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132 诱饵,秦陆你这个混蛋!

132 诱饵,秦陆你这个混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等他做完,可怜的那小妞早就软在他身下了,那激烈的程度直接让她晕死过去。

    那瞬间,她的小脸艳红,全身都泛着晶莹动人的粉色。

    虽然是刻意为之,但是秦陆还是忍不住继续直到结束…

    他松开她,替她清理了一下,才抚着她的小脸。

    他的眼里有着怜惜。

    他不会让她说出来的,她想说的,他都知道!

    如果陆川一定要死,那么他也会保全陆家的声誉,这是他唯一能为他做的。

    算是报答他上次的不杀之恩了!

    他们间,没有对与错,只有黑与白。

    秦陆的眸子里出现一抹异色——再说陆川没有那么容易死的!

    小洁是那个至关重要的人,经过昨晚,他更可以肯定,陆维的弱点了!

    他也曾挣扎,但是他是一个军人不得不这么做!

    低头吻了一下怀里的小人儿,将她拖进去,是他最不愿做的事了。

    “宝宝,对不起!”他喃喃地说着,目光却是十分坚定的。

    那洁醒来的时候,秦陆已经不在家了。

    帮她做好了饭,说是要出差!

    她扁着嘴,将手里的纸条扔到垃圾筒里,包着床单走到浴室里去洗澡。

    镜子里,那个满脸透着自然红的女人看上去气色好极了,眼神清亮!

    想起先前和他那般纠缠,还有他纠结起来的身体,她的脸更红了些。

    天,她怎么会蠢得让他去看男科的。

    他根本强壮到不能再好了,她毫不怀疑自己其实是不能满足他的,要不然,他为什么结束以后,还不舍地亲她。

    她能知道他的眼神还带着求欢之色,只是不忍再折腾她了。

    捂着自己的脸,不敢再想下去。

    洗了澡换上衣服,她去打扫一下白天的战场,下楼去用餐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是傍晚了。

    肚子真饿,好像一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

    走到餐桌前,她小口地喝着汤,先让肚子缓和一下。

    才吃到一半,手机就响了。

    本来以为是秦陆,哪知道一接听是陈心怡。

    “小洁,怎么才接电话啊?”陈心怡的声音来得很快,劈头就问。

    那洁愣了一下,一会儿才吱唔着,“那个…不是没有听到嘛!”

    陈心怡听着她的声音觉得有些不对劲,“小洁,是不是生病了,嗓子这么哑!”

    她这一关心,那洁就更不自在了,她能说是叫哑的吗?

    那怪那个混蛋,做得那么凶,她受不住,当然忍不住会出声…

    她的脸越来越红,那边陈心怡怀疑地说:“小洁,你怎么了?”

    那洁吱唔着说不出话来。

    这些天渐渐开窍的陈心怡忽然大叫一声:“啊,我知道了!”

    然后就哇哇地问昨天大战的情况,那洁不好意思地说是今天!

    陈心怡目瞪口呆——

    这是做了一整天!

    应她的要求,周日的清晨,那洁和她见了一面,当然是怨了她许久,才害得她浑身酸软!

    陈心怡睨了她一眼,不怀好意地说:“得了吧!我瞧你享受得很!”

    那洁浅浅地笑着,没有否认!

    两个色女聊天的尺度非常大,离别的时候还有些恋恋不舍的。

    中午的时候,回了齐远山的住处去吃了午餐,下午那洁一个人开着车回去。

    车才停到车库里,车门就被几个黑衣男人打开了。

    她愣了一下,鼻端飘过一抹奇异的香味,然后就软软地倒在了后座上。

    几个男人将她给扛走,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一间豪华的房间里。

    她瞧着前面站着的四个黑衣男人。

    他们一动也不动地守着,背对着她。

    “你们是什么人?”她冷着声音问着。

    那几个回头,幽深的眸子看着她,面上都蒙着脸罩,除了眼睛什么也看不到!

    那洁总觉得他们的眸子里没有那种杀气。

    “有人想见你!”其中的一个人开口,语气冰冷:“还记得陆维吗?”

    那洁挣扎着,眼里有些恐惧!

    是他!

    是他绑她来吗?

    他绑她干什么?

    想起那枚蓝宝石的耳环,她的心有些害怕。

    “我想看看,陆维知道你被抓了,会不会来救你!”那人的眼里闪过一抹异色,淡淡地说着,目光落在她的小脸上。

    那洁瞪着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认识他!”

    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说要让陆维来救她?

    但是没有人会回答她,她也知道这时候最好沉默!

    那人冷笑,然后不再说话。

    他们几个轮流看着她,开始的时候绑着她,后来,她说要上洗手间。

    “真麻烦。”那个不耐烦地说着,尔后指着一个男人说:“你去帮她解开,看着她,不要让她跑了!”

    那洁不会笨到以为自己的腿比他们的子弹快,她乖乖地去了洗手间,一会儿有些羞迫地叫着,“哎…”

    那人站到门口,语气不是十分地好,“什么事?”

    她期期哎哎地说:“那个,这里没有纸!”

    那人说了句什么,几分钟后递了一包纸给她,门缝里伸进来的时候,她的脸有些红。

    将自己清理了后,她很自觉地又回去当犯人!

    四个人,除了那个人和她说话,其他的人都背对着站着,默然。

    那洁回到房间后,有些挑衅地说:“我能躺一下吗?”

    大概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那人愣了一下,尔后看着她抚着小腿,那细白细白的白嫩腿儿迷人得紧。

    有些狼狈地别开脸去,那个硬着声音:“你要去就去!”

    那洁真没有见过这么好说话的绑匪,她得寸进尺地说:“我还想喝点水。”

    那个瞪了她一眼,然后去取了杯水给她。

    那洁喝的时候,甚至感觉到水是温的,是她觉得最舒适的温度。

    这个发现让她的眼眯了起来,尔后瞪着面前的男人。

    她低头喝着水,一会儿将杯子伸到前面,大刺刺地说:“我喝完了,拿走吧!”

    完全不是人质,而是主子的语气。

    那人也不作声,直接过来收东西。

    他低头的时候,那洁跳了下来,在他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一把扯下他脸上的脸罩,“秦陆,你以为我认不出是你!”

    但下一秒,她呆住了,因为面前的并不是秦陆,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他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看上去挺可怕的。

    那洁愣愣地将黑色的面罩还给他,咽了下口水,“你会不会撕票?”

    “会。”冰冷地吐出一个字,那人转身将杯子放好就再也不和她说一个字。

    其实那洁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松了口气,还是应该更害怕一点。

    如果他是秦陆,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唯一能肯定的就是她会很生气很生气。

    爬回床上,她很淡然地躺着休息,背对着那人,就这么毫无防备地睡下了。

    这个丫头,应该说她什么好!

    她有没有一点自己被绑的自觉?

    那双带着笑的脸孔有些扭曲,眼里有着笑意,但是脸部却是僵硬的!

    他的目光灼灼地瞧着床上的人,一会儿走到另三个身边,身材微胖的凑过来,小声地说:“哥,真要这么做,要是嫂子知道了,不跟你急啊!”

    前面的男人睨了他一眼,他立刻就闭嘴了。

    几个人看着她,吃喝拉撒都在这个房间里,三天过去了,那洁觉得除了身上养得肥了点儿,别的真的没有什么不好的。

    睡觉都有四个超级保安守着,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她还有些疑问,她离开三天了,手机也在自己的身上,可是秦陆就一个电话也没有。

    她正想着,手机就响了,她一瞧,竟然就是秦陆的电话。

    她看了那人一眼,那个沉着声音:“接吧!敢透露半个字,立即宰了你!”

    那洁瞪了他一眼,尔后娇着声音朝着那边说话:“秦陆,你什么时候回来?”

    声音很甜,淡定得像是自己在外面逛大街一样,丝毫不介意对着自己黑洞洞的家伙!

    那边的秦陆轻咳了一声,才说:“还有两三天吧!宝宝,这两天好些了吗?”

    他的声音低沉略有些沙哑,那洁听着,身子都软了些许下来。

    趴在床上,小脚丫子竖在天上,晃啊晃的,那白嫩嫩的腿勾着人心痒痒的。

    那人幽深的眸子瞧着,喉结不停地松动着!

    那洁睨了他一眼,眼里出现一抹嘲弄,然后就娇着声音继续说:“还好,就是想你!老公,你快点回来,晚上我睡不着。”

    她才说完,那人就翻了个白眼——

    睡不着,每天那睡得像某家养宠物一样,就差没有流口水了。

    还好意思说想得睡不着。

    果然女人的话不能听,尤其是说甜言蜜语的时候!

    那洁听着那边不断地咳嗽声,有些担心地问:“秦陆,你是不是生病了!”

    好久以后,那边才回答:“有些着凉没事的。”

    她又嘱咐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清亮的眸子瞧着那人,有些凶地问:“手机要不要交给你?”

    她说完后,就眯了眼。

    这几天了,他竟然都没有搜她的身,一点也不担心她会报警什么的!

    那洁瞧着他,心里冷笑。

    又三天过去了,陆维的身影还是没有见到!

    那洁闻了闻自己身上臭了的衣服,有些发火了,“他不会来了!我衣服都臭了,要关到明年啊!”

    那个的身子怔了一下,没有理她,走到前面和那三个商量了一下。

    最后,竟然神奇地一起消失了。

    那洁瞧着空荡的房间,简直不敢相信他们就将她这么扔下了。

    她哼了哼,看着一旁的小几上,她真想说粗话了。

    竟然还留了一张毛爷爷给她,是给她打车用的吗?

    这年头的绑匪真是业界良心了!

    她洗了上脸,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干净一点儿。

    走到外面,才惊觉这是一个酒店的房间。

    下了电梯,才走到外面,她就呆住了。

    因为酒店外面停了一辆十分炫目的跑车。

    车窗被摇下,露出里面一张妖孽般的面孔。

    那洁倒抽了口气——

    陆川!

    “上车。”他的唇勾了勾,下巴抬了一下。

    那洁很快地坐了上去,此时,她的情绪是有些激动的。

    这年头,都乱了,自己的老公将自己给绑了,引蛇出洞未果。

    才出来,要抓的人大刺刺地要载她。

    “你,不会要送我回家吧?”她睨着他,脸上有着一抹试探。

    其实,她并不希望他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陆维。

    陆川淡笑一声,发动车子,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这几天辛苦吧!”

    如果可以,她真想哈哈两声。

    他在开车,她忽然伸手过去解他的扣子。

    陆川的唇愉悦地勾动着:“小姐,你是要强暴吗?”

    “你没有这个魅力。”她没有好气地说着,尔后目光落在他的胸口上…

    “不可能!”她的目光呆住,只见那本应该有弹坑的地方是一片光滑,一点痕迹也没有。

    他侧头,瞧着她呆住的小脸,更加愉快了:“怎么?觉得我身材不好?还是要将大腿那儿给你看看,不过…”

    他沉声笑了一下,“要不要脱了我的裤子检查一下。”

    她又怔忡了,他这么说等于承认自己就是陆维。

    但是,知道又如何,面前的是陆川,一个身家良好的公司总裁!

    片刻后,她摇了摇头,恢复了神色,“你是怎么做到的?”

    那些伤,不可能这么一下子就好了的。

    他笑了,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地敲打着,“有些东西,是身为传统医生接触不到的。”

    他抿唇一笑,不欲和她就这个话题再说下去。

    那洁清楚,他消除了弹坑,就是消除了他的嫌疑。

    陆维是中了四枪的人,而陆川没有!

    她有种预感,现在的陆川在和秦陆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而她就是那个诱饵!

    想到这个,她心里就非常不舒服。

    该死的,竟然拿她当诱饵!

    混蛋,加三级!

    陆川瞧着她精彩万分的小脸,好笑地说:“你准备怎么对付那混蛋!”

    天,他是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的?

    “你的心思都摆在脸上了。”他淡笑,但是笑意没有达到眼底。

    他眸子里有一抹苦涩,不易察觉!

    她的心思很好懂,只有想到秦陆的时候,她的眼才会发出那样的光芒,耀眼迷人得无法忽视!

    那洁不自在地别开了脸,一会儿她才想起一件事来,伸出洁白的手,“我的耳环!”

    陆川怔了一下,才淡淡地说:“你知道了?”

    她不说话,他接着说:“我忘带了,下次给你吧!”

    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就算是在他身上,她能去上下其手地搜身么?

    两人倒是没有再说话,一路到了西峮。

    车停在主宅前,那洁下车,意外地瞧着他也下了车。

    “不介意我用个午餐吧!”他淡笑着,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孔让那洁也不禁炫目了下。

    不得不承认陆川长得极好,好到堪比妖孽!

    “不介意!”她当然不好意思拒绝,而且她有预感,他不光是为了吃午餐,是想见那个混蛋吧!

    就在这时,秦陆穿着一袭浴袍出来了,他皱着眉头瞧着那洁,“小洁,你去哪了?”

    混蛋!还装。

    喜欢装是吧!那她就奉陪。

    一下子露出欣喜的表情,尔后扑到他身上,像个小松鼠一样,攀在他身上。

    用力地在他的脸颊两侧各亲了几下…哼,她几天没有洗澡了,就不信这货忍得住。

    果然,秦陆的眉头皱了起来,捞着她的身子,往楼上走去,丢了一句话给陆川;“你先坐会,我将这个脏东西给洗干净了再下来。”

    她嗷嗷地叫着:“我不是东西。”

    秦陆大笑着:“说得真好!”

    那洁翻眼,无语了!

    陆川瞧了一出好戏,本来就冷着的眸子更冷了。

    坐在餐桌前,望着桌上丰盛的午餐,明显不是双人份的。

    他轻轻地笑了起来,看来他和秦陆还是心灵相通的。

    他想来,秦陆午餐都给准备好了。

    他喜欢和他交手,但是现在又多了份莫名的感觉,看着这个布置得十分淡雅的餐厅,甚至于一旁的一组小沙发前,还有一张水晶照片摆放着。

    他走过去,轻轻地抚着那张照片,上面是秦陆抱着那洁,两人的面孔比现在都要年轻些,但是目光中的情意却不曾淡了半分。

    他有许多她的照片,可是没有一张像这张一样,这般放松,这般幸福的。

    她不曾知道,她在美国的时候,他也追寻了她六年。

    可以这么说,他陪伴她的时间,其实是比秦陆多很多的。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他是一个永远只能呆在阴暗里的人,不管是陆川还是陆维。

    “总是迟了一步!”他轻叹着。

    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一道修长的身影,跟着说:“什么迟了?”

    陆川回头,静静地将手里的照片放回原位,才说,“没什么!”

    秦陆作了个手势让他坐下来,而他已经换了一套衣服。

    黑色的长裤和白衬衫,十分简单却是十分好看的。

    陆川是永远的黑色,黑衣黑衬衫,胸口敞开着两颗扣子。

    他静静地坐着,迎上秦陆探索的目光,一会儿忽然笑了,有些挑衅地说:“刚才,有人在车上解开我扣子瞧过了,什么也没有!”

    秦陆的眼眯了起来,尔后淡淡地说:“我家小洁说,病人在她的眼里是没有什么性别之分的,就和屠夫对待刀下的猪是一个道理。”

    他毒舌,他风度全无,全是因为某个小女人竟然脱别人的衣服。

    陆川不以为然,“我现在不是她的病人,而是一个男性朋友!”

    “哦!”秦陆挑着眉头,“那我就要说声抱歉了,小孩子不懂事儿!大概是想比较男人都有什么不同吧!”

    陆川勾唇一笑,“我喜欢她的不懂事儿。”

    两个男人一来一往,谁也不让谁。

    “那又如何,我知道她在动情的时候,眼睛有多亮,小手会怎么抚过我全身,那种滋味好极了。”秦陆的眼睨着陆川。

    陆川不在意地说:“就算永远只能站在远处看着她,我也心甘情愿!”

    “他妈的,她是我老婆。”终于,秦陆忍不住了。

    陆川这时候也翻脸了,脸色阴沉得吓人,“你还知道她是你老婆吗?你的老婆你用来当诱饵?”

    秦陆的眼眯了眯,飞快地掏出枪,直指着陆川。

    陆川定定地坐着,冷笑:“你开啊!你能开吗?这个时候你开了,你想想会在你老婆的心里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会不会正是我说的,她当了一回诱饵!”

    该死的陆川,他是故意跟着小洁回来的,料准了他拿他没有办法。

    陆川笑着,眼里没有一点笑意,“秦陆,如果你爱她就保护好她,不然,我不介意帮你做这件事情!”

    秦陆的眼里有着危险,但他缓缓将枪给收了回去!

    “你想做什么!”陆川敢在他面前暴露身份,就不怕他怎么样,或者说这家伙一定是将屁股擦得干干净净地才又跑出来。

    陆川笑了笑,一脸的恣意,“像你想的那样,我准备当一阵子合法的商人!”

    秦陆咬牙:“别让人抓到你!”

    “我也期待那一天。”陆川的目光瞧到那洁从楼上下来,笑得有些幸灾乐祸,“你不会以为她真的那么笨,想不到绑她的是你吧!”

    秦陆低咒了几声,陆川才说了此行的主要目的:“当心马参谋,这个相当厉害!”

    他叹了口气,他想秦陆应该能懂!

    秦陆的身体绷了绷,他看着陆川,许久之后才说:“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敌是友。”

    是,他是做了很多坏事,件件都很大。

    但是秦陆也知道,陆维有许多杀他的机会,甚至于夺走小洁都是可能的,但是他没有。

    那个晚上,他甚至还帮了他。

    他的疑问让陆川沉默了,一会儿才低低地说:“我只是希望她快乐。”

    说完,那洁就进来了,瞧着两个男人的样子,扬着眉毛询问:“你们是怎么了?”

    “没事!”两个男人异口同声地说着。

    然后面面相覤,总是有些不自在。

    陆川站了起来,告辞:“我有点事,先走了。”

    那洁看着他,“不是说要吃午餐的吗?”

    “不了,你们吃吧!”他淡笑,但是眼里一点儿笑意也没有。

    她也不好说什么,送他到门口。

    一回身。就看到某个秦姓男人正阴着脸瞧着她。

    “干嘛啦!”她推着他的身子,“不挡道!”

    秦陆有些发火,她这是变着相在骂他是狗呢!

    一伸手拦着她就不让她走,还低了头压了声音:“这看到小白脸,就不认识你老公了是不是?”

    她冷笑着瞧着他的脸,摔了一句话到他脸上,“是啊!我都不认识你了!”

    她没有去吃饭,而是直接跑到了浴室里。

    秦陆心跳了一下,跟着一起上楼。

    到了浴室里,就见着她从垃圾筒里扔出一个东西来-

    是一张人皮面具,做得十分地薄,也很细致,每根眉毛都像是真的一样,特别是是那道疤痕,惟妙惟肖。

    “哼,我是不认识你了啊!秦首长,能解释一下私自监禁够叛几年?”她的小脸绷着,接着又说,“或是说是虐妻!”

    秦陆愣了一下,这丫头不笨啊!

    “宝贝,你是时候认出我来的!”他打着浑,伸手抱着她的小腰,想混过去。

    但是那洁是给她这么好混的么?

    伸手用力一打,“滚开!我不和匪徒说话。”

    秦陆不放,搂着她的腰身往楼下走,一边不要脸地说:“你说的匪徒已经走远了。”

    他指的是陆川。

    那洁嘲弄地瞧着他,“捉个人,还用老婆当诱饵!秦陆,你越来越出息了!”

    她甩开他的手,“我不和利用我的男人一起生活!”

    秦陆有些急了,一把捉住她的小手,往自己这边带。

    她被迫靠在他的怀里,表情冷冷:“你想干什么?”

    看着她绷紧的小脸,秦陆软了些下来,哄着骗着,“这些天我不一直保护着你,你一根头发也没有掉不是!”

    她努力地瞪他:“你让别的男人看着我吃饭睡觉!”

    而他,就差没有爬上她的床了,他以为她不知道,她睡着的时候,他的眼冒着绿光…恨不得将她给就地解决了!

    秦陆没有话讲,那洁瞧着他,冷笑一声:“有大牛在吧!”

    瞧着那胖胖的身材就是他。

    秦陆叹口气,好吧,不承认也不行了!

    “你这个混蛋!别想碰我了!”她推开他,自己跑到餐厅里去吃饭!

    秦陆厚着脸皮跟过去,坐在一边瞧着她。

    “那宝宝,你碰我好不好?”他不要脸地拉着她的手,直接放在自己跳得很快的心口上,“你看,跳得多快!”

    那洁伸手,在他那儿胡乱地摸了一把,够忏悔中的男人欣喜好一阵子了。

    看来,他的宝宝还是会原谅他的。

    “快吗?要不要替你叫个救护车?”她的声音不咸不淡的,然后继续吃着自己的饭!

    秦陆装作没有听见,继续哄着:“宝宝,是想你想的!”

    他的大手不老实地从餐桌下,摸着她的小腿,由下往下,一下一下地挑逗着她。

    那洁手停了下来,瞧着他:“秦首长,手是不是放错位置了!”

    “是我老婆身上没有错啊!”他装着凑过来,瞧着她的小脸蛋,“嗯,是我老婆。”

    手不干不净地捏着她的小下巴,“乖,别动!”

    他的身子横跨了半个桌面往这边移过来,手微微用力,她的唇就不自觉地张开了。

    他趋势将自己热烫的唇舌给探了进去,勾住她的一阵脸红心跳地纠缠。

    那洁唔唔两声,用力地挣着,但是他捏得死紧,她动一下就钻心地疼。

    更过份的是还拖着她的小舌往他的唇里,逼着她含着他的,羞耻地吮着…

    她的俏脸通红的,小手捶着他的肩…他吻够了才松开她的身子,笑得一脸恣意。

    “宝宝,我们算是和好了!”他瞧着她吃得差不多了,一把拉起她的身子要往楼上拖。

    “秦陆,你干什么?”她在他的眼里看到了熟悉的*之色,秦陆沉声笑都会,“干…你!”

    打横抱起她,用力地扔到客厅的沙发上,压着她想爬起来的身子。

    大手不怀好意地抚着她的小脸,“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让我回房间里做!”

    “我选第二个!”她想也不想地说着,小脸红红的,因为太剧烈的喘息!

    秦陆沉沉地笑着,上前亲了亲她的小嘴:“第二个选择就是在这里做!”

    说着,就开始扯她身上的衣服,动作快得和野狼没有什么两样。

    一个星期见着肉不吃,他忍得住么!

    那洁拼命地躲着,但是他总有办法亲到她的小嘴儿,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很快就将她给剥得差不多了。

    纤细的身子上,只有一套粉色的小内内包在美好的身体上,更加刺激着化身为狼的秦军长。

    嗷唔一声扑上去,嘴唇热烫着她的肌肤,大手扣着她的双手举在头顶,她整个人被他压在沙发里。

    身体贴着身体,脸对着脸,她感觉到他那儿…那么烫,她的小腹像是要着了火一样,她拼命地扭动着身体,但是每扭一下都像是在挑逗他一样。

    “原来,我的小妖精等不及了。”他愉悦地勾唇,俯下身子,用力地亲上她的唇瓣…

    她的唇像是果冻一样,滋味好极了,他一下一下地吮着,腾出一只大手,开始在她身体上抚触着,试探着…

    她身体一僵,感觉到他的手不干不净起来,又羞又怒,骂着:“秦陆,你这个混蛋!放开我!”

    “不放!再叫我就狠狠地要你!”他吓着她。

    她感觉到他就要破城而入了,情急之下,也顾不得了,纤腿一曲,用力地踢上他…那儿…

    秦陆吃痛,头上冒着汗,翻在一旁。

    她跳开去,瞪着他…

    秦陆没有再捉她,就一直地卧在那儿,一脸痛苦之色!

    久了,她也有些怕了,于是小心地过去,摇了摇他的身子,“秦陆,你是不是很疼?”

    他不说话,她又靠近了些,吓得声音都有些颤了,“那要不要我帮你看一下!”

    他抬眼,眼里闪着幽深的光芒,尔后自然地敞开了身子,拉着她趴到他小腹那儿…

    她的小脸正对着伤处,一时间又羞又迫。

    秦陆却压着她的小脸,带着一抹邪恶的声音响起,“那医生,快检查啊!”

    ------题外话------

    新的一个月,求票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