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120 宝贝,不要乱动!

120 宝贝,不要乱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洁被秦兽压着做了一个早上,直到中午的时候,她才得以起床。

    虽然满身的酸痛,但是她不得不到医院一趟,因为下午有个手术要做。

    秦陆正在穿衣服,见到她起来,有些讶异,“起来干什么,不是帮你请好假了吗?”

    那洁一边穿着长裤,一边没有好气地说:“那你有没有给我向病人请好假!”

    秦陆明白了,走过去抱着她的腰身,有些歉意地说:“这个我真的没有想到!宝宝,要不这样,我让王院长调一下手术的时间。”

    她皱了皱眉头,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来,“秦陆,我是个医生!”

    他温柔地看着她的小脸,双手往上,握着她的肩,有些不舍地抱着她一会儿才说:“可是你吃得消吗?”

    那洁拍开他的手,“吃不消也得去做手术啊!”

    他思索了一会儿才说:“行,以后你有手术时,我会收敛些的!”

    那洁睨了他一眼,“真的?”

    话里尽是不信。

    秦陆笑笑,亲了亲她的唇角,“当然不是真的,谁叫我的宝宝这么诱人的。”

    “行了,我得去上班了。”她轻推开他,眼里含着一抹春情。

    秦陆心头一荡,不管不顾地搂着好生地亲了几口才算完。

    “先吃饭,一会儿送你过去。”他搂着她的身子往楼下走,楼下勤务兵早就张罗好了午餐。

    那洁怀疑地瞧着他:“能告诉我,你的勤务人员什么时候在,什么时候不在?”

    她感觉神出鬼没的!

    秦陆笑着,“在需要的时候,他们就会出现了!”

    她睨了他一眼,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因为要赶着去手术,所以她的速度有些快!

    秦陆皱了下眉头:“吃慢点。”

    “来不及了。”她勿勿地放下碗筷,然后望着他。

    秦陆无奈地叹口气,也放下,尔后抓起一旁的车钥匙往车库走去。

    那洁则站在主宅大门前等着他,他的车子缓缓地开了过来,她从另一侧上车。

    “有一会儿,你睡会吧!”他体贴地说着,顺着手将一个毛毯放在她的膝上。

    那洁将自己小腹那里盖好,闭上眼之前淡淡地说了一句:“良心发现了?”

    秦陆摇着头笑着,没有再烦她。

    到医院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才闭了一下下眼就到了。

    “秦陆,你开的确定不是飞机?”她看着他,表情有些幽怨。

    秦陆瞧着她眼下的阴影,也知道她睡得太少了,心里有些内疚,伸出手抚着她的小脸,“今晚不闹你了,让你好好睡一下。”

    她抿唇一笑:“希望吧!”

    “怎么,不相信我的自制力?”他扬了扬眉。

    那洁凑上唇去,亲了他的唇一下,才轻轻地说:“我怕我忍不住!”

    她说完,就立即开门下车。

    秦陆呆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想说话,她已经跑得挺远的了。

    他只能无奈地淡笑着抚着自己的唇瓣,上面还残留着她淡淡的触感。

    手指流连在上面许久,他的脸上浮着一抹迷人至极的笑意,眸子也因为情深而越发地迷人了起来:“这个小色女!”

    那洁到了医院,还有半个小时就手术了。

    赵寅看见她来了,只是淡淡地说:“那医生,准备手术吧!”

    她点头,也没有解释什么。

    赵寅没有取消手术就足以证明他是信得过她的。

    这台手术,是她和赵寅合作完成的,因为病人要切除半边的肾,但同时,病人又是一个心脏病患者,所以手术的时候风险很大。

    而赵寅是心脏科的权威,她在手术的时候,赵寅会配合着监控病人的心脏,一有问题,必须全力施救,甚至是停止手术。

    各种可能都会有,所以不仅需要很强的技术力量,也得有默契!

    换好手术服后,站在手术室的外间将手仔细地清洁一遍。

    医生的手是不会留指甲的,但是那洁的手指甲一个一个的圆润小巧,很可爱。

    赵寅站在她对面,一边洗手一边问:“那医生,今天的状态还行吧!”

    他有些不放心,因为那医生的颈子里有着可疑的痕迹。

    那洁愣了一下才有些困难地说着,“主任,以后不会临时请假了!”

    赵寅轻咳了一声,有些不自在地说:“我不是说这个,不是昨天你的头受了点儿伤吗?”

    那洁抿唇:“没事儿。主任,我们进去吧!”

    赵寅点头,两人戴上口罩。

    进去后,在护士的帮助下将手套戴上,她和赵寅对着着点了下头。

    “麻醉准备!”那洁是主刀,所以她看着一边的麻醉师,轻声地说。

    麻醉师将适量的麻醉注入患者的脊椎,两分钟后,那洁对手术的副手点头,“开腹!”

    手术刀嘶地一声打开了胸腔,鲜血涌出。

    “止血钳!”那洁接过护士手里的止血钳,固定,然后,就着显微镜观察合适的入切口。

    十秒后,她作出了决定!

    看似很简单的动作,却是得花大量的时间来完成,在这中间,要控制病人的出血量,还有血压各类身体体征,特别是这个病人是个心脏病患者!

    二十分钟过去了,她的额头渗出了细汗。

    护士连忙帮她拭去,但随着工作的强度,细汗越来越多。

    护士拭汗的频率也越来越快了。

    偌大的手术室里,有七八个人,但是除了仪器发出的声音,其他连呼吸都是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那洁的手顿了一下,发现要切除的一根血管离主动脉很近很近,近到她几乎没有办法下手。

    赵寅看出她的犹豫,沉着声音问:“怎么了?”

    赵寅透过他那边的显微镜瞧着,也瞧出来问题了。

    “有点麻烦。”那洁头低着,立刻下了决定“保留这段血管,从下面的部位切除。”

    纤长的手又开始动起来,整个的犹豫不到十秒钟,赵寅赞赏地瞧了她一眼。

    自他手术以来,那洁是他见过的最欣赏的外科手术大夫,并不是说她的手法比别人要高明很多,而是她总是能在最危急的时候下最正确的决定。

    甚至于他有些自叹不如。

    他在手术的时候,在有些两难问题的时候,特别是涉及到医疗纠纷的时候,他更多的是考虑到医院的声誉,还有对他自身的影响。

    但是那洁不是,她下的每一个决定对于病人来说都是最正确的路。

    当然,这结果不是她的运气,而是她的判断力真的很强!

    这是很多从医几十年的人都无法做到的。

    赵寅默默地注视着她的动作,按这样的速度,再过半个小时就可以完成了。

    这时,护士报了各项指数正常!

    赵寅面上露出隐隐的微笑,知道这算是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候了。

    但他作为一个外科主任知道现在是不能掉以轻心的,手术中,哪怕有时候缝好手术口也会有意外出现的。

    他仍然站着,用显微镜同步观察着那洁手术的情况。弃妃将军

    手法漂亮,干净利落。

    他看着就觉得赏心悦目!

    虽然这个时候不应该想私人的事情,但是赵寅还是为自己不能和她成为一对而遗憾——

    他的目光有些复杂地瞧了那洁一眼,尔后就听着监控医生的声音有些急迫地说:“主任,不好了,病人出现休克,心脏跳动减缓,现在心跳是38次。”

    他一说完,那洁就抬眼,“血压多了!”

    “40和70!”不容乐观!而且还在不断地往下降!

    “挂age!”那洁迅速地说着,目光灼灼地瞧着赵寅,“如果现在停止手术,病人的情况会更加危险!”

    因为一侧血管已经全部切除,现在停止是不智的决定!

    赵寅自然也清楚!

    “照那医生的做,另外,准备好心脏手术的准备。”赵寅冲着那洁点头,“两个手术必须同时进行!”

    她的眼里流过一抹感激,那是来自于他对她的信任。

    赵寅迅速地开始手术,这个手术并不大,主要是增加患者心脏的缩压能力的。

    开始的时候,病人的情况是不容乐观的,不断下降的指数让人不敢眨一下眼睛,生怕有什么意外发生。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过去得那么快,那么煎熬!

    终于,那洁舒了口气,将一侧坏死的肾脏给成功地摘除了!

    赵寅点头,“我这边马上就好!”

    他知道心脏病人在手术中会受手术影响,心脏功能有很大的波动,所以这会儿,应该会缓和下来。

    当指数缓缓回升的时候,他挪开手,检查了一次,长长地舒了口气:“关腹吧!”

    他和那洁走出手术室,两人一边洗手一边讨论着手术的问题和一些术后的细节。

    出去的时候,看着家属焦急的眼神,赵寅淡笑着:“手术很成功!”

    病人家属激动得热泪盈眶的,抓住赵寅的手:“谢谢赵主任。”

    赵寅微笑着,“那医生是这次手术的主治医生。”

    看着要扑上来的家属,那洁微微退后,“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等病人醒了,就可能探视了,但要注意让病人休息!”

    家属又说了一番感谢的话,她点头,“我去查房了。”

    将他们丢给赵寅,一个人先行到办公室里处理了一下早上就该做的事情。

    看了下手表,已经四点了。

    拿着病历夹,她开始巡房。

    别的都好,就是到了马思隐马公子的那一间时,她有些头疼!

    从昨天的那事儿过后,她真的不太想见到他。

    无数次地从心里告诉自己——那洁,你是个医生,你不应该对病患产生不良的偏见。

    这番对自己暗示后,她才推开了那间顶级豪门病房的门。

    她以为,又会像昨天那样烟气熏天的,但是进去后,空气出乎意料的清净。

    那洁立即看到,除了马思隐,病房里还有一个中年贵妇及两个仆从。

    她愣了一下,但还是往里走去。

    “那医生,你是不是来迟了点儿?现在是下午快下班了!”马公子存心挑衅,但是语气却是十分正经的那种,不带轻浮。

    所以,那洁猜测那个中年贵妇是他的长辈,所以他不敢造次!

    她走到他面前,很淡地说:“我有权利安排自己的时间!”

    医院里并没有查房的时间点,所以,对于他的无理取闹,她完全可能无视

    “你…”马思隐正要说什么,他身边的中年贵妇就开口了,一开口就温婉无比,“是那医生是吗?我常听老马谈到你,说你是个很优秀的外科医生!”

    人家开口了,那洁也不好装糊涂下去,连忙说:“马夫人过奖了!我的业务水平很一般,医院里有许多在令郎方面的专家,从专业角度来说,我劝你们换医生!”

    她说的也是大实话,并不是推诿什么的!对于赵寅的病,她真的没有反握!

    本来么,她就不是什么生殖方面的专家!

    马夫人淡淡笑着:“我们知道这让那医生为难了,但是我相信我家老马信得过的人,必定是可靠的。”

    得,这马夫人也不是吃素的,三句不离马参谋。

    丫,她收了人家那么贵重的礼物,这会子还好拒绝吗?

    难怪秦陆那晚叹着气让她收好,不要弄坏了,却并不让她戴!

    她看着马夫人,完全是大家出身,风度气质好得不得了,哪像马思隐,这人和名字一点儿也不像,狂傲得要命!

    不过这个时候,他看上去一副纯良的样子,想来就是为了哄骗自己母亲的!

    她翻看着他的病历,其实还没有来得及看以前那些医生的治疗方案。

    一会儿淡淡地说:“明天抽个时间去拍个片子吧!”

    她开了张单子给他,“明天自己去拍一下,结果交给护士就行了。”

    她说完,冲着马夫人点了头就转身离开。

    马思隐叫住她,“那医生,我觉得身为我的主治医生,你是不是应该陪着我去!”

    那洁回头,抿了下唇,“如果你不认识路,或者是不识字的话,你可以让家人陪同!”

    他咬牙气极,这女人的嘴和昨天比起来,更麻利了些。

    而且,而且现在是在母亲面前,他有些颜面尽失!

    “我命令你和我一起去!”马公子的脾气相当骄纵,大概是从来没有女性违逆过他的意愿吧!

    那洁没有回头,对于这种无理行为,她可以不理会!

    就连马夫人也不禁有些生气了,“思隐,你自己不能去吗?那医生很忙!她不止你一个病人!”

    那洁知道马夫人这是变相地对自己施压,并不是说她有多溺爱儿子,而是这种有天生有优越感,觉得自己应该享受更好的服务!

    但是她那洁对于向强权屈服是没有兴趣的。

    如果病人没有家属,要去手术,她甚至可以扶着别人上手术台,但是这样一个好手好脚的甚至不能称之为病人的年轻男人,却命令她陪他一起去拍个简单的片子。

    他以为医院是他们家的私人诊所吗?

    那洁心里虽然怒极,但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挺直了背,继续往前走!

    马思隐怒极,她竟然就这样走了?

    她知不知道,他从早上等到现在,就是为了和她斗个嘴,为了…该死的,他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总之,这个丫头很讨厌,比他见过的任何女人都要讨厌。

    不温柔,也不漂亮,穿得那么素!

    但是,他现在就喜欢,而且就要和这种讨厌的女人打交道。

    “那医生。”在马夫人不赞同的目光下,他还是出声了,“你今天是不是忘了给我检查患处!”

    他的话里带着一抹恶意。

    那洁的背僵住,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他是不是疯了,没事老检查那个干啥,还是她能将他摸好?

    他自己的母亲在这里,他不觉得这样的话太失礼吗?

    即使他是病人,她是医生!

    但是,既然他要求了,她当然要满足他的要求!异界修真传奇

    转身,笔直地朝着他的‘病床’走过去!

    马夫人呆住,下意识地喝了句:“思隐,不许胡闹!”

    马思隐瞧着那洁紧绷的小脸,继续恶劣:“妈,我们付了钱了,应该有的服务必须有!”

    马夫人向来纵容儿子惯了,她抬眼,看着那洁的小脸。

    洁白动人,五官清丽,是少有的美人胚子,特别是眉眼间那股冷清的气质,让她看上去干净纯美。

    于是她心里有几分明白,儿子的异常为何而来了!

    儿子那脾气她怎么会不知道,在女人堆里完全被惯坏了,但他从来不曾这般缠着一个女孩子。

    想让他多瞧一眼,都挺难的。

    不过,思隐是有本钱的,不俗的家世,不光父亲是军总参谋,马夫人的娘家更加了得。

    马夫人的伯父直接是某元首,所以,马思隐也算是‘皇亲国戚’,在帝都里横着走也没有关系。

    当然,他平日里,确是横着走的!

    这会子,调戏一个女医生又算得了什么。

    能被马公子调戏,是三生修来的福份。

    但是马夫人是知道的,那医生是结了婚的,人家夫家的背景也不错,不是思隐平日里想玩就玩,想丢就丢的。

    更何况,眼前的那医生对自家儿子那完美的长相,根本一点感觉也没有!

    “思隐,别胡闹了,当心我告诉你父亲!”马夫人微微板起了脸。

    但可能这对母子平时的感情太好了,马公子扶着自己的母亲,竟然连哄带骗地,将她给哄进了里面的客房里。

    再来,他笔直地躺到床上,“那医生,是我来还是你自己来?”

    那洁瞧着他脸上的那抹恶劣,戴上手套,“我来吧!”

    语气很淡,丝毫没有情绪的波动!

    这让马公子觉得有些挫败,但是他不相信,她真的那么无动于衷!

    当她的小手解开他的皮带,还有他的贴身衣物开始检查的时候,他的身体不禁一震,那种很微妙的感觉又涌了出来——

    自从他‘废’了以后,就从来不曾有过的感觉!

    那洁的唇抿了抿,尔后指压:“这里疼吗?”

    “不疼。”他很配合地说着。

    “那这呢!”那洁冷笑着,换了个地方——不信疼不死你!

    马公子立时额头冒出一冷汗:“痛,快放下!”他的语气有些气急败坏。

    “这,检查完了吗?”她忍着笑,看着那张隐忍的俊脸。

    男人的某部位其实比女人还要敏感和脆弱,他想检查的话,她每天给他来个二十次也没有问题,只要他受得住。

    在她看来,手下的身体和一头放在案板上的猪没有区别。

    猪,是没有性别之分的。

    所以,马公子本来调戏之心,这会子,完全是自讨苦吃了!

    “没有完,你轻点儿!”他不甘心。

    那洁冷笑,“轻点儿也没有用,你那儿受伤了,是不是小解的时候会有痛感!”

    马公子不得不承认:“是的!”

    她直起身子,“裤子拉起来!”

    他拉好衣服,这时候也没有了玩笑之心,而是带了抹忧色地问:“是怎么回事?”

    那洁轻咳了一声,“我猜测是软组织坏死了!”

    闻言,马思隐脸色大变。

    ——他也会害怕啊!

    那洁忍着笑,“也不是全部坏死,我估计是一小半吧!”

    “能,治得好吗?”马思隐完全收敛了神色,男人么,哪有不在乎这个的。

    那洁这时才见着他一个人样,也端出医生的态度来对待他,“这个,我没有把握,但是会尽力就是!”

    他的目光变得有些灼灼地盯着她,那洁的唇轻扬:“你休息吧!”

    她离开后,他的耳边还回荡着‘你休息吧’这四个字。

    这是这丫头首次对他这么客气的话,她在说话的时候,是带着微笑的。

    那张小脸,还是那么素净,她的身上还是穿着男女不分的医袍,但是他却觉得,她很漂亮。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有她漂亮的!

    马思隐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

    良久,马夫人出来,见儿子一脸春情的样子。

    不禁有些急了,那医生虽然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她一眼就瞧得出来和儿子玩乐的那些女孩不同,但是人家结了婚的了。

    于是告诫着马思隐,“思隐,那医生结婚了,你别再捉弄人家了,你父亲和她的夫家,还是有几分往来的!”

    马思隐的神色微微一变,嘴里咀嚼着几个字:“结婚了!”

    怎么可能,她看上去就是二十出头的一个臭丫头而已!

    心里虽然有些复杂的心思,但是马公子还是冷着脸:“她结不结婚和我有什么关系!”

    马夫人也不说破,只说:“你有分寸是最好的!”

    她想想也觉得是自己多虑了,思隐是爱玩了点儿,但也从来没有上过心!

    可能就是有些寂寞吧!

    她站起来,“那妈先回酒店了,改天你父亲会亲自来,请那医生和她先生吃个饭,到时候,你别再这样不知轻重了。”

    马思隐倒在大床上,有些不耐地说:“妈,我知道了!”

    马夫人抿唇,离开!

    房间里只有马思隐一个人的时候,他有些烦燥地侧身——

    这个臭丫头,竟然结婚了!

    一翻身,就看到她带来的那个病历夹子放在他床上,大概是为他检查身体的时候放的。

    他坐起身,拿起来,看着上面那个很清秀的字迹,目光柔和了些许!

    她的字和她的人一样,很干净利落!

    想了一下,他决定去送还给她。

    这也是马公子住进来以后,头一次主动出门。

    问了护士那医生的办公室后,他径自乘着电梯往楼上去。

    才下电梯,就见着那边的过道里走来两道身影,一男一女。

    有些远,马思隐又有些轻度近视,所以看不清男人的脸,但是一眼就看到女人是那洁。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手里拿着个手包,身子被男人搂着。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马思隐躲了起来,注视着他们一起踏进电梯,而后在电梯没有关上的时候,他看到臭丫头被亲了一下。

    那一刻,他的心像是被什么啃着一样!

    那种‘臭丫头是他的’想法破茧而出,他目光灼灼地望着电梯合上的门,身体疼痛着…

    至于哪里痛,他根本不知道!

    不知道怎么回的病房,马思隐一整个晚上都没有吃饭,也没有说话。

    情绪低落得就和他刚刚知道自己不举时是一个样子……

    那洁跟着秦陆到了车上,他侧头看着她靠着车座,小脸上有着疲惫,声音温柔地问:“是不是累了?”

    “嗯。”她点了点头,眼微微闭了起来:“秦陆,我先睡一下。”穿越之特工不易

    说完,竟然就那么睡下了。

    秦陆知道她真的累了,一整晚的*加上早晨做的几次,她的体力根本就不足以支撑她去手术,这个丫头太倔了!

    “秦陆,是你太色!”她忽然说话,而且一下子正中他的心思。

    秦陆的脸孔微微发红,帮她盖了薄毯,尔后发动了车子。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西峮那儿。

    他解开安全带,侧身细细地瞧着她累坏的小脸蛋!

    心里十分心疼,真的觉得自己今天早上做的有些太过火了。

    他瞧了一会儿,替她也解开安全带,尔后将她的身子抱出车子,往主屋里去。

    现在的勤务员只在他们不在家的时候过来帮着打扫卫生什么的,房子太大,他与她,都没有时间去搞。

    将她放到二楼主卧室的大床上,将空调调到最舒适的温度,他转身准备下楼去给她准备晚餐。

    但手被一只小手给拉住了,他转头看着她,她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倦意,“秦陆你去哪儿?”

    他微微一笑,低头亲了她的唇一下,“我去做晚餐,你睡一会儿。”

    “我不要你走。”她低低地喃着,尔后就抱着他的颈子,小嘴吻住他的唇,顺势再将他的身子扯到了床上,两人滚成一团,互相拥吻着,有些激烈……

    许久后,他低头望着自己兴起的身子,该死的,皮带都被她解开了。

    这个丫头,点了火,却没有灭掉!

    而她,却已经睡着了,小嘴还含着他的唇瓣,在睡梦里,她竟然还下意识地一吮一吮的。

    那样子,不仅可爱,更多的是性感!

    秦陆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爆炸了,但是瞧着她疲累的样子,他又不忍心。

    将她的身子拉下,放平,当她的唇瓣松开他的唇时,啵地一声,他身子一紧,真想立刻扑到她身上好好地爱她一回。

    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尔后自己下床,往楼下走去。

    做了晚餐,看了看时间,还早,让她再睡一会儿吧!

    秦陆走到书房里处理了一下事情,到八点的时候,才回到房间里。

    昏暗的灯光下,她的小脸沉静地睡着。

    他轻轻地走过去,坐在床边,大手抚着她的小脸,轻声地说:“宝贝,起床吃饭了!”

    她没有睁开眼,只是眼睫那儿轻颤了一下。

    秦陆低笑一声,俯下身子,轻轻地吮住她的双唇,几乎是立刻的,她的小嘴张开,小舌尖探出来,将他的勾了进去。

    真是热情的小东西!

    他压低身子,干脆地踢掉鞋子,整个人覆上她的身子,双手插进她的头发里,深深地吻着她。

    唇舌相缠,倒也不是那么激烈,而是缠缠绵绵的,撩人入骨!

    许久之后,他才松开她的小嘴,任着她的小手臂缠在他的颈子上,说话时,声音是嘶哑的,“宝贝,起床吃饭了!”

    她慵懒地瞧着他的俊脸,“之前,我们有没有做…”

    她的那小模样,真是诱人至极,专门勾男人生的。

    秦陆忍不住用力地亲了下她的小嘴,存心逗她,“让我想一想,好像没有!”

    她伸手捶打着他的肩:“坏蛋。”

    他趋势抓着她的小手,放在唇边啃咬着,“要是我刚才要了你,才叫坏蛋!秦军长很体贴那医生的。”

    ……

    那洁的手几乎要烫着了,她的脸要烧起来了,“放开我!”

    “不放!”非但不放还逼着她这样那样的。

    薄唇凑近她的小脸,“宝宝,我想了!”

    她红着脸睨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不想啊!”

    他一本正经地说:“爱你的时候,就不想了!那时候,只做不想!”

    她又捶他,这次,他没有再亲她的小手,而是捉着她的小手,扣在身体两侧,尔后用他的身体厮磨着她的,表情深邃,迷人的眼对着她发出诱惑。

    他一边呢喃着,一边低头吮吻着她的唇瓣…

    这样的招式,那洁自然有反应,她扭动了一下身子,“秦陆,我饿了!”

    说得可怜巴巴的,其实是腿真的还有一些酸涩。

    “我也饿!”他低低地笑着,分开她的唇瓣,将自己喂进她的唇里,凶猛地一番搅动。

    那洁本来有些推拒,这会子,被他勾起了情潮,只能在他身下努力地回应着他。

    两人的热度将她身上的浴袍完全弄散开,冰肌玉骨般的身子,让秦陆几乎发了狂,抱着一番近乎变态似的啃咬后,才粗喘着松开她的身子。

    他覆在她身上,许久以后,才平息了自己的*,坚定地拉起她的身子:“先吃饭!”

    她的玉容火红,两人都没有得到满足,这会子他突然喊停,真是挺——难受的。

    但她可不会抱着他求他继续,那多不矜持啊!

    秦陆的目光落在她散开的浴袍间,里面的雪肌让他后悔,应该先吃她的。

    他伸手替她拉好衣服,也不让她走路,直接抱着她下楼,放在餐椅上。

    “你大了,就不坐在我身上吃了吧!”他淡淡地笑着。

    那洁垂着头,拨着面前碗里的饭,脸孔有些红。

    她想起六年前,她吃饭的时候,秦陆总是抱着她,当她是小娃娃一样。

    再抬眼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有些任性地说:“秦陆,我要坐在你身上吃!”

    他有些惊讶,尔后抿唇一笑,“过来!”

    她红着脸,赤着足,跑到他那边,跨到他身上,让他横抱着她。

    秦陆很高,即使她现在有一六八,在他的怀里仍然显得娇小,倒也是挺和谐的。

    “我今天做手术挺累的。”她别开眼,特意地不看他带着笑的眼。

    他忍着笑:“我知道!”

    “我的腿很酸。”她继续说着。

    秦陆还是笑了出来,“我也知道,所以今天,那医生,让我来伺候你吧!”

    她的心里一紧,想也知道他这‘伺候’包含了哪几种。

    但是,她也渴望他。

    光是这样想着,两人的身子竟然又热了起来,但是这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忽略——

    不是那啥,吃饱了,才有体力的吗?

    她倒在他的怀里,乖乖地让他喂她吃东西。

    当然,这只是开始,后来,她就不那么乖了。

    小手臂搂着他的颈子,不时地轻咬着他的颈子,小手在他的身子上撩着火,哪里能引来他的轻颤,她就专攻哪里!

    秦陆先是不在意,就这丫头,能有什么段数,但是后来,他不这么想了。

    那又绵软的小手,竟然对他这样那样的,他的身体绷紧着,疼痛着,骚动着…血液几乎逆流!

    伸手抓着她不安份的小手,语带危险,“小妖精,不想现在就开始的话。安分些。”

    她凑上红唇,用一种磨死人的力道啃咬着他的喉结,一边引诱着他,挑逗着他的自制力:“秦陆,你是男人吗?”

    他的手一抖!

    尔后将手里的东西放下,立刻将她掉转身子,跨坐在他的身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