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079 生日,激情占有!

079 生日,激情占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洁侧头看着秦陆,忽然生出了勇气,走过去两步,拉着秦司令的手臂,有些撒娇地说:“爷爷。”

    她的眼,睨了一眼秦陆。

    小女儿的娇态让秦司令开心得胡子都抖动了一下。

    他摸着下巴,十分严厉地斥责了自己的孙子:“秦陆,快不许欺负你家媳妇!”

    秦陆就站在那里笑,好看的唇轻轻扬起,有意无意地勾弄着她的情潮。

    稍后,他才轻笑着:“有司令护着,我哪敢欺负她!”

    他走到那洁面前,十分诚心地说:“少奶奶,以后我再也不欺负你了!”

    他那样子,分明是更过分的挑逗。

    那洁一个小姑娘,被他弄得一脸红。

    而且人这么多,她一时又下不了台,只得抱着秦司令。

    秦司令抱着她的小肩膀,疼得要命,一脚往秦陆的身体踢过去,当然是作个样子罢了,秦陆顺势的闪开了。

    他笑着:“司令也不能这么偏心来着,有了小洁直接孙子就不是人了。”

    秦司令今天心情很好,听见他这么说,便笑骂着:“你这个小畜生!”

    秦陆这时拉过那洁的身子,将她圈抱在自己的怀里,“司令骂人,可是连小洁也一起骂进去了啊!”

    那洁睨了他一眼,秦陆的眉眼都含着春情,这时,他们是站在大厅的中间位置的。

    他倾身在她的额头上一吻,然后低着她的唇,喃喃地说:“宝宝,生日快乐!”

    他没有放开她,这时音乐也放了起来。

    他带着她,轻轻地摆动着身体,全场,都看着这对俊男美女,有些痴了。

    这一幅画面定格,宛如童话,宛如这世间最美好的一切。

    在场的虽然很多都是政界的大佬们,但是谁没有年轻过,于是不由得回想起以前,眼睛都有些湿润。

    音乐停止的时候,秦陆也停了下来,他低头,深深地瞧着怀里喘着气的小人儿,他低喃着叫着她的名字:“小洁。”

    那一声清雅的呼唤,似乎他们回到了几个月前订婚的晚上,她与他,仍很陌生,却在一舞过后,一起分享了一个轻吻。

    她的唇轻颤着,因为在他的眼里看到了熟悉的*。

    “秦陆…”她的声音脆弱,透着一抹无助。

    他的手,捧着她的小脸,慢慢地凑近,最后吻上她果冻般的唇瓣…

    大手握着她的小腰身,秦陆吻得有些深,她先是有些僵硬,尔后也被他引诱了,踮起脚尖,承接他的唇…

    “宝宝…”他呢喃着,眼神幽深地瞧着她满脸的红晕。

    那洁垂着头,不敢看他。

    他勾起她的小脸蛋,微微一笑:“再来一次!”

    秦陆不是个小家子气的人,他想吻了,就是这么多的老人儿面前,他照样吻!

    他怀里的是他的媳妇儿,想怎么着都行!

    他索性抱着她的身子,将她柔弱的小身体扣在自己身上,吻得越发有些深入了,那洁的小手紧紧地抓紧他的衣服,甚至于软倒在他的怀里。

    秦司令如沐春风,嘴里却对着身边的人说:“让大家看笑话了,我这孙子就是不争气,成天地离不开老婆!”

    别人当然附和着,“秦公子正当少年,恩爱点是好事。司令眼看着就要抱重孙子了。”

    秦司令当然更高兴了,举杯和左右喝着酒。

    秦陆松开她的小嘴的时候,那洁几乎要站不住了。

    她倒在他的怀里,低低地说:“秦陆,我腿软!”

    他笑,又低头亲了亲她的小嘴,“怎么会软的?”

    她睨了他一眼,眼里有着娇嗔:“坏蛋!”

    他的笑意更深了一点,抱着她,带她去一边布置好的台前。

    上面放着一个十八层的大蛋糕,旁边是叠起的杯子。

    秦陆拿起切刀,让她一起握着,切之前,他微微笑着瞧着她紧张的小脸:“许个愿!”

    那洁冲他甜甜一笑,双手合十,闭上眼许了一个愿望。

    他们一起切蛋糕的时候,他低声问:“许了什么愿望?”

    她的小脸漾着笑意:“不告诉你,告诉你就不灵了。”

    秦陆面上十分正经,外面完全看不出他正说着儿童不宜的话:“我知道,宝宝许了什么愿!”

    她有些讶然地瞧着他,“你知道。”

    他勾唇一笑,轻轻地说:“当然是希望我身体健康…好满足我的宝宝无止境的*!”

    他越说越不像话,那洁脸红着斥责着:“秦陆,这里好多人呢!你不能…”

    他有些不正经地在她的小脸亲了一下,当然有蛋糕挡着,没有人瞧得见。

    只是后面的小丫头看见了,捂着嘴笑。

    那洁瞪他一眼,表示无语。

    秦陆微微一笑,又恢复了他贵公子的神情。

    整个晚上都很开心,那洁坐在沙发上享用着秦陆为他端来的美食。

    只是有些遗憾——他不能总是陪着她。

    她的眼,跟随着他的身影,他正站着和几个年纪稍轻的男子说话。

    “还习惯吗?”一道身影在她身边坐下。

    那洁侧头一看,几乎要跳起来。

    因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齐远山。

    这次见面,多了不同的意味。

    本来,那洁将这事儿刻意地淡忘,她知道齐远山的身份不会轻易地承认她。

    而她也无意于去破坏现在的一切,所以她没有想过去见他,认祖归宗什么的。

    她也没有想过,齐远山会主动地接近她。

    她有些紧张地瞧了左右,她的神情也没有逃得过齐远山的审视。

    缓缓地,他开口了,中年男子的嗓音有些低沉,有着安抚人心的作用。

    “天阳都和你说了吧!”他开门见山地说着,声音很低,而且不时地和经过的人用眼神打着招呼。

    那洁有些局促,有些不安。

    她的小手绞着,完全不知所措。

    坐在身边的这个男人真的是她的父亲?

    她做梦也想要的父亲?

    当他这么真实地出现时,她又觉得那么遥远…

    “小洁!上次的事情天阳和我说了。”他继续说着,十分小心地注意着左右的动静,“这几天,早就想见你,但是你也是知道的…”

    他的唇角泛起一抹苦笑,“我只能在这种场合见你!”

    那洁的小脸黯然下来,她低着头,轻声说:“我明白的!”

    她这么说着的时候,齐远山是十分内疚的。

    那天的事情对于哪个小姑娘都是一个不小的冲击,而她甚至不能和秦陆说。

    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如果当初他没有那么粗心,美慧不会走。

    小洁和她也不会受苦那么多年。

    于林强,他是不方便出手的,天阳帮他做了他想做的事情。

    他缓缓地呼出一口气,身在高位,已经有了许多的无奈,甚至于不能和自己的女儿立即相认。

    “小洁,这些年,你受苦了…我会补偿你的。”他说着这话的时候,是苦涩的。

    他知道自己补偿不了美慧的青春,补偿不了小洁的童年,其实他何尝不是在痛苦和煎熬中度过了十八年。

    这十八年来,他没有一刻是忘了美慧的。

    她走的时候,他不知道她怀了孩子,后来知道了,已经找不着她了!

    当他知道小洁的存在,那天在皇甫军校的操场上,他险些失控了。

    他用了毕生的自制力才没有直接去找上秦陆,没有直接将他狠揍一顿!

    他齐远山的女儿,竟然像一个货物一样地卖给了秦家。

    如果不是秦陆对她还算过得去,他定然将她从秦家带走。

    不惜一切代价!

    这老丈人的标准是很高的——秦陆那么乖乖宝宝地疼着那洁了,在齐远山的眼里,那才算过得去!

    那洁看着他的脸,觉得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

    她可以在他的脸上找到和自己相似的地方,她抿着唇,才说:“现在,我很好!”

    她不想改变什么!

    因为她知道,秦家和齐家是不允许有这种改变的。

    正如之前,林强的存在,真的能让她毅然地离开秦陆。

    她得到的已经太多,她不想伤害爱她的人。

    她不想他们为了她,而受到那些攻击!

    秦陆已经承受太多,她不想他再受到伤害了。

    但是她是幸运的,林强完了,他疯了…

    她不止一次地问自己——这一切是真的吗?

    那个坏蛋真的完蛋了吗?

    每一次,她都不敢相信,但是每一次,她都微笑着再告诉自己一声——

    她自由了!

    去母亲那里的时候,她看着母亲平和的神态,心里也十分欢喜,也许再过不久,她就可以将母亲接到外面了。

    齐远山这时也提到了那母:“小洁,我想将你母亲接出去,好吗?”

    她的脸色微变,尔后低低地说:“这,不太合适吧!”

    并不是她反对,如果母亲真的爱眼前的这个男人,母亲一定也是欢喜的,但是,这个男人位高权重,真的能不顾世俗的目光,给母亲一个正式的名份吗?

    毕竟,曾经发生过那样的不堪!

    齐远山知道她的顾虑,叹了口气,“给我一些时间,好吗?”

    那洁正要说什么,看到秦陆回来了,她轻轻一笑:“齐市长,我们以后再谈吧!”

    她这么叫着他时,他微微愣了一下,尔后很快就意识到了状况。

    他清了清喉咙,轻咳一声:“不是说过叫齐叔叔吗?”

    那洁轻靠在刚坐下的秦陆肩上,笑着叫了一声。

    秦陆之前见他们谈了好久,于是淡笑着问:“和齐市长取了什么经。”

    那洁捶了他的肩一下,“我哪懂你们说的那些,只是说说家常话!”

    齐远山也笑着对秦陆说:“你家小妻子很可爱,秦陆,改天带着她去叔叔家去做客!”

    说完,定定地瞧着秦陆,目光中是有期盼的!

    秦陆抱着那洁的身子,微微一笑:“有空一定会去的。”

    齐远山自觉自己不宜再继续呆下去了,于是走回自己那一圈。

    秦陆则啃着那洁的手指吃着干醋:“宝宝,齐市长似乎特别喜欢你!”

    她心里惊了一下,尔后用一种十分自然的语气说:“那是因为你家宝宝可爱。”

    他亲了她的小嘴一下:“小不要脸的。”

    但是她这副样子也让他的男性本能释放了出来,呢喃着说:“宝宝,你有多可爱,今天晚上让我见识一下。”

    她的脸红透了,在他的颈子上咬了一下。

    因为光线现在有些暗,她才敢做这个动作的。

    但是她这么做了,秦陆便有些不管不顾地拉着她的手往楼上走去,招呼也没有打。

    但这时是没有人会责备他的,只是笑看着这一对小夫妻消失在楼梯间。

    只有齐市长的脸色有些不太好——任哪个父亲看见自己才十八岁的小女儿惨遭蹂躏的时候,都不会开心的。

    ——不管那个男人对自己的女儿宠成极致也不成!

    他怕自己会失态,于是一会儿就告辞了。

    秦陆拉着那洁上了楼,她以为他会急切地占有她的,可是到了楼上一看,她有些呆了。

    他们的房间的大床上,装了圆形的床幔,白色的蕾丝唯美极了。

    而床头,放着一束玫瑰。

    他抱着她,咬着她的耳朵,声音有些低沉地说:“宝宝,去看看。”

    “那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吗?”她轻轻地问,声音轻得不可思议,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打碎了这个美梦!

    他提抱着她的身子来到床头,她拿起花,放到鼻端闻了一下。

    “好香。”她对着他微微一笑,轻轻地在他的唇边印下一吻。

    秦陆淡笑着,从花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盒子。

    她惊奇地看着。

    他笑:“这才是生日礼物。”

    他打开,里面是一条纯金的链子。

    有些长,但又不像是手链。

    他抱着她,让她坐到床边,自己则半跪着,将那条金链子给戴到她的脚裸上。

    冰凉的感觉触着肌肤,她觉得挺舒服的。

    “为什么要送我这个?”她轻问。

    秦陆没有起来,而是执起那只小腿,洁白如玉,在灯光下散发着莹白的光泽。

    他的眼眸变暗,抬起头望进她此时有些无助的眼里,“因为…”

    他的声音沙哑极了,在夜晚,多了几分醉人。

    “因为我的宝宝,每一寸都精致,我想将宝宝拴在身边。”

    珠宝已经够多了,所以他特意去挑了这个。

    她不知道,这个是带着小锁的,没有钥匙,除非扯断,否则是拿不下来的。

    她更不知道,这其实是一种情趣用品,英国贵族挺流行这个。

    这款脚链有个很香艳的名字——爱奴!

    链子的末端,是刻着字的,是个‘秦’字,象征她为他所有!

    那洁这么个小姑娘,哪知道这些啊!

    她只觉得金灿灿的挺好看的,便很开心的接受了。

    秦陆的吻沿着她的小腿,一直往下,越往上,她的身体越是抖得厉害。

    “宝宝,要怎么谢我?”他的声音沙哑极了,让她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

    她知道他想要什么,她也有些情不自禁。

    “下面的人…”她咬着唇,实在对秦公錧的隔音没有太大的信心。

    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他咬住她诱人的唇笑着:“宝宝,不是隔音不好,而是你的声音太大了!”

    她羞愤欲死,伸手捶打着他的肩。

    秦陆笑着,没有继续下去,放下她的裙子,抱着她站了起来。

    这时,她的脚是光裸着的,他就像那次一样,让她站在他的脚上。

    “那小姐,和秦先生跳支舞吧!”他抱着她的腰身,将她圈在自己怀里。

    她的小脸,搁在他的肩头。

    他好高,她站在他的脚上还是少他差不多一个头。

    她在他的怀里,就像是一个小娃娃一样。

    秦陆轻轻地哼着歌,带着她一起摇摆着,她趴在他的肩上,脸孔有些红——因为感觉到他的兴起!

    男人,是随时随地都会发情吗?

    现在他们这么浪漫的时刻,他的脑子里竟然还想着那档子的事情。

    秦陆忽然低了头,轻轻地含住她的唇。

    她的身体瞬间僵硬了一下,感觉到他情动的气息就浮在她的唇侧。

    “秦陆…”她无助地叫着他的名字,手无意识地抓紧。

    秦陆吮着她的唇瓣,珍视地一次一次地刷过那比玫瑰还让人心醉的细致,他轻笑了一声:“宝宝,继续。”

    他的身体还在继续晃动着,而她已经紧张得抓紧着他的衣服,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才好的样子。

    秦陆低笑着:“记得呼吸!”

    他吻住她的唇,将自己的气渡了一些给她,松开她的小嘴的时候,她已经脸红得不像样子。

    他轻轻地拨动着她的小脸,幽深的眼眸看着她不自在的样子,心折地说:“宝宝,你知道你有多美吗?”

    他抱着她的身子,来到落地窗前,伸手用力一拉,整个窗帘就拉开了,外面的月光,如水地泄了进来。

    秦陆将她一把抱到了上面的露台上。

    上面有些凉而且她背对着外面,这样的姿势让她不安极了。

    她可以猜到秦陆想做什么了,她抓着他的肩,垂着头,眼眸里有着水光,在月光下,美得不可思议。

    秦陆跪在地上,亲吻她的脚裸,她的小腿,一路往上。

    她的身体颤着,闭着眼,不敢看他。

    身上的衣服落了地,她想捂着身体,他按着她的小手,“小洁,让我看你。”

    他有些强势地将她的手扣在两侧,就着月光,他注视着她的身体…

    她害羞极了,身子不停地颤着,也不能阻止他的侵袭。

    当吻变了调,变得炙热,*堆积到不能自制的时候,他有力又不失温柔地占有了她的身体…

    月光下,两具身体热烈地交缠着,直到累极的那一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和他一起躺在唯美的大床间。

    她睁开眼,就见着秦陆正在瞧她,大手也抚着她的小脸蛋,有些爱不释手的样子。

    那洁的脸一红,想起昨夜的情事来,完全不敢看他。

    昨晚,他竟然用那种方式爱她…

    他让她坐着,自己像个奴隶一样跪在她身前…那一刻,她抓着他的肩,几乎刺破他的皮肤。

    直到现在,她还可以感觉到那种强烈的感觉,像一股十万伏的电流穿过身体…

    她的脸红着,小声地说:“以后,别那样了。”

    他笑着,吻着她的小嘴,“宝宝,你不舒服吗?”

    她的脸更红,就是太舒服了!

    那种感觉甚至比他真的做还要强烈,只是…

    她呐呐地说:“脏!”

    秦陆低笑着亲着她的小嘴,坏坏地说:“那宝宝喜不喜欢?”

    他记得那时,她舒服得直哼哼的。

    那洁的脸更红了些,整个身体都趴在他的胸口,手指轻划着,就是不说话。

    他逗弄她的心思更深了些,低头瞧着她的小脸,声音惑人:“你知道吗?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做过这种事情。而且,我也不觉得脏。”

    他的宝宝,他怎么也不会嫌弃的,更何况是那么美妙的事情。

    那洁抬起眼,有些不太敢相信地问:“是真的吗?”

    天,那些男人竟然都喜欢这种方式…

    好邪恶!

    秦陆亲亲她的小嘴:“当然是真的,女人也会这么取悦男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带有某种引诱,还有某些期待。

    但是他的宝宝还是太小了,听了他的话,立刻惊恐地瞧着他,一会儿忽然掀开被子,钻进去观察了一下。

    秦陆的心里骚动了一下,他有些无奈地叫着她:“小洁,出来。”

    他不以为她是去服务了,她只是好奇而已。

    一会儿,她脸红红地出来了,很小心地说:“秦陆,我能不能不要那样…”

    她的小嘴,尺寸根本就不合!

    她委屈,她害怕,几乎要哭了。

    秦陆知道吓到她了,连忙搂着小身子哄着:“宝宝,不怕!这事儿不急!”

    总之有一天一定是要办成的。

    那洁哪知道他的邪恶,在他的怀里伤心了一会儿,便又和好了。

    两人窝在被子里,又玩闹了一阵,秦陆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便哄着她又做了一次。

    结束的时候,她的身子都软了,没有一点力气。

    他抱着她去浴室里洗澡。

    泡在温热的水里,秦陆在一边伺候着。

    她舒服地叹了口气,秦陆就紧张得万分,“宝宝,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她的脸红一下,吱吱唔唔的。

    秦陆继续追问,大手还仔细地检查着她的身体,她脸红地按着他的手,“别碰我了。”

    他愣了一下,看着她的肌肤泛起了粉红,知道她动情了。

    又不敢取笑她,但是这身肌肤让他迷了眼。

    于是在更衣室穿衣服的时候,他亲着吻着,大手也不规矩起来。

    现在她身上有多少个敏感点他都是知道的,一出手就是致命点。

    那洁哪里招架得住,三两下就软倒在他怀里,任他为所欲为了。

    他啃咬着她的小颈子,小心地不留下痕迹。

    上次他不小心手劲大了些,在她的身体上留了记号,被她同学瞧到了,结果这丫头足足三天拒绝他的求欢,所以现在他都非常小心了。

    再说,这么娇嫩的肌肤,他也有些舍不得下手。

    吻得有些缠绵,放倒她的身体,正要进一步时。

    “秦陆…”那洁叫住了他。

    他的身体顿了一下,但还是继续了,“怎么了宝宝?”

    她的小脸微微皱着,“好像…”

    他继续吻着她的唇,不让她继续说下去:“我们迟一点没事的。”

    谁都知道昨晚他们睡得很迟。

    “可是。”她摆脱着他的吻,想说话。

    秦陆抱着她,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声音沙哑,“宝宝,一会儿再说…”

    “可是…”她还在挣扎着。

    秦陆用力吻住她的小嘴,不让她有机会再开口。

    十分钟后,终于逃出他的狼吻,喘着气说:“秦陆…我那个来了!”

    说着,立刻冲到卫生间里。

    秦陆的脸色变了好几变…如果他早几分钟,是不是就可以完成了!

    这又要等三四天了!

    他叹了口气,去伺候他家小公主了。

    那洁出来的时候,脸红红的。

    她垂着头,不太好意思看他。

    秦陆抱起她的身子,将她放到床上,大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柔声问:“宝宝,难受吗?”

    她低低地说:“有点疼!”

    他的面孔有些红,想到不久前自己还在她的身体恣意。

    宝宝这么娇小,他是不是伤着她了。

    他让她躺到床上,自己去弄了个暖宝宝给她贴上。

    那洁有些奇怪,“秦陆,你怎么会有这个的。”

    他温柔一笑:“我听同事说的,有时候我不在,你睡不着,可以贴一个,就能睡得好了。”

    她很感动,比收到任何名贵的珠宝还要开心。

    她直起身子抱着他,在他耳边轻轻地说:“秦陆,谢谢你!”

    他的眉眼间都是笑意,伸手拂过她的长发,她此时柔软得不可思议,整个人像水一样。

    他执起她的小手把玩着,尔的咬耳朵,“宝宝,你能不能叫我老公。”

    他听同事的老婆都这么叫的,虽然她每次叫他秦陆的时候,软软的很好听,但是他也想听她叫他一次老公。

    那洁的脸红透了,眼里有着水气,好半天低着头。

    秦陆继续咬着她的小耳朵,诱哄着:“宝宝,好不好?”

    她抬头,望着他。

    他鼓励地叫了她一声:“老婆!”

    她抿紧唇瓣,然后不好意思地抱着他的身子,小嘴凑到他的耳边,可是叫到嘴边,又说不出口,就那么僵在那里,进退不得。

    秦陆搂着她,在她的唇侧呢喃着:“宝宝叫叫看。”

    她的小手搂得更紧了些,脸蛋紧紧地贴着他的侧脸,他可以感觉到她脸上有多烫。

    他低低地笑着:“这有什么难的,再不叫,我就亲你了啊!”

    她面孔一红,尔后飞快地轻声叫了一声——老公!

    轻轻柔柔的,像是棉花糖一样弹在了秦陆的心头上。

    他侧过头,吻住她的小嘴,热烈地吻着。

    她挣扎了两下,就软躺在他的怀里,任他低头吻着。

    一吻过后,她整个人都靠在他的膝上,秦陆抱着她,笑着说:“少奶奶,我抱你下去吃点东西吧!”

    她脸红了红,秦陆明白她难为情,还不是因为昨天他们提前离开的事情。

    他低低地说:“长辈们都能理解的。”

    她红着脸让他抱着下去。

    还好,没有人取笑他们。

    秦陆用早餐的时候,看着那洁:“过两天我要出国公干,你和我一起去吧!”

    那洁迟疑了一下,“可是我要上课!”

    秦陆想了想便说:“只去三天,结婚以后也没有带你出去玩过,这次正好是个机会!”

    那洁想了想便答应了。

    她仰着头问:“还有谁啊?”

    秦陆捏了捏她的鼻子:“还有两个人也是你认识的,一个是高原,还有一个是杨文清。”

    那洁的小嘴扁了一下,秦陆看见了,搔了她的小脸一下,“这也要吃醋啊!我不是要带你去的嘛!”

    他这么说着,陆小曼轻轻地皱了一下头,高原和杨文清她都是见过的,高原这孩子她挺喜欢的,很开朗爱说话。

    杨文清那个女孩子,眼里有着太多的野心,而且她瞧得出来,她对秦陆有着明显的野心。

    过去也就算了,毕竟秦陆没有结婚,但是现在都有了小洁,她再有什么动作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她想了想,便对那洁说:“小洁,你就当是补办蜜月吧!”

    她望着秦陆:“你不许将你媳妇扔在酒店里,自己去办公事啊!”

    秦陆笑笑,“只是一个普通的交流,没有什么重要的任务。”

    要是有重要的事情,他也不会带着小洁去啊。

    那洁也有些兴奋,她别说出国了,就是H市也是没有出过的。

    秦陆摸摸她的头,一脸的宠爱:“过一会儿,将身份证给我,我帮你办护照去。”

    她点头,然后低头吃饭。

    陆小曼瞧着小两口,心里也挺高兴的。

    吃完饭,那洁的秦陆回到了市区的家。

    当然也将那些礼物带了回去,秦陆上了会网,走出去的时候,看着她坐在起居室里,面前是一堆礼物。

    她坐在中间,像是玩玩具的小孩子一样。

    秦陆觉得有些好笑,但还是走过去,抱着她的身子,将她放在一个小软垫上坐着,斥责了一声:“你不应该坐在这么凉的地上的。”

    “有毛毯。”她专注地拆着各种各样的礼物,眼都没有瞧他一下。

    他有些受伤了,他的宝宝原来这么爱财。

    在这些礼物面前,他的男色完全失去了作用。

    于是他坐下来,和她一起拆看那些礼物。

    大多是珠宝,女孩子嘛,还是喜欢这些闪闪亮惹人爱的东西。

    他看着她有些不在意地将那些东西抛到一边,笑笑:“宝宝,这些都很值钱的。”

    少于百万,那些人是拿不出手的。

    她也没有看第二眼,只是说:“没有什么特别的。”

    秦陆看着里面的一个盒子很眼熟,他拿起来,想起这是齐天阳送的,于是伸手打开——

    他很好奇那个男人会送小洁什么东西。

    拆开来看后,他的脸色微微一愣,那是一对水晶的娃娃,模样很逗人。

    男款的穿着军装,女款的却是穿着一袭芭比娃娃一样的蓬蓬裙,样子可爱极了。

    他抚着轻轻地说:“这是订做的!”

    男款的,是他秦陆!

    他因为这个发现而微微笑了起来,要是男娃娃穿着白大褂,他一定立即就砸了!

    可是他却是不知道,齐天阳订做的时候,是做了两对的,一对是秦陆和那洁,另一对是齐天阳和那洁,而且他真的穿着白大褂,那洁穿着皇甫军校的校服。

    他将那对娃娃放在了书房的柜子上,坐在书桌前,只要一抬眼,就可以瞧得见。

    对于小洁,齐天阳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有亲情,也有怜爱。

    许多年的漂泊生活,让她看上去有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他想保护她,可是她身边已经有了秦陆,他只能将她的水晶娃娃放在自己身边,每天看着。

    但是这种喜欢,是不带任何暖昧的,小洁是他的妹妹,而他也没有那种变态的爱好!

    而秦陆现在看着这对娃娃,有些喜欢,就对那洁说:“将这个,放在书房里吧!”

    那洁瞧了一眼,也挺喜欢的。

    她随口问,“这是谁送的?”

    秦陆有些不是滋味地说:“齐天阳!”

    那洁睨了他一眼,“你似乎不高兴!”

    “怎么会?我很喜欢。”主要是这对娃娃是他秦陆,他站起身:“我去送到书房里,你继续看。”

    他走后,那洁继续拆看,忽然在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上看到一张卡片上写着齐远山的名字。

    她的手有些颤抖,尔后望了望门口,秦陆还没有回来。

    她抖着手拆开,里面不是名贵的珠宝,也不是什么化妆品,而是一个洋娃娃。

    不大,让人正好抱在怀里的那种。

    她的眼里忽然涌出了泪意,她急急地忍住,不让眼泪流下来。

    她将那个娃娃抱在怀里,贴在自己的脸上。

    良久,她起身,将它放到了床头。

    将地上的盒子收拾了一下,其余的,她也没有兴趣看了,准备过一天有空的时候再看。

    晚上秦陆睡觉的时候,看着那个多出来的娃娃,随口问着:“这是谁送的?”

    那洁抿了抿唇瓣,“我也没有注意,只是觉得挺可爱的就留下了。”

    他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小傻瓜,珠宝也没有见你这么稀罕。”

    她的小脸埋在他的颈子处,幽幽地说:“秦陆你知道吗?其实我不需要那么多的珠宝,我只希望,能待在你身边,所有我在意的人都安好就可以了!”

    秦陆搂紧她的小腰,低沉的声音说:“宝宝,我会实现你的愿望的。”

    她笑笑,趴在他的身上睡去。

    他探手,将那个娃娃放到床头,这小丫头,睡觉也搂着,他有些吃味!

    就是不知道是谁送的,让她这么宝贝!

    她的小身子蜷在他的怀里,小脚丫子在他的腿上轻轻地蹭着,弄得他有些呼吸急促了起来。

    他伸出手,缓缓地摸着她脚裸处的金链子,尔后顺着一路往上。

    她的小嘴的呼吸乱了些,迷迷糊糊地叫了声:“秦陆…”

    小身子往他身上蹭了下,秦陆的身体都酥麻了,但是她的身子又那样,不能动。

    他喘着气,覆到她的小身子上。

    修长的身体压着,她自然迷糊地醒了过来,染着红晕的小脸蛋,小嘴艳红艳红的,诱人极了…

    “秦陆…不行…”她呜呜地叫着,小手推着他的胸口。

    秦陆吻着她的小嘴,气息不稳地说:“宝宝,我知道,我就亲亲你…”

    他的吻,堵住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小身子烫着…无法克制地回应着他的吻。

    衣衫凌乱,厮磨着彼此的身体…他一次又一次地在她的唇里兴风作浪着…

    末了,有些恋恋不舍地舔吻着她的唇瓣,性感地低喃着:“宝宝…我好难受!”

    她红着脸,低低地说:“那怎么办?”

    这还得好几天呢!

    秦陆抓着她的小手,啃咬着,有些诱惑地说:“宝宝,你爱不爱我?”

    她垂下小脸,颈子全是粉色的。

    他爱不释手地把玩着,然后凑到她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她的脸色更是深红如血…一会儿才小心地翻着身子,坐到了他身上。

    十分钟后,被子里传来她的声音…有些脆弱无助:“秦陆…是这样吗?”

    他闷哼一声,“继续。”

    他吻着她的小嘴,她就忘了继续了,他抓着她的小手…强势地逼迫…

    终于她哭了出来,小脸上带着泪水,爬出被子,指控地瞧着他:“秦陆,你好坏!”

    竟然要她…那样!

    他哄着,吻掉她的眼泪,又哄又骗地:“宝宝,不让你弄了,好不好?”

    她带着泪水点点头,重新窝到他怀里。

    刚才吓坏她了,他的样子,好邪恶。

    半个小时后,秦陆亲着她的小嘴儿,“宝宝,刚才其实你做得不错…”

    她脸一红,尔后伸手在他的大腿上用力一掐:“秦陆,你别想骗我了!”

    他真坏,说来说去,就是为了满足他无耻的*!

    秦陆笑着,抱着他的宝贝,“好了,好了,不闹你了,睡吧!”

    她安心地趴在他的怀里,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声——

    有些不敢相信,她可以这么幸福!

    夜里,秦陆熟睡着,但她却有些睡不着。

    她拿过床前的娃娃,抱在怀里,和它一起躺在秦陆的怀里。

    她的小脸上泛着淡淡的笑意,美丽至极。

    她闭上眼后,秦陆的眼睁开了,他又拿开那个碍眼的洋娃娃——

    他和宝宝之间,不需要第三者!

    ------题外话------

    收到贝贝的花花了,还有吉吉洋洋的花花,还有13891879396亲的月票,希希记得上个月你投了九票,谢谢亲们,还有很多的亲,

    投月票的亲们,谢谢喽!再次摆碗求月票、、、

    jyxb 投了1票

    [2014—01—08]hbltao78 投了1票

    [2014—01—08]畲族部落 投了1票

    [2014—01—08]xy520935 投了1票

    [2014—01—08]xujingshang 投了1票

    [2014—01—08]时辰2003 投了1票

    有遗漏的,原谅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