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065 宝宝,我不闹你了

065 宝宝,我不闹你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直到他吻够了,才放开她的小嘴。睍莼璩晓

    那洁的脸红透了,捶打着他的肩:“秦陆,放开我!”

    他笑笑,舔吻着她的唇瓣:“我不是已经放开了!”

    她瞪他,但是目光又娇又媚,哪里有半分凶狠来。

    明明,他的唇还没有放开她,还在那里亲个没完的!

    秦陆当然知道她的小心思,就无赖着不肯起来。

    但他也知道这里不是一个好地方,于是又发动了车子。

    那洁看着前面的路,好久以后才发现这不是通往回家的路,倒是越开越远了,像是到了郊区。

    最后,秦陆将车停到一片湖泊旁边,她看着前面平静如镜的蔚蓝色的湖面,惊讶万分。

    H市,竟然也有这样的地方,抬眼,尽是参天的大树。

    加上日暮,有一种凄美的意境。

    她想下车,但是秦陆拉住了她的手,然后自己先下了车,再将她拉了出来。

    她以为,他要和她一起去散步的,但是他却打开了后座的车门,让她先进去,他进去后,反锁了车门。

    将她抱在大腿上,那洁微微挣扎着:“秦陆…”

    他轻声地哄着:“别怕…不要出声。”

    她只得窝在他的怀里,听着他有些快速的心跳。

    “我们等月亮出来,这里的月色很美!”他微微一笑,好看的脸庞柔和了许多。

    那洁有些怔忡,然后也有些害羞,她还是不太能适应正对着他的面孔。

    秦陆抚着她的头发,替她调整了一下姿势,尔后指着前面说:“这里,有一个奇景,太阳和月亮会同时出现在湖面上。”

    她惊奇不已,讶然地望着他:“那这个地方你是怎么发现的?”

    他淡笑:“一次出任务的时候,无意中看见的,有时候心烦,便会来这里。”

    她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秦陆,这里是不是坏人特别多啊!”

    他闻言大笑着,捏了她的小鼻子一下,“傻瓜,你以为我出任务都是去抓坏人啊?”

    他抱着她,开始为她讲解他的工作的性质,听得她有些出神,原来她的秦陆,以后会是那样。

    “所以,不用担心以后,我会是很安全的,不像你脑子里想得那样!”他温柔地将她抱着,没有打算告诉她,这是因为她而作出的调整。

    两人静静地坐着,偶尔分享一下吻。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他拿出一个袋子,打开。

    那洁一看,他竟然带了一包零食过来,想到他的爱洁,应该不太喜欢在车子里吃东西,于是摆了摆手,“我不饿!”

    秦陆笑:“小洁,你的老毛病又犯了。”

    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拿过他手里的东西,小口地啃着。

    过了一会儿,秦陆忽然拿下她手里的东西,然后拖着她往外面跑。

    两人站立在湖边,她惊叹地看着深蓝色的湖面上,一边是火红的太阳,一边是洁白如玉的月亮。

    “秦陆,是真的,我看到了。”她的声音有些抖。

    他侧头微笑。

    但是那奇异的景像就维持了不到一分钟就消失不见了。

    她有些失落,秦沛搂着她的肩:“日和月,原本就不应该同时出现的,不是吗?”

    她嘟着小嘴,还是有些失望。

    “以后再来看就有了!”他笑着看着她皱着的小脸,“还是不高兴?”

    她老实地点头:“嗯。才看了一会儿就没有了。”

    他忽然抱起她的身子,往湖里一扔,她嘭地一声落在水里…

    “秦…陆,我…我不会…游泳…”她困难地说着,身体浮浮沉沉的。

    他愣了一下,尔后飞快地跳了进去,一把搂着她的腰身,在水里轻划着。

    “竟然不会游泳。”他低笑着。

    她攀着他的肩,心有余悸,然后用力地打着他:“秦陆,你混蛋,竟然将我扔进冷水里。”

    “不冷的,你感觉不到吗?”秦陆吻着她的小嘴,大手摸着她的双腿,将她的腿弄直,不让她那么夹着他的腰身,几乎将他的火给撩出来了。

    可是,她怕得很,小腿立刻又蹬着往下,一下子又绕到他的腰上,死也不肯下来。

    她的小脸可怜巴巴的,“秦陆,我怕呢!”

    所有溺水的人都会怕水,而现在秦陆就是她的浮木。

    他低笑着吻着她的唇,吻够了,才贴着她的小嘴,“那你听不听我的话。”

    她有些哀怨地看着他,指控着他的趁人之危。

    秦陆的手松了一些,她立刻抱紧他的身子:“好嘛,我听就是了!”

    他轻笑,“那你吻我。”

    她红了红脸,白玉般的小脸硬是红透了大半,她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自己的羞涩,仰起头,往上吻去。

    可是他故意直着身子,不让她吻到。

    她有些急了,小身子往上窜着,在她自己没有发现地时候,硬是将秦陆的身子摩擦出了火花。

    他忍着没有动,直到她成功地攀到足够的高度,如愿地吻上他的唇。

    她的唇贴着他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

    他的声音沙哑着:“我以前是怎么做的?”

    她想了想,然后怯怯地探了进去,她还在想下一步的时候,舌尖就被他缠了过去,接下来是一个惊涛骇浪般的吻,吻得有些失了速了。

    他扯下她的衣服,将她低到了岸边,在水里,在月光下,温柔地要着她的身子…

    “秦陆…”她的声音娇柔无力,她的身子比水还要软,还在柔弱。

    他的身体好烫,将她燃烧,再燃烧,最后,她晕倒在他的怀里。

    月光下,秦陆不舍地抱着她的身子,缓缓上了岸。

    他从后备厢里拿出干净的衣服,替她换上。

    也许,今天准备带她来的时候,他已经打算在这座湖里要她了。

    他承认自己坏,自己有着所有男人的劣根性,想着在一些特殊的地方,和自己的小妻子尽情地做*爱。

    可是她的身体明显还没有恢复过来,一次还没有做完,就晕了过去。

    他也没有尽兴,也没有到。

    温柔地替她将衣服换好,然后放在副驾座位上,他发动了车子,半小时后到了家里。

    抱她下车的时候,她就醒了,没有说话,只是将头埋在了他的怀里。

    好半天,都脸红红的。

    秦陆温柔地笑笑:“醒了。”掏出晶片将电梯刷开

    到了里面,她还是没有说话,他就取笑着:“不说话我就要扔下你了啊,小姑娘太重了,我都抱不动了!”

    “你敢!”她终于闷闷地开口了。

    秦陆失笑,哦,还挺霸气的啊!

    他伸出手搔搔她的脸:“你看我敢不敢!”

    说着,就要将她的身子往下…

    她尖叫一声,立即抱紧了他的身子。

    总算是抬了脸,扁了小嘴:“你坏。”

    那一声‘你坏’将秦陆的心都给说软了,他亲了她的小嘴,亲了又亲,觉得总也亲不够。

    他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喜欢亲她的,现在更是觉得恨不得将她的小身体随时携带,随时放在自己口袋里才好!

    他会不会有了一种恋童癖?

    但是这种念头,在晚上例行的‘巡回领土’时打消了,他家小洁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

    他的心里有些阴暗地想着,大概现在至少有个‘B’了吧!

    心理障碍没有了,做起事来也顺手了,直到十点也不让她睡觉。

    她翻了个身,决定不理他了:“秦陆,我想睡觉了!”星河大时代

    “你睡。”我继续——他在心里加了一句话。

    这么亲个没完没了地,她哪睡得着。

    忽然,她有些火了,腾腾地起身,一下子坐到了他的小腹上。

    “秦陆,要就快点。”她闭着眼,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秦陆先是一愣,尔后失笑,将她的小身子拉下来,放回自己的怀里,“好了,宝宝,我不闹你了!”

    其实一晚上,他都在挣扎,要不要再来一次,但是想到她在湖里晕倒的样子,他又不忍了。

    她现在这么豪放,倒是让他觉得自己过份了。

    “我真的好困了。”她有些委屈地说着,小嘴扁着,呼出的热气直接触及到他的裸*胸。

    秦陆搂着她的小身子,内疚无比:“好了,宝宝睡吧!我不动你了。”

    她安然地睡去,小身子一会儿就热了起来。

    他却是了无睡意,俊脸一脸无奈。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地想着——一定要将她的身体训练得好一点,才能和他打个平手。

    至少,也要有一天两次的水平啊!这样,才能保证基本的满足感。

    他抱着她,微笑着,手探了去,将床头灯关掉。

    深夜,两人的呼吸融为一体,但这份合谐被一阵电话的声音给打乱了。

    秦陆伸手拿过手机,看到的是一个座机的号,他接起来一听,声音也放低了:“我是秦陆!”

    那里传来一个很急迫的声音:“秦陆,我是欧阳叔叔啊!求你救救安安吧!”

    秦陆心里一惊,然后很快平静下来,淡淡地问:“安安怎么了?”

    欧阳文峰有些哽咽着说:“自从上次见到你们后,她在家里闹了好些时候了,这两天,简直就要死要活的,叔叔求求你,来看看她吧!”

    秦陆看了看一旁熟睡的那洁,想了想才说:“叔叔,这个忙我可能帮不上,你应该能理解,我是个有家室的人了!”

    那边,欧阳文峰有些急,“秦陆,叔叔就求你一次,也许你来了,她的病就好了!”

    秦陆抿着唇,半响才静静地说了句:“对不起!”

    然后挂了电话。

    他不是一个单纯的人,知道一被缠上,绝不是一次就能解决的。

    他不想委屈了小洁,她现在只有他,而安安的身边,有一堆人关心着她。

    他躺下来的动作惊醒了那洁,她迷迷糊糊地问了声:“怎么不睡?”

    他抚了抚她的小脸,柔声说:“接了一个电话。”

    “哦,这么晚了,谁的啊!”她很自然地问着,小脸贴着他的胸口,眼睛闭着,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秦陆在黑暗中瞧着她的脸,然后躺好:“部队打来的,也不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我让他们自己处理了…”

    “小洁…”他低头一看,她已经睡着了。

    他摇着头笑笑,抱着她的身子闭上眼。

    可是他却是睡不着了,眼前浮现出安安的样子。

    他其实是知道的,那天大牛打过一个电话过来,说安安吞了安眠药,结果送到去医院里,又查出怀孕了。

    没有人敢问孩子是谁的,只得哄着她洗胃,然后住院。

    这两天大概也回家了。

    他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是和安安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一样,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安安她,仍然想不开,不肯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一定要生下来。

    他沉痛地闭着眼,即使他现在可以对欧阳文峰说他结婚了,可以撇清和安安的关系,可是他的心里,终归是有些内疚的。

    如果那时,他不和安安在一起,那么安安应该不会变成这样。

    他想起身抽根烟,可是又怕吵醒了小洁,便忍住了。

    半个多小时后,门被敲响了。

    秦陆睁眼的时候,大概已经猜到了是谁,他起身披了件衣服去开门。

    那洁醒了,揉着眼睛拉着他的身子:“谁啊?这么晚了?”

    她看了一下时间,都三点了。

    秦陆亲了她的额头一下:“我去开门,你继续睡,明天还要上学。”

    说着,走了出去,并带上了门。

    那洁打开床头灯,拥着被子怎么也睡不着了。

    她有预感,一定是出事了。

    因为秦陆的眉宇间,有一种十分凝重的神情。

    秦陆打开门,果然,是欧阳文峰,他的样子,像是一下子老了十来岁。

    他静静地看着门外的人,让开了身子:“叔叔有事进来说吧!”

    欧阳文峰小心地走进来,有些为难地问:“那个,她有没有被吵醒!”

    秦陆抿了下唇,没有说话。

    欧阳文峰看着那边紧闭的房门,犹豫了一下,然后竟在秦陆的面前跪了下来。

    “秦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来求你的!安安她这孩子不懂事,不肯将那个孩子打掉,如果被记者知道了,她这人,还要不要做了,以后…”欧阳文峰老泪横飞,“我知道这样的要求对你来说是过份了,可是我如果有办法,是不会来求你的。”

    秦陆深吸了口气:“叔叔快起来吧!我受不起!”

    他拉起欧阳文峰的身子,用的力道有些大。

    他望着对面的中年男子,现在已经有些暮年了,他淡淡一笑:“叔叔知道我的为难,其实是不该来的。”

    接着,他缓缓地说:“我知道叔叔在怀疑,但是我可以说,那个孩子不是我的。结婚前一个晚上,我是和安安在一起,但是那次,也是她要自杀,我只得去了,那次以后,我以为她会想开了,却不知越来越…”

    他舒了口气,“能救她的,不是我,而是她自己!抱歉。”

    他话说完了,欧阳文峰又要跪下来,声音再度哽咽了:“秦陆,我知道你可能不管她,可是你就看在一起长大的份上,看在她叫了你那么多年秦陆哥的份上,好不好?”

    他的眼里,带着一抹期盼。

    秦陆硬生生地别过脸去,这样的场面,他是预料到的。

    他为难,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小洁。

    而欧阳文峰显然也是知道他的顾虑的,于是抛开老脸说:“我可以去求你的妻子,让她救救我的女儿。”

    秦陆的神色变了一下,声音也冷了好些:“叔叔如果和她说,那么,我秦陆绝不会插手此事。”

    欧阳文峰有些颓然地站着,表情让人看了不忍。

    秦陆叹了口气:“叔叔还是回去吧,这事儿,被司令知道不好!”

    欧阳文峰来之前也是知道的,司令对于秦陆相当保护,如果知道自己又来拉秦陆管他的女儿,司令一定是会震怒的,于欧阳家并没有什么好处。

    但是安安现在那样了,他也顾不得这许多了,总不能看着女儿死吧!

    他沉痛地说:“秦陆,就求你一次,就一次,安安现在快活不成了,求你了。”

    他拉着秦陆的手,那一副渴切的样子,任谁看了都不忍心。

    秦陆抿着唇,心里其实是有几分松动的,但是想到小洁,他还是坚定地说:“叔叔回去吧!抱歉帮不了你!”

    这时,房间的忽然开了,那洁走出来。

    她的睡衣外面套着他的晨褛,过大的衣服让她瞧上去娇小可爱。

    秦陆走上去,摸了摸她的小手:“怎么出来了,冷不冷?”

    她摇了摇头,然后仰头看着他,“秦陆,你去看一下欧阳小姐吧!”

    他的表情微微一僵,然后看着她:“小洁,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她点点头,转过身子看着欧阳文峰:“你一定是欧阳叔叔吧!我让秦陆去,司令问起,我也会说是我让他去的,司令不会责怪的。”

    她抿了抿唇:“我知道秦陆对她,是有愧疚的,所以我让他去!希望你能明白,秦陆去的目的是什么,不要再给欧阳安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了,那只会害了她!”

    她这么说着,欧阳文峰的老脸有些郝色,这个小姑娘,竟然看得那么明白。巫灵大帝

    他本来的意思就是想让秦陆暂时哄着安安的,他叹了口气:“好,我答应你!”

    秦陆盯着她看,像是从来没有见过她一样。

    那洁重新面对他,小脸微微一笑:“多穿点衣服,来不及的话,我明天自己打车去上学!”

    他微微点了下头,进房去换了衣服,走的时候,又去拥抱了她的小身子

    她站得笔直地,任他抱着。

    这一幕看在欧阳文峰的眼里,他心里明白,秦陆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是安安的了。

    两人走出去,这一夜,那洁没有再睡着。

    她抱着秦陆的枕头,摸着上面残存的温度,她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

    但是她知道,不让他去,秦陆心里永远有一根刺,时间太久,会烂在里面,也会痛的。

    她的小脸,枕在他的枕头上,像是枕在了他的胸口,他的肩上。

    秦陆开着车,欧阳文峰坐着司机的车上。

    车一前一后地停在了欧阳家的大宅前,欧阳大宅是一幢欧式的别墅,白与红相间的颜色,很大很气派。

    此时,天色已经微微地亮了,已经有仆人来回地走动,加上这一夜不太平,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睡好。

    秦陆跟着欧阳文峰来到二楼的一间房间,欧阳夫人正陪着欧阳安。

    此时,欧阳安安静地睡着,瞧上去没有什么异色,但是从欧阳夫人脸上的倦色来看,一定也是才睡下。

    果然,看见他们来了,欧阳夫人站了起来,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秦陆你来了,快坐,安安才睡下。”

    而床上的欧阳安才听到秦陆这个名字,眼蓦地睁开了,一双眼无神地四处搜寻着秦陆的身影,“秦陆,你在哪里?”

    终于,她找着了想要找的人,掀开被子就赤着足跑过来,一下子勾住了秦陆的颈子,脸靠着他的脸,声音颤抖着:“秦陆,我知道你不会不要我和宝宝的,对不对?”

    秦陆用力地拉开她的手,“安安,你醒醒。你的孩子不是我的!”

    她的神情慌乱,急切地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秦陆,它是你的,你听到没有,它已经会呼吸了,说不定,是个男孩子呢!”

    她的小脸迷朦着一种神彩,而她本来长得极美,加上一身白色的睡裙,像是一个刚睡醒的公主一样。

    曾经,秦陆也迷恋她公主一样的外表,可是后来,他知道,自己不是她的王子。

    他绝然地断了和她的关系,但是安安,变成了这样子,上次见到她的时候,还很好很正常的——像是以前一样任性!

    欧阳夫人叹了口气:“一会好一会儿坏的!”

    她泛着泪光,“秦陆,你救救安安,你只要说这个孩子是你的,然后想办法劝她…”

    她的话还没有说话,欧阳文峰就打断了她的话:“胡闹。怎么能这样!秦陆是个结过婚的人…怎么能承认这种事情,这样会毁了他的。”

    “可是,安安说这个孩子是他的!”欧阳夫人小声地说着,她知道不是,但是在心里,她宁可是。

    如果是的,那么秦陆就可能要负起责任来,那么…

    “都是你惯的!”欧阳文峰瞪了她一眼,才对秦陆说:“秦陆,对不起,安安她妈妈是急糊涂了,我答应的事情绝不改,只要你劝劝安安就行了!”

    秦陆轻轻地别开欧阳安的手,淡淡地说:“她应该送到医院治疗!”

    在他看来,欧阳安不仅是怀孕,应该还有不轻的抑郁症什么的,严重一些,有可能是精神分裂。

    因为她时好时坏,他不得不往这方面想。

    他的话让欧阳夫人哭了出来,她靠在丈夫的肩上:“安安她才二十二岁,绝不能去那种地方,一去就毁了。”

    欧阳文峰的心软了下来,拍着她的肩:“我们再想办法就是了。”

    他抬眼望着秦陆:“我只希望,你能劝动她将孩子给…”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但是欧阳安已经察觉到了他们的意图,抱着自己的身子缩在墙角,一脸惊恐地说:“我不要打掉孩子,我不要…”

    她可怜的样子触动了秦陆内心,他仿佛看见幼年的安安,也是那么缩在墙角,可怜巴巴的样子,那时候,都是他哄她的。

    他蹲下身子轻轻地说:“安安,我们不打掉孩子,我们去医院开些药,让孩子长得更好,好不好?”

    她侧着头,小脸上有着一抹怀疑,“是真的吗?”

    秦陆微微一笑:“秦陆哥的话你也不信吗?”

    他朝着她伸出一手,她怯怯地将手放在他的手上,然后投进他的怀里,哭着:“秦陆,我好怕,他们都让我将孩子打掉,可是那是我们的小宝宝啊!我怎么舍得,他们好残忍。”

    欧阳夫妇的身体震动了一下,面色都有些不自在。

    秦陆抱着她,对他们说:“你们也去休息吧!这儿我看着就行了!”

    他搂着她的身子,将她放在床上,可是她不肯,死死地抱着他的身子。

    秦陆只好靠在床头,让她伏在他的肩上,让她睡一下!

    欧阳夫妇轻轻地走出去,走到楼梯的时候,对面欧阳烈走了过来。

    他一脸愤怒地说:“你们不该让秦陆来的,你们是害了姐知道吗?也是害了秦陆!”

    他无法说出口的是,姐真的那么脆弱吗?

    她真的那么容易发疯吗?

    姐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再是清楚不过了,他们这些人再纵容下去,会毁了姐,也会毁了秦陆的。

    欧阳夫妇瞪了他一眼,“别瞎说,小心被你姐听到!”

    欧阳烈眯了眼,“我让秦陆走,这个孩子又不是他的,你们凭什么让人家来淌这趟浑水!”

    欧阳文峰怒道:“就凭他以前欺骗了安安的感情,让她变成这样子!”

    “你情我愿的事情,而且你们不觉得陈年烂帐的理由说不来不笑掉大牙。”欧阳烈哼着就要往那里走。

    “来人!看住少爷!”欧阳烈沉着声音喝着。

    两个保剽一样的人走了过来,将自家的少爷给架走!

    欧阳烈骂着,“混帐!放开我!”

    但是嘴一下子被捂上了。

    欧阳夫人有些担心地问:“会不会,烈儿说的是对的。”

    她向来是个没有主见的妇人,丈夫和儿子女儿就是她的全部,她是极容易改变主意的。

    而欧阳文峰不同,他要的,就是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消失,好重新做人。

    他冷冷地说:“一切,等那个孽障结果了再说!”

    而房间里,秦陆好不容易将欧阳安给哄了睡了,他靠在床头,身体已经僵硬了,还得忍着心里翻腾的难受。

    安安趴在他的身上,说实话,真的美得像是一幅画一样。

    但是,他非但没有感觉,记忆里那股想吐的感觉又来了。

    他忍着,脸色已经发白。

    好不容易到了九点钟的时候,欧阳安总算是醒过来了,美丽的脸蛋上有着一抹腥松。

    “安安,我带你去看一下医生好不好?”秦陆低头柔声地说着。

    她的小脸一僵,那淡淡的笑意就冻结在唇边。

    “秦陆,你要带我去拿掉我们的孩子吗?”她一脸的惊恐。

    秦陆摸了摸她的头,替她整理了一下头发,“不是的,宝宝要体检是不是?妈妈也要补一下营养是不是?”

    他的声音很柔,欧阳安的脸蛋红了,“哦,是这样啊!”

    她忽然起身,像是漂亮的蝴蝶一样,在房间里忙碌着。

    “我要换件衣服。”她找着一件墨色的羊毛裙,比划在自己的胸前,“秦陆,好看吗?”

    他淡淡一笑:“好看!”

    她小脸上泛着淡淡的红,然后竟然就在他的面前脱掉睡衣。

    当她只着内衣裤的身体在他面前展露时,秦陆别开了脸,不是因为不自在,而是因为尊重。

    除了小洁,任何女性的身体都不能引起他的化学反应,看了感觉和商店里的那些硅胶模特没有什么区别,即使安安美得过火,也是一样的。

    欧阳安的脸上浮现一抹沉思,但是她还是将衣服给换好了,然后扑到他怀里,十分亲热地说:“秦陆,我们可以走了!”盛世婚宠,宣少霸爱

    秦陆对她微笑,带着她往楼下。

    他发动车子的时候,看到站在楼上的欧阳文峰比了个手势。

    他打开手机一看——市一院,张主任,已经约好!

    秦陆心里有数,开了车子直接往市一院开去。

    到了医院那里,欧阳安还是有些怕了,坐在车子里不肯下来:“秦陆,我们真的是来检查的哦!”

    秦陆安抚着她:“当然是的。”

    他其实有些内疚的,他这么哄着她,就是为了她将孩子打掉。

    他觉得自己对她,有些残忍。

    如果是小洁,他会这样吗?

    他想都不敢想,小洁会受这种罪,他和她的孩子,如果有了,一定会生下来。

    找到张主任那里,因为都打好招呼了,所以张主任说话也挺谨慎的,很温和地说:“我们要先检查一下孩子。”

    他看着欧阳安:“欧阳小姐,请到这里来。”

    欧阳安眼睛看着秦陆,目光中有着害怕。

    秦陆忽然生出了几分不舍——安安她,都不知道她即将要做的,并不是检查,而是人流。

    欧阳安躺了下来,她笑着对张主任说:“我的宝宝一定很好。”

    张主任微笑,“当然。”

    他翻过她的身子,在她的背上推了一针麻药。

    当那针头穿透欧阳安的皮肤时,她的眼角缓缓流出了眼泪-

    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她用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孩子,换来秦陆一天的陪伴!

    她其实早就可以处理掉这个孩子,她失去孩子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这次,是她唯一可能再次接近秦陆的机会,她必须牢牢地抓住。

    一个男人,如果对一个女人有了同情心,那么是很容易被攻破心防的,再说,他爱过她不是吗?

    那洁能做到的事情,她也能做到。

    只要哪天,她真的和秦陆有了孩子,那么秦少奶奶这个位置迟早还是她的。

    她早厌倦了那种明星的生活,她相念和秦陆一起相处的日子。

    她本来以为,他在结婚前,她能够跘住他的,毕竟那时,他和那个叫那洁的女孩子还没有感情,可是没有想到他毫不犹豫地结婚了。

    只给了她一句话,“安安,我们早就结束了!”

    她流着泪,感觉到一个小生命在自己的身体里慢慢地消逝着…

    然后,她慢慢地坠入了黑暗…

    醒来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的脸色很难看,还是微笑着看着秦陆:“我们的孩子没有事吧!”

    秦陆瞧着她,忽然开了口:“安安,这个孩子可能不太好!”

    她怔了一下,然后有些无法接受地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怎么会呢!明明我感觉它很好也很乖的。”

    她的眼,流下了眼泪,扑到秦陆的怀里:“秦陆,明明它很好的…”

    眼泪湿了他的衣服,他无声地拍着她的肩:“安安,以后你还会有孩子的。”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承认过他是这孩子的父亲,但是欧阳安明显不是这么认为了。

    她在他的怀里点点头。

    秦陆送她回家,又被缠着到了下午才离开。

    而他不在的时候,从早上开始,那洁就有些心不在焉的。

    因为秦陆没有来,所以这个班由吴刚带着,他瞧了那洁脸色不好,抽空关心地问:“怎么了?和秦陆闹别扭了?”

    那洁垂着头,还是无精打采,“不是。”

    吴刚想拍拍她的肩,但是想想手又放下了——要是秦陆知道了,他这手还要不要了啊!

    他还算是照顾那洁,这班女生的训练都挺轻松的。

    到了中午,那洁也没有想去休息室,秦陆不在,她一个人去了也冷清,便去了学校的大餐厅里,她拿了个盒饭,坐在靠窗的位置上。

    一会儿,面前一暗,她先是没有注意,直到那声清雅的声音传了过来:“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她抬眼一眼,脸色正了正:“齐院长!”

    齐天阳笑笑,摸了摸她的头:“不要这么严肃,叫我齐大哥吧。”其实她应该将那个姓去掉的。

    他的神色因为这个想法而有些幽深了起来。

    那洁的脸红了红,垂着头,没有叫。

    其实她的心里觉得这样是不是太过亲密了,因为她和他,也才是见过几次而已。

    即使,他帮过她好几次。

    她有些心不在焉地拨着饭盒里的饭,没有胃口去动它们。

    这时,有些教官看到了齐天阳,有些奇怪他怎么会来这里用餐,他向来是有特供的啊!

    但是看到他对面那个清丽的女孩子时,都会心一笑,不再说什么。

    谁不知道,齐院长现在和秦教官是情敌,都喜欢一个叫那洁的新生。

    齐天阳自然知道那些人目光里的深意,但是他是不在意的。

    因为清者自清,有一天终是会真相大白的,而那洁则是一个劲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浑然未觉。

    “不合胃口吗?”齐天阳忽然轻笑着问。

    那洁回过神来,便见着面前的那个盒饭已经被她戳得有些惨不忍睹了,而她一口还没有吃。

    她脸一红,低下头:“不是的,只是…”

    齐天阳将自己那份送到她面前,将她的放到自己面前,这个动作让许多人都抽了一口气…

    女主仍是不知情,只是推让着:“齐院长,这不行,都成这样了!”

    “齐大哥。”他笑着纠正,然后挖了一口饭放到自己的嘴里,斯文地吃起来。

    “哦。”她开始吃饭,再不吃,就有些对不起人家了。

    齐天阳发现,除了在秦陆面前,其实那洁对感情是有些迟钝的,就像是前几天,明明一个男生将一封情书放在她的手上,她硬是没有明白,然后还给了人家——

    说信发错了,收信人不是她!

    情书,她都不知道有情书这么回事吗?

    但这背后,他替她有些心酸,她可能,真的是连一个写信的人也没有吧!

    今天在楼上看到她一直无精打采的,秦陆也没有来,中午的时候,瞧见她往这边来,他想也不想地,也没有顾着彼此的身份,就直接过来了。

    他看着对面的小姑娘,心里溢满了柔情。

    在齐天阳的人生中,女人这个名词是不具有代表性的。

    他有感情的只有母亲,而面前的小丫头,他只是远远地瞧着,但是她与自己,有着天生的血缘关系,而且她长得这么好,这么招人喜欢。

    他一下子就喜欢上她了,只是,他想保护她的时候,她的身边已经出现了一个保护她一辈子的男人。

    而今天,像是保护家园的狼狗终于放了假,他这才暂时地上了场。

    她的唇边有一个小小的米粒,他笑着帮她拭掉…

    那洁呆了,餐厅里所有密切注视着这里的人都呆了…。

    齐院长这是公然地要撬秦教官的墙角啊…

    在这么密集的目光下,当然,还有镜头。

    下午秦陆刚到办公室的时候,皇甫军校的网页上就出现一幕幕惊天动地的镜头…

    他的小妻子和齐天阳坐在餐厅一角,似是深情相对,齐天阳的手,放在她的唇边…

    秦陆的脸僵住,他冷着脸,拨通了一个号码,那边学校的网络维护员接听了电话。

    “我是秦陆,立刻将那些照片给我删掉!”他的声音很冷,命令也十分直接。

    网终维护员惊了一下,今天他还没有上网呢!

    连忙打开一看…唔…这,谁干的!

    ------题外话------

    明天必定精彩,两帅锅,还有小夫妻谁征服了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