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095 强迫,更衣室激情

095 强迫,更衣室激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昨晚洗澡时,已经将他的衣服给浸到水了。睍莼璩晓

    秦陆的手指收了回来,他没有打算告诉她结婚前的时候,张妈就替他准备了衣服放在这里,是为了他偶尔在这里临幸未来的少***。

    于是便这么赤着身子又回到了床上。

    那洁不好意思地拿了件浴袍给他,这还好,是男用的。

    他伸手接过,穿了,继续坐到床头

    那洁连忙去浴室里,一会儿,他听到了洗衣机的声音,那种带烘干的,可以将衣服烘得九成干。

    秦陆一边看着杂志,一边掉头,看着她拿着一个盆往阳台走去。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厚实的睡衣,毛毛的很可爱。

    但是她为他洗衣服的样子更可爱,他就这么瞧着,心里暖了起来。

    她进来的时候,就瞧着他神色温柔的样子,她脸一红,一下子垂了下来。

    脸蛋和小耳朵都粉粉的,可爱死了。

    但再看他,已经板起了脸,那一脸的淡漠让那洁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来,就是司令,他装装的样子,也是这样的。

    于是不知道怎么的,就笑了起来,笑得极为嚣张。

    秦陆气坏了,一把抓着她的小身子,往自己的怀里带,还狠狠地吻了上去,一边吻一边喘着:“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她被吻着,还抽空抵开他,唇就在他的唇上呢喃着,“秦陆,这算是和好吗?”

    “小坏蛋!”他低低地笑着,“你说呢!”

    说完,就将她的小身子压到了床上,尔后热烈地吻着,一边吻一边将手伸到她的衣服里,揉着她柔软的身子…

    她先是有些抗拒,一会儿就软了下来,轻轻柔柔地唤了一声“秦陆…”

    他变得更激狂了,大手有些贪欢地在她的身体上抚触着!

    结果就是,他难受得快要爆炸了。

    那洁自然是感觉到他的难受,于是轻轻地翻身,坐到他的小腹上,像个小妖精一样问:“喜欢我吗?”

    他点头,他的身体都绷得这样了,还不喜欢啊!

    “想要吗?”她娇媚地瞧着他,秦陆的喉结不停地松动着,他很想很想要…想得要爆炸了!

    良久,经过天人交战后,他才轻轻地舔着唇瓣,“宝宝,不可以的!”

    她趴下身子,唇轻啄着他好看的唇瓣,一边引诱地往上,吮住他的喉结…

    “如果,我给你呢!”她的眼里染上了浓浓的欲色,那模样,活脱脱就是小妖精。

    秦陆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脆弱过,他只能看着她像个女王一样享受着他的身体,掌控着他…

    他只能抓紧床单,不停地吐出压抑的喘息,尔后变得剧烈,失速…

    结束后,他抱着她的身子,吻着她额头上的汗。

    她不好意思地扭动着:“也不嫌脏。”

    他低低地笑着,用自己的鼻尖触着她的,“宝宝,刚才你亲我那里,也没有嫌脏啊!”

    她的小手捂住他的,有些羞恼着:“不许说了。”

    他笑着,拉开她的小手,亲着她红艳的小嘴,“好,以后我们只做不说。”

    她扁起小嘴,从他身上翻身下来。

    秦陆一把拉住她,打横抱起,往浴室里走去。

    洗完个澡,就换成他伺候她了,半个小时后,小公主坐在床上,吃着他端上来的早餐。

    秦陆看着她,摇摇头笑着。

    想着刚才下去的时候,两个佣人看见他吓了一跳,然后结结巴巴地问:“少爷,您怎么会来了?”

    秦陆淡笑着:“来住一晚,对了,有早餐吗?我和少奶奶饿了。”

    两佣人连忙去张罗,一边说着声音不低的悄悄话:“少爷和少奶奶一定是累坏了,得多补补!”

    于是,加大份量的早餐被秦陆送上来了。

    秦陆吃得并不多,因为他——没有运动!

    看着小人在面前不能吃,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多大的痛苦!

    那洁吃了些就不吃了,秦陆端下去,她望着他一身的浴袍,呐呐地提议着:“秦陆,要不要到床上来,外面很冷的!”

    秦陆挑了下眉头,然后就很干脆地跳到床上去了,这是他家的宝宝在邀请他呢!

    大白天的,两人也不做什么,就窝在一起聊天儿。

    她的小脸蛋贴在他的胸口,感觉热热的很舒服。

    她的脸红了红,将小脸埋得深了些。

    秦陆哪会不知道,他只是淡笑着,伸手摸摸她的小脸蛋,和她说起正事来。

    “宝宝,别去那里了行不行?你忍心看着我为你早生华发吗?”

    她抬眼,眼里有着内疚,也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想了想才说:“那,我去和经理说说,能不能换个工作!”

    秦陆心里叹了口气,他家宝宝的脾气,他再是清楚不过的。

    她要是想做的事情,你不让她做,她会和你闹到天荒地老!

    于是,他没有骨气地退让了,“你要去可以,但是自己要小心!”

    别的,他什么也没有说。

    那洁放心了,以后,她身上要带个防狼的武器,随时保护自己。

    这事儿,就算是完了。

    晚上的时候,秦陆就送走了她,因为他部队里有些事情,不得不去处理。

    当然,完了后,他也顺带着去了那个高档的会所。

    他一进去,经理就亲自来了,将秦陆迎进他的办公室里。

    秦陆很直接地说:“你的老板在不在?”

    经理以为他是为着昨天的事情生气,而且他现在也是知道了那个小姑娘是秦少爷家的少奶奶,这还得了。

    于是立刻说:“秦少爷,我们保证不再用她了,您放心就是。”

    秦陆的眼莫测地望着他,尔后,淡淡地说:“给你们老板打个电话,两亿买下这里,让他有空来签字。”

    经理呆了呆,两亿,买下这里?

    这老板不得乐死啊,于是连忙颤着手给打了电话,不到一个小时,这里就是姓秦的了。

    他想说,秦少爷真是大手笔,但是想到人家背后的雄厚财力,这么说,太小家子气就没有说出口。

    于是下周那洁来上班的时候,经理发话了,“大家注意了,现在去领今天的制服,以后,在包厢里服务的都是男服务员,女服务员只负责迎宾什么的。人太多,两个人就够了,其余的,就休息,当当备员吧!”

    那洁和何文云呆了呆,还有这种好事儿?

    因为谁也不想闻那烟味儿。

    “会不会是你家的那位特别的关照啊?”何文云压低了声音问。

    她看了看身上的那套制服,是那种十分素雅的套装,裤装,浑身上下,一点儿肉也没有露。

    那洁的脸有些红,低低地说:“不是的,他说让我自己小心些!”

    才不信!

    何文云心里是有底的,只有某个没有心没有肝的小姑娘认为,是老板良心发现了。

    于是一整晚下来,她都很闲。

    下班的时候,四个同学打算一起回学校的,但是看见了门口的车以后,何文云就拉着其他的三个人走了,留下那洁。

    她站在台阶上,秦陆就在下面,靠在车边。

    他的身上穿着军装,让他在暗夜里显得更加帅气迷人。

    他朝着微笑着:“小洁,下来!”

    她这才走过去,原来,她还是怕他来打工的事情不高兴。天命绝妃,王爷背后有艳鬼

    坐上车,她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了。

    “秦陆,我们去哪儿?”她靠在座椅上,眼睛微微地闭着,都有些困了。

    秦陆轻轻地抚着她的小脑袋,车子往前开。

    他停下车子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秦陆抱着她回到市区的公寓里,将她的小身子放到床上,他没有舍得吵醒她,就让她一直睡着,自己洗了个澡回到床上当她的抱枕。

    两人甜蜜地抱着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哪里也没有去,就在家里窝着。

    晚上,他将她送到那里,说结束后来接她。

    那洁亲了亲他的唇,开心地下车。

    她一进去,经理就上前,十分客气地说:“小洁啊,今天来得很早啊!”

    她的面孔有些红,“哦,在家也没有什么事儿!”

    她进了更衣室里去换衣服,何文云还没有来。

    更衣室里,只有两个全班的女孩子在那里,有些打打闹闹的。

    那洁来了没有几天,也没有和她们说过几句话。

    那两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望了望那洁,眼里有着轻视。

    她们听说了,那天晚上,有几个男人想抢这个小*,最后还在包厢里被人给办了。

    其中的一个女孩子有些轻佻地问:“喂,新来的,那天客人给了你多少?”

    那洁的身子僵了一下,尔后回头,冷清地望着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女孩和同伴笑了:“还在这里装清高,以为我们不知道呢!那天的事情,整个会所都知道了,听说你现在被人包了,刚才,不是让人送来了吗?”

    那洁不想和她们多说,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那是我男朋友!”

    “哈,笑死人了,你以为,被人上过一次,就能称为男朋友了?姐上过的男人多了去了,不是有很多男朋友吗?”她嘲弄地瞧着那洁,尔后唇扯了扯,“你呢,要是将那只大鱼介绍给我们,我倒是可以不找你的麻烦!”

    谁都看得出来,经理很偏心这个死丫头,盘子都舍不得让她碰一下。

    昨天那么说时,她们还高兴了一下,结果,还是她们站在门口吹了一晚上的冷风,而这死丫头却快活的在休息室里玩了一晚的手机。

    这时,她的目光落在那洁的手机上,她吸了口气,认出是某牌子最新款的手机,大概要七八千一部,但当她的眼看到那洁的手表时,呆住了。

    天,她竟然戴着一百多万的表,她的眼里闪过强烈的嫉妒,尔后有些不屑地说:“是假的吧!说不定是哪个男人办完事后骗骗你的。”

    那洁有些火了,她好像没有得罪过眼前的女人吧!非得这么夹枪夹棒的吗?

    于是她轻笑一声,极妩媚地说:“是那个男人办事之前送的。”

    她说的没有错啊,那天秦陆送她之前,是没有占有她啊。

    后来是她伺候他的,秦陆那晚做得很激烈,搂着她叫了半天的宝贝呢!

    她邪气的样子让那个女人气坏了,扭着身子就出去了,其实她是看得出来的,那支表是真的,让她不能接受的是,和她一起上班的女孩子,能戴这么名贵的东西。

    要是她再识货一点,就发现那洁头上的那个扎头发的,价值上亿,她会不会昏过去!

    那洁耸了一下肩,也走出去。

    这时,正是会所最忙的时候,但是她依然没有任务,连带的,还让何文云陪着她一起聊天。

    何文云瞧着那洁心安理得的样子,心时叹息着——真是个没有心没有肺的小东西,秦陆将她真的宠坏了,都没有心肝了。

    她就没有往那方面想吗?

    为什么别人在工作,就她们两人在这里休息?

    她望着那洁在看她和秦陆的照片,叹息着——有些人就是天生好命。

    嫁到豪门不说,男人还那么宠着,简直就是要上天了。

    她碰碰那洁,低低地说:“听说,有个女的扬言要将秦陆摆平!”

    那洁终于抬眼了,望着何文云,诧异:“摆平?意思是放倒?”

    何文云翻了个白眼:“秦少奶奶,我真是佩服你了!人家要上了你家的秦陆!”

    那洁呆了呆,然后就笑了起来:“她要去就去好了!没有人拦着她。”

    何文云摇了摇头,哎,秦陆的宠爱让某个没有心肝的小东西有了近乎是自恋的自信。

    瞧这一脸的淡定,让人想抽得慌啊!

    这么呆着到了下班,更衣室里,某个冻得发抖的女人怨恨地瞧着那洁,“用身体换来的安逸不会长久的。”

    那洁的小嘴也不是吃素的,“能暖一天就暖一天吧!”

    说得慵懒慵懒的,让人恨得牙咬咬。

    何文云咽了一下口水,这,是不是太横了啊!

    那边,那洁已经拉着她的手离开了。

    那个叫王玲的女孩紧紧地跟在她们后面,她知道那个叫秦陆的男人会来接那洁。

    而且,她听说了,这个会所被秦陆买下来了,只要傍上他,她还用得着在风口里吹吗?

    只有这个傻丫头还在这时熬着,那时,她会当老板娘,连经理都得听她的。

    想象无限好,现实很骨感。

    王小姐到了门口,在那洁上车的时候,她叫住了秦陆,“能搭个顺风车吗?”

    秦陆很诧异,望着那洁。

    如果和宝宝关系好,他是不介意的。

    那洁的眼里闪过一抹捉弄,她娇着声音说:“秦陆,反正还早,就送她一下吧!”

    王玲高兴坏了,她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她不仅要抓住这个英俊的男人,她还要当他的妻子,哼,到时候,那洁算个屁,一脚踢开。

    她本来想坐到前面的,但是秦陆已经抱着那洁上车了。]

    她的眼里虽然有着不甘,但同时也冒着泡泡,多体贴的男人,简直就是男人中的极品,被这么个男人宠爱着,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她已经开始后悔没有去做处女修复了,不知道秦陆他介不介意!

    她坐在后面,尽量让秦陆能用后视镜瞧到她穿着黑丝袜的性感美腿!

    秦陆是瞧见了,他想的是,等会得消消毒了。

    他开着车,那洁有些困了,就趴在他的腿上睡了,并哝了一句:“到了叫我!”

    她睡得很沉,于是王小姐觉得自己机会来了,不停地找着话题和秦陆说话,秦陆先是懒懒地应两声,后来就觉得有些烦了——

    这位小姐是不是太嚣张了,竟然公然地勾引别人的老公。

    他心里有些明白了,而此时,腿间传来一阵震动,他一呆,而后就知道了,这个小家伙并没有睡着,而是在偷听,在看别人的笑话。

    他的心里有一种无奈的心情,像是小女儿闯了祸要他收拾的感觉。

    他无奈地笑笑,大手放在她的脑袋上轻轻地抚着,然后打开了CD放了轻柔的音乐…

    王玲小姐还想要说什么,但她才开了口,就看见前面秦陆低了头,温柔地望着那洁,眼神很专注…

    她忽然觉得,自己在这里是多余的,即使她装了很多想法要勾引秦陆,但是在他那么温柔的表情面前,她觉得自己多拉一下衣服往上,都是那么低俗。

    可是正当克服了心理障碍,将衣服拉高的时候,车了停了,她那边的车门也被打开,一阵冷风灌了进来,她硬生生地打了个激灵!

    连忙拉了衣服下来,很淑女地向秦陆道了谢,只能下车了——人家都拉车门了。

    车子在她面前开走,王小姐四面一望,呆了呆——

    秦陆竟然将她放在了马路中央,她站着,活像个站街的。

    这时,一个男人走过来,塞了一百块在她手里,“小姐,跟我走!”豪门眷宠:要你,绝不手软!

    “神经病!”王小姐用力地甩了男人一个巴掌。

    男人倒是没有还手,只是说了句:“长得就一副鸡样,还装什么清高!”

    王小姐那是各种凌乱,各种发狂啊!

    秦陆将车子停在楼下,解开安全带,再看看膝上的小美人,这会子真的睡熟悉了。

    他笑着抱她进到电梯里,她因为睡着脸蛋红红的,可爱极了。

    秦陆就抱着她,一路回了家里。

    将她放在床上的时候,她醒了过来,拉着他的衣袖说:“秦陆,王玲下车啦!”

    这个小傻子还以为在车上哪,他笑笑,亲了亲她的小嘴:“早下了,乖,我帮你脱了衣服睡吧!”

    他伸手替她将衣服给脱了,她软软地靠着他,小身子只有一件小可爱。

    秦陆的呼息有些乱了,刚才车上有人,他一直没有能好好地和她亲热,这会儿,有些忍不住了,一边扯着自己的衣服,一边沉下身子,覆在她身体上…

    她被他弄醒了,睁着眼,就感觉到他在吻着她,湿滑的舌尖控到了她的小嘴里,温柔地扫荡着。

    她抱着他的颈子,小身子热热的,一会儿,她觉得不够,她还想和他更靠近他。

    小手扯着他的衬衫,秦陆一边吻着她,一边配合着她,很快,他们就裸徎以对了,她的头发被他解开,柔和的灯光下,她的眸子染着淡淡的欲色,带着一抹媚态。

    秦陆忍不住,低头吻住她的小嘴,身体和她的厮磨着…

    她的小身体缠着他,双手插在他的头发里,抱着他…她那么依赖的样子让秦陆几乎忍不住,喘着气,亲着她的小嘴问:“宝宝,还有多少天了!”

    她知道他的意思,脸红了半天,才说:“还有五天吧!”

    他忽然从她身上翻下来,躺平了努力地平息着脑子里太过炽热的想象!

    她爬到他的身上,像个小妖精一样,小嘴亲着他的身体,诱惑地说:“秦陆,让我取悦你…”

    他的身体绷紧,尔后就被带入一阵阵快感里…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秦陆就坐在床上看着资料,大手放在她的…胸口!

    她脸红着拍开他的手,他这才注意到她醒了,立刻将手边的东西拿到旁边,抱着她的身子,亲了亲小嘴儿:“宝宝,中午到哪里去吃饭?”

    她垂下眼,“在家里吃就好了!”

    她现在和他偶尔见面已经很危险了,如果在外面吃饭,肯定会被那个人发现的,她心有些慌,最近,她和秦陆见面的次数太多太多了。

    她怕…

    秦陆回头的时候,就看见她一脸的担忧,于是柔声问:“宝宝,你怎么了?”

    她垂着头,“我没事!”

    秦陆摸摸她的小脑袋,这才放心地去弄午餐了。

    那洁坐在床上,将脸搁在膝上,表情有一抹忧色!

    秦陆回来见着她的小脸还皱着,就笑着抱起她,“我的宝宝有心事?”

    她吓了一跳,然后捶着他:“秦陆,放开我!”

    他竟然将手放在她那儿…还邪恶地…

    他不动,继续走到更衣室里,帮她挑了一件大衣穿上,然后才搂着去餐厅吃饭。

    看着扑着小脸在努力吃东西的样子,他笑了,有些纵容地摸摸她的小脸,“宝宝,我有没有说过,你很可爱啊?”

    她抬起头,睨了他一眼:“肉麻!”

    秦陆就笑,尔后凑上唇去,亲亲她的小嘴,存心撩拨着她:“宝宝,你就不动心吗?”

    她的脸红透了,不好意思看他,只得埋着头吃饭。

    秦陆笑笑,黑眸瞧着她清水芙蓉的脸蛋儿,是怎么也移不开眼。

    那洁睨了他一眼,嚷着:“哪有这么看人的?”

    他一把抱起她的小身子,往自己腿上一放,尔后亲着吻着,有些气息不稳地说:“宝宝,一辈子也不不厌。”

    她胡说地叫着:“我的饭还没有吃呢!”

    秦陆就抱着她,一边拿过她的碗要喂她吃饭,那洁哇哇大叫着:“我又不是小娃娃!”

    秦陆低低地笑,亲着她红艳的小嘴儿,“你就是我的小娃娃,宝宝乖,张开嘴…”

    那洁觉得好肉麻,但他好像一副很正常的样子,她有些无语,但是想想以前也是经常这样的,她也就张开嘴,脸红着吃下去。

    他喂完她就放下碗,那洁看着他好像准备收拾了,便拉着他的手,小声地说:“秦陆,你还没有吃饭呢!你不饿吗?”

    “饿!”他低笑着,伸手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尔后手指在她的红唇上流连了一下,才说:“一会儿我会吃的。”

    她脸红透了,想也是知道他是什么个意思!

    中午的时候,两人也没有出去,就窝在床上,身体厮磨着身体。

    “宝宝,我想要你。”他的声音沙哑着,而他的身体也是烫人得很。

    她抿着唇,小身子埋在他的怀里,头在他的颈间,小嘴呼出的热气一下一下地排气着他脆弱的意志。

    秦陆扯开自己身上的扣子,将她的小手放了进去,让她感觉他有多烫。

    高大的身子覆在她娇小纤细的小身体,温情地呢喃着:“宝宝怎么办?我想要了…”

    她抬起头,在他的下巴上轻咬了一口后,小声地说:“秦陆,再等几天行不行?”

    他凑上去,吻她的唇,一边吻着一边呢喃着:“宝宝,你这是在打击我的革命热情!”

    她的脸红红的,伸手捶了他一下,尔后又揪起他的衣领,拉到自己面前,有些羞怯地说:“那,到时候再补偿你不行吗?”

    他的手摸到她的腰间,气息有些灼人,就烙在她的颈子上,还有继续往下的趋势,连带的,她的气息也有些不稳了,小嘴呼出的气也烫人不少。

    她的小手抵在他的胸口,想阻止他的靠近。

    但是秦陆哪容得下她逃跑,脸一凑近,就牢牢地吻住她的小嘴,舌尖探了进去,大手扯着她的衣服,深度接触着…

    她脸红,大叫着:“秦陆,昨晚不是那个过了?”

    “哪个?”他咬着她的肩膀,一边抽空问着。

    她的脑子一片模糊,说不出自己该说什么才好,她只知道身上的这个男人带给她的,是绝顶的欢愉,那一*的潮水,她难以抵挡…

    秦陆扯开自己的衣服,她看着他充满了雄性的身子,脸红得不像话。

    “宝宝,补偿提前好不好?”他诱哄着。

    她的脸蛋低着,不敢看他的身子。

    他就勾起她的小脸,迫她看,“宝宝,喜欢吗?”

    她脸红得不像话,别过头,那一脸的风情让秦陆心头一荡,低低地哄着,拉着她的小手,诱骗着她这样那样的…

    终于,他闷哼了一声,她则脸蛋飞红地窝到他怀里,不敢见人。

    秦陆笑着,让她躺着,去拿了湿毛巾将她的小手给擦了几次。

    完事后,他也不忍心再闹她了,让她睡着,直到晚上要上班之前才叫醒她,帮她穿好衣服,再吃了点东西才出门。

    出去的时候,才感觉外面很冷。

    她下车的时候,秦陆叫住了她,尔后笑着脱下自己的大衣给她穿上,一边穿一边像是老妈子一样地交待着,“注意不要在休息室里睡着,我在这里等你,下班不要乱跑,知道吗?”

    她的小脸红红的,仰头望着他。

    流光下,他的脸庞深邃极了,她鼓足勇气,在他的唇上亲了一记,才转头离开。

    秦陆就一直望着她的背影,那娇小的身子套在他的大衣里面,显得她更加地娇小,他淡笑着,坐回车上,拿着手机玩着。

    这时,车前站了一个女人,正是那个不太死心的王玲,她回去后就纳闷了,她不是去勾引秦陆的吗?

    怎么最后就那么糊涂地下车了呢?

    她看着秦陆一个人坐在车里,而他开的,竟然是一辆法拉利,上千万的限量款,眼睛一亮!魔音天才少女

    伸手敲了敲窗户,秦陆抬眼,本来以为是那洁忘了什么回头的,但是一看,是昨天的那位小姐。

    他摇下窗户,很淡地问:“有事吗?”

    王玲的媚眼往里面一扫,然后轻声轻语地说:“我想进来整理一下衣服,可以吗?”

    一男一女在车子里面整理衣服?

    用屁股想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秦陆望着她迷你裙下那双笔直的长腿,长是长了,但是像是笔杆一样,哪像他家的宝宝,纤长中还带点小肉肉,性感得不得了。

    有时候,她身子不方便的时候,他急了,就啃着她的*儿,那感觉,*透了。

    秦陆因为想着那情事儿,俊脸上就染上了淡淡的绯色。

    王玲瞧了,砰砰地心跳加快,她看秦陆脸红,以为他有这意思,于是伸手就想拉车门,哪知道车门反锁了,她望着秦陆,脸上有着期待。

    秦陆回神,瞧着她放在车把上的门,淡淡地回了句:“我老婆不在,不方便让你上来。”说着摇上了车窗,继续玩着手里的手机。

    王玲本来不以为秦陆说的是真的,但是她眼尖地在那千分之一秒看到了秦陆手机上的照片,那里他和那洁的。

    两人穿着灰色的针织衫——

    他们,真的以前就认识,那那洁真的是秦陆的老婆?

    她觉得自己像是吃了只苍蝇一样难受…

    愣了愣地站了半天,刚才被经理看见了,喝了她一声:“还不去换衣服,迟到了你!”

    她这才赶紧着回去。

    但心有不甘,所以在看到那洁的时候,有些酸酸的,也少了几分盛气凌人!

    那洁这时已经换好了衣服,想到秦陆在外面,她就想将衣服送给他。

    才整理了一下,就见着口袋里飘出一张纸出来。

    她有些好奇地捡起来,一看,俏脸一变。

    竟然是一张发票,两个亿的发票,收款单位正是她们这家会所。

    而付款人那项,明明白白地写着秦陆的名字。

    那洁站着身子,她想起王玲敌视的目光,想起这两天总是留在休息室里,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

    捏紧手里的纸往外走。

    此时,她的身上只穿着套制服,很薄,在温暖的室内当然不冷,但是一出来,马上就有些冻得受不了了。

    但她还是紧绷着小脸朝着那辆炫目的法拉利走去。

    一干的服务员就瞧着她猛地敲了车窗。

    只一秒,车门就打开了,尔后一股力道将她给卷了进去。

    那洁被秦陆拖着往自己的怀里,耳边是他灼人的话:“宝宝,也不怕冷!”

    他望着她手里的大衣,感动得不行。

    但是那洁现在的心思和他就不是一个频道上,她的小脸还是紧绷着,摊开手里的纸问他,“秦陆,你是不是将我当成一个没有行动力的傻子?一个随时要放安慰奶嘴的孩子?”

    秦陆低头看着她的小脸,一会儿,才缓缓地说:“我只是不希望你有危险!”

    她不说话,他又接着说:“这也错吗?”

    那洁仰头望着他,语气有些冲:“保护我的方式不是这一种,你可以选择别的方式!”

    他的目光变得清冽起来,唇角微微勾起:“那你告诉我,我应该用什么方式?”

    她不说话,他带了些嘲弄地问:“是每天去包个房间,希望点你进去伺候?”

    他说的有些不留情面,让那洁觉得自己被深深地侮辱了,她望着他的水眸像是冻住了一样,“秦陆,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这里给你丢人了?”

    秦陆揉了揉眉心,他知道如果自己聪明的话,现在哄一哄她就没有事儿了。

    但是最近,她真的太无理取闹了。

    这事儿,要是换成别的女人,大概是会感动得一塌糊涂吧,只有这个小丫头,还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他心里就有一种不向她妥协的想法产生了,他冰冷地瞧着她,“如果你不是我的妻子,我不会这么觉得,但是你是,所以,我会这么认为!”

    她呆住了,小脸望着他,一脸的不置信。

    秦陆的唇抿了抿,这丫头受伤的看在他的眼里,他同样地不好受,但是她不能再这么任性下去了。

    那洁的眼里,有着雾气,一会儿,她一边低低地骂了他一句:“混蛋!”一边打开车门就跑出去了,临出去的时候,还将大衣扔给他!

    秦陆只呆了一下就立刻跑过去,但她跑得很快,一会儿就跑向了女更衣室。

    这时,更衣室里没有别人了,她一进去,就关上门,想将门给反锁了,但是秦陆的动作更快,他按着锁,只用力一扭,就将门给打开了。

    她的小脸上带着泪痕,瞪着他,一边往后退,“出去!”

    她不要看到他,在他的心里一直觉得她是个低等生物,一直认为她是个废物吧!

    她哭着,将衣柜打开,她不要再这里打工了,她要离开。

    秦陆一把按着她的手,一边低吼着:“小洁,你讲理一点好不好!”

    她用力甩开他的手,一边哭着开始换衣服。

    秦陆本来是要阻止她的,可是她脱掉了那套制服后,那莹白的身子让他住了嘴,就这么在旁边欣赏着她的身子。

    那洁正要穿衣服,猛然被他抵在了柜子上,尔后是一声低低的嘶吼声,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唇就急切地落了下来——

    带着一股雄性征服雌性的危险气息,秦陆吻得很用力,几乎是将她给揉进了胸腔里。

    那洁挣扎着,双腿用力地踢着,可是脚上的鞋子这么一踢,就飞向了门边,她只能光着腿儿,好在更衣室里有暖气倒也不是很冷。

    秦陆一把托起她的小屁股,将她的光着的腿儿盘到自己腰间,嘴上手上的动作还没有停,有些凶猛地吻着她…

    他吻得急切,有几分征服的味道,末了,黑眸低着注视着她,一边还舔吻着她的唇瓣:“宝宝,知道自己错了没有?”

    她的腿上无力,他的大手就抱着她的小屁股,那洁又羞又气,别过头不去看他,过了好久才哼哼地说:“我没有错!”

    秦陆有些急了,大手在她的小屁股蛋子上用力地拍了两下,她瞪着他。

    他望着她,眉头夹得死紧的,但饶是如此,他看上去还是英俊得可以让人心跳加速。

    那洁也不例外,她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就抵着他健硕的胸膛,引来一串串羞人的磨擦。

    那洁用力地捶着他的肩膀,“放我下来。”

    他非不放,抱着她,抵着她的身子猛烈地又是一阵索吻,那洁被吻得几乎腿软了,他有些不满足于亲吻,大手开始抚弄着她的身子…

    “宝宝,为我叫出来。”他的声音此时带着一抹沙哑的性感,加上两人又在更衣室里,多了一份偷情的刺激感。

    她的小脑袋,不停地摇晃着,承受不太多。

    秦陆托着她的头,逼迫她承接他所有的吻…

    她两条细白的腿儿,在他的腰间荡啊荡的,诱人极了。

    秦陆有些忍不了了,心里起了些异样的心思,虽然说宝宝昨天有帮他,但是离极致的滋味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他这么吻着,浑身就如同着了火一样,尔后,抱着她坐下,将她的小脑袋往下按,那洁一个不留神,就趴了下去…。

    秦陆闷哼一声,按着她的大手终于松开了…

    她仰起小脸,脸上有着泪痕,可怜巴巴的,还带着无限的委屈!

    “混蛋!”她一起来,就捶着他的身体,尔后也顾不得自己身上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赤着脚走到门边将鞋子给捡回来穿上,这时,秦陆才发现他连一张纸也没有。

    “宝宝…”爽过的男人声音里带着一抹讨好——他总不能这么光着屁股出去吧!

    但是那洁才不管他,她直接穿了衣服,拿起包包走人,在经过他的时候,甚至还拿着包打了他一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