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143 你真的很坏!(精彩)

143 你真的很坏!(精彩)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陆小曼这般说着,马参谋便淡淡地笑了。悫鹉琻浪

    他的手抬起她的脸,表情十分玩味,“你要我怎么做?”

    他的眼里有着兴味,他从来没有和这样的女人交过手,有种不同以往的刺激感。

    陆小曼睨了他一眼后,轻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

    她轻推开他,往门口走去,还留下嘲弄的一眼。

    马参谋虽然回味,但是他必须立刻决定是站着还是躲着。

    没有男人会蠢到在这种时候和老婆翻脸的,说出去总是没有理。

    三两步走到衣帽间,躲了进去。

    陆小曼头也没有回,直接打开门微笑:“秀眉,好久不见。”

    她轻轻地抱住了马夫人,马夫人一拥过后,脸色微微一变。

    陆小曼淡笑着挽着她走到房间相连的餐厅。

    “怎么了?”她明知故问着,和马夫人靠得极近。

    马夫人抿了下唇才说:“小曼,你喜欢用男士香水吗?”

    陆小曼闻了闻自己身上,她当然知道是马参谋身上的古龙香水,她方才故意接近他留下来的。

    笑笑,“是我先生喜欢用。”

    马夫人这时才脸色稍稍好看了些。

    陆小曼压低了声音说:“秀眉,有时候你用男人的东西,会让他有一种很新奇的感觉。”

    这话让马夫人的脸颊有些微红,她向来十分保守,本本分分的,这种事情一般想都不敢想。

    在床第间,也不太敢主动。

    她注视着美得出挑的陆小曼,叹了口气,“小曼,真的,你比我强多了!”

    陆小曼勾唇一笑,站起身来,打了个内线电话,吩咐送两份餐点过来。

    末了,她看了看马夫人,“秀眉,不介意在这里和我用餐吧!”

    顶级饭店的客房服务也不会差,马夫人此时也十分想听陆小曼那些‘体已话’,自是十分赞成。

    陆小曼款款回来,两个贵妇就聊开了,因为没有人在,所以有些毫不顾忌。

    从学生时代到后来,聊得很多。

    餐点上来后,陆小曼在房间的吧台前拿出一支酒,打开倒了两杯。

    “秀眉,为我们重逢好好喝一杯,上次在H市我们也没有机会这么聊着。”陆小曼递过去一杯。

    马夫人欣然接过,“小曼,说起来,你不信,到现在我都不会喝酒,和老马应酬的时候不可能喝,自己一个人出去,更不敢喝。你也知道的,我们这个圈子…”

    她欲言又止:“一旦出了丑,很难再在上流社会立足了,甚至可能影响丈夫的仕途。”

    她的声音有些疲惫,尔后勉强一笑:“小曼,这些年其实我觉得挺辛苦,不如嫁到平常的人家。”

    陆小曼轻抿了一小口,尔后轻轻地说:“你的家庭也不容许你平凡不是吗?”

    马夫人一仰头,一下子喝下了一大口,当那深色的液体缓缓地流进喉咙时,她的脸上滑下两行眼泪。

    陆小曼不动声色地继续为她倒上红酒,直直地瞧着她。

    “我们是同学,我不怕你对我使坏,小曼,真的,我身边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也没有…”马夫人玉容带泪,手紧紧地捉住陆小曼的手。

    陆小曼抿了下唇,面带着微笑,“秀眉,你有什么话和我说就是。说出来就好受些了。”

    马夫人垂下细致的脸蛋,一会儿抬起头,脸上有着颇为动人的红晕,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今天,老马和我做了。”

    陆小曼一口酒含在嘴里差点喷了,她知道,做得挺激烈的。

    不过,她为什么和自己说这个?

    想也知道他们的婚姻是有问题的,试问一个对老婆兴致盎然的男人,怎么还会想要占有别的女人呢?

    陆小曼静静地听着马夫人说下去,马夫人抿紧了唇瓣,眼里也透着一抹哀伤。

    “小曼,我是不是老了?”她抚着自己的脸问陆小曼

    陆小曼瞧着她仍然十分秀美的脸蛋,摇了摇头,肯定地说:“秀眉,你仍是美丽的。”

    这话说得一点也不违心,马夫人是挺美的。

    但是她缺了样东西,就是自信。

    自信是什么,是自家男人给的,怀疑自己老的女人必定是一个得不到丈夫关注的女人。

    马夫人抬眼,又狠狠地喝了一大口。

    “那为什么他都不碰我!”她说着,有些难以自抑地哭了出来。

    陆小曼瞧着她,温柔地说:“不是说今晚才…”

    她没有说下去。

    马夫人的唇微微地颤着,“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抱着我…”

    好半天过后,她才接着说,“平时的时候,有时候两个月也没有那事,最长的时候,半年也没有碰我一下。”

    她泣不成声,“小曼,小曼,老马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

    陆小曼的眼里有着一抹深色,一会才笑笑:“不太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他今天接到一个电话后就变得很奇怪。”马夫人的脸孔微红着,“虽然我也有享受到,但是我怀疑是他外面的人这两天不方便!”

    陆小曼真的佩服马夫人的想象力了,真是不错,这种理由她也能想得出来。

    但是面上还是温柔地劝着:“秀眉,你真的想多了!”

    马夫人拿出纸巾拭了下泪,不是滋味地说:“谁知道呢!以前的时候,我觉得可能是我家老马不行了,但是他做的时候…。又不像!”

    陆小曼轻咳了一声,马夫人有些自在地说:“小曼,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需求旺盛的女人?”

    陆小曼轻轻地扬着唇瓣,“秀眉,你真的喝多了。”

    她伸手拦下她手里的酒杯,放在一旁。

    目光深深,这酒,喝多了真的会出事的。

    但是马夫人不肯,今夜难得放纵一下,她没有尽兴。

    而且老马出去应酬了,应该不会回来了。

    她拿起酒杯,仰头喝下,然后带了抹醉意,“小曼,今晚我睡在这里好不好?”

    心里苦涩的马夫人一边用餐,一边吐着口水,就差没有将祖宗八代给扒出来说了。

    陆小曼面色柔和,但是心里却是叹息着,马参谋绝计是不可能对这样的林秀眉倾心的,或许因为太爱,林秀眉已经变成一个惊弓之鸟,自信全无。

    尚且她们虽然是同学,但她竟然这般无所顾忌,真正是一点自控能力也没有了。

    大概真的是闷坏了吧!

    想想,心里都有些不忍了。

    但是她,秦陆小洁,又与马家何干?

    她敛下眼里的神色,轻一抬手,不小心将自己的旗袍上弄到了一点儿油污。

    她抱歉一笑,站起身:“秀眉,我去换件衣服。”

    这时候,两人也吃得差不多了,林秀眉也跟着过去。

    “秀眉,我去洗个澡,你帮我拿件衣服吧!”陆小曼有些腹黑地指着衣柜间说着。

    她知道马参谋正躲在里面,心里冷笑一声。

    马夫人便朝着那里走去。

    步子越来越近,马参谋在里面通过横孔看到了那双女性的皮鞋站在面前,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手放在了门把上。

    心不可控制地狂跳了起来——那个陆小曼,坏得让人恨,但又那么招男人喜欢!

    就在这时,陆小曼走了过来,手覆在马夫人的手上,微笑着说:“我都忘了,浴室里有浴袍。”

    马夫人放下手,脸蛋微红,“小曼,我在那边等你。”

    直到她离开柜子,马参谋才松了口气,他的眼瞧着陆小曼站了一会儿,想必是在感觉他的惊慌吧!

    所有的男人都是一个样,女人越坏,他们的征服欲就越是强!

    他眯了眯眼,尔后忽然掏出自己的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马夫人。

    一会儿,马夫人的手机响了。

    她拿起一看,竟然是马参谋的信息。

    真的是又惊又喜,这惊喜之下,身子好像有些热,难受得紧!

    她拉了拉衣领,尔后读着信息,面上出现一抹笑。

    ——他竟然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他从来不曾发过信息给她的,要是是电话,要么就是通过秘书联系她。

    他们不是没有恋爱过,那时,他对她还是有些温柔的。

    虽然不曾那般花前月下过,但是该有的,该做的,他都不会少。

    婚后几年,他就慢慢对床上的事情淡了,越来越少。

    开始的时候,她将精力放在儿子身上,等儿子长大了,她说服自己已经大把年纪了,可能身体不如前了。

    但是昨天她才知道,他还是有激情的,只是可能不是对她!

    即使和她睡在一起,占有着她的身子,她还是感觉到他心里有别人!

    而现在他让自己回去,让马夫人惊喜之下,就对着浴室喊了一声:“小曼,你先走了!”

    她脸颊火热,身子微微地烫着,带着自己也不知道的燥热拿着包就走。

    陆小曼站在浴室里,她根本就没有洗澡,而只是换了件衣服。

    听到门响的声音,她摇了下头——

    秀眉这辈子都别想得到那个男人的心了,这般轻易地就被摆平,怎么有拴得住男人的心。

    她穿着洁白的浴袍,头发微微地有些湿,走出来的时候就看着马参谋从柜子里面钻出来。

    冷冷一笑,她走到吧台前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是另开的一瓶。

    马参谋走过去,伸手也为自己倒一杯,但是他没有立即喝,而是捏住了她精致的下巴,头微凑了过来,“你真的很坏,你知道吗?”

    陆小曼掠过自己的头发,风情万种,“很多男人这么说过,但是真正能见识到我坏的男人,不多!”

    这话,有些挑逗的意味。

    马参谋的唇喷出的热气就在她的唇上,要是寻常的女子,早就有些迷醉了,但是陆小曼不为所动,她静静地看着他的面孔。

    “那个男人是秦圣?”马参谋也深入地研究过秦圣这个人,虽然也是十分优秀的男人,但是配她,他还是觉得有些配不上。

    她应该有一个更强大的男人来匹配,一如他自己。

    而他和她想合作的,并不止于*和身份,他还有许多方面可以和她合作。

    “我不觉得他配得上你。”他轻轻地吐出几个字,感觉到她身体颤了一下。

    他的身体逼近,一字一顿地在她的唇边说着:“他在床上,能满足你吗?”

    陆小曼轻抬下巴,妩媚一笑,“这和马参谋有关系吗?”

    他伸手捏着她的下巴,那张严厉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以前和我没有关系,以后会有了。”

    她静静地瞧着他狂妄的样子,事实上,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可以狂成这样。

    他手上的力道大了些,表情有些危险,“说,不会再让他碰你!”

    她的手拨开他的手,轻笑一声,纤白的手指点在他的唇上,“是不是,也代表你和秀眉不会再有这种事了?”

    马参谋当真是犹豫了一下才点头,“可以!”

    本来,他对马夫人就没有什么*,这点并不难办到!

    他这一点头,陆小曼笑得极为开心。

    她侧着头,手指撩过他的薄唇,吐气如兰,“这怎么好呢!刚才我给她喝的酒里,掺了些东西,你说,你不碰她,让她找谁去解决呢?”

    她才说完,马参谋就瞪着她。

    她笑着看着他,凤眼里有着一抹嘲弄。

    马参谋低低地咒了一声,尔后就松开她的身子,往门外走去。

    他走得有些急,陆小曼就在后面笑着:“马元,你应该会喜欢我的大礼的!”

    他回头瞪了她一眼,尔后眯紧眼,狠狠地说:“陆小曼,我会得到你的!”

    她勾唇一笑,好看的唇吐出一句话:“永远不可能!”

    他深深地瞧了她一眼,尔后就勿勿地离开了。

    陆小曼等他走后,才软倒了身子。

    她的脸上同样出现那抹红潮,为了让马夫人喝下去,她也喝了几口。

    这会儿自然也发作了,虽然不致立刻失态,但是对于一个三十年没有过*的女人来说,无异于是一个巨大的折磨。

    她横陈在雪白的床上,洁白的浴袍下是美丽的身子,*半露着,摄人心魂。

    难受地平息了一下,只觉得越来越难受。

    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地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是那个让她心安的声音。

    “慕天…慕天…我难受…”她低低在哭着,丝毫不介意自己此时的狼狈被对方知道。

    秦司令本来已经睡下了,但是没有睡着,这会子看了来电知道是她,心里抖了抖——这三十年来,她从不曾打过他的手机。

    喉结松动了一会儿,他当然能从她的声音里听到了她的情绪。

    以前,她被他折腾得要死不能的时候,就是这么叫着他的名字的。

    虽然三十年过去了,但是那些火热的夜晚,他一刻也不曾忘记过。

    此时,再听到她这样叫他的名字,再这么无助,他心如刀绞一般。

    他的小曼…

    “小曼,还好吗?”一开口就是有些沙哑的声音。

    陆小曼蜷着身子,松开的领口下,是粉色的肌肤,这对于一个快五十的女人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

    但是陆小曼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听着那边的声音,她的脸上出现一抹梦幻般的微笑,声音带着娇憨,“慕天,我没事,你陪我说说话好吗?”

    身体那么热,但是他的声音能抚平她心里的焦躁。

    虽然她这么说着,但是秦司令能猜得出她是怎么了,心里痛着,万分怜惜。

    一整个晚上,他都哄着她,说着过去的事情。

    她的神色变得更梦幻,躺在床上微笑着,像是在他的诉说里回到了过去…

    手里的手机也缓缓地松开了,整个人侧睡在床上,美得一如三十年前。

    人生待她是不公的,但是岁月对她却是厚待至极,今日的陆小曼,仍是美得惊心动魄!

    秦司令听着那边的寂静,脸上出现一抹干涩。

    他轻轻地说,“晚安,小姑娘!”

    没有挂断电话,就这么放在自己的耳边,听着她浅浅的呼吸声,像是…

    像是她就睡在他身边一样!

    小曼,如果能重新来一次,哪怕是倾尽所有,也要搂你入怀!

    这一晚,是他们三十年来首次一起入睡…

    秦司令的眼,缓缓地湿润了!

    而马参谋一回到家,迎接他的就是在床上扭动着的马夫人,他大手掀开被子,只见她一脸的红晕。

    看见他回来,她的手伸向他,“老马,我的心跳怎么这么快?脸也好热,我是不是生病了?”

    马参谋深吸了口气,这个笨女人,被人算计了,到了这会子竟然也不知道。

    本来,他想满足她的,替她解了这药。

    但是他的脑海里出现了陆小曼那双含着挑衅的眸子,他凛了下脸,尔后将床上的女人抱起。

    她浑身都在颤着,渴望地将手搂着他的颈子,她希望他能抱她紧一点儿…

    马参谋将马夫人抱到浴室里,直接打开冷水,朝着她身上冲去,她尖叫一声,被刺激得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自己方才很想要,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这般渴望,一双眼无助地望着上方这个冷情的男人。

    马参谋继续冲着她的身子,即使浴缸的这个女人很漂亮,他也一点*也没有。

    脑子里,全是那个活色生香,她的身子,她的脸蛋,还有那双足以让男人*蚀骨的眸子。

    直到马夫人脸变成青紫,他才关上水,严厉地说:“自己将衣服穿好。”

    她出来后,就看到马参谋往外面走去。

    下意识地喊着:“老马,你去哪儿?”

    现在都这么晚了,他还去哪儿?

    马参谋淡淡地说:“去书房处理一下事情,你先睡吧!”

    她知道他不会回房睡了,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是我做得不好吗?”

    他终于回头,静静地瞧着她不安的面孔。

    在他那带着研究的目光下,她更为不安,身子也在薄薄的睡衣下颤抖着。

    许久,马参谋才风清云淡了说:“你很好!没有什么不好的!”

    言下之意就是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特别让他看上眼的。

    马夫人先还是惊喜了一下,立刻上前,大着胆子说:“那你,能不能明天再办公?”

    马参谋抿了下唇,脸上的表情让她一下子住了嘴,知道自己越过了他的底线。

    书房向来是他的禁地,没有他的允许,她不敢进去!

    马参谋没有再说话,直接走进了书房。

    这一夜,他没有睡,而马夫人也在房里守了一夜。

    天微微亮,马参谋就接到一个紧急的电话出去了。

    他走得急,电脑没有关上。

    马夫人起来后,先行洗了一下,尔后去书房里叫他起来。

    但是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应,她大着胆子进去,里面是空的。

    本来她是要退出去的,但是却在回头的时候,目光闪了一下,稍后就呆住了。

    她急急地走到了电脑面前,手握住显示器,呆呆地瞧着上面的那个漂亮女人。

    她认识,昨晚还和她一起晚餐。

    马夫人的眼里流下了眼泪,他怎么能这样,小曼是她的同学啊!

    马夫人下意识地要去马参谋那儿质问,但是坐上车子的时候,她又改变主意了——

    光凭这个,她能拿他怎么办?

    什么也办不了!

    捏了捏手指甲,暗自下了决定。

    一个小时后,某著名的侦探社出现一个戴着墨镜的贵妇……

    秦公馆,那洁瞧着棋盘里的棋子,一会儿又抬眼望着正在发呆出神的秦司令,撒娇着:“司令,你看你都好半天也不动一下…”

    秦司令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伸手就将那个‘马’移了个位置。

    那洁一瞧,这不是送她吃嘛,于是毫不客气地吃掉了。

    秦司令有些急了,“不算不算,我没有想走这一步。”

    她捂着拿掉的棋子:“不能悔棋。”

    秦司令叹一声,觉得不能再分神了,可是一会儿,他又忍不住回想起昨晚的事儿。

    那洁悄悄地又拿走司令几个重要的棋子,他竟然都没有发现。

    她偷偷地笑着,哪知道这番举动正被进门的秦陆给瞧到了。

    瞧瞧他都瞧到了什么?他的小妻子在耍无赖呢!

    忍不住皱了下眉头,瞧着秦司令,司令是怎么了?今天这么反常!

    伸手抱起那洁,让她坐到自己的身上,然后斥责着,“怎么能做这种事儿?”

    那洁的脸蛋通红的,小手捶着他的胸口,低低地说:“不许说。”

    他的声音压低了些,“有什么代价。”

    那洁瞧了一眼还在神游的秦司令,红着脸儿:“随便你!”

    “当真是随便?”他坏坏地咬了她的脸颊一下,然后就对着发呆的秦司令说:“我带小洁上楼休息。”

    秦司令这才回过神来,轻咳一声,“一会儿下来吃晚餐啊!”

    秦陆笑笑,秦司令又警告地瞧了他一眼这才继续发着呆。

    那洁被秦陆抱上楼,直到放到床上的时候,她才搂紧他的颈子,有些担心地问:“司令是怎么了?这两天总是心不在焉的。”

    秦陆蹲下身子,和她的小脸平齐,大手抚了抚她的小腹,微微一笑,“你觉得为什么?”

    那洁不敢说,一会儿吱吱唔唔地说:“我哪知道啊!”

    秦陆叹了口气,表情有些舒缓,“小洁,你就当作什么也不知道好吗?这样,司令才不会那么辛苦。”

    而母亲才能在这个家呆下去。

    现在的状况,对于所有的人来说,真的是最好了。

    那洁呆了呆,错鄂地看着秦陆,心里猜想着,他是不是是就知道了。

    秦陆没有说什么,只是抚着她的小脸。

    是,他早就感觉到了。

    父亲和母亲虽然和平相处,但是从他懂事后,就明显地感觉到不一样。

    他们之间,很客气,但就是没有那种相爱的感觉。

    后来,他无意中窥得一二,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应该是他猜想的那样。

    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对于长辈间的感情之事,他向来是不过问的。

    他始终认为,比自己活了几十年的人,不用他去教什么。

    而他的表情让那洁错鄂了许久,他…是知道的。

    秦陆好笑地瞧着她张开的小嘴,将手指探了进去,轻轻地搅动了两下,煽情至极。

    一边缓缓地开口:“小洁,这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这个家每个人都爱着对方。”

    她在他温柔的目光下,不由自主地点了下头。

    她听话的样子极为诱人,秦陆的手指又把玩着她的小舌头,尔后有些不怀好意地笑着:“小洁,刚才是谁说任我处置的?”

    她垂下小脸,“忘了。”

    秦陆捏着她的尖美的下巴,迫她抬眼望着他:“忘了?要不要我帮你想一想呢!嗯?”她笑着,整个身子都跳攀到他身上,秦陆蹲着差点跌下来,连忙搂着她的小腰身,尔后站起来,就像是抱着一个无尾小熊一样将她带到浴室里。

    放她坐在洗手台旁边的大理石上,自己则打开水注满浴缸,一边试着水温一边说:“陪我一起洗澡。”

    他在部队赶回来,也没有洗,身上不会太好闻,这对生*洁的他来说,有些不能忍受!

    伸手抱她下来,那洁不肯,小手捶着他的身子,挣扎着。

    “乖,别动了,也不怕伤着孩子。”他笑着斥责着。

    那洁气极了,又是一顿乱捶,“你一会儿要做的事情才会伤了他呢!”

    他成功地解除了她的衣服,尔后将她放到温热的水里。

    一边扯着自己的衣服,一边笑着:“你怎么肯定我想怎么样?”

    那洁的眼盯着他‘不太平’的某处,小脸有些不争气地红了红,尔后垂下去。

    秦陆瞧着她的样子,心有些荡漾,手上的动作加快些。

    他坐到她身后,大后搂着她仍是纤细的腰身,叹了口气。

    她敏感地感觉到他的大手在她身体上游移着,轻轻地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声音。

    “秦陆…”她的声音脆弱分分,听在他的耳朵里相当地受用!

    大手往下移了些,直接握住,头搁在她的肩上,呢喃着:“宝宝,我们好久没有做了!”

    她侧头想了想:“也才四五天吧!”

    好像是陆小曼出差后他们就没有再做过…她知道他很想,她也是一样的,但是这么多天了,他们却是每天静静地相拥着睡着!

    她转过身子,手指戳着他的脸,“修生养性啊,秦首长。”

    他的热气喷在她细致的小脸蛋上,带着粗重的喘息声,“可是我现在只想当禽兽!”

    她软在他的怀里,小手把玩着他的肌肉,这里摸摸那里戳戳,丝毫不介意将自己的男人撩得快出血。

    秦陆咬着牙,“小东西,你有本事再继续……”

    她仰头望着他,娇笑一声,“你不会的。”

    秦陆忽然轻叹一声,“好吧,小洁,我是没有心情!”

    她柔柔地抱住他,轻轻地说:“秦陆,别担心,妈会没事的!”

    他笑笑,“我当然知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