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099 小妖精,哪学来的?

099 小妖精,哪学来的?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陆吻得有些疯狂,明明知道自己还没有全好,但是他克制不了。睍莼璩晓

    他的宝宝就在他的怀里,真真实实地靠着他。

    一次又一次地侵占着她粉嬾的唇瓣,身体热得像是烙铁一样…

    她也情不自禁地勾着他的颈子,将自己揉到他的怀里,和他紧紧地交缠在一起。

    他的舌尖,缠着她的小粉舌,一再地挑弄,带着毁天灭地的决心,死命地纠缠着,侵占着…

    疯狂,炙热,身体的厮磨引来一串串的火花,都情动了,身体叫嚣着释放,他有些不管不顾地扯着她的衣服,可是终究是虚弱,不一会儿就气喘着平躺在床上。

    有些无奈地抚着她的小脸,“宝宝,给不了!”

    她脸红红地靠在他的怀里,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咬着他的耳朵,“等你好了我们再来!”

    秦陆不说话,只是抚着她的小脸蛋,心里是满满的满足!

    两人静静地躺着,倒也是亲呢。

    因为秦陆醒过来,身上的病毒也清了,工作也有人接手,于是再没有留在A城的必要,于是隔了一天,就和那洁回H市了。

    当然,是住到了秦公馆里。

    那洁每天伺候着他,那个美啊。

    身体好了大半了,但是他还是没有下床,就每天让小媳妇侍候着。

    每每陆小曼瞪着他的时候,他都皮皮地笑,搂着自己的小心肝儿亲一口:“我家小洁心疼我!”

    那洁脸红红的,不说话。

    陆小曼看她一眼,“小洁啊,你这叫丢失缰土知道吗?”

    秦陆有些不正经地说:“她身上每一寸,都是我的,哪来丢失啊,这叫光复失地。”

    那洁受不住了,这浑话还在婆婆面前说,她掐了他一把,那个小劲儿落在他的腰上,那是享受!

    他就笑,搂着她就亲,那洁一扭身就跑。

    陆小曼瞧着秦陆,“你这是流氓行为,小洁一个小姑娘,别带坏了!”

    秦陆淡淡笑着,“我是合法使用权利!”

    陆小曼睨了他一眼,“尽想些不正经的,小心司令剥你的皮!”

    对于秦陆,司令已经发话了,强烈要求他将他的宝贝蛋子交出来。

    因为小两口天天腻在楼上,司令都闷坏了。

    他又不能直接到小的房间里来找人,要是碰到那个老人不宜的场面,不是羞死人了啊!

    说是这样说,对于秦陆好好活着回来这件事儿,所有的人还是开心的。

    那洁端着一碗绿豆汤回到房间里,陆小曼已经不在了。

    她坐在床边,随口问着:“妈呢?”

    秦陆吃下她喂过来的汤,尔后淡淡地笑了,“下去了。”

    她就红着脸不再吱声儿,想起陆小曼来之前,他们正在做的事儿。

    那时,秦陆将她压在身下,细细地吻着,喘着粗气儿,吻一路烙到了她的颈子,然后她的衣服被扯开了些,她感觉他的大手探进了她的衣服里。

    “秦陆。”她的声音脆弱着,“门没有关好!”

    再说,他的身体没有好全呢!

    秦陆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从胸口传来,“宝宝,我只是想亲一亲。”

    这一亲,一直亲得两人都热了,他几乎是扯着她的衣服,求欢的眼神瞧着她的脸儿,让她的脸都红透了,双手举着抵在他的胸口,半推半就。

    还好,陆小曼来了,才免除了一场可能会很惨烈的欢爱。

    现在,人走了,他又用那种很饥饿的目光瞧着她,算起来,两人也差不多半个月没有干那事儿了,不光他想,她也是想的。

    只是她得提醒着,他是病人,而那件事情是很耗体力的,她舍不得他。

    “清毒的,快点喝。”她哄着他,声音温柔动人。

    秦陆望着她的小脸蛋,洁白动人,而注视着他的眼神,专注多情。

    以前只是觉得她可爱,现在感觉到,她真的是个女人了,而让她完成这一兑变的,是他秦陆。

    心头有种自豪感产生,他伸手,将她的碗拿到一边,尔后用清清雅雅的声音唤了一声:“那洁。”

    这是他第三次叫她的全名,每一次叫她,都是不同的意味。

    这一次,有那么一种将她看成和自己是同一年龄的感觉,那种她是女人,而他是男人的感觉在里面。

    她抬起小脸,也真切地瞧着他。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慢慢地多了些不一样的意味。

    他勾起手,将她慢慢拉到自己的怀里,唇并不急于吻上她的,而是额头抵着额头,身体轻触着。

    她微微地挣扎着,有些脆弱地说:“秦陆,我还得将碗拿下去。”

    他专注地瞧了她的小脸一会儿,才懒懒地说:“等一下再拿。”

    虽然隔着被子,但是她也猜得出来他想干什么了。

    他想干之前被打断地情事儿

    于是双手抵着他的胸口,“秦陆,你的身体没有好,再忍一下。”

    她的话里,有着包容和宠溺,秦陆十分享受,哪个男人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这么柔着声音和自己说话呢,更何况他一下这么稀罕着这么个宝贝蛋子。

    他搂着她的小腰,有些无赖地咬着她的唇,有一下没有一下地勾引着她。

    她的呼吸慢慢地乱了,还想说什么,就被他堵住了唇舌,吻得有些激烈,大手也开始在她的身体上四处游移着,点着火儿。

    那洁嗯了一声,软软地倒在他身上,任着他吻着亲着摸着。

    她向来拒绝不了他,秦陆怎么个怎么不尽兴,总觉得不够。

    他喘着气,将她的身子转过来,从后面抱着,一边咬着她细致的耳垂一边呢喃着:“宝宝,你帮我好不好?”

    这样的姿势,这样耳语,是她向来承受不住的,身体热热地,有些不知所摸。

    秦陆的大手越发地纵了起来,探到她的居家服里,一阵的挑弄,她发出如同小猫一样的叫声。

    他低低地笑着,尔后在熨烫着她的耳根,轻轻地咬着她的小耳朵,软声细语着:“宝宝,我知道你也想了!”

    她脸红透了,她当然知道自己想,但她是有顾忌的。

    秦陆的大手缓缓地往上,一边盅惑着她,“宝宝,你来。”

    他忽然躺了下去,让她坐在他的小腹上…

    她无措极了,望着他双手放在在枕侧,一副随她怎么处置的样子。

    被子此时有些凌乱,怎么也像是奸情现场,那洁咬着唇,好半天才轻轻地开了口,“秦陆,我不会。”

    声音呐呐的,有些怯生,但是每一个字都敲在了秦陆的心坎上,软软的,享用极了。

    以前,虽然他偶尔兴致浓了,也会让她在上面,但那时,他会带着她,其实所有的动作还是他来完成的,她只要…出点力气就行了。

    但今天,他明显地让她独立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她真的有些怕,怕自己弄不好…

    秦陆双手又放在她的纤腰上,几分诱惑,几分哄骗:“宝宝,你可以的,快点,我等不及了。”

    她红着脸,开始亲他的身子,很慢很慢地亲着。

    秦陆的手抓紧她的腰身,喉结快速地松动着,当她吻上他的喉结时,他的手抓紧,他想反攻为上,但是她生涩的样子太诱人,他舍不得…。

    那洁无措地进行着这场*,主导着他的生死,他低吟着的时候,她就知道他很舒服,慢慢地,她找到了节奏,开始有些熟练地挑逗着他的身子…

    秦陆的身子快爆炸了,他的手插在她的头发里,将她的身子拉近,用力地吻上她的唇瓣,然后呢喃着,舔吻着她的唇瓣:“宝宝,快点,我等不及了。”

    于是凌乱,试探,她一再地挑弄着他的身子,成功的那瞬间,他与她的额头上都冒出了细汗…拥抱,狂喜,充斥着整个身体。

    进行,继续,她的小身子全是细汗,性感得不得了。

    秦陆虽然不舍得她这么辛苦,但是这样的宝宝,好看得让他移不开眼睛。

    终于,闷哼几声后,她倒在他的身体上,小身子软软的,好半天也没有起身。

    秦陆爱怜地拨开她额头上的头发,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记又一记,完全不知道怎么爱她才好!

    松开她,让她喘着气,那热热的气息就浮在秦陆的颈侧,酥酥麻麻的触感让他的身体一下子复苏过来,全身的血液集中。

    看着她疲累的小脸蛋,他轻轻地吻着她粉嫩的小耳垂,呢喃着:“宝宝,再来一次好不好?”

    她努力睁开眼,然后小手就抱着他的颈子,有些撒娇地说:“秦陆,我没有了。”

    他低笑着,将她放倒尔后覆在她的身体上,并且不让自己的重量压到她的身体,一边吻着她,一边诱惑着:“宝宝我来。”

    她想抗议,但是他已经开始了,他灼灼的男性气息笼罩着她,让她软软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抱着他的颈子,享受他给的激情…

    秦陆知道自己不应该太粗野,可是许久没有好好地做,他忍不住,一连做了三次才松开她的身子。

    其实在第二次的时候,她就昏过去了,他一个人唱着独角戏,望着她沉静的小脸,感觉她越发敏感的小身子,他控制不住地继续着…直到极致的到来。

    第三次结束后,秦陆其实是没有尽兴的,但是他的宝宝受不住了,这些天她也够辛苦的。

    于是他起了身,抱着小人到浴室里。

    浴缸里,洁白的身子曲线动人,而且多了份女人的妖娆。

    秦陆细细地帮她洗着,她醒了一次,迷迷糊糊地也没有怎么醒。

    完了,替她穿她衣服,并将床单给换了,因为之前太迫切,全弄到了床单上。

    将小人舒服地放到床上,秦陆自己也洗了个澡,一身清爽地出来。

    在床边亲了亲她的小嘴,不舍地摸了一下小脸这才下楼。

    楼下,三大巨头都在,看见秦陆好手好腿地下来,也不感觉到奇怪。

    只有小洁那个小笨蛋才会相信他虚弱呢!

    秦司令有些不满地哼了哼:“兽欲逞过了,病全好了?”

    秦陆淡笑着,修长的身子陷到沙发里,尔后喝了一口茶,才带着淡笑说:“司令要下棋我陪你,小洁大概晚上才会醒!”

    秦司令很没有气质地翻了个白眼——这个小王八蛋,不就是说小洁晚上还得伺候他,晚上也是没有空的。

    他的胡子抖了抖,有些不甘地和秦陆对弈。

    陆小曼和秦圣瞧着秦陆没事儿了,也都站起来,各自去干自己的事儿了。

    晚上,就像是秦司令想的那样,用完晚餐后,秦陆就将他家宝宝抱到楼上。

    美其名曰是去休息了,但是这个休息是个动词啊,还是一做到底的那种。

    总之,那小洁那晚几乎都没有睡觉,一直在秦陆的身下,被这样那样着。

    天亮的时候,他才松开她的小身子。

    其实秦陆也对自己的*感觉到不可思议,明明白天已经做了四次的,晚上竟然还这么地不知节制!

    他抿着唇瓣,也没有再折腾她,只是简单地帮她擦拭了一下。

    一身清爽地躺回去,他想到最后的时候,她的小身子全是粉色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地紧绷起来,似乎沾上她,就像是沾上了毒药一般,深深不能自拔!

    叹了口气,他搂着她,沉沉睡去。

    到早晨十点的时候,他才醒了过来,一睁眼,就望着她在盯着他看。

    他浅浅一笑,顷身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尔后修长的手指就放在她的唇瓣上,细细地拨弄着:“宝宝,在看什么呢?”

    他明知故问,本来,那洁是不屑于回答他的,但是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她就直直地瞧着他,半响才有些娇娇地开了口:“看你好看。”

    “嘴真甜。老公奖赏一下。”他坏坏地将她搂到身前,用力地在她唇上一吻。

    她勾着他的颈子,娇软在他怀里,“老公,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他侧着头,假装不知道。

    “结婚纪念一百天?”他笑着问。

    她睨了他一眼,“都过去两天了。”

    他恍然大悟的样子,“那,是不是宝宝的生日?”

    他这么说着,那洁就用力地打他胸口:“人家才过生日的,你坏。”

    她那软软的声音,娇娇的样子,让秦陆心都酥麻了,颤着身子搂着她到怀里,在她的额头上一吻,“谢谢老婆记得老公的生日。”

    她脸红,小手抓着他的浴袍领口,揪到自己跟前,两人唇贴着唇,很暖味,空气中都有那么一股很火热的气氛。

    秦陆爱死了她这样的风情,也配合着,大手放在她的小屁股上,有些不老实地游移着,一边有些不正经地开了口:“宝宝,昨天不是享受过了?”

    她又捶了他一下,那软软的力道像是棉花糖一样,触在他的心尖尖上。

    他忍不住凑上唇去,细细密密地吻着她的小嘴儿,并拉着她的小腿儿盘在自己的腰上,姿势好和谐地说!

    那洁的小舌头,缠着他的,他就不动,让她绕着他…末了,他喘着气,贴着她的唇,低低地说:“宝宝,弄得不错。”

    他的粗话让她难为情死了,伸手就是一下子。

    秦陆就笑,然后正经八百地伸出手,向她要礼物。

    “宝宝,我的礼物呢!”

    她的脸红红的,半天才说:“晚上会有的!”

    他的眼睛一亮,心里痒痒的,但是想到晚上的福利,他就期待起来,决定暂时放开她。

    下午的时候,秦陆去了部队一趟。

    虽然知道赵政文和杨文清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但是赵政文毕竟没有伤害那洁,所以,秦陆就沉默,没有对赵政文怎么样。

    而赵政文也是不知道秦陆掌握了他和杨文清的关系的,他看见秦陆过来,还十分惋惜地说:“小杨的业务水平不错,想不到会出了这事儿,真是想不到!”

    秦陆扯了下唇,没有发表意见。

    坐到办公室后,他想到自己打的那通电话。

    他知道自己向来是个心狠之人,对欧阳安都如此了,更何况是个杨文清。

    打开抽屉,忽然看见他的抽屉里多了一个信封。

    他打开一看,是一把钥匙,上面刻有某银行的字眼。

    想到那洁今天说的,难道是她送给他的礼物?

    于是秦陆开着车子到了某银行的保险柜前,找到那个柜子,打开。

    里面是一个大信封,他笑着拿出来——

    这个小鬼头,还搞神秘?

    他拿着信封到车上,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拆开,伸手将里面的东西给拿出来,立时,秦陆的眼睛眯了起来,目光几乎冰冻住了。

    他看着上面,他的宝宝被绑着,胸口的衣服被撕裂,而面前站着的男人,则正在解皮带!

    一张一张的,全是那洁惊恐的眼神,还有那个男人肮脏的身体。

    秦陆觉得身体一阵刺痛,他忍着一张一张地看完,没有别的,只有这些。

    但最后一张,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是一个暗巷,一个男人压在一个女人身上,洁白的腿,无力地伸着,女人的脸蛋别在一边,但是可以清楚地瞧得出,是那洁的母亲,而身上的男人——

    秦陆闭了闭眼,认出和前面的是同一个男人。

    他想到那天,在外面碰到那洁,她满脸的苍白还有齐天阳的警告!

    是那天出的事吗?

    他心里不是没有疑惑的,她有没有被…

    翻过背面,上面写着一行大字——秦陆,生日快乐!希望你和那洁欢爱的时候,这个能助兴!

    秦陆的眼迸出杀人的目光,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杨文清这个女人,死了算是便宜她了,这时,他才感觉到她的恶毒。

    是她用这些照片威胁了小洁吧!

    而小洁为什么不和他说,他也猜得出来了。

    因为他的病!

    就是现在,他看了这些,也是无法平静的,她在怕…他不要她!

    他的手拿起电话,许久之后,他才拨通了,那边齐天阳接起了电话。

    “我想见你一面,现在方便吗?”他静静地说着,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隐藏在自己身体里的那头怪兽!

    齐天阳心里有疑惑,但还是答应了。

    他才回来两天,于是便说:“将小洁带着吧!”

    秦陆沉默了一会才说:“下次吧!”

    齐天阳心里有些数了,那些瞒着的东西可能被秦陆知道了,于是答应。

    半个小时后,两个男人在一个蓝调酒吧见面。

    秦陆手里的那个袋子放在桌面上,他抽着烟,一直不出声。

    齐天阳伸手拿过去,看了一遍以后才沉着声音说:“小洁没有被糟蹋!”

    他怕秦陆误解。

    天知道他在说这个的时候,秦陆的心像是一下子就松了下来,落回了原地。

    其实他心里也有七八成把握的,但是他需要一个人来证实,不然,作为一个男人,始终是会有疙瘩的。

    而这,又是他不能问小洁的。

    他点头,“那个畜生呢?”

    齐天阳静静地说:“被我整疯了,现在在疯人院里!”

    秦陆吸着烟,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末了,他没有拿那个信封,而是淡淡地说:“替我毁了它吧!别告诉小洁我知道!”

    齐天阳看着他,心里有着瞬间的担忧!

    秦陆那病,能接受这些照片吗?

    但他是感觉到,秦陆对小洁深沉的爱。

    他手里捏紧,也有些自责,是他太轻视了杨文清了,女人的心思果然比男人要狠毒百倍,到死也不放过别人。

    秦陆回到家后,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下意识地先洗了个澡。

    那洁正坐在餐厅里,等着他开饭。

    秦陆下楼,一身清爽的休闲服,让他显得更年轻了些。

    他倾身给她一个短促的吻,秦司令扯了扯胡子,斥责着:“这么晚回来。”

    “有些事担误了一下。”秦陆淡淡地说着,尔后看着那洁淡笑着:“宝宝不急吧!”

    她脸红了红,“我才不急。”

    她老实巴交的样子让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因为秦陆生日,所以家里的佣人都给放了假,陆小曼亲自下了厨,那小洁同志就当了下手,负责端端碗盘什么的。

    几个老爷们就淡谈人生,谈谈理想什么的。

    陆小曼和那洁忙完,数落着几个老爷们,“今天只谈家事儿。不许谈什么国家大事!”

    秦司令举起杯子:“那就让秦陆早点生个胖小子。”

    那洁脸红红的,秦陆顺手将她抄进了自己怀里,她身上的香味让他的身体蠢动了一下,但很快又消失了。

    他没有注意,因为现在并不是他们的私人空间,所以不曾在意自己不同寻常的表现。

    “女儿好,儿子操心。”陆小曼睨了一眼秦司令,表明自己的立场。

    秦陆微笑:“顺其自然就好!”

    他低头看着她粉嫩的小脸蛋,心里很柔软!

    “好了,吃饭,吃饭了生孩子。”因为没有下人,所以陆小曼也难得地开了黄腔,一下子将大老爷们都震住了,倒是那洁不好意思地叫了一声:“妈!”

    那种羞中带怯,怯中又带着一点撒娇的意思,让陆小曼疼得和什么一样,一会儿搂着她,低低地说:“傻孩子,妈只是说说,还小,不急的!”

    那洁这才抿着唇,在秦司令的吆喝下,开始用餐!

    吃完饭,小两口就被推上楼了。

    到房间后,那洁的脸一直很红。

    秦陆抱着她到床上,推到她的小身子,吻着她清艳的小脸蛋,有些气喘着问:“宝宝,给我准备的什么礼物?”

    她脸红着,小手抵在他的胸口,尔后别过脸去。

    秦陆一下子明白了,他起身,将门给关好。

    走回来,将她抱到床正中间,自己覆在她软软的小身子上,一边吻她,一边呢喃着:“宝宝,我要拆礼物了!”

    她身上是一套两件套的厚实居家服,粉粉的很可爱。

    他的大手悄悄地解开她的衣扣,散开,尔后往下,将她全套都给除去…

    身下的美景让他屏住呼吸。

    他的宝宝穿着一身黑色的蕾丝睡衣,细细的吊带让他有种去扯掉的冲动,他撑起身子,看着她被卷起的下摆下,是一双纤长的美腿,白嫩嫩的诱人极了。

    “宝宝,你这个小妖精,哪整来的这一套?”他喘息着,唇不断地在她身上移动着,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那股子男性征服欲就更强烈了!

    她的两条细致的小手臂就缠在他的颈子上,尔后娇滴滴地问:“秦陆,喜欢吗?”

    “喜欢死了!小妖精,快一点坐上来。”他开始喜欢被她掌控的感觉,于是催促着。

    她的小身子伏在他的身上,那一身柔白,那一身媚骨,让他差点死掉。

    有些急迫,有些粗野,正要行那事儿的时候,奇异般的,杨文清的那一行字出现在他脑海中,尔后,就是那洁身前站着的那个肮脏的男人!

    秦陆的身体一僵,他想忽略,但是他忽略不了自己脑子里疯狂地想象——

    他几乎是狼狈地推开她的身体,尔后大口大口地粗喘着。

    那洁有些受伤,她穿成这样,是为了让他高兴的。

    她跪在他身侧,小脸泫然欲泣,看着他有些阴沉的面孔,小心地问:“秦陆你怎么了?”

    她的小手轻轻地碰了他一下,秦陆竟然下意识地避开了。

    这让那洁呆住了,她的眼里写满了不置信,一会儿,秦陆大概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妥,一把将她的小身子拉到怀里,轻轻柔柔地吻着,呢喃着道着歉:“宝宝,对不起,大概是太累了!”

    她本来是别开头的,慢慢地也在他的吻下软了些许下来,头回过来,望着他的逡脸咬着唇:“秦陆,睡吧!”

    她侧过身子,背对着他,那黑色的睡衣就挂在肩头,露出一方性感的小肩膀!

    秦陆看着,就生起了热气,化为一种冲动。

    他轻轻地靠了过去,从后面抱住她的小身子,轻轻地啃咬着她的小身体。

    她的身体僵了一下,尔后下意识地拒绝,手抱着自己的身子不让他更进一步。

    秦陆诱哄着,“宝宝,松手,我想亲你!”

    他的大手握着她的小手,捉着她的小手,就这么圈着她的身子,慢慢地,都热了起来,她开始细细地喘息着,在他过份的时候…

    秦陆感觉自己迫不及待了起来,转过她的身子,是她红艳艳的小脸蛋,美得不可方物。

    他几乎膜拜着她的身体,两个缠在一气,勃发之际,他发现自己的力不从心…

    搂着她,他沉着声音说:“宝宝,对不起!”

    她柔声地安慰着他,小手抚着他额间的皱折,她以为他累的。

    但是秦陆自己知道不是,杨文清的诅咒深深地刻在了他的心里,他知道,并不是因为那行字,而是他的病。

    在他见了那照片后,他的心里,产生了排斥,这和以前碰触欧阳安感觉到的不适是一样的。

    事实上,现在秦陆已经极度不舒服,他全身都有一种恶寒的感觉,全身都要爆炸了…

    忽然,他紧紧地抱着面前的小女人,将她拥在怀里,不顾自己身体的不适,用力地亲她,一次次地说着对不起!

    夜里,那洁醒了,是因为身边的人不在。

    她起身,床头灯亮着,大概是怕她醒了怕吧。

    他一直很体贴,她赤着脚走下床,然后走到起居室里。

    她站在门口的时候,滞了一下。

    她从来没有见过秦陆这样,他倚在沙发上,手里夹着一根烟,而他的面前放着一瓶酒,已经喝了半瓶。

    他的神情十分疲累,眉头紧紧地锁着,像是装着许多的心思。

    她一直看着,看着他熟练地掸着烟灰,看着他端起马克杯,像是喝白开水一样地将那杯酒喝掉一大半。

    她的唇微微颤着,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秦陆,你怎么了?”

    他看着她披着头发,赤着脚,身上包着他的睡袍,很娇小可爱。

    面色不由得柔和了一些,他朝着她伸出手,让她过来。

    那洁犹豫了一下,然后走过去。

    秦陆拉着她坐到他的大腿上,尔后吸了一口烟,没有换气,就这么直接地吻住她的唇。

    她呛了一下,想退开,但是秦陆不许她退,就这么一直地吻着,在她的小嘴里翻搅着。

    她的唇很香很软,他有些贪恋,也有了冲动,将手里的烟摁掉,他双手扣着她的小腰,将她压向沙发。

    身子抵着她的,让她感觉到他的炙热。

    她在他的身下,感觉他坚硬的身体,还有那灼热的男性气息。

    “秦陆…”她的声音有些抖,“回房间好吗?”

    她有些不习惯在这里,秦陆悬在她身体上方,好一会儿,才轻笑着:“就在这里,这里好像没有做过。”

    他吻她的唇,吻她的身子,随着他的吻,衣衫落尽…

    但,他还是没有能更进一步,明明那么炽热的,明明他很想很想要她的,但是他,没有能!

    那洁窝在他怀里,小手抚着他精致到极致的五官,柔声说:“秦陆你该好好休息一下,病才好!”

    他勉强一笑,握她担心,便没有说什么,抱着她回到房间里!

    他抱着她,轻声地哄着她睡觉。

    那洁慢慢地睡着了,昏暗的灯光照在秦陆的侧脸上,形成一道阴影,很阴沉,也很…寂寞!

    宝宝睡着了,可是他,睡不着!

    漫长的夜晚,那么难熬,好不容易到了天亮,他含着微笑,亲吻她,伺候她起床。

    一切,仍是像以前一样。

    但是他知道,不一样了。

    今天那洁也上学了,他送她到学校后,开着车没有去部队,而是去了军区医院。

    他找到王院长,偌大的办公室里,一老一小抽了一包烟。

    语毕,王院长十分担忧地问:“秦陆,这事儿司令知道吗?”

    秦陆摇了摇头:“不知道,小洁也不知道,我需要一个心理医生。”

    王院长点点头,以秦陆现在的状况来说,是心理有些问题了,也不能怪他,他本来就有那个病来着,这下子看了那些…

    他担忧不已,要知道性是婚姻重要的纽带,失去了性生活的婚姻是不完整的婚姻,而且两人这么年轻,连个孩子也没有!

    他很快安排了一位十分可靠且业务过硬的医生给秦陆,秦陆当天就开始疗程。

    心理治疗无非就是不断地暗示和催眠,秦陆是个军人出身,治疗起来,比寻常的人要困难的多,因为他的思想太坚定,不是那么轻易能支摇的。

    经过催眠,心理医生不断地暗示他——

    小洁没有出事,她没有被沾污!

    秦陆的额头上冒着汗,他告诉自己,医生说的对,他不应该再想,再去纠结那些照片,他的宝宝一直很纯洁。

    其实在秦陆的心里,就算那洁真的被怎么样了,他也不会嫌弃她,因为她本来就是受害者!

    但是他的病——他控制不了!

    他恨极了自己,为什么不能给她一个正常的生活。

    以前,他的病似乎没有影响到他们的生活,他也觉得自己和平常的人一样了。

    现在他才知道,他是不一样的,他…

    猛然冒着冷汗醒来,面前是医生担忧的脸庞:“秦上校,是不是要让您原来的医生会诊。”

    秦陆略一思索:“暂时不要了!”

    他不想惊去司令,希望经过心理治疗,他能走出阴影。

    走出医院,他的心还是沉甸甸的,说不出的滋味。

    白天在部队里忙碌的时候,还好,他可以暂时忘却。

    但,到了晚上,他不得不面对小洁

    接她回家后,像是往常一样地做饭,喂她吃饭,他觉得很快乐,也没有一点排斥。

    她写完作业,就凑过来看他。

    秦陆在上网,她就紧紧地靠着他,她身上的幽香,还有他手臂处和柔软都让他的身体复苏过来。

    那种急欲解脱的*支配着他,迅速而精准地吻住她的唇舌,探到她的小嘴里一阵深深的索吻。

    她仰起头,承接着他的吻,小手捉紧他的手臂,陷得很深。

    他的肌肉整个都纠结起来,越吻越深,最后将她提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跨坐着,很和谐的姿势。

    秦陆吻着,一边扯着她的衣服,很快就足以让他为所欲为了,她的声音像是小猫一样,抓着他的衣服,低低地叫着他的名字:“秦陆…我想要…”

    他嗯了一声,声音模模糊糊的,尔后探出手,在她身上点着火…许久许久以后,他的额头覆着一层汗水,她软在他的怀里,等着他来爱她…

    秦陆的身体僵硬着,他渴望得几乎要爆炸了,但是…他还是冲破不了心里的障碍…

    颓然地趴在她的背上喘着气,良久,他拂开她的头发,轻轻地说:“宝宝,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她柔声说没有关系,小脸对着他的脸孔,小嘴用力地亲了下去,小手也捏捏他的鼻子,“秦陆笑一下!”

    她还小,不知道他心里现在是五味陈杂,什么滋味都有。

    轻轻地抱起她的身体,往房间里走去。

    夜里,那洁醒来的时候,秦陆又不在。

    她小心地起床,从门缝里看见他在书房里抽着烟。

    她的心被震动了一下,秦陆的心里是不是有心事?

    她不敢问,因为他此刻的神情,很忧郁,她的心里堵堵的。

    接下来的几天,秦陆接受了医生的建议,和以前的主治医生进行了联合会诊,但是依然没有效果。

    在家里,他不太敢随便地抱她,也不怎么亲她了,怕自己克制不住,让她再次地失望。

    他是一个男人,他有自尊,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他最怕的是他的宝宝发现他心里的秘密,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有了障碍。

    她承受的已经够多了,他不想让她再承受。

    他默默地承受着,他知道自己的生理是没有问题的,每天清晨的时候,还是会的反应,甚至对着她,也是有做那事情的冲动的,但是就是到关键的时候,他全便冲破不了那道关卡。

    此时,秦陆站在医院的走廊上,看到一对年轻的夫妻走过来。

    明显的,那个妻子怀了孩子,男人小心地扶着她,两人的脸上漾着幸福的微笑。

    那一刻,秦陆的眼有些热。

    他多想和小洁一起生个可爱的宝宝,可是他现在连最基本的夫妻生活也不能给她。

    以前,对于欧阳安,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分手,但现在这个人换了他的宝宝的时候,他无法割舍,甚至觉得,这一辈子无法享受她的身体,他也要将她留在身边…

    他变得自私,变得犹豫不决,宝宝让他变得不像以前那个秦陆了。

    他望着前面女人微突的小腹,忽然起了一个荒谬的念头——

    如果宝宝怀了他的孩子,是不是就会一辈子留在他身边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