理非常严格,不要说人了,就是一只蚊子想飞进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这么问着,那洁有些为难,因为她总不能说自己去吃特供了吧!

    正为难之际,秦陆朝着这边沉喝了一声:“不许说话,快跑,赶到前面一组去!”

    响起一片哀嚎——好残酷的训练!

    那洁瞧了他一眼,只见秦陆脸上面无表情,但有着十分吸引人的味道。

    很男人,她有些脸红,经过他的时候,不敢看他,头低着跑过去了。

    秦陆的唇角微微上扬…看着他的小妻子迎着阳风奔跑着,十分有活力的样子…

    第二天的早上进办公室的时候,就见着一杯瞧上去就不错的茶泡在那里,当然还有点心,相对昨天的小笼包,要素淡一些。

    秦陆心里有数,他静静地坐在那里,杜丽小心地看了看,而秦陆很快就出去了。

    一节课下的时候,秦陆叫住了那洁,“跟我去一下办公室!”

    班上的同学都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瞧着那洁,八成教官要训话了吧!

    那洁也是愣了一下,但是仍然没有反抗地跟了过去。

    到了办公室,她以为他会装模作样的训她几句的,毕竟今天的训练就是她一个人不合格,因为她手上的力气不够!

    “秦教官,我…”

    他坐在办公椅上,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开始看,有些漫不经心地说:“不是没有力气吗?吃了东西应该有力气了吧!”

    他的目光静静地落在桌上的点心和茶水上。

    那洁呆了呆,心里以为是奉管家送来的,而且这边好多人看着呢,她也不敢违抗秦陆的意思,便站在那里小口地吃了起来。

    秦陆一会儿站了起来:“你坐着吃吧!我去有点事!”

    她也不敢不坐,于是,小小学员公然地坐在教官的位子上,将教官爱慕者送的东西给吃个干干净净的。

    前面的吴刚回头,脸上带着笑:“同学,小心慢慢吃啊!你也别怕秦陆,他对人好着呢!”

    她脸红了下,继续啃着手里的小花糕,真的挺好吃的。

    而杜丽则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秦陆这是接受了还是不接受啊!

    他竟然让一个学生跑进办公室里吃东西,是不是太…她也找不到什么罪名。

    反正是太亲密了!

    对,是亲密!

    有教官和学生这么亲密的吗?而且才认识两天呢!

    她不由得仔细瞧了瞧那洁的小脸,长得真的不错,细皮细肉的,特别是那双眼,冷冷清清的,特别招人疼爱!

    她有些嫉妒,又觉得自己和个小孩子计较有*份,便没有吭声。

    要到上课的时候,秦陆回来了,他站在那洁身前:“吃好了?”

    她抬眼,就望进他没有什么情绪的眸子里。

    “嗯,好了!”她有些慌乱,因为这里好几个教官呢,她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话。

    秦陆深深地瞧了她一眼,“走了!”

    “噢。”她听话的跟在他后面,那场面实在有些诡异…

    吴刚瞧了半天,才发现了那么点意思,这真的很像主人和小宠物啊!

    不是吗?

    刚喂过食了,下面该是牵出去活动了吧!

    他因为这个想法而笑出了声,杜丽有些不悦地说:“吴刚,你笑什么!”

    吴刚扬了扬眉:“想笑就笑呗,总比哭好吧!”

    他话里是有深意的,但可惜杜丽没有听出来。

    她瞧着秦陆和那个女学生的背影,咬着唇有些不甘心。

    中午的时候,她拿着两个饭盒走到秦陆的休息室门口等他,这里是皇甫军校一个幽静的场所,她不知道学校对秦陆为什么这么礼遇,问了父亲他也不说。

    她便以为,秦陆年纪轻轻当了上校,所以学校才这么照顾。

    她捧着两个盒饭,这是她自己做的,相信他吃了以后,一定会对她有改观的。

    她不是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女孩子,她能当好他的贤内助的。

    朝着远处望去,正好看到那边一大一小两道身影过来。

    她先是微笑,尔后脸上的表情迅速地僵硬,她认出那个小一点的就是秦陆带到办公室里的女同学。

    而此刻,秦陆是牵着她的手的。

    杜丽悄悄地闪到后面的墙后,探出去瞧着——

    秦陆甚至是亲了那个叫那洁的女孩子。

    她的心里顿时像是压住了一样,他们是什么关系?难道两天就恋爱了吗?

    不,她绝不会相信,秦陆会喜欢这种黄毛丫头。

    她怕秦陆看见她,于是立刻从另一个方向跑走。

    秦陆拉着那洁的手,打开门就进去了。

    她才走出来,手里捏着两个便当,唇咬得死紧。

    晚上下班的时候,她坐在自己的车里,故意不开,然后就见着秦陆先上了车,一会儿,那个女学生也上了车,车子便开走了。

    她想追过去,但是手机响了,她不得不接听手机。

    第二天的中午,秦陆要去吃午饭,小洁还在等着他呢!

    这时,杜丽叫住了他,“秦教官,我可以和你一起吃午餐吗?”

    他静静地瞧了她一眼,才说:“我约了人!”

    她脱口而出:“是那个女学生吗?秦教官,学校有规定,不可以和学生恋爱,如果被上面知道了…”

    秦陆的眼里出现一抹不耐,他看了一下手表,淡淡地说:“失陪了!”

    他顿了一下,才说:“如果你觉得我违反规定的话,你可以去举报我!”

    杜丽没有这么笨,她一举报,秦陆就完了,她得到他还有什么意思。

    于是轻轻地说:“只要你离开她,那么我可以不计较的!”

    秦陆没有看她一眼,只觉得无聊至极——

    现在的女性脑袋都不长在头上吗?

    是用屁股思考的吗?

    他离开后,杜丽的眼里闪过一抹嫉妒。

    她一定要拆散他们,不惜毁了那个女生!

    三天后,秦陆的部队有个特殊的任务让他带队,需要半天的时间,所以这个班就和别的班合并着一起军训了。

    他走得急,是在中午的时候紧接到任务的,所以也没有时间交待什么。

    本来,这个班是给吴刚带的,但是杜丽不知道在校长父亲耳边说了什么,校长便让她带半天。

    两个班站在一起,黑压压的一片。

    杜丽穿着一身军装,她长得还是极为帅气美丽的,手里拿着一根教官棍,极威严的样子。

    她命令着所有的男生开始跑步,女生则单独列成两队开始做仰卧起坐。

    每人三百个!

    这真的是要人命的啊!

    所有的女生都面面相觑,不开口,也没有做!

    “那洁同学!”杜丽忽然叫着她的名字。

    那洁在微讶异之后站了出来,杜丽瞧着她清秀的小脸,唇角微微扬起:“那我们就从你开始吧!”

    她又扬了扬声音:“如果哪个同学完不成,那么,就和男生一样,跑十圈!”

    现场是一片抽气声。

    那洁咬着唇,她就是再笨也知道杜丽是存心刁难,而且极有可能是针对她的。

    她想起那天在操场上的事情,心里全明白了。

    但是现在秦陆不在,杜丽的命令,她不得不完成!

    她躺到垫子上,何文云上前去按着她的脚,声音低低地说:“小洁,你傻啊,这三百个做下来,命都要没有了!”

    那洁咬咬牙,“没事的!”

    她开始做,好在她人瘦,但是做了一百个已经满身是汗了,特别是额头,湿湿的头发沾额头上,小脸已经是通红的了。

    “教官,那洁的身体不好,是不是可以少做一点。”何文云鼓起勇气说着。

    杜丽居高临下地站着,她抿着唇,有些冷漠地瞧着那洁:“那同学,你愿意拖了全班的后腿吗?”

    她扬了扬声音:“从现在开始,只要有一个同学完成,全班的女生全部跑十圈!”

    那洁的小脸苍白,她瞧着杜丽的面孔,心里有些寒。

    眼前的女人,是个军人,她怎么能——公报私仇?

    她知道杜教官喜欢秦陆,也看出了什么,但是她没有想到,她会在秦陆不在的时候,利用自己的职务打击自己不顺眼的人。

    她咬着牙,接着做起来,每一次下去,腰就火辣辣地疼,每一次起来,她都感觉自己像是用尽了最后一分的力气。

    但她不得不继续…小脸苍白,甚至有些发青了,何文云快哭出来了:“那洁,你别再做了,怪吓人的。”

    杜丽丝毫没有同情心地说:“那从你开始!”

    何文云挺义气的,躺下来就开始做。

    杜丽轻轻一笑,“你们谁继续按着那洁,她还没有完成呢!”

    迟迟的都没有同学动,只是一会儿有人小声地说:“教官,那洁她流血了!”

    杜丽吓了一跳,就见着那洁的裤子上面有着斑斑的血迹,她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想到的都是那洁和秦陆坐上车一起离开的场景,还有他们在休息室里…

    他们…发生过关系了吗?

    她一阵慌乱,竟然脱口而出:“她是不是流产了?”

    一说完,所有的同学都呆住了。

    怀孕,那洁?

    教官在开什么玩笑?

    还是何文云灵活,一下子跳起来,对着旁边跑过的男同学大喊着:“快过来帮忙,那洁生病了。”

    她不敢看她裤子上的血,也不知道是不是怕真的如杜教官所说的——怀孕!

    男同学有几个还是挺不错的,二话不说,就小心地抬起那洁往医学大楼跑去。

    杜丽站在那里,神情有些恐慌,她是不是太急了,如果真的…

    不过,如果真的是怀孕的话,这个女孩会不会将秦陆给供出来?

    她心乱如麻,简单地对留下来的同学交待了几句便也跑着去了医学院。

    她现在是不希望那洁怀孕的,因为那可能会毁了秦陆。

    她冷静下来一想,除非他们以前认识,不然,怎么可能这两天就怀孕了呢!

    而那些同学抬着那洁,何文云在一旁不住地打着气,“那洁,你撑着点,马上就到了啊!”

    这一阵子兵荒马乱的,倒是让经过的齐天阳见着了,他叫住一个同学:“这是怎么了?”

    因为人多,他没有瞧见被抬的人是那洁。

    那个同学抿了抿唇,有些害怕地说:“是一个女学生,可能,可能…”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尔后看着远处的杜丽,“杜教官说,可能怀孕了!”

    齐天阳吃了一惊,立即拨开人群,当他看见一脸苍白的那洁时,心里一痛。

    竟然是她!

    他想也不想地问:“秦陆呢?”

    那洁的唇动了动,只是没有力气回答他的话,一边的同学替她说了:“秦教官去执行任务了,明天才来!”

    齐天阳也看到了那洁裤子上的血迹,他立刻抱起她的身子,快步往手术室跑去。

    那洁想告诉他,她可能只是生理期到了,但是她真的没有力气了,头无力地靠在齐天阳的肩上。

    她身上的血,染红了他的白袍,但是他不在乎…他只知道,父亲找很多年的人,在此时受伤了,他心如刀绞。

    原本不以为自己在乎的,但是在看到她那么苍白的面色时,他还是被震撼了,强烈地感觉到那种骨血相连的那种痛!

    他将她抱到了病床上,紧急联系妇科医生过来检查。

    齐天阳站在阳台上,望着远处的天空。

    过了一会儿,手术室里的门开了,他立刻走过去,看着医学院的妇科权威:“廖主任,怎么样了?”

    廖主任扑地笑了,然后拍了拍齐天阳的肩:“小齐啊,难得看你这么慌,这个女同学没事儿,只是生理期到了,那个…需要一点卫生用品!”

    齐天阳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对廖主任说:“谢谢主任啊!”

    “齐副院长客气了。”廖主任拿下脸上的口罩,“去看看她吧!可能需要休息一两天!”

    说着,她欲言又止:“杜教官也太不知道轻重了,能这么对孩子吗?才十八岁,要是以后弄出点毛病影响生育怎么办?”

    齐天阳的脸色变了变,然后轻点了头,“这事,我会和校方交涉的。”

    他这么说,并不是自大来着,医学院本来就是独立于军校的,当然也是皇甫军校对外的一块金字招牌。

    齐天阳上面虽然有院长,但谁不知道院长还有一年不到就退休了,现在基本院里的大小事物都是副院长在问,这当上院长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他的地位,比军校的校长并不低!

    所以,廖主任才会向他这么建议着。

    医学院对将来进自己学院的学员十分保护,容不得别人来欺负,就是校长千金也不例外。

    齐天阳送走了廖主任,自己走进手术室里,他看着那洁苍白的小脸,伸出手,有些迟疑着,想摸一下她的脸——因为她看上去好冰好冰,他想感觉她有没有温度。

    但是手伸到半空的时候,门被推开了,一个小护士走进来,看到副院长的动作,有些诧异,但是还是装作没有看见,轻轻地说:“院长,主任让我来帮一下忙。”

    有些事情,副院长是不方便做的。

    齐天阳硬生生地收回手,尔后回了头,淡淡地说:“小王,去拿些…女孩子用品过来。”

    小王护士怔了一下就立刻明白了,连忙退了出去。

    她一边走一边想着,副院长看起来十分关心那个女生,是不是…

    她不敢想下去,只是很快地将东西拿了过来。

    “院长,将她叫醒吧!”她呐呐地问着。

    齐天阳点头:“那我出去,你好了叫我!”

    他站在过道上等着,他心里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不允许再待下去的,会引起流言斐语,但是他无法将她一个人留在空洞的手术室里,至少,至少等秦陆来了他才能走。

    小护士叫醒那洁,这时,那洁已经好一点了,她扶着她走进洗手间里,并换上干净的衣裤,是医学院提供的那种病人服。

    “同学,你还是要躺一会儿,我们主任看过了没事的!放心吧!”小护士因为副院长的不寻常态度特别好。

    那洁轻点了头,她觉得肚子还是疼得难受,就没有拒绝,但是有些担心:“那杜教官那里?”

    小王护士顿时鼻孔朝天:“管她怎么的呢,反正你也不是她班上的,等秦教官回来了不好了嘛!”

    她也听人说了,那个杜教官喜欢秦教官,又仗着自己是校长的千金‘清理’一些自己不顺眼的人。

    秦教官是很帅,她们这些小护士只能仰望,相比蛮横的校长千金,她倒是希望秦教官真的如传言中的那样和眼前的小女孩恋爱呢!

    想想就觉得激动,师生恋呢!

    她有些八卦地问:“我听说,秦教官带你去吃了杜教官买给他的点心,是不是啊?”

    那洁呆了一下,这才知道那天他的反常是为了什么,原来,杜教官真的是因为这件事情而针对她的。

    她抿着唇,没有说话,门却被推开了,进来的当然是齐天阳。

    小护士立刻收拾东西,迫不急待地去宣扬这个绝大的消息,让大家也猜一猜最后和小美女在一起的,是英俊帅气的教官先生,还是位高权重的院长大人。

    其实副院长长得也很不错,只是她们瞧着习惯了,但也不怎么稀奇了。

    怎么说呢,齐院长是那种十分温和的俊逸,而秦教官,英俊中有着十足的贵气,就像是英国的贵族一般,这是不少小护士偷偷总结的。

    只可惜,两大美男同时都喜欢上了眼前的美少女…

    小护士含泪而去,齐天阳走近站在床前,凝视着她还有些苍白的眼。

    那洁是记得他的,那天,他和秦陆说过几句话。

    “怎么样了?”他轻轻地问着,伸手帮她掖了一下被子。

    那洁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对方是一个成年的男性,这样的动作未免太亲密了些。

    不过,在危急时刻他帮助了自己,她也不怎么好意思纠正,更何况,他也没有别的举动了,修长的手很快就收回了。

    她的面孔有些红,声音也很轻,“我没有事,谢谢你!”

    齐天阳瞧着她有些羞怯的小脸,心里有几分柔软出来,他淡淡一笑:“那我先走了,你留在这里好好休息!”

    那洁的心一下子松开来,这个医生在这里,她真的不太自在呢!

    齐天阳才走到门口,就见着站在那里的杜丽。

    “她,怎么样了?”杜丽一改往日的蛮横,声音有些怯。

    齐天阳静静地瞧着她,一会儿才淡淡地问:“杜教官,你是不是觉得你看上的东西一定会属于你,才这么不顾后果做事吗?”

    她滞了一下,尔后很快地恢复了往日的说话习惯,“我觉得我比她适合秦陆,她还是什么也没有的学生,给不了秦陆什么的。”

    她向来自傲的就是她的家世。

    当然,她在齐天阳面前是不敢过份嚣张的,因为这个男人的父亲很有可能是下一届的省委副书记,以后再往上爬…不可估量。

    齐天阳本人也优秀到超越她好几条街,这她是知道的,她也曾对他芳心暗许过,但是齐天阳比秦陆更冷,他连一点机会也没有给她,直接扔下一句话:“我们永远不可能!”

    这时,齐天阳因为她的话而冷笑起来,他有些嘲弄地瞧着杜丽:“我真的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能给秦陆什么,但是我现在告诉你,你有的,秦陆不会稀罕,他有的,是你望尘莫及的。”

    杜丽听了,愤恨地咬着唇,她以为齐天阳说的是那洁,更不服气了。

    那个女学生有什么好,除了长得比别人好些,还有什么?

    她杜丽长得也不错啊!

    看出她的固执,齐天阳冷冷一笑:“秦陆永远不会喜欢上你!”

    他没有说出的是——秦陆只会嫌你脏,是个带菌病毒!

    如果这么说,杜丽是不是会发疯?

    他沉沉地笑了,踩着步子离开

    杜丽站在那里咬牙,她就不信了!

    原来想去看一下那洁的,但是这会儿不用去了,反正只是生理期罢了!

    她没有想到的是,她一回到办公室里,就被校长父亲叫进去一番说教。

    “小丽,你怎么能在那么多的同学面前公然地说我们的女学生怀孕,你还想不想我这个校长当下去了?”杜校长拍着桌子,看上去十分震怒。

    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是颤抖的,要是被…知道,那他的政治生涯真的要毁在这个女儿手上了。

    杜丽惊讶地瞧着父亲,有些不以为然,“后来,不是没事嘛,只是生理期嘛,当时我就是有些慌了,才会说错!”

    她撒着娇:“爸,我错了嘛,你别生气好不好?生气会老的哦!”

    杜校长拿她也没有办法,话锋一转:“我听人说,你喜欢上了秦教官,有没有这么回事?”

    他的声音有些严厉,杜丽瑟缩了一下,“谁说的?他们最爱瞎说了!”

    杜校长神情一点也没有缓和下来,继续说:“你别管是谁说的,只管听爸的,谁都可能喜欢,就是秦教官不行!”

    这下杜丽不依了,娇着声音:“爸,为什么呀?”

    “没有什么为什么!别问了,也不是你问的事情,记住爸的话,不然出了事情爸也保不了你!”杜校长下了逐客令。

    杜丽一扭身子,有些骄纵地离开,留下杜校长摇了摇头,倍感头疼。

    唉,就盼着这孩子能想通,这男人世上多的是啊,为什么不能喜欢一个能掌控得了的呢!

    他哪知道,他说的话,女儿是一只耳朵进了,另一只耳朵出了。

    试想一个天之骄女,怎么能容许自己败在一个小女学生手里,上次齐天阳的拒绝已经让她很没有面子了,这会儿,她不允许自己再次失败了。

    而这件事情一出,同一办公室里的吴刚就知道了,立刻就打了秦陆的电话,但是秦陆执行任务的时候将私人手机关了,打不通,吴刚只得发了条短信——那洁出事了,速回!

    秦陆任务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他冲洗完自已的身体后,穿上衣服,将衣柜里的手机打开,上面显示了一条未读信息,他以为是那洁发的,笑着打开——

    一秒后,他的脸色巨变,尔后一边走一边扣着衣服,直接走到车前将车门打开,开车往皇甫军校开去。

    本来半个多小时的车程,硬是二十分钟就到了,当然,有不少红灯记录。

    他刚停车,就拨通了那洁的手机,声音有些喘:“小洁,你在哪?”

    那洁微微讶异,“秦陆你怎么了?”

    他平息了自己的情绪才说:“告诉我你在哪里?”

    她咬了咬唇,想来他已经知道了,便说:“我在医学院这边的手术室里。”

    她还没有说完,秦陆就跑了过去,路上的时候,正碰到吴刚。

    吴刚也是听同学乱传,说那洁怀孕了,这会子在手术室呢,又见到奔跑着的秦陆,便又信了几分。

    “秦陆,对不起,杜丽和校长要求接那个班,我也没有想到她会那么做。”两人一边快步地跑着,他一边说给秦陆听怎么一回事。

    但吴刚知道的,也就是在手术室外面发生的事情,至于里面的,他是毫不知情的。

    他说完后,看了看秦陆的脸色。

    秦陆紧抿着唇,脸上面无表情,吴刚知道杜丽闯祸了,这都干了什么啊?

    “你老婆,不会真的怀孕了吧?”她还那么小,他觉得秦陆应该是做好了安全措施的啊!

    秦陆没有回答他的话,是,他是做了,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种安全措施是百分百保险的,所以他真的不敢说她不会怀孕。

    他紧绷着下颌,走到手术室前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心跳得非常厉害,他想到了几种可能,怀了,没了…

    他的小洁该是多难过啊!

    伸手推门进去的时候,他回头对着后面的吴刚说:“让我单独和她待一会儿,好吗?”

    吴刚可以理解,他点头,就站到远远的地方去抽烟了。

    秦陆走进去,看见病床上躺着的小人,一脸苍白,她的眼,静静地瞧着她。

    “小洁,对不起,我来晚了。”他满含着歉意走过去坐在床边。

    她的唇动了动,尔后颤着声音叫了他一声:“秦陆…”

    她的这一声叫唤里,是含着委屈的,不是故意告状,而是一种人在委屈后的本能。

    秦陆心痛,他瞧着她的样子,以为真的如同吴刚所说的那样她流产了,于是压抑着声音,“小洁,没事的,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她呆了呆,然后怔怔地瞧着他:“秦陆,你以为我…”

    她的脸红了,她才十八岁,还是说不出什么怀孩子的事情。

    秦陆心里咯噔一下,尔后捧着她的小脸急急地问:“小洁,你没有流产…?”

    她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好笑地说:“谁说我流产的?杜教官说了一句,你也信了…”

    他有些惊喜,然后望着她问:“那怎么会有血的?”

    问出来后,他觉得自己挺白痴的。

    那洁的脸更红了,简直快要滴出血来了,他见着她害羞的样子,便抱了抱她的身子:“好了,好了,我不问了!”

    手术室里,还有她的军装,上面染着血迹。

    秦陆将衣服装在袋子里,然后走过来,“小洁,我带你回家!”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病服,有些犹豫,这样太难看了。

    他笑笑:“我抱着你走。”

    他变腰抱着她的时候,她的眉心轻皱了一下,他立刻紧张地问:“小洁怎么了?”

    她的眼里有着雾气:“肚子疼!”

    ------题外话------

    亲们,希希跪求评价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