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101 变态的一对一指导

101 变态的一对一指导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洁眯起眼,望着眼前不要脸的男人,她的小手挣扎着,许久之后,忽然凑上唇瓣,唇就贴着他的唇,吐着冰冷的气息:“对于别人用过的东西,我是不屑再用的。”

    说着,她用力推开他,秦陆也没有再靠过来,而是淡淡地望着她。

    那洁故作镇定地整理自己的衣服,但是胸前的扣子少了三颗,怎么弄也是不和谐的样子。

    她瞪着他,脸上的神情混合着恼怒和冷清。

    那清艳的五官让秦陆着了迷,六年前小丫头就是一小美人,现在更具了风情来,怎么不叫他神魂颠倒。

    他直勾勾地瞧着她的脸蛋,然后目光下移,落到那一方雪白上。

    她更是恼怒,长腿一踢,就在要正中目标的时候,他的大手一下子握住她的脚丫子,还有些下流地将她的高跟鞋给脱了下来,然后一串的动作让那洁来不及阻止!

    开窗,他的大手一甩,价值一千多的鞋子就飞到了外面。

    她瞪着他,他的眼里却染上了淡淡的笑意,“我抱你!”

    这简单的三个字让她的鼻子酸了一下,她怎么会忘了,六年前,那时的她是怎么被一个男人成天抱来抱去的,那时,她都不用脚的,每天都是这个男人帮她穿衣服,洗澡,甚至吃饭!

    她的沉默让秦陆的神情柔和下来,低低地说:“宝宝,我们和好好吗?”

    他对六年前的那场误会只字不提,因为这么多年了,再提似乎矫情了些。

    而且,他答应过齐远山,不解释那件事的。

    那洁许久才抬起头,漂亮的唇角微微上扬。

    “秦军长说的是哪国语言,我怎么就听不懂呢!”她的话里带着浓浓的讽刺,目光也是不屑的。

    许多年前的那一幕又重新出现在面前,那天她被车撞了,后来,他没有解释一句,甚至连房间也没有进。

    她能怎么想呢?

    这时候,又到她面前,一句和好,就能简单地将所有的一切都抹灭了吗?

    秦陆看着她紧绷的小脸,心里叹着这丫头的脾气真是一点也没有改,而且还有越来越刁钻的趋势!

    但他就是喜欢得紧同,世上除了一个叫那洁的,别的女人他压根就不想多看一眼。

    而这丫头呢,从见面到现在硬是一个正眼也没有瞧他。

    衣服破成这样了,也无动于衷!

    真真是将他排除心门了吗?

    小骗子,他才不信!

    今日的秦军长也非昨日的秦上校了,那个流氓耍起来,是一套一套的。

    “我的话听不懂是吗?那我们就来个一对一指导一下!”他的大手拉近她的身子,将她一下子又困在自己的怀里。

    那洁慌了,摇着头,不让他靠近自己。

    一头青丝摇晃着,那洁白动人的容颜是他想望了六年的,秦陆又怎么能忍得住。

    要不是想得到她的原谅,让她有点儿准备,他早就在这车上占有她的身子了!

    但甜头总要先尝一点吧!

    他不客气地狠狠地吻住她的唇舌,吻得满足了,才略松了些,然后一下一下地舔吻着她的唇瓣。

    她的味道比以前更好了,就像是果子一样,现在全熟了。

    那洁的眼睛一直瞪着他,秦陆低低地笑着:“这些年,是不是一直在想着我吻你,所以不舍得闭上眼。”

    她的双手勾住他的颈子,有些轻佻地吹着气:“我可能没有空想你,在美国,接吻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的眸子蓦地一变,尔后一个用力就将她压倒在身下,目光中透着危险的气息!

    “和别的男人吻过?”他咬着她的唇,一边声音很轻地问。

    声音虽轻,但是却透着一股毛骨耸然的味道,让那洁感觉到,如果她说有,那么她一定会尸骨无存的。

    但是她才不怕他!他又不是她的谁!

    扬起小下巴,很嚣张地说:“还不止一个!”

    秦陆的手猛然捏上她的下巴,微微用力,她的小嘴就被迫张开,而后他的唇舌就带着一股蛮力闯了进来,在里面来回扫荡着。

    怕她挣扎,他单手扣着她的手,举高扣在头顶,另一只手就捏着她的下巴,这样她想反抗也反抗不了,只能任他在她的嘴里横冲直撞。

    秦陆像是疯了一样在她的小嘴里掠夺着,狼劲儿狠得让她疼痛难忍。

    她拼命地摇着头,想甩开他,但是秦陆压得死紧,他哪是吻,他是在给她打扫…洗去别的男人的味道。

    “变态!”她想别开头,但是左右都不得,他总能将她固定住。

    气喘吁吁,灼热难挡。

    眼瞧着他又低下头要吻她,那洁急了,曲起膝盖,用力一顶,尔后就听着一声闷哼,某军长的某重要部位可能受伤!

    他低咒着起身,靠在后座上平息着那疼痛。

    那洁有些害怕了,他不会是被踢坏了吧!

    小心地挪动着身体,想离他远一点。

    但是没有想到,闭着眼的他也能抓着她的手臂,将她扯到自己身上。

    他的眼蓦地睁开,尔后拉着她的手,往下…

    “你不是医生吗?给我治治!”他有些不要脸地说着。

    那洁像是被烫着一样,迅速地甩开他的手,但是她碰到了…

    很烫人,很…

    她的脸微微地红了,颊边泛起一抹动人的红晕。

    秦陆就盯着她脸上的粉色瞧着,忘了自己身体上的疼痛。

    许久以后,他才轻轻地摸着她的脸蛋,很低很低地说:“宝宝,其实你一点也没有变!”

    她还是那么爱脸红,一不自在了,全身都变成粉红色,漂亮得不可思议。

    秦陆的眼,直勾勾地瞧着她没有扣子的地方,尔后身体迅速地反应…

    本来就很疼了,这会子又疼双胀,真是冰火两重天。

    他想也不想地拉过她的身子,用力地啃着她的唇瓣,大手也不老实地在她身上探索着,借以舒解那恼人的**。

    那洁想踢,但又怕真的踢坏了他,只能任他抱着亲着…

    她一直没有回应他,秦陆也有些急了,强烈的男性本能让他压着她纤长的身子,慢慢地现出禽兽本色。

    “混蛋!”她推着他,这人越来越不老实了,竟然将手伸进她的长裤里,他当她是什么了?

    秦陆喘着气,“我等不了了,那洁,你也想的。”

    他靠她极近,热气就喷在她的脸侧,她有些难堪,想也不想地,伸手就是一耳光…

    这下,将秦陆脑子里的那点黄色废料都给打没了!

    他呆了呆,尔后伸手将唇角的那点子血迹给抹掉——

    她还在他身下,胸口起伏着,心跳得飞快。

    就在两人张力十足的时候,车子停住了,那轻轻的刹车让他们的身体微微一撞,身子的各个部位都靠得更紧了!

    那洁当然感觉到那炙热,她别过脸去,低低地吐出几个字:“臭流氓!”

    秦陆笑了,伸手拉起她的手,将她拖起来。

    他看着她半露的胸口,忽然脱了自己的衬衫,披在她身上,并一二三四地合扣上,直到她严实了才打开车门。

    那洁看着这幢位于绿木荫葱中的别墅,哼了一哼。

    秦陆先下车,就这么大刺刺地露着结实的胸口抱着她下车。

    她甩开他,扔掉另一只鞋子,自己下来。

    但是脚心一触到那地面上的热烫她又缩了回去。

    秦陆笑着弯腰将她抱起,尔后大笑着:“你的小嬾脚哪经得起这样,我抱你进去。”

    那洁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跟着他回家了,她被他打横抱在手里,她的脸蛋避开可避地瞧着他的胸口,比六年前,他好像了壮了些。

    细细密密的汗布满他的胸口,给他披上了一层性感的光泽,散发着浓烈的雄性气息。

    不知怎么的,她的脸蛋红了下,但她轻咳一声掩饰过去,“这里不错,这几年平地青云的感觉不错吧!和市长千金发展得怎么样?”

    她说的是安千金,垂着眼眸,想到她丢给他的离婚协议书!

    也许秦陆已经签了,现在正要和安千金结婚呢!

    还是他们已经结婚了?

    这个想法让她有些疯狂地挣扎着,她不要进去,不要看到安千金穿着居家服走出来,用那种高傲的眼神看着她。

    秦陆按紧她的身体,对她的话,还有她的举动,他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小脑袋瓜子想什么。

    于是低低地威胁着:“再动,我就将你扔下去!”

    她果然不动了,只是瞪着他。

    秦陆直直地将她抱到别墅的正厅里,那是一个三面都是玻璃的现代化客厅,很高雅,但同时也是奢华的。

    她被放在沙发上,尔后他淡笑着,去取了一双室内拖鞋给她。

    那洁正准备去穿,但是他却蹲下身子,一手握着她细白的脚,然后轻轻地为她穿上。

    她瑟缩了一下,他知不知道,脚是女人最敏感的器官,他这么握着,还…

    她的脸有些狼狈地避开他,秦陆只是淡笑着,这才放下她的脚。

    他站直,望了望手上的表,尔后带着一抹笑意:“已经十一点多了,我去做午餐。”

    她注意到他手上戴着的,还是六年前那支表,她也有一支同款的,但是六年前她就拿下来了,有好几次想扔,最后还是被收起来。

    她看着他的背影,健硕的背站,修长迷人,倒三角的身材一直掩在那微翘的臀下,他的腰紧实,充满了阳刚味儿。

    而他的双臂强健有力,她能想象得到,他抱着她的时候,那肌肉贲起时的样子。

    不知不觉的,她的脸有些烫。

    虽然不想和他呆在一起,但也知道这地方,不是她能跑得掉的。

    这里一片都是高干区,没有计程车,更不要说是公车了。

    而她也不会笨得走回市区,那至少得是两三个小时。

    这时,她包里的手机响了,她撩开头发接听,不经意的动作有种以前没有的风情。

    秦陆就站在厅前静静地瞧着,他承认自己很敏感,听到她的电话响了,下意识地就想过来看看是谁打电话给她。

    那洁一看,声音甜甜地说:“哥,你下班了没有?”

    那边齐天阳抚着额头,声音有些低沉:“小洁,老呈说他没有接到你!”

    那洁看了一眼秦陆,尔后抿着唇,“哦,我有点事,晚点会回去的。”

    齐天阳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说:“你是不是和秦陆在一起?”

    她心一跳,尔后很快地否认了:“不是!”

    不知道怎么的,她心有些乱,“哥我不说了,我晚上会回去的!”

    她也不管齐天阳的反应了,直接挂了电话。

    一抬眼,就瞧见秦陆的脸色不太好哇!

    “我很丢人吗?”他臭着脸问着。

    那洁的俏脸也摆了下来,她冷冷地看着他:“你丢不丢人与我无关,现在请你送我回去,我得去医院报道!”

    原本说好的,她要去向王院长报道的,然后去找哥一起吃饭,哪想到被这么个土匪给抢来了。

    秦陆深深地望着她,忽然夺过她的手机。

    “秦陆你干什么呀?”她急了,冲过来要抢。

    但是秦陆已经看到了,她的手机上的屏幕还是他们的合影。

    他抬眼,手里仍然拿着手机,一步一步地朝着她逼了过来。

    她下意识地后退,直到小腿抵在沙发上,再避无可避了。

    秦陆低低地笑着:“小骗子,你敢说这六年你没有想我吗?”

    这就是赤果果的证据,她赖不掉的。

    他不断地逼近,她不断后退,终于身体被他压到沙发上,他的胸口厮磨着她的,两人的姿势暧昧得很。

    秦陆将手机扔到一边,尔后抚着她的小脸蛋,他看着她带着恐惧的目光,恣意极了。

    “你想干什么?”她咬着唇,挤出一句愤怒的话来。

    秦陆的手在她的脸上游移着,一点一点地轻划着属于他的精致。

    这六年,她变成大姑娘了,那点稚气脱干净了,多了几分女人的味道,他想尝一尝…

    他也真的这么做了,大手用力地扯开她外面的那件衬衫,声音嘶哑着:“你该将我的衣服还给我!”

    雪白的肌肤暴露在他面前,他的神情有些扭曲,那是被**折磨的。

    想想,一个**强烈的男人禁欲了六年,是怎么样的可怕!

    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雄性的力量,像是要吃了她一样。

    那洁用力地推他,丝毫撼动不了分毫。

    可以说,他要是在这里强要了她,她也是没有办法的。

    秦陆的手,灵活得不可思议,一下子将她全给解放了。

    那身冰肌玉骨几乎让他发狂,他啃着她的唇,她的颈子,她的身体,他的动作谈不上温柔,可以说有些粗野。

    她被动地被他压在身下,疯狂地扭动着,他按着她的身子,表情有些迷乱地说:“别动,我不会将你怎么样的!”

    那洁差点没有气背过去,他这么将她脱光了,亲遍了,摸光了,还算是没有怎么样?

    他要是真的怎么样了,她不得被生拆入腹啊!

    但她也感觉到小腹热热的,作为一个和秦军长翻滚过无数次的女人,她清楚的知道这家伙现在是在发情了,而且对像是自己。

    她不挣扎了,而是冷冷地瞧着他,声音更冷:“看来,安雅小姐没有能满足你,让你在外面打野食!”

    她的话差点让秦陆呛到了,他抬起脸,一个劲儿地盯着她看,好半天才说:“你是家食!”

    她轻哼一声,用脚勾着他的头,“离我远一点!”

    秦陆不禁看着自己颈边的那截子美腿,真是冰肌玉骨,毛细孔都找不到,滑得诱人。

    以前这丫头的腿就迷人得很,现在又长高了几公分就显得更加纤长了,他的喉结不禁松动了下,有股莫名的渴望从小腹急剧的翻涌着,那种情潮胜过了以前所有所有…

    那洁瞧着他色眯眯的样子,很恼,她一抬腿,坐好。

    但同时也羞恼地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全被压在身下,皱皱巴巴的,根本就穿不了了。

    她抿着唇,忽然发火了,将那条黑色的小内内往秦陆的脸上扔去,一边扔还一边骂着:“混蛋,大白天的就发春!”

    秦陆真真地被砸了个满脸,那黑色的小布料滑下他的脸时,他的大手握住了那方布料,尔后很轻揉地帮她穿起来。

    他的大手握着她的小屁股时,还情不自禁地多抓了几把,一副精虫冲脑的样子。

    其实他打住真的很不容易了,六年了,他别说女人了,就是母狗也没有看半眼,这么痴痴地等着小丫头学成归来。

    她倒是好,冷脸冷屁股,全给他上了个全套。

    他还真不信邪,她以前爱他死去活来的,现在他就攻不下她这颗红苹果!

    她身上,仅着内衣内裤,而外面的衣服全被秦陆扯坏了。

    她也走不着,于是他亲亲她的小嘴,在她反抗之前离开她的身体,然后淡笑着说:“我去帮你找件衣服来!”

    她呆了呆,这里有女人的衣服吗?

    她其实是想去看的,但是自尊让她坐在这里。

    忽然,她的毛细孔全竖起来了,这个客厅是全透明的,那外面…

    她逃一下样地跟着秦陆跑过去,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狼狈。

    秦陆已经到二楼,推开了一间房间的门,而她正冲过来。

    他皱着眉头,拉着她问:“怎么了?”

    那洁瞪着他:“不要脸!”

    他又怎么不要脸了,她不从,他也没有强迫她是不是?

    秦陆摸摸鼻子,表示难以理解。

    那洁继续瞪他:“你说,外面是透明的,那我们刚才…刚才…是不是被人看到了!”

    天知道这里的领导是不是都和他一样变态啊!

    要是谁拿个望远镜什么的,她不是就完了吗?

    秦陆低笑了起来,原来是这事。

    她也太后知后觉了吧!

    他提起她的身子,她还是那么轻,但是他能感觉到她紧实些了,不像以前那么孱弱,天知道他花了多大的自制力才松开她的身子。

    望着自己还耀武扬威的兄弟,秦陆苦笑一声,尔后走到更衣室里,取了件浴袍给她。

    他出来的时候,看着她呆呆地站在房间里。

    他知道她为什么会发呆,秦陆走到她身后,和她一起环顾着这个房间,然后轻轻地说,“以前的公寓还保留着,结婚照是我让人重新弄的,还有你用惯了的吹风机,洗浴用品我都带来了,只是…”

    他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震惊的眸子,“只是,该换新的了,宝宝,我让人换新的好不好?”

    她来了,那些东西也就是个念想了。

    她明白他的意思是让她不要走,让她住下,和以前一样生活。

    可是,能回到从前吗?

    她的喉咙像是堵住一样,抬起眼,她失了冷静,“秦陆,这些,没有意义了!”

    他的声音温柔,双手给她穿上浴袍,尔后抱着她,让她坐在床边,他自己则蹲下,开始揉她的脚。

    她的身体震动了一下,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像是说服他,又像是说服自己:“秦陆,我们已经离婚了,放开我好吗?”

    他不语,只是轻揉着她的脚,许久之后,才站起身淡淡地说:“先吃饭,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她的唇抿紧了,“我得在中午前向王院长报道。”

    秦陆抱她下楼,她挣扎,他就禁固住她的小手,放她在餐桌上,他自己则拿了她的手机找到王院长的电话。

    她扑过去要抢,秦陆一个不小心,竟然被她扑倒在沙发上,而电话已经通了…

    “秦陆,你放开我!”他的大手竟然直接放在她的…那洁恼羞成怒,也没有注意到手机开始通话。

    秦陆一手抱着她,一边懒懒地对着那边王院长说:“王伯伯,那洁在我这,今天就不来报道了!”

    那洁本来扳着他的手松了下来,脸上满是不置信。

    电话通了?

    那边听到了?

    她瞪着他,而他恶劣地冲着她眨了一下眼,才继续和王院长寒暄:“是。小洁才回来,我在机场接她回来的。”

    王院长相当欣慰,“你们这是小别胜新婚,久别…我还真是不会形容了,好好玩,明天再来报道!”

    好好玩?

    多暖昧的词,那洁差点晕过去,但是某个男人却乘机吃着她的豆腐,料定她不敢大声地叫。

    那洁的眼眯了眯,看见他一脸放松地在还在通电话,这时候说的都是些官场上的话了,她是知道现在军医院是直属于秦陆部队的,换句话说,秦陆现在是她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

    她就见不惯他淡定的样子,好像这六年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凭什么她就得任他放在心手里玩弄着,她的唇角微扬,尔后靠近他,开始啃咬他的颈子,他的身体震动了一下,然后闷哼一声

    那边王院长有些奇怪,“秦陆你怎么了?”

    原谅老古董,刚才说话说得杠杠的,这会子倒是转不过弯了。

    秦陆的俊脸微红着,大手抓着她如云的头发,四平八稳地对着王院长说:“没什么,你提的经费问题我会好好考虑的,争取在这个月到位。”

    王院长那是高兴啊,心里也是知道,有那洁在,秦陆这小子才那么好说话,于是话题更是围着女主角转了,那各种恭维,将秦陆说得有些美,好像他和那洁的孩子就这么要生了一样。

    而身体上的小女人表情有些不甘,他为什么还这么淡定?

    她喷火的眼,瞪着他的胸口,尔后恶劣地张开小嘴,用力地咬了上去。

    要知道那是男人敏感至极的部位,她这么咬,秦陆哪还受得了,于是一声很浅的低吟通过手机传到了王院长的耳朵里。

    王院长再是不上道也明白自己是打断了人家的好事儿了,正想客气几句挂上电话时,秦陆的声音嘶哑着开口了:“宝宝…别急,慢慢坐上去…嗯…”

    王院长顾不得其他,立刻扔了电话。

    妈呀,激情直播啊!

    想到那个**的场面,老家伙端起一杯冰水就往肚子里倒——

    但那边呢,那洁坐在一边,身服整齐,她瞪着秦陆。

    他是故意的,竟然发生那么淫荡的声音,王院长准是以为他们在干那事儿了。

    秦陆轻笑一声,“你刚才咬我,不正是这个目的吗?我只是帮你一下而已!”

    她气坏了,但是完全拿他没有办法,只得跑到餐厅去。

    秦陆笑着,随手扯过一件衬衫穿上,松松地扣了几颗扣子,看上去性感撩人。

    那洁坐在那里,睨了他一眼,这人以前色相就好,现在更是不得了,全身上下都是成熟男人的味道,加上年纪轻轻就官居军长,更招小姑娘了。

    她愤恨地戳着面前的鱼,像是在泄恨一样。

    秦陆轻笑一声:“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吃桂花鱼的吗?”

    她恍然,看着那几乎被捣烂的鱼,她有些赌气地说:“我现在不喜欢吃了!”

    秦陆的眼一直瞧着她,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十分纵容。

    她没有看他的眼,因为那会让她心慌。

    秦陆变了,不像以前那个冲动的青年,他变得世故,忍耐力超好。

    她的脸有些红地想,要是以前,他现在八成抱着她做第三次了吧!

    她其实是可以感觉到他的迫不及等待的,她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直接强占了她,这事儿,以前他没有少做。

    秦陆为她布菜,很淡,不像以前那么喂她了。

    她怔忡了一下,他才低笑着开口:“你不是小娃娃了,长大了!”

    她的身子震动着,抬眼,就看着他的目光。

    那幽深的眸子,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渴望,不再是六年前的那种强占。

    她滞了一下,没有也再看…默默地吃了饭,等着他。

    秦陆不紧不慢地吃完,尔后看着她的浴袍,皱了下眉:“你准备这样回去?”

    她低头看了一眼,她希望不希望这样回去,可是,她有选择吗?

    秦陆拉着她的手上楼,直接走到房间的更衣室里。

    这个更衣室比他们以前的公寓还有秦公錧的都大,大概有二十平,装修得也很豪华,墙壁上嵌着一整面巨大的穿衣镜,一组牛皮的小沙发,还有一个小型的吧台,很奢侈的感觉。

    秦陆打开一个衣柜。手在上面穿了一淄,尔后挑出一件黑色的衬衫出来,又看了看她,取出一件七分长的牛仔裤,这是他以前的裤子,已经很久没有穿过了。

    他递给她,让她换上,“看看合不合适!”

    她伸手接过,声音有些冷地说:“背过身去。”

    秦陆抚着下巴,眼里闪着一抹好笑:“你哪儿我没有看过,有必要吗?”

    就在刚才不久,他的手指也将她里里外外给摸透了,现在要他回避,不嫌晚了些吗?

    那洁就冷冷地瞧着他,秦陆勾唇一笑,不和她小女人的那一点小心思计较,于是转过身子,轻笑着倒了一杯酒。

    五分钟后,他自己回了头,看见她拎着裤子,一副烦恼的样子。

    知道腰身大了,他走到去,将两边一折,再从一旁的小抽屉里取了个钻石的别针固定住,然后放下衬衫的下摆。

    看着她这么一身,秦陆的目光有着惊艳。

    这是他头一次看那洁穿黑色的衬衫,简单的男款衬得她的身材更纤长,肌肤在黑色的对比下,莹白得几乎透明,纤细的小腰下,长到脚裸的牛仔裤下,一双美腿修长笔直,但是她的脚是光着的。

    秦陆蹲下身,从鞋柜里取出一双运动鞋给她穿上。

    那鞋子是她六年前穿过的,现在穿有些挤了。

    她呆了呆,即使心里有着疑惑,但是她还是没有说什么。

    她要走出去的时候,秦陆叫住了她,轻咳一声,“将头发扎起来吧!”

    她这样子,太撩人了。

    她呆了下,尔后接过他手里的扎绳,心里却在骂着——这个变态!

    扎好头发,显得年轻又利落,但是秦陆的目光却移不开了,因为她的颈子里,是深浅不一的吻痕。

    想到之前被打断的火热,他的喉结松动了下,很想将她扑倒,将她的衣服撕开…

    但他也知道,这么做,她一定会恨死他,再不会让他接近了。

    于是自己随手换了件衬衫,想拉她的手被她躲开了。

    他也不以为意,直接下楼往车库走去。

    他开着一辆黑色的跑车,不算张扬的款式。

    她拿着包坐上车,秦陆侧头问:“准备住哪儿?”

    那洁恢复了面无表情,“我爸那!”

    秦陆沉吟了一下才说:“你可以住在我们以前的公寓,现在那里没有人住。”

    她的唇抿紧,有些冷淡地说:“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

    秦陆明显感觉到,她又恢复之前的冷淡,也就是说,魔法消失了。

    要重新得到她,让她窝在他的怀里,还有好长的路得走呢!

    成,他有的是耐心!

    就怕他家兄弟等不及!

    他有些贪婪地望着她美丽的侧颜,事实上从见面到现在,他的眼几乎没有离开过她,怎么看也看不够来着!

    秦陆

    她别开脸去,冷哼了一声。

    秦陆发动车子,将她送到齐远山住的别墅里。

    下车的时候,那洁才想起她的行李,却看见秦陆将她的行李从后备箱里拿出来。

    她的脑袋轰地一声,乱了。

    她明明可以拿衣服穿的,却穿了他的衣服。

    现在想换也不能了。

    她从他的手里夺过拉杆,尔后尽量用一种十分客套,也是十分生疏的语气对他说:“谢谢秦军长送我回来。”

    言下之意是你可以滚蛋了!

    秦陆的眼,染上淡淡的笑意,注视着大厅门口站着的人。

    “齐市长。”他很淡然地打着招呼,尔后走上去。

    那洁眼睁睁地瞧着敌人侵占我军阵地,一点办法也没有。

    因为人家叫她爸是齐市长,又没有半路认亲。

    她抿了抿唇,叫了声爸,然后想进去。

    齐远山看她的样子,也猜个**不离十,柔声说:“去洗洗,睡一下,有事晚上再说!”

    那洁往楼上走,到半中间的时候,又禁不住回头。

    她的眸子有些迷离地看着那个久别的男人,他一手夹着烟,很客套地和齐远山说着话,他的五官深邃迷人,成功男人的味儿在他身上彰显无疑。

    她有些逃避一样迅速上楼。

    齐远山睨着楼梯一眼,才阴沉着脸说:“秦陆,小洁才回来,你就将她掳到你家,太说不去了。”

    上没有上,他猜不透,看样子,像是没有上成。

    秦陆轻笑一声:“我也是在机场偶遇的,这不,不给您送回来了,原封未动!”

    齐远山睨了他一眼,“那小洁的颈子里是怎么回事?还有那衣服,是你的吧!”

    当他老眼昏花呢!

    秦陆淡淡地笑了,“没啥,就是吵架的时候激烈了点,我颈子里也不少来着!”

    其实齐远山的心里是明白的,要是小洁对秦陆是一点不动心,秦陆也带不走她,带走了,也不是这副模样回来了。

    他缓缓地吸了口烟,才轻道:“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许勉强她!”

    说是直白点,就是秦陆不许用强的。

    秦陆明白,点头,神色敛了下:“我会尊重她的!”

    齐远山灭了烟:“这就好。”

    他的目光落向远处,送客的意味很浓。

    秦陆也是个识趣的,于是很快就开着车走了。

    他没有回别墅,而是开到了市区的公寓。

    那里,还是原来的样子,和她走的时候没有两样。

    他走到床上躺下,闻着被子上面的味道,依稀还有小洁的体香。

    想起今天的那场火热,他的身体紧绷了起来,即使再渴望,他也不会强迫她。

    走到浴室,他打开冷水,冲刷着自己紧绷的身体,缓解那太过炽热的**!

    那洁第二天就去医院报道了,她主修的是外科,那种随时要准备手术的科目。

    她走到王院长的办公室前,轻轻地敲了几下。

    王院长的声音传出来了:“进来!”

    她推门进去,王院长见是她,立即就站了起来,走过去,握着她的手——

    别误会,人家王院长是司令的战友,是瞧着小两口过来的,这绝对是对疼爱之情。

    “小洁,总算将你盼来了。”王院长说的却是官方言语,“早听说你在美国的时候,是学院最优秀的毕业生,而且已经有两年的执刀经验,对我们来说真是难能可贵啊!”

    那洁的小手和他轻轻一握,然后很快放下,她淡淡笑着:“我的经验还十分浅,还需要院里其他医生的指导。”

    王院长假装板起脸,“还和我客套是吧?”

    说完就笑了起来,他作手势让那洁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然后有些不经意地说:“和秦陆,和好了?”

    那洁呆了呆,她和秦陆那事,别人不知道,但是王院长必定是知道的十分清楚的,包括她的离开。

    她抿着唇,轻声说:“昨天,不像院长想的那样!”

    王院长那个不自在啊,偷听别人的房事已经够不自在了,这会子还要人家小姑娘亲自解释,他这老嘴,就是不听话。

    他笑着,“我看,你就搬回去住吧,秦陆这些年,也很苦,横竖就一个老爷们过,也真是不容易!”

    秦陆住了一年院的事儿,秦陆是不让人说的,所以他也不能多这个嘴。

    盼只盼着这小两口早点儿和好来着!

    那洁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院长,我们谈谈工作上的事儿吧!”

    王院长顿了一下,无奈地开始安排她的工作。

    那洁被分配在了外科二组,职称是主治医师,一三五门诊,其实的时候待命。

    她拿着文件夹,就去普外去报道了。

    外科大多都是男性,这下子突然来了个年轻的大美人儿,一下子不炸开了。

    普外的主任赵寅三十二岁,单身,寻寻觅觅也没有找到心仪的姑娘,这会子见了初来报道的那洁,那一身冰清玉洁的气质立刻将钻石王老五的心给掳获了。

    赵寅不但是普外的主任,连带的还是未来的院长接班人,身份何等贵重。

    医院里的不少女医生和护士都盯得紧,但是财貌双全的赵大医生硬是一个也没有看上,这会子来了个那洁,那颗春心总算是动了。

    不可否认,赵寅的长相和学识都很不错,人品也是过硬的。

    但就是,遇人不淑啊!

    那洁同志身心早就不健康,他觉得遇见了女神,哪知道女神早就被一只禽兽给深度开发过了。

    领导有领导的方法,所以,他没有像其他的毛头小子一样献殷勤,而是淡淡地扫过她的丽颜,合理地安排她的工作。

    当然,他有假公济私,她的工作时间差不多和他的都排在一起,这样增加了他们见面的机会。

    安排完,他很自然地伸出手,那洁愣了一下,才淡笑着伸过去,他轻轻一握,只感觉那小手软滑香腻,他几乎产生了生理反应。

    那洁收回手有礼地退出去,带上主任办公室的门。

    赵寅定定地望着那门,回想着她的小手的触感,还有那纤细的身影。

    他身体后倾,表情有些深邃。

    天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没有唐突!

    那洁才走到外面,就差点碰到一个人,稳住身子望去——

    两人同时呆了呆,尤其是那洁。

    因为对面的是安千金,也就是安雅,六年前和秦陆逛街的那个女医生!

    ------题外话------

    新年快乐,爱你们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