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113 深夜,宝贝太狂野

113 深夜,宝贝太狂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洁被他拉着向里面跑着,穿过大厅,才来到楼梯那儿,秦陆就有些迫不及待地开始吻着她…

    大手捧着她的小脸儿,将自己火热的唇舌探到她的小嘴里,一次又一次地在里面翻江倒海着…

    他的大手按着她的腰身,将她的身体往自己身上压着,两人紧靠着,两颗跳动剧烈的心跳一下一下地,震撼着对方。

    吻,慢慢地变了调,他扯着她的小礼服…

    此时,大厅里是黑暗的,只有他们的喘息心跳,那么清皙可闻!

    那洁身体热热的,闻着他身上的那股子浓烈的味道,她觉得头晕晕的,身子软软的倒在他的胸口。

    “宝宝,想不想要?”他的声音暗哑得不像是他的,轻咬着她的耳垂呢喃着问。

    此时,那股躁动似乎缓和了许多,但是空气中更加炙热的,似乎一触即燃。

    秦陆的大手在她的身子上缓缓地移动着,她觉得像是有千百伏电流穿过身体,让她情不自禁地颤抖,脆弱地叫着他的名字:“秦陆…”

    他的唇再次寻到她的唇瓣,狠狠地吻住她,现次将两人带到无边的激情中…

    “秦陆,别在这里,会有人。”关键的时候,那洁伸手推开他。

    黑暗中,她气息不稳地瞧着他,眸子里浸着水光…

    秦陆注视着她的眼,伸手,一点一点地将她拉近自己的身子,俯低身子在她的唇畔流连着:“宝贝,别怕,今晚只有我们两个!”

    他将她的身体压向白玉石的栏杆,那冰冷的触感让她的身子轻轻地颤着,但是她来不及害怕,秦陆那如水一样的情火就将她焚烧怠尽…

    在无边的黑暗中,他狂妄地占有了她的身子,一次又一次地将她带到从来没有过的激情…

    秦陆知道她承受不了太多了,但是酒精的刺激下,他无从控制。

    结束后,抱着她去房间,瞧着她的小礼服挂在腰际,那娇嫩的身子柔若无骨,他禁不住又覆到了她的身上…

    无论她怎么反抗,怎么哭泣,他还是坚定地要了她许多次。

    结束的时候,她的小脸上挂着泪痕。

    秦陆有些内疚,伸手替她拭去泪水,她好像睡着了,但是秦陆知道她没有睡着,因为她的眼睫在轻颤着。

    “宝宝,我帮你洗个澡好不好?”他的声音轻柔,一点醉意也没有。

    她没有吭声,秦陆怜惜地抱起她的身子往浴室里走去。

    将她放在浴缸边缘,他放好水再将她身上的小礼服给脱下来。

    脱的时候俊脸微红,因为整件衣服都被他扯坏了。

    他记得他炙热的时候,几乎是用撕地将她的衣服扯了下来,那瞬间的撕裂声和她的惊呼刺激了他的男性本能,他今晚就像是一只野兽一样的侵占着她的身子!

    除去那衣服,将她放在温热的水里,因为是夏天,所以一会儿她的额头就出了细密的汗。

    秦陆拿了一杯水给她,“喝点水解解酒。”

    今晚她也喝了不少,算是有些微醉了。

    她的头靠在他的肩上,由着他喂了水给她,之后就无力地闭上眼。

    秦陆帮她轻轻地洗着身子,那一身红痕怵目惊心,他不敢用力,生怕弄伤了她。

    忽然,她睁开了眼,那略疲惫的眸子睨了他一眼,语气带了一抹嘲弄:“秦陆,刚才你的狠劲儿到哪了?”

    秦陆一怔,尔后在她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在这儿。想不想试试?”

    这丫头知不知道光着身子挑衅一个男人的后果是什么!

    看着他那样儿,那洁的小嘴轻叹了口气:“秦军长,我怕你有心无力了!”

    秦陆瞪了她一会儿,忽然扯着自己的皮带,吓得她尖叫一声,想躲,但是身体实在太酸涩,一动也动不了。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坐了进来,随即,她的身子被搂到一具火热的怀里。

    她移着自己的身子,想挣开,但是他一把搂着她的腰身,唇贴在她的耳根处,低低地说:“要是不想再来一次,乖乖地别动!”

    她很快就感觉到他身体变化,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秦陆低笑一声:“这才乖!”

    她气得低头咬了他的手一下,秦陆只觉得是蚊子咬了,他的大手轻轻地帮她洗干净,等她好了,将她抱着转过来,自己则趴到浴缸边缘,扔了块搓澡巾给她:“帮我搓搓!”

    她娇着声音:“没有力气!”

    “那就轻一点!”他的语气有着不容置辩的命令。

    那洁瞪着他半响,才心不甘心不愿地开始为他服务。

    秦陆享受着她的服务,半闭着眼,带着一抹邪气说:“小洁,难得享受你的侍候,要不,来个全套的!”

    他那样像个坏痞子,不,他现在就是个坏痞子,满脑精虫的混蛋。

    她将手里的澡巾往他背上一扔——

    姑奶奶不侍候了!

    洁白如玉的身子下了地,虽然是钻心地疼,但是她还是决定离开。

    秦陆慢了一拍,回头的时候,就见着她光裸的背影。

    愣了一下,立刻踏出浴缸,就见着她走进了更衣室。

    这丫头不笨,知道这里有她的衣服。

    下一秒,秦陆凝起了眉头,一把抓住她打开柜门的手:“深更半夜的,你穿衣服干什么?”

    她甩开他,继续穿上内衣,套上一件连体的裤装,黑色让她显得利落,头发也被扎成马尾。

    “你想去哪?”他的眉头皱紧。

    那洁回头瞧着他:“秦军长,当然是回我的家!”

    她说完就往房间外走去,动作快得他来不及反应。

    秦陆跟上去,走了一会儿才发觉自己连件内内也没有,但又怕她走远,于是只来得及围了一条短小的浴巾就走了出去。

    他光着脚跑下楼,就听着一声汽车发动的声音从车库里响起。

    ——她开走了一辆黑色的跑车。

    因为这里的安全性,所以这里的车都没有上锁,她很轻易地开走了他的车。

    秦陆急了,快步跑到车前,刺眼的灯光照射过来,他看着车子朝着他开过来…

    一点儿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他一直站着,他不信她真的敢撞过来。

    那洁的小脸瞅着前面的男人,冷哼一声,油门轻轻一踩,车子加速…

    在距离秦陆还有几米的时候,他有些狼狈地避开了,那洁将车开了出去…

    他低咒一声,这个丫头当真是不要命了。

    秦陆立刻跑向车库,开了另一辆跑车,将油门踩到最大,他就不信他捉不到这个小混蛋!

    车子疾速地驶上了马路,他看到她的车大概有三四百米左右,正开往市区的方向。

    两辆车子的性能差不多,秦陆即使开到疾速,也没有能一下子追到她。

    他半裸着的身子坐在驾驶座上,浑身都纠结着,充满了一股野性的力量。

    两人开了大概有十分钟,他一直没有办法追上她。

    这时,前面的路口红灯亮了,秦陆看着她将车子停在了路口,明显是在等绿灯。

    他冷笑一声,小东西,看你还往哪儿跑!

    此时正是深夜里,没有什么车子,秦陆将油门踩到最大,直接着车开到她前面,尔后猛地掉头,笔直地朝着她的车开去。

    那洁的眼微微睁大,她瞧着他的车子,还有——

    车子里半裸着的男人!

    他疯了,这么出来被人拍到,想想都很精彩。

    他的车开得很快,她想倒车,但是后面被人堵住了。

    她一咬牙,迅速地打开车门,跳下车。

    修长的黑色身影在高速上跑着,秦陆的车在距离她的车几米的时候猛地掉头,然后就…绕过那车——皇宋

    逆向行驶了!

    路上车不多,不然以他这开法一定乱套。

    那洁跑得很快,但是再快也没有秦陆的车快。

    他很快就赶上了她,车子放缓了速度,他摇下车窗,大声地叫她:“小洁,上车!”

    她充耳不闻,就这么一直往前跑,秦陆火了,她还赤着脚呢!

    她不怕脚磨破了。

    她不疼,他还心疼!

    见她不肯停下,秦陆猛地踩了刹车,那尖锐的声音在暗夜里格外地刺耳。

    接着他下了车,追赶着她。

    那洁跑着,只感觉到脚上一阵刺痛,像是被什么扎到了一样。

    但她忍着痛,继续跑,只是姿势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秦陆瞧着,心里有数,他快跑了两步,大手一捞将她的身子给搂到怀里,她痛呼一声。

    “再跑,我就在这里上了你!”他表情凶狠。

    那洁扭着身子,胡乱地说:“放开我,我要回家。”

    秦陆按着她的肩膀,凝紧着眉头:“小洁,刚才不是好好的吗?”

    她的目光怔忡地瞧着他,许久之后才轻轻地说:“秦陆,我不想再和你这样下去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身体是抖着的。

    他抱紧她的身体,两人在夜风里,一个穿着黑衣,一个全身只有一条浴巾,此时正是要掉不掉的。

    他抿着唇瓣,没有说话。

    许久之后,才抱起她的身子,她挣扎着,他不放,牢牢地抱紧她,低吼着:“你想你的脚废掉吗?”

    她哭喊着:“我不要跟你回去,秦陆,我一点也不喜欢你,我讨厌你!”

    她说的时候,眼泪乱转,一脸脆弱。

    秦陆深深地看着她,坚定地说:“你爱我!”

    “没有,我没有!”她疯狂地摇着头,扭着身子,要从他身上下来。

    秦陆扣紧她的小身子:“你有,你就是爱我!”

    说着低头吻住她的唇瓣,并大步向着车子走去。

    她拼命地踢着他,只会让自己脚上的伤更深,鲜血染在他的身体上,还有他那条白色的浴巾。

    就在秦陆要上车的时候,警车嘀滴地开了过来,乖乖,有好几辆地说。

    将秦陆的跑车围成一圈儿,想跑也跑不掉。

    车上下来四五个交警,这深夜里出动,一般是有大鱼出没的时候。

    “先生,请您出示您的证件!”交警面无表情地说完,尔后目光瞧着秦陆白色浴巾上的血,抿了下唇。

    几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尔后那人严肃地说:“我们现在不仅处罚你违规,还怀疑你有性侵略嫌疑!”

    秦陆的眼微微眯了起来,他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那点点的血迹是挺像是案发现场的。

    他哼了一声,“我们结婚六年了,你的意思是不是我以前都无能啊!”

    后面一句说出来——今天才破身!

    交警微愣了一下,立刻就问那洁:“你们是夫妻关系吗?”

    那洁的小脸紧绷着,“不是!”

    交警大喜,这王八蛋,死定了!

    那洁接着又说:“很快就不是了!”

    “那究竟是,还是不是?”交警觉得自己的小心肝很脆弱啊!

    那洁看了一眼秦陆:“现在还是!”

    完了!

    交警也是个有眼色的,立刻就说,“夫妻有矛盾在家里解决就行了,在马路上飚车是很危险的。”

    秦陆抱着那洁,先将她放在车上,尔后才在车里拿起他的军人证递给交警。

    那交警一看,笑着说:“咱还是同行…”

    看着看着,眼就直了,肃然起敬,“首长好!”

    秦陆拿回证件,淡淡地说:“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明天我会让人去办理的,就这样!”

    他的话简洁有力,之后就坐到了自己的车上,倒退,将车开到顺方面的车道上。

    交警在风里凌乱着,一会儿另一个人才上来,小声地说:“我想起来了,六年前的时候,也抓过他们。那时他还是上校,是秦司令家的太子爷,那次是停在绿灯前接吻…我…”

    他还没有说完,之前那人就打了他的脑袋一下:“笨蛋,知道也不提醒我!”

    唉,怎么首长大人也会半夜里出来裸奔?

    本来以为是条大鱼,结果…

    这边秦陆一脸紧绷地开着车,那洁也不吭声了,也不闹着要走了。

    秦陆的声音在暗夜里响起:“那洁,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要逃走!”

    他侧过头,瞧着她,声音清雅,和他此刻的装束十分不符。

    “可是,这么晚了,我觉得你应该理性点儿。”他脸上的表情很淡,和之前做那事的激狂,还有追她时的凶猛完全不同。

    那洁别开脸,感觉自己的脚痛得很,但是她也知道秦陆在生气,要不然,一定会先问她的伤势。

    秦陆瞧着她别开的小脸,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你不觉得你做错了吗?”

    她猛地回头,目光直直地瞧着他:“如果你不追上来,就不会有事!”

    秦陆的眉头轻轻地皱了起来,尔后睨着她:“你让我放任做了几次爱的女人独自一个人离开?”

    她咬着唇,这个混蛋,就是有办法将话题往那边引。

    秦陆见她不吭声,继续又说:“我说错了吗?你刚下了我的床,就离开,不是说明我的表现太差?”

    她瞪着他,秦陆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蛋,声音略低沉着问:“宝宝,你有得到满足吗?”

    她的脸蛋一下子红了,狠狠地别过头:“流氓!”

    他笑着,“你不是说各取所需的?现在用过了,我得问问你用过后的感想!”

    “不要脸!”她只是脸红着啐着他。

    秦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这六年了,你怎么一点长进也没有,骂人的招数一点也没有多?”

    她拍开他的手,小脸绷得紧紧的,“你无耻你下流,你混蛋,你坏…”

    她想不出新的词了,秦陆继续逗着她:“还有吗?”

    她的脸红红的,半响才吐出三个字:“你无能!”

    秦陆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一下,而她也一脸的呆滞——

    刚才,她说了什么?

    半响,秦陆才轻轻地笑着:“宝贝,是不是还想要?”

    她的脸更红了,六年过去了,她觉得自己已经很淡然了,可是每次她觉得自己足够勇气面对秦陆的时候,他还是三言两语就能将她给击败。

    她的脸总是不争气地红了,烫了。

    她恨恨地移开目光,不想再和他说话,但是不说话,她就感觉到脚上钻心的疼痛!

    她看了看他一眼,有些怀疑他是故意和她说话,让她分心的。

    不到两分钟就到了,秦陆将车停到车库里,然后抱着她的身子往楼上走去。

    将她抱到床上,让她坐在床边,他先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口,脚底被两个碎玻璃片给扎到了,而且她还倔强地继续走了一段。

    他看了一会儿,先去拿了医药箱过来,仰头瞧着她有些疼痛的小脸蛋,低沉着声音:“忍着一点儿!”

    她眼泪汪汪的,小脸有着害怕,秦陆一只手握着她的脚,一只手放在她的膝上,安抚着她:“不疼的!”

    伸手拿起镊子,夹出,那瞬间,怕疼的她真的哭出来了,小脸上全是泪水。

    秦陆安慰着,“宝宝没事了!”

    她的小手放在他的肩上,含着泪瞧着他:“可是还是很疼!”大仙医

    秦陆叹了口气,这不是她自己作的吗?

    拿着消炎水帮她清洗伤口的时候,她的手指陷在他的99999背里,小嘴也无意识地嗯了一声。

    那力道和那一声低吟让秦陆的身体一震,他的眼不由自主地瞧着她的小脸——

    手上的动作停滞了,那洁见他的手不动了,目光落到他的面孔上。

    他的俊脸上染着一抹很容易察觉的*,而且,她顺着他的身体往下,看着一顶好大的帐蓬…

    “宝宝,是你太诱人。”他先声压人地说着,目光有些热切。

    那洁有些羞,又有些气,没有好气地说:“秦陆,你是不是人?”

    今天加起来都六七次了,他竟然还…

    禽兽!

    秦陆也有些不自在,他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握着她的小脚替她清洗着小脚,她疼的时候,他就缓一下,直到将她的脚包好!

    弄完后,他轻柔地放她躺在床上,大手摸了摸她的小脸:“先睡!”

    她真的困了,迷迷糊糊的时候,她就想着,自己为什么要离开?后来又为什么跟着他回来了,折腾了半夜,真的一点儿意思也没有!

    秦陆收拾完东西回来的时候,她还没有睡着。

    他躺到她身边,从背后抱着她的身子,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还疼吗?”

    她在他怀里,半响才问:“你问是哪儿?”

    秦陆低笑了一声,尔后又一本正经地问:“请问那医生,你身体的哪个部位还不舒服?”

    她哼了一声:“到处不舒服!”

    她才一说完,一只大手就往她身上招呼了去,带着笑的声音随之响起:“我来瞧瞧,哪里不舒服!”

    她气极,这无赖,无时无刻地想着占她的便宜。

    没有好气地拍开他的手,身子也转了过去,在氤氲的灯光下瞪着他,可是——

    这人,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地俊酷…她不争气地脸红了红,尔后又背过身去,那一脸羞怯瞒不了秦陆。

    大手摸着她的身子,一寸一寸地焚烧着她的意志。

    她一动也不敢动,唇也抿得紧紧的,生怕自己会向他投降。

    秦陆低低地笑着:“不用这么紧张,今晚不会再要你了!”

    她气极,但却是不敢惹他的,身子任他抱着,两人一起缓缓地睡去。

    睡到半夜的时候,她的身子转了过来,趴在他的胸口,有些迷迷糊糊地问:“秦陆,我开出去的车怎么办?”

    秦陆有些模模糊糊地说:“会有人送回来的!”

    她笑着,捏了他的大腿一下,“官僚!”

    他再不醒也醒了过来,亲亲她的小嘴:“是是是,我是官僚,你是官太太。”

    那洁咕哝了一声,尔后接着睡下——

    一室安静,两颗心慢慢地定下来,节拍也缓缓地融为一致…

    由于那洁表现良好,秦军长的身体也倍儿爽,于是她接着回医院里工作。

    秦陆早上送她去的,军长大人亲自抱上抱下的,自然引起许多人的注意。

    不巧得很,在电梯里遇见了久违的安千金。

    安千金的车停在地下车库,而秦陆他们是在一楼,进去的时候,就只有安千金一个人在里面!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三个人都有些怔住了。

    秦陆是知道安千金在这里工作的,但是他从来不曾将她放在心上,所以也没有想见会有这种场面。

    他抱着那洁缓缓走进电梯,腾出一只手按了普外的楼层。

    安千金就站在原来的地方,脸色是惯有的漠然,像是没有看见他们一样。

    电梯一层一层地往上,气氛也很诡异,没有人吭声,里面静得连空气几乎也凝结了!

    那洁抿着唇瓣,唇色苍白。

    秦陆抱着她的手紧了点儿,这么一直沉默着,直到电梯在儿科的楼层停下,但是安千金却愣着,忘了下。

    秦陆就站着,没有表示什么。

    电梯开了,一会儿又要关上的时候,他终于伸出手,开启了电梯,尔后用一种十分生疏的语气说:“安医生,你到了!”

    安雅的眼有些苍惶地看着他,是这是六年来,他唯一和她说的一句话。

    这六年,他们碰过好几次面,但是他都正眼也没有瞧她一眼。

    那时她迷恋得让父亲旁敲侧击着向秦家说亲,但是秦家的回答让她心碎——

    秦陆不可能离婚,就算是那洁在那场车祸中没有存活,秦陆也不可能再婚!

    那时,她就心死了。

    看见他时,只是觉得难堪,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不甘心。

    但是安千金是高傲的,她抿着唇瓣,踩着高跟鞋从他们的身边经过,离开时淡淡地说了句:“谢谢!”

    风清云淡,还是挺放得开的。

    秦陆低头看着怀里的小人儿,轻轻地说:“现在,相信我和她没有什么了吗?”

    那洁揪起他的衣领,头靠在他的胸口。

    “你在做什么?”他的表情奇怪。

    她在那儿听了一下,才说:“我在听你的心跳是不是加快了。”

    秦陆低低地笑着:“感觉到了没有?”

    她轻皱着眉头:“听不出来!”

    秦陆忽然一把托着她的小脑袋,狠狠地吻住她的小嘴,火热的舌探到她的小嘴里,缠着她的小舌尖疯狂地挑动着…

    她摇着头也没有能阻止他的暴力,直到他吻够了,才将力道放缓下来,额头贴着她的额头,蹭着她的小脑袋,低低地问:“现在感觉到了吗?”

    她的脸红着,不用去听也能感觉到那心跳如雷。

    伸手推了推他身子,语气有些娇憨:“放开我,一会有人了!”

    但是秦陆非但没有松开她的身子,不抱得紧了些。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他瞧着外面有人影晃过,一低头,吻着她的小嘴。

    她呆了呆,没有反应过来,秦陆就含着她的唇瓣,轻轻地啜吻了许久才松开。

    外面站着好几个医生,眼热地瞧着军长大人抱着漂亮的那医生在里面亲热。

    真幸福啊,这得多疼啊,都抱着来上班的。

    那洁以为秦陆放开她就会走,哪知道,他却直接着抱着她到院长办公室。

    王院长看见秦陆,有些意外,“秦陆,你不是应该去部队了吗?”

    怎么这么闲,来调戏他院里的医生?

    秦陆将那洁放下,才淡淡地说:“我来替那洁请一个星期的假,她的脚受伤了!”

    那洁呆了呆,抬眼望着他再正经不过的神情,立刻说:“我可以工作的!”

    秦陆抿着唇,一脸严肃,“你是可以坐着工作,那我问你,做手术的时候,你可以站吗?”

    她有些赌气:“我可以忍着。”

    “那医生,你在拿人命开玩笑吗?要知道手术的时候差一丝一毫都可能致病人于死地,你别为了自己一时意气而做出有辱你职业生涯的事情。”

    那洁的眼里已经升起了雾气,她的眼望着他此刻冷峻的面孔,好半天也说不了话来。

    这让王院长挺为难的,秦陆这小子是怎么回事儿啊,现在竟将家里的那点芝麻小事拿到他面前处理。

    想到这,他明白了,为什么秦陆不电话替那洁请假,而是到这儿来请了。

    分明是自己说服不了老婆,拿着他当挡箭牌了。

    王院长有些得意,瞧瞧,有时候领导也是离不开他的嘛。

    于是也没有让秦陆失望,一脸慈祥地瞧着那洁:“小洁啊,于公,王叔叔是你的上级,这事王叔叔不能答应你,因为病人的事儿确实容不得一点闪失,于私,王叔叔是你长辈,瞧着你从小姑娘长这么大的,就更不能让由着你了,想想你的小脚丫子该多疼啊。”红尘滚滚滚(军旅)

    他皱着眉头瞧着她的小脚,“瞧瞧,伤成这样,王叔叔心疼啊,王叔叔都这样了,那秦陆的心里肯定更不好过啊,你说是不是,乖乖回家休息一个星期,王叔叔批你的假。”

    “王院长,我想上班…”那洁的神色有些委屈,但是找不到话来反驳人家啊。

    王院长叹了口气,“你王叔叔也想天天见到你啊,可是你想,你受伤了再来上班拿全薪,别的同事会怎么看?王叔叔有王叔叔的难处啊!你也知道,医院的经费不多,只有我们自己…”

    后面是涛涛不绝的话,总结起来就是几个词——为难,困难!

    那洁哪好意思再坚持了,只得告退,休一个星期的病假。

    送走他们,王院长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为下一笔的经费又多了一分的反握。

    他走回办公椅的时候,摇了摇头,这秦小子,真是爱惨了他那宝贝蛋子。

    他真想让那洁别当医生了,干脆回家当全职太太算了,省得秦陆一天到晚地不放心。

    秦陆那点子阴暗心思让身边男人的王院长清楚,还不就是想拴在身边吗?

    秦陆抱着那洁回到车上,她冷着小脸:“我要回家。”

    “好。”他立刻发动了车子,往市区开去。

    那洁以为他真的要送她回去,于是默不作声坐在车上。

    却不知道,秦陆将车开到了他们以前住的公寓楼下。

    “到了。”他侧头瞧着她,面孔上有着一抹淡笑。

    她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景物,小脸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为什么带我来这儿,我不要去!我要回自己家。”

    她打开门想要下车,秦陆立刻捉着她的小手,声音低低地说:“宝宝,听话好吗?”

    她望着他,他的表情有些凝重。

    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秦陆抿着唇,“我下午就要出差,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我让张妈来陪你,要么你去秦公馆住也可以,更方便一点。”

    她呆了一下,以为他替她请假是想和她一起住的,原来他要离开…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脱口问出:“去多久。”

    他侧着头,大手留恋地摸着她的小脸蛋,好一会儿才说:“不知道!”

    他的眼里,有着满满的柔情,那洁想起上次听到他接的电话,于是轻声问:“是抓捕那个叫陆维的逃犯吗?”

    秦陆笑了笑,“我家宝宝偷听啊!”

    她听得出来他并不想和她讨论这个话题,于是继续问:“会有危险吗?”

    秦陆嗯了一声,他的目光温柔,“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吧!”

    那洁呆住了,她竟然在心里涌出强烈的冲动——她想让他不要去。

    可是,她说不出口,不仅因为他们的关系,还有就是她知道秦陆是个军人,他不可能因为危险而退缩。

    她抿着唇,瞧了他半天,才幽幽地说:“那你小心点儿。”

    他点头,放在她脸侧的手移到她娇嫩的唇瓣上,轻轻地抚着,一点一点地侵占着属于他的美丽。

    那洁不敢动,只是靠在座位上,头侧头,望着他,眼里尽是脆弱和无助。

    她不是害怕,她只是被这突然的气氛所扰,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有什么样的反应。

    秦陆一直一直地抚着她的唇瓣,良久才叹了口气,“宝宝,其实我不想离开你!”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他想她也是明白的。

    两人对视良久,他才接着说:“好好地呆在家里好吗?”

    她不想点头的,可是头却不由自主地点了下去。

    秦陆微微一笑,“真是乖宝宝!”

    “秦陆,我已经二十四了。”她正色声明,但是自己的声音那么干涩,怎么也没有办法像自己想的那样冷酷。

    秦陆低低地笑着,“我知道,你长大了!”

    他的手一滑,落到她身上发育最明显的地方,一边逗着她:“我瞧着出来,也摸得出来!”

    她脸色微红,拍开他的手,“不要脸。”

    这几乎已经成了她的口头禅了,秦陆也习惯了,正像是她习惯他的碰触一样。

    不知道是什么人说过,女怕痴情郎,这男人再讨厌,缠久了,女人的心多多少少都会软化一些的。

    而她此时脸上的红晕让他的心头猛地一荡,不由自主地就将她的身子压下,大手插进她柔软的发里,然后拉近,将自己的唇印在她的唇瓣上。

    他没有一下子深入,先是缓缓地用自己厮磨着她的,那缓慢的速度让人更回难耐,她低吟一声,张开小嘴…

    他低低地说:“宝贝,慢一点!”

    她嗯了一声,细长的小手臂圈着他的颈子,身子无力地靠向后面。

    秦陆随之将身子压上去,他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张开嘴!”

    她的唇瓣在他下面绽放,湿湿的小唇瓣诱人滑腻,秦陆的舌一下子窜进她的小嘴里,力道凶猛,将她的小嘴堵得个严严实实的。

    他吻得深切,并不断地加深,这个吻越来越深,他的身体不知何时压到了她的身上,车座椅被他调低,他覆在她的身体上…

    那洁胸前的扣子被解开了好几颗,白皙的肌肤上有着昨夜留下的点点红斑,他的眼神变暗,唇移下,舔吻着那些痕迹,让它们变得更暖昧…

    她抓着他的衬衫,身体难耐地扭动着,他的唇每一下移动都让她觉得快乐并空虚着,她迫切地渴望着他…

    明明昨天做了那么多次,但是这个男人总有能耐将她撩拨到极致!

    秦陆的喉结不停地松动着,他的唇移到她的唇边,低低地喃语:“宝宝,上楼做好不好?”

    她的身子震动了一下,尔后缓缓睁开眼,她的水眸里氤氲着雾气,有着脆弱,还有不容置辩的*。

    但她咬着唇瓣,不肯开口。

    秦陆知道她的心里有些别扭,即使再想也不会说出来的。

    他不断地吻着她的唇,诱哄着:“说好,我会好多天不在你身边,给我好不好?”

    她别开脸去,他的大手就急急地解她的衣服,大有一副你不答应我就在这里上了你的架式。

    那洁有些急了,纤手立刻按在他的手上,声音颤抖着:“去楼上吧!”

    “遵命。”得到特赦的男人立刻将她的衣服扣上,以最快地速度下车上楼,一到了那个以前的小窝,他就像是疯了一样。

    将她压在大床上抵死缠绵,那模样,像是第一次,又像是最后一次…

    他的喉结不停地松动着,他必须克制着自己,他怕自己伤了她。

    她软在他身下,一次一次地将自己交给他…

    他做得激狂,但是一直注意着没有伤到她,他的表情迷乱,神情复杂得让她看了心碎…

    结束的时候,他抱着她,喃喃地说:“宝宝,欢迎回家!”

    他搂着她的身子,面孔贴着她的小脸蛋,良久,她感觉到自已的脸上有些湿也有些烫,她惊异地转过头,想去看——

    但是秦陆已经起身了,他径自走到浴室里,她听到水流的声音!

    刚才是他哭了吗?

    但是那洁没有机问,秦陆出来的时候表情是很正常的。

    他淡笑着瞧着她坐在床上,纤细的身子上仅有床单,包裹着她细致的身子,身子有些热,走过去,抱着她的身子闻着。

    “很多汗。”她提醒着他。

    秦陆一边吻着她的小肩膀,一边有些不要脸地说:“怎么都是香的!”

    说着,还吻住了她的唇,“让你也尝尝你的味道!”

    她呜呜地叫着,身上的床单滑了下来…

    ------题外话------

    情人节快到了,我们秦陆该送什么给那宝贝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