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067 不失控,就不是男人!

067 不失控,就不是男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吻过后,秦陆瞧着她晕红的小脸,低低地笑着:“再哭,我就吻你!”

    她委屈地瞧着他,眼泪就挂在小脸上,美得惹人怜爱。

    他又叹口气,倾身含着她的小嘴,轻轻地吮着,声音有些暗哑:“宝宝,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

    刚才,她在浴缸里,软得像是一滩春水一样,几乎将他给淹没。

    她那么软,那么甜,他好想再尝尝那种滋味。

    虽然偶尔的强迫让他感觉很兴奋,很刺激,但是他最喜欢的,还是她软软倒在他怀时的样子。

    小脸染着绯红,一双眼里氤氲着雾气,那双眸子因为他而染上了浓浓的媚态,美得不可方物。

    每次见着她这样子,他的心就柔软得不可思议,所有的坚硬都弃甲投降了。

    现在,她又这般瞧着他,他全身都热了起来。

    而那洁在他的目光里寻到了那份渴切,她有些羞怯地转过身子,不想再理会他的无理欲*望!

    但是秦陆的兴致来了,哪会这么容易放过她。

    他从背后抱着她的身子,继续求*欢。

    “宝宝,好不好,我还想来一次,我轻点好不好!”他咬着她的小耳朵,那里一下子变成了绯红色。

    她忍着那股子的快意,咬着唇不出声。

    “是不是又咬嘴唇了?”随着他的话音,他的手指了探了过来,只是这次没有让她咬,而是探进她的小嘴里,有些撩拨地在里面兴风作浪着。

    她忍不住,轻轻地哼了一声……

    她想转过身子,但是他抱得很牢,好一阵子的激狂过后,才平静了下来。

    他抱过她的身子,大手在她身上仔细地检查着:“宝宝,没有伤着你吧!”

    她颤着身子,小手捉住他的大手:“别再摸了。”

    他知不知道,女人的身体,有的地方就像是军事基地一样敏感,而且刚刚她又那样的。

    他怔了一下,才明白她的意思,于是抱着她的身子,又有些不老实起来。

    那洁按着他的手,脸上染满了红晕,趴在他的胸口,有些可怜巴巴地说:“秦陆,我累了!”

    他这才从激动的情绪中过来,虽然今晚他一直都很温柔,但是昨天到今天,她都没有怎么好好休息,刚才又连着做了两次,时间又都很长,真的有些累了。

    他的大手抚着她光洁的背:“那你睡,我哄着你。”

    她抬起小脸,“我又不是小孩子!”

    他温柔地亲了亲她的小嘴,“还说不是,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

    她将脸又埋到他怀里,他沉沉地笑,将她的小脸抬起:“我不笑你了,起来吧,也不怕闷坏了!”

    她看着他,忽然又低下头,在他的胸口狠狠地咬了一口。

    他有些强势地拉起她的头,对准她的小嘴就是狠狠一吻,吻得够了,才说:“真是够暴力的。”

    她也不让步,“秦教官也不差!”

    看来她有些恢复生气,秦陆似笑非笑地说:“要不要我们比比!”

    她尖叫一声,想跑,但是脚又不能下地,只能束手就擒。

    看着秦陆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个遍才放开她的身子:“下次再不听话,就动真格的。”

    今天是体贴她的身体,不然他早就不客气了。

    也不知道这丫头的身体什么时候能好…秦教官的心里满是怨念啊!

    睡着的前一秒,她听到他在她的耳边念着:“宝宝,我们算是合好了。”

    第二天起床,他仍是当了老妈子替她穿衣,替她洗脸刷牙,就差擦屁股了。

    那洁的脸红成了猴子屁股,直到学校的时候,他更是过份了,直接抱着她去了教室,将她放在座位上…

    这个举动,也成功地载入了皇甫军校的史册。

    军训时,那洁有些无聊地瞧着同学们乱蹦乱跳的,心里有些羡慕,她现在哪里都去不成。

    秦陆抽空过来瞧了瞧坐在草地上的她,柔声问:“地上凉不凉?”

    “还好。”她看见有几个同学的目光朝着这边好奇地瞧过来,有些脸红地说着。

    秦陆笑笑,摸了她的头一下,“乖乖坐一下,中午的时候我陪你。”

    他说着就跑到了中央,指挥着同学训练。

    那洁瞧着他修长的身影,英姿勃勃…她想起昨夜,他的身体,他的温度,还有他的欲*望…还有他的无赖!

    夜里的时候,她醒了过来,就感觉到他的大手正在自己的身上抚触着,她忍着才没有发出声音。

    但她也充分了解了一个成年男人的欲*望有多可怕,有多强烈!

    她闭上眼,那磨人的抚触好一阵子也没有结束,好几次太强烈,她几乎叫出来,她也似乎听见他的低笑声。

    他真坏!

    真可恶!

    真无赖!

    “谁无赖啊?”面前一张清秀的脸蛋,然后是暧昧的眼神。

    那洁吓了一跳,瞪着面前的何文云:“你怎么吓人?”

    何文云完成了任务,被允许休息一会儿,其实她知道,那是教官放她过来陪他的小情人的。

    何文云笑得一脸神秘:“那洁,你刚才说谁无赖?是秦教官吗?”

    那洁的脸红了一下,然后很快地说:“你听错了吧!”

    何文云在她面前摇着中指,“不诚实的孩子不是好孩子,会被秦教官狠狠地惩罚的哦!”

    “去你的。”那洁说了个粗话,然后目光放在远处的秦陆身上。

    何文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然后十分惋惜地说:“秦教官这么帅,竟然死会了,还是我们班上的同学,真是太可悲了!”

    那洁抿着唇,但是脸很红很红。

    看到她这样,何文云又有些三八兮兮地说:“那洁,秦教官那方面是不是很厉害?”她说得挤眉弄眼的。

    那洁红着脸,假装听不懂,有些不自在地说:“什么厉害?”

    何文云直截了当地说:“就是夫妻那档子事。”

    她顿了一下,尔后十分暖昧地说:“那个做*爱。”

    那洁垂下头,好半天都没有抬起头来。

    何文云凑过去,“我听别人看片子,说是女生能被男人做得晕死过去,你有没有过?”

    那洁伸手捶了她一下:“乱说的。”

    可是她的脸红得不成样子,何文云一下子明白了。

    然后就是一脸神往,“原来,传说都是真的。”

    她火速低头,“教官一天几次?”

    她问的是一天几次,而不是一晚上几次!

    意思是说,她知道秦陆那天在休息室里对她…

    那洁不说话,何文云嘿嘿笑了两声:“其实那天,大家都瞧得出来,教官可能是失控了,男人嘛,不失控,就不是男人了。”

    她说得一副过来人的样子,那洁反问:“你怎么会知道的?”

    “电视上呀,还有就是你和秦教官,就是活生生的教材啊!全班同学都知道。”她说得理直气壮的。

    然后又三八地问:“到底几次?三次?”

    那洁不说话。

    “四次?”

    那洁不吭声。

    “五次?”何某女的声音有些颤抖了。

    那洁抬了一眼,欲言又止。

    何文云摸着自己的头,感觉天悬地转:“秦教官,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一夜七次郎吧!”

    那洁声音很小:“也不是每天都那样,我要上课,他也挺忙的。”

    她想了想,不放心,又加了一句:“你别出去乱说!”

    “我一定不乱说。”何文云指天发誓——我一定要好好地传一下。

    她望向秦陆——瞬间觉得秦教官身上长满了肌肉,朝着那洁走过去,“老婆,我们来做吧!”

    扑地一声,她笑了出来。

    那洁瞪着她,她连忙举起手:“好好好,我将脑子里的黄色废料全都消化掉,然后排出体力好不好?”

    那洁脸望向前方:“那最好了!”

    何文云瞧着秦教官过来,立刻拍拍屁股走人。

    秦陆弯腰抱起她的身体,“休息了!”

    她将头埋在自己的怀里,因为班上的同学都在笑着。

    秦陆用身体挡着,亲了一下她的小嘴,她捂着唇,瞪着他。

    他笑:“不喜欢,下次就不亲了啊!”

    到了休息室里,奉管家早将东西准备好,然后自己识趣地退了下去,将空间留给自家的少爷谈情说爱。

    秦陆抱着她,先进行喂食,尔后才抱着她到沙发上,帮她的腿清洗一下,再喷上一点药。

    那洁的声音微微颤着,“秦陆,好了。不要了。”

    她说的是伤口,他却有些不怀好意地说:“少奶奶,还没有开始呢,就说不要了?嗯?”

    他抱着她,回到卧房里。

    自从被司令窥见他们的情事后,他打定主意,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在卧室里办完。

    两人躺在床上,他叹了口气,温柔地抚着她的小腿:“这两天不能逞能,得好好地养着,好不好?”

    她颤着身子点头,他忽然又问:“今天那个女同学又和你说了什么?你脸红成那样?”

    那洁想起那个一夜七次论来,吓得立刻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就是说秦教官长得帅。”

    她不动声色地拍着马屁,希望能混过去,要是被秦陆知道了,不笑死也会折腾死她!

    但是秦陆怎么会不了解她小脑袋里想的什么,他也没有追问下去,只是轻轻地说:“睡觉!”

    说着,真的没有再动手动脚,那洁一会儿也安然地在他怀里睡着了。

    下午的时候,经过何大嘴的一番添油加醋,秦陆和那洁的那点子事被夸大成——秦教官性*欲旺盛,每天都要七次!

    可怜的那洁,十八岁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所以,大伙的目光都有些暖昧不清,秦陆叫出一个男同学,一起示范了一组动作后——可怜的男同学,颤颤惊惊地将自己今天才得到的火热信息全告诉了秦教官,还特别招出了何八卦的大名。

    秦陆望向何文云,眼子里染上了一抹笑——

    原来他的小妻子和别人说他有七次。

    他想了想,有过吗?

    好像是有一天做了许多次,看来他还得努力,他的小妻子连次数都记得清清楚楚的,说明他还不足以让她投入。

    所以晚上回到家的时候,秦陆换着她的身子回到家。

    他是直着抱着她的,所以,在他来到卧室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

    她扭着身子,挣扎着:“秦陆,放开我!”

    他勾了勾唇:“感觉到危险了,好现象!”

    他非但没有放开她,还有些过份地将她的身体朝着自己按了一下,暗示着…

    那洁睨了他一眼,“我腿疼!”

    她找着借口,秦陆淡淡地笑着,坐在床头,让她趴在自己身上,他把玩着她精巧的小下巴,声音有些暗哑地说:“可是,我们今天还差七次。”

    她一听,脸立刻就红了,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低低地说了句‘大嘴巴!

    秦陆笑,然后摸着她的小脸,“你们小女生之间什么都说的吗?”

    他是不反对了,但是她确定他们的房事也要让所有人都知道!

    她咬着唇:“我又没有这么说。”

    “那是她猜的喽!宝宝,你说要是我做不到,是不是辜负了别人!”他有些无赖地说着。

    她的脸更红了,急急地说:“这和别人又有什么关系。”

    他笑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是哦,我们的事情和别人没有关系,可是今天,宝宝想要几次呢!”

    他问得很正经的样子,那洁想起身,想逃走,他只消一只手放在她的背上就足以制止她了。

    她红着脸:“还没有吃饭呢!”

    他点点头:“对哦,还没有吃饭,吃完饭再做!”

    “秦陆!”她有些急了,瞪着他,满脸的红。

    他终于笑了,将她搂到自己的怀里:“我逗你呢!看你,这么认真!”

    他搂着她,抱着到外面,小心地伺候着…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顺手接起来。

    只两秒就神色凝重了。

    那洁有些奇怪的说:“什么事?”

    他朝她打了个手势,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就对着那边说:“欧阳叔叔,抱歉,这帮不了你。”

    说着,他挂了电话。

    一会儿,手机又响起来,他没有接。

    手机不停地响着,让那洁的心都揪了起来。

    她小心地看着他,有些害怕——他的神情好严肃哦!

    秦陆对着她淡笑了一下,然后继续喂她吃东西!

    “小洁,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她讶异:“今天又不是周末。”

    他揉着她的头发,“你的腿又不能训练,只要不是太晚,没有关系的!”

    她瞧着他的脸,小心地问:“是不是她又出事了?”

    秦陆点了点头:“是,知道孩子没有了,在闹着呢!现在在医院里!”

    那洁抿了下唇:“知道是谁的孩子吗?那人不应该负起责任吗?”

    秦陆叹了口气,她哪里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有时候,并不是像她与他这样,一对一的,很多的时候,一个女人怀孕,不知道孩子是谁的也是正常的。

    这并不奇怪了,但是秦陆是接受不了的。

    他从身体上,到心理上,都有一种很深的洁癖!

    所以安安,在他的心里,已经不具备任何让他怜爱的条件了。

    以前也许在身体上不能接受,但是心理上觉得她是可爱的,但是现在,她的自暴自弃,她的放纵不仅毁了自己,也彻底地断了秦陆最后的一丝愧疚。

    每个人做任何事,都要自己负责,安安也是如此。

    不是她做了错事,就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别人的错。

    也许他是辜负过她,但他觉得不适合的人,就该忘却,也许可以留在记忆深处,但是这不应该影响今后的生活。

    最重要的人,永远是和你一起生活的。

    原本,安安在他的心里,是有一席位置的,但是现在,他觉得没有必要了。

    她和她的家人在想什么,他都明白,上次去了,也有抽不了身的打算,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那么等不及了吗?

    他知道安安有病,但是欧阳文峰还有欧阳夫人,也有病吗?

    他们知不知道他们的纵容会害了安安,让她一辈子也无法独立,一辈子也无法走出来。

    安安并不是多爱他,她只是享受那种被许多人爱的感觉,她容忍不了别人不爱她。

    如果他今天不结婚,如果他不爱小洁,安安也许就那么快活地过着她女王的生活,但是他结婚了,她不舒服了,她受不了他的移情别恋。

    但她可知道,在他和她结束的时候,他已经不爱她了。

    因为无法给她爱,所以他便不爱她。

    他知道有时候,自己是有些薄情的,但是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生活,他不得不如此。

    这个世上,并不是一个欧阳安让他记挂,他还有母亲,还有父亲,还有司令…

    奇异般的,小洁来到他身边,他才知道,爱情是这么美好。

    他可以亲她,可以爱她,可以帮她洗澡,和她相处的一切都那么新鲜…

    他享受,他喜欢,他也不容许别人破坏。

    他抱着她出去,将手机留在了家里。

    坐到车上的时候,她垂着头问:“我们去哪儿?”

    他的手放在她的脸蛋上,扳着她的小脸,让她看着他的面孔:“小洁,说话要看着我!”

    他说这话的时候,她想起他们做那事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不允许她不看着他,非要她睁着眼,望着他的脸…看着他的表情。

    她的脸蛋一下子就红了,秦陆的唇缓缓扬起,声音低沉了几分:“小洁,告诉我,你想到什么了?”

    她的颈子都布满了红晕,他是了解她的,只要她心里想着什么不纯洁的东西,她的颈子就会红起来,但是耳朵不会红。

    她的耳朵,只有他在亲她的时候才会染上淡红,会红得像是粉玉一样可爱迷人。

    他现在就想看见这种颜色,于是凑了身子过去,轻轻地吮住她的小耳垂,如珍似宝地吻着。

    她的身子颤着,完全不知道手往哪里摆放。

    他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肩上,然后自己的抱住了她的身子,将这个吻加深了,移到她的小嘴上,将粉色变得更为红艳。

    他结束的时候,她的脸蛋红红的,低下头更不敢看他了。

    这次秦陆没有再为难她,只是替她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就坐正身体发动车子。

    那之前,他轻笑了一声,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笑她。

    “可恶。”她扁了小嘴,将脸别向一边。

    秦陆掉过头看着她:“吻你也生气?”

    她不说话,其实心里也算是甜甜的吧!

    他停车的时候,她有些讶异他会带她来ktv,在她的印象中,秦陆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

    他帮她解开安全带,一边抱着她下车,一边解释着:“没有别人,就只有我们两人!”

    她抿了下唇,将头靠在他的肩上,“那我们就玩两个小时吧!”

    他亲了亲她的小嘴,发现自己已经是无视场所了,因为她的小嘴太诱人,他无时无刻地都想亲到她。

    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秦陆还是开了一个大包厢,因为他不喜欢那种狭小压抑的感觉。

    他一直抱着她,所以也引来了一些注视,但是他十分自然地走进去,点了些饮料之类的。

    那洁看到他点了酒水,不禁有些抗拒:“还是不要喝酒精类的东西了。”

    军训期间是不允许的,秦陆笑,为她和自己各开了一瓶啤酒,那种很小的瓶子的,一边递给她一边说:“少喝点没什么的!”

    “原来你不是乖宝宝!”她睨了他一眼,他都敢喝了,她有什么不敢的。

    秦陆笑笑,然后搂着她到自己怀里:“你才是乖宝宝,是我一个人的乖宝宝。”

    说着,又低头吻住她,这一吹,不像是车里的浅尝即止,也许是因为这里昏暗的灯光,也许是因为正在放的情歌,总之,这么大的空间里,只有两个年轻的男女,是不可能不发生点什么的。

    他吻得缠绵,密密地吻着她的小嘴,让她为他开启,让她跟随着他一起翻江倒海…他的怀抱,那么炙热,几乎让她无法呼吸!

    那洁倒在他的怀里,早就软成了春水,他觉得自己拥着的,是一具再柔软不过的身子,那么娇小,那么惹人怜爱…。

    所以,动作也有些大胆了起来,到最后,有些一发不可收拾了。

    但是秦陆还是忍住了,虽然他和她在休息室里做过,但毕竟那也是他的地方,而这里,他是怎么也接受不了的。

    将她扶好,目光在瞧见她胸前的扣子解开一大排的时候,眼眸深了些。

    他伸手替好重新扣好扣子,她脸红得不像话,垂着头。

    “好了小洁,你是不是也应该帮我扣好!”他轻咳一声,有些戏弄地说着。

    她咬着唇抬眼,对上他有些凌乱的衬衫,心知是方才自己太激动,所以扯乱的。

    她红着脸,抬手想将那两颗扣子扣好,但是秦陆制止了她,非但没有扣好,他又解开两颗,然后将她的手放进去——

    她一惊,下意识地反抗着,“秦陆…”

    他微微一笑,刮了刮她的小脸蛋:“我只是觉得你有些冷,想让你的手暖和一点罢了!”

    她脸发烫,原来是她错怪他了。

    是错怪了吗?一会儿他唱歌的时候,她又不确定了,因为他的手,捉着她的手,四处移动着…

    她想抽回来,他不让,还是带着她的手,在他的身体上放纵地来回扫荡着…

    “变态。”她小声地说着,身体是卧在他的怀里的。

    秦陆正在唱歌,是当下十分流行的歌曲,某小天王的最新力作。

    她忘了自己的手还在敌占区,惊呼一声:“原来,你也喜欢他。”

    秦陆低了头,没有再唱下去,而是眯了眯眼,“这么说,你也喜欢他?”

    那洁哪知道她已经挑起了一个野兽的兽性,她毫无心机地点着头,一脸兴奋,要不是秦陆按着她,她几乎要跳起来:“嗯,我真的喜欢他的歌,他写的歌好好!”

    秦陆将话筒放到她唇边,“你来唱。”

    说着,抱正了她的身体,让她侧坐在他的大腿上。

    那洁不疑有他,就唱了起来。

    她的声音有些冷清,在这热闹的ktv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就是这种声音又显得那么的空灵,像是能将人的思绪都抛到九宵云外去,让人在繁华的尘世中找到一丝安宁。

    不得不说,秦陆也是被惊艳了,他没有想到那洁唱歌这么好,她几乎是具备了当歌手的条件,加上外在…

    他低头问:“小洁,有人找过你去唱歌吗?”

    她摇了摇头,“没有,我没有来过这些地方,一直是在家里唱着玩玩。”

    秦陆没有再说,不管是秦家,还是他自己,都不希望她去接触那个鱼龙混杂的娱乐圈,更何况,秦家的地位也不允许她出去抛头露面。

    以后,她就只能唱给他一个人听!

    于是,霸道的秦少爷就直接将话筒交给了她,而且专门点那种十分抒情的歌,她唱着,他觉得就像是她在向他诉说着一样…

    他不知道的是,那洁唱着的时候,门口一直站着一个人,表情莫测地瞧着里面,隔着一道玻璃门,他可以看得出里面是一对男女。

    他想推门进去,但是又怕惊动了里面的人,所以就一直站着,听着。

    那洁唱了十几首之后,觉得累了,就将话筒还给了秦陆,有些撒娇地说:“我不想唱了。”

    说完,就滑下了身体,自动地躺在他的大腿上,他有些哭笑不得——

    不知道谁高兴他的教育成功呢,还是失败!

    她是和他很亲密了,可是,却一点也不怕他了。

    当然,秦少爷并不是要秦少奶奶真的怕他,他只是觉得自己得保持一点威严,然后在一些特殊的时候用上…

    比如说,让她听他,她不敢不听!

    又比如,他喜欢什么样的方式做,她也不敢不听…

    想到她含羞带怯的样子,他的身体就骚动起来,但也知道,她累了。

    于是轻轻地唱着,直到她闭上眼睛。

    他低着头,看着她沉睡着的脸孔,心里是平静的,在出来之前的那份烦燥已经被冲淡了。

    他打算回去,抱起她的身子,一手推开门。

    有些讶异地瞧着门外站着的人,那个穿得很体面,看见秦陆出来,立刻拿出一张名片,双手奉上,“先生,我想请这位小姐去我们公司发展,我是星艺公司的艺术总监,这位小姐很有前途!”

    他悄悄地看了一下秦陆怀里的睡颜,心里震动了一下,他寻找了许久的未来巨星就是她了。

    虽然闭着眼,但是他可以感觉到她那种空灵的美丽,还有她的年轻,干净到几乎是不染尘埃的气质,会让歌迷爱死她的。

    秦陆随意地看了看名片,心知眼前的人并不是个骗子,但是他还是没有兴趣。

    他知道小洁的歌被人听见,势必会有人来挖的,但是她现在是在他的保护下,谁也不能接近她。

    秦陆知道自己算是个老派的男人,他不喜欢自己的妻子去娱乐别人,就算是简简单单的唱歌也不行。

    所以,他静静地瞧着面前渴盼的男人,很轻地说:“对不起,我太太不会去的!”

    太太?

    这个小姑娘应该不超过二十,怎么就结婚了?

    总监大人表示惋惜,尔后一想,又说:“我们可以对她的婚史保密的,不影响她的工作,她将来,是一颗完美的巨星!”

    “对不起!我没有兴趣!”保密?保密个屁!

    他秦陆的婚姻需要向人保密吗?

    他轻轻地绕开面前的人向前走,那人怔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遭到拒绝,他三两下就追了过去,“先生,你应该问问您太太的意见,也许她会有兴趣向这方面发展的!”

    秦陆顿住步子,用一种十分淡漠地语气说:“她不会喜欢的!”

    小洁和他一样,并不向往那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她喜欢宁静的生活,而他也是。

    当了明星,看似风光,但是再难有那种两人依偎着一起,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电视的时光了。

    秦陆是个有抱负的男人,他觉得他和小洁的未来,没有必要让妻子去抛头露面换得。

    骨子里,他和秦司令想法是一样的,演艺圈的,那叫——戏子!

    他直直地走向自己的车子,后面的那个也追了过来,来不及叫住人,因为秦陆已经发动了车子。

    他只来得及拍下秦陆的车牌号,依着这个,他就能找到那个女孩。

    秦陆带着那洁回家,直接抱她上床睡觉,他搂着她的小身子,搂得有些紧。

    他感觉他怀里的这个小东西,像是长了一双翅膀,一不小心,她就会飞走了。

    那洁睡得迷迷糊糊的,睁着眼,“秦陆,你怎么了?”

    他低头,轻声哄着:“快睡吧,宝宝,明天还要上学!”

    她的脸上有着两朵可爱的红晕,他分别亲了一口,又拍了拍她的背

    一会儿,她又睁开眼,有些可怜地说:“秦陆,你抱得太紧了!”

    他回过神来,立刻松了一点下来。

    她的小嘴呼出一声十分舒畅的叹息,秦陆听在耳朵里,竟然觉得就像是天籁一样。

    他亲亲她的小嘴——他家小洁,什么都是好的!

    就是叹口气,也比别人来得清新!

    抱着她的小身子,他满足地闭上眼,不去想不去猜测,手机上会有多少个未接来电,会有多少个信息。

    天亮的时候,他亲亲她的小脸:“小懒猪起床了!”

    她不肯起来,蹭着他的身体。

    小脸趴到他的胸口,小嘴呼吸着,一热一热地灼着他的肌肤。

    秦陆感觉自己的身体迅速复活了,只是,时间不够。

    他的手摸着她的头发,“再不起来,我要亲你了!”

    她立刻爬起来,但是一下子竟然忘了自己的脚有伤,结果,痛叫一声…

    “小洁,怎么了?”他连忙捉住她的脚,仔细察看着。

    她忍着眼泪:“疼!”

    他替她活动了两下,还好,没有伤到。

    抬眼,瞧着她委屈的小脸,挂着两颗眼泪,他笑:“又哭了。”

    伸手替她拭去眼泪,然后想替她穿衣服的,但是一瞧着,眼就移不开了。

    晨光下,她身上的睡袍卷到了大腿根处,一双白皙诱人的美腿就这么裸*露着出现在他的面前。

    秦陆几乎屏住了呼吸,一双眼也变得炙热起来。

    那洁很快就注意到了他神色的变化,他的眼里,再是明显不过的*。

    她拢起双腿,结结巴巴地说:“不是要起床吗?”

    她的手,胡乱地将上面的睡袍往上拉,但是怎么拉觉得还是短!

    秦陆回了神,抱着她的身子往更衣室里走去,“我带你去换衣服!”

    她搂着他的颈子,心有些颤,她是感觉到他的情动的,但是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

    秦陆放她坐在小沙发上,然后在衣柜里拿出干净的衣服给她穿上,最后的时候,他蹲着身子,握着她洁白的脚丫子,温柔地替她穿上袜子,再上鞋子。

    他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神情和动作都很自然,像是做了许多次一样。

    但是她是知道的,他从来没有这般委屈自己,为别人这么服务过。

    她咬着唇,忽然问:“以前,你也这般对她吗?”

    秦陆的身子顿了一下,才说:“没有!”

    她不再问,他却继续说下去:“我不太适应接近她!”

    不仅安安,还包括所有的女人,只有母亲陆小曼,他不排斥,即使如他爱着安安的时候,也是不喜欢和她接近的。

    他这么说着,那洁有些愧疚,低着声音道歉:“对不起!”

    “傻瓜,道什么歉呢!”他摸了摸她的头,抱着她去洗了脸刷了牙,最后,好命地坐在餐桌前等他做早餐。

    那洁看见他的手机放在餐桌上,她也无聊,想玩一下小游戏,按了一下才发现关机了!

    她笑着打开,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信息声音。

    当她看完,脸色一变。

    那些电话和信息,都是欧阳家的人打来或是发的,当然也有欧阳安,问他什么时候去看她,他们的孩子没有了,云云…

    那洁丝毫不怀疑秦陆,因为他是个很纯綷的人,不会去做这种事情。

    她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原来他昨天出去,是心情不好!

    等他出来的时候,看了看开着的手机,轻轻地问:“都知道了?”

    “嗯。”她点了点头,两人沉默着用餐。

    一会儿,她说:“你要不要去解释一下,并不是你…”

    她的话让秦陆笑了,他摸了摸她的头,“傻瓜,这种事情只能越描越黑,当别人想赖上你的时候,自然会主动找你!不理会就是了!”

    “可是…”她垂下头,心里是有些心疼他的。

    明明不是他的错!

    秦陆当然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淡淡一笑:“小洁,快吃,吃完了去吃上学呢!”

    她嗯了一声,快快地吃,那听话的样子让秦陆很满意。

    她见着他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也就放了心。

    可是,到了学校,杜校长却紧急地将秦陆给召进他的办公室里。

    他擦擦额头的汗,感觉到十分地为难:“少爷,出事了!”

    秦陆淡笑着:“杜校长叫我秦教官吧!这样自在些!”

    他没有司令那么古板,而且杜校长身上的奴性也该改一改了,如果不改,哪能当好一校之长,站出来气势就输了一大截!

    杜校长急得和什么似的,也就顾不得什么主仆论了,又快又急地说:“欧阳家将你给卖了!”

    情急之下,他说话也有些粗鲁了。

    秦陆挑了下眉,坐到一边的沙发上,双腿交叠起来,瞧来一副万分尊贵的样子。

    杜校长跟过去,“秦教官,您怎么一点也不急,那个欧阳安真不是好惹的,直接和媒体说她刚没有了的孩子是你的!”

    秦陆冷冷地笑了,“是吗?有证据吗?”

    杜校长一跺脚:“这空口白牙的哪有证据来着,还不是陷害嘛!”

    上次的事情,那同学没有追究,所以,他觉得自己到了投桃报李的时候了,也该好好地为少爷出出主意!

    秦陆淡淡一笑:“校长知道是陷害,就不该这么慌乱!”

    说着,拍拍身上的皱折:“我还有课,就先到这吧!”

    校长眼巴巴地瞧着秦陆走出去,这,这,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啊!

    秦陆到操场上的时候,那洁小声地问:“有事吗?”

    他拍拍她的小手,“没事,就是被一只狗咬了一下!”

    本院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