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111 极致挑弄,上下失守

111 极致挑弄,上下失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洁看着没有离开的秦陆睁大眼,秦陆的唇角微微弯起,一身清爽的样子让她恨得牙咬咬的。

    “秦陆,你留下来吃早餐会不会迟到?”她坐到他对面的位置,目光有着警告。

    秦陆淡淡一笑:“没有人给我打考勤!”

    她无话可回,好吧,他是那儿最大的官,迟个到算得了什么?

    齐远山瞧着那洁,“小洁,不许这么没有礼貌,秦陆一大早赶过来陪我吃早餐,有这份心很难得。”

    他是标准的两面派,而那洁有苦说不出。

    这人,明明昨晚赖在她房间里的,但她又怎么能对自己的爸爸说自己和这个男人睡了一张床。

    她垂下脸蛋,开始吃起早餐。

    那委屈的小模样让秦陆笑了起来,对齐远山说:“爸,小孩子难免有些小脾气,不碍事的。”

    他这么说着,那洁心里更不爽了,这人说得她多无理取闹似的,明明是他死皮赖脸地睡在她床上。

    瞧出她不爽,秦陆也没有再说,只是摸着她的头,脸上一脸的温柔。

    齐远山瞧着小两口这模样,淡笑着:“别说了,快吃吧,一会儿秦陆还要回部队呢!”

    那洁的眉头轻皱了起来:“你今天生日也要上班吗?”

    秦陆的唇轻扬了起来:“要是你让我不上,我就不去了!”

    她不说话,低头吃早餐。

    秦陆的声音带着笑意:“那就说定了!”

    她抬起头:“我还得去医院。”

    她离开医院几天了,好几例病人的情况想去了解一下,毕竟手术是她做的。

    “我陪你去就是。”他想也不想地说着,“正好我也要找王院长有事儿!”他一句话堵得她死死的,没有话回!

    那洁的唇动了动,在齐远山而前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于是早餐后,他就开车带她去了医院,下车的时候,正好碰到赵寅赵大主任。

    那洁的脸孔有些烫人,急急地打了个招呼就到大楼去了。

    秦陆没有立刻走,而是和赵寅一起抽了一支烟!

    赵寅瞧着他们一起来,虽然说早已经说服自己放弃,但是心里还是失落落的。

    秦陆一边抽着烟一边目光深沉地打量着面前的男人,这个男人对他的宝宝有很浓的兴趣,他可以嗅到赵寅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雄性求爱的气息。

    当然,他不会失了风度地上前去挑破,男人有时候不需要多一兵一卒就可以将对手击退。

    秦陆抽烟的时候,手上的婚戒闪着幽幽的光芒,几乎刺痛了赵寅的眼睛。

    他苦涩一笑,“首长什么时候和那医生结婚的?”

    其实他想问的是,如果真是六年前结的婚,那时,那医成年了吗?

    如果没有成年,这段婚姻是不是无效!

    在某些方面赵寅和秦陆一样,是有些完美主义的,像那洁这样属于过别的男人的女人,他是不应该再去想的,可是他克制不了。

    或许得不到是一种遗憾,反而让人更放不下吧!

    秦陆夹着烟,缓缓地说,“这辈子我也不会放开她的。”

    这算是对他的警告吧!

    赵寅点点头:“我知道。”

    他没有什么可以和秦陆争的,除了放弃他什么也不能做。

    “如果可以,我会调她去别的地方!”秦陆淡淡地说着,赵寅和别的毛头小子不同,让他多多少少会有危机感!

    他的话让赵寅轻笑一声:“首长也会不自信吗?”

    秦陆望着他,好半天才淡漠地说:“我是怕你痛苦!”

    这个小东西,有一种让他抓狂的感觉,更何况是得不到的赵寅!

    赵寅的表情有着刹那间的呆滞,许久之后才干涩地说:“是啊!这样也好!但是,我想她不会同意的吧!”

    他妈的,被他说中了,秦陆心里是十分不爽,他真的拿那个小东西没有办法!

    将手里的烟头扔到地上,牛皮皮鞋用力一踩,踩熄后,他轻点了下头就朝着那洁的方向而去。

    赵寅没有立刻跟上去,而是又抽了两支烟才上去。

    秦陆到了普外,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紧张——

    军长大人过来,一个一个地不敢马虎,全都全神贯注地做着事情。

    那洁正在看前些天病例,见他杵在她身后,轻皱了下眉头:“你不是要去找王院长的吗?”

    他笑,拉了个椅子在她身边坐下,“我等你好了一起去!”

    她愣了一下,“你们谈事情没有必要拉上我吧!”

    秦陆笑笑:“经费的事儿,你也有功劳,所以王院长要求将你一起带上。”

    将自己推得干干净净的,那洁抿着漂亮的小嘴儿,板着脸,继续低头看着手里的档案:“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他忽然幽幽地说了一句:“好像那款子还没有到医院的帐上吧!”

    她抬眼,瞪着他:“你不要脸!”

    他就笑:“我的脸就在我脑袋上,想不要也不成!”

    他拉着她的手,放在他的面孔上,真的不要脸地说:“不信的话你摸摸!”

    那洁气极,这个流氓!

    但她还是耐着性子将手里的病例给看完了,一共五个病人,有两个已经出院了,她得去看看还住着的院的三个病人。

    起身往门外走着,秦陆连忙跟了上去。

    她冷着脸说:“我要去巡视病房,你也要跟着去吗?”

    秦陆穿着一身军装,和她半排走着,本来么,这里就是军医院,军人出现也是正常的,但是他肩上的星星那么多,这么大的官跟在一个年轻的医生后面就有些不正常了。

    秦陆一点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他喜欢跟着自己的老婆不行吗?

    那洁一直冷着脸蛋,但是推开病房的时候,她的小脸瞬间换成了淡淡的微笑,速度快得让秦陆惊讶不已。

    “王妈妈,感觉怎么样了?”那洁走到病床前,亲切地对床上的一个中年妇女说着。

    王女士想坐起来,那洁连忙按住了她的肩,她坐在床边,问了几句后,轻柔地说:“将衣服撩开,我替你检查一下伤口。”

    秦陆就站在一边,王女士手已经撩开了,但是又看了看秦陆,才说:“这位长官!”

    那洁本来差点都忘了秦陆了,这会子才掉头,“你去外面!”

    秦陆倒是配合,“我去外面,一分钟后再进来。”

    他的话让那洁又好笑又好气,哪有人这样的!

    但是在病人面前她也不好和他怎么的,于是点头,“那你快出去!”

    这么说着,王女士倒是不好意思了,一边撩着衣服,一边说:“我都是五十来岁的人了,那位长官哪会多瞧一眼,又不是小姑娘。”

    那洁轻轻地掀开那纱布,仔细地检查着伤口,一边回答她的话:“就是八十岁,也得回避,男女有别么!”

    “你说得对!”王女士仔细地看着那洁的脸蛋,“那医生,你长得真好!有男朋友了吗?”

    那洁听到她这么问,回答得十分谨慎:“有了!”

    这时,秦陆也推门进来,正好听到她的回答,表示很满意。

    王女士有些可惜地说:“我还想着你要是没有的话,我倒是可以介绍几个不错的男孩子给你!”

    那洁有些不自在,她望了望秦陆,秦陆也看着她。

    一会儿,他忽然搂着她的肩,对病床的王女士说:“王妈妈,我和那医生已经结婚六年了,老夫老妻了!”

    王女士愣了一下,一会儿才不好意思地说:“这样啊,真不好意思,我看那医生这么年轻,才想着给她介绍男朋友的!”

    打量着秦陆,英俊非凡,少年得志,不由得说,“那医生真有福气啊!这俗话说得好,学得好不如嫁的好啊!”

    那洁的脸有些微微红了,想走,但是王女士却热情地拉着她的手不放,一边对着秦陆说,“长官,你不知道,我这病拖了三四年了,一直除不了根,没有医生敢动这个手术,别看那医生年纪小,这刀子上的功夫叫一个麻利呢!”

    她的脸上尽是感激,那洁可以理解病患的痛苦,还有在解除了病痛之后的那种轻松。

    她轻声说:“这是我们医生该做的!”

    但是秦陆不同了,他那个自豪啊,骄傲啊,“我家小洁当初学医的时候,连血都不敢碰,差点就放弃了!”

    这种丑事他也拿来和别人说?

    那洁白了他一眼,尔后冷哼一声:“那是你让我放弃的好不好,我始终是坚定理想的!”

    秦陆就笑,搂着她的肩:“老婆英明,现在终于成为了最厉害的医生了。”

    她看着他放在她肩上的手,轻咳一声:“秦陆,现在是上班时间!”

    他抿唇一笑,接着就放开了她的身子。

    王妈妈笑得眼都眯了,一个劲儿地说:“那医生,你去忙!”

    那洁点点头:“你好好休息,再过三四天就可以出院了!”

    她说完,就走出病房,秦陆自然是步步紧跟着。

    到了外面,她才要去其他病房里巡查,秦陆却一把拉着她的手往一旁的男用洗手间里走去。

    他的力气大得惊人,她根本摆脱不了。

    军医院的洗手间环境不错,全是间隔开的,保证了绝大部分的**——

    只是绝大部分,因为不隔音!

    那洁也不敢大声地反抗,这要是被人听见了,她还做人啦?

    被他扯进一间单间,身子靠在冰冷的墙壁上,他的身子紧紧地压制着她的。

    “你疯了?”她咬着低声地说:“快放开我!”

    秦陆的身子缓缓地厮磨着她的身子,那软软的触感让他身体一阵紧绷,熟悉的**在体内横行霸道着。

    他结实的大腿挤进她的双腿之间,一只大手扣着她的双手,举高,这样的姿势让她动都不能动一下。

    “秦陆你想干什么?如果你克制不住你的下半身,医院里有专门自已安慰的器材,你可以选一个适合你的,随时可以解决你的生理需要!”她的面容上满是怒火,小嘴丝毫不留情。

    秦陆的眼微微眯了起来,听听,他都听到了什么?

    他的那个乖宝宝竟然说出了这么劲爆的话来,是他教育太失败了。

    头俯下来,唇贴在她的唇侧,她倍觉羞辱,别开头去不理他。

    秦陆低低地笑了:“买那个还得钱不是,有个现成的老婆不用,用那东西干嘛?”

    她不说话,他又恶劣地说:“我们得节约资源不是,将东西留给更有需要的人,比如——”

    他的脸上闪过一抹嘲弄:“比如赵寅?你说是不是?”

    他的唇只移动了一下就贴在了她的唇瓣上,她的唇此时一点温度也没有,明显地被他气坏了!

    那洁终于转过头,抬眼瞧着他的眸子:“你无聊!”

    她知道他的意思,还不是指赵寅对她有想法,也许会对她YY什么的,但是别人的脑袋长在别人的头上,她无从控制!

    她盯着他,他也带着冷漠的眼神瞧着她。

    明明两个人的距离那么近,但是他们都散发着一种冰冷的气息,更像是一种较量。

    许久之后,秦陆的唇轻轻地动了:“我就是看那小子不顺眼,怎么样?我就是不喜欢他打我老婆的主意,我就是不喜欢他用那种眼神瞧着你!”

    他每说一句,身体就压向她一分,说完的时候,她羞恼地感觉到他身体已经坚硬如铁了。

    他的唇是冰冷的,但是他的身体却热得像是熟铁一样,炽着她的身子。

    “你神经病!”她脱口而出!

    秦陆的眼神里有些冰冷,也有着一抹狂乱。

    他伸出一只手放在她细致的小颈子上,轻握,他的力道很轻,但是他的眼神让她觉得他随时都有可能捏断她的小脖子!

    秦陆的唇移到了她的颈子,那湿滑的舌头游移在她的肌肤上,那种触感让她难受极了,说不清是炙热还是冰冷——

    她微微地扭动着身子,头仰着喘气。

    秦陆的牙开始啃咬着她的颈子,大手也微微握紧,声音低沉惑人:“宝宝,说你是我的!”

    她拼命地呼吸着空气,想将体内的那股闷热给挥发掉…

    她无法反抗,但是她也不想理会他的无理取闹和神经质!

    对于她无声的反抗,秦陆冷笑一声,他牙齿咬着她医袍的扣子,一颗一颗地咬开,敞开后,他继续咬她衬衫的扣子,直到光洁的肌肤出现在他面前。

    他吮吻着她迷人的肌肤,一边含糊地说:“你还有一次机会,否则,我直接在这里要了你!”

    那洁气极,他除了这样恶劣地要求她,他还会做什么?

    身子无力地靠在冰冷的墙壁上,但身后的凉意一点也不能降低她体内的火热。

    心头恼怒着,她吐出几个字:“随便你!”

    秦陆终于抬眼,身体上移,这个动作和她的身体有着最直接的摩擦,两人都呻吟了一声,很舒服,但更多的是磨人!

    他站直身体,居高临下地瞧着她,“这是你自己说的!”

    她还没有说话,他就低头,狠狠地吻住她的小嘴,大手也毫不客气地在她身上游移着,那速度,那凶猛的劲儿,真真地很有雄性的味儿。

    那洁抿着唇瓣,不肯就范。

    但是秦陆有的是办法,伸手捏住她尖美的小下巴,她就迫不得已地张开小嘴,迎接他火热的舌尖!

    她的柔弱让他低低地笑了起来,心情也好了许多,一边撩着她!

    那洁只能紧紧地咬着唇瓣,才没有发生声音。

    此时,他已经将她的手给松开了,她真的怕掉下来,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的颈子,小脸搁在他的肩上,呜呜地可怜地叫着:“不要!”

    秦陆的大手还在点着火,她的身体骗不了他。

    秦陆原本也只是吓吓她,这是洗手间,随时都有人会进来,他当然不会让他的宝宝这么委屈,但是明显的,她当真的。

    于是男人的劣根性出来了,他的大手扳正她的小脸,那小脸上竟然有着斑斑的泪痕,看起来就让男人想疯狂地占有她。

    秦陆是个正常的男人,当然也会有这种想法,但这时,他更想彻底地征服她。

    捏着她的小下巴,凑上唇,轻轻地含着她的小嘴,沙哑着声音:“叫我老公,说你是我的,就放过你!”

    她可怜巴巴地瞧着他,好半天也没有说出来!

    秦陆就一下一下地吮着那娇艳的唇瓣,娇嫩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好半天也舍不得松开嘴!

    那洁轻颤着身子,两人处于公众场所,那种刺激感是平时没有的。

    她害怕极了,一直绷着身子。

    秦陆心里有些邪恶地想着,此时如果占有他的宝宝,那滋味该是怎么样的**?

    就在两人的**一触即发的时候,有两个男人走进了洗手间,一路走着还一路说着话。

    “赵寅啊,这次的学术讨论会,就由你和那洁去吧!那洁虽然才到医院不久,但是业务水平是很不错的。”

    赵寅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他有些顾忌,主要是秦陆!

    接着,响起了流量不一致的放水声音,那声音近得吓死人啊!

    他不知道,就在他们谈论着这个的时候,秦陆本人正压着他心里的女神在男用洗手间里,身体还来了个零距离接触。

    听着这样的对话,秦陆有些恶劣地将她的身体又压紧了些,几乎将她的骨头都要压碎了,她恼怒地捶了他的胸口一记:“混蛋!”

    他轻笑着,“你要是再不说的话,我就将你推出去!”

    此时,她的身子衣衫不整,要是出去,她真的没有脸见人了。

    那洁咬着牙,“不说!”

    她就不信,秦陆真的敢对她怎么样。

    秦陆当然不会,但是他有更狠的——

    虽然有隔间,但是这上面是空的,也就是说,比较高的男性站直了,是可以看得见隔壁的。

    秦陆轻咳一声,“是王院长啊!”

    他一说话,那洁就急死了,要是王院长探过头来,这不!

    果不其然,王院长立刻就回了个声:“秦大首长?你在这里啊!”

    他很正常地就往这边看着,秦陆站起身体的同时,用力将怀里小女人的小脑袋往下压,直到确定隔壁的人看不见为止!

    但他忘了,他和那洁本来就是紧贴着身体的,这么一压,她的小脸正好对着……

    他不舒服地动了一下,想挪开,但是急乱之中,她的小脸也想摆脱灼热的触感,于是两人同时移开,竟然是一个方向,这样,反而越擦越热,如此反复,他们都要疯了。

    最后秦陆放弃了,索性按着她的小脸不让她动。

    这才看向王院长的方向,“嗯!一会儿我去你办公室找你!”

    王院长也有些不自在,毕竟刚才自己谈论了人家的老婆,而他也有些不安,这事儿被秦陆知道了,那洁还能去吗?

    王院长其实是十分器重那洁的,想着,以后赵寅当了院长后,这普外的主任位置由那洁接手,这光有技术当然不行,得有资历,所以现在才想着方子给她多些资本。

    但这话,说给秦陆听也没有用,男人对情敌向来是没有理智的。

    这时,赵寅也完事儿了,因为和秦陆的关系有些不妥,便先行离开了。

    秦陆看着王院长,“这事儿王叔叔做主就是了!”

    王院长那个诧异啊,这秦陆是转了性子了?

    他哪知道,女主角在秦陆的腿下蹲着呢,秦陆哪会说出什么反对的话。

    说不出来是掉气儿了?

    其实秦陆并不是没有自信,一个赵寅并不算什么,主要他不喜欢别人打他老婆的主意。

    一起出国去学术交流?

    想都别想!

    但是么,他也聪明了,小东西不喜欢他管她的事儿,他就只能暗着来!

    王院长也是个老姜,瞧着秦陆的眼神就猜出了七八分出来,但是他没有吱声,心里就有了底了。

    看来,这赵寅是要牺牲了。

    “秦陆啊,你干啥在这里站这么久?是不是泌尿系统出了点问题了?”王院长早就解决完了,看着秦陆还在那里于是就有些奇怪地问着。

    他这么一说,那洁就紧张了,小脸微微颤了一下,那触感让秦陆闷哼了一声。

    “秦陆,怎么了?”王院长那是更奇怪啊!于是推开隔间的门就要往他这边来:“王叔叔来帮你检查一下,王叔叔可是男性泌尿科的专家!”

    秦陆立刻横了一只手在门上,淡笑着说:“我就好了,你去办公室等我吧!”

    王院长看着他的脸色,却屈解了,“秦陆,有问题要及时瞧,否则严重的话会影响夫妻生活的。”

    秦陆怔了一下,露齿一笑:“我那方面很正常,不信下次你可以问问那洁!”

    王院长老脸一红:“我怎么方便和小洁讨论这种问题。”

    他说着,背着手走出去。

    秦陆看着,这才拉起身下的小女人,但是她蹲的时间长了,竟然腿一软差点又掉下去。

    秦陆连忙拉着她的身子,让她轻靠在自己身上,温柔地说:“好点儿了吗?”

    大手抚着她的小腿,还是挺心疼的,那会子,她对着他那儿,想必也不舒服吧!

    那洁好一阵子才缓和了下来,一能动了,就立刻推开他的身子,径自往外走去。

    可是她没有想到,才走到男洗手间的门口,就碰到了回头的王院长。

    两人一照面,一个难堪一个错鄂!

    那洁加紧脚步离开了,王院长看着出来的秦陆,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我们打扰了你和小洁的好事儿?”王院长扬了扬眉头问着。

    秦陆目光望着那洁消失的方向,叹了口气:“差不多吧!”

    竟然没有能让她说出那句话来,真是可惜得很!

    王院长手里拿着某著名治疗泌尿方面的药过来,秦陆低头看着,皱了下眉:“王叔,我没有那方面的毛病!”

    王院长笑:“现在我知道了!”

    不仅没有问题,还那个过剩!

    家里胡搞还不够,还到医院来搞!

    语重心长地看着秦陆,轻拍了他的肩:“叔叔知道你这几年过得苦,一个女人也没有,但是,这子弹也不能一下子用光不是,得细水长流!”

    秦陆低笑一声:“我知道!”

    王院长和他一起走向他的办公室,两人坐定后,又开了些男人间的玩笑,这才谈起了正经的事情。

    秦陆手里夹着烟,完全是一副烟枪的姿势,抽了一根后才说:“经费已经打到医院的帐户上了。”

    王院长那是喜上眉梢啊!

    别看他和秦司令的私交笃定,但是秦小子可一点也不好糊弄,说是那洁出诊的事儿才解决经费的,但是他心里明镜似的,秦陆是经过考查,深入研究后才决定拨这笔款子的。

    开心之余,不免感叹了几句。

    “王叔叔得了吧,你那套只能骗骗我家小媳妇儿!”秦陆抛给他一个嘲弄的眼神,让王院长有些汗颜。

    但是他的心里又将秦陆佩服得五体投地,竖了个大拇指:“好样的,小洁被你教育得服服帖帖的。”

    这不,连厕所门都上了!秦陆还有什么‘爱好’得不到满足的!

    秦陆自然知道王院长的心思,淡笑着:“不是你想得那样,没有发生什么事儿,小洁不会喜欢的!”

    换言之,就是他想,小洁不肯!

    是这个意思吧?

    王院长没有再问,聪明的男人都是点到即止的,想来秦陆也是怕他用有色眼镜来看小洁才解释一下的。

    他笑笑:“那出国学术交流的事儿?”

    秦陆想了一下,“赵寅去就去吧,但是我会跟着那洁一起去!”

    正好过阵子他去美国有些事儿,所以就当是陪她了。

    王院长心里挺高兴的,这事儿就算是解决了。

    他忽然叹了口气,“王叔叔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当年好成那样,突然就分开了,虽然那洁现在可能还气着你,但是我瞧得出来,她心里还是有你的。”

    秦陆吸了烟,幽幽地说:“我知道!”

    他和那洁,永远不可能将对方从心里除去的,那抹影子已经根生蒂固了,不是轻易就能拔除的。

    他感觉到,她心里的抗拒是因为她怕。

    怕接受他以后会被他再次伤害吗?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虽然他不曾背叛过她,但是当年是他错了。

    他碰到安雅的时候,用她来试验病情,让小洁碰到了。

    如果他不用那样的法子,小洁不会被车撞,不会心里留下那么重的伤。

    他曾经对齐远山说他太残忍,明明知道小洁心里的伤口却不让它愈合,他记得齐远山是这么回答他的,“秦陆,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爱情,你和小洁的开始就是不公平的,现在让你承受一次屈解,我觉得很公平!”

    他无话可说,所以,他不能解释,只能用他整颗心来融化她。

    他可以感觉到她内心的柔软,偶尔,她会露出那种如梦似幻的眼神瞧着他,但也只是瞬间,多的时候,又是那副冷漠或者是不在意。

    他多想将她紧紧地锁在怀里,告诉她,他的心里从来只有她,他没有背叛过。

    但是他心虚,不是因为安雅,而是他真真切切地因为那些照片而排斥过她。

    是他的毛病伤害了她,这是不公的事实。

    他想,这也是齐远山不满的原因吧!

    他秦陆,明明知道自己有那病,还自私地娶了她。

    换成任何一个父亲也是无法接受的吧!

    想到她躺在手术台上的模样,他心痛得几乎死去,齐远山那时的伤痛并不亚于他吧!

    秦陆的脸孔因为回忆而越发地深邃了起来,他摁熄了手里的烟,站起来:“王叔,我先走了!今晚别忘了去!”

    王院长跟着站起来,微微一笑:“我更加等着你和小洁有好消息传来,好好地努力生个大胖小子,让司令高兴高兴。”

    他的话让秦陆心头一动,他想到那洁那天吃药的情形,心头有了主意!

    他走出去的时候,直接到了那洁的办公室里,她还没有回来。

    秦陆就坐在她的位子上,随手翻看着她桌上的病例。

    忽然,他看到了一份关于‘洁癖’的病人案例。

    他的脸色一变,触到了内心的那根弦,立刻合上了。

    那一刻,他竟然感觉到自己的脆弱,像是回到了六年前,他对她排斥的时候,那种无力感!

    倒在椅背上,感觉呼吸都凌乱了些。

    就在这时,那洁回来了,有些奇怪地瞧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不舒服?”她奇怪地瞧着他。

    秦陆抬眼,望着她如玉般的小脸蛋儿,目光有些茫然。

    忽然他轻轻地问:“今天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吗?”

    她摇了摇头,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然后示意他离开她的位子。

    秦陆站起来,她正要坐下去的时候,他却一把拉着她的手往外跑去!

    他要立刻,马上拥有她,证明那场恶梦都过去了,现在的他能给她幸福!

    她愣了一下:“秦陆,你怎么了?”

    他拉着她的手,在医院的过道里跑着…

    到了电梯里,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荡,捧着她的小脸深深地吻了下去。

    她的身子被压在电梯的墙壁上,面前是他异常灼热的身子,她无力地吐出:“有监控!”

    秦陆伸出一手,将上面的那个摄相头给拽了上来,随手扔在地上。

    然后继续狠狠地吻着她的小嘴!

    灵活的舌在她的小嘴里放纵的纠缠着,一次次地吮着她的味道。

    大手抚着她的美妙的曲线,是的,他现在的身体很热,他要占有她!

    立刻,马上,一分一秒也等不了!

    一只手在电梯的键盘上按了几个数字,电梯立刻停住了,而且上面的数字也不亮了!

    “秦陆…”她的声音颤着,身体也抖得不像话。

    秦陆搂着她的小身子,虽然身体要爆炸了,但是他的语气却十分温柔,“宝贝,别怕…不会有人进来的!”

    这部电梯他设了密码,就是专业人员过来也打不开!

    她颤抖着,知道他要做什么,秦陆望着她的小脸,双手捧着,一次一次地吻着她的唇,安抚着她让她不要紧张。

    但是她的身体还是抖得不像话,紧绷着,他哄着骗着,让她为他绽放开来…

    在疼痛与快乐中,他有些激狂地占有了她…

    一次过后,他替她整理了衣服,打开电梯走到停车场,将她放到车上,然后轻声地说:“我们回家好不好?”

    她的身子软在座椅上,还没有从刚才的余韵中缓过来,那如火的玉容,让他的内心一阵骚动。

    车子开得有些快,秦陆真的觉得有些奇怪,明明才要了她一次的,那是那迫切的心情,比刚才一点也不少。

    那洁歪着小脑袋,脑子里乱乱的。

    直到他将车子开到西峮府的时候,他抱她下车,她才捶打了他的胸口:“我还在上班!”

    他低笑着:“那一会儿我帮你请假?”

    她气得咬了他一口,秦陆抱着她来到他二楼的卧室,他没有直接做,即使他疯狂地想要…

    抱着她替她洗了个澡,让她舒服一点儿,放她到床上。

    可是等他洗完澡的时候,走到床边一看,她已经睡着了。

    秦陆掀开被子上床,抱着她只着浴袍的身子,呢喃着:“宝宝,我想要你!”

    她睡得有些迷糊,但是不算深,睁开眼…看着他放大的俊颜!

    他知道这时候的她最是好诱拐的时候了,大手抚着她的小脸,亲着她的小嘴儿,一次一次地哄着她…

    那洁只感觉到他的身体好温暖好舒服,她叹着气,小身子依在他的怀里,任着他的大手解开她的衣带,尔后感觉到那带着薄茧的手游移在身体上…

    她的小手抓紧他的浴袍,忍不住低声地哼了两句,这时,秦陆才想起一桩事来,他亲着她,感觉到她的亢奋,知道她也想要了。

    他蹭着她的身子,就是不满足她,她快哭了。

    秦陆这才低哑着声音:“说,谁是你老公!”

    她摇着头,不肯说。

    他就继续折磨着她,她的额头渗出了细汗,身子也泛起了粉红。

    秦陆是知道的,她的身子变成粉色的就是动情了,于是更加卖力地取悦她,就是不让她得到最满足的快乐,一边逼迫着她:“说,谁是你老公!”

    那洁的眼里透着迷离,她望着他情动的脸孔,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来,摸着他俊逸的五官,“秦陆…”

    他不满意,继续撩拨着她:“说完整的!”

    她呜呜两声,尔后低低地说:“秦陆是我老公!”

    他深深地瞧着她嫣红的小脸蛋,狠狠地说:“记住是谁在干你的!”

    一举占有…

    他一股作气地做了下去,直到下午三点的时候才松开她。

    她的脸上满是潮红,还没有回过神来,小身子轻轻地颤着,他几乎忍不住又要扑上去了!

    不过,他们的肚子都饿了,还有就是吃完饭还得去母亲的沙龙让她做造型!

    秦陆抱着她,给她泡了个澡,瞧着水里她洁白的身子上没有一处好地儿,他有些懊恼——

    这晚上怎么见人?

    礼服至少都得是露胳膊的吧!

    他的眼神莫测,那洁也有些奇怪了起来,低头一看,惊了一下,尔后火大的扑到他身上,又捶又打的——

    “滚蛋!你让我穿什么去?”

    秦陆无奈地捉住她的小手,她这么光着小身子扑在他怀里,虽说是打他,但是那力道,却是软得和棉花一样,他竟然又情不自禁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